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约翰二世 (拜占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约翰二世
Ίωάννης Βʹ Κομνηνός
东罗马帝国皇帝
约翰二世在圣索菲亚大教堂上的镶嵌画
在位 1118年8月15日–1143年4月8日
加冕 1092年 作为共治皇帝
出生 (1087-09-13)1087年9月13日
君士坦丁堡
去世 1143年4月8日(1143-04-08)(55歲)
西利西亚
前任 阿莱克修斯一世
繼任 曼努埃尔一世
配偶 匈牙利的伊琳娜英语Irene of Hungary
子嗣 阿莱克修斯·科穆宁
玛利亚·科穆宁
安德罗尼可·科穆宁
安娜·科穆宁
伊萨克·科穆宁
提奥多拉·科穆宁
欧多齐娅·科穆宁
曼努埃尔一世
父親 阿莱克修斯一世
母親 伊琳娜·杜卡斯英语Irene Doukaina

约翰二世·科穆宁(希腊语:Ιωάννης Β' Κομνηνός,1087年9月13日~1143年4月8日)是1118年~1143年在位的拜占庭皇帝。他也被称作”美男子”或“好人约翰”。他是阿莱克修斯一世皇帝与皇后伊琳娜·杜卡斯的长子并且是科穆宁王朝中兴时期的第二位皇帝。约翰二世是一位虔诚而又极富恻隐之心的君主,他决心抚平半个世纪前曼齐克特战役给帝国留下的创伤。

约翰二世还被认为是科穆宁王朝最伟大的皇帝。[1]在他25年的统治生涯中他与西方的神圣罗马帝国定结了同盟,又在巴尔干击败了切佩涅格人、匈牙利人塞尔维亚人。并且亲自指挥庞大的攻势来对抗小亚细亚突厥人。约翰的行动扭转了东线的战略平衡,而且光复了大量位于小亚细亚为突厥人所侵占的拜占庭城市和堡垒。在东南方,他又设法控制了从门德雷斯河以西至乞里奇亚塔尔苏斯的所有道路。这有力地展示了拜占庭皇帝在基督教世界中的领导者地位。约翰二世还成为了拜占庭与十字军联军的领导者并挺进为穆斯林占据的叙利亚地区。尽管约翰为了宣传耗费了巨大的精力他的希望还是落空了。十字军盟友的推诿并且他们不愿和他的军队奋战在一起,这种模棱两可的同盟关系使得约翰倍感失望。在约翰二世时期,帝国人口又重新恢复到了1000万人左右。[2]

不幸的是,相较于他的父亲阿莱克修斯一世或是他的儿子曼努埃尔一世,他在他的年代或是接近他的年代的作家的笔下的声誉并不是很好,尤其是人们对约翰对本国施政的历史知之甚少。

继承皇位[编辑]

约翰二世(左侧)和他的长子阿莱克修斯·科穆宁(右侧),12世纪的拜占庭手稿。

约翰二世于1118年从他的父亲那里继承了皇位,为了巩固约翰的继承权,在1092年的9月1日他就已经被加冕为了共治皇帝。尼西塔斯·卓尼亚铁斯英语Niketas Choniates独家提供了约翰确保自己继位的行动的细节。阿莱克修斯一世希望由约翰继承皇位但皇后伊琳娜·杜卡斯英语Irene Doukaina则更希望由他们的女儿安娜·科穆宁英语Anna Komnene和其被授予凯撒的丈夫尼基弗鲁斯·布里恩尼奥斯英语Nikephoros Bryennios the Younger来继位。阿莱克修斯为了避免伊琳娜的批评而隐藏了自己的选择,因为皇后认为基弗鲁斯应该继位。1118年8月15日当阿莱克修斯在Mangana修道院奄奄一息之时,约翰带着他信任的亲属们,其中包括他最信任的弟弟,被授予“至尊者”的伊萨克·科穆宁偷偷前往了修道院并从他垂死的父亲那里获得了帝国纹章之戒。随后他一边举着手接受支持他的市民们的拥戴一遍骑着马前往大皇宫。而伊琳娜听说这件事后感到非常吃惊,她既没能说服他的儿子放弃,也无法劝说尼基弗鲁斯对抗约翰。尽管宫廷卫队最初在没有阿莱克修斯一世的旨意的证据下拒绝承认约翰,但新皇帝却在暴民们的拥戴下闯入了皇宫。[3][4]

