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花宗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立花 宗茂
假名 たちばな むねしげ
平文式罗马字 Tachibana Muneshige
立花宗茂畫像

立花宗茂永祿10年8月18日—寬永19年11月25日,即1567年9月20日-1643年1月15日),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武將江戶時代初期的大名高橋紹運齋藤鎮實之妹宋雲院的長男,立花道雪的養子。妻為立花誾千代,側室為矢島八千子足利義昭之子矢島秀行之女、大納言菊亭晴季的孫女)、繼室為葉室菊子(權大納言葉室賴宣之女)、弟為高橋統增。豐臣秀吉讚其為「西國無雙」

宗茂是晚年改稱的名字,幼名千熊丸彌七郎、元服後統虎鎮虎宗虎正成親成政高尚政俊正經正信正立齋。官位是從四位下、左近將監、侍從。大正4年(1915年)11月10日贈從三位。

生涯[编辑]

出生[编辑]

立花宗茂是吉弘鎮理的長子,永禄10年八月十八(1567年9月20日)出生於豐後國國東郡都甲莊長岩屋的筧城中的吉弘居館,嬰兒時期體格巨大,祖父吉弘鑑理因而取幼名為千熊丸。

少年時代[编辑]

永祿12年(1569年)因其父吉弘鎮理繼承高橋家,年約3歲的千熊丸也因此移住筑前寶滿城,往後在山間接受鎮理不時的體力鍛鍊以及合戰模擬。 不過因為鎮理長於軍事行動無暇照顧千熊丸,便托其兄吉弘鎮信以及家中武譽極高的老將足利彌平次為其教育。當千熊丸6歲時,要求必須打敗比自己大四歲的人,打敗後,再打大六歲的,又打敗後,再找大八歲的,直到打敗大15歲的才告一段落,並且能輕易使弓射落10米遠的小鳥;文學方面,要求每看一本書便要去跟明白這本書的人反覆簡述其大綱,之後又進行背誦,直到能用書中的例子說服別人為止,另外讓千熊丸接觸外來事物如鐵砲和孫子兵法,也讓千熊丸學習自己有興趣的書道,更長於山野中熟習花草名稱用途,並臨時接受地形佈陣的問答考試,在他們的教育下,千熊丸八歲便能拉開筑前一地所有的弓,辯論和見識也遠超過同齡人。並且由於生長之地近於筑前國際良港博多津,在常於商業交易的伯父吉弘鎮信的關係下也認識如島井宗室神屋宗湛等商道茶人,由此學習茶道以及從中探知日本各大名的情勢。

天正6年(1578年)12月,龍造寺隆信侵入筑前進攻寶滿、立花城,於《寬永諸家系圖傳》、《立花事實記》記述此戰統虎以12歲之齡初陣。

天正8年(1580年)2月2日,道雪率十時連貞於早良郡討伐支持龍造寺家的鄉士(傳聞此戰也是立花宗茂的初陣)。

天正9年(1581年)龍造寺隆信聯合筑紫廣門原田隆種終於攻下位於立花山城西南邊,大友家筑前五城之一大鶴宗雲的鷺岳城,而於7月27日進軍至大宰府並以筑紫廣門聯合秋月種實侵略筑前岩屋城,統虎之父高橋紹運與之對峙,並聯合立花家援軍竹迫統種薦野增時於觀世音寺之戰將其擊退,但統種等立花家臣戰死甚多。此戰後於同日紹運和立花道雪侵攻秋月氏的嘉麻、穗波一帶,此戰秋月方的井田親之率5千餘人出擊,以其子井田親氏為先鋒軍迎戰,兩軍於穗波郡八木山的石坂一帶展開戰鬥,此時紹運以弓、鐵砲、長槍隊分三段佈置於坂上,正面迎擊秋月軍,秋月先陣7百人崩壞後紹運以3百人突擊,手持大長刀左突右迴於千人的敵陣當中,此時原先隱兵於松林之中的道雪突然殺出夾擊秋月軍,當中立花家臣十時連貞更單挑討取了井田親氏,而此石坂之戰也是統虎普遍被認為的初陣,於當時穿著萌黃色的唐綾縅鎧甲、頭戴銀色鍬形前立兜、腰配黃金鹿皮太刀、身背裝滿箭矢的弓筒並手握塗籠之弓、腳跨栗毛馬。此戰統虎率領3百人埋伏後帶領150騎出戰,偷襲箭射敵大將堀江備前更單挑壓制對方,並讓功給家臣萩尾治種(萩尾大學)而討取了堀江首級,初陣便獲得了家臣的信任,並且令道雪正式興起迎統虎為婿養子的念頭。

同年8月,膝下無子的大友家重臣立花道雪,希望高橋紹運的長子高橋統虎(宗茂初名)能繼承立花家,起初紹運因為統虎優秀的資質和器量,以及身為高橋家重要的繼承人而拒絕,但是在道雪數度的懇求之後,統虎終於成為了道雪的養子。於8月18日,統虎和道雪的女兒立花誾千代結婚成為了婿養子而繼承立花家。起初二人和睦,但在立花宗茂接受封赏,迁家于柳川城时感情产生裂纹(据说是立花誾千代不愿离开立花城)日后又因立花宗茂纳妾,关系进一步恶化。在道雪死後二人也沒能留下子嗣,並且最后還分居了。

同年統虎以立花繼承人的身分於11月6日,大友宗麟為了援助被秋月種實問註所鑑景夾擊的家臣朽網鑑康(朽網宗曆、宗歷),而受命隨道雪、紹運出陣,兩軍共率5千兵力再次對秋月氏的嘉麻、穗波一帶攻略,當立花高橋軍收到豐後的大友軍將於原鶴一帶迎擊秋月軍後,於回軍途中遭到秋月氏的追擊,立花高橋軍利用地形於八木山附近的石坂埋伏,兩軍的激戰使立花高橋軍損失3百餘人,秋月軍死傷7百60人,當地因而被稱作千人塚,此戰是為潤野原合戰(許多史料因同戰地而常與石坂之戰混淆,造成宗茂的初陣日期因此類錯誤而有諸多版本。秋月方史料則記為八木山合戰)。

同年11月12日,立花山城東北方的宗教豪族宗像氏貞,其部分家臣不滿早先將部分領地作為色姬(宗像氏貞之妹色姬為道雪側室)的嫁妝給了立花,趁立花軍一面出戰秋月軍(潤野原之戰),一面以由布惟信、薦野增時、小野鎮幸、立花鎮實、內田鎮家、足立式部等立花家臣800兵前往運輸兵糧不足的筑前東南邊境的鷹取城時,聯合秋月軍於13日半路偷襲(小金原之戰,立花家稱清水原之戰),此戰雖以足立式部為首損失多人,但在由布、小野、薦野、內田等立花家臣於兵法上正確的判斷,宗像方大敗,將領皆被討取,而宗像家的背叛觸怒了道雪,兩家之間的同盟因此破裂。

天正10年(1582年)2月,因原田信種聯合秋月種實宗像氏貞筑紫廣門於筑前西南邊境的那珂郡岩戶鄉攻落大友方的山田民部丞鎮守的砦(猫峠城),並且引起早良郡山門村的鄉士反叛暴動,在立花道雪平息暴動於歸路中與原田軍在生松原遭遇引發鐵砲戰,由於勢力眾多一時無法排除,立花軍在道雪於小金原一事無法息怒之下於3月16日派由布、小野先攻擊宗像氏,4月16日才前往那珂郡岩戶鄉驅逐秋月、原田、宗像的約2千聯軍,此戰立花軍僅一千5百軍力分道雪、由布、小野三隊為本隊進攻,統虎自身和薦野增時率五百兵為伏兵,途中見機分兵三百以鐵砲攻勢奇襲混亂敵方,預留的薦野二百兵則突然立出軍旗假為援軍威嚇敵方,解除了敵軍對養父道雪的包圍並且擊破,隨後統虎又率薦野增時立花成家小野鎮幸由布惟信共1千騎驅逐正再岩戶一帶的岩門庄久邊野築砦的原田勢武將笠興長3百兵,討取了1百50人並追擊至早良郡,燒毀原田親秀鎮守的早良城。

同年12月28日隨養父道雪攻入宗像領地,率軍侵攻宗像家至天正11年(1583年)3月17日的吉原口防戰討取了吉原貞安後又攻落宗像家居城許斐山城、龍德城,驅逐了宗像勢力。期間統虎對於生家宗像家逢遭變故的色姬待遇有加,然而色姬最後還是選擇自殺。(一說病死)

天正13年(1585年)3月,在養父道雪實父紹運出兵筑後之時,統虎以18歲之齡僅以千餘兵力守城。秋月種實見立花山城兵少便率八千大軍來攻,統虎面對秋月八千大軍,決定率5百兵力分三隊夜襲秋月軍,原先家臣們皆反對以小軍勢出戰,應當以立花山城之堅固抵擋,但宗茂回答:「如果你們不想去的話也沒有關係,由我自己去擊退敵軍便是。作戰並非是由數量決定勝敗,而是要用出其不意的行動、奇策,如此一來將不會有不勝之事。」於是先以家老米多比鎮久率百餘名兵力繞到秋月軍後方,佯攻秋月家居城古處山城,引誘了秋月軍部分兵力追擊,這時統虎和家老薦野增時率一百五十兵力以火計夜襲秋月本陣,造成秋月軍前後混亂,甚至自相殘殺。一方,家老十時連貞也隱兵於森林中率兵從側面突入,鎮久也繞回來夾擊,秋月方大敗損失三百餘人,後種實內通立花家臣櫻井兄弟暗中謀反,然而卻被統虎識破,平定了謀反的兩人,種實見內應失敗而改以小軍勢妨害耕作破壞農田等,但都被統虎逐次擊退,秋月軍遂放棄攻城狼狽退回領地。而此戰後也令原先有丟失城池覺悟的道雪和紹運鬆了一口氣,統虎也受到道雪的稱讚,不過卻受到紹運的斥責(理由是因為輕率出城。)

而據《北肥戰誌》統虎更接著出兵筑前西邊,襲擊早良郡一帶之曲淵房助和副島放牛鎮守的飯盛城等龍造寺方的城砦,令週遭敵對勢力感到立花山城雖然道雪不在以及兵少,但仍有足夠實力應付敵勢的錯覺。

豐臣時代[编辑]

天正14年(1586年),統虎的君主大友宗麟前往大坂晉見豐臣秀吉,希望豐臣家幫助大友家抵抗島津的攻勢,同時推薦統虎和生父紹運為豐臣家臣,大友筑前的領地因此於此時轉變為豐臣家。

一方,島津軍為了統一九州而侵略肥前、筑前地區,於7月10日以島津忠長伊集院忠棟等2萬兵力攻下筑紫廣門的勝尾城後,逐漸集結北九州各地豪族、國人的兵力至約五萬,統虎實父紹運於12日在岩屋城以約八百人抵擋了島津聯軍約五萬兵力的攻勢,使其損傷了四千五百多人以及許多大將,拖延了近兩星期後,於27日終於全軍壯烈犧牲,28日統虎之弟統增鎮守的寶滿城也被迫開城,島津軍在處理筑紫、高橋兩家的人質後於8月1日準備圍攻立花山城,統虎則徹底抗戰,積極的出城使出游擊戰術,於8月1日出奇不意攻下了島津軍先前降服的筑紫廣門的勝尾城,吸引島津軍來攻後又於4日放棄勝尾城佯攻高鳥居城,島津軍再追擊時又抄小路繞至島津軍後方奇襲其後方城池,使其拖延至14日才完成對立花山城的包圍,15日抵檔了島津軍第一波的攻勢後,又趁機偷襲島津軍本陣討取百餘人的首級,更令家老內田鎮家使出詐降之計拖延時間,並且據《豐前覺書》載於8月18日擊退正在岩戶一帶準備軍糧的原田種實二千餘兵討取七百人,20日更奇襲島津軍的援軍秋月種長二千兵使其傷亡四百餘人。終於,大友家等到了豐臣秀吉從毛利家派來的援軍,使的島津軍被迫於24日從立花山城撤退,而統虎並沒有等待援軍,隨即率一千五百名兵力追擊島津軍至筑後川討取了百餘首級,又以火攻奪下了星野吉實、星野吉兼的高鳥居城[1],並從秋月方取回了父親的居城岩屋城和寶滿城。10月3日,統虎被秀吉給予"九州之一物"的感狀並被評價為"剛勇鎮西第一,忠義鎮西第一"(その忠義、鎮西一。その剛勇、また鎮西一)這時統虎年僅19歲。

