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和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绿色和平
Greenpeace.svg
类型 非政府组织
成立日期 1971年
 加拿大温哥华
总部  荷蘭阿姆斯特丹
区域 全球
重点 环境主义
方式 非暴力直接行動游说
研究创新
网址

綠色和平英语Greenpeace)是一個國際性非政府組織,從事環保工作,總部位於荷蘭阿姆斯特丹。綠色和平於1971年在加拿大成立,現在全球41個國家設有辦事處。它开始时以使用非暴力方式阻止大氣和地下核试以及公海捕鲸著称,後来转为关注其它的环境问题,包括水底拖网捕鱼全球变暖基因工程。現在的綠色和平也有反捕鯨和反捕殺海豹的活動.

綠色和平组织宣称其他们的使命是:

保護地球、環境及其各種生物的安全及持續性發展,並以行動作出積極的改變。

不論在科研或科技發明,都提倡有利於環境保護的解決辦法。對於有違以上原則的行為,綠色和平都會盡力阻止。

概况[编辑]

早期历史[编辑]

绿色和平起源于“不以举手表决委员会”,1970年在加拿大温哥华由一个美国和加拿大的流浪和平主义者创立。名字取自1969年抗议美国核试游行的一句口号。当时委员会聚首一堂,目的是阻止美国军方代号为Amchitka阿拉斯加州阿姆奇特卡岛下进行的第二次地下核试。

Bill Darnell结合“绿色”与“和平”的建议得到大家支持,组织名字从此确立。

1972年5月4日,Dorothy Stowe辞去“不以举手表决委员会”主席的职位,羽翼未丰的环保团体正式宣布把组织的名字改为“绿色和平基金会”。

绿色和平[编辑]

1970年底,受Robert Hunter“思想炸弹”全球蔓延的驱动,北美欧洲澳大利亚超过20个群体已经采用了“绿色和平”的名字。在“思想炸弹”中,公海冲突的景象从扩散和复杂的事件变成相对沟通友善的“大卫与歌利亚式对话” 。

然而,在1979年,绿色和平温哥华总部出现了经费问题,组织内部产生了基金筹款和组织方向的分歧,阻碍了全球的运动。David McTaggart 游说加拿大绿色和平基金会接受一套新的结构,它能让分散的绿色和平办事处由全球一个统一的主办者协调。1979年10月,国际绿色和平成立了。在新的结构下,各地办事处会贡献它们的一部分收入给国际绿色和平,而国际绿色和平就负责运动的全局方向。

McTaggart把绿色和平重构成一个分等级统一协调的组织这一举动,与20世纪70年代其它环保组织中盛行的反独裁风气背道而驰。在这种注重实效的结构保证了绿色和平的持续发展和集中力量于政府和行业抗衡同时,它陷入周期性的批评。批评指绿色和平与它的主要敌人——跨国企业,采用同样的管理方式。

对于一些小型的行动和持续的地区发展活动,绿色和平有不少积极支持者的网络,网络会通过国家办事处协调各地区活动。绿色和平在全球约有3000万支持者。[1]

基金[编辑]

虽然成立于北美,绿色和平在欧洲取得更大的成功,在欧洲得到更多的成员和资金。组织绝大多数的捐赠来源于普通成员,不过也有一些来自于名人(如泰德·特纳)。在美国,除了与其它行动主义工业成员资助以外,它还利用了公共利益研究基金。绿色和平每年大约花费3.6亿美元。

为了保持它的独立性和中立性,绿色和平不接受政府和企业的捐赠,捐赠品会被拍摄以保证遵循这一条原则。

该组织宣称:他们與其他環保組織的一個最大不同處,在於他們坚持“中立性”──拒絕任何企業及政府的捐助,以使可以對各國及大型企業的破壞環境行為加以指摘。

彩虹勇士号[编辑]

1978年,绿色和平的“彩虹勇士号”下水。它原来是一艘40米长的捕鱼拖捞船。名字来源于印第安人克里族的一个传说,就是因为这个传说吸引了早期的活跃分子Robert Hunter去阿姆奇特卡島。绿色和平以4万英镑的价格购买了“彩虹勇士号”(1955年下水时叫“威廉哈代爵士号”),之后志愿者对其进行了四个月的修理和改装。