阿莱克修斯随后就在当晚驾崩。尽管他的母亲极力劝说,因为约翰对权力的控制非常虚弱,所以拒绝参加参加父皇的葬礼。在几天内他的地位就逐渐稳固了。然而,约翰登基还未满一年,约翰二世发现了一个让他下台的阴谋,证据直指他的母亲和姐姐。安娜的丈夫基弗鲁斯对她的阴谋毫无兴趣,所以安娜企图扶植他丈夫登基的阴谋也随之破灭。约翰想把安娜被查抄的所有财产交给朋友约翰·阿克苏赫英语John Axouch,但阿克苏赫却明智地拒绝了,最终在他的劝说下安娜与约翰达成某种程度的和解,她的财产也重新被返还。伊琳娜却被遣送到了修道院而且安娜似乎也退出了政治生活,她深居简出地成为了一位历史学家。然而她的丈夫尼基弗鲁斯却被皇帝委以重任。[5]为了维护他自己的权力延续,约翰于1122年将他年轻的儿子阿莱克修斯·科穆宁加冕为共治皇帝。[6]

对外政策[编辑]

外交[编辑]

一封由约翰二世写给教宗英诺森二世的信

约翰二世的对外政策在西方的核心就是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缔结同盟。为了减少南意大利诺曼人对帝国巴尔干领土所造成的威胁,这一政策是很有必要的。在西西里的罗杰二世称王并在南意大利获得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之后,这一威胁变得尤其严重了。皇帝洛泰尔三世收到了拜占庭的回复,其中包括一份巨大的酬金,为了报答他在1136年入侵诺曼人的领地并向南一直推进到巴里。由于教宗英诺森二世与教会在意大利的领地受到了支持对立教宗Anacletus II的罗杰二世的威胁,所以他也加入了约翰与洛泰尔的联盟。然而,该同盟事实上难以抗衡罗杰,后者于1139年通过米尼亚诺条约从教宗处攫取了王室头衔。[7]洛泰尔的继任者康拉德三世寻求约翰最小的儿子曼努埃尔能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联姻。康拉德的小姨子苏尔茨巴赫的贝莎英语Bertha of Sulzbach嫁到拜占庭。[8]与此同时,罗杰二世也希望能与约翰二世的儿子联姻,但是他最终失败了。[9]

后来证明约翰干涉他妻子的家族匈牙利王室的兴趣是错误的。拜占庭帝国把接待流亡的匈牙利王位竞争者并把其留在君士坦丁堡视为扩大帝国影响力的方法和有用的安全策略;然而,匈牙利人却将这种干涉视为战争的挑衅。匈牙利与塞尔维亚的联盟给拜占庭在巴尔干西部的领土造成了严重的威胁。[10]

约翰在东方的企图与他的父亲一样,试图挑起罗姆苏丹与控制安娜托利亚内陆东北部的达尼什曼德王朝之间的矛盾。1134年苏丹梅苏德一世还提供军队支援约翰进攻达尼什曼德王朝的城市卡斯塔莫努,但是和突厥人的联盟被证明是不可靠的,罗姆苏丹军队放弃了这次出征,趁夜拔营而去。[11]

