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大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彼得一世
Пётр I
Jean-Marc Nattier, Pierre Ier (1717).jpg
彼得大帝肖像
全俄罗斯皇帝
在位 1721年11月2日–1725年2月8日
前任 (本人称“沙皇”)
繼任 叶卡捷琳娜一世
全俄罗斯君主、沙皇和大公
在位 1682年5月7日–1721年11月2日
1682年–1696年,与伊凡五世共治
加冕 1682年6月25日
前任 费奥多尔三世
繼任 (本人称“皇帝”)

配偶 柳多西亞·盧普金娜
玛尔塔·斯卡乌龙斯卡娅
子嗣
家族 罗曼诺夫王朝
父親 阿列克谢
母親 娜塔莉·基里尔洛夫娜·纳雷什金娜
出生 1672年6月9日(1672-06-09)
莫斯科
過世 1725年2月8日(52歲)
圣彼得堡
安葬 彼得保罗大教堂
簽章

彼得一世·阿列克謝耶維奇·罗曼诺夫俄语Пётр Алексе́евич Рома́нов,1672年5月30日-1725年2月8日)為俄羅斯帝國罗曼诺夫王朝沙皇(1682年—1725年),及俄國皇帝(1721年—1725年)。在位期间力行改革,使俄罗斯现代化,定都聖彼得堡,人稱彼得大帝Пётр Вели́кий)。

簡介[编辑]

彼得一世,乃沙皇阿列克谢娜塔莉·基里爾洛夫娜·納雷什金娜之子。

彼得一世的異母兄奥费多尔三世死後,1682年與伊凡五世一同即位。不久發生射箭者暴動,舅舅納雷什金當著他的面被暴動士兵殺死,異母姐姐索菲亚·阿列克谢耶夫娜攝政,1689年索菲亚被推翻之後,彼得掌握实权。

從1697年起彼得隱姓埋名遊歷英國荷蘭德國各地,考察西歐文化、科技。因国内近卫军谋叛,1698年夏天回國。推動歐化運動,並嚴厲處罰了在他幼年時參加禁軍叛亂的人。

彼得一世實行富國強兵的政策。他最重要的動作是改革軍制(俄羅斯以前使用的是蒙古金帳汗國軍制),建立正规的陆海军。首先徵召年滿十五歲的青年組成名為“達特勤”的志願軍。先受訓,後終身服役。直至1874年才改變。另一方面則不斷地製造與購買武器。彼得一世积极興辦工廠,发展贸易,在財政和行政改革中一面立足於農奴制,允許企業主買進整村的農奴到工廠做工,一面儘量發展經濟,振興教育,刷新文化。

1708年實施地方機構改革,在全國各地設置轄省

1711年設立元老院,改革貨幣制度。建聖彼德堡,並於1712年遷都至此。

1718年設立參議會。

1721年廢黜大牧首,代之以宗教事務管理局。經過彼得大帝改革,到1721年與瑞典和談時,俄羅斯已經成為面貌一新的歐洲強國。

对外方面,1700-1721年发动北方战争,战胜瑞典,取得波罗的海出海口,1722-1723年对波斯战争后,取得里海沿岸一带。并两次对土耳其战争,但未占领黑海港口。为了推行扩张政策,彼得一世不断增募兵,导致国内矛盾尖锐化,激起阿斯特拉罕起义、巴什基里亚人起义和布拉文起义。

首任妻子柳多西亞·盧普金娜,生有一子阿列克谢·彼得罗维奇,續妻葉卡捷琳娜·阿列克謝耶芙娜,生有12個子女,除安娜(嫁給德國霍尔斯坦-戈托普公爵卡尔·弗里德里希彼得三世的母親)和伊莉莎白兩人之外均未活到成年。

其他[编辑]

  • 彼得大帝喜歡親率部隊作戰,第一場戰役獲勝時,他曾親率部隊接受凱旋,像個士官長。他经常以自己的最高军衔——海军中将而非沙皇自居。
  • 為拓展海權,迎戰強敵瑞典,親自監工設計今天的聖彼得堡
  • 彼得大帝曾喬裝成普通人到荷蘭學習造船的技巧。
  • 彼得大帝也有不為人知的殘暴一面,喜歡看死囚處決。他原本很期待自己的大兒子繼承皇位,跟他一樣是一個驍勇善戰的君主,但他的兒子卻只想當個平凡人,後在奧國留學時,想要逃離俄國勢力,被抓回,身邊的人都處死,最後兒子也被處死,監斬人正是彼得自己。

