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試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動物測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動物試驗動物實驗英语:animal testing),是指利用人類以外的動物進行科學實驗,以驗證個別因素對接受測試的動物在生理行為上的影響,並與同種類之生物在自然環境下的狀態進行比對。用于动物实验的动物称为“实验动物”(英语:laboratory animals)。其目的是为了生理学病理学心理学的研究。[1]

大多数动物在实验结束后会被安乐死[2]

微生物等级分类[编辑]

依据体内寄生的微生物种类,实验动物按从低到高的标准可分为普通级(conventional,可缩写为CV)、无特定病原体级specific pathogen free,可缩写为“SPF”),以及无菌级(germ free,可缩写为GF)[註 1][3]。普通级的实验动物的饲养环境无任何防护措施。无特定病原体级的实验动物是受国际认可的标准动物模型。这类实验动物饲养在达到一定条件的动物房中,饲养环境能阻止特定病原体在这类实验动物中寄生,以减少对实验结果的影响。而无菌级的实验小鼠需要生活在无菌环境中,体内不含有任何微生物[4]:22-23[3][5]

遗传质量控制分类[编辑]

若依遗传学分类,則分為:

  • 近交系英语:Inbred Strain Animals):经连续20代(或以上)的全同胞兄妹交配(或者亲代与子代交配)培育而成,近交系数应大于99%,品系内所有个体都可追溯到起源于第20代或以后代数的一对共同祖先,该品系称为近交系。
  • 封闭群(远交群)(英语:Closed colony Animals):以非近亲交配方式进行繁殖生产的实验动物种群,在不从外部引入新个体的条件下,至少连续繁殖4代以上,称为一个封闭群,或叫远交群。
  • 杂交群英语:Hybrid strain Animals):由不同品系或种群之间杂交产生的后代。

动物福利[编辑]

最早的实验动物保护机构在19世纪初期成立。而世界上第一家从属于研究机构的动物福利委员会是在1968年于加拿大设立的。 目前实验动物的福利保护模式可以分为要求各机构进行的自我监管美国模式和通过立法规定对实验动物的最低福利要求的欧洲模式两大类。美国和加拿大实行美国模式,而包括欧洲、澳大利亚、新西兰在内其他大部分国家采用欧洲的模式。美国实验动物福利的主要法规依据是《1966年动物福利法案英语Animal_Welfare_Act_of_1966》,但大鼠、小鼠、鸟类并不受该法令限制。欧洲委员会1986年在ETS 123公约的基础上制定86/609/EEC号指令,该指令的附录A曾在2004年进行过修改。欧洲委员会的ETS 123公约不强制要求成员国实行,但一旦签署该公约,各国就需要进行相关立法 。截至2007年,已有14个欧洲委员会的国家签署ETS 123公约。欧洲地区的德国英国英国瑞典,以及荷兰对实验动物的审批有较严格的规范[6]:483-493

2004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巴黎会议上有学者提出实验动物应享有五大基本自由,即五项自由英语Five freedoms:免于饥渴的自由、免于不适的自由、免于痛苦、伤害和不适的自由、表达主要天性的自由,以及免于恐惧和焦虑的自由。这一标准受到各国的普遍接受,目前已成为指定实验动物福利法规的重要参考[7]。实验动物福利应遵循五项原则:动物实验必须在有必要性的前提下方才进行;应减轻实验动物的疼痛,同时应尽可能进行麻醉;不应使实验动物受到非必需的损伤或感知到非必需的疼痛;动物实验应仅由有经验的人员进行;应尽可能使用相对低等的实验动物。此外,实验动物应该享有五项自由英语Five freedoms:。动物实验还应遵守“3R原则”,即替代原则(Replacement):使用其他方法代替动物实验,或用相对低等的实验动物替代相对高等的实验动物进行实验;减少原则(Reduction):应减少实验动物的使用量;优化原则(Refinement):应通过优化实验使实验动物的痛苦得到减小[6]:483-493[8]

爭議[编辑]

動物權利主義者認為,動物實驗會使動物生病甚至死亡,而且現時已有很多種類的物品,毋須再研製新的,因此實驗對人類的好處並不存在或未能確定,另一方面實驗肯定會對動物造成傷害,因此動物實驗只是人類為自己利益而犧牲動物生存權的錯誤行為。[9]

参见[编辑]

常用的实验动物:

脚注[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中国大陆地区会将实验动物的普通级进一步进行划分为基础级和清洁级,其中清洁级动物是根据中国大陆的具体条件而设立的。以上信息来自:秦川; 等. 实验动物学.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0: 22–23. ISBN 978-7-117-13145-2. 

参考文献[编辑]

  1. ^ "Introduction", Select Committee on Animals In Scientific Procedures Report. UK Parliament. [2012-07-13]. 
  2. ^ Carbone, Larry (2004) What Animals Want.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19-516196-3.
  3. ^ 3.0 3.1 Karaman, Meral. Microbiological Standardization in Small Laboratory Animals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Monitoring. Journal of Clinical and Analytical Medicine. 2015, 6 (5). ISSN 1309-0720. doi:10.4328/JCAM.2195. 
  4. ^ 秦川; 等. 实验动物学.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0: 38–42. ISBN 978-7-117-13145-2. 
  5. ^ Jann Hau, Gerald L. Van Hoosier, Jr. (编). CHAPTER 13: Impact of the Biotic and Abiotic Environment on Animal Experiments. Handbook of Laboratory Animal Science The Second Edition. Florida: CRC Press. 2003. ISBN 0-8493-1086-5. 
  6. ^ 6.0 6.1 Hans J Hedrich, Gillian Bullock (编). The Laboratory Mouse. Elsevier. 2004. ISBN 978-0-12-336425-8. doi:10.1016/B978-0-12-336425-8.X5051-1. 
  7. ^ 何悦. 科技法学(第三版). Beijing Book Co. Inc. 1 October 2016: 343–344. ISBN 978-7-5197-0005-8. 
  8. ^ Mellor, David. Updating Animal Welfare Thinking: Moving beyond the “Five Freedoms” towards “A Life Worth Living”. Animals. 2016, 6 (3): 21. ISSN 2076-2615. doi:10.3390/ani6030021. 
  9. ^ Liguori, G.; 等. Ethical Issues in the Use of Animal Models for Tissue Engineering: Reflections on Legal Aspects, Moral Theory, 3Rs Strategies, and Harm-Benefit Analysis. Tissue Engineering Part C Methods. 2017, 23 (12): 850–862. doi:10.1089/ten.TEC.2017.0189. 

外部連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