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光 (鬥委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楊光
Yeung Kwong
Yeung Kwong.jpg
鬥委會主任
任期
1967年5月16日-1967年12月
香港工會聯合會 香港工會聯合會理事長
任期
1962年-1980年
香港工會聯合會 香港工會聯合會會長
任期
1980年-1988年
继任 李澤添
个人资料
出生 1926年
 英屬香港
逝世 2015年5月16日(2015-05-16)(89歲)
 香港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
政党 香港工會聯合會 香港工會聯合會

楊光大紫荊勳賢英语:Yeung Kwong,1926年-2015年5月16日[1])是香港左派工會香港工會聯合會的前領導人,女兒在英國讀書,女婿是英國白人.在香港主權移交後於2001年獲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頒授大紫荊勳章,表揚其為勞工界的貢獻。社會大眾一般指其在1967年六七暴動期間擔任左派勢力的領導角色,組織及策劃一連串包括暗殺和放置炸彈的暴力事件[2]

香港日治時期,楊光工作於當年香港最大的香港海軍船塢工會。1962年,楊光由工聯會副理事長正式擔任理事長,及後在1980年接任會長位置,直至1988年方由李澤添繼任。1975年至1988年期間,楊光自張振南以後,成為第二名擔任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的工聯會理事長,此後更三次連任。他亦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推選委員會之委員,以勞工界身份成為400名推選委員之一[3]。楊光亦曾任第7屆全國政協委員[4]

加入電車工會[编辑]

楊光於1948年加入電車公司工作,1954年起擔任左派工會「香港電車職工會」副主席,反對外籍經理莊士頓開除工人,而楊光本人亦於1954年7月1日,與左派電車工會主席陳耀材等31人遭電車公司解僱。1960年代曾參與「港九車床打磨職工會」。

領導左派工會暴動[编辑]

1967年5月16日,香港親共人士宣佈成立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簡稱「各界鬥委會」)由工聯會理事長楊光出任主任。鬥委會隨即以「反英抗暴」為口號,聯合各親共團體數百人,手持《毛主席語錄》前往港督府(今禮賓府)示威遊行,並在港督府門外張貼大字報。港督府一度成為集體抗議示威的主要目標。港府重申要維持法律秩序,限制到港督府請願人數,抗議行動於是轉到中環花園道皇后像廣場一帶。港九各地陸續有集會和示威,參加者除工人外,亦有學生及其他群眾,期間拱北行政府新聞處舊址(今長江集團大樓)播放歐西流行曲去鎮壓示威者。

獲特區政府頒授大紫荊勳章爭議[编辑]

2001年,董建華領導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當局向六七暴動領袖楊光,頒發最高榮譽的大紫荊勳章,亦引起過爭議。時任特首董建華在事件後曾表示,讚揚楊光對勞工界等貢獻,故頒授勳章給他作為肯定,但就迴避了楊光在六七暴動中的角色這個極受爭議的部分。[5]沙頭角槍戰中殉職的警目馮燕平兒子馮金堂,就楊光授勳一事,怒斥特區政府冷酷[6]。暴動期間石寶德勳爵訪港時,因拆彈遭炸彈炸傷的警務督察周湛樵指,楊光在暴動期間可能對他的所屬機構有貢獻,但對香港政府作出何種貢獻就不知道了。

曾經入獄的已故左派人士翟暖暉指出,政府以「工運」作為頒獎予楊光的理據,劉千石李卓人亦有從事工運,如果劉、李不能得到勳章,那麼楊光獲獎便是明顯存在政治因素[7]

楊光逝世之後,曾任第四至十屆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大會議香港特區代表、香港培僑中學校長的吳康民,2015年在香港明報撰文表示,六七暴動時,楊光的角色「...『一切聽指揮』,自己並無決策權。事無大小,都得聽新華社的。而且事實上鬥委成立不久,楊光就已成港英當局監視以至追捕對象。他率眾到總督府示威以後,就只能躲進中國銀行(舊址)大廈頂樓,作為『寓公』達數月之久。」至於當時的暴力行動,包括「放真假炸彈,以至炸死北角無辜小童,暗殺在電台上叫囂反共的廣播員林彬」,吳康民指出:「都不是楊光作出的決定。也許執行者是某些工聯會的屬員,但指揮行動的都另有其人。楊光當時只是一面空頭旗幟,甚至可說是個傀儡,並未參與實際工作。」對於楊光個人的評價,吳康民認為他「...是一個平和但缺乏主見的人,因為他聽話,所以才能擔任這個『反英抗暴」的『旗手』。」此外,吳康民認為楊光為人「...一生淡泊自持,絕對不是一個『工人貴族』,是真正的無產階級......由於他平實、聽話,為工人階級所接受。但又因他『文化不高,缺乏辯才』,所以也不算是一位出色的工會領袖。」[8]

