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傳奇 (小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唐代传奇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魯迅輯校《唐宋傳奇集》下冊,1928初版。

傳奇,指中國唐代開始的虛構性的文言短篇小說,往往專指唐代小說,又稱唐傳奇傳奇文。傳奇上承六朝神怪小說,始創於初唐,大盛於中唐,衰落於宋代,題材主要分愛情、神怪、俠義、歷史四類,代表作品有沈既濟枕中記》、《任氏傳》、元稹會真記》(又稱《崔鶯鶯傳》)、蔣防霍小玉傳》、白行簡李娃傳》、李公佐南柯太守傳》、陳鴻長恨歌傳》、袁郊紅線傳》、杜光庭虬髯客傳》等。典型的傳奇與一般筆記小說志怪小說不同,具有複雜情節,曲折描寫,不是實事的記錄,而是有意識的創作[1]:230,首度建立中國短篇小說的形式,提供大量故事素材,對後世小說和戲曲都有重大影響。以「傳奇」指唐代小說,是約定俗成的做法[2]:7,其定義是模糊的,具體包括哪些作品,學者意見互有出入[1]:252[3]:30。部份學者把「傳奇」界定為筆記小說以外一切的文言虛構性小說,把傳奇下限推到清代[2]:1

詞源[编辑]

中國小說中,唐朝的文言小說,又稱「傳奇」,始見於北宋陳師道的《後山詩話》,其中描述「范文正公為〈岳陽樓記〉,用對語說時景,尹師魯讀之曰:『傳奇體耳!』《傳奇》,唐裴鉶所著小說名也。」(《傳奇》在唐代為短篇小說集),到宋代漸為唐朝小說的代稱。[4]

唐末裴鉶的故事集《傳奇》,意思是奇異的故事,傳奇之「奇」,在於故事情節、人物、情感或風格[5]:73。到南宋時,開始用「傳奇」一詞泛指唐代虛構性的小說,成為文體分類[3]:73

明朝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卷二十八,將小說概分六類,其中「一曰傳奇:《飛燕》,《太真》,《崔鶯》,《霍玉》之類是也」,至此「傳奇」成為唐朝文言小說的定稱。[4]

興起原因[编辑]

中國古典小說,特別是東漢魏晉志怪小說,提供傳奇發展的基礎;傳奇的興起,也受古文運動變文詩歌、佛經文學、道教思想和歷史傳記的影響[5]:73[6]:24司馬遷史記》的筆法對傳奇影響尤深[7]:85

唐代社會生產力發展,城市經濟繁榮,對文化娛樂的需要有所增加;都市經濟繁榮,提供豐富的主題和素材[8]:125,文人開始有意識地用虛構手法寫小說,企圖以小說表現自己的文學才能[6]:5,促使傳奇流行。

有人認為唐代科舉考生的行卷,常把小說送給考官,以博青睞,促使傳奇流行,如李復言的《續玄怪錄》乃為行卷而作[9]:74;但也有學者認為此說並無根據[5]:75

來源[编辑]

傳奇作者,主要是科舉出身的官員,故事來自士大夫在旅途、宴飲、交談時的聽聞,寫成後在友人間傳閱[6]:9-11[5]:74-75。部份故事取材自真實人物,如蔣防霍小玉傳》講述善妒的詩人李益[5]:123,陳玄祐《離魂記》以宰相張鎰為故事素材[6]:183李復言辛公平上仙》取材自唐憲宗唐順宗宦官謀殺的傳聞[9]:75。部份傳奇的主題則借鑑自志怪小說[3]:5或民間傳說,如李公佐《南柯太守傳》源自東晉干寶搜神記》中,盧汾夢入蟻穴的故事[10]:34白行簡李娃傳》據民間故事「一枝花」改寫[8]:132。傳奇有些情節或素材源自域外,如《梁四公記》講述訓練鳥類為人取來寶石,《天方夜譚》亦有相同主題[5]:91;《杜子春》的故事出自玄奘大唐西域記》中的印度烈士池的故事;李朝威柳毅傳》中龍女與人結婚的情節,源出釋道世《法苑珠林[6]:114、20

發展[编辑]

初唐盛唐[编辑]

