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孝宗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明孝宗

明朝第10代皇帝

在位時期:1487年9月9日-1505年6月8日(在位18年)
明孝宗像.jpg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孝宗敬皇帝御容
首都 北京
皇宮 紫禁城
年號 弘治
姓名 朱祐樘
出生年 (1470-07-30)1470年7月30日
成化六年七月三日[1]
立儲 明武宗朱厚照
逝世 1505年6月9日(1505-06-09)(34歲)
弘治十八年五月初八日
逝世地 北京紫禁城乾清宮
廟號 孝宗
諡號 建天明道誠純中正聖文神武至仁大德敬皇帝
陵墓 泰陵
父親 明憲宗朱見深
母親 孝穆皇后紀氏
皇后 孝康敬皇后張氏
兄弟 興獻王朱祐杬
皇子 共2人
明孝宗
明朝皇帝
在位 1487年–1505年
前任 明憲宗(成化帝)
繼任 明武宗(正德帝)

明孝宗朱祐樘(1470年7月30日-1505年6月9日),年號弘治,是明憲宗皇三子。明朝第10代皇帝(1487年-1505年在位),在位18年,享年36歲。葬於泰陵諡號 建天明道誠純中正聖文神武至仁大德敬皇帝廟號孝宗

人物生平[編輯]

身世[編輯]

根據《明史》記載:「孝宗達(實為「建」,《明史》誤)天明道純誠中正聖文神武至仁大德敬皇帝,諱祐樘,憲宗第三子也。母淑妃紀氏,大明成化六年七月生帝於西宮。時萬貴妃專寵,宮中莫敢言。悼恭太子薨後,憲宗始知之,育周太后宮中。十一年,敕禮部命名,大學士商輅等因以建儲請。是年六月,淑妃暴薨,帝年六歲,哀慕如成人。十一月,立為皇太子。」民間則傳說:孝宗出生時,為免被當時的寵妃萬貴妃害死而藏在民間,在憲宗死前才由宮內太監於民間迎回即位。

孝宗出生後,廢后吳氏貶居西內,與紀氏謫居的安樂堂相近,頗知消息,往來就哺,才得保全孝宗生命,由吳氏用心撫養過一段日子。

弘治中興[編輯]

明孝宗朝服像

弘治帝在位初期,勵精圖治、整肅朝綱、改革弊政,罷逐了朝中奸佞之臣、重用賢士,為于謙建祠平冤,減輕賦稅、停徵徭役、興修水利、發展農業、繁榮經濟,史稱「弘治中興」。

弘治帝在位期間「更新庶政,言路大開」,啟用了劉健丘濬李東陽謝遷王恕馬文升劉大夏等能臣,使明憲宗成化朝晚年以來,奸佞當道的局面,得以大為改觀。

此外,弘治帝重視司法,他令天下諸司審錄重囚,慎重處理刑事案件。弘治十三年(1500年),制定《問刑條例》。又於弘治十五年(1502年),編成《大明會典》。

弘治帝在治理水患方面亦頗有效果,曾委任白昂、劉大夏修治黃河,以改善河道流向、築堤等方法抑制黃河水患,此後二十餘年間,再無大患發生;另外,於弘治年間,曾因河道淤塞而泛濫成災,孝宗即命徐貫主持治理,歷時三年,消除了蘇松水患。

弘治帝在位初期的經濟成就也比較突出,賦稅收入比成化年間增加了一百多萬石,達二千七百萬石,成為明中葉的賦入高峰;而且,人口方面也有穩定的增長。從弘治元年(1488年)到弘治十七年(1504年)間,人口增加了一千多萬,達到六千萬口。

惟至弘治十五年,「一歲所入,不足以供一歲支用」,國家財政邁進了入不敷出的狀況,戶部呂鈡指出:『常入之賦,以蠲色漸減,常出之費,以請乞漸增,入不足當出。正純以前軍國費省,小民輸正賦而已。自景泰至今,用度雜辦,皆昔所無。民已重困,無可復增。往時四方豐登,邊境無調發,州縣無流移。今太倉無儲,內府殫絀,而冗食冗費日加於前。』對此下廷臣議,廷臣作出多項建議,但僅觸及成效不大的修補政策。

