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德国前东部领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损失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损失
  今日的德国
德国历史
1950年来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国徽
历史系列条目
Arms of Brandenburg.svg
Wappen Preußen.png

勃兰登堡普鲁士历史
諾德馬克
史前–12世纪
古普鲁士人
史前–13世纪
勃蘭登堡侯國
1157–1618(1806)
条顿骑士团
1224–1525
普鲁士公国
1525–1618
王室(波属)普鲁士
1466–1772
勃兰登堡-普鲁士
1618–1701
普鲁士的王国
1701–1772
普魯士王國
1772–1918
普鲁士自由州
1918–1947
克莱佩达
地区

(立陶宛)
1920–1939 / 1945–至今
勃兰登堡
(德国)
1947–至今
東勃蘭登堡
(波兰)
1918/1945–至今
加里宁格勒州
(俄罗斯)
1945–至今

德国前东部领土(德語:ehemalige deutsche Ostgebiete)或德意志帝國東部領土(德語:Ostgebiete des Deutschen Reiches)是指位于奥得河-尼斯河线以东,曾经得到国际公认属于德国领土一部分的所有省份或地区。

从1919年到1990年,这些领土的部分或全部,受到许多外交活动的支配。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德国许多人,特别是纳粹党党员,声称这些根据凡尔赛条约割让的德国领土应当归还德国。这一要求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重要前因。战后,所谓“德国问题”一直是战后德国历史与政治的一个重要因素。争论在对冷战政治与外交的谈判中扮演重要角色,也为1990年德国重新统一做了准备。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国在1919年的《凡尔赛条约》中同意放弃这些领土。入侵波兰后,德国收复並吞併了这些领土。1945年5月二戰歐洲戰場終戰时,蘇聯紅軍控制了大部分東歐地區,蘇聯趁機擴大版圖,整個波蘭的國境被西移,波蘭失去寇松線以東的領土,原波蘭東部領土被蘇聯劃入版圖,成為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立陶宛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的一部分,蘇聯同時吞併東普魯士柯尼斯堡,而為了補償波蘭,奥得河-尼斯河线以東的原德國領土被轉交給波蘭,德国在二戰後失去了所有奥得河-尼斯河线以东的领土[1]

蘇聯扶植的東德政權同意東部國土以奥得河-尼斯河线為界,西德則不承認該界線。1990年,德国正式承认了它重新统一时的东部边界,终止对奥得河-尼斯河线以东领土的主权要求。

波茨坦协定将这次转让的领土称为“德国前领土奥得河-尼斯河线以东”,通常将这种描述称为“奥得河-尼斯河线以东的前德国领土”。

定义和用法[编辑]

在《波茨坦協定》中,對轉讓領土的描述是“奧得河-尼斯線以東的前德國領土”,這種描述的排列是最常用來描述奧得河-尼斯線以東的任何戰時德國的前領土.

該術語有時會與東德這個政治術語混淆,該名稱曾經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 (GDR) 的常用口語英語名稱,並且反映了另一個德國西德州的常用口語英語術語。在關註二戰前的時期時,“東德”用於描述易北河以東的所有領土(East Elbia),這反映在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和政治理論家卡爾·施密特的著作中,但由於 20 世紀的邊界變化,二戰後“東德”一詞和東德在英語中的意思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的領土。

在德語中,只有一個對應的術語 Ostdeutschland 存在,即東德和東德。這個相當含糊的德語術語在其存在期間從未像英文名稱或派生的邪惡名稱 Ossi(Eastie)那樣廣泛用於 GDR,只有在德國統一之後,它才開始普遍用於表示歷史悠久的戰後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及其對應的五個繼承國在當前重新統一的德國。然而,由於傳統上被視為中德意志的各州的人民和機構,如三個南部新州薩克森-安哈爾特、薩克森自由州和圖林根自由州,在提及其地區及其所在地區時仍使用中德意志一詞。機構,Ostdeutschland這個詞仍然模棱兩可。

历史[编辑]

德意志東擴[编辑]

隨著各種日耳曼部落遷移到中歐,西斯拉夫部落從 6 世紀開始遷移到現今波蘭的大部分地區。 10 世紀下半葉,波蘭人的米甚科公爵一世從他在格涅茲諾地區的據點團結了鄰近的各個部落,形成了第一個波蘭國家,並成為歷史上第一個有記載的皮亞斯特公爵。他的領土與德國國家接壤,在接下來的幾個世紀裡,對邊境地區的控制將在兩個政體之間來迴轉移。

1018 年,米甚科的兒子和繼任者博萊斯瓦夫一世克羅布里公爵在包岑和約中擴大了王國南部,但失去了對波羅的海沿岸西波美拉尼亞土地的控制權。在 1030 年代異教叛亂和波西米亞入侵之後,恢復者卡西米爾一世公爵(1040-1058 年在位)再次統一了奧得河中游兩岸的大部分前皮亞斯特王國,包括西里西亞和盧布斯地,但沒有西波美拉尼亞,直到 1116 年至 1121 年,當貴族格里芬家族建立波美拉尼亞公國時,它才在波列斯瓦夫三世的統治下返回波蘭國家。 1138 年博萊斯瓦夫去世後,波蘭近 200 年來一直處於分裂狀態,並由博萊斯瓦夫的兒子及其繼承人統治,他們之間經常發生衝突。 1320 年加冕為波蘭國王的瓦迪斯瓦夫一世實現了部分統一,但西里西亞和馬索夫公國仍然是獨立的皮亞斯特領地。

