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雪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謝雪紅
謝雪紅女士.jpg
本名 謝氏阿女
性别
出生 (1901-10-17)1901年10月17日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 日治臺灣臺中縣線東堡彰化街小西
逝世 1970年11月5日(1970-11-05)(69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
国籍  大日本帝国 (1901−1945)
 中華民國 (1945−1949)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1970)
别名 謝飛英
政党 台灣共產黨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宗教信仰
配偶 張樹敏
上海大學社會系
莫斯科東方大學畢業(蔣經國為其同期的同學)
台南製糖場女工
勝家縫紉機外務員
開設台中嫩葉屋洋服店
台灣文化協會會员
台灣共產黨候補中央委員及駐東京代表
經營台中三美堂百貨店
台中國際書局老闆
創立台灣人民協會
創立台灣農民協會
創立建國工藝職業學校
台中市婦女會理事長
自任二七部隊總指揮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主席
中國婦女聯合會副主席
全國人大台灣省代表
全國政協委員
《我的半生記》
汉语名称
简化字 谢雪红
繁体字 謝雪紅
汉语拼音 Xiè Xuěhóng
闽南语白话字 Siā Soat-hông

謝雪紅,原名謝氏阿女(1901年10月17日-1970年11月5日),台灣彰化人,日治時期台灣共產黨日本共產黨臺灣民族支部)創始黨員之一、中國共產黨黨員、台灣民主自治同盟首任主席,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八大民主黨派的參政政治人物之一。謝雪紅後來陸續出任中共中央華東局軍政委員、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副主席,1954年當選台湾省全国人大代表。中共發起的反右運動中被打成臺盟頭號大右派。謝雪紅於1970年病逝北京

謝被稱為是台灣社會主義革命先驅,因而被譽為「台灣第一位女革命家」,也是二二八事件中堅持對國民政府採取武力抵抗之台中二七部隊的參與組織者。二七部隊抵抗國軍失敗之後,轉赴廈門,後赴香港

謝雪紅一生的組織關係,是謝雪紅相關研究熱門問題。據謝雪紅自述,她於1925年二赴上海時期,黃中美當介紹人,謝於上海住家經黃中美告知被批准加入中國共產黨,但是卻無證人、無入黨儀式,因此謝雪紅的黨籍資格發生爭議。直到謝雪紅過世多年之後,於1986年在中共所正式認可的謝雪紅生平上,才同時追認了謝雪紅黨齡。謝雪紅在台灣共產黨建黨之後,黨籍轉為台共,但是台灣共產黨於1931年覆滅瓦解,而謝雪紅直到1947年下半年在香港才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同時參與創建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其後在反右期间被打成右派,歷經點名批鬥晚景十分淒涼。謝雪紅身故後幾年文革瓦解,左派支持者被整肅,她雖然於1986年得到平反,但中共中央的悼詞仍說她曾犯過錯誤,因此有論者認為這是「不完全」平反。[1]

生平簡介[编辑]

早期[编辑]

謝雪紅原名阿女,出身為製帽工之女,父母皆文盲,12歲父母雙亡,幼時因家貧失學,賣給台中洪姓人家作童養媳與小妾以籌葬母費及還債,飽受養母虐待,一度企圖自殺。

1917年(一說1918年)謝雪紅離家出走,至台南當製糖場女工(一說返回彰化)。後遇台中大地主、霧峰林家之親戚張樹敏並成為其妾。1919年共赴日本神戶三年,自修日文與漢文。之後到達中國大陸青岛接觸五四運動,思想漸受衝擊。

返台經營[编辑]

返台後經營洋服店為生。中高身材,臉色秀氣[2]。 1921年加入「台灣文化協會」而深刻體認到台灣政治社會的脈動和方向。

台湾共产党時期[编辑]