天正15年(1587年),在豐臣秀吉九州征伐中擔任「筑前軍事總指揮」掛名統率如毛利輝元小早川隆景的數萬大軍仍表現活躍,於4月初以先鋒軍先於秀吉本隊南下接連攻落肥後南關、山鹿、小代、隈本、相良、阿蘇、合志竹迫城、赤星菊池郡、有動宇土城、和仁玉名郡等地,當中和仁親實委託統虎提出降伏,統虎於是上呈秀吉,但當時的秀吉因為接連攻陷城池之勢不打算理會和仁親實的降服,統虎以:「既然自身答應了對方的請求,若無法達成將有損武士信義之面目,不如將自身殺了。」迫使秀吉答應此事。

後再度為先鋒進軍薩摩攻落島津忠辰的出水城,又南下至川内擊退島津忠長,並救出被捕為人質的弟弟高橋統增夫婦,此時島津義久因日向根白坂之戰戰敗而前往川内泰平寺降伏,宗茂代秀吉前往伊集院、祁答院、入來院接收人質,後又率先進軍大口城包圍仍不降的島津重臣新納忠元,迫使其投降,九州終於平定。 戰後秀吉因功給予筑後柳川藩13萬2000石的領地,從大友氏獨立出來成為直屬大名。

同年8月7日,在宗茂的通知下秀吉知曉了佐佐成政移封後的肥後發生大規模的國人一揆動亂,9月5日,因其勢力猖狂決定動用九州各大名的兵力鎮壓,以筑前久留米小早川秀包為總大將,肥前鍋島直茂龍造寺政家、筑後立花宗茂、高橋統增筑紫廣門,甚至毛利家的安國寺惠瓊也加入討伐。

9月下旬,宗茂起初率1千2百兵力(包含其弟高橋統增3百兵力;一說合立花家與力的三池軍則達至2千8百、3千)南下救援兵糧不足,被一揆方的敵將有動兼元包圍在平山城的佐佐成政軍,由於先前鍋島、安國寺惠瓊軍皆救援失敗,宗茂收集情報檢討了鍋島、安國寺兩軍皆是軍隊在前輜重在後,遭到埋伏於竹林中的敵將大津山出羽守襲擊後方以致失敗之故,令軍兵間穿插輜重隊,將兵、軍馬也配備救援物資以及兵糧彈藥,組成了互相支援、確保輜重的軍勢,並以小野鎮幸率一隊於夜中早一步潛入竹林反埋伏,另外以輜重隊引誘出大津山的軍勢時以弓、鐵砲進行背後奇襲,後分三隊反轉回攻其城砦南關城(藟嶽城)討取了大津山出羽守,一方面則趁隙以第二隊輸送兵糧,前往大手原口一帶的平山城,此時平山城遭到隈部親永的大將有動兼元的包圍,宗茂率第一隊3百人以鐵砲作先制攻擊支開隈部軍後,第二隊便趁隙運送兵糧,運完後加入戰鬥從側面攻擊持續攻向隈部軍的山鹿城(城村城),城外的隈部分隊來援後第一、二隊又退後引誘,此時第三隊又進行兵糧運輸,完成了救援佐佐成政的任務,立花軍因此退往背後的山間,又引誘出山鹿城的有動志摩、有動左京等率軍追擊越過大手原口至永野原,有動兼元雖看出是陷阱要求先鋒的有動志摩回軍卻為時已晚,此時立花軍又一舉反轉進攻討取有動志摩,隈部軍遂崩壞退散。(傳聞這一系列戰事中,宗茂運用了騎馬鐵砲和車懸,被稱為「火車懸」的戰術,似於《立花記(正・続)》、《武神 立花宗茂》、《清和源氏隈部家代代物語》有詳細記載。)[2]

立花軍進入平山城後,隨即遭到一揆聯軍隈部家的有動兼元及邊春親行、和仁親實、大津山家稜共3千兵力的包圍,並且兼元分三隊在主要道路埋伏,宗茂對此利用先前雇用來運送兵糧的人夫30人,先讓他們離城並放出:「立花軍因敵勢眾,等到明日肥後佐佐援軍來援才會出城。」的假情報,令有動聯軍鬆懈後分三隊,以由布惟信為先鋒隊3百兵奇襲使聯軍其中二隊總崩並突破至肥後三加和的平野立尾一地,此時在山嶺上的聯軍以鐵砲從兩旁攻擊宗茂自率的5百本隊,再次突破後,和仁、邊春、大津山三將已從中、左、右三方待伏,有動軍也從後方逼近形成夾擊,此時宗茂本隊進退不能與聯軍鏖戰,聯軍中有動家臣如戶上大里之助、鹿子木親俊、福島杢之助及其郎黨30餘名,以及大津山家臣大知越前守率部眾20騎、有動兼元親族有動下總守及隨從等80騎,皆因宗茂顯目的軍裝[3] 爭相來討,立花方內田鎮家立花統春十時連貞安東幸貞安東時貞森下釣雲原尻鎮清、中田内匠、後藤隼人等20餘將也相應前往拔刀對決,兩方各將領遂進入肉搏亂戰的狀態,此時宗茂單手持大長刀於馬上連討七人,突然敵將有動下總守以槍刺擊宗茂左腕,宗茂順勢借力使力摑住長槍將有動下總守拉至自己的馬鞍上將之討取,此舉遂形勢逆轉,立花先鋒隊由布惟信十時惟由突破正面的和仁軍後回軍,第三隊也在小野鎮幸率領下來援,形成反將聯軍包圍的態勢,宗茂本隊遂奮勇突破,聯軍總崩潰敗。

之後立花軍突然改變方向沿著街道攻落一揆方的出城,俘虜了人質並將其示於城上、自軍前,一揆方因親友被俘無法攻擊,立花軍遂以此瞬間攻落7處城、砦,最後於傍晚時分到達南關城近鄰的太田黑城,因大知越前守的軍勢在此處待伏,且道路狹隘,宗茂將軍勢帶往左側的森林中,儘量拉開至城方弓箭射不到的地點,引誘右側的城方5百兵出城後,以小野鎮幸、十時連貞3百兵反轉軍勢迎擊,並且由布惟信率郎黨20餘人越過堀、木柵立下一番乘殺至二之丸,大知越前守率50騎迎戰,最終池邊永晟討取了大知越前守,立花軍遂越過肥後南關至筑後北關終於得以回軍柳川。結果宗茂在此戰事創下了一日連戰13場,攻下7個敵砦,討取敵兵650餘人的輝煌戰績。

之後又和九州各大名包圍和仁三兄弟的田中城,城中除了和仁親實、親範、親宗外還有其妹婿邊春親行共9百餘人,在小早川秀包為總大將的情況下,秀包以二重之柵將城池包圍,約二個月後邊春親行因為安國寺惠瓊的謀略而謀反,12月5日遂攻下田中城,並且在此戰中,立花宗茂和小早川秀包合力殺退號稱人鬼的猛將和仁親宗,自身更討取其一族之和仁中務少輔。然而由於先前在九州征伐時期,和仁氏曾委託立花家降伏於豐臣,有過信賴關係,宗茂在此戰後保護了和仁兄弟中的四男和仁統實,並令他成為家臣小野鎮幸的義弟,保住了和仁氏的血脈。

隨後宗茂和佐佐成政於12月26日攻下了隈部親永的城村城,而隈部親永一族12人於翌年被秀吉下令處死,宗茂為了隈部一族的武士名譽,於5月27日在柳川城的「黑門」挑選手下12人與隈部一族12人單挑,被稱為「黑門放討」結果隈部12人光榮戰死,擔任監察役的淺野長政目睹過程後在震驚之餘當場佩服其氣慨,而秀吉聽聞宗茂的做法,便說:"真不愧是立花"(さすがは立花である)

並且在這時期因為和小早川秀包時常擔任先鋒的緣故,宗茂認小早川隆景為義父,和小早川秀包結為義兄弟,並和秀包一同受領羽柴姓、從四位下侍從的官位,人稱「羽柴柳河侍從」並賜姓豐臣,成為第一批秀吉的譜代衆。[4]。天正18年(1590年)參加由秀吉響應的小田原征伐,在岩櫬,江戶地區參陣,戰後秀吉在一次大會中於諸大名的面前稱讚「東有本多忠勝為天下無双的大將,西有立花統虎為天下無双的大將,為東西一雙的名將」(東に本多忠勝という天下無双の大将がいるように、西には立花統虎という天下無双の大将がいる)。

朝鮮時期[编辑]

文禄元年(1592年)參加文禄之役。和小早川隆景小早川秀包筑紫廣門、實弟高橋統增等一起組成第六大隊,負責攻略朝鮮西南方的全羅道,宗茂於出戰前製作約200個金箔押桃型兜給兵將佩帶,此種兜可說是立花家的一項招牌。

宗茂於6月傾進軍到了漢陽(即今日的首爾),於南大門佈陣,此時漢城西北20公里處有朝鮮軍(依位置推斷應為朝鮮義軍洪季男禹性傳等人於京城周邊的義軍聯合。)約6~7千人建築山寨阻止日軍行進,蜂須賀家政有馬晴信等將皆受到敵方弓箭隊的攻擊,宇喜多秀家急令宗茂前往驅逐,在此宗茂於6月26日前往偵查,得知山寨附近茅草繁茂地勢不平且多岩石,不利乘馬行動。當晚宗茂決定派人夫先行刈草,此舉於翌日引起敵軍懷疑,晚上又再度刈草,並將千餘人分三隊潛伏,結果引誘出山寨中的朝鮮軍二~三千人,宗茂命令自軍靜待敵軍深入後再出擊包圍,朝鮮軍頓時混亂撤退,後聯合寨中兵力三度反擊,此時立花家侍大將立花成家由布惟次率隊討取三百餘人,之後宗茂將山寨周圍的各處屋敷點火,配合風勢助長大火並利用煙燻出寨中的朝鮮軍,追擊討取七百餘人。

之後宗茂等第六大隊面對全羅道的朝鮮義軍,於7月9日第一次錦山之戰,援護小早川隆景擊滅了高敬命、8月18日第二次錦山之戰又再次援護隆景擊滅趙憲、僧將靈圭、海南縣監邊應并,同時於梁丹山擊滅再度攻來的南平縣監韓楯五百兵。

在這之間於7月17日第一次平壤之戰也傳聞與黑田長政大友義統北上支援小西行長擊退明、朝鮮軍的祖承訓史儒

之後宗茂維持了全羅道入口的錦山、茂朱等據點,隨後又北上京城參與軍議,於12月改往駐守平壤南方的牛峰。

文禄二年(1593年)1月2日小西行長第二次平壤之戰遭到明軍的猛烈攻勢而慘遭大敗,日軍各部匆忙援救小西軍並由北部南撤至京城,此時宗茂駐軍於平壤南方的牛峰,於1月10日北上救援小西軍的行動中和其弟統增共三千兵一起在龍泉山城外配合城將黑田二十四騎之一的小河信章(小川傳右衛門)的鐵砲攻勢,宗茂和統增分兵五隊潛伏,約七~八千敵軍因而混亂撤退,此戰立花、黑田家稱為龍泉(城)之戰。

同年1月25日於碧蹄館之戰前夕,明、朝聯軍偵查隊查大受高彥伯與日軍偵查隊加藤光泰前野長康所部遭遇,日方損失六十餘人撤退回報明軍進逼的消息,日軍陷入籠城或出戰的議論中,這時小早川隆景讚美「立花家的三千士兵足以抵擋他家敵軍一萬」(立花家の3千は他家の1万に匹敵する。太閤殿下もそうされるだろう)激勵各軍出戰。因此於26日,立花軍做為先鋒隊一號隊以三千二百兵力於清晨時分,早於其他日軍率先獨軍北上,於碧蹄館南方的礪石領進行偵查後將自軍分三隊,面對明軍先鋒隊查大受的軍勢令家臣十時連久率五百兵為前鋒,使出「示弱之計」引誘敵軍進攻包圍,並以鐵砲集體速射、投槍乘入戰法、側面奇襲,將明、朝鮮數千聯軍逼往北方至碧蹄館[5],期間甚至在敵軍面前果敢的食用午飯;午後在小早川隆景等日軍的集結後再度開戰,此時面對其他將領如毛利軍和宇喜多軍相爭為先鋒的請求,宗茂答應並對家臣說:「不管哪一軍的勝利都是日本的勝利,不需要爭這種虛名。」為安慰。隨後移陣隱兵於明軍右翼的山上,見機出戰先以鐵砲速射三回後,以「示強之計」突然立出多數軍旗並擊鳴戰鼓,全軍舉起長槍拔刀反射日光令敵兵敝目,一舉斬入突擊進至明軍本陣處,完成小早川隆景的包圍戰術,和突擊明軍左翼的小早川秀包、伏擊出戰的宇喜多名將戶川達安一同逼退明軍[6]。 此戰宗茂於午後的作戰中連斬15人,戰後秀吉給予感狀,褒稱宗茂為"日本無雙的勇將"(日本無双の勇将たるべし),加藤清正當時於安邊府聽聞戰況之際也曾說「先鋒必定是立花宗茂」。此戰立花軍於二次突擊中,侍大將十時連久,一族之旗本武士戶次鎮林、旗奉行池邊永晟、金甲隊先鋒隊長小野成幸安東常久、與力眾小串成重及小野久八郎戰死,包含雜兵損失近500兵力。[7]

