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特金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歌德金屬
Theatre Des Vampires.jpg
曲風起源
文化起源
1990年代初期的歐洲
典型樂器
普遍程度 從1990年代末期到現今的歐洲
区域特色
英國 - 芬蘭 - 挪威 - 德國 - 義大利 - 荷蘭
其他主題
哥德金屬樂團列表

哥特金属Gothic Metal),台灣香港等地譯作哥德金屬,中國大陸則譯作哥特金屬,是重金属音乐的一个分支,融合了哥特摇滚的黑暗抑郁与重金属的侵略性。哥特金属诞生于20世纪90年代初的欧洲,由死亡厄运金属发展而来。哥特金属音乐按照所融合的重金属乐的不同类型,也有不同分类。歌词上,既有哥特小说式的,也有描述个人经历的,极富戏剧性并充满悲伤与感悟。

哥特金属的先驱,包括来自英格兰北部的Paradise LostMy Dying BrideAnathema,来自美国的Type O Negative,来自瑞典的Tiamat和来自荷兰的The Gathering。挪威乐队Theatre of Tragedy开创了“美女与野兽”的风格,将侵略性的男声和女声清嗓结合,这种鲜明的对比从此被诸多哥特金属乐队采用。90年代中期,MoonspellCradle of Filth黑金属中加入了哥特元素。90年代末,在TristaniaWithin Temptation的带动下,哥特金属出现了向交响金属发展的方向。

进入21世纪,哥特金属在欧洲已进入主流,尤其是在芬兰,诸如The 69 EyesEntwineHIMLullacryPoisonblackSentenced等乐队均创造了排行榜热门歌曲和畅销专辑。尽管如此,在美国,只有很少乐队,比如HIMLacuna CoilEvanescenceCradle of Filth取得了商业成功。 在中国,哥特金属同其他重型音乐一样主要靠地下传播,其中Lacrimosa是最受中国乐迷欢迎的乐队,而Evanescence是唯一一支在中国大陆有主流发行渠道的乐队。中国本土的哥特金属也相当弱势,仅有Dengel寂静的幽怨等为数不多的几支乐队选择了这一乐风。

词源[编辑]

“哥特”一词引入重金属音乐领域可追溯到1991年,Paradise Lost的专辑《Gothic》的发行。从此,乐迷之间便经常争论“哪些乐队是真正的哥特,哪些乐队不是”。一些音乐家也加入了这一行列,After ForeverHIMNightwish的成员都曾表示自己的音乐不应被贴上“哥特”的标签。

特征[编辑]

音乐[编辑]

哥特金属在音乐上的基本特点是其黑暗氛围。“黑暗”一词常被用来形容哥特音乐,类似的词还有“深邃”、“忧郁”、“浪漫”、“激情”、“剧烈”等。哥特金属可描述为“哥特摇滚的黑暗忧郁与重金属乐的结合”。Allmusic则将该音乐风格定义为“哥特摇滚的苍凉冰冷氛围与重金属侵略性的吉他轰鸣”间的融合。Allmusic还进一步指出“纯正的哥特金属都受到哥特摇滚的直接影响——飘渺的合成器之声以及鬼魅的音律架构,在重要性上不亚于吉他riff”。

哥特金属因乐队追寻的方向不同而呈现出多样性,既有“缓慢极具压迫性的”,又有“交响般恢弘壮阔的”。具有厄运金属背景的Paradise Lost、My Dying Bride开创了这一风格,接过他们旗帜的有Ava Inferi、Draconian。Cradle of Filth、 Theatres des Vampire以及Moonspell领军哥特黑金属,后起之秀有Graveworm、Trail of Tears等。Tritania、Within Temptation将交响金属引入哥特领域,Epica、Sirenia、After Forever同属此列。其他方向如与旋律死亡金属结合的Crematory、Dark the Suns,与民谣金属结合的Midnattsol,与工业金属结合的Deathstars、Gothminister,与另类金属结合的Katatonia等。

唱腔[编辑]

哥特金属所运用的唱腔也多种多样。男声方面,既有Dani Filth(Cradle of Filth)、 Morten Veland(Sirenia)这样的黑嗓和死嗓,也有Østen Bergøy(Tritania)这样的假声男高音,以及Peter Steele(Type O Negative)这样的男低音。女声方面,同样有如Cadaveria这样的嘶吼与咆哮,也有Lullacry主唱Tanja Lainio似的流行女声,以及Tritania的Vibeke Stene这样的歌剧女高音。在哥特金属领域的女主唱数量,要远远多于别的金属乐类型中的女性,但这并不意味着“女声金属”和“哥特金属”间可以划等号。Theatre of Tragedy以及Leaves' Eyes的女主唱Liv Kristine就谈到“哥特”的标签常常被误用,“并不是每个有女主唱的乐队都是哥特乐队”。不过,哥特金属的确是金属乐中女性乐迷最多的一类。