黎凡特的十字军国家普遍承认拜占庭对于安条克的主张是具有法律效果的,但实际上只有当拜占庭皇帝以武力威胁他们的时候他们似乎才会承认。约翰二世在黎凡特的外交最高峰是1137年他接受了安条克公国埃德萨伯国的黎波里伯国的效忠。拜占庭帝国渴望拥有全部十字军国家的宗主权,其野心在约翰在通告耶路撒冷王国国王富尔克他将去圣城耶路撒冷武装朝圣时可见一斑。[12]

军事功绩[编辑]

尽管约翰二世曾获得过许多次战斗的胜利,但他的军事战略却是依靠占领并控制各居住点的防御工事来构筑稳固的边界防御。约翰二世统治时期大约组织了25场城市围攻战。

与威尼斯的冲突[编辑]

12世纪早期的拜占庭大理石浅浮雕,描绘了约翰二世身着皇帝礼服的形象。

约翰二世继位后,他就拒绝承认其父阿莱克修斯一世于1082年与威尼斯共和国签订的条约,该条约慷慨地给予了意大利城邦在拜占庭帝国内独一无二的贸易特权。然而政策的转变并非是缘于经济方面考量。正当拜占庭尤其依赖于威尼斯的海军援助时,一个涉及威尼斯人辱骂帝国皇室成员的事件导致了冲突的爆发。拜占庭报复性地进攻了科孚岛之后,约翰又流放了在君士坦丁堡的威尼斯商人。但这却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反击,一支由七十二艘船组成的威尼斯舰队洗劫了罗德岛希俄斯岛萨姆斯岛莱斯博斯岛并占领了爱奥尼亚海凯法利尼亚岛[13]最终约翰被迫妥协;战争对他来说已成赔本买卖,并且他也不打算挪用陆军军费去为海军建造新舰只。约翰重新承认了1082年的条约。[14]虽然如此,这次窘境却没有被帝国完全遗忘,并且它激励着约翰二世的继任者曼努埃尔一世数年后去重新建立一支强大的拜占庭舰队。

毁灭佩切涅格人[编辑]

在1119-1121年约翰击败突厥人后,收复了将安纳托利亚西南部。然而,随后在1122年,约翰又迅速地将他的军队运送到欧洲去抵御已经跨过多瑙河边境入侵Paristrion行省英语Paristrion佩切涅格人。这些入侵者还得到了基辅大公的辅助。当佩切涅格人突入色雷斯时约翰包围了他们,为了骗取他们的信任约翰还提出愿意签订一份对他们有利的条约,随即他又组织了一场对佩切涅格人车阵的毁灭性突袭。随后的韦里亚战役英语Battle of Beroia战斗非常艰难,约翰的腿也被射中了一箭,但最终拜占庭军队赢得了一场惨重的胜利。由大量英格兰人组成的瓦兰吉卫队在这次战役中对突破切佩涅格人的车阵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他们使用他们著名的长斧为部队开辟了前进的道路。[6][15]这场战役也有效地终结了佩切涅格人作为一个独立民族的存在;许多战俘被安置在拜占庭的边境上成为了帝国的农兵。[16]

与匈牙利和塞尔维亚的战争[编辑]

