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燥綜合症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新導向自乾燥性綜合症
前往: 導覽搜尋
乾燥綜合症
分類系統及外部資源

乾燥綜合症患者的小唾液腺焦點淋巴浸潤情況的組織病理學圖像
(唇部活檢,蘇木精-伊紅染劑染色).
ICD-10 M35.0
ICD-9 710.2
OMIM 270150
DiseasesDB 12155
MedlinePlus 000456
eMedicine med/2136 emerg/537 derm/846 ped/2811 oph/477 oph/695
MeSH D012859

乾燥綜合症,又名修格連氏症候群,或者舍格倫綜合症。該病的英文名稱為Sjögren's syndrome(發音為 /ˈʃoʊɡrənz/,又稱為Mikulicz disease及Sicca syndrome[1])。這是自免疫疾病的一種,具體來講,是自身的免疫細胞攻擊並破壞自身功能正常的分泌腺[2],這些分泌腺包括淚腺唾液腺等。

該疾病以第一個發現並記述該疾病的瑞典眼科醫生亨利克·余格倫(1899-1986)的姓氏命名的[3]

儘管所有性別年齡組別的人均可能得此病,但10個病患當中大約有9個是女性,平均年齡大約為40多歲近50歲。據估計美國約有四百萬人患此病,因此該病為美國第二常見的與風濕性疾病有關的自免疫疾病。該病可以是單獨出現的原發性乾燥綜合症,也可以在類風濕性疾病,如類風濕關節炎、系統性紅斑狼瘡、硬皮病、原發性膽汁性肝硬化等,發作後若干年之後才出現(此情況稱為繼發性乾燥綜合症)。

引起該疾病的其中一個自身抗原α-胞襯蛋白[4]

現象及癥狀[編輯]

這種疾病的主要癥狀是口乾眼乾,這是該症被稱為乾燥綜合症的部分原因。此外,乾燥綜合症還會導致皮膚鼻腔以及陰道乾燥。而且可能會影響人體的其它器官,如血管以及部。繼發性患者通常還會有和類風濕性疾病相關的病徵。

病因[編輯]

目前該疾病的具體成因仍然不清楚,據信與若干細胞表面水通道蛋白-5(AQP-5)的缺損有相關性。目前已知該疾病具有一定的遺傳基礎[5],即,具有或缺少某些基因的人群相對容易獲得此病。這些相關的基因在不同種族之間有一定的差異,例如HLA-DR53和日本人有關,而西歐人則與HLA-B8等有關[5]。此外,非洲淋巴細胞病毒(EB病毒)與原發性乾燥綜合症具有一定的關聯性[5][6]。此外,巨細胞病毒以及HIV病毒也被認為與乾燥綜合症有關[5]。該疾病屬於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該病的患者其自身的免疫系統錯誤的對自身功能正常的細胞進行攻擊,並引發炎症

檢驗[編輯]

由於乾燥綜合症的癥狀多樣,而且這些癥狀與其它原因引起的某些癥狀相似,因此其診斷比較複雜。然而,通過結合多種檢測手段,該疾病還是能得以檢測出來的。

血液檢查[編輯]

通過檢查血液中的抗體水平,如抗細胞核抗體(ANA)以及類風濕因子(因為類風濕疾病通常引發繼發性乾燥綜合症),可以幫助判斷是否患有該病。如果結果過高則應當有所懷疑,因為這些指標和自身免疫性疾病有關。乾燥綜合症患者抗細胞核抗體的典型情況為,抗Ro抗體(A型乾燥綜合症抗體,SSA)及抗La抗體(B型乾燥綜合症抗體,SSB)呈陽性。尤其是SSB/La更具有指標意義,因為SSA/Ro和許多其它自免疫疾病有關,儘管乾燥綜合症的患者這一指標通常也不正常[7]

淚腺功能測試[編輯]

淚液分泌試驗可以測量眼淚的分泌量水平:將一條試紙放置在下眼皮內側五分鐘,然後取出並用尺測量濕潤部分的長度。如果長度不足5毫米,則通常被認為有乾燥綜合症。不過隨著年齡增大,或者是其它病況導致的淚腺功能退化,也可能有同樣的結果。還可以通過裂縫燈觀察眼睛表面來確認是否眼乾。

唾液腺功能測試[編輯]

和上面的淚液分泌試驗一樣,也可以用類似的方法測試唾液腺的功能是否正常。即,在五分鐘內收集分泌的唾液,測量其多少。也可以做一個唇部活檢,如果患有乾燥綜合症,則可以發現在唾液分泌細胞周圍聚集著淋巴細胞,並因為炎症效應而遭受著嚴重破壞。