同年5月,日軍計劃再次攻擊晉州城,並於6月初至14日之間由慶尚南道的昌原、金海發兵陸續往西進擊咸安、宜寧等地至晉州城,城中有金千鎰黃進徐禮元等朝鮮將領陸續入城的七千兵力和五萬三千避難民,然而城北方從星州一帶有劉鋌五千兵力及從慶尚道、全羅道各地的明、朝鮮將領數萬集結,恐成為晉州城的後援,宇喜多秀家得知後於軍議中接受了宗茂和小早川秀包的自告奮勇,令二人率四千兵力北上前往偵查,此時劉綎嘗試著派別將[8] 率約一萬明軍和三萬朝鮮軍前往晉州城為援軍[9],為此宗茂與秀包前往驅逐,於6月13日以二百疑兵做偽退誘敵引誘敵軍,敵軍極度警戒並且陣勢堅固無法夜襲,翌14日早朝更加退後軍勢時終於引出明、朝鮮軍七~八千騎,宗茂和秀包將軍隊分5隊伏擊擊破,後明、朝鮮軍第二陣一萬七~八千人到來,秀包先率千餘人做先制攻擊後和宗茂八百餘人輪留上陣作波狀攻擊,此時家臣森下釣雲和其弟森下規寬持長刀率所部奮迅斬入敵軍陣中,鼓舞了立花將士,立花軍第二陣小野鎮幸丹親次又突擊敵軍,在森下規寬奮勇戰死後,立花軍以小野鎮幸森下釣雲為先陣、宗茂和其弟高橋統增為後陣,聯合小早川秀包軍合作縱橫於明軍第二陣中將之擊退,遂使敵軍無心再戰而領兵撤退,紓解了日軍計畫攻擊晉州城的壓力。同年9月2日,做為小早川秀包軍先鋒的問註所統景問註所正白兄弟於晉州城西南方二十里的河東郡攻略牧司城時遭遇明將劉鋌來援,兄弟與之奮戰激鬥仍不敵先後戰死損失數百人,宗茂為援救小早川軍而前往與劉鋌對戰,結果劉鋌戰敗回軍晉州城,立花家記為河東之戦。[10]

文祿三年至四年(1594年~1595年)由於明、日處於議和階段,宗茂和小早川隆景等第六大隊於朝鮮釜山南部建築城池,是為龜浦倭城。宗茂因為小早川隆景途中回國養病,因此負責了後半的建築工事,並且接應軍糧的輸送。1595年回日本,於「太閤檢地」中測得柳川藩實為22萬石(表高仍為13萬2千石),且因朝鮮戰功加增4萬石為26萬石,但是不久後因為石田三成等人從中作梗,被消去10萬石而成16萬石。

慶長元年(1596年)受領秀吉賞賜的京都聚樂第中一棟豪華的住所,與妻誾千代共同前往居住,但不久後在秀吉擔心宗茂無繼承人的情況下以細川忠興引薦了矢島秀行(傳足利義昭過繼給近江矢島氏之子)之女八千子為側室,更提拔八千子之弟矢島重成為立花家老,誾千代為此憤慨因而和宗茂分居,移往柳川城南方邊境的宮永居館。

慶長二年(1597年)的慶長之役,宗茂因領地加增之故軍役增至五千人,先後駐守安骨浦城、固城,並和小早川秀包出入釜山擔任小早川秀秋於朝鮮前期的輔佐役。同年12月底日軍加藤清正被明軍包圍在蔚山的危機中(第一次蔚山之戰),明將高策趁日軍大部離開釜山本陣援救蔚山之際率明軍二萬二千、朝鮮軍三萬兵力[11],打算偷襲釜山的日軍本陣做為對日軍救援蔚山行動的牽制而進軍至般丹一地。翌年1月2日,宗茂接到宇喜多秀家的急令而從救援蔚山城的部隊中選出精銳8百人,此戰在嚴寒雨天以及視線不佳的情況下進軍,對抗了明軍高策二萬二千兵力,進軍前曾有家臣泣言:「如此濕冷、視界不良,還是等白天再出發吧。」宗茂卻說:「少兵才可能在夜中勝戰,若是讓敵人知道我軍勢少將無勝機。」;宗茂在午夜到達般丹後進行偵查,掌握了風向發動火計並將八百人分3隊,自率三百人再下風處夜襲包夾明軍,斬首七百餘俘虜一千六百餘人,同時高策因日軍主力已抵達蔚山,遂率聯軍回軍蔚山,日軍終於舒緩了本陣被攻陷的壓力,是為般丹之戰[12]

慶長三年(1598年)明朝廷叫回攻略蔚山城失敗的楊鎬,新增兵力給於劉鋌刑玠並調派水陸約15萬軍力進朝鮮,明將鄧子龍張榜藍芳威陳璘等於此時參陣,9月以麻貴為東路攻蔚山、劉鋌為西路攻順天、董一元為中路攻泗川、陳璘為水路四軍各號稱五萬的軍勢南下進攻,日軍面對龐大軍勢僅能防守,這時因為五奉行等重要軍監回日本處裡政務,剩餘的日軍集結在釜山的會議中無法決定如何抗敵,並且互相忌妒戰功,在如此情況下,宗茂說了:「一日拖過一日城池被攻陷將是早晚之事,若是將日軍最右翼的蔚山城保住,那麼泗川之敵兵也會因此有壓力而無法專注攻城,將這二處控制住的話,那麼順天之敵自然也將退兵。我立花軍願當此趨敵之軍。」此時身為日軍總大將的小早川秀秋聽後說了:「蔚山的援軍由立花擔任是良策阿,即使失敗損失僅三千的立花軍,對我軍來說也是無關痛癢。」宗茂也清楚秀秋說話不懂事故因此並無怒言,而是準備出兵。

9月21日明將麻貴[13] 率明朝鮮聯軍二萬九千五百人由慶州出發,22日將加藤清正七千兵力圍困在蔚山城。立花軍從釜山出發沿路偵查進擊至離蔚山西南方數十公里處的元濆,此時有如孫子兵法「難之如陰」一般,乘著早朝的濃霧,宗茂果敢的率一千人分二隊對戰明軍先陣的五千人,自身先率五百人做先制攻擊再以後陣五百人用鐵炮擴展攻勢,斬首七百餘,追擊之時,家老小野鎮幸問:「我軍寡勢若深追可能危險,該如何?」宗茂回答:「若不追可能被識破我軍勢少而反遭包圍,我們只要讓敵軍亂了步伐,追擊至前方的森林即可。」,後令將兵休息搭起陣營,將抓到的四十餘名俘虜解放散播假情報回去,此時家臣不明而問:「如此敵方不就知曉我方兵少?」宗茂答:「這是計略,讓敵軍知道我軍數少必定來攻,那時便可設伏將之痛擊。」因此於半夜起營火設假營故意讓明軍夜襲,並看破明軍的長蛇陣,將自軍一千兵以二百分5隊隱兵於兩側,以暗號密語確認自軍,待敵軍深入後,以「動如雷震」之氣勢使伏兵盡出並用分斷包圍、游擊戰術擊退敵軍一萬人,斬首五百餘。26日清晨進軍至全澄。後在樹林中豎立噓旗示威,麻貴見到自軍與之交戰二次皆敗的金兜立花軍勢且不明其兵數,為防前後夾擊而逐次撤退,但加藤清正見明軍突然撤退於是率五千軍力追擊再破明軍,而後清正知道原來有立花軍的來援且僅一千人後,便當面讚美宗茂為"日本軍第一勇將"(今の世に無双の軍才であることを知りました。立花殿こそ日本軍第一の勇将です)。[14]

最後於日軍撤退時,在宗茂的號召下,一方面於固城集結弟弟高橋統增小早川秀包寺澤廣高、共七千兵力,一方面連絡島津義弘宗義智的一萬一千日軍分乘軍船五百艘隨立花軍援救被海陸圍困在順天城的小西行長,途中於露梁海戰和明、朝鮮水軍的李舜臣陳璘等激戰,據《谷田六郎兵衛覺書》載,立花家臣池邊貞政(池邊彥左衛門,池邊永晟之弟)立下一番乘踏入陳璘的戰船,但卻反遭串刺戰死。

日軍此戰成功令小西行長脫圍,此時立花軍擔任日軍殿後,使主力軍艦退回釜山,並且援護其他日軍先回國。

據島津家臣川上久國之《泗川御在陣記》載,此戰宗茂將立花、高橋軍之船艦繫於南海島,晚間配置水手於櫓、屋倉留意敵軍,果於夜明之時最先查知明、朝鮮水軍來襲而進入交戰,此戰立花軍將靠近的敵船兵投往己方的船斬殺,故立花軍無人傷亡,又相對於高橋統增的軍兵往返於敵船,島津家的士兵少有能回到友軍的兵船,戰死負傷者眾多,戰後宗茂獲得朝鮮船60艘,並將其利用助日軍回國。《日本戰史朝鮮役‧補傳第百八十七》[12]

最後宗茂於年底11月26日才和小早川秀包共同突破明、朝鮮軍的海上封鎖為最後回日本的軍隊。

關原時期[编辑]

慶長5年(1600年)關原之戰時,宗茂拒絕了德川家康的戰後給予五十萬石的勸誘,只為了報秀吉的恩情而率四千兵力加入西軍。關原開戰前夕,原為西軍的近江大津城主京極高次突然率三千士兵叛變籠城,主將石田三成命令毛利元康宗義智垣屋恒總宮部長房增田長盛及豐臣黃母衣眾郡宗保等率先前往攻擊,然而元康久攻不下,因而調派毛利秀包小早川秀包)、筑紫廣門等和宗茂一同前往攻擊,共一萬五千兵力包圍了大津城。此戰宗茂分兵一千佈陣於城東的濱町口,攻城當中預知敵軍的夜襲,無損一兵一卒將其擊退,家臣十時連貞還捕擄了敵將丸毛萬五郎、箕浦備後、三田村安右衛門三人(出自大津籠城合戰記);更發揮了養父道雪的發明「早込」,將火藥和彈丸混合塞入竹筒準備數份,省略了填彈步驟,使的立花軍的鐵砲能比他家的鉄砲隊使出3倍速以上的銃擊,配合挖堀現代戰壕土壘讓士兵在其中互相援助填彈、擺設竹束以抵擋城方的鐵砲攻勢,其猛烈攻勢甚至令城方關閉了射擊口,並且家臣立花成家奮戰立下了一番乘的戰果;另一方面立花軍在長等山配置大筒對城內進行猛烈的砲擊,使城方的京極軍感到難以防禦(出自京極家譜)。可是在攻下了城池的同時,西軍卻也在關原戰敗,遂放棄了大津城。撤退期間遇到西軍殘兵正打算燒毀通往京都和美濃交通要道的瀨田唐橋,企圖延緩東軍的進軍速度,然而宗茂卻止住了這樣的做法,說了:「這座橋是為交通要道,不僅是軍隊連對人民而言也是重要的道路,燒毀了豈不連人民也受苦!?我軍即使不燒毀這座橋扔有伏見城的守備能拖緩敵軍!」事後德川家康聽聞宗茂如此做法便稱讚說:"立花宗茂真是具備剛仁的第一勇者"(立花は剛なるど仁あり まことに第一の勇者である)

撤退到大坂城後,宗茂對毛利輝元提出在大阪籠城對抗東軍的計畫,可是輝元卻已答應家康的勸降而拒絕,宗茂憤而領軍回柳川。途中遇到有如殺父仇人的島津軍只餘約八十人一同等待乘船,立花家臣有人提議不如趁機報殺父之仇,然而宗茂卻斥責說「趁其不備而討殺乃是武家之恥!」,並對島津義弘聲明「你我兩軍現在都是豐臣軍,我不會計較以前的仇恨,請安心登船吧!」義弘則向宗茂提出一同前往薩摩抵抗東軍的提議,但是宗茂卻回答:「放棄自身城池,前往他人的領地作戰在立花家訓是不允許的。」義弘因此由衷佩服宗茂,並且回領地後派出重臣新納忠元率一萬兵力往柳川為援軍(但是柳川開城三日後才到達)。