歌词[编辑]

哥特金属的歌词以“史诗”、“戏剧化”的特点著称。根植于厄运金属的三支英国的奠基乐队,歌词充满着悲伤与抑郁。My Dying Bride的音乐被形容为“诉说着种种欺诈与罪孽的迷人歌词,将背叛与痛苦一滴一滴浸入心口”。Anathema的歌词着重于自杀和无意义的人生,Paradise Lost则从未让他们的“抑郁之地”失落。

哥特小说是一种融合了恐怖小说骑士文学特点的文学类型,它成为了诸如Cadaveria、Cradle of Filth、Moonspell、Theatres des Vampires、Xandria此类哥特金属乐队创作的灵感源泉。Allmusic的评论家Eduardo Rivadavia将戏剧性的哀伤之美视作这一类型的必备要素。在My Dying Bride的歌词中,“死亡、苦痛、失去爱人”这样的主题从不同角度反复的被诠释。“失去爱人”这个常见的哥特主题,在Theatre of Tragedy、Leaves' Eyes等乐队的作品中也有体现。

基于个人情感经历的歌词在许多哥特金属乐队中同样常见,如Anathema、Elis、Tiamat、Midnattsol、The Old Dead Tree。Graveworm的歌词也从早期的奇幻故事转至现在的个人情感经历,因为他们发觉这更适合他们的音乐。意大利乐队Lacuna Coil同样不采用任何奇幻内容或是现实中不存在的东西, 女主唱Cristina Scabbia表示这是为了让人们更好的建立与歌词间的联系。类似的, Lullacry也在歌词中描写“爱、恨、激情、痛苦”等主题,因为这样的歌词更容易打动人心。

发展历史[编辑]

哥特金属的出现要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初,英格兰北部的Paradise Lost、My Dying Bride与Anathema掀起的潮流。这三支乐队同时也催生了死亡厄运金属,哥特金属因此与死亡厄运金属有着密切的联系。三支乐队均签约于Peaceville Records唱片公司,被称为“ Peaceville三巨头”。来自哈利法克斯的Paradise Lost,1990年的首张专辑《Lost Paradise》对死亡厄运金属做了很好的定义,1991年的次张专辑《Gothic》加入了零星的键盘与女声点缀,在氛围上制造出些许差异,形成了哥特金属。Paradise Lost的前五张专辑,被形容为“一只深爱着Sisters Of Mercy的乐队演奏着黑暗时期Metallica的作品”,他们“最早播下了哥特的种子,才有了近年来其他乐队的收割”。同样来自哈利法克斯的My Dying Bride在1993年的专辑《Turn Loose the Swans》中,加入了小提琴,这一创造性的做法进一步增添了暗色浪漫,也启迪了诸多后来者。来自利物浦的Anathema,在发出了死亡厄运金属之声后,走得更远。从1995年的第二张专辑《The Silent Enigma》开始,Anathema进行了音乐上的探索,不再局限于传统死亡厄运金属领域。评论家甚至拿他们和Pink Floyd做比较。到了1996年的第三张专辑《Eternity》,Anathema甚至转向用清嗓演唱。他们这种营造悲伤大气氛围又不失哥特背景的主流摇滚姿态,对后来的主流哥特金属乐队,产生了深远影响。

美国的Type O Negative、瑞典的Tiamat、荷兰的The Gathering则是哥特金属在英国以外地区的先行者。Type O Negative的音乐源于死亡金属鞭笞金属。在1993年的专辑《Bloody Kisses》中,他们引入了一些哥特摇滚的元素,歌词中也充斥着“性、死亡、基督、吸血鬼”等内容。哥特金属从此在北美地区受到了关注。Tiamat早在1988年就开始了活动,那时他们做的是纯正的死亡金属。在1992年的专辑《Clouds》中,Tiamat降低了音乐的速度性而加强了旋律与氛围。到了1994年的《Wildhoney》,他们的转变更为明显与彻底:插入的原声吉他、呢喃耳语、天使般的合唱与失真的吉他、咆哮的死嗓形成强烈对比冲击,所营造的哥特氛围深深影响了后来的北欧乐队。The Gathering则是第一支配备了女主唱的哥特金属乐队,以Bart Smits的死嗓为主,辅以女主唱的吟唱,形成了具有黑暗根源的中板哥特厄运金属。然而早期几个女主唱均无法达到乐队期望制造的效果,直到第三张专辑《Mandylion》中Anneke van Giersbergen的出现。Anneke用她的声音将The Gathering带向了巅峰,也启迪了一大批荷兰以及欧洲其他地区女声哥特金属乐队。