在 12 至 14 世紀,大多數講低地德語的德國定居者在被稱為東歐的移民過程中遷入中歐和東歐,漢薩同盟統治了波羅的海沿岸。在波美拉尼亞、勃蘭登堡、東普魯士、盧薩蒂亞、克沃茲科地區和下西里西亞,前西斯拉夫人(波希米亞人、波拉比亞斯拉夫人和波蘭人)或波羅的海人口在接下來的幾個世紀中成為少數群體,但其中相當一部分人仍留在這些地區作為上西里西亞。在大波蘭和東波美拉尼亞(波美拉尼亞),德國定居者始終是少數。一些領土,如波梅瑞利亞和馬索維亞,在 15 世紀和 16 世紀與波蘭重新統一。西里西亞、盧布斯地和盧薩蒂亞(作為波西米亞王室的一部分)和波美拉尼亞公國更加牢固地併入神聖羅馬帝國。

普魯士的崛起和波蘭的衰落[编辑]

在瓜分波蘭的過程中,普魯士王國和奧地利帝國獲得了消亡的波蘭立陶宛聯邦的巨大領土份額。在拿破崙時代,大波蘭領土和海烏姆諾地區根據提爾西特條約成為華沙公國的一部分,但澤被授予自由城市的地位。然而,在維也納會議之後,波蘭公國再次被俄羅斯和普魯士瓜分。維也納會議成立了德意志聯邦(德語:Deutscher Bund),以取代解散的神聖羅馬帝國,這是一個由奧地利帝國名義領導下的中歐 39 個德語國家組成的協會。它的邊界在很大程度上沿用了其前身神聖羅馬帝國的邊界,在 19 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裡界定了德國的領土,並確認波美拉尼亞、東勃蘭登堡和西里西亞為其部分。另一方面,霍亨索倫家族統治的其餘不包括在神聖羅馬帝國的土地,即講德語的普魯士核心(東普魯士),以及新獲得的以講波蘭語或卡舒比語為主的地區瓦解和肢解的波蘭立陶宛聯邦(波森大公國和西普魯士)的領土份額,繼續在聯邦之外(法蘭克福議會嘗試將這些土地納入德意志帝國失敗),奧地利控制的波蘭(加利西亞和洛多梅里亞王國)、外萊薩尼亞以及瑞士的德語區和法國的阿爾薩斯地區也是如此。

德意志統一和帝國的建立[编辑]

1900年德意志帝国非德语的语言分布,西部的绿色为波兰语使用者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普魯士取代奧地利成為恢復德國統一的主要推動力,並通過在布拉格和約中廢除德意志聯邦來鞏固這一地位。 奧地利反過來變成了多民族的奧匈帝國,放棄了進一步的德國統一努力,放棄了強制德國化。 隨著民族主義的興起,以波蘭人為主的霍亨索倫統治的東部地區(尤其是波森和西普魯士的前波蘭地區)越來越成為德國化努力、德國定居點、反天主教運動(Kulturkampf)的目標。 作為剝奪和徵用波蘭人的權利,並最終在《北德意志邦聯條約》(1866 年)之後被吞併。 1871年德意志統一時,普魯士王國是新成立的德意志帝國的前身——北德意志邦聯中最大和占主導地位的部分。

德意志帝国(1871-1918)内的普鲁士(绿色)

在1871年德意志帝国成立时,普鲁士是帝国内最大的、占优势的部分。因此,勃兰登堡西里西亚波美拉尼亚普鲁士省波森这些领土成为德意志帝国的最初構成领土。后来,这些领土被称为德意志帝国的东部领土(Ostgebiete des deutschen Reiches)。

在一些地方,例如波森上西里西亚南部,大部分人口是波兰人,而其他地区都以德国人占绝对优势。德国人和波兰人的杂居引起关于这些领土应属于德国还是波兰的争论,这一争论在二战以前至少持续了四分之三个世纪。

凡尔赛条约[编辑]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凡尔赛条约迫使德国将部分领土交给其他国家,如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丹麥比利時立陶宛法國。而原但澤則與鄰近市鎮合併成但澤自由市

結束戰爭的凡爾賽條約恢復了被稱為波蘭第二共和國的波蘭的獨立,德國被迫將領土割讓給它,其中大部分被普魯士在波蘭的三個分區中佔領,並擁有在波蘭國家不存在的 100 年裡,它一直是普魯士王國和德意志帝國的一部分。 1919 年回歸波蘭的領土是波蘭人佔多數的領土,例如大波蘭和波美拉利亞,歷史上是波蘭提供出海通道的一部分。將波美瑞利亞歸還給波蘭意味著德國失去了與東普魯士的領土連續性,使其成為飛地。

