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新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朝鮮歷史
朝鲜历史系列條目
史前
時代
舊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栉文土器时代
青铜器時代
无文土器时代
神话时代
桓国倍达国
檀君朝鮮
古朝鮮 辰国 箕子朝鮮
卫满朝鮮
前三國
時代
三韩




耽羅



三国
时代
伽倻
*
百济

新罗

  林


统一新罗时代
(南北国)




長安國


後三國
時代
新罗


东丹国
后渤海
定安国
兀惹国
兴辽国
大渤海
高麗
   大為國
   武臣政权崔氏政权
   征东行省 双城 东宁
   
朝鲜王朝
大韓帝國
日佔時期
朝鲜总督府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
朝鮮人民共和國
盟軍託管時期
駐朝鲜美國陸軍
司令部軍政廳
蘇聯民政廳
北朝鲜
人民委员会
大韩民国
(韩国)
朝鲜
民主主义
人民共和国

(朝鲜)

君主 · 首都 · 文化
韩国国宝 · 朝鲜国宝

Korea Map.svg朝鲜半岛主题

统一新罗时代(668年-901年)是朝鮮半島的一個朝代。公元668年,新罗联合唐朝灭亡了百济高句丽不久,罗唐战争爆发,新罗获得了平壤以南的朝鮮半島,朝鲜半島进入了统一新罗时代。

892年后百济建立,901年泰封国建立,统一新罗时代结束,朝鲜半岛进入后三国时代

统一新罗时代是1945年南北分治以后的术语,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现代政治的渴望,因为这个原因,一些历史学家建议使用南北国时代,其中包括了渤海国。在北朝鲜于50年代提出主体史学后,渤海国一度代替统一新罗成为朝鲜历史主线。认为渤海国在北部且继承高句丽,统一新罗由于长期臣服于唐朝而有悖于主体思想统一新罗时代并不承认渤海国对于高句丽的继承,认为新罗为三国的唯一继承者。

统一新罗的九州[编辑]

唐罗战争后,新罗也模仿中原的九州制度,认为“始备九州”,统一朝鲜半岛大同江以南的全部领土。735年,唐朝承认了新罗对朝鲜半岛大同江以南领土的控制。统一新罗仿照唐朝,建立起自己的新罗九州五岳。但新罗兵制是一种镇压新得地区反叛的编制,即‘九誓幢与十停’。九誓幢是新罗人(三誓幢)、高句丽人(三誓幢)、百济人(二誓幢)、靺鞨人(一誓幢)的京畿混合军团。九誓幢的任务是防御首都金城,十停是地方军团,分置于九州的枢纽地。在汉州汉水的南方则置两个军团以防御北方,而其最大势力范围也无法完全控制大同江流域。

统一新罗的九州仍然为古代新罗王国首都金城,今大韩民国庆尚北道庆州市(朝鲜语:경주시),地处当时的尚州;古代百济王国首都泗沘地处当时的熊州;而高句丽王国的首都平壤刚开始不在新罗九州之列。

