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罪刑法定原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Scale of justice 2.svg
大陸法系刑法
犯罪论
二階論三階論
构成要件

客体·行为作为·不作为
危害结果·因果关系·犯罪主体
主观要件故意·過失
未遂·既遂·中止·预备

違法性

阻卻違法事由
正當防衛·緊急避難

罪責

心神喪失·精神耗弱
原因自由行為·責任能力
期待可能性·犯罪意識

正犯共犯

直接正犯·間接正犯
共同正犯·共謀共同正犯
教唆犯 ·幫助犯

罪數

想像競合·牽連犯·連續犯
數罪併罰

刑罰論
法定刑

死刑 ·無期徒刑
有期徒刑·罰金·科料
拘役·没收
褫奪公權·剥夺政治权利
量刑 ·宣告刑
自首 ·減刑 ·緩刑

保安處分
法律原則
罪刑法定原則·罪責原則
正當法律程序·比例原則
信賴保護原則·平等原則
刑事訴訟法 ·刑事政策

罪刑法定原則拉丁语Nulla poena sine lege),又稱為罪刑法定主義no penalty without a law),是大陆法系刑法学上的重要原则,是指法律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没有明文规定的,不得定罪处刑。包括《中華民國刑法》(第一條)[1]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条)都具体规定此原则[2][3]

部分海洋法系國家如美國等亦有類似規定。

历史[编辑]

中國唐代以前,裁判官吏常以習慣法成文法之比附,入人於罪。貞觀年間,唐太宗秉其對人民之愍恤心,不忍其受法官擅斷之苦;故貞觀後《唐律》即明定「無正條不為罪」(無成文法條,不得使人入罪),以遏止法官專權。不過此後實行並不完備,類推、比附之事所在多有。

西方在18世紀之前之歐洲刑法君主制定,實際上為無法可依,理論上可稱之為「罪刑擅斷主義」。直至啟蒙運動时,學者提出「罪刑法定主義」之理論,以與罪刑擅斷主義相抗,保証民眾的權益不被損害。

至1810年《法国刑法典》頒布後,罪刑法定原則在欧洲法律方才实行。拿破崙征伐歐洲時,其說就已經隨法軍流行於西歐;拿氏被流放後,各歐洲國家紛紛實行罪刑法定主義。而後,罪刑法定主義就成為所有法制達議定程度以上國家之共通施行刑事法原則,為法治精神的實質體現。

意義[编辑]

「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法無明文規定不處罰」,這句說分別是指罪的法定和刑的法定,罪的法定是指只有當一人之行為符合刑法明文規定的犯罪構成要件,才能將該之視為犯罪;刑之法定是指當行為人被認定犯罪,亦必須依照刑法的規定將之處罰,在刑種、刑期、量刑等方面都不能超過刑法的明文規定。罪之法定和刑之法定是正確理解罪刑法定原則不可分割的兩個方面,罪之法定是刑之法定的基本前提,而刑之法定是罪之法定的必然結果。

此外,罰刑法定原則又隱含刑法不得有絕對不定期刑。不定期刑乃現代刑罰個別化、最適化的產物,認為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法,犯人之先天條件及後天成長環境等差異性極大,因此犯人的定罪量刑應個別化,刑法在規定刑罰時,只訂出一個量刑的範圍,容許審刑者斟酌個案的差異,彈性的量刑,此稱之相對不定期刑。應科的刑罰雖屬不確定,但仍在一定範圍內,審判者不得超出法律所規定的範圍而為量刑,並未牴觸罰刑法定原則。但如法律並未規定一個量刑的範圍(即絕對不定期刑),完全委諸審判者決定,即是授審判者過大的裁量權,違背了罪刑法定原則。

罪刑法定原則要求國家刑罰權的發動,必須明白、明確,盡量排除不確定、人為操縱的可能,其用意無非在確保人民的人身自由,免受專擅、獨斷的審判與懲罰。

派生原則[编辑]

構成要件和罪責明確性[编辑]

它也称刑罚法规的适当,包括刑罚明确性、禁止不确定刑、禁止处罚不当罚的行为。也被称为“禁止绝对不定期刑原则”[4]。構成要件與罪責必須由法律所明定,立法者在立法時雖然可採取不確定法律概念的立法方式,但該不確定法律概念需具有可預測性、司法操作性,倘若不確定法律概念、範圍過於空泛,導致执法者均有恣意解釋的空間時(例如:以「行為不檢」、「奇裝異服」作為犯罪構成要件),即有違明確性原則,而与罪刑法定的原则不符。

禁止溯及既往[编辑]

刑法效力只能及於法律生效後發生的行為,而不得追溯處罰法律生效前業已發生的行为。这一要求也被称之为“禁止事后法”。罪刑法定原则禁止不利于行为人的溯及既往,但允许有利于行为人的溯及既往。其目的在于贯彻法治主义、保障人权。

禁止類推適用[编辑]

司法機關只能依據立法機關經過立法程序而明定之法條判定罪行,不得比附援引近似之條文科罪論刑,作為新創或擴張可罰範圍或加重刑罰或保安處分之方法。例如倘若刑法規定「在於車站或埠頭竊盜者為加重竊盜罪」,目的係因車站或埠頭乃供人旅行之地,旅遊證件與行李失竊較普通竊盜更嚴重,但竊盜案如係在航空站發生,航空站亦為供人旅行之地,但因非法律條文所明定的加重要件,則不能因其與車站、埠頭性質相同,而以類推適用的法理包含之,仍應論以普通竊盜罪。

禁止习惯法[编辑]

也称排斥习惯法、排斥习惯法原则。它強調在何種行為構成犯罪應以何種刑罰須行為時,有明文規定者為限,刑法的適用應以成文法為法源而排斥不成文法的習慣法。所謂習慣法係指社會上不特定多數人的反覆慣行且具有法之確信的無形規範。刑法因干預人民之自由與權利至深且鉅,故在罪刑法定原則下,刑法規範一律排除習慣法之適用,一切罪與刑之宣判,均應以成文法為依據。

參考文獻[编辑]

  1. ^ 中華民國刑法 第1條 (中文(台灣)‎). 
  2. ^ 储槐植. 刑法契约化. 《中外法学》2009年第6期. [2014-11-23]. 
  3. ^ 刘远. 罪刑法定原则的司法逻辑构造.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14年第4期. [2014-11-23]. 
  4. ^ 论罪刑法定原则在我国刑法中的体现. 光明网. [2014-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