约翰与匈牙利公主匈牙利的伊琳娜英语Irene of Hungary的婚姻将他卷入了匈牙利王室的斗争之中。约翰为匈牙利王位的潜在继承人阿尔莫什英语Álmos (duke)提供庇护的行为,引起了匈牙利人对他的戒心。之后在伊什特万二世的率领下匈牙利人于1127年入侵了拜占庭的巴尔干领土并且将战事持续到1129年;然而另一种说法是1125年拜占庭反击了匈牙利的入侵,并在次年引发了新一轮战争。[17][18][19]塞尔维亚战役可能发生在对匈牙利战争的两个阶段之间。约翰对塞尔维亚组织了一场突袭,并将很多塞尔维亚人集合起来运送到小亚细亚的尼科米底亚作为军事移民,此举是为了报复他们与匈牙利联合对抗帝国。这么做一部分是为了恐吓塞尔维亚屈服,至少塞尔维亚在名义上还是拜占庭的保护国;另一部分也是为了加强帝国在东方边境抵御突厥人的力量。于是塞尔维亚又一次承认了拜占庭帝国的宗主权。[16]在塞尔维亚地区的对抗匈牙利的战役此时可能已经在两个地区展开;[20]匈牙利军队进攻了贝尔格莱德尼什索菲亚,位于色雷斯菲利普波里斯附近的约翰的军队在多瑙河舰队的支援下随即展开了反攻;[6]在一个细节并不清楚但十分具有挑战性的战役之后,皇帝最终成功在Haram or Chramon堡垒英语Battle of Haram即今巴奇卡帕兰卡击败了匈牙利和他的塞尔维亚盟友的军队;匈牙利人之所以遭受了巨大的伤亡是因为当他们在过桥时因遭到了拜占庭军队的袭击而溃散。[21]在此之后匈牙利人通过进攻Braničevo又立即与约翰挑起了新的战事,而这里刚刚被约翰迅速的修复。除了拜占庭军队的胜利之外,Niketas Choniates英语Niketas Choniates还提到了几个促成和平恢复的条约。[22][23][24]匈牙利人承认拜占庭对Braničevo、贝尔格莱德和瑟乌姆的控制,帝国也恢复了自11世纪六十年代以来被匈牙利所侵占的斯雷姆地区(Choniates称之为Frangochorion)。两国之间的严重分歧也随着1127年匈牙利王位潜在继承人阿尔莫什的去世而消除了。[20]

与安纳托利亚突厥人的消耗战[编辑]

塞尔柱时期科尼亚城内建筑的残片,表现突厥人盗用拜占庭帝国国徽双头鹰以表现他们统治的合法性。现收藏于科尼亚的Ince Minare博物馆。

在约翰统治的早期,突厥人的推进使得帝国在小亚细亚西部的边境战事十分的紧迫,他于是决心要将突厥人驱赶回去。1119年,突厥人切断了安纳托利亚西南海岸城市安塔利亚附近的道路联系。约翰二世与阿克苏赫收复了老底嘉与索佐波利斯之后,帝国与安纳托利亚之间的路上联系被重新开通了。[25]这条道路的重要性也体现在打通了和西利西亚叙利亚十字军诸国的路上联系。[16]

随着匈牙利战事的结束,约翰得以将他余下的大部分时间集中在小亚细亚的局势中。1130-1135年,他在幼发拉底河上游的马拉蒂亚开展了一场对抗达尼什曼德王朝的战役。在他的大举进攻之下,突厥人暂停了在小亚细亚扩张的脚步,之后约翰准备主动打击敌人。为了将科穆宁家族的发祥地卡斯塔莫努重新收复在帝国的控制之下,约翰紧密谋划了一系列针对突厥人的战役;并且在昌克勒留下了两千多名卫戍部队。在约翰攻克了敌人一座又一座据点之后,他便很快就赢得了一个令人敬畏的称号“破城者”。许多在曼齐克特战役之后失去的地区都被收复并驻守。然而,在东北方达尼什曼德王朝的强大威胁下,这些难以防守的新占领区如卡斯塔莫努甚至在约翰还在君士坦丁堡庆祝它光复时就被突厥人重新占领了。然而在约翰的坚持不懈下,卡斯塔莫努又再一次易手。[11][26][27]

1139年春,皇帝与一群在萨卡里亚河流域劫掠的突厥人,很有可能是土库曼牧民的交战中取得了胜利,并通过驱散他们牲畜的方式显著地断绝了这些人的生活来源。[28]他之后率领军队沿着黑海南岸经过比提尼亚帕夫拉戈尼亚行军来对抗达尼什曼德突厥人。随着君士坦丁·Gabras英语Constantine Gabras在特拉布宗独立政权的结束,Chaldia军区英语Chaldia又重新回到了帝国的控制之下。但约翰却没能在1140年对尼克萨尔的包围战中夺取该城。拜占庭军队的战败更多的原因是天气而不是与突厥人的战斗:当时的天气非常糟糕,大量的军马死亡,粮食也开始短缺。[29][30][31]

