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之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牧野之戰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牧野之戰(武王伐紂)
商周之戰的一部分
China 1.jpg
商朝勢力範圍
日期 说法不一,从約前1130年到約前1018年都有。较广为人接受为約前1046年。
地点 中國
结果 商朝行在朝歌被攻陷,紂王自殺。商朝灭亡。
参战方
周朝
周軍

古蜀國
...諸侯軍
商朝
商軍、太昊少昊等諸侯軍
指挥官和领导者
周武王
姜尚
紂王
兵力
戰車200餘輛
木甲伐兵20,000人
鐵騎精銳兵30,000人
史稱约700,000人
伤亡与损失
現代估計約兩萬人 史稱180,000人被杀
330,000人被俘

牧野之战殷商帝辛周朝稱之為紂王)軍隊和周武王軍隊的決戰,史稱「武王克殷」、「武王克商」、「武王伐紂」。由于殷商先征西北,后平东夷,虽取得胜利,但是窮兵黷武,加剧了國家財政負擔、社会和阶级矛盾,招致灭亡,最后兵败自焚,故《左传》稱:“纣克东夷而损其身”。

戰爭經過[编辑]

商朝末期,周武王十一年(前1059年)一月二十六日,此時帝辛派大軍遠征東夷周武王见機不可失,在太公呂尚等人輔佐下,以兵車三百乘,虎賁(精銳武士)三千人[1],東進突袭商朝,总兵力達甲士四萬五千人。臨行前,鱼辛谏阻[2]

二月二十一日,周軍抵達孟津(今河南省孟津縣[註 1],與方國(商為王畿,臣屬為方國)部落部隊會合。二十八日周军由孟津冒雨東進[3],從汜地(今河南滎陽汜水鎮)渡过黄河,至百泉(今河南輝縣西北)而東行,每天近三十公里的速度急行軍,直捣帝辛的行在朝歌(今河南淇縣),二月二十六日抵達牧野(今河南省新鄉市[4]

帝辛得知消息,只得倉促部署軍隊,但此時主力遠在東南地區,無法即時徵調。只好武裝大量奴隸迎戰周師,《詩經》上稱“殷商之旅,其會如林”。史称有七十万之众,较夸张,但兵力肯定较周武王軍隊多许多。二十七日清晨,周軍莊嚴誓師,歷数帝辛种种暴行,即為尚書所記載之「牧誓」。

誓師結束,武王下令發起總攻,先遣太公呂尚以數百名精銳部隊出擊,武王亲率主力跟进冲杀,商軍中的奴隸和戰俘全無鬥志,倒戈投降,周军得以直接攻擊帝辛的禁卫军,纣王受逃跑,引起商军总崩溃,周軍在牧野(今河南省新鄉市)大破商軍,商朝大军頃刻瓦解[5]。帝辛見大勢已去,倉惶逃回朝歌,登鹿台,“蒙衣其珠玉,自燔於火而死”[6],史称“牧野之战”。

據《尚書·周書·武成》描述牧野之戰 :“……甲子昧爽,受率其旅若林,會於牧野。罔有敵於我師,前途倒戈,攻於後以北,血流漂杵。……”,戰場極為血腥殘酷。孟子觀此書之後感嘆:“盡信書,不如無書,吾於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人無敵於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然而客觀看當時情況,《尚書·周書·武成》所記載的情況可能比較接近事實。漢朝王充评说:“察《武成》之篇,牧野之战,血流浮杵,赤地千里。由此言之,周之取殷,与汉、秦一实也。而云取殷易,兵不血刃,美武王之德,增益其实也。”[7]也有根据“会朝清明”认为当时多天大雨,原本就有积水,所以血流漂杵。

“奴隶倒戈”一说是现代有奴派学者根据史书记载臆断的说法,然而实际上,商朝并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奴隶社会[8][9],也不可能武装数十万的奴隶。而“倒戈”的士兵究竟是未被完全收服的东夷战俘,亦或是商族平民,或者是反对帝辛的贵族势力带领的“倒戈”,还未能有定论[10][11]

