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考那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考那斯

顶: 考那斯城堡 中左: House of Perkūnas,右: 考那斯市政厅 第三层: Kaunas lagoon 下左: 维陶塔斯大帝战争博物馆,右: Church of Saint Michael the Archangel.
顶: 考那斯城堡
中左: House of Perkūnas,右: 考那斯市政厅
第三层: Kaunas lagoon

下左: 维陶塔斯大帝战争博物馆,右: Church of Saint Michael the Archangel.
考那斯徽章
徽章
綽號:Laikinoji sostinė
Location of Kaunas的位置
Location of Kaunas
經緯度: 54°54′N 23°56′E / 54.900°N 23.933°E / 54.900; 23.933坐标54°54′N 23°56′E / 54.900°N 23.933°E / 54.900; 23.933
国家  立陶宛
地区 Aukštaitija
考那斯縣
考那斯市
首次见于记载 1361
获得马格德堡权利 1408
面积
 • 城市 157 平方公里(61 平方英里)
人口(2008)
 • 城市 355,550
 • 都會區 673,706 (Kaunas County)
時區 EETUTC+2
 • 夏令時 EESTUTC+3
網站 kaunas.lt
考纳斯城堡遗迹
考纳斯在19世纪
拿破仑山
立陶宛立特纪念币上的考纳斯

考那斯立陶宛语Kaunas)是立陶宛第二大城市和舊都(1922年-1940年)。人口361,274(2005年)。

位於立陶宛最大的两条河流尼曼河涅里斯河匯流之處,毗邻立陶宛最大的水体考納斯水庫

词源和其他名称[编辑]

这个城市的名字来源于立陶宛语,很有可能源于一个人名[1]

立陶宛恢复独立前,这座城市在英语中称为Kovno波兰语名字Kowno白俄罗斯语名称是Koўнa,早期的俄语名字是Ковно,1940年以后称为Каунас意第绪语名字是Kovne (קאָװנע),而德语名称包括KaunasKauen

传说[编辑]

一个古老的传说声称考纳斯是由罗马人在古代建立的。据称,这些罗马人的首领是一个贵族,名为Palemon,他有三个儿子 - 巴尔居,库纳斯和Sperus。Palemon因为害怕疯狂的皇帝尼禄而逃离罗马,带着他的儿子和其他亲人远赴立陶宛。Palemon死后,他的儿子分配他的土地。库纳斯得到了现在考纳斯所在的的地方。他在尼曼河涅里斯河汇合處附近构筑了要塞,发展起来的城市就以他的名字命名。

城徽[编辑]

1993年6月30日,一项特殊的总统法令规定了考纳斯市的城徽。城徽描绘一只白色的原牛,在牛角之间是一个黄金十字架,背景为深红色。原牛是自1400年起该市原来城徽的标志。目前的标志是大量研究和讨论的结果,由艺术家Raimondas Miknevičius完成。原牛取代了苏联时代自1969年以后使用的标志欧洲野牛

历史[编辑]

立陶宛大公国[编辑]

至迟在10世纪,在两条大河的汇流处,今天考纳斯老城区的所在地,已经建立了一个居民点。据信该城建立于1030年,但首次见于文献记载是在1361年。在13世纪,兴建了一道石墙,以对付条顿骑士团的不断袭击。1362年,该城被条顿骑士团占领,考纳斯城堡被摧毁,15世纪初重建。

1408年,维陶塔斯授予该市马格德堡权利,并于1413年成为查基省考纳斯县的中心。从此考纳斯开始变得突出,因为它位于贸易路线的交叉路口,又是一个河港。考纳斯在1441年加入了汉萨同盟,汉萨商人开设了办事处。到16世纪,考纳斯设立了公立学校和医院,是立陶宛大公国最好的城镇之一。

在1665年,该城曾数次遭受俄国军队袭击,在1701年又被瑞典军队占领。在1657年和1708年,黑死病 袭击了该地区,1731年和1732年,火灾摧毁了城市的一些部分。

俄罗斯帝国[编辑]

1795年,波兰立陶宛联邦遭到最后一次瓜分,该市由俄罗斯帝国接管,属于維爾紐斯省。在1812年法国入侵俄罗斯期间,拿破仑的大军团两次经过考纳斯,每次都对城市造成了破坏。

瓜分之后,考纳斯是十一月起义(1830年至1831年)和一月起义(1863年至1864年)的中心之一。为了镇压当地人,俄罗斯帝国当局在该城设立一个巨大的军事要塞。俄国军事要塞至今仍遍布全城各处。

1843年,以考纳斯为中心的科夫諾省成立。1862年,连接俄罗斯帝国德意志帝国 的铁路建成,使考纳斯成为一个重要的铁路枢纽,1861年完成了俄国最早的铁路隧道之一。1898年,第一个电厂开始运行。

第二次世界大战 之前,如同许多东欧其他城市,考纳斯也有大量的犹太居民。根据1897年俄罗斯人口普查,犹太人的人数25,500,约占70900人口的36%。[2]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立陶宛[编辑]