对内政策[编辑]

初期的军事与内政[编辑]

约翰二世时期的金币:描绘了圣母玛利亚与手持十字架的约翰二世。

由于皇室内的反对约翰登基的阴谋活动,这影响了约翰的统治方式——他任用皇室外的人担任官职以帮助治理帝国,这一点与其父阿莱克修斯将王室成员与大部分军政要职相联系的方式显著不同。

约翰·阿克苏赫是约翰二世唯一的挚友,也是他最亲近的近臣。阿克苏赫是一个突厥人当他还是一个孩子时他就在尼西亚城破后被俘并被作为礼物献给了约翰的父亲阿莱克修斯。阿莱克修斯皇帝认为这是他儿子的一位好伙伴,所以阿克苏赫得以同约翰一同在帝国宫廷中成长。约翰二世即位后阿克苏赫立即就被任命为拜占庭军队的总司令(μέγας δομέστικος)。他在约翰二世的继任者曼努埃尔一世统治早期掌管“国玺” ,除了在军队外他还成为了帝国内政的首席管理者。阿克苏赫的非正式职务当时叫做mesazon,等于阿拉伯政府系统里的维齐尔或者现在的首相,如同安德洛尼卡二世时期的大学者塞奥多里·麦托基特斯的部分职务也叫做mesazon。[32] 这次委任是标志性的,因为这彻底背离了阿莱克修斯一世时任人唯亲的方针。皇室成员们隐藏了他们对这个决定的怨恨,当双方会面的时候,他们被迫对阿克苏赫表示敬意。[33]

皇帝完全信任他所任命的官员,他们往往因自己的能力被选拔而不是与皇室家族和贵族宗族的联系。直到他的统治结束,他也不希望皇室成员干涉政治事务。约翰还指定了许多他父亲以前的仆从担任高官如:Eustathios Kamytzes,Michaelitzes Styppeiotes和George Dekanos。在阿莱克修斯一世统治晚期、约翰的母亲伊琳娜·杜卡斯处于支配地位的那段时间里,这些人都在政治上受到排挤。[34]约翰二世也培养了许多优秀的人才其中包括Gregory Taronites,曼努埃尔·Anemas 和提奥多拉·Vatatzes。他们的后两位还成为了约翰的义子。[35]

尽管约翰二世转移了对皇室成员们的信任,不只是严肃的性格与对宗教的虔诚,约翰的政府也与他的父亲有许多的相似之处。事实上,一些阿莱克修斯一世对于政务上的建议还被以诗歌的形式被收集起来并被称作Mousai。这本书是为了告诫约翰而写的书中劝诫他在治国上首要的是维护公平正义并保持财政上的充足。尽管老皇帝已经去世,阿莱克修斯一世的执政建议因此继续影响着他的儿子。[36]

翰的军事行动使得安娜托利亚西部的军事实力与经济得到了稳定的恢复,这使他可以恢复这些地区的军区。行政中心在色雷斯松军区英语Thracesian Theme非拉铁非城重新建立。在色雷斯松南部一个名为Mylasa and Melanoudion的军区也被重新建立。[37]

宗教[编辑]

往日帝国的潘托克拉托尔教堂,今日被改造为泽伊雷克清真寺。

持续不断的战争几乎占据了约翰二世的大部分统治时间,而且他不像他的父亲一样热衷于参与神学研究和教义辩论,他看起来满足于把宗教事务交给宗主教教会阶层去处理。只有当宗教直接影响到了帝国政治,例如有关教宗或希腊拉丁教会联合的时候约翰才会参与其中。他还组织了许多希腊与拉丁教会间的神学辩论。[38]