11月,宗茂回歸柳川後隨即遭到途中叛變到東軍的鍋島直茂的侵攻,而黑田孝高黑田如水)也在一旁打算坐收漁翁之利。領地遭到侵入而不還擊是武士的恥辱,但是天下大勢已趨向家康,親自出陣對抗的行為等於不服家康,實為不智之舉,因此宗茂為了武家的意地以及對家康表示臣服,自己只坐鎮在城中運籌帷幄,指揮一萬三千的兵力,在柳川領地周邊的城砦和河口配置了堅固的防衛線,並命家老小野鎮幸為總大將率家臣團出戰。

19日,立花成家率二百輕兵出柳川前往其領地城島城進行偵查,遭遇鍋島軍的先鋒三千軍勢,在距離十町的地方發放鐵砲,鍋島軍措手不及被擊殺二十七人,成家遂退兵,後前往水田口防備、觀察黑田如水軍的動向。同日小野鎮幸率三千餘兵力往北前往江上村,嘗試放出輕兵引誘鍋島軍開戰,但鍋島軍並未應戰,直至日落小野撤退。 20日小野鎮幸於江上八院一帶對陣鍋島三萬二千的大軍,然而激昂的立花軍先鋒壞了軍令擅自開戰,雖然立花軍衝破鍋島12段軍陣當中的9段,然而以立花統次為始,為了救援以必死之勢突擊的先鋒安東範久石松政之而率第2陣斷後的立花鎮實和其次男立花親雄(善次郎‧17歲)、新田鎮實、第3陣的年輕武者十時惟久(新五郎‧16歲)、安東幸貞皆陸續戰死,鍋島軍則發生先鋒鍋島茂忠命危,返回本陣五反田才得以收拾軍勢的情況,可說是軍勢大亂憑人數優勢作戰,雖然鍋島軍包圍小野鎮幸的本陣,但在其拼死奮戰下沒能殲滅,最後本在戰場西方監視黑田軍動向的立花成家率三百兵力側面奇襲混亂了鍋島軍使鍋島軍逐漸撤退,一方面掩護小野鎮幸撤退結束了此戰,結果立花方損失三百餘人,鍋島也付出二百餘人的犧牲者。21日宗茂率十時惟由等將攻擊柳川北方的支城蒲池城,斬獲數人。 之後因為黑田孝高加藤清正率軍加入柳川城的包圍而轉為籠城,同時宗茂受到好友加藤清正的說降,在與重臣連番考慮下,宗茂因為顧慮到柳川領民的安全,終於開城交出城池。[15]

江戶時代[编辑]

關原之戰後宗茂被改易成了浪人。面對欣賞宗茂器量的加藤清正前田利長的仕官勸誘,都被宗茂拒絕了。宗茂受加藤清正的好意於肥後玉名郡高瀨的清源寺當了一陣子的食客後於慶長6年(1601年)7月入秋後帶著家臣共約二十人前往京都,於翌年3月到達妙心寺依附立花道雪義子戶次茂庵(安武茂庵‧道雪妻仁志與先夫安武鎮則之子)所認識的吳服商富士谷紹務並暫住於大德寺大慈院,慶長8年(1603年)秋離開京都於12月到達江戶,本多忠勝因當年共受豐臣秀吉讚賞之故,安排其暫居高田寶祥寺。

終於對其才能感到可惜的德川家康於慶長9年﹝1604年﹞2月透過本多忠勝招喚宗茂,於7月25日揭見家康受任將軍幕府的御書院大番頭(將軍的親衛隊長)領5千石,慶長11年(1606年)1月3日家康打算給宗茂陸奧棚倉的領地,但因將軍之位已讓於德川秀忠,因此於9月上旬宗茂會見秀忠後,於11月11日正式給予陸奥棚倉一萬石復歸大名身分,更於慶長15年(1610年)7月25日加增至三萬石。

大坂之役的時候家康因擔憂宗茂的武勇智謀和統率能力會為豐臣家效力而盡力的勸說宗茂,宗茂並在大阪冬之陣於大阪城西北的天滿川濱筋口參陣,大阪夏之陣更成為德川秀忠的軍事顧問和旗本大將,預言應驗了秀忠不聽建議,率軍獨斷的突出將會遭到豐臣方大野治房突襲的戰況[16];後隨本多正純等人參與天王寺口抵擋突破德川軍數陣的毛利勝永的攻擊。

因這些功勞於元和6年(1620年)11月27日奇蹟似地得以回歸舊領筑後柳川藩,獲得十一萬九千六百石,完成了復歸柳川大名的心願,不同於丹羽長重等僅是回復大名的身分,是日本史上唯一領地改易後還能回復舊領地的人。 晚年也擔任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的相伴眾,為其說明戰國的物語故事,而德川家光也讚美宗茂為"真正的武人"。

寛永14年(1637年)爆發島原之亂,宗茂在戰事後期被任命前往輔佐總大將松平信綱,負責戰略面的指揮,預言了敵兵偷襲奪糧的行動並做出預備措施,並且於有馬城(原城)攻城時展現了昔日的勇姿,參陣的諸大名以武神再臨讚嘆當時的宗茂。最後寛永19年(1642年)於江戶下屋敷因胃病死去,享壽76歳,法名"大円院殿松陰宗茂大居士"葬於江戶下谷廣德寺,之後移葬柳川藩福嚴寺天明年間和養父道雪、妻誾千代一起被後代祀奉在柳川境內的三柱神社,文政3(1820年)年受贈神号"松陰靈神"。

後世的人們褒稱他為"西國無雙、不敗的奇將、武神、常勝將軍"

才能[编辑]

內政[编辑]

宗茂在領受柳川13萬2千石後,以五位重臣分配鎮守柳川城南北的支城,分別為小野鎮幸領蒲池城、薦野增時領城島城、由布惟信領酒見城、米多比鎮久領鷹尾城、立花鑑貞領安武城(後改領松延城),另有城島城支城海津城由增時之子立花成家、松延城支城今古賀城由鑑貞之兄立花鎮實鎮守,安置了堅固的領地防衛線。從1587年到1600年之間進行基本的檢地外,將已經沒有戰略用處的砦和地侍的居館拆除轉為田地,將荒野開拓開墾,也從事柳川城池的基本修建以及水堀河道的基本改建規劃,並修建橋樑,柳川領地內有名的欄杆橋「疑寶珠」便是在當時完成。

期間也對柳川附近令人民苦惱已久的水患問題做出整治,柳川週邊的矢部川以及其支流於此時因宗茂的治水工程而有了基礎,並連帶拓展農業開墾地以及漁業發展地,宗茂更在朝鮮回國期間帶回朝鮮松木二十株種植在矢部川沿岸,被稱為「朝鮮松原」達到鞏固河道之用,並將能食稻草害蟲的「朝鮮烏鴉」帶回領地野放,如今已成保育類動物。另外還傳回朝鮮舞蹈「獅子舞」以及帶回朝鮮陶工,在柳川當地發展成「男之子燒」現今也都是當地重要的文化資產。

然而這段期間因為出兵朝鮮而無法得到全面的整治,立花家改易後,便由田中吉政接手繼續柳川的規劃,而在田中家時代完成整治的矢部川支流之一的「花宗川」也因為是宗茂整治有力而如此命名以表宗茂的功績。

而宗茂也在領內興建、重建、維護寺廟,如愛宕社、梅岳寺、真教寺、紹運寺、良清寺、光照寺、西琳寺、光國寺以及祇園社等等,實施典型的宗教支配手法。

1600年關原末期,宗茂在接受好友加藤清正的勸告打算開城時,原本應該因為不用戰爭而高興的柳川領民和農民卻對宗茂上訴,說了:「我們人民相比武士的忠義是決對不差的,如今人數沒有不足,並且奉上糧食來當軍糧,我們懇切的希望不要那麼早投降!」宗茂則回答:「各位的心意我了解了,但是這次的開城都是為了各位的家業和生存,就算此地換了城主,也請各位努力、振興產業。」領民聽完後皆哭著護送宗茂等人離去。 並且,宗茂在決定往江戶上洛時,因為無法帶太多家臣同行,被留下的家臣都淚流滿面,宗茂離開後更被領地的人民懷念,據說在田中吉政於柳川掌權的時代,曾有領民因過度推崇宗茂而遭到吉政處死。

1620年回封柳川後至島原之亂前,宗茂曾經實施無賦稅的領地統治方式,完全將節儉的行為以身作責來勉勵藩士,柳川領民也因為無賦稅的善政而讚揚宗茂,間接回復了柳川領民的貧富差距。此外,初回封柳川之時,黑田長政至柳川祝賀,親眼目睹當地人民對宗茂的愛戴,甚至於宗茂柳川改易後出生的小孩,都對宗茂的事績極為清楚。

1596年曾有日源上人於筑後溝口一處製造和紙並為當地興盛的行業,宗茂於1620年回封柳川之時,將90戶的居家製紙處移往領地中的山中、唐尾集中生產,成為了全國有名的和紙製造地而更加昌盛,同時整修位於筑後和肥後邊境,瀨高町的廣瀨堰,以北東到南西向建造了「廣瀨水路」,並配分往瀨高水田成為其重要的灌溉水脈。

江戶初期宗茂也先後參與大阪城、江戶城的大規模改修普請,以「總奉行」、「下奉行」分配家臣職務,期間對於建材、石材、米糧、金錢的調達和處理也展現了高明的手腕。

另外柳川藩也因宗茂而呈現尚武的藩風,到了幕末時期有著「東有會津,西有柳川」為槍術最為興盛的兩大藩的傳聞,皆是因為初代藩主的性格所致。

外交[编辑]

曾於文祿四年(1595年)侵朝停戰回國期間,因為領地柳川極度缺乏米糧,對於當時負責筑前、筑後檢地並徵收軍用米的小早川秀秋家臣山口玄蕃助(山口正弘、宗永)超收領地軍糧並意圖間接擴大領地的行為大為憤慨,認為自軍在朝鮮艱苦奮戰,回國後卻無法讓家臣食飯飽餐感到不滿,於10月16日和弟統增、妻誾千代前往伏見城對五奉行之一的長束正家提出意見,得到了正家的同情並通知山口正弘歸還米糧;期間的誤會解釋以及牽扯到小早川隆景的隱居和秀秋的領地襲封,並且還有朝鮮作戰的論功行賞,領地加增問題等等,為了避免衝突,宗茂與小早川隆景間接以安國寺惠瓊做調停,解決了事件,事後也間接提升了宗茂於北九州的政治地位。

慶長四年(1599年)5月11日,參與了豐臣五大老對於公家的禁制規定決定,於「新公家眾御法度御請之連判」的「御禁制條例」中也附上了「柳川侍從」的署名。

同年期間於3月8日,宗茂與島津義弘、忠恆父子以及寺澤正成一同連署起請文,原因是在秀吉死後的現況,為了九州諸藩互相不引發戰亂所做的保證。然而隔日3月9日,島津家爆發「庄內之亂」,事件原由是因為島津家臣的伊集院忠棟(伊集院幸侃)其權力威脅到島津本家,於伏見城遭受當主島津忠恆的殺害,之後於4月引發其一族伊集院忠真發動叛亂。宗茂得知消息後很快便對島津家傳達將會派兵前往島津領地協助,並於7月24日與島津忠恆互通書狀表明關心的態度。 7月、10月期間內大臣德川家康也曾派家臣山口直友(山口勘兵衛)和寺澤正成居中調停但失敗,9月末,宗茂上洛對德川家康弁明亂事狀況和出兵意圖,並表達若是亂事到最後變成以武力討滅的話必會出兵平亂,遂使家康承認宗茂的出兵並於翌年正月再度派遣山口直友調停,終於2月島津和伊集院兩氏恢復主從關係,結束亂事。此事也更加促盡了島津和立花兩家自朝鮮共同奮戰以來的和陸關係。

慶長十七年(1612年)宗茂為奧州棚倉南鄉領主期間,於1月15日參與「東國大名誓約條書」的成立,於當中署名「立花侍從」。

元和二年(1616年),受幕府之命與柳生宗矩一同解決坂崎直盛千姬奪回事件之處理,雖然此事檯面上是由柳生宗矩完成,但實為是以宗茂的智謀解決了事件,事後宗矩也曾因此稱讚宗茂。

