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反核運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臺灣反核運動主要來自反對核四廠興建計畫,另外也有一部分是針對蘭嶼低階核廢料等問題,目前為臺灣的政治運動,幾乎每年都有至少一次遊行活動。

起源[编辑]

臺灣的核能電力建設始自1968年核一廠興建計畫的核定。其後增額立委邱連輝黃順興蘇秋鎮雷渝齊林鈺祥等人曾經在立法院提出對核能發電的質詢,[1]:191另外位於屏東的核三廠興建時,亦有反對聲音。[2]但反對核能發電並未成為社會重要議題,也未形成社會運動。直至核四廠興建計畫於1980年提出。

1984年6月,立法委員余陳月瑛首先在立法院以反對核四廠興建為質詢重點。1984年12月起,多名監察委員以核四廠預算過於龐大,要求政府檢討是否有興建必要。1985年3月,55位立法委員聯名,向行政院提出聯合質詢,要求審慎評估核四興建的利弊得失。同年4月27日,55位立法委員再度聯名要求停止興建核四廠。5月2日,行政院指示暫緩興建核四廠,是為核四廠興建計畫第一次受阻。但在核四廠預算尚未核准以前,早已經在1978年開始購買土地。此時期民間的參與組織,有消費者文教基金會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以及核四場所在地,貢寮鄉當地居民自發性的組織。當時對核四廠質疑的面向,主要集中在政治面、經濟面,對核能安全的面向討論較少。[1]:191-195

1985年7月7日,核三廠汽機房發生大火,延燒三小時。核三廠一號機汽機房發生大火,原因為汽機設計不當,低壓汽機運轉發生劇烈共振現象,汽機葉片脫落,引爆氫氣造成大火,經一年兩個月停機修復,始恢復正常運轉,損失慘重。1986年4月28日,車諾比核事故發生,使得核能安全與生態影響的議題被重視,反核運動也從單一的,針對核四廠的政商問題,轉向對核能發電的普遍性質疑。[1]:199-2011986年10月10日,由黨外編聯會人士到台電大樓前舉行抗議核電政策的演講活動,被認為是第一次的反核四街頭運動。[3]1986年底中央民意代表增額選舉時,恆春地區的候選人皆將抨擊砲口對準核三廠,顯示出核電議題的政治化。[1]:199

此時期的反核運動亦漸漸組織化,從早期僅有消費者文教基金會環境組,到後來1987年9月1日新環境基金會成立、1988年1月臺灣環境保護聯盟(簡稱「環保聯盟」)成立,新的組織陸續投入反核運動,其中環保聯盟下的反核組成為當時的要角。[1]:200-201而環保聯盟進行民間的反核串連,也促成貢寮鄉地方草根組織鹽寮反核自救會也於1988年成立。反核運動的街頭抗爭便在當地居民與環保團體的鼓吹動員下日益開展。[2]

2000年核四停建以前[编辑]

1992年,立法院通過原於1985年凍結之核四預算恢復動支,同年民進黨在臺灣第一次國會全面改選中,取得三成以上的席次。使得經由立法院的預算審查,達成停建核四成為可能,以環保聯盟為主的反核組織,透過與反對黨結盟的方式,開始向議會施壓的策略。[2]

反核團體也尋求透過體制內民主機制達成的可能。1994年。反核團體發起罷免臺北縣擁核立委行動,是台灣地方自治史上第一樁中央民代罷免投票,國民黨為此修改選罷法,提高罷免門檻;11月27日在台北縣舉行罷免投票,同日台北縣政府也針對核四立場進行全縣性公民投票,在投票率低,未達選罷法罷免門檻的情況下,此次罷免未能成功。1994年5月22日,核四廠所在的貢寮鄉舉行全鄉核四公投開票結果不同意興建者,佔96%以上,但因公投法尚未制定,沒有法定效力。[2]

2000年核四停建與2001年復建[编辑]

2000年,臺灣首次政黨輪替,原先支持反核的反對黨民進黨上台執政,一度宣佈停建核四,但引發朝野激烈的對抗與社會不安,後於2001年2月14日由行政院長張俊雄宣布核四復工[4],反核運動因而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挫敗。[2]

2002年民進黨政府將非核家園定入環境基本法,成立非核家園推動委員會,邀請環境界人士加入,試圖推行體制內的社會宣傳。另一方面,受到挫敗的反核運動則持續自1997年以來的在地工程監督路線。2000年自環保聯盟臺北分會轉型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成為此時的重要反核團體,透過進入地方社區辦理活動的方式,試圖維繫反核動力。[2]

2011年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以後[编辑]