戰爭結果[编辑]

逸周書·世俘》記載牧野之戰武王大获全胜,擊斃十八萬人,生俘三十三萬人,並捕獵犀牛鹿等動物,获取了大量的珠寶財物,“一戎衣”参战者每人都拥有了盔甲。胜利后,武王用“輕呂”擊刺紂王的尸体,接下來周武王四處征伐商朝各地諸侯,驅逐商朝大將飛廉于海濱,逐一肅清殷商殘餘勢力。

秦朝以前,中国素有“兴灭国,继绝世”的传统,因此武庚的封地仍獲得保留。此外,周武王兵力有限,牧野之战后,商人南征的軍隊尚未完全消滅,一部分武力仍然保留在東夷,直到周成王周公東征的時代才完全消滅。

年代考證[编辑]

關於武王伐紂的年代在過去在研究上有45種說法(從前1130年—前1018年都有)[12]

  • 根據《國語》記載伶州鳩說:“昔武王克商,歲在鶉火,月在天駟,日在析木之津,晨在斗柄,星在天”,可推定為公元前1046年。歷史學家何炳棣認為鶉火是“東周的洛陽,绝不会是几百年前西周在陕西的丰镐两京”。[13]何炳棣還認為周武王伐紂時“歲在鶉火”之說,缺乏邏輯的合理性,[14]並且指出西周尚無二十八宿十二次的觀念。[15]
  • 据《竹書紀年》記載推测公元前1027年。何炳棣認為《古本竹书纪年》伐纣是公元前1027年最为可信。[16]
  • 尸子》卷下记载:“武王伐纣,鱼辛谏曰:‘岁(木星)在北方不北征。’武王不从。”荀子《儒效篇》说:“武王之诛纣也,行之日以兵忌,东面而迎太岁。”《淮南子‧兵略训》也载:“武王伐纣,东面而迎岁。”根據計算得出公元前1045年12月3日的日期。
  • 利簋》铭曰:“武王征商,唯甲子朝(早晨),岁鼎克昏辰,夙(日出)有商”
  • 明代黃道周的戊子歲(紀元前1053年)之說[17]
  • 黄宗羲的《历代甲子考》与《答朱康流论历代甲子书》以武王克商为己卯岁(前1062年),并多次与朱朝瑛辩之[18]
  • 夏商周断代工程确定为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
  • 1998年12月20日断代工程会议上江晓原结论,武王克商是前1044年1月9日。[19]
  • 张闻玉等《西周纪年研究》(2010.9)推定為公元前1106年。

假定的武王克商日程表[编辑]

  • 一月癸巳(廿六日) 武王自周興師。
  • 二月戊午(廿一日) 周師渡盟津,武王作太誓。
  • 二月癸亥(廿六日) 夜,周師佈陣於牧野。
  • 二月甲子(廿七日) 早,武王在牧野作牧誓,衝殺當即得勝。昏,周佔有商都,殷王紂自焚死,俘殷臣一百人。
  • 三月丁卯(初一日) 呂望奉命戰勝殷臣方來[20],歸來獻俘。
  • 三月戊辰(初五日) 武王在牧晴祭祀文王,宣布政令。
  • 三月壬申(初六日) 呂他奉命戰勝越戲方,歸來獻俘。
  • 三月辛巳(十五日) 侯來奉命戰勝殷臣靡集於陳,歸來獻俘。
  • 三月甲申(十八日) 百弇奉命率虎賁戰勝衛(即豕韋),歸來獻俘。
  • 四月庚子(初四日) 武王命令陳本百韋宣方新荒
  • 四月乙巳(初九日) 陳本、新荒戰勝磿、蜀歸來,向武王報告擒霍侯、艾侯、佚侯、小臣等四十六人等。百韋戰勝宣方歸來,向武王報告擒獲宣方之君等。百韋又奉命伐厲,後又歸來獻俘。
  • 四月辛亥(十五日)到乙卯(十九日) 武王在牧野築室,向祖先舉行獻捷禮。
  • 六月庚戌(十二日)(?) 武王在周廟向祖先舉行獻殷馘俘禮。
  • 六月辛亥(十五日)(?) 武王祭祀天位。
  • 六月乙卯(十九日)(?) 武王在周廟舉行獻殷屬國的馘俘禮。