傳奇誕生於高宗武后時期。初唐及盛唐時,傳奇小說數量少,思想內容不高,六朝志怪小說的影響還很重,現存作品僅有3部[3]:20、11:題王度古鏡記》、無名氏《補江總白猿傳》、張鷟游仙窟》,都成書於高宗、武后時期,盛唐時則一部都沒有[3]:14、16-17。當中《補江總白猿傳》最為上乘,描寫白猿搶掠美婦,其夫君深入猿宮,殺死白猿,救回愛妻。故事把白猿的矛盾性格寫得栩栩如生,引人入勝,是傳奇的開山鼻祖[5]:82[8]:127。《游仙窟》寫一男子與兩位仙女的愛情,有露骨的性愛描寫[5]:83

中唐[编辑]

中唐時期是傳奇的黃金時代[3]:10,作者蔚起,作品數量較多,素質較高,從內容到形式都顯得豐富多采。神鬼怪異遺風雖未掃淨,但現實生活氣息已壓倒神鬼的氣息[5]:227。當時主題以諷刺、愛情、歷史小說為主,最精采的是愛情小說,以離合散聚為主題,成為傳奇的典範,代表作有元稹會真記》(又稱《崔鶯鶯傳》、《鶯鶯傳》)、蔣防霍小玉傳》、白行簡李娃傳》,人物性格豐富,栩栩如生[6]:227[5]:84。781年沈既濟任氏傳》是傳奇的成熟作品,開啟了唐代小說的新時代[6]:195-196,是志怪小說發展為傳奇的分水嶺,不再以奇異事件為中心,而是以語言藝術和人物刻劃為重點。小說中狐仙任氏引誘貧窮的書生鄭子,鄭子探知其為狐仙,依然加以追求,動之以誠,也得親友韋崟等相助,任氏成為鄭的妾。但韋崟也愛上了美豔的任氏,向任氏求愛,但任氏堅定,不為所動,韋崟反被任氏勸退,後來鄭子赴官,要求任氏同往,任氏本來不願意,最後被夫婿迫往。結果鄭子在赴任途中,任氏被野狗所殺[5]:118-120許堯佐柳氏傳》風格浪漫,講述名妓柳氏為番將所虜,又為勇將韓翃所救,幾許散聚後,二人終於聚首[6]:222、226[5]:85。820年代以後,士子對傳奇的創作熱情漸漸減退[6]:364

晚唐[编辑]

晚唐時期,傳奇的神怪氣氛再度興盛,與現實生活逐漸疏遠,出現許多表現豪士俠客的作品,如薛調《無雙傳》、裴鉶崑崙奴傳》、《聶隱娘傳》、袁郊紅線傳》、杜光庭虬髯客傳》,都是一時名作。《崑崙奴傳》講述一蠻族僕人,救出深宮中其主人心愛的女子,幫助主人得到愛情;《聶隱娘傳》講述聶隱娘少年時奇遇,師從一名奇特的比丘尼,學習武藝和法術,自擇夫婿,有許多英雄壯舉。[5]:97、85尚有無名氏所著的《韋氏女》等。

宋代[编辑]

宋代傳奇為數不多,如樂史《綠珠傳》及《楊太真外傳》、錢益或劉斧的《烏衣傳》、佚名《李師師外傳》等,當中樂史的作品較出色[5]:164-166[10]:31。宋代理學「文以載道」的立場,強調文學的道德教化,批評離經叛道的情節,局限了創作自由,削弱了想像力,加上白話小說的興起,文言小說退入次要地位,導致傳奇的沒落[5]:72、163。此時算是宋代傳奇的小說,僅有《志誠張主管》而已。

明、清兩代[编辑]

明清兩代,文言小說不及白話小說流行[5]:238,當中不少文言短篇小說都承襲唐、宋傳奇的題材和手法,部份學者把這些作品也歸類為廣義的「傳奇」,如瞿佑剪燈新話[2]:394中的《金鳳釵記》、馬中錫《中山狼傳》、蒲松齡聊齋志異》中的《勞山道士》、《俠女》、《紅玉》等[11]:xxii。《聊齋志異》收錄筆記和傳奇兩類文體的小說,並冶一爐[12]:223-224