寬永九年(1632年)筑前福岡黑田藩主黑田忠之因和家老栗山大膳意見不合而爆發「黑田騷動」,其嚴重程度甚至傳出了將要謀反江戶幕府的消息,為此宗茂透過細川家分析黑田家和幕府兩方的情報,向幕府方傳達了黑田藩並無意圖謀反,解救了陷入改易危機的黑田家。

寬永十四年(1637年)島原之亂結束不久,幕府當中有人對於幕府軍總大將松平信綱在討伐亂事之際行動遲緩感到不滿而批評,宗茂為此向三代將軍德川家光解釋:「信綱殿避免無意義的犧牲,等待敵方疲憊才一舉攻破,漂亮的完成了任務,並且和拙者我對於戰陣以及諸軍的配慮意見相同,不愧是殿下所信賴的人物。然而年輕人之間對於戰功的執著難免會出現任性和誹謗的話語,因此信綱殿此次的表現是應該要有人讚賞才對的。」之後家光對信綱給予讚賞和褒獎,終使批評聲浪消失,信綱也因此更加尊敬宗茂,家光也賜給宗茂名刀「栗田口則國」,宗茂也回禮名刀「則重」,充分表現出宗茂於外交做人方面的成功。

武術、文藝教養[编辑]

宗茂於武術面領有許多免許皆傳,其劍法曾於文祿五年(1596年)10月領受體捨流宗家的丸目長惠親手給予的免許皆傳。 弓箭方面宗茂也是射藝精湛,於天正十八年(1590年)5月某天吉日領受尾村甚左衛門尉連續所給的弓術免許皆傳,接著於慶長六年(1601年)10月24日有家臣中江新八以及慶長七年的3月26日和7月朔日有吉田茂武所個別給予的日置流弓術免許皆傳。並且於晚年宗茂自己創立劍法「隨變流拔刀術」在柳川藩自己擔任劍術兵法傳授者。

宗茂於文藝面也有所長,其書法曾在浪人期間成為了一項重要收入來源,對連歌也非常通曉,曾於回歸柳川時舉行「柳川再城之御連歌」並以「賦山河」為題和家臣共樂,寬永四年(1627年)11月25日也出席上杉定勝的「万句興行連歌」和秀忠、家光、稻葉正勝脇坂安元蒔田広定等文人大名並座;並且茶道、香道、狂言、能舞也有不錯的表現,曾在豐臣秀吉伊達政宗德川秀忠德川家光等人面前表演過狂言,並擔任家光的「御咄衆」,一度與宗茂不和的福島正則曾被宗茂以能舞‧「仁王」所震懾,茶道方面除了常出席秀忠和家光等大名的茶會外,也和利休七哲之一的細川忠興互相切磋欣賞,忠興曾和宗茂借過茶具,宗茂也曾向忠興借錢購取高價茶具;香道面則曾有後陽成天皇之弟曼珠院公良恕法親王邀請過宗茂表現,並贈與宗茂薰香物;更令人意外的是,宗茂曾於天正十八年間(1590年)在公家蹴鞠好手飛鳥井雅春門下學過鞠道,領受「紫組之冠懸」的免許皆傳。此外在休息的時候,時常吹起名為「一節切」的短笛,於音樂方面也有不錯的造詣。

逸話[编辑]

  • 宗茂7歲某日和侍童外出獵鷹時,突然遭到一隻野狗襲擊,侍童們皆驚慌逃散,宗茂見狀快速的把老鷹放在左手並右手持刀以刀柄打擊野狗背部,野狗因而逃走,此時父親紹運見狀說:「為什麼不用刀斬殺野狗?」宗茂回答說:「刀是用來殺敵的,不是用來殺貓狗的,戰爭已經奪去許多人的性命,不必要再犧牲無謂的生命」紹運因此認定宗茂擁有過人的器量。
  • 宗茂8歲時和家臣一同去立花城南的多多良川捕魚看戲,途中有人因為戲中的內容起了爭執,家臣勸其離開,但宗茂卻不慌不忙的說:「你們驚慌也真是奇怪,我們又不是爭論的雙方,為何要動刀拼殺呢?雖說戲也快結束了,但也不必因此而離開吧?」結果宗茂一行人到看完戲也沒事,家臣們皆佩服宗茂的剛膽和沉著的態度。
  • 9歲某日和道雪用餐,當宗茂在夾魚肉來吃時,道雪見狀宗茂挑魚骨的舉動便大聲怒罵說:「如果這時在作戰,你再這樣慢慢夾魚肉時很可能就被討死了,把魚連肉帶骨從魚頭吃掉吧!這才是男子漢的作風!」宗茂聽了如此大喝並沒有像一般小孩一樣哭泣,而是鎮定的遵行道雪所言吃下魚肉和魚骨。
  • 10歲某日高橋家臣萩尾大學正在處刑罪人,宗茂問了大學動罰的過程,大學回答說從後面斬殺了,宗茂褒美說:「這是不錯的辦法」而旁邊的側近聽了卻說「從後面斬殺不是卑怯者的行為嗎?」宗茂又說:「對於被委派的任務,如果故意挑選艱難的方法而又不能達成,便是不忠的表現,像大學如此能確實完成任務才是最重要的」家臣們聽了皆覺得有些羞恥,並認為宗茂的言論和精神已非常成熟。
  • 11歲某日宗茂前往立花山城遊玩,當時城中正在進行「放討」的處刑犯人的動作,宗茂在道雪身旁悠然的觀看過程,到犯人被斬殺的期間沒有一點驚慌,道雪見狀認為的確是個人才;某日吃完飯後道雪舉行弓術比賽,這時道雪對宗茂說:「雖然你還年幼,但是能射弓箭給我瞧瞧嗎?」宗茂拿了弓,拉了拉卻說:「這是把弱弓,有沒有更強的弓?」道雪因此給宗茂自己的重藤弓,之後宗茂便開始射靶,四次有三次都射中紅心道雪見過後對宗茂更加關心,並開始認定宗茂為女婿。
  • 11歲某天父親紹運出陣時,開玩笑的對宗茂說了:「如何?你要不要也一起出戰?」然而宗茂卻認真嚴肅的說了:「我因為還不強,貿然出戰就如同小狗一般枉死罷了,但是若偷偷的出擊成為引誘敵軍的誘餌也是好的,不過2、3年後我必定會成為一位率領一支軍隊的出色大將」重臣們對宗茂如此冷靜的判斷深深地感到佩服了。
  • 13歲,某次與道雪以及一眾立花家臣於山中散歩時,宗茂被附有棘刺的栗子根刺入了腳掌,隨即大叫了起來,身邊的隨從急忙想替其拔出來,但是家中的重臣由布惟信見狀卻反而將栗子根給反插了進去,並說了:「身在戰場的勇士是受了傷也還繼續奮戰下去的!」宗茂一時被嚇住也瞬間理解惟信的話,便收起了叫聲一拐一拐的繼續走,直到回到居城的期間都沒有再喊一聲痛。在旁的道雪和惟信對宗茂如此的表現皆大為歡喜。
  • 17歲,秋月八千人來攻立花山城時,家臣櫻井中務,櫻井治部私下內通秋月打算謀反,宗茂從家老米多比鎮久口中得知後,便命令鎮久將關口控制住,自己帶著立花統春吉田兼正等年輕的家臣裝的若無其事的來到櫻井兩人的陣地,此時櫻井二人迎接之時,宗茂突然大聲的說:「你們好大的膽子!」然後一刀把中務砍成兩段!同時統春也一刀削了治部腦袋,當下更對著正錯愕的諸將說了:「櫻井二人因叛亂罪而被處刑,各位都是食大友俸祿,理應為大友家縱橫馳聘,怎能像此二人一樣臨陣反叛!?」局面平定後,交代了櫻井二人的子嗣繼續統領其兵士,自己又像無事一般的回了居所。
  • 20歲,被島津圍困在立花山城時,島津方曾經向宗茂勸降,而宗茂卻說:「我的父親(高橋紹運)因為你們的侵攻已經為了主家的忠義而自殺死了,因此我也不能向你們投降,來吧!來攻城吧!我已準備好了士兵刀槍和弓箭鐵砲,也已經做好死的覺悟,我是絕對不會投降的!」對此,島津家的武士也深感佩服。
  • 九州征伐後於天正16年(1588年)6月,秀吉曾問宗茂想要什麼回報,宗茂回答:「擁有城池為大名,領將兵三千,領地拒於一方已十分足夠。」後秀吉下賜「豐臣」姓並准許使用「羽柴」姓,且想令其昇殿為從四位下侍從,宗茂以「舊主義統僅從五位,故不能踰矩。」為由拒絕,秀吉因此令其於7月5日先敘任從五位下,28日才執意昇為從四位下官位。
  • 肥後一揆鎮壓後,主謀者之一的隈部親永、親泰父子等一族12人被送至立花家等候處置,由於當中的隈部善良是立花家臣新田鎮實之弟,宗茂曾為了保其性命以鎮實前往勸說保全性命,然而善良仍決意與隈部一族共存亡。於是宗茂為了隈部一族的名譽,不對其使用自殺的命令,而是派出了與對方一樣人數的12位家臣,於柳川城的黑門一地進行各自單挑的「放討」。宗茂便說:「這並非是處刑,而是名譽的戰死」結果隈部方12人全員戰死,立花方12人全員負傷並犧牲一人,當時在現場做為檢使役的淺野長政驚嘆言道:「一般都是在戰場廝殺的,但像放討這般決定勝負可真前所未聞未見,真是恐怖的戰鬥。」並向秀吉報告,其聽聞後也對宗茂的處理方式稱讚「真不愧是立花」。
  • 某日淺野長政來到柳川作客跟宗茂一起去打獵,怎知一無所獲,宗茂覺得不好意思。就在回去柳川城的路上,看到有一水鴨,就對長政說:「為了卿,定得此物」,於是就在距離14、5間(大約25~7米)的遠處,全身貫注,一箭便直中水鴨身體,水鴨即斃,長政驚其射術,而此時宗茂還有一箭,便問隨從:「沒有鳥了嗎?沒有了嗎?你們快去找找看!」這時長政就制止宗茂說:「宗茂公之射術,我已見到了,徜若今次射不中,那如何是好呢?…」宗茂聽後微笑沒有回答。之後二人看到一隻黃道眉翩翩飛過,並在一蘆穗上棲息,只看到牠的頭跟尾巴,宗茂看了一下後立即發箭,射中正打算飛走的黃道眉左翼,應聲落地,長政大聲喝采,無不服宗茂之射技。
  • 朝鮮戰役初期,宇喜多秀家要求諸將會議並且等待太閤秀吉對軍勢的指示,諸將議論紛紛之時,小早川隆景希望宗茂提供意見,宗茂謙虛的說:「我等年輕小將意見不足參考」。後秀家同隆景再度要求時,宗茂說了:「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若等待太閤指示恐錯失良機,目前漢城警備疏薄,朝鮮各處仍在徵兵,因此進擊奪取漢城將是重點。」隆景又問:「有何證據說漢城警備不足且朝鮮兵力不足呢?」宗茂答:「釜山、東萊皆因兵力微弱而攻陷,漢城的守備可想而知。我曾詢問俘虜,到達漢城之間有數所險要城寨,若不及時進攻漢城,等到這些城寨充滿敵兵,我軍勢必難攻,此時應果斷的直驅漢城才是。」結果諸將感服宗茂的見解,速攻漢城。
  • 出兵朝鮮期間的碧蹄館之戰,宗茂在奮戰了一個早上後於中午時刻休息,並在敵對的明、朝鮮軍陣前悠然的吃著飯團,部分因作戰而緊張的家臣問了宗茂如此輕鬆的舉動是為何,宗茂回答說:「在面對如此多數的敵軍前仍要有必勝的自信,昔日上杉謙信在圍攻小田原城時不也有這樣的行為嗎?」眾家臣聽完變得更有信心,並且在開戰後皆勇猛無畏。
  • 於朝鮮期間,身為軍監的石田三成曾向宗茂說:「立花殿的功勳我相當的清楚,但可悲的是似乎沒能進到秀吉大人的耳中呢,如何?若是立花殿願意的話,可以由我傳達上報至秀吉大人...」宗茂答:「這真是奇怪呢,軍監的作用不就是傳達真實的事給秀吉大人的嗎?應該不是要受到人依賴等等的才報告是吧?而且我以生命在這戰鬥,武勳有無傳入秀吉大人耳中並無關係,而是作為武士的本分在作戰罷了。」
  • 當日軍撤兵朝鮮時,小西行長遭到多數明軍包圍而要求救援,此時宗茂說:「要行長成為朝鮮的露水(意指死亡)實在可惜,大家都回國就我留在這和行長一同做生死奮鬥吧!此舉不是為了行長而是為了日本!」被此話感動的島津義弘等人因此和宗茂同奮戰,宗茂並在露梁津海戰和島津軍合作,援護日軍成為殿後,讓日軍成功回國。
  • 浪人期間,前田利長曾派使者傳達前田家希望以十萬石之高祿招仕宗茂的訊息,宗茂對使者回以:「向強勢低腰的卑怯者!何能使我入仕!?」而拒絕。因為關原之際,前田家在前田利家死後率先投向東軍,引起宗茂的不快。
  • 宗茂在回歸大名時,把自己的居室建造的和家臣一樣簡陋、狹窄,以縮短主從距離,當時細川忠興問宗茂,這樣不會讓家臣聽到自己的私事嗎?宗茂回答說:「主從關係最重要就是信任,更何況我本身並沒有任何的秘密,也不用怕會讓別人知道我的想法」並且還說了:「我立花家沒有監察役」。此行為受到了細川忠興的佩服。
  • 某次德川家的會議中,宗茂被問到若當時趕上關原之戰會如何?當時東軍的大名們也在場,卻回答:「若攻下大津城還趕至關原,必定取下東軍諸將之首級」,此話令在場的大名們震驚,尤其當初反叛至東軍的大津城主京極高次井伊直孝聽後說:「真虧你敢在諸位面前說這話啊」。同時有人說這話不就存有謀反之意?宗茂又回:「謀反這行為是背著主家進行不能被知道的吧!關原時期我的主君是豐臣家,當然該為其盡力,並且我已將豐臣之恩情還盡,現在的主君是招仕身為浪人並又回復我為大名的德川家,當然也不能對其忘恩背叛。」
  • 某日,已為將軍身分的德川秀忠要上京時,發現重要的軍事天險"荒井渡口"被設置船橋,秀忠大怒斥罵老中重臣們為何這麼做,更認為要是有敵軍來襲等於是方便其進軍。後宗茂便說:「如今天下已為太平之勢,各藩大名因德川之治理恭順,已經不會再起戰事,將軍該做的應是改善民事,鞏固民心,因此將這重要渡口架上橋方便人民來往,人民將會更加愛戴將軍。」於是說服了秀忠。
  • 宗茂回封柳川時,和家臣一同看到柳川城因為田中吉政的整修而變的華麗高大,就在家臣們讚嘆之時宗茂說了:「在這太平之世若課重稅把金錢花費在整備城池只會讓人民痛苦而已,田中吉政就是因為把錢都花在改建城池才會無錢出兵大阪參陣而遭到改易,眾家臣們一定要了解節儉的重要和花費的時機」因此儉樸的行為成了立花家的家風之一。
  • 有位儒學者小瀨甫庵(在江戶時期著有「太閤記」),有個機會與日本知名的九州猛將立花宗茂會面。甫庵對宗茂說:「這一次,我終於把「太閤記」這本書給完成了,接下來也想把你的事跡給加進去,難道你不想把你過去的種種勇猛事跡好好跟我談一談?」宗茂聽言後便微笑道:「我本身作過的事,沒有一件是不能向天下公開的密秘,既是如此,那麼世間的公論自然會給我一個公道的,我本身並沒有什麼其它的話與故事好對你說。」甫庵聽了之後,當場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然而甫庵仍記載宗茂「勇武可謂在朝鮮日軍中無比倫矣,有著鬼神也不可匹敵之功績。」。因此柳河人民也敬稱宗茂為「鬼將軍」,是由於"立花"在日文可寫作"橘",並將橘替換成鬼字,而使得宗茂有著和加藤清正類似的異名。

