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第緒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意第绪语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意第緒語
ייִדישYidiš
使用国家和地区 俄羅斯美國以色列阿根廷巴西英國加拿大烏克蘭白俄羅斯匈牙利墨西哥摩爾多瓦拉脫維亞立陶宛比利時德國波蘭澳洲法國瑞典奧地利等地。
当地使用人数 母語者:約180萬人[1]
第二語言者:約1100萬人。
(美國約125萬人[2]、俄羅斯約70萬人[3]、以色列約21萬人[4]、烏克蘭約63萬人[5]、白俄羅斯約23萬人[6]、德國約5萬人[7]、加拿大約5萬人[8]。)(日期不详)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官方語言:
Flag of the Jewish Autonomous Oblast.svg俄羅斯猶太自治州
被認可的少數語言:
 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
 荷兰
 波兰
 罗马尼亚
 瑞典
 乌克兰
管理机构 意第绪语科学院 (YIVO)
語言代碼
ISO 639-1 yi
ISO 639-2 yid
ISO 639-3 分別為:
yid – 意第绪语 (一般)
ydd – 东意第绪语
yih – 西意第绪语

意第緒語ייִדיש yidiš,又譯「依地語」)屬於日耳曼语族。全球大约有三百万人在使用,大部分的使用者是犹太人,而且其中主要是阿什肯納茲猶太人在操用此語。意第緒(語)這個稱呼本身可以來代表“犹太人”(跟德語的“猶第緒”一词來比較),也可能是“意第緒-塔烏特緒”(ייִדיש־טײַטש)的簡稱,或者說是用作表示“德國猶太人”的稱呼。在“意第緒(語)”稱呼于13至14世纪的早年發展階段,它也是被當作“德國猶太人”的意思;在早先時期有時候“意第緒”,亦如它以後所表示的意思,也被視“意第緒語”為這種語言的名稱來看待。

历史沿革[编辑]

由德系猶太人到老意第緒[编辑]

德系猶太人所處的德國,當年是羅馬帝國的屬地。10世纪時在中歐發展著一種獨特的猶太文化稱為AshkenaziAshkenazi一詞為中世紀德國人用來稱呼猶太人的),或著叫“日耳曼猶太”文化。中世紀時猶太人的文化區域並沒有和一些基督教公國的統治區重疊在一起,因此Ashkenazi也包括著法国北部,也和“賽法迪地區”接壤在一塊:進而塞法迪猶太人或者西班牙猶太人,也住到法国南部來。之後Ashkenazi的地域也進一步延展到东欧

中世纪晚期欧洲犹太人的日常用语与基督教族群的口语相同,而就大多数Ashkenazi地区来说也是使用当地的德语

二十世纪以後[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共有1000万人使用意第绪语。

蘇聯/俄羅斯[编辑]

在1920年代的苏联,意第绪语被认为是犹太“无产阶级”的语言被鼓励使用;同时,希伯来语则被当作“资产阶级”语言。1930年代开始,苏联国内日益增长的反犹太主义倾向和迫害犹太人的政策迫使意第绪语退出了文学、教育等领域。只有很少几个意第绪语出版物幸存下来,其中有文学刊物《苏维埃祖国》(Sovetish Heymland, 1961-1991)和报纸《比罗比詹明镜》(Birobidzhaner Shtern)。

猶太自治州[编辑]

猶太自治州位置

1934年在蘇聯遠東地區所成立,史達林認為遠東地區和中國關係密切,急需增加人口,加上有意保存猶太文化,因此在黑龍江沿岸未開發之地強制移入猶太人。但之後猶太人口不斷外流,目前該區以俄羅斯族佔多數,猶太人只佔1%。

以色列[编辑]

以色列的官方語言是希伯來語阿拉伯語,但是許多信仰虔誠的傳統猶太人認為希伯來語是神聖的且只在宗教儀式上使用的語言,因此反對使用希伯來語。在20世紀初,許多移民到巴勒斯坦的世俗錫安主義者試圖在他們的社群間消滅意第緒語,並推行使用希伯來語,希望能更促進猶太人的集體認同。

使用希伯來語意第緒語的爭辯不只在宗教上,政治上也分裂成支持希伯來語錫安主義者和支持意第緒語國際主義者。但在以色列確定選擇希伯來語作為官方語言後,意第緒語在以色列的使用人口便大幅下降;直到蘇聯解體後,大量來自該地的猶太人遷入以色列,而使意第緒語的使用人數上升。

以色列境內的德系極端正統猶太教徒至今仍教授、學習和使用意第緒語,使得該語言依然在以色列被使用。主要集中在貝內貝拉克耶路撒冷

目前以色列正興起復興意第緒語的運動,新興的世俗團體YUNG YiDiSH成立,國內亦有意第緒語劇場的成立;許多大學皆有開設教授意第緒語的課程。

哈瑞迪以意第緒語來進行教育活動[编辑]

数十万儿童曾经,或正在学习将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的经文翻译成意第绪语。

意第绪语在日耳曼语中的地位[编辑]

意第绪语在日耳曼语中的地位问题有时会遇到两种完全相反的意见。一方面,有些人认为意第绪语与德语无关—相反它是一种闪米特语斯拉夫语罗曼语,甚至是一种巴斯克的衍生物;例如,语言学家Paul Wexler是唯一提出这种观点的人:即意第绪语最初是一种斯拉夫语但其词汇被德语单词所替换。这类观点,尽管经常被狂热地提出,却能够轻易为历史记录和语言结构的研究所驳倒。