此外還可以對唾液腺進行超聲波檢查。通過該檢查會發現,病患的腺體實質部分會有約2到6毫米大小的低回聲波病變區,這些區域是遭受淋巴浸潤的區域。如果通過該項檢查發現唾液腺末梢導管呈點狀擴張,或者是出現結石,這通常表明該病已進入晚期。這種檢查方式的好處是簡單方便,不會對人體造成侵入性傷害,而且可以較為準確的發現病徵之間的關係。該檢查的另一個好處是可以發現相關併發症,例如若患有結外淋巴瘤,則可以看到1到4厘米大小的實質內團塊。

放射科造影檢查也是一種有效且準確的檢測手段。該檢驗需要在拍片之前首先將顯影劑注入腮腺導管主導管,該導管的兩端分別位於腮腺,以及第二顆上臼齒對應的口腔壁上。如果在腮腺部分發現有星點般大量散落的造影劑小點,則可以認定為乾燥綜合症。

診斷[編輯]

新修訂的乾燥綜合症診斷標準[8]要求同時存在跡象、病徵及實驗室檢驗結果才能確診。

病人報告的病徵必須同時包括眼部及口腔的病理現象,例如每天眼睛乾燥並持續三個月以上,以及如需要喝水才能咽下食物等。

而客觀的取證則包括前面提到的淚液分泌試驗以及玫瑰色染色法(或類似的其它染色法),同時組織病理學的檢查也應該顯示出小唾液腺焦點淋巴浸潤德情況。通過超聲波診斷、檢測無刺激情況下的唾液分泌水平、腮腺造影或者唾液腺造影等檢測手段,可以獲得唾液腺的實際病情。

在診斷時,需要排除以下情況:曾對頭部及頸部進行過放射療法,處於淋巴癌早期,患有C型肝炎愛滋病結節病或者移植器官排斥等疾病,使用抗膽鹼藥物後未超過其四倍代謝時間等。

治療[編輯]

目前不存在能完全治癒乾燥綜合症的療法,也不存在能夠一勞永逸地恢復分泌腺的分泌功能的療法。相反,目前的治療手段只是減輕癥狀的支持療法。例如,對於眼睛乾燥的癥狀,則使用人造淚水(眼藥水)來達到保持濕潤的效果。此外,環孢素(麗眼達眼用乳劑,一種免疫抑制劑)這種處方藥,可以用於治療慢性眼乾炎症。其原理是抑制淚腺處出現的炎症反應,這種炎症反應會削弱淚腺的功能,使其分泌眼淚的功能受到的干擾。對於唾液腺的問題也有類似的刺激唾液分泌的藥物,例如西維美林匹羅卡品非甾體抗炎藥則可以用於減輕肌肉及骨骼上的癥狀。對於有其他嚴重併發症的病患,醫生可能會開出皮質類固醇或者其他的免疫抑制劑。而如甲氨喋呤緩和類風濕疾病藥物也可能有一定幫助。目前,人們正在研究與該病有關的多種單株抗體[9]

[9]

在該病的晚期階段,即便是使用了人造淚水,眼睛仍然感到如同火烤般乾燥,又癢又疼。病患時刻都能感受到各種折磨,尤其是在早上及傍晚時。用眼藥水不僅頻繁,而且還沒有太大的效果。此時可能需要使用特殊的護目鏡來增加局部的濕度,或者是在淚小管上塞入淚點塞來組織眼淚從淚小管流失,以達到讓更多的淚水保持在眼部。這是因為人的上下眼皮各有一個淚管,上淚管流失淚水量約佔通過該途徑流失總量的40%,餘下的60%通過下淚管排出。通常眼乾症患者可以通過阻塞下淚管,就可以達到延長眼淚留在眼睛上的時間,雖然上下淚管都可以放置淚點塞。放置淚點塞得過程相當簡單,在驗光師或眼科醫生的辦公室內即可進行,整個過程只需要花幾分鐘的時間。通常第一次放置的是膠原蛋白材質的淚點塞,這種淚點塞在幾天的時間內就會被溶解。這一步驟是為了讓患者體體驗是否能適應該療法,儘管一般來說病情會得到立即改善。如果患者覺得沒有什麼不適,可以放置永久性的淚點塞。所謂永久性只是指不會被溶解,如果有必要,也是可以取出的。