  • 傳聞宗茂於戰陣中時常大口喝酒並且抽煙以思考軍略戰術(喝酒的酒杯為家傳之「五重之盃」,煙斗的火皿似豬口,煙管像槍柄般粗),尤其如朝鮮碧蹄館之戰時,宗茂於正午面對敵陣食用完三個飯團後,喝酒、抽煙之下便想出了背向敵陣埋伏佈陣的戰術。此時也參予軍議,曾為立花家臣的天野源右衛門貞成就算已轉仕他家,仍時常形容當時的宗茂於此行為下其軍略像是湧泉一般的提出,且在其思考的時候,比起為數眾多的明軍,天野本人覺得宗茂的臉色神情更令人畏懼。

人物評[编辑]

  • 幼年時期便生的健壯,4歲時體格就已如同8歲的兒童,6歲開始學習武藝,在逐年成長中,不僅更加武勇,還帶有聰明的一面,尤其辯論更是出色。(《名將言行錄》、《立齋舊聞記》)
  • 其性,豪膽勇猛,器量雄才拔群並且溫順寬厚、有德。智略、武略兼備,是對主家至誠至忠,無人能比擬的好漢。(名歷史學者‧工藤章興)
  • 宗茂的為人,溫純寬厚,仁德慈悲,對自己的功績和作為從來沒有一點驕傲和居功,用人都很自然的順著意見,並且遵從善行,而那樣自然的感覺就像是流水一樣;避開奸臣,禁止奢侈,以恩德撫民,以義氣勵民,因此武士家臣們非常樂意為宗茂效命;用兵之時,不管是奇襲也好,不管是正面攻擊也好,都美妙的發揮其天性,所以才能夠攻必取,戰必勝。(《名將言行錄》)
  • 西國第一的猛將,無可比擬的武藝達人「西国一の猛将で、比類なき武芸の達人」。(大津籠城合戰記・京極高次家臣)
  • 立花殿下真不愧是豪氣萬千的人物,就算開城讓出城池,竟然還能堂堂正正地,不失其大名的氣概。(加藤清正家臣・加藤美作守正次)
  • 立花宗茂不僅武勇出眾,率兵統領軍隊於作戰方面也相當巧妙,而且心術高明為人爽朗。(名歷史作家・海音寺朝五郎)
  • 宗茂的軍法談論:「凡臨戰陣,便要探測敵人的虛實,臨機應變,預定計策,故千人能抵萬人,所以並不是特別使用什麼流的軍法。經常對士兵不偏袒,慈悲以對,對觸犯國法的人就以相關處罰對之,因此到了作戰時刻,所有士兵皆拋開性命奮力作戰,因為有他們的支持才造就敝人的戰功,除此以外沒有其他方法。普通的大將對士兵通常只是"前進阿""死吧"的喊者,有很明顯的上下關係,如果能對家臣有著情感,像母親一般的考慮家臣的想法,並且了解家臣是怎麼想的,那麼就成功了。」
  • 將作戰對手所想的,以我們這一方先行一步做到,如此一來應當不會有不勝之事。

宗茂29條遺訓(部分8條)

  1. 「大將應視死如平常」
  2. 「賞罰必須正確,要賞重罰輕」
  3. 「農民乃國之本也,必施仁政待之,苛政只會使農民不願工作間接使的國家貧窮;若農事發展的好並定會富有,但是富有會造成奢侈,應該要把儉樸當作萬事的基礎」
  4. 「德川與我雖大敵,然回歸柳川乃天大之奇跡也!是故參勤、軍役、奉行一日不可遲」
  5. 「譜代之重臣乃十分重要,每每在大戰中奮戰的家臣都是賭命的,平時就應該好好對待」
  6. 「戰鬥時如果士兵不能上下一心,即使兵數很多也無法勝利,從道雪公以來我們就時常以少勝多;為了要將兵將的心結合在一起,平時就應該要體恤部下,部下也要能捨身立功」
  7. 「德川的天下越來越榮光華美,那麼費用也會越高,藩士的數目也會連帶增減,會有許多土地加增減少的情況,當土地不夠就會以名刀茶具來當做褒獎,若持續著必定會有不夠褒獎的時候,那時國家將會起亂象,必先預備好防範措施」
  8. 「世間越來越安泰,生活會變的奢侈,藩士的食衣住行會變的華麗,我希望我的藩士能保持樸素並且對軍役不懈怠」

歷史作家吉永正春為立花宗茂所做漢詩:

勇將功名天下轟
更欽治化有仁聲
至誠清節酬恩顧
高義遺風留柳城

辭世句[编辑]

假如違背了義理而生,那麼倒不如寧願一死(いやしくも義に背いて生きんよりは寧ろ死するに如かず)

戰術[编辑]

奇正戰術[编辑]

立花宗茂的養父立花道雪是著名的戰國名將,除了熟讀各種兵書外,於戰術面引用了孫子兵法的奇正道理。

昔日道雪對家中大將由布惟信小野鎮幸說了: 行軍作戰之道,必以兵法為先。無論如何武勇的軍隊,在戰場上也不能缺少正奇之變。因此,我也需要有能夠擔當正、奇兩軍的大將作為輔弼。《孫子》有言,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奇正相生,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河,如循環之無端,孰能窮之!如今,雪下可為正軍之將,和泉可為奇軍之將,薦野增時米多比鎮久皆勇毅之士,可以為副將,我軍當無敵于九州矣!

其戰術思想即是以正軍對抗、引誘敵軍使之混亂,然後以奇軍作側面攻擊讓其潰散,然後視情況和本隊換隊包夾並縱橫於敵陣中以擴展戰果,並且可以配合各項兵種使用,是一種靈活度甚大的戰術,充分展現孫子兵法中「難知如陰、動如雷震」的作戰思想。

除了立花自軍實行如此的戰術外,立花道雪也在筑前平亂和筑後遠征期間和同是大友家重臣的高橋紹運一同實行多次,兩人死後留下的子嗣立花宗茂和高橋統增也時常應用於肥後一揆動亂和朝鮮戰役中,並且廣為立花家中智勇出眾的武將使用。

三倍速鐵砲集體射擊[编辑]

織田信長長篠之戰中實行鐵砲集團射擊前6年的多多良濱之戰中,立花道雪便已率領集團編制,訓練有素的鐵砲隊。

道雪曾經針對鐵砲射擊前的繁雜動作做了研究,因為一般的鐵砲在發射前必須經過數十個準備動作。 結果道雪發明了將彈藥和彈丸混和好一次射擊的劑量再放入特製的竹筒中的「早込」之法,並備份許多個混合好的竹筒再以草繩連結成一串掛在肩上,使用時因為一同倒入了一發份的火藥和彈丸,省略了射擊步驟而大幅提升射擊速度(傳聞約30秒一發),他家僅射擊一發的時間,立花家卻能射擊三發。

最有實際被記載其使用情況的便是立花宗茂在關原時期攻略大津城時,證明了比他家鐵砲快了約三倍的射擊速度,受到當時的矚目。

並且這些鐵砲也被應用於奇正戰術中,視敵我軍的明確情況而決定先後用於正軍和奇軍,主要是作為奇軍奇襲前的混亂攻勢。

影流長刀斬入部隊[编辑]

戰國當時於戰場流行的是一般2尺到3尺的武士刀,並且用於近距離白兵戰使用,然而立花道雪卻特立獨行,偏愛使用3尺到5尺的長刀,並將劍術達人的家臣山本正勝開祖的長刀流派「影流」(現稱景流長劍拔刀術、景流居合術,日文景與影同音)運用於戰陣中,是為立花家不外傳的劍術,現今於柳川市設有舊柳川藩景流保存會。(更有一名歐美的武術家前往柳川習得此劍術)[13]

一般人皆認為長刀在戰場上相當不方便,因為在短兵相接的戰稱常態中,長刀揮斬的不好可能反而被反擊喪命,然而道雪的戰爭模式是先正攻,後奇襲,作為正攻的長槍部隊或是上述的三倍數集體鐵砲射擊部隊攻擊過後,奇襲的部隊再趁敵軍大亂之時以這使用長刀為前提的影流「斬入」部隊從旁追擊,因為敵軍先前已被正攻而混亂無心戀戰,此時奇襲追擊的長刀部隊便能無視接近戰的憂慮發揮威力,以長刀的長度和威力追討敵兵,使其潰散敗逃。上述鐵砲射擊和此長刀部隊的配合攻勢,是為「強襲戰法」。

立花道雪雖然下半身殘疾但本身也常於戰場上坐於轎上揮動約6尺的名刀「雷切」(傳聞過度使用刀刃越來越短,現今以脇差的姿態保存於御花史料館中)反覆進出敵陣追殺敵人,而長於劍術的立花宗茂和家中大將如小野鎮幸也同樣時常施展此劍術,並且統率這長刀斬入隊應用於肥後一揆和朝鮮戰役中。

投槍乘入戰法[编辑]