題材[编辑]

唐代傳奇小說題材主要分4類[11]:xxi

愛情[编辑]

愛情小說在傳奇中佔最大比重,如蔣防霍小玉傳》、白行簡李娃傳》、元稹會真記》(《崔鶯鶯傳》)等。有學者認為,傳奇的戀愛故事,批評門第制度,歌頌戀愛和婚姻自由[10]:28。《會真記》是後世最著名的傳奇,講述張生與崔鶯鶯在寺中相遇,一見詩情,詩歌唱和,後來相約於西廂共度良宵,幾個月後張生赴考,拋棄情人,還認為她不貞潔,朋友都讚揚張生決定正確[12]:88[5]:121。《霍小玉傳》講述李益與妓女霍小玉原本發誓相伴終身,小玉預感難成眷侶,只要求李益把父母安排的婚事推遲八年;怎料李益科舉一高中就食言,立刻與一門當戶對的女子成婚,並避而不見小玉。小玉病重,面斥李益,加以呪詛,死後李益嫉妒成狂,休妻和虐待姬妾[5]:123。《李娃傳》是最優秀的傳奇之一,情節戲劇性,首尾呼應,深切感人[8]:130-132,講述年輕書生愛上名妓李娃,散盡錢財,被鳩母逐出,被父親笞撻,貧病交加,流浪街頭,再遇李娃;李娃一改態度,收留了他,令其攻讀,最後書生家庭也改變看法,承認其婚姻,故事極為罕見地大團圓結局[5]:84

志怪[编辑]

傳奇志怪小說延續六朝志怪的傳統,摻雜佛、道思想,如初唐《古鏡記》,記載隋代王度從汾陰侯生身上得到一古鏡,從此在江湖上除魔斬妖[6]:74-82李朝威柳毅傳》講述柳毅在長安應試落第,回程路過涇水北岸,遇到一女子在牧羊,原來是受夫家虐待的龍宮公主,柳毅見義勇為,協助龍女送信龍宮求救[13]。為了教喻和諷刺,傳奇志怪小說多借鬼神或冥界為寄託[10]:29,代表作如沈既濟枕中記》(《黃粱記》)、李公佐《南柯太守傳》等。《枕中記》勸人放棄爭名奪位的欲望,講述書生屢試不第,學業多艱,在旅店遇上道人,得一瓷枕,當時店主正在煮黃粱;他在夢中高中進士,身居高官,卻因讒言而被流放,絕望中獲赦免,官復原職,日後兒孫滿堂,壽終八十;他醒來時發覺,一鍋黃粱還未煮熟,由此悟出人生猶如一夢[6]:293[5]:105。《南柯太守傳》中,淳于棼仕途多艱,酒醉後到一王國,名成利就,經歷一生的榮辱浮沉,醒來時發覺,所謂王國只是一座大蟻巢。事後淳于棼棄絕紅塵,對蟻巢卻略存留戀[5]:105-106;故事諷刺官場黑暗、爭權奪位,論諷刺性與文筆技巧,《南柯太守傳》都凌駕《枕中記[10]:32[6]:255。晚唐階段,還有李復言所撰的代表作《杜子春》、《定婚店》與《辛公平上仙》。《辛公平上仙》是一篇非常特異的小說,並非其文采昂揚,而是藉由鬼故事,揭發了一場行刺皇帝的秘密。[14]

俠義[编辑]

俠義小說反映在動蕩時局中,作者對正義和解困的期望[10]:30,作品如薛調《無雙傳》、裴鉶崑崙奴傳》、李公佐謝小娥傳》、袁郊紅線傳》、杜光庭虬髯客傳》。《無雙傳》中,美少女無雙被掠入宮中,得俠士營救,給予奇藥,可假死三天以脫身[5]:94。傳奇中,俠女形象更受讚賞,如《紅線傳》中的紅線,紅線為了嚇怕主人的仇敵,深夜偷走其床邊的金盒,使敵人知道自己身陷險境,急忙退避;紅線之後離開主人,入山為尼[5]:85-86。此外還有《謝小娥傳》的謝小娥,《聶隱娘傳》的聶隱娘等。《虬髯客傳》講述隋末群雄並起時,虬髯客伺機奪取天下,見到李世民後,立即意識到他才是真命天子,於是把財產全部轉贈李靖;李靖匡扶李世民,虬髯客則到海外扶餘國稱王[8]:133。《虬髯客傳》中英雄形象的刻畫藝術,在文言小說中「達了高潮」,後世無出其右[5]:117