统一新罗的九州为:良州尚州康州熊州全州武州汉州朔州溟州

统一新罗的五岳为:吐含山(土含山)为东岳、鸡龙山(界龙山)为西岳、地理山(支离山)为南岳、妙香山为北岳(不在新罗国境以内)、八公山(父岳)为中岳。

旧領 創設時点 九州完成時点(687年) 景德王
改称(757年)
備考、異称、移轉(州治)
州名 州治的現在地名 創設年 州名 州治的現在地名
新羅 上州 慶尚北道尚州市 525年 沙伐州 慶尚北道尚州市 尚州 甘文州(金泉市)、一善州(亀尾市
下州 慶尚南道昌寧郡 555年 歃良州 慶尚南道梁山市 良州 比斯伐州、大耶州(陕川郡)、押督州(慶山市
居烈州[1] 慶尚南道居昌郡 685年 菁州 慶尚南道晋州市 康州 居昌郡早在信史前已有人居住,當時是三韓中的居陀國,後來成為了伽耶的一部份。685年、居烈州由菁州分割設置。
百濟 所夫里州 忠清南道扶餘郡 671年 熊川州 忠清南道公州市 熊州 西元538年,百濟聖王將都城自熊津(今公州市)遷移至泗沘,即今日的扶餘郡。扶餘做為百濟首都,至660年新羅唐朝聯軍滅百濟,統一新羅時期設扶餘縣[2]
发羅州 全羅南道羅州市 671年?[3] 武珍州 光州广域市 武州 古代百济时代光州地区属于武珍郡,686年,武珍郡升格为武珍州[2]
完山州 全羅北道全州市 685年 完山州 全羅北道全州市 全州 全州的歷史始於百濟時期的完山。685年:新羅設置完山州。 757年, 改稱全州[4]
高句麗 悉直州 江原道三陟市 505年 河西州 江原道江陵市 溟州 何瑟羅州[5]
新州 京畿道广州市 553年 漢山州 京畿道广州市 漢州 南川州利川市
比列忽州 江原道安边郡 556年 首若州[6] 江原道春川市 朔州 達忽州(高城郡)、牛首州

文学[编辑]

统一新罗继承发展了原三国的文化传统,古典文学出现空前的兴盛。国语诗歌“乡歌”在八九世纪达到了高峰。受唐朝汉文化的影响,统一新罗汉文文学也得到很大的发展,出现了强首薛聪金大问崔致远等儒学大家。统一新罗时期的文学体裁形式也开始多样化,在民间口头传说的基础上发展出了史传文学和传奇文学,随着对外关系的发展,出现了长篇纪行文《往五天竺国传》。此外,还出现了寓言[7]:97-108

传说[编辑]

统一新罗时期的民间传说主要被收录在《三国遗事》、《新罗殊异传》、《三国史记》等典籍中,其中《三国遗事》收录的传说最多。受佛教在统一新罗时期兴起的影响,这一时期的朝鲜民间传说大多带有宗教色彩,出现了很多神、佛、鬼,以及轮回因果报应等思想[7]:109[8]:39

金现感虎》和《申屠澄娶虎》是有关虎女与人类结为夫妻的故事,反映出朝鲜古代对虎的图腾。统一新罗时期的《调信之梦》、《孙顺埋儿》、《两圣成道》、《善律还生》等传说是佛教色彩更为浓厚的故事。《无影塔》是个与中国《孟姜女》相类似的朝鲜传说,暴露了统治阶级为修释迦塔大量强征苦役给人们带来的痛苦。释迦塔是为以“慈悲为怀”的菩萨所修,因此该故事更具讽刺性。[7]:109-111[8]:43-44

驴耳王》是个有关新罗景文王的传说。景文王原本是位花郎,新罗宪安王驸马,后继承了新罗王位。在他在位期间,新罗社会矛盾激化,农民起义席卷全国。《驴耳王》传说反映出当时人们对王权的轻蔑、嘲讽[7]:114-115[8]:39-40。统一新罗的传说还包括《处容郎》、《居佗知擅射救龙》等[7]:115-117[8]:40-42

国语诗歌[编辑]

乡歌”在统一新罗时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据《三国史记》记载,新罗真圣女王曾命角干魏弘和大矩和尚修撰乡歌集《三代目》。该书虽已失传,但可见当时乡歌在朝鲜半岛已经非常盛行。现存的统一新罗乡歌只有《三国遗事》保存的11首。[7]:119-121[8]:54-55

统一新罗时期的乡歌按体裁可以分为十句体、四句体和八句体。四句体的乡歌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很单纯。十句体乡歌一般按“4*4*2”行分段,形式较为固定,也被称为“十句体定型诗”。八句体乡歌原本是十句体,后因感叹词“啊”后面的两句在传唱中消失了,而形成了八句体这种形式。[7]:122[8]:55