這是立花家武士個人武勇方面的戰法,分為「貫串投出」以及「複數投出」。家臣如十時惟定十時連貞十時連久天野貞成皆曾以投槍擊殺敵兵,隨後再持刀乘入敵陣追擊。

惟定曾與永祿10年(1567年)8月14日攻略秋月家時,以四尺五寸的大薙刀貫串敵兵,然後再以虛空投的方式將其丟離三丈之遠,當地因此被稱為人投原。 而連貞也曾在一場對抗秋月家的合戰中,施展以長槍串刺敵人,之後再往後盪至前方甩出的投槍術,隨後手持長刀奮迅殺敵。連久則和天野貞成於朝鮮碧蹄館之戰相爭為一番槍,身邊都帶著數把長槍,各自先以投槍戰法擊落數騎明兵,在騎馬持刀乘入敵陣斬敵。

基本上是作為立花武士個人爭功的戰法,能展現武勇振奮將兵士氣。

虛旗欺敵之計[编辑]

即是在戰場以適當時機揭立假旗使敵軍誤以為有援軍或者伏軍因而退卻或繞路的計謀,這在中國古代戰爭是很常見的手法,日本戰國卻鮮少武將使用,當中立花道雪、宗茂、高橋紹運則是靈活運用此計的好手。

道雪於攻略秋月家之際,因大友陣中傳來毛利軍即將攻來的傳言,使的大友軍移往筑後川佈陣,秋月種實見機率一萬二千兵分四隊追擊佈陣於休松的道雪,道雪以斥侯得知後率三千侵攻吉光一地並於吉光~休茄子一帶事先揭立噓旗,隨後大聲擊鼓奮戰擊退秋月勢先鋒八千騎,而種實見到道雪所擺之噓旗誤認為大友軍之臼杵、吉弘兩軍乘機進攻居城而放棄追擊返回。宗茂則於岩戶之戰為援助被包圍的道雪,先率三百兵以鐵炮奇襲後另以二百兵立出軍旗威嚇,令敵軍以為大部援軍到來而解除對道雪的包圍。高橋紹運則於柴田川之戰先和道雪引誘夾擊秋月、問住所聯合軍令其大敗,並事先於二日市~針磨的秋月軍退路上佈滿了軍旗馬印,令秋月種實驚見誤以為大友援軍來襲,繞了一大圈路才回到居城。

此外宗茂於出戰朝鮮時,令部份精銳士兵的背後插置了三面軍旗(即下述的下黑之旗,而此做法稱為"三本品柄"),即是以一人當三人份的作法擺出噓旗,在碧蹄館之戰第二階段,於午時的側面突襲作戰中起了效用。

以上虛旗之應用為「示強之計」即是以多數的軍旗馬印加上打擊太鼓的聲勢令敵軍為之警戒甚至膽怯退卻。

而宗茂於碧蹄館之戰的第一階段時,甚至反過來以「示弱之計」令分隊擺出少數軍旗引誘明軍來攻,然後從側面奇襲,更於救援加藤清正往蔚山路上的元濆之戰,於夜晚設假陣營吸引明軍來攻促成伏擊。

塹壕攻城戰術[编辑]

立花宗茂於關原之戰期間於9月12日攻打京極高次所屬的大津城時所用的攻城戰術,距今約三~四百年前就使用了宛如近代戰爭的壕溝。

攻城諸將於軍議中討論出對於兵糧彈藥皆充足的大津城不宜長期包圍而決定速攻,填埋了大津城的外堀。 而立花宗茂佈陣於城東的濱町口,面對敵城挖掘了寬幅一間半(約270公分)深一間餘(約180公分)並交互錯綜(原日文以「千鳥掛」一詞形容)有如閃電型狀的壕溝,還堆築了一間高的土壘,更從大津城近郊的園城寺後方砍取松樹百株,製成並架設防禦城方鐵砲及箭矢的竹束,令軍兵在壕中自由往來支援並互相補給彈藥且配合運用「早込」的鐵砲部隊進行速射。

守城方的京極家對立花家如此攻防一體的戰術之下不得不關閉了城牆上的射擊口,13日立花家臣立花成家率所部從塹壕殺出爬越大津城立下一番乘,諸軍遂跟隨立花軍攻陷三之丸、二之丸。

背向敵軍埋伏佈陣[编辑]

為宗茂在朝鮮碧蹄館之戰第二階段,於中午移動到日軍左上方,即明軍右方的小丸山上佈陣時,臨時想到的戰術。

由於明軍的軍隊編制不同於日軍,使得當時日方對於明軍的偵查皆認為擁有大批軍力,嚴重影響了日軍的士氣,於是宗茂令自軍埋伏於山中且全部背向敵軍,目的是要減少自家士兵接受敵軍為數眾多的心理震撼,而宗茂見到時機出擊便全軍轉正,先以精銳鐵砲隊二百挺一齊射擊輪流三次震懾敵軍後,立出噓旗(三本品柄)且全軍高舉長槍太刀反射日光令明軍蔽目,全軍敢死突擊至明軍本陣。

沖的石太鼓軍樂隊[编辑]

立花家從當主為道雪開始,每一岀戰便有軍太鼓助長士氣,道雪則自身在轎上拿著三尺赤木棒敲擊,吶喊著"エイトウ、エイトウ"振奮精神,家臣們其稱為「音頭」,跟著吶喊,充分展現孫子兵法「動如雷震」的氣勢。

此軍太鼓一開始是先讓武士們用立花家的家傳酒杯「五重之盃」輪流喝酒或是粥,然後開始分五段打鼓,第一段是出征,接下來是出陣,第三段是進擊,接著是合流,最後便是凱旋。

現今則在九州柳川當地成為祭祀活動,每二年一次。

軍裝[编辑]

金箔押桃型兜[编辑]

上述的朝鮮時期提到立花宗茂於出戰前打造約200個此種金兜,目的是展現立花家的紀律和軍威,是為立花軍旗本將士所佩帶。

此種兜是模仿西洋鎧的頭盔,因西洋頭盔於中央突起,被日本人看做桃子形狀,故此這類兜統稱為桃型兜;立花家的桃型兜由裡至外全附上金箔,因此稱金箔押桃型兜,並且還配合金兜在將士的鎧甲前後漆上金色的日輪圖案來做相映,刀和脇差皆以銀色鞘袋收納以做映襯,在參陣的諸大名中可說是輝炫一時。

目前這些金兜被掛在現今立花家「御花」館中的大廣間兩旁的屋簷,整齊的排列成兩排。

下黑之旗[编辑]

此旗最初是由立花氏源流大友氏的先祖大友能直源賴朝處拜領而來,因為旗幟下黑上白因此又稱源氏白旗。

此旗之後在大友家第五代家督大友親時傳位給大友貞宗之時給予了分家至筑前的次子,立花家之祖的大友貞載(立花貞載)之後貞載隨當時的將軍足利尊氏東上至京都,當時貞載以華麗的軍裝並佩帶此旗而受到尊氏將軍的讚賞,往後此旗成了立花家三寶器之一。

此旗有三面,分左、中、右可插至鎧甲背後,其中中央的旗子較長約有2尺,稍微突出在兜以上可見,而此作法又稱為三本品柄。 立花宗茂在出戰朝鮮之前連同金箔押桃型兜一起被配置給將士佩帶,共做了72面。

血染鐵扇[编辑]

此扇是立花貞載足利尊氏於攝津國東洞院烏丸與詐降的結城親光對決之時所佩帶的扇子,因為在討取親光之時染到了親光的血,因此又稱血付之扇;之後在送上首級給尊氏檢閱之時也一同附上,尊氏則依此軍功回賞此扇給貞載,並一同下賜寶刀「吉光骨食」。此扇也是立花家三寶器之一

吉光骨食[编辑]

一把短刀。是由鎌倉時代的京的刀工,屬栗田口派的藤四郎吉光所打造,因吉光特別擅長打造短刀,其作品在江戶時代和「正宗」、「江之義弘」共同享有「三作」之稱呼。

據傳是源氏的秘寶之一,後來落入足利尊氏手上,並且於上述同血染鐵扇一起由足利尊氏下賜給立花貞載,因此而成為立花家代代相傳的三寶器之一。

日月神號鳥居軍旗[编辑]

立花家的軍旗除了單純的以上白下黑為底,並印上家紋的杏葉紋軍旗和祇園守軍旗外,便是這幅軍旗最為特別。

最上頭畫著金色太陽和銀色月亮左右對稱,接著下面中央寫著「天照皇大神宮」右邊寫著「八幡大菩薩」左邊寫著「春日大明神」,在下面又是杏葉紋和祇園守紋左右對稱,最下面則印上兩個鳥居左右對稱。

此旗是為立花宗茂最有其個人信仰風格的一幅軍旗,如同上杉謙信的毘字旗、加藤清正的妙法蓮華經旗以及本多忠勝的八幡大菩薩旗一般。

付記[编辑]

柳川一地的武士於戰國時代盛行飲用濁酒壯大作戰士氣,於宗茂成為柳川藩主時也持續著。現今位於柳川市三橋町的目野酒造商目野信太郎在花了一年的時間研究了永祿12年1569年的文獻「多門院日記」中的夏酒項目記載,於2006年11月忠實重現當時宗茂所飲用的濁酒「諸白酒」,並以宗茂命名為「古式濁酒 立花宗茂」於2007年1月17日販賣,酒精濃度12度,甜中帶酸有水果味。並且將收入的一部分作為於2005年遭火舌侵襲的三柱神社(道雪 宗茂 誾千代合祀的神社)復興之用。