约翰和他的妻子共同参与了宗教与慈善事业,并以他们接手筹建的许多教会建筑而闻名,其中包括著名的潘托克拉托尔基督修道院。这座修道院由三座教堂组成,它被形容为中期拜占庭帝国在君士坦丁堡最重要最富影响力的建筑之一。一座配有五所病房的医院隶属于这座修道院,并向所有社会阶层的公众开放。这座医院里有许多不是修道士的专业平信徒医生在这里工作。这座修道院还成为了科穆宁王朝的皇家墓地。[39][40]

在阿莱克修斯一世统治的许多年里,针对保罗派波格米勒派异端追随者的迫害运动都非常活跃。针对保罗派与博格米派异端追随者激烈的迫害是阿莱克修斯一世统治最后几年宗教政策的特色,[41]尽管对异端分子的压制措施仍然生效,但没有记录提及到约翰的统治时期有这样的迫害行动。在君士坦丁堡召开的一次宗教会议中调查了在许多修道院中流传的一位名叫君士坦丁·Chrysomallos的已故僧侣的作品。基于这些作品中包含了博格米派信条与仪式的元素,他们被君士坦丁堡普世宗主教利奥英语Leo of Constantinople下令于1140年5月烧毁。[42]

皇室家族中的一位成员阿德里安·科穆宁即约翰二世的叔叔、副皇帝伊萨克的儿子,被约翰二世委以重任。阿德里安成为了一位僧侣并陪同约翰参加了1138年的战役。当保加利亚正教会作为一个自主教会需要一位德高望重的人作为主教时。阿德里安不久就被任命为保加利亚大主教。[43]

外貌与性格[编辑]

拉丁史学家威廉形容约翰二世不仅身材矮小而且相貌是不寻常得丑陋。他的眼睛、头发、皮肤都黑得像是一个摩尔人,尽管他相貌丑陋但他却被称为“好人”与“美男子”。[44]他的外号的来源可能不是因为他的外貌而是因为他的性格。约翰像他的父母一样极为虔诚。而且他对于自己的家庭成员的言行都加以严格管教。他的每顿餐食都非常的简朴,而且他还经常在演讲中训斥那些生活奢靡的朝臣们。他的演讲风格严肃却又不乏幽默风趣的巧妙辩驳。对于他的孩子们他是一位慈爱的父亲,而且给他的孩子们制定了很高的标准,对于他的妻子他也是一位忠诚的丈夫。尽管他的个人生活非常简朴,但他认为推崇华丽的仪式有利于彰显帝国的强盛。这些举措使得他受到了他的臣民极高的尊重。[45]

约翰当时曾因他的虔诚与和善而闻名,在那个残忍的时代中他被认为是一位仁慈的统治者。他因他从不处死或致残任何人而驰名。他还慷慨的投入到慈善事业中。因此被称作是拜占庭的马可·奥勒留[46]受他的高尚的品格与宗教虔诚的影响礼仪仪式在他的时代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在战斗中也可以表现出他极高的自制力与勇气,透过他数次指挥军队保卫帝国的表现来看,在战场上他是一位十分杰出的军事家。[45]

(汉化未完成,以下内容为旧内容)[编辑]

约翰二世为阿历克塞一世皇帝的长子,1118年继承皇位。他依靠大封建领主,首先是科穆宁家族本身进行统治。尽管他被形容为具有高尚品格的统治者,但实际上他的政权相当软弱,官僚集团充斥着腐败行为。

约翰二世曾下令取消威尼斯在拜占庭的贸易特权,但旋而被威尼斯人以武力打败,被迫又承认了这些特权。1130年,约翰二世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洛泰尔二世结盟,共同反对西西里诺曼统治者魯傑羅二世。在查士丁尼一世的征服之后,西西里一度属拜占庭管辖,后来遭阿拉伯人攻掠,最后又被诺曼人占领。约翰二世与洛泰尔二世的继任康拉德三世也结成了同样目的的同盟。约翰二世成功地抵御了突厥人塞尔维亚人匈牙利对拜占庭帝国的侵袭。并痛击了突厥人,把他们赶出爱琴海和地中海沿岸地区。