2010年,由於核四試運轉期間測試事故不斷,重新引發媒體對於安全問題的疑慮 。2011年初「鹽寮反核自救會」重起爐灶,召開上百人參與的會員大會,改選新的幹部,決定再啟抗爭。同年3月11日,因2011年日本東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所帶來的地震與海嘯侵襲,發生了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因而引起全球各地反核運動的勃興。[2]

2013年[编辑]

2013年1月,富邦文教基金會執行董事陳藹玲號召婦女成立「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5]眾多名人其後紛紛表態支持反核,引起社會關注,也使行政院長江宜樺於2月25日宣布,政院願接受核四停建公投檢驗,將由立法院發動全國性公投,預估7、8月舉行,但反對人士中並無任何有核電相關背景之專家。[6][7]但其後公投案並未順利在立法院提出,核四爭議延續迄今。

309廢核大遊行[编辑]

2014年[编辑]

林義雄反核四禁食行動[编辑]

後續引發反核民眾佔領忠孝西路事件426凱道反核事件

核廢料處理問題[编辑]

1980年,台電在蘭嶼興建低階核廢料儲存場,並在1982年啟用,因而引發了蘭嶼的反核廢料運動,1996年後雖然不再將核廢料運至蘭嶼,2002年,台電核廢料貯存場租約到期,但貯存場的遷移卻一直沒有下文。而澎湖望安鄉在1996年及2007年,台東大武鄉在2003年,都曾發生過反對核廢料最終處置場的抗議行動。

  • 1987年12月7日,原委員安排蘭嶼地方首長及民意代表等人,赴日進行日本核電安全宣傳之旅時,發生了「機場抗議事件」,雖然只有數名達悟青年參與,但卻是達悟族人發起的第一次抗議事件。
  • 1988年2月20日,發起第一次驅逐惡靈行動[8],約有200人參與。
  • 1988年3月23日,在台北發動514反核運動
  • 1989年2月20日,發起第二次驅逐惡靈行動
  • 1991年2月20日,發起第三次驅逐惡靈行動,約有400人參與
  • 1995年5月31日~6月1日,在蘭嶼發起「一人一石」填平港口行動,並同步在台北舉行「反核廢、驅惡靈」示威遊行[9]
  • 2002年5月1日,蘭嶼發動「全島罷工罷課反核」遊行,全島各學校約二至三成學生及半數鄉公所職員請假參與,與警方發生衝突,活動持續到4日經濟部長林義夫到蘭嶼進行溝通。[10]
  • 2012年2月21日,台東蘭嶼達悟族人舉行睽違21年的第四次「驅逐惡靈」反核抗爭。

台灣反核運動的爭議[编辑]

隨著台灣反核運動的展開,也有許多支持核能發展的民眾在網路上展開串連,成立核能流言終結者社團,公開邀請反核人士辯論核能問題,不過至今尚未有任何反核人士願意出來辯論[11]。此外核能流言終結者也抨擊反核團體中並沒有能源專家,且製造許多謠言,製造大眾對核能的恐懼[12]

反核組織[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張茂桂,〈台灣「反核運動」之評析〉,徐正光、宋文里合編,《台灣新興社會運動》(臺北:巨流圖書,1989)頁189-209。ISBN 9579464197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崔愫欣. 台灣反核運動的歷史與策略(從1980至2011). TAHR PAS. 2011 年, (2011秋季號): 19–21 [2014-04-22].  已忽略未知参数|month=(建议使用|date=) (帮助);
  3. ^ 湯佳玲. 回顧非核家園活動. 自由時報. 2013-05-19 [2014-04-24] (中文(台灣)‎). 
  4. ^ 楊孟瑜. 核四復工引發台灣強烈反應. BBC中文網. 2001-02-14 [2014-04-22] (中文(台灣)‎). 
  5. ^ 召10萬媽媽連署 富邦董娘籲停核四」. 蘋果日報. 2013-01-11 [2014-04-22] (中文(台灣)‎). 
  6. ^ 晏明強; 陳郁仁. 陳藹玲反核串聯 激發民氣. 蘋果日報. 2013-02-26 [2014-04-23] (中文(台灣)‎). 
  7. ^ 核四停建 最快7月公投. 蘋果日報. 2013-02-26 [2014-04-23] (中文(台灣)‎). 
  8. ^ 驅逐惡靈的雅美長矛
  9. ^ 蘭嶼重要歷史事件與反核廢料運動大事紀
  10. ^ 你核德核能佔領我的土地!─蘭嶼核廢料與原住民土地爭議
  11. ^ 核能流言終結者:沒有反核人士敢跟我們公開辯論!. ETtoday 東森新聞雲. 2014-12-21 (中文(台灣)‎). 
  12. ^ 核能留言終結者:留言破解. [2016-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