统一新罗的乡歌按内容可以大致分为四类。第一类是以崇尚佛教为内容的乡歌比如《原往生歌》、《千手观音歌》;第二类是反映社会生活和阶级矛盾的与政治有关的乡歌,或多或少地也带有宣扬佛教的色彩,比如《安民歌》、《怨树歌》、《兜率歌》、《遇贼歌》;第三类是表达爱慕、思念、怀念、悼亡的抒情诗,比如《祭亡妹歌》、《慕竹旨郎歌》。第四类是有关民间传说的乡歌,比如《献花歌》、《处容歌》。[7]:123-130[8]:56

汉文诗歌[编辑]

新罗统一三国后,在选拔人才方面由原来的“只以弓箭选人”[a]的武选标准,改为以对汉文典籍通晓和汉文写作能力的高低定官职的“读书三品科”[b]制度。这极大地刺激了当时人们学习汉语的热情。公元640年,新罗善德女王“遣弟子于唐,请入国学”[c]。之后,新罗每年都派大批留学生入唐留学。在唐朝科举及第的异国举子中,新罗人是最多的。[7]:133-134[8]:62

现存保留下来最早的统一新罗汉文诗是8世纪上半叶新罗僧人慧超往五天竺国传》残本中的五首。慧超的五首诗中有四首是五律,是当时盛唐前期诗坛最盛行的格律,与盛唐前沿保持着一致。另一首咏雪诗是五言古体诗,是使用仄韵写的律诗。律诗一般是使用平声韵的,但慧超觉得平声韵不适合描写当时天寒地冻、旅途吉凶未卜的心境,而变通采用了入声韵,对刚刚成型的近体格律进行了突破。拗体诗始于杜甫,盛唐前仄韵极少,慧超此作在文学史上是有其地位的,有人把它看作是近体诗的一种。[7]:135-141

新罗王子金乔觉九华山修行,圆寂后被尊为“金地藏”。金乔觉自幼酷爱诗书,来中国前就已有很高的汉文文学造诣。在唐期间,他创作了许多诗歌。清周斌在《游金地藏塔》中说:“鹿苑今无寺,鸡林独有诗。”周山门在其作的《化成寺偶联》中也写道:“始信西方活佛,是东国诗仙”,不过金乔觉的诗歌大多都已散佚。其所作的《送童子下山》被收集在《全唐诗》中,是朝鲜现存最早的七言律诗[7]:141-144[8]:63

统一新罗时期最杰出的文学家是在朝鲜学术界被誉为“东方儒学之宗”的崔致远。现存崔致远的诗歌包括《桂苑笔耕集》的60首、《东文选》的30首和分散在《全唐诗》以及历史文献和金石文物上的十余首及一些残句。崔致远的诗体裁多样包有七言、五言;有绝句律诗;有古体诗,但以七言律诗和绝句为最多。他的诗都以现实生活为基础进行自然地抒发。他认为诗人不应该过于自由想象发挥。他曾在《谢高秘书示长歌书》中说李白“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州”的诗作是“唯夸散诞之词”。[7]:156-167[8]:64-69

统一新罗时期的王巨仁因被人诬陷被新罗真圣女王处以死刑,他在狱中墙壁上写下《怨愤诗》为自己鸣冤。据说当晚雷声大作,天降冰雹,真圣女王以为是触怒了上天,于是将他释放。这首《怨愤诗》被记录在《三国史记》和《全唐诗》中流传下来,不过两个版本的诗文字句略有差异。新罗左武卫将军承冲之女薛瑶的《返俗诗》,是一首反抗宗教束缚的诗歌,被载于《全唐诗》七七九卷。[7]:145-149[8]:63-64

散文[编辑]