在约翰二世统治后期,他打败了叙利亚十字军国家安条克公国,迫使安条克公爵普瓦捷的雷蒙臣服于拜占庭帝国。至此,约翰二世的武力征服已经将小亚细亚南部和叙利亚沿海地区全部占领,继承了他父亲阿历克一世对突厥和十字军国家的进攻政策。

1143年约翰二世在狩猎时因意外事故死于小亚细亚。临死前将儿子曼努埃尔(一世)加冕为帝。

参考文献[编辑]

  1. ^ Birkenmeier, p. 85
  2. ^ W. Treadgold, A History of the Byzantine State and Society, 700
  3. ^ Choniates, p. 6
  4. ^ Angold (1984), pp. 152–153
  5. ^ Choniates, pp. 8–9
  6. ^ 6.0 6.1 6.2 Choniates, p. 11
  7. ^ Kinnamos, pp. 74–75
  8. ^ Angold (1984), p. 159
  9. ^ Kinnamos, pp. 75–76
  10. ^ Angold (1984), pp. 153–154
  11. ^ 11.0 11.1 Choniates, pp. 12–13
  12. ^ Runciman, pp. 212–213, 222–224
  13. ^ J. Norwich, Byzantium: The Decline and Fall, 70
  14. ^ Angold (1084), p. 154-155
  15. ^ Kinnamos, p. 16
  16. ^ 16.0 16.1 16.2 Angold (1984), p. 153
  17. ^ Angold (1984), p. 154
  18. ^ Fine, pp. 235–236
  19. ^ Note:The primary sources, Kinnamos and Choniates, give little detail about this campaign, no dates are specified, and what they do say differs considerably. The chronology presented here, 1127–1129, follows that of Angold and other scholars, Fine has the events taking place earlier, in 1125–1126.
  20. ^ 20.0 20.1 Fine, p. 235
  21. ^ Kinnamos, p. 18
  22. ^ Angold, p. 154
  23. ^ Choniates, pp. 11–12
  24. ^ A. Urbansky, Byzantium and the Danube Frontier, 46
  25. ^ Holt,Lambton & Lewis 1995, p. 240.
  26. ^ Kinnamos, pp. 20–21
  27. ^ Angold (1984), p. 155
  28. ^ Choniates, p 19
  29. ^ Choniates, pp. 20–21
  30. ^ J. Norwich, Byzantium: The Decline and Fall, 82
  31. ^ Angold (1984), p. 157
  32. ^ Magdalino, p. 254
  33. ^ Choniates, p. 7
  34. ^ Angold (1984), p. 152
  35. ^ Magdalino, pp. 207–208
  36. ^ Bernard and Demoen, p. 21
  37. ^ Haldon, p. 97
  38. ^ Angold (1995), p. 75
  39. ^ Necipoğlu, p. 133
  40. ^ Angold (1995), p. 310
  41. ^ Finlay, p. 81
  42. ^ Loos, pp. 98–99
  43. ^ Angold (1995), pp. 173–174
  44. ^ Runciman, p. 209
  45. ^ 45.0 45.1 Choniates, p. 27
  46. ^ John II, The World-wide Encyclopedia and Gazetteer, Vol. V, Ed. William Harrison De Puy, (The Christian Herald, 1908), 3654.

外部链接[编辑]

约翰二世 (拜占庭)
科穆宁王朝
出生于: 1087年9月13日 逝世於: 1143年4月8日
统治者头衔
前任:
阿莱克修斯一世
拜占庭皇帝
1118年8月15日 – 1143年4月8日
阿莱克修斯一世 (1092年–1118年)
阿莱克修斯·科穆宁 (1122年–1142年)
继任:
曼努埃尔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