很多患者會忽略預防性的牙科治療,而這通常是很有必要的。由於缺乏唾液分泌,口腔的環境會變得有利於許多引起齲齒的細菌的大量繁殖。這些治療包括局部使用家用含氟產品以保護琺琅質,以及定期到牙科診所對牙齒進行清潔。對已經存在的齲齒也需要儘快治療,因為齲齒在這種特定口腔環境下,很容易快速發展為深入到牙髓。一旦如此,將不能通過簡單的潔牙或者補牙等方式進行治療,而可能需要拔牙以及(或者)拔除牙齒神經,而這會給病患帶來更多的痛苦。因其他原因導致口乾燥病的患者也應該施以類似的治療。然而不幸的是,大部分患者都不了解需要這類治療,以至於當發現出現問題的時候,大部分牙齒已經無法得以保留。口乾燥病患者大部分牙齒都無法治療而只能拔除神經的情況,對於牙科醫生來說並不少見。這時候只能拔掉所有牙齒然後換上假牙,或者進行種牙手術。

預後[編輯]

乾燥症可能會損害關鍵器官,而癥狀可能會緩和或者惡化。與其它自免疫疾病不同的是,這種疾病不會出現病情減輕的情況。有些人可能只會感受到輕微的眼乾口燥,而另一些人可能會出現嚴重的癥狀。儘管許多人可以通過治療緩解癥狀,然而也有一些人只能夠選擇忍受視線變得模糊,持續性的眼部不舒適感覺,口腔的反覆感染,腮腺腫脹,喉嚨嘶啞以及難以吞咽等情況。甚至有些患者可能會出現腎臟疾病(自身免疫性腎小管間質性腎炎)並導致蛋白尿尿崩症以及遠端腎小管性酸中毒

乾燥綜合症的患者,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機率,高於患有其它類型自免疫疾病及正常人[10],大約有5%的乾燥綜合症患者會發展成某種惡性淋巴瘤[11]。尤其是有嚴重癥狀的患者,患淋巴瘤的幾率比癥狀輕微至中等的患者要高[12]。其中最常見的是唾液腺外邊緣區b細胞淋巴瘤(唾液腺中的黏膜相關淋巴組織淋巴瘤)[10],以及瀰漫型大細胞性B細胞淋巴瘤[12]

併發症[編輯]

除了前面所提到的各種併發症之外,患有乾燥綜合症的女性如果懷孕,新生兒患有新生兒紅斑性狼瘡並伴有先天性心臟傳導阻滯(需要使用起搏器)的機率會相對較高[13]

流行性[編輯]

乾燥綜合症在美國大約影響著一百萬至四百萬人的健康,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普查則發現該病的患病率約為0.29%至0.77%[5]。其中大部分是女性,且初次診斷時年齡超過40歲的女性。女性患病的幾率比男性高9倍。需要特別注意的是,這種疾病並不會傳染[14]

研究[編輯]

目前針對此病的研究集中在獲取有關該疾病的知識,了解引起生理失調的原因,改善診斷技術,以及尋找治療、預防甚至治癒該疾病的手段。

目前研究員對該疾病的建立了動物模型——通過使用60kD縮氨酸對實驗鼠進行免疫處理多天之後,可以觀察到與人類乾燥綜合症非常相似的淋巴細胞浸潤以及唾液腺功能障礙情況[15][16]

參見[編輯]

引用[編輯]

