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東陽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李東陽
李東陽

甲申十同年圖》之李東陽像


大明太子太保禮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
籍貫 湖廣茶陵縣金吾左衛軍籍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賓之,號西涯
諡號 文正
出生 正統十二年(1447年)六月初九日
京師
逝世 正德十一年(1516年)
京師
配偶 劉氏(聘)
親屬 曾祖李文祥,祖李允興
李淳,母劉氏;繼母麻氏
出身
  • 天順八年甲申科進士出身

李東陽(1447年-1516年),賓之西涯[1]文正明朝中葉重臣,文學家,書法家,茶陵詩派的核心人物。湖廣茶陵縣(今湖南茶陵)人,金吾左衛軍籍。在北京長大,自幼即以才華之名。天順甲申進士,正德初累官至禮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為內閣首輔,文壇領袖。卒諡文正

生平[編輯]

早年[編輯]

李東陽的曾祖父李文祥,在家鄉茶陵起兵追隨明太祖,後駐北京。李東陽祖父李允興,追隨明成祖征戰。李東陽父親李淳,為金吾衛軍余,工於書法,家境貧寒,靠出賣苦力、擺渡船工為生。後來李淳兒子東陽的「神童」名聲鵲起後,李淳在北京課徒為生。

李東陽在濃郁的家鄉和家庭文化氛圍薰陶下,幼年就顯現出非凡的才華。李東陽四歲時隨父親在京師時就會寫直徑一尺的大字,被視為神童。順天府官員將李東陽推薦給景帝,李東陽當著景帝寫下「龍、鳳、龜、麟」等大字,景帝非常高興,將其放在膝上,並賜珍奇水果和金銀元寶。之後,在六歲、八歲時又兩次入宮面聖,准其進入順天府學讀書。

求學[編輯]

李東陽刻苦師法顏真卿,得其精髓而又自成一家,時人稱讚李東陽「長沙公大草,中古絕技也!玲瓏飛動,不可按抑,而純雅之色,如精金美玉,毫無怒張蹈厲之癌,蓋天資清澈,全不帶渣滓以出。」李東陽16歲考中舉人,英宗天順八年(1464年),聯捷進士,時年十八歲。[2]

仕途[編輯]

李東陽考中進士之後,獲選為翰林院庶吉士,歷任編修、侍講、太常寺少卿、禮部右侍郎。明孝宗弘治八年(1495年),直文淵閣,進入內閣參與機要,後進太子太保、禮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稱賢相。李東陽工古文,內閣疏草多出自其手。孝宗駕崩,李東陽與劉健謝遷同為顧命大臣[3]

武宗即位,加少傅太子太傅、吏部尚書。因見宦官劉瑾把持朝政,武宗荒淫無度,自己多次上疏進諫又毫無效果,李東陽以年老多病為由,數次辭職未成。正德七年(1512年)獲准退休,正德十一年(1516年)卒,贈太師,謚文正[4]

文學成就[編輯]

李東陽入閣多年,在朝時間長,地位高,不僅自己才學淵博,又能獎勵後學,推薦雋才,因此不少文學之士都圍聚在他周圍,形成了一個頗有影響的詩人派別。李東陽也就在明中期一度領導文壇。因而《明史》中寫道:「弘治時,宰相李東陽主文柄,天下翕然宗之。」

參與編撰著作[編輯]

李東陽先後主持或參與編撰:

所以《明史》記載:「朝廷大著作,多出其手。」

詩作點滴[編輯]

民間生活[編輯]

1472年(成化八年)李東陽回到湖南長沙時在一首送別友人的詩中寫道:

「湖南近凋瘵,
嘆息為蒼生。」

後又在《浮客戶》詩中描寫船民生活:

「江南人家船為屋,
白髮長年水中宿。
生兒不識徒步勞,
生女赤腳隨波濤。」

白髮蒼蒼的老人仍必須長年漂泊於水中,即使是小孩也要隨波逐濤,勞動者的生活是何等的艱辛。

李東陽在家鄉茶陵吟道:

「春盡田家郎未歸,
小池涼雨試絺衣。
園桑綠罷蠶初熟,
野麥青時雉始飛。」

寫出了農村婦女春末夏初正葛布縫衣,摘桑養蠶一派勞動繁忙,生機勃勃的景象。

透過這些詩,反映出李東陽關心民間疾苦的憂國憂民之心。

民間風俗[編輯]

李東陽的詩還對長沙、茶陵民間特有風俗習慣端午節長沙龍舟競渡的歡騰場面描寫:

「江頭彩旗耀日明,
船上撾鼓不停聲。
湖南樂聲君記取,
五月五日潭州城。」

這是端午節長沙百姓龍舟競渡的歡騰場面。

「楊柳深深桑葉新,
田家兒女樂芳春。
刲羊擊豕禳瘟鬼,
擊鼓焚香賽土神。」

這是明代茶陵農民春天社日的習俗,洋溢著盎然生機。

寫景[編輯]