1919年,俄国布尔什维克占领了维尔纽斯,立陶宛共和国政府在这里设立了主要基地。后来,首都维尔纽斯被强行并入波兰,考纳斯成为立陶宛的临时首都,直到1939年10月28日,红军将维尔纽斯移交还给立陶宛。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考纳斯经济繁荣,它是当时立陶宛最大的城市。在市长Jonas Vileišis(1921年至31年)的管理下,考纳斯增长迅速并广泛现代化。兴建了价值超过1500万立陶宛立特的供水和废水处理系统,城市面积从18平方公里扩大到40平方公里,建成2500多座建筑物,在Neris和Nemunas河上新建了三座现代桥梁。该市的所有街道铺设了路面,马车交通被现代化的公交线路所取代,筹划和兴建新的郊区(特别是Žaliakalnis),设立新的公园和广场。社会保障体系创立了基础,建成三所新学校,新的公共图书馆,包括Vincas Kudirka图书馆。J. Vileišis与其他许多欧洲城市保持接触,因此考纳斯是欧洲城市生活的一个积极参与者。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考纳斯有35,000-40,000名犹太人,约占全市总人口的四分之一[3]犹太人组成大部分城市的商业,手工业者,及专业部门。考纳斯是一个犹太教育的中心,Slobodka yeshiva是欧洲最负盛名的犹太高等学府之一。考纳斯拥有丰富多彩的世俗犹太文化。这里有近100个犹太人组织,40个犹太会堂,许多意第绪语学校,4所希伯来语中学,一所犹太医院,许多犹太人拥有的企业。这也是一个重要的犹太复国主义中心。

苏联时期[编辑]

1940年,苏联入侵并吞并立陶宛,改为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1941年6月14日,苏联开始大规模逮捕,处决和流放立陶宛人到西伯利亚和俄罗斯其他地区。6月22日,德国入侵苏联,在考纳斯发生了反抗撤退中的红军的六月起义,1941年6月23日,曾出现短暂的独立时期。在与红军的战斗中,立陶宛反政府武装控制了政府办公室、警察局,商店,仓库,并试图重新建立对城市的秩序。6月25日,德国军队进城,未遭反抗,几乎是以凯旋的方式。虽然纳粹德国不承认新政府,但他们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加以解散,直到7月17日德国行政机构成立。然后政府的权力慢慢地被新占领者获取。从1944年开始,苏联红军开始进攻,最终夺回所有的三个波罗的海国家。

考纳斯犹太人[编辑]

考纳斯的犹太生活的第一次中断,发生在1940年6月苏联占领立陶宛时。这次不受欢迎的占领伴随着逮捕,没收,以及废除所有自由机构。犹太社区组织几乎在一夜之间消失。苏联当局没收了许多犹太人的财产,数百人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同时,由立陶宛民族主义流亡者柏林建立的立陶宛行动阵线,用立陶宛语进行反犹太主义宣传[3] ,指责犹太人为苏联占领负责。

1941年6月22日希特勒入侵苏联,苏联军队逃离考纳斯。在6月25日德国占领该市前后,反共产主义 纳粹组织的武装分子开始攻击犹太人,责备他们为苏联镇压负责。特别是沿Jurbarko街和Kriščiukaičio街。[3]他们杀害了超过3800名犹太人,还有数百人被带到 Lietūkis 车库,在那里被杀。

纳粹最终建立了考纳斯隔都,这里的犹太人到战争结束时几乎全部被杀害[3]

现代[编辑]

"Mega"购物中心内的水族馆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考纳斯成为立陶宛主要的工业城市 -大约占立陶宛的工业总产量的四分之一。

1991年立陶宛宣布独立后,苏联企图镇压

人口[编辑]

年份 人口
1796 8,500
1813 3,000
1825 5,000
1840 8,500
1860 23,300
1897 71,000
1923 92,000
1940 154,000
1959 214,000
1966 275,000
1989 418,087
2001 378,943
2004 366,652
2005 361,274

民族构成[编辑]

考纳斯清真寺
考纳斯市政大厦

1897年俄罗斯帝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该市由以下的族裔组成:[4]

  1. 犹太人 25,052 - 35%
  2. 俄罗斯人 18,308 - 26%
  3. 波兰人 16,112 - 23%
  4. 立陶宛人 4,092 - 6%
  5. 德意志人 3,340 - 4.5%
  6. 鞑靼人 1,084 - 1.5%
  7. 其他2932 - 4%

今天,考纳斯是该国最立陶宛化的城市之一,几乎百分之93公民是立陶宛人。考纳斯的立陶宛人比例高于维尔纽斯,也高于里加拉脱维亚人塔林爱沙尼亚人的比例。

2001年该市总人口378,943人,由以下的族裔组成:[5]

  1. 立陶宛人 352,051
  2. 俄罗斯人 16,622
  3. 乌克兰人 1,906
  4. 波兰人 1,600
  5. 其他 6,764

地理[编辑]

老城全景

友好城市[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Zinkevičius, Zigmas. Senosios Lietuvos valstybės vardynas. Vilnius: Mokslo ir enciklopedijų leidybos institutas. 2007: 42. ISBN 5420016060. 
  2. ^ Joshua D. Zimmerman, Poles, Jews, and the politics of nationality, Univ of Wisconsin Press, 2004, ISBN 0-299-19464-7, Google Print, p.16
  3. ^ 3.0 3.1 3.2 3.3 Kovno. Ushmm.org. [2009-05-05]. 
  4. ^ Первая Всеобщая перепись населения Российской Империи 1897 г. Таблица XIII. Распределение населения по родному языку. Т.Т.1-50. С.-Петербург: 1903-1905
  5. ^ 2001 Census - Lithuan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 of Statistics
  6. ^ Brno - Partnerská města. © 2006-2009 City of Brno. [2009-07-17] (Czech). 
  7. ^ Wrocław Official Website - Partnership Cities of Wrocław.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Flag of Germany.svg Flag of France.svg Flag of Poland.svg (英语, 德语, 法语波兰语) © 2007 Wrocław Municipality. [2008-10-23]. 
  8. ^ Jérôme Steffenino, Marguerite Masson. Ville de Grenoble - Coopérations et villes jumelles. Grenoble.fr. [2009-10-29]. [失效連結]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