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习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語言學
理論語言學
應用語言學
其他

语言习得英語: language acquistion,又譯「语言悉得」〔因为此概念与学习无关〕)是人类语言发展的进程,也是典型的人类特有的特征之一,因为非人类的生物不使用语言交流。第一次语言习得,关系到儿童时代的语言能力发展;而第二次语言习得,关系到成人语言的发展。历史上,理论与理论家们一直强调先天与后天是语言习得的最重要因素。但最近的研究者们认为生理与环境因素都很重要。最热门的争论是生物贡献是否包括语言容量(普遍文法)。五十年来,语言学家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强烈支持:儿童有先天的语言能力,促进或约束语言学习。其它研究者如伊丽莎白·贝茨(Elizabeth Bates)、布赖恩·马克威尼(Brian MacWhinney)、凯瑟琳·斯诺(Catherine Snow)和迈克尔·托马塞洛(Michael Tomasello)设定语言学习仅从认知能力和学习者与周围环境的互动因素中得出。最近,非先天论者,威廉·奥格雷迪(William O'Grady),指出从功效化、线性计算系统中得出复杂的关系现象。CHILDES语言数据库,为研究提供了方便。

先天论[编辑]

先天语言学理论认为:儿童从他们的自然能力中,组织语言法则;但是如果没有其它人类,则不能完全有效应用这种天赋。但这并不说明,儿童需要任何语言的正规教学。乔姆斯基认为儿童生来在脑中就有一种语言习得设备(language acquisition device,LAD),他们生来就知道主要的语言学习方法。但也有许多不定项,如:是否他们学习的语言的句子中,必须有一种清楚的主體。根据先天论,当年轻的孩子接触到语言,他们的LAD,自然而然为他们设定那些不定项以及推论出语法要点,因为那些要点是天生的。

Mark Baker的工作, 《语言原子》(The Atoms of Language (2004)) 提到不仅有那些特定的LAD“不定项”,而且这些不定项可以组合成为语言的“元素周期表”。

另外,一些遗传基因学学习认为基因因素也参与认识视听样本的大脑中冗余系统。

普遍文法的概念是乔姆斯基观点的中心,即:所有语言拥有同样的基本底层结构,而语言把这种结构观画成了特定的不同语种的样式。另一种观点是:没有语言,婴儿就不能在人类环境中学习语言模式(刺激作用)。 心理学家,如哈佛大学研究家长与孩子互动的凯瑟琳·斯诺指出:儿童不必从说话时的乱句子中(语法不通)演绎出语言要素。许多研究指出:对小孩子的说话不像普通说话;常常是慢、清楚、语法正确的和重复的。

后天论(经验说)[编辑]

后天论包括竞争说与社会交互作用。社会交互作用学者,如斯诺,著说推理认为成年人在儿童的语言习得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也有一些研究人员认为:那些社会交互作用主義所根據的實驗數據,經常過度以歐美中產的家長與兒童的互動為代表,一些針對其他文化所做的人類學研究。

相关链接[编辑]


范畴:语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