此外,孝宗也常以京營禁軍投入繁重的工作,監察御史劉芳曾上奏說,「京師根本之地而軍士逃亡者過半」,「其錦衣騰驤等衛軍士不下十餘萬人,又不繫操練之數,近年雖立營營,而役佔賣放者多。」。

再者,弘治中期漸漸迷上了齋醮,從此內庫開銷劇增,孝宗開始不斷地命戶部將太倉庫的銀子納入內庫,至將河西務鈔關關船料改擬折銀進納。如弘治十五年十月,戶部指出「銀承備庫先前進,金止備成造金冊支用;銀止備軍官折俸及兵荒支給,近年累稱不足。金則以稅糧折納及於京市買過八千三百八十六兩有奇,五次取太倉銀共一百九十五萬 ,」嚴重耗空國庫。

在統治的十八年中,召見閣臣的次數總共有九次,比成化帝二十三年來召見一次為多。明孝宗即位之初,會聽進閣臣的諫諍,但是後來用各種方法來搪塞閣臣和科道官的建議,使弘治初年所革除的弊政,不僅全部恢復,尚且有惡化之勢[2]。其次,在軍事方面,從弘治一朝起亦開始糜爛,邊備日弛,人浮於事,有效抵禦入侵寥寥無幾,也不復當年成化一朝了。另外,有明一代,以弘治對外臣最為縱容厚待,動則大肆外戚藩王賞賜房屋,田地,甚至在一宗貴戚莊崎糾紛案中,偏幫小舅子張延齡,一次就得地一萬六千七百 零五頃,又如曾在弘治十三年二月,賜興王湖廣京山縣近湖淤地一千三百五十餘頃,旋在七月又賜岐王德安府田六百一十二頃 等等,賞地史不絕書,引起嚴重的土地兼併問題。

去世[編輯]

弘治十八年(1505年)五月初七日,因偶染風寒,誤服藥物,鼻血不止而死,


當時「深山窮谷,聞之無不哀痛」。有遺命:「東宮年幼,好逸樂,先生輩善輔之。」是年十月葬於泰陵。長子明武宗繼位。

明孝宗遺詔:

為政舉措[編輯]

政治[編輯]

改革吏治[編輯]

孝宗即位時所面臨的政治局面混亂不堪,由於他父親明憲宗在位後期重用宦官和姦佞,造成了「朝中皮秕政」的狀況。為了振興帝業,肅清吏治,他在人事上的改革和整頓,可謂大刀闊斧。對太監梁芳、禮部右侍郎李孜省等前朝奸佞懲罰嚴厲。將冒領官俸、總計三千多人的藝人、僧徒等一概除名。在清理過程中,朱祐樘注意方式、方法,沒有大開殺戒,斬殺的只有罪大惡極的僧人繼曉[3] 。與此並舉,孝宗開始任用賢能之士。1492年三月,孝宗下令吏、兵兩部將兩京文武大臣、在外知府守備以上的官吏姓名,全部抄錄下來,貼在文華殿的牆壁上,遇有遷罷之人,隨時更改。他還多次向吏部、都察院指出,提拔和罷免官吏的主要標準,是看此人有無實績。由於孝宗注意任用賢能,明朝中期出現了許多名臣,形成了「朝多君子」的盛況[3]

廣開言路[編輯]

朱祐樘即位初年,廣開言路。上台不久,就出現了臣子紛紛上書的局面,連尚未做官的太學生也躍躍欲試,上書提出各種建議。孝宗也有奢侈的想法,於是計劃在萬壽山建造一座棕棚,以備登臨眺望。太學生虎臣得知此事,力諫不可,負責這項工程的朝中官員擔心獲罪,抓住虎臣。孝宗聞知此事,先取消了工程,且授予虎臣七品官,派往雲南做了知縣。孝宗還採納了除早朝之外,再在便殿召見大臣,謀議政事,當面閱讀奏章,下發指令的建議,開始增加「午朝」,每天在左順門接見大臣,傾聽他們對政事的見解[3]