自第一次航行到冰岛扰乱捕鲸船队后,“彩虹勇士号”就成为了绿色和平斗争的重要工具。1978年到1985年间,船员同时参与了非暴力直接行动反对海洋有毒和放射性物质的倾泻,还反对奥克尼群岛的灰海豹猎杀活动以及太平洋的核试。

1985年,彩虹勇士号闯入穆魯羅阿珊瑚岛水域——当时法国核试的地点,被法国政府下令炸沉(根据世界杂志20周年纪念版,这是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亲自下达的命令)。在这个事件中,摄影师费尔南多·佩雷拉英语Fernando Pereira(Fernando Pereira)遇害,法国政府于1987年同意给新西兰1千3百万新西兰元的赔偿,並为这次炸船事件道歉。1989年,绿色和平任命了另一艘船继续使命,同样命名为“彩虹勇士号”,作为绿色和平船队的旗舰。

活动[编辑]

2003年3月,绿色和平激进分子爬到墙上抗议埃索/埃索美孚集团

组织当前关注许多环境问题,焦点主要集中在阻止全球变暖以及保持世界海洋和原始森林生物多样性。除了常规的环境组织方法(例如政治游说和参加国际会议),绿色和平有其自己的方法进行非暴力的直接行动。

绿色和平使用直接行动吸引公众对特定环境问题的注意,成员有时候把自己置于鲸鱼和鱼叉之间,有时候打扮成放射性废料桶闯入核设施中。

绿色和平最显著的成就包括:核武器的大气测试;(据称)永久禁止国际商业捕鲸;通过条约声明南极洲是一个世界公园,禁止由个别国家占有和在该大陆上进行商业活动。为支持最后一点,世界公园基地在南极洲建立,从1987年到1992年共运作了5年。

反核试[编辑]

1971年9月,不以举手表决委员会租用渔船“Phyllis Cormack英语”,由John Cormack英语John Cormack担任船长,以“绿色和平”的名义开往阿姆奇特卡島,目的是阻止预定的第二次核试。美国海岸警卫队“信心号”截住了“Phyllis Cormack英语Phyllis Cormack”,迫使它回航。但是在这之前,“信心号”的船员已经在他们的船长背后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你们所做的是造福全人类的事。”

“Phyllis Cormack”船员回到阿拉斯加后得知,加拿大的主要城市已经聚集了示威者,美国也把第二次地下核试推迟到11月份。

穆魯羅阿珊瑚岛和“Vega”[编辑]

1972年5月,成立不久的绿色和平请求富有同情心的船长们帮助他们抗议法国政府在太平洋穆魯羅阿珊瑚岛进行的大气核试验,一位被逐出加拿大在新西兰当过企业家的David McTaggart英语David McTaggart响应了请求。McTaggar在年轻的时候曾经是羽毛球比赛的冠军,在一次气体爆炸令一位在他滑雪旅馆工作的员工严重受伤后,卖掉自己的商业股份后移居南太平洋。因为被各国政府逐出他心爱的太平洋,McTaggart感到非常愤怒,于是他借出游艇“Vega”,召集了一组船员。

1973年,McTaggart驾驶“Vega”进入穆魯羅阿環礁附近的禁区,没想到被法国海军撞击。当他第二年再次抗议的时候,法国海员登上“Vega”,粗暴地殴打McTaggart。后来,法国海军在媒体上登出McTaggart与海军高级军官共进晚餐的照片,以表示与反对党的友好。另一幅由船员Anne-Marie Horne英语Anne-Marie Horne拍摄的McTaggart被殴打和带离游艇的照片同时在媒体上曝光。

法国政府宣布停止大气核试验,反对法国核试的斗争获得一次胜利,没想到法国又开始了地下核试。绿色和平继续抗议太平洋的核试,直到1995年停止了试验计划。

彩虹勇士号被法国炸沉[编辑]

1985年,綠色和平在新西蘭奧克蘭不斷抗議穆魯羅阿珊瑚島的核試,並闖入核試禁區,招致法國政府下令炸沉“彩虹勇士號”。

“勇士號”從北太平洋駛出,沿途幫助馬歇爾群島朗格拉普環礁的居民撤離。這些居民的健康一直受美國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核試所造成的輻射的影響。綠色和平打算由“彩虹勇士號”帶領一支小船隊抗議當時將要在穆魯羅阿環礁進行的核試。