謝雪紅1944年在台中市與楊克煌共同經營的地下黨工作聯絡點「三美堂」雜貨店門前留影。

1925年前後抵達上海,途中認識了林木順(另一說是在草屯認識的),加入由蔡孝乾張深切、林維金、洪緝洽組成的台灣自治協會,參加過五卅運動,化名謝飛英,推薦入國共合作創辦之上海大學社會系(主任瞿秋白)四個月,經黃中美介紹而被告知加入中國共產黨(因為不符入黨程序而使謝雪紅的黨籍資格發生爭議,直到謝雪紅過世多年後,於1986年中共平反謝雪紅右派案時才追認其黨齡,但並未完全平反)。

‎ 由上海大學派赴莫斯科留學前,謝雪紅(前排右二)與林木順(前排右一)等人合影留念

1925年10月與林木順蘇聯莫斯科東方大學日本班就讀學習,吸收共產主義思想,並改名為謝雪紅。留學期間正遇上日本共產黨内部发生山川主義與福本主義的辯論,林木順與謝雪紅列席了日共內部的辯論,認識了片山潛德田球一渡邊政之輔、佐野丈夫、福本和夫、風間丈吉。後由共產國際對福本主義與山川主義的批判,成為了日本共產黨《一九二七年綱領》的基礎。1927年結束課業之前,共產國際決定由日本共產黨負責指導台共建黨工作。

1927年台灣發生文協左右分裂,日本發生昭和恐荒,中國大陆發生白色恐怖和“清黨”。同年11月回到上海,12月前往東京參加日共中央委員會接受建黨指示,在上海租界參與建立「台灣共產黨」(日本共產黨台灣民族支部),1928年3月15日,日本发生“三一五事件”,日本共產黨重要領導人都遭到逮捕。1928年4月15日,台灣共產黨在上海舉行成立大會,以謝雪紅為大會主席,提出政治大綱,以「追求台灣獨立、成立台灣共和國、樹立工農政府」為大會宣言。4月18日召開台共第一次中央委員會,決議中常委書記長林木順林日高、潘欽信、謝玉葉四人潛回台灣發展組織,謝雪紅任候補中委,兼任駐東京代表,[3],負責與日共聯繫,翁澤生駐上海代表,負責與中共聯繫。

台共建黨甫滿十天, 因為「上海讀書會」事件,謝雪紅被日人逮捕並遭受酷刑,解送回台審判,與其同住之林木順脫逃,謝雪紅於1928年6月在台灣獲釋。[4]之後開始訪問台灣文化協會及台灣農民組合,並與返台的共產黨員聯絡。[3]主張婦女運動必須與革命同時進行,開設「國際書局」(台北市大同區延平北路一段155號),在日本政府的統治下進行地下活動。

1929年發生二一二事件,台灣三百處的台灣農民組合機構被日警突擊搜查並逮捕多人。1931年5月,上大派翁澤生、王萬得、潘欽信藉機奪權,謝雪紅被台共開除黨籍[5][6][7][8]。1931年6月26日於日警的全島大逮捕(台灣共產黨在此次事件覆滅瓦解[9])再次被捕,以參與左派運動為由判刑13年,在獄中還遭受各種酷刑,在關押9年後,於1940年因肺病保釋出獄。

國民政府治台時期[编辑]

1945年10月,謝雪紅在台中組織「人民協會」與「農民協會」以聯絡中斷數十年的政治活動,其組織曾遭陳儀政府強迫解散。謝雪紅另外創辦建國工藝職業學校以教育青年學子,[10]且透過《和平日報》攻擊陳儀的弊政。由於陳儀政府的倒行逆施與貪污腐敗,使台灣民眾民不聊生、生活無以為繼,於1947年2月底終於爆發「二二八事件」,全台灣各地民眾紛起抗暴。3月2日台中市民在台中舉行市民大會,當時為台中市婦女會理事長的謝雪紅被推選擔任大會主席,會中群眾決定遊行示威,並呼籲台中市民響應台北的起義,驅逐各地貪官污吏,於當日下午成立台中人民政府。3日組成「台中地區治安委員會作戰本部」,謝自任總指揮,民軍攻佔軍營及彈藥庫,以供應嘉義、虎尾等地的起義軍。4日民軍隊伍共攻佔台中縣警察局台中市警察局台中市政府,以及台灣省專賣局台中分局等機關[11]。5日取消台中人民政府,另組「特別志願隊」。6日作戰本部將在地八部隊,及四百餘名青年、學生改組成著名的「二七部隊」以對抗國軍部隊。之後國軍大批增援部隊抵達台灣進行全島鎮壓,二七部隊於12日轉移至南投埔里,並希望在山區進行游擊戰,但當地原住民不支持游擊作戰;二七部隊孤立無援、又無法與他處隊伍聯繫,於16日晚間埋藏武器後遂行解散。5月份謝雪紅與楊克煌離開台灣輾轉抵達香港,之後終生未返台。