歷史[编辑]

傳奇中的歷史小說,有郭湜《高力士外傳》、姚汝能《安祿山事跡》、陳鴻《長恨歌傳》及《東城老父傳》、無名氏《李林甫外傳》等。《高力士外傳》講述高力士安史之亂中陪伴唐玄宗逃亡的經過,以及二人的討論。《長恨歌傳》寫唐玄宗與楊貴妃的愛情故事,楊貴妃死於馬嵬,玄宗被迫退位,最後玄宗神會楊貴妃。[5]:84-85

篇幅[编辑]

傳奇多在3000字以下,如《離魂記》僅500字,《古鏡記》、《柳氏傳》、《枕中記》都大概1000字[6]:177、229[5]:82,《李娃傳》3558字,已是長篇[6]:319;最特殊的是夾雜白話的《游仙窟》,長達8000字[5]:84

文學特色[编辑]

唐代作者改變態度,文人開始有意識的寫作小說,視小說為有價值的文學作品,往往加入作者的思想,於篇末加議論[1]:230[5]:75。傳奇一般文體簡潔洗練,多用四字句[6]:230、232,文風優雅自然,寫實又充滿幻想,常用誇張、諷刺、象聲、雙關語、對比襯託等修辭手法,並運用伏筆,前後呼應[5]:69、79-81。唐代以前,中國小說創作基本上處於萌芽狀態,到了唐代,才建立相當完整的短篇小說形式,由雜記形式的殘叢小語,變成洋洋大篇的文章;由三言兩語的記錄,變成複雜的故事描繪,篇幅較長,頗事鋪敘、描寫[6]:6[8]:125,如會真記(又稱《崔鶯鶯傳》、《鶯鶯傳》)、是中國文學史上首次詳細描述青春期中的少女,寫出她的渴望、矛盾、舉棋不定、恐懼和不知所措的種種心態[5]:121

傳奇典型的敘事結構,受《史記》傳記的深刻影響,採用史家手法,往往先寫人物的生卒年代,籍貫、祖先與官職,篇末以評論作結,並指出故事來源,強調其真實性。傳奇中大量運用詩歌,包括律詩樂府,以抒情、寫人、寫景、評價,或標示故事情節的轉折[5]:75-77。在形式上,傳奇注意到結構,代表作品大都結構完整,情節曲折;在人物上,注意到心理性格的描寫與形象的塑造,能運用細節描寫,多方面展示人物的性格特徵,個性鮮明,如沈既濟《任氏傳》,能從多視角塑造人物性格,對話機警,巧妙處理人物三角關係;《會真記》也有多層次的性格塑造[5]:120-121。技巧上,傳奇小說較六朝小說善於刻劃景物,渲染氣氛和描寫情態,運用詩歌以寫人寫景[5]:77。內容上,傳奇由志怪述異,擴展到人情世態,取材於現實生活,題材較廣泛,反映廣闊生活[8]:126,如《會真記》的故事,反映了出身名門的士人為了門當戶對的婚姻,不惜放棄對民間女子的愛情[5]:121

結集[编辑]

唐代有幾部小說集收錄傳奇小說,如牛僧孺玄怪錄》、李復言續玄怪錄》、薛漁思《河東記》、裴鉶傳奇》、鄭還古《博異志》[5]:87-88。晚唐陳翰編《異聞集》10卷,收錄了數十篇唐代小說,是第一部專門收錄傳奇的小說集[3]:121。很多唐代傳奇原是單獨流傳的,後來收錄於宋代李昉太平廣記》、曾慥《類說》及元代陶宗儀說郛》等書[5]:82魯迅編有《唐宋傳奇集》,當中有38篇唐傳奇,11篇宋傳奇,大體界定了傳奇的定義[6]:21[3]:41

評價[编辑]