  1. ^ Rapini, Ronald P.; Bolognia, Jean L.; Jorizzo, Joseph L. Dermatology: 2-Volume Set. St. Louis: Mosby. 2007: 602–3. ISBN 1-4160-2999-0. 
  2. ^ Delaleu N, Immervoll H, Cornelius J, Jonsson R. Biomarker profiles in serum and saliva of experimental Sjögren's syndrome: associations with specific autoimmune manifestations. Arthritis Res. Ther. 2008, 10 (1): R22. doi:10.1186/ar2375. PMC 2374466. PMID 18289371. 
  3. ^ Sjögren H. Zur Kenntnis der keratoconjunctivitis sicca. Doctoral thesis, 1933.
  4. ^ He J, Zhao J, Li Z. Mucosal administration of alpha-fodrin inhibits experimental Sjögren's syndrome autoimmunity. Arthritis Res. Ther. 2008, 10 (2): R44. doi:10.1186/ar2403. PMC 2453764. PMID 18419828. 
  5. ^ 5.0 5.1 5.2 5.3 5.4 王剛玉; 馬建華. 乾燥綜合症的消化系統表現. 《中國社區醫師》. 2009年1月, 11–2. "「乾燥綜合症的病因 自身免疫:乾燥綜合症病人體內檢測出多種自身抗體如抗核抗體、類風濕因子、抗RNP抗體、抗乾燥綜合症A抗體、抗乾燥綜合症B抗體等以及高球蛋白血症,反映了B淋巴細胞功能高度亢進和T淋巴細胞抑制功能低下。另外,本病患者抑制性T細胞減少,反映了細胞免疫的異常。 遺傳基礎:在對免疫遺傳的研究測定中,醫學家發現人類白細胞抗原中,HLA-DR3、B8與乾燥綜合症密切相關,且這種相關又因種族的不同而不同。如西歐人與HLA-B8、DR3、DW52相關,日本人與HLA-DR53相關,說明乾燥綜合症有遺傳傾向。 病毒感染:目前至少有三種病毒(EB病毒、巨細胞病毒、HIV病毒)被認為與乾燥綜合症有關。EB病毒能刺激B細胞增生及產生免疫球蛋白。有醫學家在原發性乾燥綜合症患者中的涎腺、淚腺、腎臟標本中檢測出EB病毒及其DNA基因。」" 
  6. ^ 賀聯印; 王京華、王申五、楊鐵生、杜紹財、樊春紅. EB病毒與乾燥綜合症發病相關性的研究. 《中華醫學雜誌》. 1994年, 2. "「結果說明乾燥綜合症患者EB病毒感染率較正常人明顯增高,且EB病毒感染與靶器官的損害有關,提示靶器官控制EB病毒細胞內複製的免疫機制出現異常。」" 
  7. ^ Franceschini F, Cavazzana I. Anti-Ro/SSA and La/SSB antibodies. Autoimmunity. 2005.February, 38 (1): 55–63. doi:10.1080/08916930400022954. PMID 15804706. 
  8. ^ Vitali C, Bombardieri S, Jonsson R, et al.. Classification criteria for Sjögren's syndrome: a revised version of the European criteria proposed by the American-European Consensus Group. Ann. Rheum. Dis. 2002.June, 61 (6): 554–8. doi:10.1136/ard.61.6.554. PMC 1754137. PMID 12006334. 
  9. ^ 9.0 9.1 Dr. J. Parks, Ancaster ON Canada
  10. ^ 10.0 10.1 Voulgarelis M, Skopouli FN. Clinical, immunologic, and molecular factors predicting lymphoma development in Sjogren's syndrome patients. Clin Rev Allergy Immunol. 2007, 32 (3): 265–74. doi:10.1007/s12016-007-8001-x. PMID 17992593. 
  11. ^ Tzioufas AG, Voulgarelis M. Update on Sjögren's syndrome autoimmune epithelitis: from classification to increased neoplasias. Best Pract Res Clin Rheumatol. 2007, 21 (6): 989–1010. doi:10.1016/j.berh.2007.09.001. PMID 18068857. 
  12. ^ 12.0 12.1 Smedby KE, Baecklund E, Askling J. Malignant lymphomas in autoimmunity and inflammation: a review of risks, risk factors, and lymphoma characteristics.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2006, 15 (11): 2069–77. doi:10.1158/1055-9965.EPI-06-0300. PMID 17119030. 
  13. ^ Manthorpe R, Svensson A, Wirestrand LE. Late neonatal lupus erythematosus onset in a child born of a mother with primary Sjögren's syndrome. Ann. Rheum. Dis. 2004.November, 63 (11): 1496–7. doi:10.1136/ard.2003.014944. PMC 1754813. PMID 15479901. 
  14. ^ Steven E. Carsons, Elaine K. Harris. The new Sjogren's syndrome handboo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 1998: 192. ISBN 0-19511-724-7, 978-0-1951-1724-0 請檢查|isbn=值 (幫助). 
  15. ^ Scofield RH, Asfa S, Obeso D, Jonsson R, Kurien BT. Immunization with short peptides from the 60-kDa Ro antigen recapitulates the serological and pathological findings as well as the salivary gland dysfunction of Sjögren's syndrome. J Immunol. 2005, 175 (12): 8409–14. doi:10.1007/s12016-007-8001-x. PMID 16339583. 
  16. ^ Kurien BT, Asfa S, Li C, Dorri Y, Jonsson R, Scofield RH. Induction of oral tolerance in experimental Sjögren's syndrome autoimmunity. Scand J Immunol. 2005, 61 (5): 418–25. doi:10.1111/j.1365-3083.2005.01593.x. PMID 15882433.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