桂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瓜爾佳·桂良

大清太子太保文華殿大學士內大臣
族裔 滿洲
旗籍 正紅旗
字號 燕山
諡號 文端
出生 乾隆五十年(1785年)
逝世 同治元年(1862年)
京师顺天府
親屬 祖父:塞德立
父:玉德
岳父:肃亲王永锡
兄:大哥俊良、二哥斌良
弟:四弟岳良、五弟徵良、六弟法良
子:延禧、延祚、延祺、延祜
女婿:恭亲王奕訢

桂良(1785年-1862年),姓瓜爾佳氏燕山,滿洲正紅旗人,清朝重臣。兵部尚書吏部尚書直隸總督東閣大學士文华殿大学士軍機大臣

生平[编辑]

嘉庆年间[编辑]

桂良是闽浙总督玉德之子。嘉慶十三年(1808年),由貢生禮部主事,晋员外郎,外放四川顺庆知府,调成都。历任建昌道河南按察使四川广东江西布政使[1]

道光年间[编辑]

道光十四年(1834年),升任河南巡抚。嘉庆年间,林清李文成等发动癸酉之变失败后,汲县潞州屯坟塔仍然祭祀天理教的神明“无生老母”,习教者仍然很多。御史黄爵滋上言后,道光帝命桂良调查整治,摧毁这些坟庙,桂良寻访发现河南境内无生庙三十九所,一并摧毁;对失察的地方官,各有谴责罢黜。道光十九年(1839年),升任湖广总督,调闽浙,又调云贵[2]

道光二十年(1840年),兼署云南巡抚。云南省多盗盗贼,桂良奏定缉捕章程;又请求迤南迤西迤东各标营官兵责成巡道就近稽察。当时贵州诸苗蠢动,镇远黎平都匀古州等地苗民尤其凶悍,州县地方政府不能控制,桂良上奏请求挑选精兵专事围剿逮捕不受控制的苗民[3]。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桂良入觐,被留在中央,署理兵部尚书,兼正白旗汉军都统。旋即外放为热河都统。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应召来京,授任镶红旗汉军都统,以其侧室所生庶女嫁与道光帝六子奕訢(恭亲王)为福晋[4]

咸丰年间[编辑]

画作《簽訂天津條約》,簽訂者左起分別為花沙納額爾金、桂良、英海軍上將西摩爾[5]

咸丰元年(1851年),桂良署理吏部尚书,外放为福州将军。咸丰二年(1852年),召授兵部尚书。咸丰三年(1853年),太平天国攻陷江宁,京师戒严。桂良上疏请求京师各城门稽查增派八旗章京兵丁,增补城上兵房人员,咸丰帝批准。不久,太平军北伐直隶总督讷尔经额率军离开省城组织防御,清廷命桂良驻军保定为后路声援,兼防西路要隘。望都唐县土匪起事,桂良逮捕并诛杀了他们[6]。是年秋,太平军由山西进攻直隶南部,讷尔经额大军在临洺关溃败,隆平柏乡相继失守。讷尔经额被解职逮捕,咸丰帝授桂良为直隶总督,下诏责令他同都统胜保速筹防剿。直隶布政使张集馨出兵延后耽搁,桂良弹劾罢免了他。太平军入侵正定定州深州河间天津,声势浩大,于是桂良率提督张殿元守卫保定,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统帅大军驻扎通州保卫京师,胜保督师进剿。咸丰四年(1854年),清军在独流镇取得胜利,太平军撤往阜城,又撤往连镇,僧格林沁、胜保会攻太平军,太平军分兵进入山东,胜保率军追击。桂良派遣张殿元武邑防堵,并弹劾散秩大臣穆輅健銳營翼長雙僖縱兵傷官擾民[7]

是年秋,英国、美国军舰到达大沽,咸丰帝命桂良相机办理。清廷很快将前任盐政崇纶归其调遣,令桂良赴天津与英美代表讨论。英香港总督宝宁提出十六条要求,包括在北京派驻公使、践行广州入城之约,中外官员以平等礼仪接见,修改先前条约规定的通商税;美国驻华公使麦莲则仅提及通商一事。崇纶等人严拒公使驻京,其余事项则令其前往广州听候两广总督查办。双方多次讨论不得要领,宝宁等人旋即离去[8]。咸丰五年(1855年),僧格林沁接连击败太平军,林凤祥李开芳先后被擒杀。咸丰七年(1857年),桂良拜东阁大学士,管理刑部,兼正蓝旗蒙古都统[9]

咸丰八年(1858年),英法聯軍攻陷大沽砲台、直逼天津,奉派與花沙納欽差大臣趕往天津談判,與俄、美、英、法四國分別簽訂《天津條約[10]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桂良属于主和派。同年晋文华殿大学士,授内大臣。偕兩江總督何桂清上海與英、法、美等國議定通商稅則,簽署《通商章程善後條約[11]。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聯軍重佔天津,桂良會同直隸總督恆福在天津與英、法議和,疏請全部接受英、法所提各項要求。英法提出增兵费,入京换约,咸丰帝严诏拒绝。同年九月,咸丰帝逃往熱河避暑山庄(在今河北省承德市),受命與恭親王奕訢留守北京,負責和議。十月,簽訂中俄、中英、中法《北京條約》。咸丰十一年(1861年),清設總理衙門,桂良出任大臣,協助奕訢主持外交、通商事務。同年,慈禧與奕訢發動政變,廢除八大臣,桂良入值軍機大臣[12]

同治年间[编辑]

同治元年(1862年)七月,桂良病卒,追赠太傅,入祀贤良祠,諡號文端[13]

参考[编辑]