有說法認為:孝宗統治期間所實行的一系列的政策,都自始至終地得以貫徹執行[3],然而有學者指出,在弘治十四年,孝宗因朝廷財政拮據,以及軍餉籌措有困難而下詔群臣商議辦法,大學士劉健上奏要求改革弊端,並絕無益之費,躬行節儉,孝宗卻未採取措施。至弘治十五年,國家財政入不敷出:「常入之賦,以蠲色漸減,常出之費,以請乞漸增,入不足當出。正純以前軍國費省,小民輸正賦而已。自景泰至今,用度雜辦,皆昔所無。民已重困,無可復增。往時四方豐登,邊境無調發,州縣無流移。今太倉無儲,內府殫絀,而冗食冗費日加於前。」但僅作出成效不大的修補政策[2]

1489年,內閣大臣劉吉數興大獄,迫害了一批官員;信任太監李廣,開始修煉齋蘸之術。孝宗對此自我檢討[3]

任用官員[編輯]

宰輔

太監

  • 何鼎:性情忠直,敢上疏,為宦官同輩所忌。後遭太監李廣杖殺。
  • 蕭敬:司禮太監,諳習典故,善鼓琴。不擅權。
  • 鄧原:福建鎮監,應屬何鼎一派,史載謙潔愛民。
  • 麥秀:浙江鎮監,應屬何鼎一派,史載謙潔愛民。
  • 藍忠:河南鎮監,應屬何鼎一派,史載謙潔愛民。
  • 劉清:宣府鎮監,應屬何鼎一派,史載謙潔愛民。
  • 李廣:以符錄蠱毒皇帝,且矯旨任命官員,四方爭納賄賂。擅奪畿內民田,專鹽利巨萬。後來因為蠱勸孝宗建毓秀亭,然而毓秀亭完成後,卻發生孝宗小女兒死亡與清寧宮火災,因而失勢。
  • 蔣琮:孝宗時,南京守備。貪污、與民爭利。

軍事[編輯]

1501年,崛起的韃靼部落以十萬騎兵從花馬池鹽池殺入固原寧夏境內,這一事件震驚了孝宗。為了加強軍事力量,1502年,孝宗將劉大夏提升為兵部尚書,負責軍事整頓。劉大夏核查了軍隊虛額人手,補進了大量壯丁,並請朱祐樘停辦了不少「織造」和齋蘸[3]

經濟[編輯]

作為改良,孝宗沒有從制度上對百姓的稅賦負擔進行突出的改變,而在減輕百姓負擔上,減免災區的賦稅徵收。從1490年,河南因災免秋糧始,他對每年奏報來的因災免稅要求,幾乎是無一例外地表示同意[3]

歷史評價[編輯]

正面評價[編輯]

  • 清修《明史》高度評價明孝宗:明有天下,傳世十六,太祖、成祖而外,可稱者仁宗宣宗、孝宗而已。仁、宣之際,國勢初張,綱紀修立,淳樸未漓。至成化以來,號為太平無事,而晏安則易耽怠玩,富盛則漸啟驕奢。孝宗獨能恭儉有制,勤政愛民,兢兢於保泰持盈之道,用使朝序清寧,民物康阜。《易》曰:「無平不陂,無往不復,艱貞無咎。」知此道者,其惟孝宗乎![4]
  • 《國榷》:孝宗在東宮,久稔知其習。首罷幸相,次第釐革,改步之初,中外鼓舞,曉然誦明聖,識上意所向也。優容言路,匯吁良士,六卿之長皆民譽,三事之登皆儒英。講幄平台,天聽日卑,老臣造膝之語,不漏屬垣,少年慟哭之談,嘗為動色。故良楛鑒斷,刑賞恬肅。雖壽寧之戚,天下艷之,然寵若竇憲,尚難泌水之園,驕即武安,未請考工之宅,則帝心端可知矣。

負面評價[編輯]