改革[编辑]

在大北方戰爭期間(1700年-1721年),也就是彼得在位數年後,俄羅斯帝國開始尋求同盟以對抗瑞典,來爭奪波羅的海的控制權,這場戰爭的意義在於如果控制該地區,中歐以及東歐也就是囊中之物,這場戰爭也是損失最慘重的戰爭之一,消耗了具有象徵性的財經資源,也是彼得繼承父祖輩行政系統後必須開始集中控制資源 [1],在彼得大帝率領國情訪問團(Великое посольство)考察諸國政情時,他也順便和歐洲強權進行外交談判,以結合反瑞典以及鄂圖曼帝國的勢力,他周遊西歐各國以求未來一步步的帶領俄羅斯進入工業經濟的體系,儘管俄羅斯擁有相當龐大的國土以及資源,但是大部分的工廠都有效率低落的弊病,以致於經濟發展嚴重受阻,彼得堅信他這些宏觀的改革不只是在增加本身的權力,而是會增進政府的效能並加惠於民。

彼得改革其他的目標包含了減弱貴族(Boyars)的影響力,也就是削弱本土貴族的影響力,他們講究大斯拉夫主義,和彼得推行的西化運動大相逕庭,早在雷帝伊凡在位的時候他們就被削減很多權力,也就是他們力量的核心貴族杜馬(Boyar Duma),貴族杜馬轉為沙皇的諮詢機構,仍然保有相當的政治實力,然而彼得認為這樣還是不夠,貴族依舊是西化以及改革的障礙,於是下令貴族必須納稅以及勞役,而這些稅款包含了鬍子稅。

就像現代俄羅斯大部分的立法系統,彼得改革時編輯一系列的皇家命令以解釋法令(俄语указ;字面上的意思是「強制」),這套制度總共存在於1700年到1721年。

在彼得統治期間俄羅斯的行政體系相較於西歐國家顯得落後許多,俄羅斯長期以來採行小組行政(uyezd),大都由城市或居住的週遭地區組成,這套系統顯的資源無法均勻分配,而且笨拙的難以管理,1708年彼得取消這個陳舊的制度,轉而建立轄省制度(guberniyas),而省分如下:莫斯科轄省、聖彼得堡轄省、基輔轄省、斯摩棱斯克轄省、伊爾庫茨克轄省、喀山轄省、亞述轄省、西伯利亞轄省[2],1713年諭令成立米斯巴赫(Landrats),該詞從德語演變而來意指國會,而每個轄省都有設立,各省總督一共有八到十二名不等的專業工務員協助施政。

1719年執行管理委員會(Collegia)成立,彼得大帝再一次的重新劃分行政區劃,新的俄羅斯轄省制度仿效瑞典,其中較大或著是政治地位較為重要的地區得到較多的自治權,而他廣闊的農村地區由國家直轄。

職級表

忠誠被受質疑的精英以及反對改革的貴族在1722年的聲浪達到顛峰,也就是職級表(俄语Табель о рангахTabel' o rangakh)實行的該年,一份正式的階級清單被用到俄羅斯的軍事、政府以及皇家法院,職級表混合許多頭銜與尊稱的系統而建立,每個階級都下分很多等級(I到XIV),以表示對沙皇的忠誠度的特殊等級,職級表主要用在軍隊組織,這也象徵了彼得統治時期的現代化與革新。

職級表的建立可以說是彼得改革相當大膽的措施,這直接打擊了貴族的權力,並且象徵了俄羅斯社會的改變,從前比較高的等級是世襲傳承,但職級表建立之後哪怕是個平常老百姓,也會因為辛勤的工作或高超的技藝而進入技術官僚的體系,新一代的技術官僚迅速的取代舊貴族的階級,並再俄羅斯取得人民的支持,這一套制度一路沿用到1917年俄國革命的時候。