自宋代以來,唐代傳奇大受好評,宋朝洪邁稱讚傳奇篇幅雖短,但十分感人,可與唐詩比美:「唐人小說,小小情事,淒惋欲絕,洵有神遇而不自知者,與詩律可稱一代之奇。」[5]:79魯迅指出傳奇的修辭與寫作技巧,都比六朝小說大有進步:「小說亦如詩,至唐代而一變,雖尚不離於搜奇記逸,然敘述宛轉,文辭華豔,與六朝之粗陳梗概者較,演進之迹甚明,而尤顯者乃在是時則始有意為小說。……大率篇幅曼長,記敘委曲,時亦近於俳諧。」[12]:75文學史家莫宜佳認為,唐代傳奇描寫人物感情細緻複雜,敘事技巧尤勝於後世白話小說,能通過不的視角和回顧,給讀者留下想像和判斷的空間,明代白話小說與之相比,有如「倒退」[5]:141、145

影響[编辑]

小說方面[编辑]

傳奇是中國有意識創造小說的開端[1]:204,是一種前所未有虛構性敘事文體[3]:284,開文言短篇小說的正宗,自此「傳奇」體與「筆記」體分家,後者以真實記錄為主,傳奇則是文學創作[5]:242。傳奇主題豐富多元化,後世短篇小說主題雖略有變化,但並未超出傳奇的主題模式;傳奇並開拓了以狐仙為愛情小說主角的寫法,對後世小說創作有深刻影響,清代蒲松齡最著名的愛情小說,都是圍繞狐仙美女而發展[5]:89、120。傳奇創造許多典型的人物形象,如紅線和聶隱娘,成為中國女英雄的象徵;《虬髯客傳》中,文言小說中英雄形象的刻畫藝術達致高峰,後世不能相比[5]:86、117,此篇受追認為後世武俠小說的始祖,為武俠小說「開了許多道路」[15];《鶯鶯傳》不但是傳奇的代表作,也是千年間中國最著名的愛情小說。傳奇不斷受後人改寫改編,如李公佐《謝小娥傳》,為明代凌濛初加工改寫[5]:122、86;明代瞿祐《剪燈新話》若干故事,改寫自傳奇[10]:35;受《枕中記》影響,《聊齋誌異》中有「續黃梁」,王韜作有《反黃梁》[6]:204

不少傳奇小說東渡日本,《遊仙窟》日本人尤其喜愛,室町時代,《李娃傳》改編為《李娃物語》[16]:145-146,《補江總白猿傳》衍生出《白菊夫人猿掛岸勇射怪骨》(1766年刊)等作品[6]:133、93芥川龍之介重寫了《杜子春》的故事[17]

戲曲方面[编辑]

早在南宋,已有改編自唐傳奇的雜劇[16]:117-118;元、明兩代雜劇,以及明、清兩代傳奇,許多亦取材於唐傳奇。改編《鶯鶯傳》的劇本多達70多個,最著名的是元代王實甫西廂記[5]:122李朝威柳毅傳》改寫成元代尚仲賢《柳毅傳書》、清代李漁《蜃中樓》等戲曲[12]:92;陳鴻《長恨歌傳》寫唐玄宗楊貴妃的愛情故事,相同主題見於白樸梧桐雨》、洪昇長生殿》等戲曲[5]:84馬致遠雜劇《黃梁夢》、湯顯祖《邯鄲記》,都改編自《枕中記[6]:204陸采的《明珠記》,改編自《無雙傳》[16]:146,湯顯祖亦改編《霍小玉傳》為戲曲《紫釵記》;袁郊紅線傳》,20世紀梅蘭芳搬演為京劇[5]:124、85

翻譯[编辑]

傳奇譯為英語、德語、日語等。李豪偉(Howard S. Levy)英譯張鷟遊仙窟》,寫成The dwelling of playful goddesses: China's first novelette一書,1965年東京出版[5]:83杜德橋(Glen Dudbridge)英譯白行簡李娃傳》,寫成The tale of Li Wa :study and critical edition of a Chinese story from the ninth century一書,1983年倫敦出版;馬幼垣和劉紹銘編集Traditional Chinese Stories: Themes and Variations,英譯26篇自唐至清廣義的「傳奇」故事[11]:xxii;托馬斯·蒂洛(Thomas Thilo)德譯多篇傳奇,寫成Der Fremde mit dem Lockenbart一書,1989年柏林出版[5]:69吉川幸次郎日譯10篇傳奇,寫成《唐宋傳奇集》,1944年東京出版;前野直彬譯成《唐代傳奇集》,1964年東京出版[6]:23