香港與北京時期[编辑]

1949年10月1日,因應「新中國」的成立而舉行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做為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代表入選第一屆人民政協會議成員的謝雪紅受邀出席該典禮(左一),畫面中央者為毛澤東。

在謝雪紅、蘇新等人的努力下,「台灣民主自治同盟」於1947年11月在香港成立,並以「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主席的身份進入中共高層擔任黨政要員。1948年2月,廖文毅曾邀謝雪紅共同組織「台灣再解放聯盟」,但遭拒絕。

1949年,谢雪红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发言。

謝雪紅在1948年進入中國大陸,歷任全國婦聯副主席、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等職,並也是中共建國初期對台政治的主要發言人。1951年謝雪紅提出處理台灣問題須考慮到台灣政治、經濟、文化特殊環境,以中國民族主義來要求台灣是不近人情的。因為謝雪紅的深厚的台灣意識,使她被李純青等人批評為地方主義。

謝雪紅(右)與楊克煌(左)

另外,據「台盟」人士指出,有三個重要因素導致謝雪紅後來失勢。第一,早在「二七事件」時,便有戰友對謝的領導風格有意見。台盟改選主席時,謝雪紅遭到內外諸多批評,因劉少奇認為貿然撤換謝雪紅不利對台工作,謝仍留任主席虛銜,卻未直接管理會務。第二,謝雪紅在組織之上傾向任用具有日本經歷、或曾在日本政府汪精衛政權下任職之的台籍幹部,其他台盟與中共人士對此不能理解。第三,據台盟反對謝雪紅的人士稱,謝雪紅在1949年後曾与許多台盟幹部(如吳克泰蘇新葉紀東)有异议,被責者認為謝之意見純屬誣陷。

文革與病逝[编辑]

1957年反右運動中,謝雪紅被打成右派。特別是台盟與謝有個人恩怨者,紛紛出面指責謝雪紅。依謝雪紅口述、楊克煌筆錄之傳記《我的半生记》中所附年表記載,謝在1966年文化大革命發生後,在1966年到1969年之间,曾多次被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各派批鬥,其被批鬥紀錄如下:

  • 1966年9月3日—14日 在永安里住家總共有四次被抄家和批鬥
  • 1967年4月14日 在頭安街再被抄鬥
  • 1967年4月29日 在台盟機關遭徐萌山陳炳基批鬥
  • 1969年3月1日 遭陳炳基開會批鬥

1970年11月5日,谢雪红因患肺癌病逝于北京,终年69岁。她不是死在病房里,而是医院的走道上。

中共於1986年為謝雪紅平反,9月15日骨灰移放八寶山革命公墓,由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武連員致悼詞,中央統戰部部長閻明復出席追悼會,台盟主席蘇子蘅主持追悼會,周恩來遺孀,全國政協主席鄧穎超致贈花圈。但中共與若干台盟人士認為謝雪紅雖不是「右派」,在組織與原則上仍有很多「問題」應該追究,所以追悼文上這樣說:「儘管她一生中有過『曲折和錯誤』,但她為反對外來侵略,實現祖國統一而鬥爭的精神,以及為此而作出的努力,是不可磨滅的。今天為謝雪紅同志舉行骨灰移放儀式,正是表達我們對她的紀念,也是表達我們對過去和現在一切為祖國統一事業作出貢獻的臺灣同胞的崇敬。」由於中共官方在改革開放後也承認毛澤東發動文革是重大錯誤,所以謝雪紅的「曲折和錯誤」基本上沒有影響中共對她的平反。