彼得大帝改革後使用的金幣

為了應付大北方戰爭而需要前所未見的經濟資源,如此巨大的財政赤字以及老舊的基礎建設,意味著國家無法在戰時緊迫的情況下籌出那麼多軍費,彼得的政府被經費的問題喘不過氣,只好由國家壟斷部分具有戰略意義的產業,例如:鹽、酒、橡木以及焦油,彼得也開始從俄羅斯的文化習俗來徵稅,例如:沐浴、垂釣、養蜂以及蓄鬍,並向紙製品課徵印花稅[3],然而在課徵每個新稅的時候都會出現漏洞可以鑽營,可見這些方式是不夠的。

解決的方法是新增一個廣義的人頭稅,這個稅目被用來取代向有耕地的家庭徵收家庭稅,從前幾個農戶被併成一個家庭徵收家庭稅,然而現在每個農民被徵收74戈比(kopeks,貨幣單位)的稅金,而且必須以現金給付,但這比取代前的稅制更顯得沉重,使得1680年到1724年之間國庫的款項是以往的六倍之多[4],但“决不能由此得出结论:1724年压在农民肩上的税捐负担比1680年的要重三倍”[5]。彼得在貿易方面採行保護主義,設置沉重的進口貿易關稅,讓俄羅斯的產品在有利的狀況下銷售。

彼得的統治也使農奴喪失擁有土地所有權的意志,他堅定的推行階級分化的措施且堅信:「把農奴綁在這塊(土地)單位上,就好比市民從事貿易或手工業一般,農民是必須束縛於這塊土地之上。」[6]彼得賦予地主相當廣泛的新權利,包含農奴未經主允許不得擅自離開農地,另外彼得向工人階級徵收相當多的稅目,使如此沉重的經濟負擔反而轉移到工人階級之上。

彼得也有少數的改革措施受到啟蒙運動的影響,例如他建立了農奴階級(serfs),也就是國家農民(state peasants),比起其他國家的農奴,他們可以向國家納稅以擁有較多的權利,並且在大城市設立國家批准的手工業商店,這個靈感來自於當時的海權強國-荷蘭,這些商店替軍隊提供工業製品,甚至在後世考據到當時的文獻,彼得的顧問團曾建議他廢除農奴,賦予農民有限自由(limited freedom)的權利,惟真正解放農奴的時候是在兩個世紀後的俄國革命[7],然而從後人的眼光看來彼得把農奴和奴隸之間的差別拉開,效果是沒有甚麼太大的區別,畢竟農奴在沒地主的同意下是沒有自由的。

1711年2月22日頒布政令成立國家新的單位-元老院(俄语Правительствующий сенат),所有的成員都是沙皇彼得一世所任命,這十位成員大都是一開始就與他一起結盟的同路人,元老的進退都必須要皇帝的命令才能生效,元老院無法以任何方式中止運作,是個和帝祚相陪而不間斷運作的國家單位,當然在俄國革命後也隨著帝國一同赴滅。

以下是首任元老院的成員:

  • 伊万木辛普希金(法官)
  • 吉洪史卓辛夫(貴族)
  • 普洛高理辛(王子)
  • 米哈伊爾多爾戈魯科夫(王子)
  • 格里戈里普寧葉尼金夫
  • 格里戈里葉理斯金(王子)
  • 米哈伊爾薩米洛
  • 葉斯理阿普金廷
  • 涅茲理米勒廷斯金
  • 大元老(Ober-secretary):阿尼希休金

1717年12月12日俄羅斯彼得一世建立了九個執行管理委員會(collegia),也就是俄羅斯的部會,用以取代過去行政處(Prikaz)的制度,每個委員會都設有政府首長一位,但是有時候副首長會有空缺的狀況。

總共有以下的委員會:[8]

  • 外交事務执行管理委员会。
  • 國家收入执行管理委员会(Kamer-kollegiia),或稱作稅捐执行管理委员会或歲入执行管理委员会。
  • 司法执行管理委员会,或稱作審判执行管理委员会。
  • 預算执行管理委员会(Revizion-kollegiia),或稱作調整執行管理委員會、審計執行管理委員會。
  • 戰爭執行管理委員會
  • 海軍執行管理委員會
  • 商務執行管理委員會
  • 國家發展執行管理委員會
  • 工業執行管理委員會