1985年7月10日晚,兩枚炸彈設在船身被引爆,使船沉沒,回船取物品的攝影師費爾南多·佩雷拉(Fernando Pereira)也因此遇害。

新西蘭展開調查,查出事件與喬裝成一對度蜜月的瑞士夫婦的法國海陸空三軍少校阿蘭·馬法爾(Alain Mafart)和上校多明尼克·普裡厄(Dominique Prieur)有關。警方逮捕了馬法爾和普裡厄,但新西蘭當局無力阻止先後來自澳大利亞和法國的引渡要求。

法國政府開始時否認與爆炸有關,但迫於媒體壓力下,不得不在9月22日承認法國安全部下令了該爆炸。爆炸事件的調查同時揭露出法國特工克裡斯汀·卡邦(Christine Cabon)受派遣滲透到綠色和平新西蘭奧克蘭辦公室,特務以志願者的身份混入該辦公室以搜集穆魯羅阿環礁鬥爭和“彩虹勇士號”行動的資料。

1987年,法國政府同意賠償1千3百萬新西蘭幣、並為爆炸事件道歉。原來的“彩虹勇士號”已經無法修復,於是清理後沉入Matauri英语Matauri海灣,成為一個人造礁。

拯救鲸鱼[编辑]

新西兰神经学家Paul Spong英语Paul Spong在受聘于溫哥華水族館研究鲸鱼被囚禁时的行为过程中,认识了Robert Hunter,他们发起了“拯救鲸鱼”运动。由于Irving Stowe反对把绿色和平的活动领域扩展到反对使用核武器以外,运动初期只根据亚哈计划禁令进行的。

随着1974年Stowe的去世,这个僵局才得到消除。1975年春,得到重新授权的Phyllis Cormack温哥华启航,去会见苏联加州海岸旁的捕鲸舰队。由于有一个原始的无线电方向探测器和音乐家Mel Gregory英语Mel Gregory根据月亮的方向而不是指南针,Cormack在6月26日很幸运地遇到了捕鲸船队。

船员使用快速的充气船把他们置于捕鱼船“Vlastny”的鱼叉和一只逃跑的鲸鱼之间。电视在全世界播放“Vlastny”的电影脚本,片段展示了一个鱼叉从绿色和平成员的头上飞过。这件事吸引了世界公众媒体的关注,促成了1976在英国伦敦国际捕鲸委员会会议。

現在的國際綠色和平年年都會到南極海作反對日本捕鯨的示威。

搶救鮪鱼[编辑]

世界上有超過一半以上的鮪魚 (每年約有250萬噸),是從太平洋中捕撈所得。在2007年,來自日本、菲律賓、印尼、南韓、台灣等處的船隊,就已經捕撈了80%左右的太平洋鮪魚。

自2001年起,太平洋的大目鮪及黃鰭鮪數量持續下降,減少漁撈量的措施勢在必行。然而,數據卻顯示2008年的漁撈量達有史以來最高--近250萬噸。科學家亦首次發出警告,指出大目鮪的漁撈量需要大幅減低最少50%,才能緩和過度捕魚的情況。

綠色和平保衛太平洋永續的第一步,就是推動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英语Western and Central Pacific Fisheries Commission(WCPFC)關閉部分太平洋國家之間的國際海域,將之設立為海洋保育區,禁止所有捕撈、垃圾傾倒或是開礦等活動,並將中西太平洋區域的鮪魚捕撈量,以2001-2004年漁獲量為基準降低 50%,以保護鮪魚的產卵區和整個生態系統的平衡。

為保持漁業的永續性,以及保護太平洋的海洋生態系統,綠色和平建議:

  1. 支持永久關閉太平洋四個袋狀公海區域,成立海洋保育區,禁止區域內所有捕魚行為。
  2. 基於預警的原則及考慮到區內IUU捕魚情況而引致捕撈數據的不足和無法確認性,必須支持在中西太平洋鮪魚捕撈量以2001-2004年漁獲量為基準減少50%。
  3. 支持全面禁止海上的漁獲轉運。