  1. ^ 《清史稿》(卷388):“桂良,字燕山,瓜爾佳氏,滿洲正紅旗人,閩浙總督玉德子。入貲為禮部主事,晉員外郎。出為四川順慶知府,調成都。歷建昌道,河南按察使,四川、廣東、江西布政使。”
  2. ^ 《清史稿》(卷388):“道光十四年,擢河南巡撫。嘉慶中,林清、李文成等以八卦教倡亂,既誅,而汲縣潞州屯墳塔猶祀其神曰“無生老母”,習教者猶眾。御史黃爵滋以為言,命桂良察治,毀其墳廟,廉得河南境內無生廟三十九所,並毀之;地方官失察,譴黜有差。十九年,擢湖廣總督,調閩浙,又調雲貴。”
  3. ^ 《清史稿》(卷388):“二十年,兼署雲南巡撫。滇省多盜,奏定緝捕章程;又請迤南、迤西、迤東各標營官兵責成巡道就近稽察。時貴州諸苗蠢動,鎮遠、黎平、都勻、古州苗尤悍,州縣不能製,疏請遴勁兵專主剿捕。”
  4. ^ 《清史稿》(卷388):“二十五年,入覲,留京,署兵部尚書,兼正白旗漢軍都統。尋出為熱河都統。二十八年,召來京,以其女妻皇六子奕,授鑲紅旗漢軍都統。”
  5. ^ Antique Prints of China. [2010-12-31]. 
  6. ^ 《清史稿》(卷388):“咸豐元年,署吏部尚書,出為福州將軍。二年,召授兵部尚書。三年,粵匪陷江寧,京師戒嚴。桂良疏請各城門稽查增派八旗章京兵丁,補葺城上兵房,從之。未幾,粵匪竄河北,直隸總督訥爾經額出省防剿,命桂良駐保定為後路聲援,兼防西路要隘。望都、唐縣土匪起,捕誅之。”
  7. ^ 《清史稿》(卷388):“是年秋,賊由山西犯畿南,訥爾經額師潰於臨洺關,隆平、柏鄉相繼陷。訥爾經額褫職逮治,授桂良直隸總督,詔責偕都統勝保速籌防剿。布政使張集馨出兵遷延,劾罷之。賊竄正定、定州、深州、河間、天津,勢剽甚,於是桂良率提督張殿元守保定,科爾沁郡王僧格林沁統大兵駐通州衛京師,勝保督師進剿。四年,大捷於獨流鎮,賊走踞阜城,又走連鎮,僧格林沁、勝保會攻,賊分竄山東,勝保追擊之。桂良遣張殿元赴武邑防堵,劾散秩大臣穆輅、健銳營翼長雙僖縱兵傷官擾民,議譴。”
  8. ^ 《清史稿》(卷388):“秋,英吉利、美利堅兩國兵船至大沽。時賊氛未靖,詔戒張皇,命桂良相機辦理。尋以前任鹽政崇綸歸調遣,令赴天津會議。英酋咆呤要索十六條,欲遣官駐京及踐廣州入城之約,中外官平禮接見,通商稅則變通舊約;美酋麥蓮則僅言通商一端。崇綸等嚴拒其駐京,馀事令赴廣東聽總督查辦。屢議無要領,咆呤等尋去。”
  9. ^ 《清史稿》(卷388):“五年,僧格林沁連大破賊,賊首林鳳祥、李開芳先後就擒伏誅,畿輔肅清。七年,召拜東閣大學士,管理刑部,兼正藍旗蒙古都統。”
  10. ^ 《清史稿》(卷388):“八年春,英、法、俄、美四國聯軍北犯,毀大沽砲台,泊天津城下,聲言將犯京師。倉猝援軍未集,命桂良偕尚書花沙納往議。敵情猖肆,要求益多:以遣官駐京、內江通商、內地遊行、兵費賠償後,始交還廣東省城。四事廷議不允。復起故大學士耆英同與議,英人尤不悅,拒之,耆英以擅回京獲罪。桂良等議久不決,廷臣多主戰,實不足恃,而敵日以進兵為恐哧。俄、美兩國調停其間,卒徇所請定議,而通商稅則俟於上海詳定之。”
  11. ^ 《清史稿》(卷388):“五月,簽約退兵,遂命桂良偕花沙納赴上海,武備院卿明善、刑部員外郎段承實副之,會同兩江總督何桂清議稅則。文宗憤和約之成出於不得已,或獻策許全免入口稅以市惠,冀改易駐京諸條,密授桂良等機宜。八月,至上海,晉文華殿大學士,授內大臣。桂清力言免稅之不可,改約之難成,桂良亦贊其議,上甚怒,必責其補救一二端,而各國因廣東民團仍與為難,且出示偽載諭旨,堅欲罷兩廣總督黃宗漢,停撤民團。桂良等疏聞,乃解宗漢通商大臣,改授桂清。桂良等噤不敢言罷駐京諸事,先議稅則。”
  12. ^ 《清史稿》(卷388):“十二月,英使額羅金遽率兵船赴廣東,遂罷議。九年,回京,僅美利堅一國遵換通商之約,英軍复犯大沽,僧格林沁預設備,兵至,擊退之。十年,英法聯軍大舉來犯,我師失利。七月,復命桂良赴天津議和,要增兵費,入京換約,嚴詔拒絕。敵陷天津,進逼京師,上幸熱河,恭親王奕留守主撫議,桂良與焉。九月,於禮部換約,視八年原議益增條款,事具邦交志。尋命督辦各國通商事務。十一年,穆宗即位,回京,命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13. ^ 《清史稿》(卷388):“同治元年,卒,優恤,贈太傅,祀賢良祠,諡文端。”
官衔
前任:
特登額
清朝兵部滿尚書
咸豐二年四月辛丑 - 咸豐三年九月丙午
1852年6月8日 - 1853年10月6日
繼任:
阿靈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