葡萄牙的Moonspell和英国的Cradle of Filth最早将黑金属与哥特金属进行了融合。Moonspell的早期作品以葡萄牙的乡野传说为背景,将浓郁的民族元素与极端金属结合,以Riff和键盘制造出独特忧郁氛围的恶魔之声。首张专辑《Wolfheart》出现了狼人、吸血鬼等主题的歌曲,次张专辑《Irreligious》进一步强化了哥特意味。凭着这两张专辑,Moonspell奠定了在欧洲哥特金属浪潮中的地位。Cradle of Filth则从成立之初便做着具有独特扭曲美感的哥特黑金属音乐。从1994年的首张专辑《The Principle of Evil Made Flesh》开始,由键盘演绎的前奏、不时插入的歌剧女声以及Dani Filth扭曲的嗓音和用黑与血编织的浪漫诗句就成了乐队的标志。1996年的第二张专辑《Dusk... and Her Embrace》更是一张“令人毛骨悚然的哥特史诗”,其中《Gothic Romance》一曲成为哥特黑金属的代表作。

“美女与野兽”是指天籁般的女声与侵略性的死嗓对比产生的美学体验。这种技巧虽然Paradise Lost和The Gathering早已采用,但直到1995年挪威乐队Theatre of Tragedy才推出了完全“美女与野兽”式的全长专辑《Theatre of Tragedy》。随后他们又推出了《Velvet Darkness They Fear》和《Aégis》,赞誉不绝。在《Aégis》中他们进行了一些新鲜的尝试,最显著的便是Raymond Rohonyi放弃了死嗓而代之以念白与呢喃耳语,这造就了另一种对比的美学体验。90年代末,越来越多的乐队开始采用侵略性男声与天籁女声的技巧,仅挪威就又涌现出Tristania、Trail of Tears、The Sins of Thy Beloved三支乐队。Tristania除了“美女与野兽”之外,还加入了男声清嗓,进一步丰富了作品带来的听觉体验。此外,Tristania还加入了管风琴、小提琴等交响元素,引领了此后的交响哥特金属浪潮。在“美女与野兽”的推动下,涌现了一大批极具代表性的女性金属乐主唱。

尝试在哥特金属中加入交响元素的不只是Tristania,来自荷兰的Within Temptation也为交响哥特的普及与推广做出了巨大贡献。成立于1996年的Within Temptation,最初做的是Sharon den Adel与Robert Westerholt构成的“美女与野兽”式哥特金属。在2000年的第二张专辑《Mother Earth》中,他们去除掉了死嗓,仅保留Sharon的天籁之音,同时加强了交响氛围,制造出极为优美动听的声音。2004年,他们凭《The Silent Force》将交响哥特金属推至一个新高度。这张专辑找来了整支交响乐团以及80人的唱诗班进行录制,充分展现了交响哥特金属的气势磅礴与华美壮丽。自此,不只是欧洲,整个世界都被这种重型吉他与交响女声的结合所征服。另一支荷兰乐队After Forever及其关联乐队Epica,不仅延续了Tritania式的交响化“美女与野兽”,还加入了前卫式的复杂编曲架构,奉献出一场场史诗般的交响盛宴。这些出色的交响哥特女声,成为了荷兰的骄傲。

哥特金属的风行使得一些原本做其他风格音乐的乐队也加入了进来。瑞士的Lacrimosa,最初做的是暗潮音乐。随着女声兼键盘手 Anne Nurmi的加入,他们尝试在原有风格的基础上引入了重型吉他以及古典乐器,形成了独有的兼具暗潮感和古典氛围的交响哥特金属。交响金属名团Therion,也在2007年推出了名为《Gothic Kabbalah》的专辑,展露出他们想和哥特金属接轨的想法。

混淆問題及分類方法[编辑]

雖然此類金屬較其他類型金屬音樂的爭議性少,但明顯地,議論主要圍繞著以形象上演繹還是側重音樂上的演繹。


雖然哥特金属與其他金屬音樂有相似的地方,難以確認。但一致性的定律仍然存在。

  1. 歌詞集中在宗教地獄天堂驚慌絕望喪親空虛死亡。大部分的歌詞內容早在20世紀前定位了。
  2. 主音多數有男主音女主音,甚至兩者皆備。男主音帶有深厚的聲線或死腔咆哮呻吟吱吱聲),女主音傾向於高音及似歌劇中的女歌手,同時衍生了劇院金屬
  3. 樂隊隊員身穿黑色緊身或闊袍衣衫,亦有成員面上化上濃妝,如塗上深刻的眼影
  4. 變化大的吉他聲及鼓聲往往獨立於歌唱之外,成為伴奏。
  5. 有時哥特金属會與力量金屬旋律金屬混為一談。

哥特金属樂團列表[编辑]

參看[编辑]

現時所謂流行的哥特樂團,均注入了以下各種特色來演繹。

  1. 劇院金屬(Opera Metal)
  2. 交響金屬(Symphonic Metal)
  3. 死亡旋律金屬(Death Melodic Metal)
  4. 死亡金屬(Death Metal)
  5. 厄运金屬(Doom Metal)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