以上武王克商日程表,是據王國維觀堂集林》卷一〈生霸死霸考〉排定的。六月的三個日子,王國維排定在四月,顧頡剛認為《世俘》記「四月」絭於周廟是「六月」之誤。

注释[编辑]

  1. ^ 一说汜水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史记·周本纪》说:“武王率戎车三百,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以东伐纣。”《吕氏春秋·贵因》篇说:“武王选车三百,虎资三千,朝要甲子之前,而纣为禽”。
  2. ^ 尸子》載:“武王伐纣,鱼辛谏曰:岁在北方不北征”
  3. ^ 吕氏春秋·贵因》说:“武王至鲔水(孟津附近),天雨雪,日夜不休,武王疾行不辍。军师皆谏日:‘卒病,请休之。’”
  4. ^ 说文》曰:“牧野,朝歌南七十里地”。
  5. ^ 尚书·武成》曰:“甲子昧爽,受率其旅若林,会于牧野。罔有敌于我师,前徒倒戈,攻于后以北,血流漂杵”。
  6. ^ 史記·殷本纪》曰:“甲子日,纣兵败。纣走入(朝歌),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逸周书·世俘》曰:“甲子夕,纣取天智玉琰五,环身以自焚”。
  7. ^ 论衡
  8. ^ 黄现璠《中国历史没有奴隶社会》
  9. ^ 唐际根《殷墟:一个王朝的背影》P58-59
  10. ^ 《中国思想通史·卷一》
  11. ^ 社科院《商代史》第十一卷第二章第五节
  12. ^ 江曉原、鈕衛星:《回天——武王伐紂與天文歷史年代學》列出44種不同的說法,年代最早的为公元前1130年,最晚的为公元前1018年,前后相差112年,這包含了日本学者7种,美国学者7种,英国、瑞典、韩国学者各1种。但此書忽略了黄道周的《三易洞玑》卷十:“戊子岁(前1053年)”之说。
  13. ^ 何炳棣:《读史阅世六十年》,第73页
  14. ^ 何炳棣、劉雨合撰〈「夏商周斷代工程」基本思路質疑─古本《竹書紀年》史料價值的再認識〉:“伶州鳩這段話所記的星象詞句是典型的星象家的星占說,用春秋時代的人伶州鳩的口講出戰國人編造的故事來,這本身就近於胡言亂語。他所述的星象多是肉眼看不到,只能是推算出來的。”
  15. ^ 何炳棣、劉雨:〈夏商周断代工程基本思路质疑〉
  16. ^ 《读史阅世六十年》,第73页
  17. ^ 黃道周:《三易洞璣》卷十
  18. ^ 《四库提要‧历代甲子考》称:“鲁隐公以上甲子,《汉志》与《史记》不同。黄道周主《史记》,宗羲以其与《尚书》不合,尝与朱朝瑛反复辨论,谓当从班氏,以武王克商为己卯岁,历引《尚书》及《竹书纪年》以证之。此篇即答朝瑛之书。”
  19. ^ 《夏商周断代工程简报》第四十八期《武王伐纣问题讨论会纪要》
  20. ^ 陳漢章在《周書後案》中以為“方來”即紂臣“惡來”。

来源[编辑]

  • 史记·殷本纪》
  • 左传
  • 何幼琦:《周武王克商的年代問題》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