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式花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爾罕布拉宮的阿拉伯式花紋

阿拉伯式花紋是一種繁複而华丽的裝飾,具体表现手段为幾何圖形在一个平面内的反复运用。其幾何圖案取材自動植物的形像,手法可形成对称连续和无限延伸的平面装饰特色。此種藝術是伊斯蘭藝術的重要元素,常見於清真寺的牆壁上。幾何圖形的構成方式必須以伊斯蘭教的世界觀為基礎。對穆斯林來說,無數的幾何圖形組合起來代表在可見的物質世界之外還存在著無限的存在。事實上,無數個幾何圖形即象徵真主無限的、充塞寰宇的創造屬性。因此,阿拉伯式花紋的藝術家認為基督教藝術聖像所代表的精神意義是有侷限的。

歷史[编辑]

伊朗设拉子哈菲兹墓的穹顶下部的阿拉伯式花纹。

阿拉伯式花紋的幾何風格一直要到伊斯蘭的黃金時期才廣泛流行於中東地中海盆地。在這個時期,古希臘數學印度數學的文獻大量被翻譯成阿拉伯語並藏於巴格達的學術研究機構智慧宮。一如後來歐洲興起的文藝復興,伊斯蘭的數學科學文學歷史融為一體,影響極為深遠。

古代學者諸如柏拉圖歐幾里得阿里亞哈塔婆羅摩笈多等人的著作受到識字者的廣泛閱讀並加以改良。這些改良是為了解決伊斯蘭教的朝向禮拜拉瑪丹月的問題。[1]柏拉圖已經發展出完備而清晰的獨立實體的概念;焦赫里在其《歐幾里得幾何學原理注釋》一書中對歐幾里得的幾何學加以延伸說明;花拉子米則大大改進阿里亞哈塔與婆羅摩笈多的三角學瓦法札楊尼則分別改進了球面幾何學球面三角學[2]。球面三角學有助於確認朝向、禮拜與拉瑪丹月[1]。這些成就後來都促成了阿拉伯式花紋的發展。

花紋內容與象徵[编辑]

阿拉伯式花紋在伊朗最為常見,由不斷重複的幾何圖形構成,偶而輔以阿拉伯書法。愛丁豪森(Ettinghausen)等人指出,阿拉伯式花紋「是一種植物式的設計,充滿了……以及半棕櫚葉裝飾的風格,構成綿延不絕的圖案……每片葉子長在另一片葉子的尖端。」[3]對穆斯林來說,阿拉伯式花紋象徵著團結一致的信仰與伊斯蘭教傳統對世界的看法。

泰姬瑪哈陵的外牆

兩種模式[编辑]

阿拉伯式花紋有兩種模式。第一種模式是為了表現世界秩序的一致。這些原則包括了讓物體的結構更加穩固與美麗的基本原則。在第一種模式裡,每個重複的圖形本身都具有內涵的象徵意義。例如,等邊四方形代表著四種同等重要的自然元素:。這四種元素構成了物質世界,缺一不可,否則物質世界就會崩壞。圓形代表物質世界,把四方形內切在裡面。第二種模式是以不斷流動的植物圖形為基礎的。此模式代表自然界賦予生命的母性。此外,有些人在檢視了許多種類的阿拉伯式花紋之後就認為事實上還有第三種模式,即阿拉伯書法的模式。

書法[编辑]

阿拉伯書法實例

對穆斯林來說書法是所有肉眼可見的藝術中的極致,而不像傳統的阿拉伯式花紋專注尋求「真實存在」(精神世界的真實性);阿拉伯書法是一種語言(思想與歷史的傳達)。在伊斯蘭教裡,以口語表達的最重要的文獻自然要屬《古蘭經》了。在今日的阿拉伯式花紋裡亦可見到取材自《古蘭經》的諺語與整段經文。這三種模式構成了阿拉伯式花紋,同時也體現了紛雜事物裡的一致性(伊斯蘭教的基本教義)。

地位[编辑]

有的人認為阿拉伯式花紋也可以同時被看作藝術科學。阿拉伯式花紋不僅在數學上極為精確,在美學上也美不勝收、充滿象徵意義。由於阿拉伯式花紋同時具備藝術與科學的特性,他們認為它還可以再細分為世俗宗教兩個部份。不過對穆斯林來說並沒有這些分別。穆斯林认为,所有的藝術形式、自然界、數學與科學都是真主的造化,都能夠反映出同一件事(真主透過祂的創造物顯示祂自己),換句話說,人們能夠發現構成阿拉伯式花紋的幾何圖形,但其實它們早就已經存在於真主的創造之中

秩序與一致[编辑]

不同地區的阿拉伯式花紋都有很大的相似性。事實上,由於相似性極高,有時候專家也分辨不出特定風格的來源,原因是用來創造阿拉伯式花紋的科學與數學是放諸四海皆準的。

因此,對大部分的穆斯林來說,人類能夠創造且用來裝飾清真寺的極致藝術應當要能展現出自然界深藏的秩序與一致性。至於物質世界的秩序與一致性,他們相信其實和精神世界是相仿的(許多穆斯林相信精神世界是唯一的真實存在)。幾何圖形即可說明這種秩序的完美,因為真主的造化被人類的罪孽所遮蔽。

事實上,蘇菲派穆斯林相信精神和物質世界是沒有分別的。他們也相信我們之所以無法感知到精神世界是因為「遮蔽的面紗」擋住了精神世界的完美。因此,他們要揭去面紗。這樣一來他們在地球上才能和真主合而為一。蘇菲派也藉著阿拉伯式花紋來描述世界,以求和真主合一。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Gingerich, Owen, Islamic astronomy, Scientific American. April 1986, 254 (10): 74 [2008-05-18] 
  2. ^ O'Connor, John J.; Robertson, Edmund F., Abu Abd Allah Muhammad ibn Muadh Al-Jayyani, MacTutor History of Mathematics archive 
  3. ^ Richard Ettinghausen, Oleg Grabar, and Marilyn Jenkins-Madina, Islamic Art and Architecture, 650-1250. (New Haven: Yale UP, 2001), 6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