呼吁保护儿童[编辑]

美国一家科研机构,在湖南省衡阳市一所小学,选取72名6到8岁的健康儿童,其中24名孩子被当成小白鼠,在21天的时间里每日午餐进食60克黄金大米。这项实验旨在检验转基因黄金大米对补充人体维生素A的作用。绿色和平组织认为以儿童做实验极不负责任,呼吁中国政府审核该研究合法性,并对受到影响的儿童提供医疗和法律援助。[2]

保護北極[编辑]

保護北極英语Save the Arctic,是綠色和平發起的活動,反對任何國家在北極圈內開採石油,或是遠洋漁船在這個海域的大量捕魚行為。

  • 荷兰皇家壳牌,2010年漏油事件,綠色和平呼籲在2030年以前汽車停止使用石油。
  • 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綠色和平在2013年9月18日試圖登上該公司的鑽油平台進行談判。次日,俄羅斯聯邦安全局邊防軍海巡隊以海盜罪,逮捕了30人至今。之後各地的綠色和平發起一人一信活動,試著營救被監禁者。 后来俄方控罪改为流氓罪,最后以俄联邦特赦法的程序管道释放。 [3]

反對轉基因食物[编辑]

2014年麥當勞在一封給綠色和平組織的信中承認,其再次使用轉基因飼料喂養肉鸡,從而結束了其在2001年許下的承諾,即在歐洲市場上不使用轉基因飼料喂養用於製作鸡塊和鸡肉漢堡的肉鸡。此舉遭到綠色和平組織嚴厲批評。[4]

非议[编辑]

绿色和平一直受到政府,工业界,甚至其它环境组织的一些非议。它的旗舰“彩虹勇士号”曾因反对法国在南太平的核试验而被法国特别部队炸沉过。它的人员也常因非法闯入(Trespass)这一类罪行被逮捕。组织的管理机制和它使用的非暴力直接行动(某些被认为是非法的社会扰乱行为:例如示威者用鎖鏈將自己和雀巢公司的貨車鎖住,阻塞其工廠)是受争议的主要来源。另一方面,也有人觉得绿色和平太过主流化。海洋守护者领袖Paul Watson曾经称之为“环保运动的雅芳小姐”,因为它们逐家逐户的筹款是依赖于媒体故意曝光的配合,媒体总是把绿色和平的名字放在首页以增加其曝光度。

有時,綠色和平更為達到目的而渲染誇大。1975年秋天,綠色和平帶著記者團去拍攝愛斯基摩人獵取海豹的「殘酷鏡頭」。綠色行動組織的時任總裁羅伯特·亨特曾指「如果不禁獵,格陵蘭海豹將在五年內絕種。」在新聞媒體炒作、歐美電影明星和政治人物支持下,1983年歐洲議會在壓力下宣布禁止幼豹皮在歐洲出售,令整個海豹的皮毛市場崩潰。但加拿大野生動物基金會會長說:「我們並不擔心格陵蘭海豹會絕種。」受委託調查的人道機構,也發現獵殺海豹的方法並非不人道。加拿大北極圈的獵人因為斷了生計,11年內有152人自殺。[5]

两位重要的绿色和平的批评家分别是:冰岛电影摄制者马格努斯·格维兹蒙兹松(Magnus Gudmundsson)和加拿大环境学家帕特里克·摩尔(Patrick Moore)。格维兹蒙兹松是支持捕鲸的纪录片“在北方极地生存”的导演,他把焦点集中于反捕鲸和捕海豹所带来的社会影响。摩尔是绿色和平的早期创始人之一,曾因反对破坏不列颠哥伦比亚的森林、反对核试验和反对捕鲸而闻名,但后来立场发生一些转变。摩尔于1986年退出绿色和平,并表示他退出的原因是绿色和平鼓吹反对在自来水中添加消毒用的。摩尔指责绿色和平有妖魔化所有的工业化学产品的趋势,并称绿色和平的领导者都没有接受过正规的科学教育,已经完全抛弃了科学的客观性,变成了以政治目的优先的极端主义组织[6]。而绿色和平组织则回应绿色和平不反对在饮用水和医疗中合理的使用氯,并表示摩尔的指责是子虚乌有[7]。同时绿色和平的支持者声称格维兹蒙兹松和摩尔像许多批评家一样,都是接受了相关工业界的可观报酬。