歷史評價[编辑]

2000年,台灣公共電視紀錄片系列《世紀女性,台灣第一》的其中一集《台灣第一位女革命家:謝雪紅》介紹謝雪紅的生平,對她有以下的評價:

軼事[编辑]

  • 德田球一的皮箱。楊克煌回憶:「謝雪紅當時用一個小皮箱裝了她的衣服,那隻皮箱是1928年初謝在東京向德田球一同志借的,到這時也已二十年的歷史了。後來1954年在上海時,這隻皮箱可能給周明拿去用了。」;古瑞雲回憶:在228事件發生後藏匿期間,謝提到在莫斯科時「德田球一很器重我。回國時把自己的皮箱留下給我,作紀念。」;「我根據會議上的決議(1948年在香港召開的省工委會議),寫了一篇關於謝的文章(日文)寄給在神戶的楊春松,發表於日共機關報《赤旗》報。原稿標題是「德田球一的皮箱」,……描寫謝在戰後的活動,末了說:如今她拎著德田球一給她的皮箱在海外奮鬥。」楊春松把標題改為「台灣人民的媽媽」。

相關創作[编辑]

  • 汪其楣/著,李耀宗/譯,《謝雪紅:汪其楣劇作》(台北:允晨文化,2018)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凤凰资讯。
  2. ^ 「二·二八事件」目擊記,金堯如,頁51,香港《明報月刊》,1998-04
  3. ^ 3.0 3.1 早期留俄的台灣人(3):戰後的謝雪紅女士與醫界人士,朱真一,第51卷,第3期,杏林隨筆
  4. ^ 台灣百年人物誌─謝雪紅,中華民國臺灣《公共電視台》
  5. ^ 早期留俄的台灣人(3):戰前的謝雪紅女士與醫界,第57頁,朱真一,杏林隨筆,第51卷,第3期,2008
  6. ^ 日治時代臺灣女性的故事—真實與虛構的交錯,第3頁,黃美娥,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教授,2009-06-30
  7. ^ 林獻堂與婦女教育 - 國立臺灣圖書館,第96頁,李毓嵐,《臺灣學研究》第13期,2012-06
  8. ^ 蘇新的革命道路-一位台共在東亞共產運動的矛盾與困境,黃文源,成功大學機構典藏,2010-01-05
  9. ^ 日治時期台灣婦女解放運動,第155頁,楊翠,夏季學校-文化與歷史研習營
  10. ^ 228受害文教機構 可申請賠償、復辦,記者林曉雲/台北報導,自由時報,2010-10-22
  11. ^ 二二八事件60週年特別報導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4-07.,中央廣播電台,2007

来源[编辑]

  •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2000,《台灣第一位女革命家:謝雪紅》[online]。台北: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
  • 陳芳明,1991,《謝雪紅評傳:落土不凋的雨夜花》。台北:前衛出版社。
  • 陳芳明,1998a,〈謝雪紅的俄國經驗與台灣革命〉。見陳芳明,《殖民地台灣:左翼政治運動史論》,頁29-46。台北:麥田出版。
  • 陳芳明,1998b,〈林木順與台灣共產黨的建立〉。見陳芳明,《殖民地台灣:左翼政治運動史論》,頁47-98。台北:麥田出版。
  • 古瑞雲,1990,《台中的風雷:跟謝雪紅在一起的日子裡》。台北:人間出版社。
  • 許淑真,1999,《政治與傳記書寫:謝雪紅形象的變遷》。東海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
  • 楊碧川,1997,《台灣歷史詞典》。台北:前衛。
  • 謝雪紅 口述,楊克煌 筆錄,1997,《我的半生記》。台北:楊翠華發行出版。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

政党职务
新頭銜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主席
1949年—1958年
繼任:
蔡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