  • 方志遠在其著作《明代國家權力機構及運行機制》中對明孝宗持否定態度,稱其「弱智」並詳細解釋道:「弘治時代夾在成化、正德之間,前有萬貴妃、汪直與西廠,後有劉瑾、八虎及內行廠,加之成化帝的內向和正德帝的荒唐,故弘治帝被明人稱為『中興之主』。清人作《明史·孝宗紀》,其贊曰:『明有天下,傳世十六,太祖、成祖而外,可稱者仁宗宣宗、孝宗而已。仁、宣之際,國勢初張,綱紀修立,淳樸未漓。至成化以來,號為太平無事,而晏安則易耽怠玩,富盛則漸啟驕奢。孝宗獨能恭儉有制,勤政愛民,兢兢於保泰持盈之道,用使朝序清寧,民物康阜。』並稱唯有孝宗知《》所說的『無平不陂,無往不復,艱貞無咎』之道。但黃仁宇在《萬曆十五年》中指出,孝宗之為文臣所稱道,就是因為他比較願意聽文臣的擺布。而實際上,孝宗不僅為文臣擺布,更受內臣擺布,從其種種行事,應該是個智商較低或者說是一個相對弱智的皇帝。」。方志遠在書中表示將『另具文考證』,但相關文章尚未問世,因此,關於這個評價也存在一定爭議。[5]
  • 郭厚安在其著作《弘治皇帝大傳》中稱明孝宗「盛名之下,其實難副」。他表示「從總體上,他(明孝宗)比其祖父英宗、其父憲宗以及其子武宗、侄世宗等都要略高一籌,壞的方面也沒有他們突出。因此可以說,他之所以受到讚頌,是與前後諸帝比較的結果」;「朱祐樘不過是一個『中主』而已」;「總之,朱祐樘絕不是雄才大略、大有作為之君,當然也不是荒淫的昏君,而是平庸的、力求維持現狀的『太平天子』。」。[6]
  • 查繼佐的 《罪惟錄》 中,對明孝宗的成就和不足如此評價:「帝業幾於光昌矣。群賢輻輳,任用得宜,暖閣商量,尤堪口法。斥妖淫,辟冗異,停采獻,罷傳升,革倉差,正抽分,種種明斷外,尤莫難於孝穆、 孝肅之別祀,萬貴妃之免議,於肅愍之旌功。所謂情而安之於義,又列辟之所不能忘也。升遐之日,萬姓哀號,豈偶然哉 ! 若夫待外戚過厚,賜予頗濫,冗員尚多,中貴太盛,或移心齋醮,紛費, 蓋積漸者久,未能遽革也。夫果深有得於《太極》、《 西銘 》諸圖書,即何難騎龍而上仙哉 !」查繼佐儘管也為弘治辯解,但與上述史家不同的是,究竟委婉地指出了明孝宗的不足。[7]

家庭成員[編輯]

根據清修《明史》、《明書》等官方資料記載,孝宗一生僅娶妻孝康敬皇后張氏一人,沒有其他妃嬪。在歷代皇陵中,都有妃嬪陪葬,而孝宗的泰陵只葬著夫妻兩人。成年健康的皇帝一生只有皇后一人,在歷史上幾乎就是絕無僅有。

清初毛奇齡所著「勝朝彤史拾遺記」、談遷所著「國榷」尚可知,孝宗宮中有五名夫人:敬順夫人邵氏,安和夫人周氏,安順夫人劉氏,榮順夫人孟氏及榮善夫人項氏。夫人在明朝制度並非妃嬪稱號,而是命婦封號,如外命婦(公侯伯及一二品官正室)或內命婦(資深宮人或乳母褓姆)等,內命婦中,以皇帝的乳母最常在年老後因乳帝之功而被加封為夫人(如明孝宗的保姆封為佐聖夫人[8]、天啟帝的乳母奉聖夫人客氏、仁宗褓姆衛聖夫人楊氏等,皆是有夫有家的婦人)。另,榮善夫人項氏年齡比孝宗大四十四歲,比孝宗的祖父明英宗還大一歲。因此這五名夫人實際上不是明孝宗的妃嬪。

皇后[編輯]

  1. 孝成敬皇后張氏

兄弟[編輯]

  1. 明憲宗皇長子(未命名而夭折)
  2. 悼恭太子朱祐極
  3. 明睿宗(興獻王)朱祐杬
  4. 岐惠王朱祐棆
  5. 益端王朱祐檳
  6. 衡恭王朱祐楎
  7. 雍靖王朱祐枟
  8. 壽定王朱祐榰
  9. 汝安王朱祐梈
  10. 明憲宗皇十子(未命名夭折)(1483年8月19日-1483年10月8日)
  11. 涇簡王朱祐橓
  12. 榮莊王朱祐樞
  13. 申懿王朱祐楷

姊妹[編輯]

