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谢玄(343年-388年),幼度,小名羯儿,因此也有人称呼他为“谢羯”或“谢遏”[1]雅好清谈,与张玄之并称为“南北二玄”,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中国东晋著名官員文學家军事家,。封康樂縣公,献武,人稱謝献武康乐献武公。追封车骑将军,是以又被称为“谢车骑”

生平[编辑]

家族[编辑]

谢玄出生于陈郡谢氏家族,号称“风流”,父亲为安西将军谢奕,母亲阮容,乃阮籍阮咸族人。有兄长谢寄奴谢探远谢渊谢攸谢靖谢豁六人,弟弟谢康,姐妹谢道韫谢道荣谢道粲谢道辉四人,谢玄为第七子。其中,谢玄长姐谢道韫即为著名咏絮才女。

谢玄原配妻子为泰山羊氏族人,感情甚笃,曾有寄的佳话流传。丧偶后,续娶谯国桓氏。谢玄孙即为著名山水诗谢灵运。謝靈運幼穎悟,父親謝瑍卻是個笨蛋,謝玄覺得奇怪,曾說:「我乃生瑍,瑍那得生靈運!」,谢灵运出生时,正逢谢安、谢靖和谢玄幼子接连去世,因谢家人觉得子孙难得之故,特地将谢灵运送到道观中抚养。

早年[编辑]

谢玄幼年随叔父谢安在东山隐居,以聪明灵慧深得谢安喜爱。谢安曾问他,为什么人们总希望子弟们出色,他回答说是,“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阶庭耳。”[2]谢安又曾问他,诗经中最喜欢哪句,他回答说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被后世人认为是性情中人。[3]

362年前后,谢玄出仕,入桓温幕府司马,深得桓温器重,被认为是大将之才。宁康元年(373年)桓温去世后,他又入桓豁幕府。太元二年377年,谢安因为北方边防问题,推荐他出任兖州刺史,镇守广陵,负责长江下游江北一线的军事防守。谢玄不负叔父重托,在广陵挑选良将,训练精兵,彭城刘牢之、东海何谦、琅邪诸葛侃、乐安高衡、东平刘轨、西河田洛、晋陵孙无终等骁勇之士皆被他招募到麾下,其中尤其以刘牢之最为勇悍,每每冲锋陷阵在前。谢玄又招募北方流亡民众,徐、兖人民纷纷应募入伍,从而建立了一支在当时的中国最精良的部队——北府兵

淮南之战[编辑]

太元三年(378年)四月,前秦征南大将军苻丕率步骑7万人进攻襄阳苻坚另派10万多人,分三路合围襄阳,总计投入兵力17万,车骑将军桓冲起兵应敌。朝廷下诏书令谢玄发三州人丁为支援部队。太元四年(379年)二月,襄阳陷落。秦将彭超围攻龙骧将军戴逯彭城,秦晋淮南之战爆发。谢玄率东莞太守高衡、后军将军何谦前往援救,抵达泗口时,因城被围,无法通消息。小将田泓主动请求前往送信,他试图潜游泗水入城,不幸被捕获。田泓诈降,表明要向城中传话说“南军已败”,彭超便令他于城外喊话。田泓大喊道:“南军垂至,我单行来报,为贼所得,勉之!”,将援军的消息告知了城内孤军后被害。

谢玄打探得彭超将部下辎重留在留城,便佯装要派何谦等人进攻留城。彭超上当,还军于留城以保辎重。谢玄趁势派何谦轻军疾行,解了彭城之围。彭超失了彭城,打算再度进军南侵,秦将句难毛当等率军自襄阳前来与彭超会合。彭超以六万人围幽州刺史田洛三阿。征虏将军谢石水军,右卫将军毛安之游击将军河间王司马昙之淮南太守杨广、宣城内史丘准等率陆军迎战。但盱眙城不久就陷落,高密内史毛藻战死,王安之等人大惊,各自率军散退,建康危急。谢玄于是自广陵起兵,进攻句难部队,其部将何谦此时已经解了彭城之围,遂派何谦进据白马,两军大战于白马,晋军战胜,并阵斩秦将都颜。谢玄乘胜进攻,又阵斩秦将邵保彭超句难败退。谢玄率部将何谦、戴逯、田洛追之,大破秦军于君川。谢玄帐下参军刘牢之破秦军浮桥及白船,督护诸葛侃、单父令李都又破秦军运输舰。句难等大败,向北逃窜,仅以身免,其部下十多万军队被全歼。谢玄因军功而进号冠军,加领徐州刺史,封东兴县侯,仍旧驻守广陵

淝水之战[编辑]

太元八年(383年),苻坚率兵抵达项城,号称百万大军大举南侵,派苻融等率27万人为先锋至颍口,梁成、王显等率五万人屯据洛涧。晋以谢玄为前锋、都督徐兖青三州、扬州之晋陵、幽州之燕国诸军事,与其叔父征虏将军谢石、从弟辅国将军谢琰、西中郎将桓伊、龙骧将军檀玄、建威将军戴熙、扬武将军陶隐等率八万北府兵抗敌。谢玄派广陵相刘牢之率五千精兵进攻洛涧,大破五万秦军,阵斩梁成梁云兄弟,生擒梁他、王显、梁悌、慕容屈氏等秦将,获得了大量军用物资。