另一个极端是某些人认为意第绪语仅仅是一种德语方言,还没有特殊到要被视为一种独立语言的程度。意第绪语和德语有大量相同的词汇,和一些类似的语法结构。某些讲德语的人据说能听懂意第绪语,并将其视为德语的一种方言,与说德语的斯拉夫人所讲的德语方言相类似。这种意见使得有些人将意第绪语称为某种德语方言而非一种独立语言。但是,语言学界的共识是意第绪语和德语是不同的,因为:

  • 这两种语言在地域和文化上是不同的;([7]
  • 这两种语言有不同的书面标准,甚至使用不同的字母;
  • 意第绪语的一些语法本质上与德语不同,而是受接触的其他(例如斯拉夫语)语言影响产生;
  • 20%-30%的意第绪语词汇与德语不同,包括一批基础词汇;
  • 这两种语言总体来说不能通话(在讲德语的人试图理解意第绪语时尤为明显)。

当然,政治和语言学一样受到了意第绪语是一种方言而非语言这一长期广泛流传的看法的影响。一个有名的例子是Max Weinreich在他关于这一问题的讲话中所引用的一位听众的观点:"A shprakh iz a diyalekt mit an armey un a flot",这句名言就是意第绪语(此处引用的拉丁转写),意思是“语言是拥有陆军和海军的方言”。中欧和东欧犹太人没有自己单独的民族国家,缺少政治、经济、军事力量作为后盾,语言的地位也被人看低。

意第緒語与其它语言的交流[编辑]

意第绪语分为西(德国)意第绪语和东意第绪语。还可以再细分为东北部(立陶宛)意第绪语,中/中东部(波兰加利西亚)意第绪语,和东南部(乌克兰罗马尼亚)意第绪语。东意第绪语方言和现代意第绪语保持大量斯拉夫语族词汇。

語音結構[编辑]

辅音(子音)[编辑]

意第绪语的輔音音素如下:

  雙唇音 唇齒音 齒音 齒齦音 後齒齦 顎音 軟顎音 喉音
塞音 p  b   t  d       k  g  
塞擦音       ts  dz tʃ  dʒ      
鼻音 m   n   ɲ   (ŋ)  
擦音   f  v   s  z ʃ  ʒ   x h
近音       r   j    
近音     l        

元音(母音)[编辑]

意第绪语的元音音素如下:

元音
  前元音
(非圓型)
央元音
(非圓型)
後元音
(圓型)

近閉
i   ʊ

中開
ɛ ə ɔ
  a  
雙元音
核心 中核心 後核心
ɛj aj ɔj

意第緒語字體的演進[编辑]

依地語的印刷字體使用了希伯來方塊字體。19世紀早期,半弧形的“阿胥肯納吉”(Ashkenazi)字體是最常用的,俗稱為Vayber-taytsh,又稱為Masheyt

語形構詞[编辑]

參見:意第緒語語形構詞

意第緒語語法[编辑]

意第緒語重要作家[编辑]

參见[编辑]

参考文獻[编辑]

  • Melamed, S.M., "The Yiddish Stage", 纽约时报, Sep 27, 1925 (X2)
  • Weinreich, Max, "Der yivo un di problemen fun undzer tsayt" ("'Yivo' and the problems of our time"), Yivo-bleter 25.1.13. (1945), facsimile excerpt at [8].
  1. ^ Yiddish, Eastern, on Ethnologue. Retrieved 11 March 2010.
  2. ^ (2005年 - Eastern) [1]
  3. ^ (2005 - Eastern) [2]
  4. ^ (1986 est. - Eastern) [3]
  5. ^ (2005 - Eastern) [4]
  6. ^ (2005 - Eastern) [5]
  7. ^ (2000 est. - Western)[6]
  8. ^ (2005 - Eastern)

引用书籍[编辑]

  • Cohen, David (Rabbi), Yiddish: A Holy Language, Mesorah Publications, New York, 2004 (in Hebrew).
  • Fishman, Joshua A. (ed.), Never Say Die: A Thousand Years of Yiddish in Jewish Life and Letters, Mouton Publishers, The Hague, 1981, ISBN 90-279-7978-2 (in Yiddish and English).
  • Jacobs, Neil G., Yiddish: A Linguistic Introduction,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2005, ISBN 0-521-77215-X.
  • Katz, Dovid, Words on Fire: The Unfinished Story of Yiddish, Basic Books, New York, 2004, ISBN 0-465-03728-3.
  • Kriwaczek, Paul, Yiddish Civilization: The Rise and Fall of a Forgotten Nation, Weidenfeld & Nicolson, London, 2005, ISBN 0-297-82941-6.
  • Lansky, Aaron, Outwitting History: How a Young Man Rescued a Million Books and Saved a Vanishing Civilisation, Algonquin Books, Chapel Hill, 2004, ISBN 1-56512-429-4.
  • Liptzin, Sol, A History of Yiddish Literature, Jonathan David Publishers, Middle Village, NY, 1972, ISBN 0-8246-0124-6.
  • 尤里埃爾·瓦恩里希. College Yiddish: an Introduction to the Yiddish language and to Jewish Life and Culture, 6th revised ed., YIVO Institute for Jewish Research, New York, 1999, ISBN 0-914512-26-9 (in Yiddish and English).
  • Weinstein, Miriam, Yiddish: A Nation of Words, Ballentine Books, New York, 2001, ISBN 0-345-44730-1.
  • Wex, Michael, Born to Kvetch: Yiddish Language and Culture in All Its Moods, St. Martin's Press, New York, 2005, ISBN 0-312-30741-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