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奇莱主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奇莱主山
MountainChiLai.jpg
奇莱主山北面山容
海拔 3,560米(11,680英尺)
列表 台湾百岳
地点
奇莱主山在台湾的位置
奇莱主山
奇莱主山
奇莱主山的位置
地点 台湾 台湾南投县仁爱乡花莲县秀林乡
山脉 中央山脉
坐标 24°5′9.6″N 121°19′22.8″E / 24.086000°N 121.323000°E / 24.086000; 121.323000坐标24°5′9.6″N 121°19′22.8″E / 24.086000°N 121.323000°E / 24.086000; 121.323000

奇莱主山(又称奇莱山主峰或简称奇莱主峰)标高3,560台湾百岳内排名第20,位在台湾南投县花莲县交界处,地处中央山脉主棱北段,山顶有编号为 5984的三等三角点。尽管在奇莱连峰称作主峰,但其高度却低于在相同棱脉上的奇莱主山北峰(标高3,607米)。

地形[编辑]

奇莱山区由主峰、北峰卡罗楼断崖屏风棱线大禹山等形成一系列绵延雄伟的山峰,北衔合欢群峰,南连能高群峦。从合欢山远望奇莱棱脊,常因背对阳光而显庞大、漆黑,山岳气势慑人;再者,奇莱山素以险峻著名,气候错综复杂,云雾变幻莫测,是台湾发生最多山难的山区之一,所以有“黑色奇莱”的称号。

意外、事件[编辑]

  • 1897年,日军深堀安一郎大尉(相当于上尉)率测量、林学技师一行15人,由雾社出发探查横贯铁路与横贯公路预定路线,结果在能高越岭点附近,奇莱溪上游,全队人员因侵入赛德克族领域而遭到杀害。
  • 1971年7月21日,5名国立清华大学核子工程系及一名数学系女生的学生与1名国立台湾大学物理系的学生共七人组队攀登奇莱山,没想到隔天就遇到娜定台风来袭,一行人决定拔营回到松雪楼,台大的施能健及清大的赖淑卿凭着意志力先回到松雪楼求救,救难人员出动找人,但是龚士武、吴建昌爬到距松雪楼仅五十米处时仍撑不住死亡,之后救难人员在距松雪楼九千米远的地方发现冻死的柏盛亨、钱迪、邱瑞昌。
  • 1972年8月24日,发生著名的邱高事件。刚从东海大学毕业的邱高与辅仁大学的李福明、胡德宁在奇莱山失踪,全台湾动用众多人力和资源搜救,无果。其中有许多令人匪夷所思之处。但另一方面,邱高事件也奠定了台湾山难搜救的系统。
  • 1976年8月8日,八名陆军官校学生组队攀登奇莱山,才刚到山脚下就遇上毕莉台风来袭。李一成体力不支,脚又受伤,被安顿在一处山洞避难,其余七人下山求救。结果只有贺修湾成功返回松雪楼,并救回姜开成。武旭光、李达安、包震非及崔涵育四人被搜救人员发现时已被冻死,但在山洞里避难的李一成却没看到人。李一成的父亲找经验丰富的林两全求救,林两全带着两名原住民、一名警察及登山队员,包括一名东海大学卢姓女学生,一行七人上山救人。后来发现学生们的帐棚被吹倒在风口,里面还有睡袋跟粮食。林两全等人立刻扩大搜寻范围,最后在一处溪谷草地发现李一成以蹲姿蜷曲坐着,但已死亡。杨启欣则是一直到9月中旬,才被攀登奇莱北峰台大登山社同学发现遗骸。
  • 1980年2月3日,国立清华大学核工系大四学生廖学辉、许荣通、魏国良挑战难度极高的雪期纵走奇莱,遇上暴风雪,3人身亡。
  • 1984年2月5日,林翠微于奇莱山坠落身亡。
  • 1986年6月20日,中华民国空军中尉胡致平独攀奇莱主山、北峰,身亡。
  • 1989年11月18日,台中登山协会女登山队员殷小玲(32岁,台中市人)和另六名队员攀登奇莱主峰。11月19日上午,她独自一人脱队失踪,同队的二名队员留在现场寻找,另四人则下山报案。太鲁阁国家公园警察队、新城警察分局、中区山难搜救中心都派人会同山地青年共卅多人上山搜寻,只在成功堡找到殷小玲的背包,另外在距成功堡约二千米的小径找到她的雨衣,但未发现殷小玲的踪迹。
  • 2016年6月27日,国立台湾师范大学生物学家赖俊祥往奇莱山研究山椒鱼,于奇莱北峰附近失足坠崖身亡[1]
  • 2017年4月30日,高雄市李姓女子与黄姓男领队攀登奇莱主峰,李女前天登顶途中体力不支独自折返,黄男竟继续登顶,后来李女不慎失足坠落碎石坡,因受伤无法移动,打电话求救;消防局前晚入山救援,昨申请空勤总队黑鹰直升机,发现李女罹难,将遗体吊挂下山,交由检警查明死因;登山专家痛批黄男应留下照顾李女,不应继续登顶,导致李女失足无人照料。

全景[编辑]

从合欢山拍摄奇莱连峰。左侧连棱为屏风山,右侧为奇莱连峰:中央尖峰为奇莱北峰,右侧为奇莱主山。最右为合欢山松雪楼。

注释[编辑]

  1. ^ 山椒鱼翘楚坠谷亡 友悼:与山椒鱼长眠山林. 苹果日报. 2016年6月28日 [2016-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8).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