苻坚闻讯,留六十万中军于项城,自己轻身赶赴寿阳指挥先锋部队,临淝水(今北淝河)列阵,使得谢玄部队无法渡水。谢玄派使者送给秦军主将苻融道:“君远涉吾境,而临水为阵,是不欲速战。诸君稍却,令将士得周旋,仆与诸君缓辔而观之,不亦乐乎!”苻坚部下众将皆以为不可,不如阻晋军于淝水方才是万全之策。苻坚苻融却觉得“半渡而击”,以27万对8万,也是成竹在胸。于是秦军缓缓后撤,谢玄率八千精兵迅速渡水,趁敌军中军后撤,仅前军扼守岸边的机会发动进攻,很快破却秦军扼守的前军,掩杀正在退却的中军主力,打乱了秦军队伍,使得苻坚无法有力约束部下,两军因而爆发大战,苻坚中,苻融战死,秦军失去指挥,四散奔逃,溃不成军。谢玄、谢琰率部乘胜追击,俘获苻坚所乘坐的云母车,服用礼器、各种军用物资器械以及珍宝无数,骆驼十万余。

战后,谢玄被下诏书赐予前将军假节之位,他在叔父谢安授意下,为了照顾到桓氏的情绪,坚决推让,并服从了叔父安排,将荆江两州刺史职位拱手让给了桓氏子弟。

北伐[编辑]

淝水之战北伐时期的南北形势图,图中黑线为淝水之战之前双方实际控制区域分界线,红线为北伐胜利到谢安去世时期的双方实际控制区域分界线

太元九年(384年),谢玄率军北伐,自广陵北上,一路攻克鄄城广固等地,并修青州派以通粮草,招降苻朗苻丕等,收复了兖州青州司州豫州四州。谢玄被加封为都督徐、兖、青、司、冀、幽、并七州军事,晋封康乐县公,其原先东兴侯爵位被转封谢玄侄儿谢珫,为豫宁伯。至此,东晋收回了黄河以南故土,将战线北推到黄河一带。

谢玄继续北上,收复河北部分土地。但朝中借口征战太久,应该巩固战线(实际上是司马道子为了专权,排挤谢安,不希望看到谢玄立下太多战功),令谢玄撤回淮阴镇守。不久河北大叛乱,北伐结束。

隐退,去世[编辑]

太元十年(385年)八月谢安病重,于二十二日病逝建康,谢玄兄长谢靖也在此时去世,谢玄自己出生不久的幼子也在襁褓之中夭折。

十二年(387年),朝廷征谢玄为会稽(今浙江绍兴)内史,以朱序为青﹑兖二州刺史,代玄镇广陵。谢玄从此失去对北府兵的领导权。

十三年(388年),谢玄病逝于会稽内史任上,年仅四十六岁。追赠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谥号为“献武”。

逸闻[编辑]

叔侄之间[编辑]

谢玄幼年由谢安抚养,两人感情深厚,《世说新语》中记载了大量他们叔侄间的事迹。谢安曾取笑谢玄“前倨后恭”[4],谢玄也曾毫不客气的当谢安面批评叔父谢万“衿抱未虚”[5]

谢安与谢玄为陈郡谢氏的重要人物,谢安去世不久,谢玄也病重去世,谢家门户虽然还在,但影响力已衰弱不如前。

姐弟之间[编辑]

谢玄长姐谢道韫为谢家杰出人物,时人比之于竹林七贤[6],谢玄非常敬重她。谢道韫出嫁之后,对弟弟要求依然非常严苛,曾痛言责问他道:“你怎么还是不长进,是天分有限还是俗事太多?”[7]谢玄曾写信与她道“此二日东行,游步园中,已极有任家湖形模也。姊相瞩此,亦有所散。”此文被收入《全晋文》中,为谢玄少数几篇留下来的文字之一。

钓鱼[编辑]

谢玄酷爱钓鱼,每每钓鱼大有收获,则做成腌鱼送给亲友,《全晋文》收入他十篇文字中,竟然有四篇都与钓鱼有关。他也曾因此被王珉取笑为“吴兴溪水中钓鱼的羯奴”[8]

  • 《与兄书》『居家大都无所为,正以垂纶为事,足以永日。北固下大鲈,一出钓得四十七枚。』[9]
  • 《又与兄书》『昨日疏成後出钓,手所获鱼,以为二坩鲝,今奉送。』[10]
  • 《与妇书》『昨出钓,获鱼,作一坩鲝。今奉送』[11]
  • 《书》『奉粮谷十斛,是钓池上之所种。』[12]

参考文献[编辑]