统一新罗时期,散文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并出现了金大问强首薛聪禄真崔致远等散文家。强首是统一新罗早期的文学大师,以文章促进三国统一大业,得到新罗太宗的赏识。他施展外交才能说服唐与新罗联合先后灭掉百济高句丽,后又化解唐朝的愤怒,使统一新罗政权得以巩固。新罗文武王曾如是评价强首:“强首以文章自任,能以书翰致意于中国及丽济二邦,故能结好成功。我先王主兵于唐,以平丽济者,虽曰武功,亦由文章之助焉。”可惜的是强首的文章都没有传世,只是有推测认为真德女王送给唐太宗的《太平颂》是强首之作。[7]:176-178

号称“新罗十贤”之一的薛聪完善了利用汉字音训纪录朝鲜语的“吏读法”,推动了新罗文化的发展。他自幼熟读儒家经典,写过很多文章,不过只有《花王戒》一篇留世。《花王戒》是薛聪献给新罗神文王的讽谏作品。作品以花王牡丹比喻国王,蔷薇比喻宫中美女和一切奸佞之徒,白头翁比喻忠直敢谏者,讽刺神文王的荒淫生活和腐败的朝政。《花王戒》是篇典型的骈文,辞藻华丽,有很高的艺术成就,在朝鲜文学史上有开先河之功,对朝鲜后世寓言的创作影响深远,并被视为朝鲜讽刺小说的嚆矢。[7]:178-182

在《三国史记·列传第五·禄真传》中从“十四年,国王无嗣子”到“此亦国家之美事也”隐藏着一篇完整的,作者应该是禄真,只是在写进传记时被做了些改动。该篇为主客问答体,情节与中国第一篇大赋枚乘的《七发》极其相似。《谏忠恭赋》像《花王戒》一样大量使用了对偶的四六句,但对偶句又不拘泥于四六句。与《花王戒》相比,这篇赋更为写实,而且气势不凡,文笔流畅是朝鲜文学史上又一篇重要的作品。[7]:184-189

新罗高僧慧超印度取经后留有一部重要的纪行之作《往五天竺国传》。慧超西行时已经不是玄奘西行时的和平年代,一路上他亲眼目睹了大食(波斯)东征、突厥扩张,印度吐蕃相互较量的残酷战争,忠实记录了8世纪上半叶当时的情况,是印度和中亚史的重要史料。慧超在《往五天竺国传》中除了记载佛教相关的内容外,还对45个国家的地理、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方方面面进行了记载,是研究8世纪中亚丝绸之路的珍贵文献。[7]:184-189

崔致远在唐的16年间创作了一万多篇作品,其中诗歌只有300多首,其余都是文大都是散文应用文。他的散文集《桂苑笔耕集》收录的大多数是骈体四俪六的行政公文,但他的散文内容丰富,体裁多样,具有很高的艺术成就。他所撰写的《檄黄巢书》,条理清晰,措辞犀利。据《孤云先生遗事》记载,黄巢在读到“不惟天下之人皆思显戮,抑亦地中之鬼已议阴诛”时,不觉从床上掉了下来。[7]:168-170

史传文学[编辑]

统一新罗时期还没有完全引入中国史书传统。这一时期的人物史作品大多保留着民间传说的成分或是注入了作者浓厚的感情与想象,因此大部分属史传文学。与侧重人物履历的人物史不同,史传文学更注重对人物性格的塑造和细节的刻画[7]:208-210

金大问是统一新罗时期的史传文学作家的代表,著有《高僧传》、《花郎世记》、《乐本》、《汉山记》、《鸡林杂传》等。其中《汉山记》是金大问在圣德王三年(公元704年)担任汉山州都督搜集汉山周边民间传说后,写成的记载战争英雄的传记作品。《花郎世记》是专门记载花郎事迹的书籍。《鸡林杂传》是有关新罗各方面历史的故事集。《乐本》是有关新罗音乐史的。[7]:211-213

