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對Google的批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一般對Google的批評包括搜索结果量少、滥用和操纵的可能性、使用他人的知识产权、其编译的数据可能违反隐私使人担忧、审查搜寻结果和内容、Google的服务器能源消耗以及传统的业务问题,如竞争、垄断和限制贸易。

Google是一家美国的跨国公司,主要在互联网搜索云计算广告技术上投资。Google主持和开发基于互联网的服务和产品[註 1],利润主要来自其AdWords的广告平台[1][2]。Google称其使命是“组织全世界的信息,并使人人皆可访问并有用”(to organize the world's information and make it universally accessible and useful)[3],但Google如何完成此使命引起了关注。与各國電腦資訊管理法律英语Legal aspects of computing相关的大部分的批评涉及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

网页排名[编辑]

可視量少且漸減[编辑]

搜索結果號稱從約百萬項到百億項,但為人所詬病的是,漸變成用戶實際只能看到前100項~1000項,每一次用相同關鍵字看到的結果皆是與上次相近的一兩百項,常不能滿足使用者所想找的資訊,得轉用其它搜索引擎

在2007年,奥地利研究人员观察到使用Google引擎“现实接口”(reality interface)的倾向。普通用户和记者往往依赖于Google搜索结果的第一页,并认为所有未列出的并不重要,或者仅仅是不存在的。研究人员说,“Google已经成为我们整个现实主界面。确切的说:通过Google界面,用户得到的搜索结果通常意味着一种整体的印象,事实上,如果Google还集成了其他研究工具,人们只能看到可以看到的一小部分。”[4]

滥用[编辑]

Googl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2007年的《金融时报》采访时说:“我们的目标是让Google用户能问这样的问题,如“明天我该怎么办?”和“我应该做什么工作呢?”。[5] 施密特在2010年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时重申了这一过程:“其实,我觉得大多数人不希望Google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希望Google告诉他们什么是他们应该做的。” [6]

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及美国保守派一直质疑Google是否“针对”保守派媒体。特朗普認為Google篡改关于他的搜索结果,隐藏正面消息,只显示负面报道,96%的消息都来自反对他的“左翼媒体”。特朗普認為,Google能控制公眾能看到什么,看不到什么[7]

审查[编辑]

Google一直被批评其为遵守各国法律而审查搜索结果[8],最特别的例子是Google从2006年1月至2010年3月在中国大陆经营。2017年7月,一篇被稱爲「Google的意識形態迴音室」從內部流出,Google在第一時間開除了這篇備忘錄的作者,被評論爲對言論自由的控制[9]

专卖,限制贸易[编辑]

阿里云OS事件[编辑]

Google迫使其合作伙伴宏碁取消了在2012年9月公布阿里云OS操作系统智能手机的计划,Google高级副总裁安迪·鲁宾表示,宏碁与Android不兼容的“分支”不允许工作,因为宏碁属于开放手机联盟[10]中国阿里巴巴集团开发的阿里云OS,副总裁回应称阿里云不是Android的一个分支,并批评Android实际上不是开放的,它的应用市场被Google所掌管的Google Play完全控制。[11]

干擾Opera瀏覽器[编辑]

Google透過檢查不同瀏覽器的署名,把Opera封鎖在外,不允許Opera使用者在Google+網站以外的網站使用Google+服務,包括YouTubeGoogle搜索。如今此项干扰已经取消[12]

其他[编辑]

能源消耗[编辑]

Google为了维持其服务器,而产生高的能源使用量一直被批评(不過可能只是指能源效率較低),[13]Google承诺将花费数百万美元来研究便宜、清洁及可再生能源,并已在其山景城总部屋顶上安装太阳能电池板[14][15]

Go编程语言的命名[编辑]

Google的编程语言Go的命名引起了部分人的批评,因为已存在编程语言Go![16][17][18]

不當壟斷市場[编辑]

由于Google的市场份额在多个国家处于垄断地位,Google时常遭到所在地区政府的反垄断调查和罚款。

2016年8月,俄罗斯联邦反垄断局以Google违反俄罗斯《竞争保护法》第10条“禁止企业法人滥用主导地位”,对Google处以4.38亿卢布(约合767万美元)行政罚款。2017年4月,反垄断局与Google签订和解协议,Google缴纳罚款并停止违反相关反垄断法的行为[19]

2017年6月,欧盟委员会以在Google搜索结果中偏袒自家服务Google Shopping为由对Google处以24億歐元罰款[20]。這項罰款將作為歐盟整體預算,減輕成員國負擔。

2018年2月,印度竞争委员会则认为,Google滥用市场优势地位照顾了自家的订票和旅行服务,因此要求Google支付13.6亿印度卢比,约合2117万美元的罚款[21]