  1. 仁和公主,弘治二年下嫁齊世美。嘉靖二十三年薨。
  2. 永康公主,下嫁崔元
  3. 德清公主,下嫁林岳
  4. 四公主,早薨。[9]
  5. 長泰公主,成化二十三年薨,追冊。
  6. 仙遊公主,弘治五年薨,追冊。

子女[編輯]

[編輯]

  1. 明武宗朱厚照,母孝成敬皇后張氏
  2. 蔚悼王朱厚煒,母孝成敬皇后張氏,夭折

[編輯]

  1. 太康公主朱秀榮,母孝成敬皇后張氏,夭折。[10]

發明[編輯]

美國牙科醫學會和美國牙科博物館等的資料顯示,世界上第一把用刷毛製成的牙刷是由明孝宗於1498年發明的,方法是把短硬的豬鬃插進一支骨制手把上。亦有學者如英國藝術史學家約翰·理查森(John Richardson)把牙刷發明權歸於英國人威廉·艾利斯,1780年,艾利斯把骨頭磨成一根細棒,在上面鑽了些小孔,然後將豬鬃一束束地插進小孔,並將它們修剪整齊,成為現代牙刷的雛形[11][12]。亦有學者指出刷毛牙刷早在北宋中期就已被使用[13],也有學者指出,在中國發現了類似現代牙刷的一把唐朝時期的硬毛牙刷,這把牙刷由來西伯利亞和中國北方的豬毛製作而成[14][15]

藝術形象[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明孝宗實錄》「孝穆太后既有娠,以疾遜於西宮,而上生焉,成化六年七月三日也。」
  2. ^ 2.0 2.1 王其榘《明代內閣制度史》,中華書局,1989年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倉聖. 《正說中國三百五十帝·明孝宗朱祐樘》. 黑龍江: 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2006年1月1日: 443—444頁. ISBN 9787207052827 (中文). 
  4. ^ 張廷玉 等,《明史》,卷15,《孝宗紀》
  5. ^ 方志遠,《明代國家權力機構及運行機制》,第六章,第113頁
  6. ^ 郭厚安,《弘治皇帝大傳》,第七講,第200-202頁
  7. ^ 《罪惟錄》帝紀卷 10:「帝業幾於光昌矣。群賢輻輳,任用得宜,暖閣商量,尤堪口法。斥妖淫,辟冗異,停采獻,罷傳升,革倉差,正抽分,種種明斷外,尤莫難於孝穆、 孝肅之別祀,萬貴妃之免議,於肅愍之旌功。所謂情而安之於義,又列辟之所不能忘也。升遐之日,萬姓哀號,豈偶然哉 ! 若夫待外戚過厚,賜予頗濫,冗員尚多,中貴太盛,或移心齋醮,紛費, 蓋積漸者久,未能遽革也。夫果深有得於《太極》、《 西銘 》諸圖書,即何難騎龍而上仙哉 !」
  8. ^ 《明實錄》「弘治五年正月乙亥贈『宮人』周氏為安和夫人,並賜祭葬。」
  9. ^ 《明書》卷二十一
  10. ^ 《太康公主壙志》:今上皇帝之女、皇后所出,以弘治十年正月十四辰時生,弘治十一年九月十六日亥時薨。公主聰慧娟秀,以上所鍾愛,薨之日,悼惜不已,乃追封為太康公主,凡諸恩典皆從厚,以卒之年十月十一日奉敕葬於都城西金山之原。
  11. ^ 小玩意大發明 牙刷的前世今生(圖) 新華網
  12. ^ John Richardson (2000), "The Annals of London: A Year-by-year Record of a Thousand Years of Histor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p221
  13. ^ 李開周《吃一場有趣的宋朝飯局》,時報出版,2014年
  14. ^ Kumar, Jayanth V. Oral hygiene aids. Textbook of preventive and community dentistry 2nd. Elsevier. 2011: 412–413. ISBN 978-81-312-2530-1. 
  15. ^ Harris, Norman O.; García-Godoy, Franklin (編). Primary preventive dentistry 5th. Stamford: Appleton & Lange. 1999. ISBN 978-0-8385-8129-2. 
前任:
父親明憲宗
明朝皇帝
1487年-1505年
繼任:
長子明武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