彼得改革是在他繼任沙皇的前幾年,在莫斯科大公國時期的國家功能被侷限在軍事防禦、徵稅以及執法,相較於彼得在位的時候立法的項目幾乎無所不管了,他的影響層面幾乎包含了生活的各個層面[9],改革的成功使俄羅斯取得大北方戰爭的勝利,收入以及生產力的提升提升了俄羅斯整個國家的戰爭機器,然而彼得更重要的影響是建立了一個「秩序良好的警察國家」[10],進一步的合法化和加強俄羅斯的專制統治,這一次的嘗試是影響了之後蘇聯以及俄羅斯聯邦的公共制度,例如莫斯科國立大學,他們統治的啟發乃是源自於彼得的統治。

子女[编辑]

柳多西亞·盧普金娜(1669年7月30日-1731年8月27日)

长子阿列克谢·彼得罗维奇(1690年2月18日-1718年6月26日),1711年娶夏洛特公主,生纳塔莉亚彼得二世

次子亚历山大·彼得罗维奇(1691年10月13日-1692年5月14日)

三子帕维尔·彼得罗维奇(1693年生、卒)

叶卡捷琳娜一世(1684年4月15日-1727年5月17日)

四子帕维尔·彼得罗维奇(1704年-1707年),在父母正式结婚之前出生,但也在父母正式结婚之前夭折

五子彼得·彼得罗维奇(1705年-1707年),在父母正式结婚之前出生,但也在父母正式结婚之前夭折

长女凯瑟琳·彼得罗夫娜(1707年2月7日-1708年),在父母正式结婚之前出生,但也在父母正式结婚之前夭折

次女安娜·彼得羅芙娜(1708年1月27日-1728年5月15日),1725年嫁霍尔斯坦-戈托普公爵卡尔·弗里德里希,生彼得三世

三女叶丽萨维塔(1709年12月29日—1762年1月5日),1742年和阿列克谢·格里戈里耶维奇结婚,没有孩子

四女納塔利婭·彼得羅芙娜(1713年3月20日-1715年5月27日)

五女瑪加麗塔·彼得羅芙娜(1714年9月19日-1715年6月7日)

六子彼得·彼得罗维奇(1715年11月15日-1719年4月19日)

七子帕维尔·彼得罗维奇(1717年1月13日-1717年1月14日)

六女納塔利婭·彼得羅芙娜(1718年8月31日-1725年3月15日)

未命名的女儿(1720年生、卒)

八子彼得·彼得罗维奇(1723年10月7日生、卒)

註解[编辑]

  1. ^ Vernadsky, pg. 230
  2. ^ Vernadsky, pg. 231
  3. ^ Raeff, Reformer or Revolutionary? pg. 36
  4. ^ Riasonovsky, pg. 231
  5. ^ 《彼得大帝》.尼·伊·帕甫连科(著) 斯庸(译).国际文化出版公司.P310
  6. ^ Sumner, The Emergence of Russia pg. 158
  7. ^ Raeff, Peter the Great Changes Russia pg. 68
  8. ^ Bushkovitch, pp. 377-78.
  9. ^ Raeff, Peter the Great Changes Russia pg. 50
  10. ^ Cracraft, pg. 64

參考文獻[编辑]

  • 李邁先著,"俄國史(上卷)","俄國史(下卷)",國立編譯館出版
  • 周雪舫著,"俄羅斯史-謎樣的國度",三民書局
  • 詹姆斯著,"彼得大帝的革命",哈佛大学出版社
  • 尼古拉斯著,"俄罗斯的历史",牛津大学出版社
  • 约翰·R·休斯著,"彼得大帝的疾病"
  • 马西,罗伯特著,"彼得大帝的生活",纽约出版社
  • 法夸尔,迈克尔著,"皇家丑闻",企鹅图书公司
  • 《莫斯科新闻周刊》
  • 罗勒著"现代化的彼得一世和叶卡捷琳娜一世",Wiley出版社
  • 尼·伊·帕甫连科(著) 斯庸(译)《彼得大帝》国际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