2018年3月,法国竞争监管部门认定Google和Facebook主导了法国的在线广告市场,因此该机构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对Facebook和Google展开公开调查[22]

2018年7月18日,欧盟宣布Google因迫使使用Android系统的智能手机制造商安装其应用程序,对谷歌罚款43.4亿欧元。这一数字超过2017年6月谷歌被罚24.2亿欧元的反垄断罚金纪录,创欧盟史上最大罚单。至2018年,全球80%以上的智能手机使用Android操作系统[23]。作为回应,Google将对欧盟的Android的设备制造商收取Google Play等Google应用授权使用费[24]

2019年3月20日,欧盟竞争监督机构作出决定,对谷歌在广告业务阻挠竞争对手的行为处罚14.9亿欧元。欧盟认为,谷歌滥用其市场主导地位,在与使用AdSense服务的第三方网站的合同中规定了一些限制性条款,阻止谷歌的竞争对手在这些网站上投放搜索广告,这一举动违反公平竞争的原则[25]

违规投放药物广告[编辑]

2009年美国警方抓获了一名叫大卫·安东尼·惠特克的人,并将其判处了65年监禁的重刑。惠特克为了减刑,向美国政府举报谷歌帮着他卖假药。惠特克声称他曾经把无菌水当成类固醇药物出售,每瓶卖1000美元,而谷歌曾积极帮助他销售这种假药。美国政府于是把惠特克伪装成一位广告商,意图在谷歌网站上投放美国政府所禁止投放的医疗广告实行钓鱼执法。 惠特克起先试图在谷歌上投放美国政府禁止的固醇类药物广告,在被谷歌的审查程序拒绝三次之后,惠特克投放成功。随后他又投放了美国政府禁止的堕胎药、精神治疗药物的广告。同时惠特克把一个伪造的售卖合法药品的网站在谷歌上做推广,但是该网站隐含的链接可以跳转到售卖非法药品的网站。在完成诸多钓鱼行动后,美国政府开始收网。最终惠特克获得60年减刑,而谷歌被处以5亿美元的罚款[26][27]

参与美国军方项目[编辑]

美国军方于2017年4月创建Maven项目,该项目的首要任务是帮助军方有效地处理空中无人机每天收集的大量视频片段。Google发言人称,它正在向美国国防部提供用于机器学习应用的 TensorFlow API 接口用于 Maven 项目。2018年3月,一些 Google 员工在内部邮件中分享该消息后,点燃了部分人的愤怒情绪。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双方的这次技术合作关乎机器学习发展和使用的道德问题。技术社区普遍担心军事和工业结合体,会被作为不正当杀人利器[28]。隨著事情的發酵有近 4000 名 Google 员工在内部请愿书中表示反对 Maven 项目,要求 Google 立即停止合作并制定新政策,以防止未来再次参与军事任务。更有十余名 Google 员工通过辞职抗议 Google 与美国国防部的合作[29]。谷歌碍于内部压力,于2018年6月宣布2019年3月Maven项目到期后不再与美国国防部续约[30]

追踪用户位置[编辑]

2018年8月,Google被爆窃取用户位置信息,即便用户已经在隐私设置中关闭了位置记录,仍有一些Google应用自动记录带有时间标记的位置信息。该事件的爆出,遭到了美国当局和民众的强烈不满[31]

重返中国传闻[编辑]

2017年春季,谷歌内部启动代号“Dragonfly”(蜻蜓)的项目,可以自动过滤被中国防火长城屏蔽的网站。

一名谷歌团队成员,因不认同公司和政府合作“打压人民”,于是向媒体曝光有关计划。“Dragonfly”項目最終得到Google高管證實[32]。一些谷歌员工对公司的中国相关项目表达抗议,要求调职或辞职[33]。一千多名谷歌公司员工对谷歌为中国秘密开发审查版谷歌搜索引擎同样表示不满,联名写信要求公司扩大透明度,以便让员工了解他们所从事工作的道德后果。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馬克羅·魯比奧在看到谷歌计划帮助中国开发审查版的搜索引擎的报道后与另外五名来自两党的议员联名写信,要求谷歌公司做出解释[34]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助理教授、曾在2011年到2014年间任谷歌亚太地区言论自由部门负责人的徐洛文在接受The Intercept英语The Intercept采访时批评说,谷歌推出中国审查版搜索这一决定违反了广为接受的人权原则。他说:“中国近年来情况越来越恶化,不让步你就不能在中国立足。” [35]

包括国际特赦人权观察无国界记者国际笔会中国人权组织在内的14个世界主要国际人权组织联名致信谷歌首席执行官桑德尔·皮查伊,称谷歌为中国开发审查版搜索引擎是“谷歌在人权上的投降,令人担忧”,而且会导致公司“直接参与人权侵犯或在这个问题上难脱干系”,并表示“审查版搜索引擎将侵犯中国数亿互联网用户的言论自由和隐私权”[36]