有时候,绿色和平的某些行动的科学或事实基础受到非议,特别是Brent Spar石油平台事件。在该事件中,绿色和平地进行了一次成功的斗争,他们占领了Brent Spar并实现了联合抵制,迫使平台的所有者荷兰皇家壳牌将平台拖至挪威的岸上进行拆解而不是直接将平台沉入海底[8]。后来,绿色和平承认对于该平台上剩余原油量的估算存在失误并为此进行了道歉[9]。但该组织同时声称,残余油量并非这场抗争的唯一焦点,他们的目的是阻止向北海(North Sea)倾倒废弃物(包括废弃石油平台)这一行为。

2003年9月,Public Interest Watch(PIW)向国内税收部控诉,称绿色和平的捐税收入是不准确和违反法律的。[10]PIW称,绿色和平以非营利捐赠名义代替慈善和教育用途。PIW希望IRS对这宗控诉展开调查。绿色和平否认这一控诉并要求PIW透露它的基金会成员,PIW执行理事Mike Hardiman拒绝了这一要求。[11]绿色和平的慈善组织身份从1989年开始在加拿大被废除。

2006年3月,方舟子因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为北京科技报撰文,质疑该组织反对转基因食品的研究是在借环境保护之名,行阻碍科学之实。[12]

绿色和平组织宣称不接受政府和企业的捐款,但绿色和平组织也会公开支持一些企业的行为,例如赞赏百安居的可持续木材采购政策[13]。也有人质疑宜家利用WWF和绿色和平这样的机构来进行“绿洗”。[14] 但绿色和平认为“我们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永远的敌人。只要你愿意做出改变,很好,我们也会释放出善意。我们针对的是解决环境议题,而不是特定的公司。”有一些曾经与绿色和平“为敌”的世界500强企业高管认同这一点:“只要他们见到企业做出真正的努力,他们就会来帮助你,他们想让你成为行业的一个典范。”[15]

绿色和平组织的一些成员也被传与一些富有争议的团体有瓜葛,如支持藏独的西藏流亡组织“国际援藏网”和“自由西藏运动”。如被称为“藏独全球打手”的艾利森·雷诺兹曾经是绿色和平组织英国办公室的行动部负责人[16]

1989年台灣民間粘錫麟等人就已經發起成立「台灣綠色和平組織」,遭國際綠色和平指控侵害「商標法」。一九九七年方儉等人爭取國際綠色和平在台設立「Greenpeace Taiwan」時,對方無意願,直到中國綠色和平組織一九九七年在香港註冊,另在中國北京設辦公室,於2010才赴台成立分支,並隸屬於中國綠色和平,多個環保、勞工、人權團體質疑有政治目的。台灣勞工陣線另指,該會近來在台召募人員時,還詢問面試者的統獨立場,有「政治歧視」之嫌,觸犯勞基法

美国控诉“sailormongering”失败[编辑]

2002年,绿色和平组织了一次抗议美国在巴西政府下了桃花心木出口暂禁令以后,进口超过1千万美元的巴西桃花心木。2002年4月12日,两个绿色和平分子登陆载有桃花心木的船只,APL Jade挂起一块写着“布什总统,停止非法运输木材”。两名绿色和平分子连同其他四名协助者被逮捕,以过失行为罪被起诉,在监狱裡度过了一个周末。[17]

这一事件的影响是,绿色和平组织作为一个整体于2003年7月18日被美国司法部提起控诉。“sailormongering[18]使用这一条法律控诉和平抗议者受到世界范围的抗议。司法部后来在2003年11月14日把绿色和平提交到迈阿密联邦法院受审。控诉绿色和平不正确地宣称他们所登陆的船藏有禁运的桃花心木。

2004年5月16日,法官Adalberto Jordan下了有利于绿色和平的判决:“以言论自由相关行为的罪名指控一个宣传组织是罕见的——甚至可能是空前的。”

關連項目[编辑]

註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 Rex Weyler (2004), Greenpeace: an insider's account, Rodale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