  1. ^ 事後統虎對星野兄弟有如自己父親高橋紹運一般死守城池起敬,故替星野兄弟於博多某處立了「吉塚」。
  2. ^ 「騎馬に装着」とは、宗茂考案の鉄砲の準備である。 騎馬武者の馬首に鉄砲袋を備え、弾薬の袋を馬尻に掛けさせたのである。 これで、鉄砲は騎馬武者が一人で扱える。三人四人と騎馬の周りに配備した鉄砲持ち弾薬持ちの歩兵が戦闘力として鑓・弓・鉄砲を個別に握らせ得る。つまり、八百の兵が二千、三千の兵の役割を果たすのである。 銃袋を馬首に装着した二百の騎馬と、水・糧食・武具弾薬を背負った馬百頭、これに従う徒歩三百。 立花軍は、鉄砲二百丁を馬首に具えた騎馬二百が先頭を駆ける。駆け来たっては陣を具えて一斉に隈部軍へ鉄砲発射である。筒口を揃えて一斉に発射すると、その煙も収まらぬ間に第二弾である。二段三段の鉄砲連射に隈部軍が怯む間隙に、今度は徒歩に長柄を備えて無二無三に突きかかる。長柄の徒歩隊は無二無三に突いて進むように見えながら、ようやく右に陣形を傾ける。隈部軍の正面に対峙するのは、徒歩の後ろに具えた騎馬鉄砲隊である。徒歩長柄が右に退く。前方が開ける。対峙した隈部軍に鉄砲弾丸の乱れ射ちである。 「火車」でござる。 城村城で指揮を執っていた有働大隅守兼元が城主隈部親安に言った。 和仁・辺春・大津山の三氏は筑後より立花宗茂参戦の報せを聞いて、隈部方を助勢すべく、連携して永野原の側背に出ようと山を越えたのであった。しかし、思いのほかの立花軍の進軍。まして「車懸かり」の迅速。 誘う出した敵に一旦軍の後背を捕らせて一気に反転攻勢に懸かる、宗茂得意の「火車懸」の陣法である。
  3. ^ 此戰宗茂身穿黑系威具足,外罩緋色陣羽織,頭戴黑毛五枚兜,腰配戶次家名刀「笈切」,左手持三尺六寸大長刀,右手持軍配「光」,腳踏黑鞍馬蹬,騎乘戰馬「黃川原毛」。(宗茂は立花家重代の名刀<笈切>を腰に帯び、黒糸縅黒毛五枚冑の緒をきりりと締めて、弓手には三尺六寸の大薙刀を持った。  馬手に引き結んだ手綱には、黄瓦毛の逞しき駿馬、鞍は黒鞍、宗茂馬上豊に二十歳の大丈夫である。)
  4. ^ 除了昇官,秀吉曾想把肥後一國給予宗茂,但宗茂知曉肥後自大友統治時期以來是難治多亂之地,且其妻立花誾千代不願離筑前家鄉越來越遠,故宗茂拒絕了,後秀吉才把肥後分別封給加藤清正小西行長
  5. ^ 廿六日(2月27日)丑時,日軍先鋒隊的立花宗茂,領3,200名軍兵率先占領礪石嶺,派出森下釣雲十時惟由於礪石嶺附近偵查到明軍查大受所部,小放數發鐵砲後回報本隊。清晨7時許,立花軍於樹林中隱藏部隊,僅立出少數軍旗,以此“示弱”戰術引誘查大受3000鐵騎來攻,立花軍先鋒隊的十時連久領500兵力,率內田統續安田國繼(討取森蘭丸並擊傷織田信長之「明智三羽烏」之一,此時改名為天野源右衛門貞成)等將投槍、拔刀奮勇突擊至北邊的望客硯,卻遭後援到來的明、朝鮮軍約3,000輕騎的包圍,此時連久率隊反轉回軍突擊欲接應立花軍第二陣,在被李如梅所射之矢擊中下仍苦力支撐,由擔任旗奉行的副將池邊永晟代領部隊,直到好不容易越過遼東鐵騎火器攻擊下的小野鎮幸米多比鎮久所率領的第二陣800人前來接應,此時第二陣的戶次統直騎馬射箭連續射殺數十名明軍。而連久則於隔日28日傷重身亡。隨後,立花宗茂與其弟高橋統增率本隊2,000從左方奇襲明軍右翼,查大受退往北邊的碧蹄館。宗茂率親兵800追擊,此時池邊永晟奮戰戰死。查大受則接應了馳援而來的李如松。此前哨戰歷經5小時,立花軍轉往碧蹄館西南邊的小丸山佈陣休息,於望客硯接應小早川隆景等日軍大部隊。 。參考《日本戰史‧朝鮮役》[1]、《立花朝鮮記》。
  6. ^ 由於碧蹄館地形狹隘,又多泥濘水田,不利騎兵行動。於是李如松且戰且退,退往北方高陽市的出口惠陰嶺,並急忙傳令中軍主力急速進兵。雖然明軍先鋒在開戰初期成功擊退了小早川隆景的左翼粟屋景雄所率3000人,但隆景右翼先鋒井上景貞3000兵卻反包夾了明軍先鋒。不過總體戰況仍是明軍占優。於此同時,立花宗茂領3000兵從日軍左翼移動至明軍右側山上隱兵埋伏伺機出戰,先命部將立花成家率鐵砲隊速射三回後,以「示強之計」突然立出多數軍旗並擊鳴戰鼓,全軍舉起長槍拔刀反射日光令敵兵敝目,一舉斬入突擊進至明軍本陣處,此時宗茂揮刀甚急連斬15人。立花軍中其中一位金甲武將(安東常久)與李如松單挑時,被李如梅射殺(根據部分史料,當時金甲武將可能被誤認為井上景貞,但他在此役後仍生還。並於之後小早川秀秋為家督時代時回仕毛利家,後出奔。),同時明軍左翼也遭到毛利元康、小早川秀包、筑紫廣門的突擊,正面則被小早川隆景壓制,明軍頓時陷入了被圍之勢。李如柏李寧、查大受、張世爵方時輝王問等明將皆親自提刀奮戰。其中,明將李有聲為護衛落馬的李如松而遭到隆景部將井上景貞擊殺,如松的親衛隊也戰死80餘人。而立花軍中也有小野久八郎小串成重小野成幸戰死,小早川秀包麾下也有八名家臣先後身亡。不久小早川隆景派出吉川廣家、宇喜多秀家(實則為其重臣戶川達安所率)、黑田長政率部對明軍進行包圍。兩軍從午後開戰已逾6個小時。至黃昏時分,明軍終於等到左協大將副總兵楊元率援軍到來(這支部隊的規模應當為數不少可能在五千人因為還出現了「中軍旗鼓官王希魯」這樣的職位)。楊元奮勇衝破日軍包圍,搶佔李如松右方陣地,並和李寧的砲營共同發砲轟擊日軍,援護明軍撤退。立花宗茂、宇喜多秀家派出部隊猛烈追擊至惠陰嶺,立花一族之戶次鎮林在追擊時奮勇戰死。而小早川隆景則擔憂明軍撤退會設伏,勸追擊的日軍開始退兵。參考《日本戰史‧朝鮮役》(補伝 第七十宗茂碧蹄の殊功)[2] 《柳川藩叢書 第一集》補遺目次提到了各戰法的解説與由來和家臣的列傳、《立花朝鮮記》、《明史‧李如松傳》[3]
  7. ^ 以一級史料為主的人物叢書《立花宗茂》中野等著‧P73提到此戰立花軍自十時連久以下損失近五百兵力。日本歷史學會編輯,吉川弘文館出版。
  8. ^ 於西日本新聞社所出版《立花宗茂‧河村哲夫著》載為琳虎。河村哲夫為柳川藩史研究家,參考了眾多相關立花家及朝鮮戰役的史料完成此書,並予岡田武彥九州大學名譽教授監修後出版,但書中並未標明記載為琳虎是出於哪本史冊。
  9. ^ 依《日本戰史‧朝鮮役》所載,此時明將劉綎五千屯星州八莒、王必迪兵數未詳屯慶州(一說尚州)、吳惟忠五千屯善山鳳溪、祖承訓李寧葛逢夏兵數未詳屯居昌、查大受骆尚志宋大斌六千屯南原。朝鮮將領有金命元李薲宣居宜由慶尚道、黃進李福男由忠清道、 權慄由全羅道在宜寧、昌寧集結約五萬兵力。
  10. ^ 出自《問註所家譜》
  11. ^ 雖然參與第一次蔚山之戰的朝鮮軍有被明確記載的為權慄所率共一萬二千五百兵力,但無史料能排除是否配合牽制釜山而臨時增援至三萬兵力。而高策作為明軍圍攻蔚山的中協軍率有一萬一千七百兵力,但沒有明確史料能確定或否定曾臨時調動為二萬二千兵力前往牽制釜山的日軍。
  12. ^ 《立花遺香》(蔚山の後詰)[4][5]收錄了立花家臣十時但馬惟由以及立花(米多比)丹波守鎮久兩人關於參加蔚山兩次後援的過程的覺書。
  13. ^ 於《立齋舊聞記》中記為「梅柏」,應是「麻貴」的誤記。
  14. ^ 此戰的活躍被記載於《立齋舊聞記》、《名將言行錄》,記述此戰是1598年5月4日至5日由「梅柏」(《清正記》亦記載為梅柏 [6])率明朝鮮軍約五、六萬再攻蔚山,但因江戶時代不盛行研究朝鮮戰事而缺乏遺留其他史料的記載因此信憑性不足,另外《繪本太閤記》則有在類似時段李如梅與加藤清正再戰蔚山之紀錄,而根據明史尋跡,較可能是1598年9月的麻貴闖日軍空營之敗(麻貴至蔚山頗有斬獲倭僞退誘之貴入空壘伏兵起遂敗『明史‧卷320』【列傳第二百八外國一】朝鮮 [7]),且《日本支那交戰史》[8]、《日本外史補》[9] 書中亦記述此戰是在9月為援助清正而與麻貴對戰。《立花遺香》[10] 則記載了加藤清正感嘆於蔚山籠城時目睹宗茂的武勇之言論。
  15. ^ 『日本戦史・関原役』(第七篇 本戦前後東西各地ノ諸戦 第十七章 柳河)
  16. ^ 秀忠軍事顧問的立花宗茂曾提議:「此時我軍突出將會遭到突擊,請往本陣退後。」可是秀忠和一眾旗本武將急於立功沒有接受,果遭到大野治房的突襲,導致先鋒前田利常不敵,全軍也幾近崩亂,陷入苦戰。同時藤堂高虎井伊直孝因為援護家康本陣而離開,大野軍就此殺進秀忠本陣,酒井忠世土井利勝被打退,秀忠本想親自提槍殺敵卻被安藤重信阻止,當時本多正信指出:「我們將會取得勝利,不用將軍親自出手。」,後秀忠的軍隊退後並受到黑田長政加藤嘉明支援,此時秀忠和旗本武將們打算繼續退回本陣,立花宗茂卻說:「敵軍已顯疲態不會再攻擊,我軍若撤退將會造成士氣下降。」,秀忠本隊因而在立花宗茂及土井利勝的激勵下,開始對豐臣軍隊進行反擊。《日本戦史‧大坂役》(補傳 第二百三十一宗茂の獻策)[11]

家臣團[编辑]

立花雙壁[编辑]

由布惟信小野鎮幸

立花四天王[编辑]

由布惟信十時連貞安東家忠高野大膳小野鎮幸(家忠隱居後替補)

立花五城主[编辑]

小野鎮幸(蒲池城)、薦野增時(城島城)、由布惟信(酒見城)、米多比鎮久(鷹尾城)、立花鑑貞(安武城)

相關部分史料[编辑]

史料記集[编辑]

  • 渡辺村男 『柳川藩叢書 第一集』(青潮社、1922年)
  • 淺川安和 『柳川藩叢書 第二集』(青潮社、1991年)
  • 淺川漏泉 『柳川藩叢書 第三集』(青潮社、1985年)
  • 木付帶刀 『万日記 (柳川史話)』(柳川鄉土史刊行會、1956年、再版 清潮社、1984年)
  • 『高橋記』(続群書類従 第二三輯上)』(続群書類従完成會、1927年)
  • 『立花事実略記 立齋旧聞記(続群書類従 三)』(続群書類従完成會、1970年)
  • 『大津籠城合戰記(続群書類従 三)』(続群書類従完成會、1970年)
  • 『立花朝鮮記(改訂 史籍集覽 一三)』(近藤活版所、1902年、再版 臨川書店、1984年)
  • 『立花立齋自筆島原之戦覚書(改訂 史籍集覽 一六)』(近藤活版所、1902年、再版 臨川書店、1984年)
  • 『立花家文書』(株式會社「御花」)
  • 『立齋樣御自筆御書之写』
  • 『立齋話記 立花家蔵感状記』
  • 『立花記(正・続)』(柳川古文書勉強会)

傳記、軍記物[编辑]

  • 渡辺村男 『碧蹄館大戦記』(青潮社、1922年)
  • 河村哲夫 『立花宗茂』(西日本新聞社、1999年) ISBN 4816704884
  • 中野 等 『立花宗茂』(吉川弘文館人物叢書、2001年) ISBN 4642052208

立花宗茂為題材的作品[编辑]

  • 白河鯉洋 『立花宗茂』(岡村書店、1902年)
  • 淺川漏泉 『武神・立花宗茂(柳川藩叢書 第3集)』(昭和堂書店、1940年 、再版 青潮社、1985年)
  • 尾崎士郎 『雲と残月』(小説新潮刊載,光風社出版、1963年)
  • 古賀敏夫 『長編歴史物語戦国武将シリーズ(1)立花宗茂』(九州出版社、1974年)
  • 海音寺潮五郎 『立花宗茂』(講談社ロマンブックス、1975年)
  • 海音寺潮五郎 『武将列伝(六) 立花一族』(文藝春秋、1975年) ISBN 416713506X
  • 滝口康彦 『乱離の風 若き日の立花宗茂』(文藝春秋、1981年) ISBN 416306320X
  • 中村正夫 『立花宗茂 他一篇』(メイン・スタンプ、1994年)
  • 八尋舜右 『立花宗茂 秀吉が天下無双と讃えた戦国武将』(PHP文庫、2000年) ISBN 4569574211
  • 童門冬二 『小説 立花宗茂』上、下(学陽書房人物文庫、2001年)
ISBN 4313751394: 下 ISBN 4313751408
  • 原田種真 『立花宗茂 乱世をゆく鎮西の勇将』(広済堂文庫、2001年) ISBN 4331609073
  • 西津弘美 『立花宗茂 士魂の系譜』(葦書房、2002年) ISBN 4751208322
  • 海音寺潮五郎 『剣と笛と 歴史小説傑作集』(文藝春秋、2002年) ISBN 416713540X
  • 志木沢 郁 『立花宗茂』(学研M文庫、2004年) ISBN 4059011630
  • 百目鬼 涼一郎 『戦国武勇伝〈1〉太閤、釜山に死す』(学習研究社、2006年) ISBN 4054031366
  • 百目鬼 涼一郎 『戦国武勇伝〈2〉如水、筑紫に散る』(学習研究社、2007年) ISBN 4054033717
  • 百目鬼 涼一郎 『戦国武勇伝〈3〉王者、破れる』(学習研究社、2007年) ISBN 4054036104
  • 上田秀人 『孤闘 立花宗茂』(中央公論新社、2009年) ISBN 4120040186
  • 竹中亮 『戦国の七人』(学研パブリッシング、2011年) ISBN 9784054051768
  • 葉室麟 『無双の花』(文藝春秋、2012年) ISBN 9784163810805
  • 黒田如泉 『名に恥ずるなく己に恥ずるなく 立花宗茂異聞』(文芸社、2012年) ISBN 9784286110653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