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勋之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龐勛之變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龐勳之變,又稱龐勳之亂唐懿宗咸通初年,在二州的淮水流域(今江蘇徐州安徽泗縣地區)招募了一批戌卒,開赴邕州,八百人前往桂州广西桂林)讨伐南诏,約定三年期滿後即調回。[1]三年之後,戌卒日夜求歸,徐泗觀察使崔彥曾卻一再食言。咸通九年(868年)七月这批戌卒已駐守桂林六年,忿於還鄉無望,於是在桂州譁變,劫夺粮库,擁立糧料判官龐勳為都將,擅自捲旗北歸。

過程[编辑]

龐勳揮軍北上,抵達符離(今安徽宿县北符離),與宿州大將喬翔五百餘人战於虹县灵壁东的濉水,乔翔战败。龐勳決定進擊宿州。當時宿州無刺史,由宿州知州判官焦璐代理,城中已無餘兵,決定開挖汴水以阻止龐勳軍北進。由於水流尚淺,庞勋军遂涉水而进。[2]焦璐逃奔至徐州。乙未,庞勋再陷徐州,杀节度使崔彦曾、判官焦潞、李税、温延皓、崔蕴、韦廷乂等人,[3]僅赦免监军张道谨[4]遂出清府庫官帑,召募丁勇,不到十日已聚徒五萬餘人。龐勳一方面抗表请罪,另一方面仍命群凶邀求节钺。朝廷派遣中使张敬思前來安抚,表示赦免戍兵之罪,並答應送歸徐州。

龐勳率戍兵行至潭州(今湖南长沙),张敬思令其解除武装,又有山南东道节度使崔铉以严兵把守,引起龐勳等人戒備。戍卒不敢入境,泛舟東下。龐勳命令别将梁伾留守宿州,以姚周为柳子寨主,又遣刘行及丁景琮吴玫迥攻围泗州。十月,诏征河南、河东、山南诸道之师。韋保衡彈劾楊收引用嚴譔為江西節度使,收受賂款百萬。贬浙西观察使楊收为端州司马同正,鎮南軍節度使嚴譔流放岭南。咸通十年二月賜死楊收,四月賜死嚴譔。[5]

龐勳軍攻泗州势急,淮南节度使令狐綯虑失泗口,为龐勳軍奔冲,乃令大将李湘赴援,龐勳軍故意示弱乞降,十二月初五,龐勳乘其不備,發軍襲擊,李湘全軍覆沒。李湘与都监郭厚本皆被俘送徐州,龐勳斩下郭、李二人的手足,被送往康承训处示威。龐勳軍从桂林到湖南湖北安徽江淮,一直流窜到徐州,攻陷了彭城,途中俘掠崔彥曾,廣大農民紛起響應,一時聲勢大震,江淮大亂。唐懿宗急遣沙陀骑兵驰援,此時龐勳軍內部亦開始分化,孟敬文有異心,龐勳殺之於徐州。

咸通十年二月己丑,龐勳軍急攻泗州,遣牙将李员入城见刺史杜慆曰:“留后知中丞名族,不敢令军士失礼,但开城门,令百姓存活,无相疑也。”杜慆不聽,反而執殺李員。咸通十年(869年)九月,龐勛率二萬襲破宋州南城,渡汴水,南攻亳州。沙陀人朱邪赤心(李國昌)率數千騎作前鋒,追擊龐勳軍於亳州。龐勳軍降者甚眾,迅速潰敗,龐勳在宿州戰死,生脫者才千人。之後唐官軍大力捕殺桂州戍卒的宗族,株連數千人。

影響[编辑]