參考來源[编辑]

書目[编辑]

注釋[编辑]

  1. ^ 1.0 1.1 1.2 1.3 倪豪士(William H. Nienhauser). 〈唐傳奇中的創造和故事講述〉. 《傳記與小說:唐代文學比較論集》. 北京: 中華書局. 2007: 203–252. ISBN 9787101054057 (中文(简体)‎). 
  2. ^ 2.0 2.1 2.2 陳文新. 《中國傳奇小說史話》. 台北: 正中書局. 1995. ISBN 957090979X (中文(繁體)‎).  外部链接存在于|title= (帮助)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陳珏. 《初唐傳奇文鈎沉》.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5. ISBN 7532539717 (中文(简体)‎). 
  4. ^ 4.0 4.1 廖玉蕙 2012,第6页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5.17 5.18 5.19 5.20 5.21 5.22 5.23 5.24 5.25 5.26 5.27 5.28 5.29 5.30 5.31 5.32 5.33 5.34 5.35 5.36 5.37 5.38 5.39 5.40 5.41 5.42 5.43 5.44 5.45 5.46 莫宜佳(Monika Motsch). 《中國中短篇敘事文學史》. 韋凌譯. 上海: 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2008. ISBN 7561760760 (中文). (简体中文)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6.16 6.17 6.18 6.19 6.20 內山知也. 《隋唐小說研究》. 益西拉姆等譯. 上海: 復旦大學出版社. 2010. ISBN 7309069897 (中文(简体)‎). 
  7. ^ 陳珏. 〈中唐傳奇文「辨體」〉. 《漢學研究》. 2007, 25.2: 75–100 (中文(繁體)‎).  外部链接存在于|title= (帮助)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柳無忌. 《中國文學新論》. 倪慶餼譯. 北京: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1993. ISBN 7300010350 (中文(简体)‎). 
  9. ^ 9.0 9.1 陳寅恪. 〈順宗實錄與續玄怪錄〉. 《金明館叢稿二編》.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0: 74–81. ISBN 9787108009401 (中文(繁體)‎).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江炳堂. 〈夢與現實——「傳奇」的世界〉. (编) 內田道夫. 《中國小說世界》. 李慶譯.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2: 26–37. ISBN 7532511588 (中文(简体)‎). 
  11. ^ 11.0 11.1 11.2 馬幼垣(Y. W. Ma)、劉紹銘(Joseph S. M. Lau) (编). Traditional Chinese Stories: Themes and Variations.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78. ISBN 023104058X (英语). 
  12. ^ 12.0 12.1 12.2 12.3 魯迅. 《中國小說史略》. 北京: 人民文學出版社. 1952 (中文(繁體)‎). 
  13. ^ 曹仕邦. 〈試論中國小說跟佛教的「龍王」傳說在華人社會中的相互影響〉. 國立台灣大學文學院佛學數位圖書館暨博物館. [2014-08-28] (中文(繁體)‎). 
  14. ^ 王汝濤.《宦官殺皇帝的秘錄探微》臨沂師專學報
  15. ^ 金庸. 〈虬髯客〉. 金庸世界. [2014-08-28] (中文(简体)‎). 
  16. ^ 16.0 16.1 16.2 青木正兒. 《中國文學概說》. 隋樹森譯. 重慶: 重慶出版社. 1982 (中文(简体)‎). 
  17. ^ 陳文傑. 〈芥川龍之介之杜子春研究〉. 台灣博碩士論文知識加值系統. [2014-08-28] (中文(繁體)‎). 

外部連結[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中國文學流變
時代 先秦 兩漢 魏晉南北朝 近代
韻文 詩經楚辭 辭賦古體詩樂府 古體詩駢賦 近體詩律賦 近體詩戲曲 新詩現代歌詞
非韻文 散文 駢文 傳奇駢文 古文 -- 章回小说 白話文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