林彬被殺案[编辑]

1967年六七暴動期間,商業電台的節目主持林彬在節目中批評發動該次暴動的左派人士,[9]林在《欲罷不能》節目內對左派的行為及目的更是諸多嘲諷,指他們擾亂香港秩序、發動罷工罷課罷市失敗,更多次譴責身為“鬥委會”核心人物的楊光。

1967年8月24日早上8時許,林彬偕堂弟駕着藍色福士私家車於何文田窩打老道山文福道嘉鳴閣住所附近,被偽裝成修路工人的兇徒攔截。兇徒向車上潑以電油縱火,林彬滾出車後再被淋電油,臉部燒焦,頭髮燒光。他在救護車一度甦醒,並向妻子大喊:「左仔害死我咯!」結果林彬與其同車的堂弟林光海被燒死。事發當天「地下鋤奸突擊隊」司令部發表公告,指事件是「向林逆作出民族紀律的處分,嚴厲懲罰,以示儆戒」。《大公報》在他遇害翌日以「地下突擊隊鋤奸 敗類林彬受重傷」為題,譴責他為「對於愛國同胞極盡污辱誣蔑之能事」、對殖民地政府「認賊作父」。該報又稱呼林彬為「林逆」,細數其「罪狀」,「此人一向在反華宣傳中充當爛頭蟀角色……他天天叫囂,用盡無恥無良低能辣撻下流賤格的語言,把祖國的革命群眾稱為暴民。」林彬被殺後,左派稱林彬為「民族敗類,港英走狗」;謀殺是「執行民族紀律」,並聲稱仍會繼續「制裁其他敗類」。事件中無人被捕,至今仍為懸案。雖然並無證據說明楊光指使謀殺林彬,但社會一般認為左派組織如「鬥委會」及其負責人楊光需要為事件負責[10]

去世[编辑]

2015年5月16日凌晨2時40分,楊光在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病逝,享年89歲,工聯會對楊光離世感到哀痛。署理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指楊光「多年來積極參與香港工運,對勞工福利有突出建樹。他長期為廣大基層服務,貢獻良多」[11]

工聯會的悼詞中以「光叔」稱呼楊光,讚揚他「想工人群眾所想,急工人群眾所急」,除領導多場工運及關心工人福利外,在1960年代初香港水荒時,更聯合香港中華總商會向粵政府求助,爭取由東江水輸港,指「經周恩來總理特批和內地政府、民眾的大力支持下」,工程於1965年峻工,並且「解決香港生存危機」[12]

同年6月14日出殯中,示威者帶同標語和「菠蘿」到紅磡世界殯儀館外示威,「菠蘿」放在寫有「同胞勿近」的紙皮箱上,諷刺工聯會當年以相同手法在街頭隨處放置手榴彈,連累不少無辜市民被炸死。示威者批評楊光當年放炸彈,是六七暴動時發動連串襲擊是殺人犯,他的死不值得政府官員高度讚揚,也不是對香港有極大貢獻[13]

參考文獻[编辑]

  1. ^ 工聯會前會長楊光病逝 享年89歲. 香港電台. 2015年5月16日. (繁体中文)
  2. ^ 神州青年服務社「六七暴動40年」圖片展神州青年服務社
  3. ^ 楊光──發展騰飛大功臣,《大公報》,2009-7-31
  4. ^ 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名单 中國發展門戶網 2009年02月18日
  5. ^ 董讚楊光有貢獻避談暴動星島日報 2001年7月
  6. ^ 父親生忌日楊光授勳 痛怒攻心 殉職警員子斥特區政府冷酷 《明報》 2001年7月7日
  7. ^ [1]
  8. ^ 吳康民﹕為楊光辨誣 還「六七」真相 - 20150519 - 觀點 - 觀點 - 明報新聞網
  9. ^ 十八樓C座 拗足40年《蘋果日報》,2008年7月1日
  10. ^ 林彬遇害《文化大革命志 補卷一: 赤禍香港》
  11. ^ 林鄭月娥哀悼楊光逝世. 香港政府新聞網. 2015-05-16. 
  12. ^ 【楊光出殯】工聯會讚引東江水解決香港生存危機. 蘋果日報. 2015-06-14. 
  13. ^ 【楊光出殯】本土派「菠蘿」諷指示放炸彈. 蘋果日報. 2015-06-14. 

參見條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