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赓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胡賡年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胡赓年
胡賡年.jpg
性别
出生 1907年4月22日(光緒三十三年)
 大清奉天省沈阳
逝世 1989年4月25日
 中華民國台北市
国籍  中華民國
教育程度 金陵大学、国立东南大学政治系
日本早稻田大学东京帝国大学
职业 政治人物
活跃时期 20世纪
政党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亲属 配偶潘玉璞璩詩方、女兒胡因梦

胡赓年(1907年4月22日-1989年4月25日),號令眉,瓜爾佳氏[1]滿族,瀋陽正紅旗人,生于辽宁沈阳,中華民國政治人物,曾任瀋陽、旅順市長、立法委員

生平[2][编辑]

出生後不久父便驟然過世,性格剛烈的滿洲女子母親,在胡賡年2歲時,又因一樁小事遭人誤解想不開便吞服大量鴉片自殺。當時,祖父母又接續過世,抗战时期的伪满洲国大臣臧式毅是胡家远房姻亲,臧家有7个儿子,家里人口众多,需要一个女孩帮忙,大他4歲的姊姊便带着胡賡年一同寄居臧家,至此胡賡年的血親只剩下一位伯父和姊姊。雖然後來隨伯父到吉林讀書,但胡賡年很少提及寄居期間待他不薄的伯父,但對於代替母職照顧他的姊姊,一直念念不忘。這段寄人籬下的生活對胡賡年性格的形成影響極大。早年考入金陵大学,五卅反帝运动爆发后从教会大学转入国立东南大学就读于政治系,后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东京帝国大学

抗戰爆發,自日返國後加入中國國民黨。九一八事变时,曾在东京向国际联盟派出的李顿调查团调查递交英文报告书,并先行阐述真相。回国后曾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官、陕西韓城縣县长、辽宁旅顺市长等职。1940年在在甘肅平涼任三十八集團軍總部軍法處處長;抗戰勝利後曾發表為奉天市市長,因東北國共關係惡化未克就任,返回瀋陽,担任青年团主任,接着转任《中苏日报》社长(接余纪忠先生的职位),2年后《中苏日报》改为《中央日报》,仍為社长。1948年當選瀋陽市立法委員,1949年隨國民政府到臺灣。因不能苟同蔣介石獨裁作風,因此不得已转而支持他也不十分欣赏的桂系将领李宗仁。那时有一群民主派学者准备在香港支持李宗仁搞所谓的第三势力,於是时常往返台、港。在香港住了一年半后,发现第三势力尚不成气候,郁郁不乐地返回臺北,参与政治的热情从此低落不振,並转向对园艺和围棋的喜好。因曾留学日本,会说流利日语,因此當時和不会说国语的台灣人间搭起了可以交流的管道,因而結識日後還能維繫長久情誼的友人。另有在臺唯一親戚,其親姊之子、即外甥劉光夏(日後舉家移民美國,並於夏威夷州立大學東方語文學系擔任教授)。

胡赓年曾有三位夫人,第一任夫人潘玉璞於就讀東南大學結識,岳母對他頗滿意,受潘家溫情感動而結婚,但猜疑岳母視他為外人而疏遠妻子,甚至在東南大學學業未完成即轉往日本留學。因为璩诗方介入無法與胡復合而远走美国,並攻讀至硕士,曾於联合国擔任统计部主管,對胡茵梦視如親生女,胡去美國紐約時會拜訪潘阿姨。第二任夫人璩诗方在抗战期间於重慶結識,璩诗方於1910年出生於天津某位县长家中,籍貫安徽桐城。母親是父親续娶填房,父親元配已育有2子,但璩诗方小学时,父親再纳妾並生男嬰,猩紅熱奪走了璩詩方同父異母的三位兄弟,據璩回憶:「這幾個寶貝兒子一死,我父親也沒什麼活頭了,第二年就跟著走了。」經此大難,這個在天津堪稱富裕的官宦人家的生活一下子就墮入了谷底。璩家各房為財產和房產爭執不休。而身為小妾之女,璩詩方註定難脫「身份」的悲情,14岁便能為亲戚具状打官司爭房產,曾就读于天津女子师范学院中文系,先後在校報上發表了《憶王孫》、《塞上吟》、《初夏晚晴》、《初冬雜感》4首詩詞。20歲時經人介紹熱衷政治、經濟能力不差但相貌令人遺憾的第一任丈夫,并被傳染淋病導致輸卵管堵塞。抗戰勝利後於上海友人家中同胡赓年重逢,同胡赓年在上海生活一年後,1949年隨同胡赓年私奔遷臺,1953年為胡誕下一女胡茵梦,但兩人個性不和,家庭不睦,關係漸行漸遠,胡很少回家,於胡茵梦初三時分居,但月薪仍交璩诗方作為家用。母女倆一直生活在一起,胡因夢所有收入,全交母親管理,由她負責投資。雖衣食無憂,但璩詩方的不安全感讓她仍省吃儉用,而且已到無法令人理解的程度,每個月只給胡因夢2萬元新臺幣零用,多年來都未調整過。第三任夫人是一位曾經營餐館、信佛茹素、包容賢淑的華姓女子,胡赓年分居後沒幾年後就癱瘓在床,晚年亦由她照料。據胡茵梦自傳談及父親死後,立法院曾發下一筆200多萬的撫恤金,經向母親溝通,應交予竭盡心力照顧父親晚年而多年來日子難過的華阿姨,璩詩方於次日將撫卹金匯給她。按立法院撫卹金應發給配偶,即胡赓年身故時配偶仍為璩诗方。

参考资料[编辑]

  1. ^ 胡因梦. 死亡與童女之舞: 胡因夢自傳. 圆神出版社. 1999. ISBN 9787101007503. 
  2. ^ 「胡賡年先生事略」,《國史館現藏民國人物傳記史料彙編》第10輯,第22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