李東陽善於寫景,他在《游嶽麓寺》吟道:

「危峰高瞰楚江干,
路出羊腸第幾盤。
萬樹松杉雙徑合,
四山風雨一僧寒。
平沙淺草連天遠,
落日孤城隔水看。
薊北湘南俱到眼,
鷓鴣聲裡獨憑欄。」

這首詩寫出了山的高峻,道的險曲,寺的宏偉,景的幽深,並透出一股孤獨蒼涼之氣,是歷代吟詠麓山詩詞中情景交融的一首。李東陽的許多抒懷詩感情真摯,思味雋永。

抒懷詩[編輯]

李東陽從燕京寫了一首《寄彭民望》贈失意回鄉的好友、湖南同鄉彭民望:

「斫地哀歌興未闌,
歸來長鋏尚須彈。
秋風布褐衣堪短,
夜雨紅湖夢亦寒。
木葉下時驚歲晚,
人情閱盡見交難。
長安張食淹留地,
慚愧先生苜蓿盤。」

李東陽詩中引典抒情渾然一體,對友人沉淪不遇、晚景淒涼的狀況表達了深切的同情。

擬古樂府百首[編輯]

另外,李東陽所寫的《擬古樂府百首》以樂府體詩作史論成一家之言,也從形式上為前後七子擬古詩的創作開了先河。茶陵詩派這種承前啟後的作用,自古受到人們的重視。

後世評論[編輯]

李東陽有《懷麓堂集》100卷傳世,並收入《四庫全書》,是當時影響較大的書籍之一。有學者評論李東陽:「高才絕識,獨步一時也,而充之以學問,故其詩文深厚渾雄,不少屈奇可駭之辭,而法度森嚴,思味雋永,盡脫凡近而古意獨存。每晚豪伸紙,無趣溢發,操縱開闊,隨意所如而不逾典則。」

參考文獻[編輯]

維基文庫標誌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1. ^ 今北京市積水潭
  2. ^ 《天順八年甲申科進士登科錄》:金吾左衛軍籍,治《書經》,年十八歲中式天順八年甲申科第二甲第一名進士。六月初九日生,行一,曾祖李文祥;祖李允興;父李淳;母劉氏;繼母麻氏。具慶下,妻劉氏(聘),弟東山;東川;東溟。由順天府學軍生中式順天府鄉試第四十四名舉人會試中式第一百八十五名
  3. ^ (清)張廷玉等,《明史(中華書局點校本)》(卷181):「李東陽,字賓之,茶陵人,以戍籍居京師。四歲能作徑尺書,景帝召試之,甚喜,抱置膝上,賜果鈔。後兩召講《尚書》大義,稱旨,命入京學。天順八年,年十八,成進士,選庶吉士,授編修。累遷侍講學士,充東宮講官。弘治四年,《憲宗實錄》成,由左庶子兼侍講學士,進太常少卿,兼官如故。五年,旱災求言。東陽條摘《孟子》七篇大義,附以時政得失,累數千言,上之。帝稱善。閣臣徐溥等以詔敕繁,請如先朝王直故事,設官專領。乃擢東陽禮部右侍郎兼侍讀學士,入內閣專典誥敕。八年以本官直文淵閣參預機務,與謝遷同日登用。久之,進太子少保、禮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
  4. ^ (清)張廷玉等,《明史(中華書局點校本)》(卷181):「瑾既得志,務摧抑縉紳。而焦芳入閣助之虐,老臣、忠直士放逐殆盡。東陽悒悒不得誌,亦委蛇避禍。而焦芳嫉其位己上,日夕構之瑾。先是,東陽奉命編《通鑒纂要》。既成,瑾令人摘筆畫小疵,除謄錄官數人名,欲因以及東陽。東陽大窘,屬芳與張彩為解,乃已。瑾兇暴日甚,無所不訕侮,於東陽猶陽禮敬。凡瑾所為亂政,東陽彌縫其間,亦多所補救。尚寶卿崔璿、副使姚祥、郎中張瑋以違制乘肩輿,從者妄索驛馬,給事中安奎、御史張彧以核邊餉失瑾意,皆荷重校幾死。東陽力救,璿等謫戍,奎、彧釋為民。九載秩滿,兼支大學士俸。河南賊平,蔭子世錦衣千戶。再疏力辭,改蔭六品文官。其冬,帝欲調宣府軍三千入衛,而以京軍更番戍邊。東陽等力持不可,大臣、臺諫皆以為言。中官旁午索草敕,帝坐乾清宮門趣之,東陽等終不奉詔。明日竟出內降行之,江彬等遂以邊兵入豹房矣。東陽以老疾乞休,前後章數上,至是始許。賜敕、給廩隸如故事。又四年卒,年七十。贈太師,謚文正。」
官銜
前任:
劉健
明朝內閣首輔
1506年-1512年
繼任:
楊廷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