美国副总统彭斯2018年10月4日在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政府的中国政策问题发表演说时也呼吁谷歌应立即终止“蜻蜓”应用的开发。他认为该应用将加强共产党的审查,并损害中国消费者的隐私[37]

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董事长约翰·轩尼诗承认,谷歌如果回到中国市场将不得不违背公司的“核心价值”[38]

注释[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Financial Tables. Google, Inc. [July 5, 2010]. 
  2. ^ Vise, David A. Online Ads Give Google Huge Gain in Profit. The Washington Post. October 21, 2005 [February 14, 2010]. 
  3. ^ Google Corporate Page, accessed October 17, 2011
  4. ^ Report on dangers an d opportunities posed by large search engines, particularly Google[永久失效連結], H. Maurer (Ed), Graz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ustria, September 30, 2007, 187 pp.[失效連結]
  5. ^ Google’s goal: to organise your daily life Financial Times
  6. ^ Google and the Search for the Future Wall Street Journal
  7. ^ 特朗普:谷歌操纵关于我的新闻 96%来自左翼媒体.網易新聞.
  8. ^ Danny Sullivan. How The Myth Of Google Censorship Was Busted By The EU & Canada. 
  9. ^ Pierson, David; Lien, Tracey. Diversity training was supposed to reduce bias at Google. In case of fired engineer, it backfired. LA Times. August 9, 2017 [August 12,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August 9, 2017). 
  10. ^ Brodkin, Jon. Google blocked Acer’s rival phone to prevent Android "fragmentation". Ars Technica. [2012-11-17]. 
  11. ^ Moyer, Edward. Alibaba: Google just plain wrong about our OS. CNET News. 2012-09-15 [2012-11-17]. 
  12. ^ How to make Google instant work in Opera (存放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2017年11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2月17日). 
  13. ^ "Keyword: Evil", Ginger Strand, Harpers Magazine, March 2008
  14. ^ Google to enter clean-energy business CNET News, November 2007
  15. ^ Google's Next Frontier: Renewable Energy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2007
  16. ^ Francis McCabe (fmccabe). Issue 9 – go -I have already used the name for *MY* programming language. November 10, 2009. 
  17. ^ Thomas Claburn. Google 'Go' Name Brings Accusations Of 'Evil'. InformationWeek. November 11, 2009. 
  18. ^ John Brownlee. Google didn't google "Go" before naming their programming language. geek.com. November 13, 2009. 
  19. ^ 谷歌向俄反垄断局缴纳767万美元罚款.新华社.[2017-05-12].
  20. ^ 欧盟对谷歌处以逾24.2亿欧元反垄断罚款 创罚单纪录.新浪科技.[2017-06-27].
  21. ^ 印度向谷歌罚款2100万美元,因“滥用搜索优势”.腾讯科技.[2018-02-09].
  22. ^ 广告霸主:法国监管部门欲对谷歌、Facebook发起调查.新浪科技.[2018-03-07].
  23. ^ 43.4亿欧元!谷歌因安卓系统接到欧盟史上最大罚单+“90天”最后通牒.华尔街见闻.
  24. ^ Google app suite costs as much as $40 per phone under new EU Android deal
  25. ^ 独霸广告业务 谷歌被欧盟再开天价罚单
  26. ^ HOW A CAREER CON MAN LED A FEDERAL STING THAT COST GOOGLE $500 MILLION.WIRED.[2013-05-14].
  27. ^ 魏则西事件,说百度冤的请看下谷歌.凤凰聚焦.[2016-05-02].
  28. ^ Google 用 AI 帮美军方分析无人机航拍视频,员工对“助纣为虐”怒了.雷锋网.[2018-03-07].
  29. ^ 为抗议公司与五角大楼合作,Google 十余名员工辞职.搜狐.
  30. ^ 员工反弹 谷歌不与国防续约.中时电子报.
  31. ^ 谷歌时刻追踪用户 利益面前“不作恶”信条成障眼法.新浪网.
  32. ^ 谷歌证实“蜻蜓计划”存在.FT中文網.
  33. ^ 谷歌重返中国传言再起 科技巨头入华的尴尬.BBC中文网.
  34. ^ 谷歌员工联名致信高层 抗议为中国开发审查版搜索引擎.美国之音.
  35. ^ Google前高管批谷歌重返中国是“愚蠢”决定.多维新闻网.
  36. ^ 世界人权组织联名致信谷歌 反对为中国开发审查版搜索引擎.美国之音.
  37. ^ 彭斯副总统有关美国政府中国政策讲话全文翻译
  38. ^ Alphabet董事长称谷歌回归中国市场可能违背公司“核心价值”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