  1. ^ 诗经偶笺·序》:“「谢太傅尝问诸从『《毛诗》何句最佳』,遏以『杨柳依依』对。公所赏乃在『訏谟定命,远犹辰告』”此处遏通羯,指谢玄的小名。
  2. ^ 世说新语》:“谢太傅问诸子侄:「子弟亦何预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诸人莫有言者,车骑答曰:「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阶庭耳。」”
  3. ^ 谢公因子弟集聚,问毛诗何句最佳?遏称曰:谢玄小字。已见。“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公曰:“訏谟定命,远猷辰告。”大雅诗也。毛苌注曰:“訏,大也。谟,谋也。辰,时也。”郑玄注曰:“猷,图也。大谋定命,谓正月始和,布政于邦国都鄙。”谓此句偏有雅人深致。①【笺疏】① 宋祁宋景文笔记卷中云:“诗云‘萧萧马鸣,悠悠□旌’,见整而静也,颜之推爱之。‘杨柳依依,雨雪霏霏’,写物态,慰人情也,谢玄爱之。‘远猷辰告’,谢安以为佳语。”王士祯古夫于亭杂录二云:“愚按玄与之推所云是矣。太傅所谓‘雅人深致’,终不能喻其指。”
  4. ^ 谢羯夏月尝仰卧,谢公清晨卒来,不暇着衣,跣出屋外,方蹑履问讯。公曰:“汝可谓‘前倨而后恭’。”
  5. ^ 谢太傅谓子侄曰:“中郎始是独有千载!”车骑曰:“中郎衿抱未虚,复那得独有?”
  6. ^ 世说新语》:谢遏绝重其姊,张玄常称其妹,欲以敌之。有济尼者,并游张、谢二家。人问其优劣?答曰:“王夫人神情散朗,故有林下风气。顾家妇清心玉映,自是闺房之秀。”①【笺疏】① 嘉锡案:林下,谓竹林名士也。赏誉篇曰:“林下诸贤,各有俊才子”是其证。此言王夫人虽巾帼,而有名士之风,言顾不如王。晋书列女传所载道韫事迹,如施青绫步障为小郎解围,嫠居后见刘柳与之谈议,皆足见其神情之散朗,非复寻常闺房中人举动。类聚八十八引其拟嵇中散诗曰:“遥望山上松,隆冬不能雕。愿想游下憩,瞻彼万仞条。腾跃不能升,顿足俟王乔。时哉不我与,大运所飘飖。”居然有论养生服石髓之意,此亦林下风气之一端也。道韫以一女子而有林下风气,足见其为女中名士。至称顾家妇为闺房之秀,不过妇人中之秀出者而已。不言其优劣,而高下自见,此晋人措词妙处。
  7. ^ 世说新语》:王江州夫人语谢遏曰:“汝何以都不复进,夫人,玄之妹。为是尘务经心,天分有限。”【笺疏】① 嘉锡案:王江州即凝之,夫人即谢道韫。后条明云“谢遏绝重其姊”。御览八百二十四引有谢玄与姊书,则道韫是姊,非妹。况其言为尔汝之辞,直相诫励,亦非所以对兄。妹字决为传写之误无疑。
  8. ^ 王僧弥、谢车骑共王小奴许集。王□、谢玄并已见。小奴,王荟小字也。僧弥举酒劝谢云:“奉使君一觞。”谢曰:“可尔。”谢玄曾为徐州,故云使君。①僧弥勃然起,作色曰:“汝故是吴兴溪中钓碣耳!②何敢诪张!”玄叔父安,曾为吴兴,③玄少时从之游。故珉云然。谢徐抚掌而笑曰:“卫军,僧弥殊不肃省,④乃侵陵上国也。”⑤【笺疏】① 程炎震云:“玄前为兖州,必定作徐州乃云使君也。此注殊泥。”② 李慈铭云:“案碣当作羯,玄之小名也。世说作遏。以封、胡推之,作羯为是。盖取胡、羯字为小名,寓简贱之意。如犬子、狗子、(亦作苟子。)佛犬之类。古人小名皆此义也。此举其小名,故曰钓羯。” 嘉锡案:御览四百四十六引语林:“谢碣绝重其姊”,正作“碣”。盖羯、碣通用。又八百三十四引谢玄与兄书曰:“居家大都无所为,正以垂纶为事,足以永日。北固下大有鲈鱼,一出手,钓得四十七枚。”又与书曰:“昨日疏成后,出钓。手所获鱼,以为二坩鲝,今奉送。”又八百六十二引谢玄与妇书曰:“昨出钓,获鱼,作一坩鲝。今奉送。”是则谢玄平生性好钓鱼,故王珉就其小字生义,诋为吴兴溪中钓碣,言汝不过钓鱼之羯奴耳。③ 嘉泰吴兴志二记州治坊巷,有车骑坊。引旧图经云:“城东北二里,有晋车骑将军谢玄宅,在衙东门投北大街。”④ 程炎震云:“晋书王荟传不言为‘卫军’。珉为荟族子,玄长珉八岁,故得于荟许斥珉小字。”⑤ 嘉锡以为珉先斥玄小字,故玄以此报之,不必更论长幼也。然珉语近于丑诋,想见声色俱厉,而玄出之以游戏,固足称为雅量。
  9. ^ 太平御览》八百三十四
  10. ^ 太平御览》八百三十四
  11. ^ 《书钞》一百四十六,又《太平御览》八百六十二作「一坩」。
  12. ^ 太平御览》八百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