统一新罗时期史传文学的代表作是《金庾信行录》。据《三国史记》记载,此书由金庾信玄孙新罗执事郎金长清所作,共十卷,是对金庾信一生的记录,其中有很多神异成分。金富轼从儒家思想的观念对其作了删减,整理成《三国史记》列传中的《金庾信传》。《金庾信传》虽经金富轼的删减,还是保留了10个神话传说和30个故事[7]:216-224

传奇文学[编辑]

统一新罗时期,朝鲜文学在史传文学的基础上出现了追求神异、志怪色彩的传奇文学。朝鲜民间神异故事集《新罗殊异传》是统一新罗时期传奇文学的代表作[7]:225-227。现存的《新罗殊异传》故事共有12篇,散录于《三国遗事》、《太平通载》、《大东韵府群玉》、《海东高僧传》、《笔苑杂记》、《三国史节要》等典籍中。这12篇故事中,只有《金现感虎》、《崔致远》、《宝开祈祷》是统一新罗时期的故事,其它均为三国时期的新罗故事。[7]:229[8]:48-52

崔致远传》是《新罗殊异传》的代表作,讲述的是新罗儒家大师崔致远在唐朝任溧水县尉期间与“双女坟”中两位少女的一段人鬼恋情。中朝文学典籍对此都有收录[7]:235-239。《崔致远传》采用的是唐传奇的文体。文章结尾有一篇长诗,一般被称为《双女坟》。唐传奇的文体一般是一篇散文骈文,配以一首长诗。大部分的唐传奇作品文末的长诗都已失传。《崔致远传》是《长恨歌传》外,又一篇完整的唐传奇文体作品。《双女坟》是典型长篇乐府歌行,既有乐府民歌一唱三叹的魅力,也有近体诗的典雅气质,是朝鲜文学史上的第一首长篇叙事诗 [7]:245-2500

注释与参考文献[编辑]

  1. ^ 菁州は神文王5年に既存の州から分割設置されたことについて、『三国史記』新羅本紀・神文王紀では「居烈州」からの分割とし、同・地理志・康州条には、「居陁州」からの分割とする。
  2. ^ 2.0 2.1 『三国史記』新羅本紀・神文王6年2月条
  3. ^ 百済故地に対する所夫里州の設置とほぼ同年のことと考えられている。(→井上1972)
  4. ^ 『三国史記』36・地理志・全州条は、完山州の設置を真興王16年(555年)とし、同26年(565年)にいったん廃止、神文王5年(685年)に再設置したとするが、対応する真興王本紀の記事には州治を比斯伐(慶尚南道昌寧郡)としていたり、6世紀中頃には全羅道は未だ百済の支配下にあるために、は下州の誤りであると考えられている。(→井上1980)
  5. ^ 『三国史記』35・地理志・溟州条には、溟州はもとは高句麗の河西良であり、分注には何瑟羅とある。新羅本紀や異斯夫伝の本文には何瑟羅州の名で現れる。
  6. ^ 元の比列忽州、後の朔州に相当する州の687年時点の名称について、井上1972は牛首州とするが武田2000により首若州とする。なお、『三国史記』35・地理志・朔州条では朔州の由来を、本文は善徳女王6年(637年)に設置した牛首州とし、分注文武王13年(673年)に設置した首若州とする。同書・新羅本紀では、善徳女王・文武王の本紀記事には州の改称についての直接的な記事は見られず、景徳王の本紀における地名改称記事(景徳王16年(757年)12月条)では、首若州を朔州としたとしている。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7.12 7.13 7.14 7.15 7.16 7.17 7.18 7.19 7.20 7.21 7.22 7.23 7.24 李岩; 徐建顺、池水涌、俞成云. 《朝鲜文学通史》.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0年9月. ISBN 978-7-5097-1511-6. 
  8. ^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韦旭昇著. 《韩国文学史》.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8年7月. ISBN 978-7-301-14042-0. 

参见[编辑]


引用错误:页面中存在<ref group="lower-alpha">标签或{{efn}}模板,但没有找到相应的<references group="lower-alpha" />标签或{{notelist}}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