唐玄宗時期,南诏逐漸脫離唐朝的統治。安史之亂爆發的前一年朝廷發兵討伐南詔,喪師二十萬餘眾,國力大減,安祿山趁機起兵叛唐。[6]安史之亂爆發乃至於平定之後,北方藩鎮長期處於獨立或半獨立狀態,朝廷財務收入長期倚重江淮一帶,透過漕運以支援中央,但龐勳之亂破壞了江淮漕運,直接影響中央財政。乾符王仙芝黃巢等在河南、山東等地起兵,轉戰各地,廣明元年(880年),黃巢南下江淮,大量龐勳餘黨立即加入黃巢的軍隊,使黃巢兵力大增。廣明元年(880年)十二月,黃巢軍攻陷長安,僖宗被迫逃亡四川。待黃巢降將朱全忠盡殺宦官並逼迫唐昭宗遷都洛陽,這時唐朝已名存實亡。因此歐陽修認為唐代衰亡是間接由南詔喪師引起,《新唐书》總結教訓:“懿宗任相不明,籓鎮屢畔,南詔內侮,屯戍思亂……唐亡於黄巢,而禍基于桂林!”[7]

注釋[编辑]

  1. ^ 新唐书·崔彦曾传》云:“彦曾,咸通初,太仆卿为徐州观察使。晓律令,然卞争,为政刚猛。徐军素骄,而彦曾长于抚民,短治军,士多怨之。初,蛮寇五管,诏节度使孟球募兵三千往屯,以八百人戍桂林。旧制:三年一更,至期请代。”
  2. ^ 資治通鑑》卷二五一:“時賊已至苻離,宿州戍卒五百人出戰于濉水上,望風奔潰,賊遂抵宿州。時宿州闕刺史,觀察副使焦璐攝州事,城中無復餘兵。庚午,賊攻陷之,璐走免。賊悉聚城中貨財,令百姓來取之,一日之中,四遠雲集,然後選募為兵,有不願者立斬之,自旦至暮,得數千人。於是勒兵乘城,龐勛自稱兵馬留後。再宿,官軍始至,賊守備已嚴,不可復攻。先是,焦璐聞苻離敗,決汴水以斷北路,賊至,水尚淺可涉,比官軍至,已深矣。”
  3. ^ 資治通鑑》卷二五一载:“四月,壬辰,勋杀彦曾及监军张道谨、宣慰使仇大夫,僚佐焦璐、温庭皓等,并其亲属、宾客、仆妾皆死。”
  4. ^ 舊唐書》卷二十一:“乙未,庞勋陷徐州,杀节度使崔彦曾、判官焦潞、李税温延皓、崔蕴、韦廷乂,惟免监军张道谨。”
  5. ^ 《唐大詔令集》卷一百二十七〈賜楊收自盡敕〉:“驩州流人楊收,謬承獎擢,任以台衡。誌每構其貪叨,跡頗章於黷貨,欺天罔上,罪不可赦。俾其全生,是為妄貸,宜令內養郭全穆所在賜自盡。”同卷〈賜嚴撰自盡敕〉:“前鎮南軍節度使檢校工部尚書嚴撰,器本瑣微,誌惟凶險,廣用賄貨,交結奸邪,致楊收不顧刑章,恣為威福。以桂林江西之重,舉爾為名,納陳珍奇寶之私,竊我良守,所令按複,不欲追窮。……中外臣庶,當體予懷,宜令所在賜自盡。”
  6. ^ 旧唐书·杨国忠传》:“南蛮质子罗凤亡归不获,帝怒甚,欲讨之。(唐)精兵八万讨南蛮,与罗凤战于泸南,全军覆没。……凡举二十万众,弃之死地,只轮不还,人衔冤毒,无敢言者。”《旧唐书·南诏传》:“(天宝)十二年,剑南节度使杨国忠执国政,仍奏征天下兵…… ,复败于大和城北,死者十八、九。会安禄山反,……,西复降寻传蛮。”
  7. ^ 陈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下篇云:“夫黄巢既破坏东南诸道财富之区,……,藉东南经济力量及科举文化以维持之李唐皇室,遂不得不倾覆矣。史家推迹庞勋之作乱,由于南诏之侵边,而勋之根据所在适为汴路之咽喉,故宋子京曰:‘唐亡于黄巢,而祸基于桂林。’”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