大多數以德國人口為主或幾乎全部為德國人口的東部地區(東勃蘭登堡、東普魯士、前波美拉尼亞和更遠的波美拉尼亞以及西里西亞的大部分地區)仍屬於德國。歷史上波蘭語和戰略上對波蘭至關重要但主要講德語的城市但澤從此與其周邊地區形成了但澤自由市,這是一個由國際聯盟監督的自治領土,儘管在某些方面受到強加的聯盟的約束波蘭。

然而,在像上西里西亞這樣的地區,大多數雙語人口之間沒有明確的劃分是可能的。在第一次公民投票後,上西里西亞將留在德國領土的一部分。然而,在西里西亞起義之後,該地區根據關於上西里西亞的德波公約進行了劃分。

前波森省和西普魯士省未作為波蘭第二共和國一部分恢復的部分在 1939 年之前以格倫茨馬克波森-西普魯士(德國波森-西普魯士省)的名義進行管理。

一戰後德意志帝國東部諸省的分割:
前省份 1910年區域 領土佔比 1910年人口佔比 一戰後的歸屬 注釋
西普鲁士 25,580 km2[2] 100% 1.703.474 分割為:
给予波兰 15,900 km2[2] 62% [3] 57%[3] 波美拉尼亚省 [Note 1]
给予但澤自由市 1,966 km2 8% 19% 但泽自由市
给予東普魯士 2,927 km2 11% 15% 馬林韋德地區 [Note 2]
给予德国西部 4,787 km2 19% 9% 波森-西普魯士[4] [Note 3]
东普鲁士 37,002 km2[5] 100% 2.064.175 分割為:
给予波兰 565 km2[6][7] 2% 2% 波美拉尼亚省[8] [Note 4]
给予立陶宛 2,828 km2 8% 7% 克莱佩达地区
给予德国 33,609 km2 90% 91% 東普魯士省
波森 28,992 km2[5] 100% 2.099.831 分割為:
给予波兰 26,111 km2[2] 90%[3] 93%[3] 波兹南省
给予德国 2,881 km2 10% 7% 波森-西普魯士[4] [Note 5]
下西里西亞 27,105 km2[10] 100% 3.017.981 分割為:
给予波兰 527 km2[6][11] 2% 1% 波兹南省[12] [Note 6]
给予德国 26,578 km2 98% 99% 下西里西亞省
上西里西亞 13,230 km2[10] 100% 2.207.981 分割為:
给予波兰 3,225 km2[2] 25% 41%[2] 西里西亞省 [Note 7]
给予捷克斯洛伐克 325 km2[2] 2% 2%[2] 赫盧欽地區
给予德国 9,680 km2[2] 73% 57%[2] 上西里西亚省
總計 131,909 km2 100% 11.093.442 分割為:
给予波兰 46,328 km2 35% 35% 波兰 [Note 8]
给予立陶宛 2,828 km2 2% 2% 克莱佩达地区
给予但泽自由市 1,966 km2 2% 3% 但泽自由市
给予捷克斯洛伐克 325 km2 0% 0% 捷克西里西亚
给予德国 80,462 km2 61% 60% 普魯士自由邦

第二次世界大战[编辑]

1925年中东欧大量分布的德意志人聚居点

德國的戰敗和強加的和平條款在民眾中留下了不公正的感覺。隨後的兩次世界大戰間經濟危機為統一主義者聲稱應將1919年至1922年割讓給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和立陶宛的領土歸還給德國的主張提供了肥沃的土壤,這為納粹接管政府鋪平了道路。

1938年10月,根據凡爾賽條約割讓給捷克斯洛伐克的摩拉維亞-西里西亞地區的赫盧欽地區(捷克語為Hlučínsko,德語為HultschinerLändchen)被第三帝國吞併,作為捷克斯洛伐克在慕尼黑時期失去的地區的一部分協議。然而,與其他失落的捷克斯洛伐克領土不同,它並不隸屬於蘇台德地區(蘇台德地區的行政區域),而是隸屬於普魯士(上西里西亞)。

到1938年底,立陶宛失去了對梅梅爾地區局勢的控制,該地區在克萊佩達政變中被立陶宛吞併。1939年3月23日凌晨,在政治最後通牒導致立陶宛代表團前往柏林後,立陶宛外交部長Juozas Urbšys和德國外交部長里賓特洛甫簽署了將梅梅爾領土割讓給德國的條約,以換取梅梅爾港的立陶宛自由區使用了前幾年建立的設施。

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魏瑪和納粹德國政府進行了大規模的重命名運動,以消除波蘭、立陶宛和舊普魯士血統的痕跡。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德国入侵波兰,並合併了在《凡尔赛条约》中失去的东部领土。

1939年9月1日,德國在沒有宣戰的情況下入侵波蘭,這標誌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開始。第三帝國吞併了波蘭的土地,包括波梅瑞利亞(“波蘭走廊”)、库尔姆大波蘭本土庫亞維謝拉茲北馬蘇里亞,以及波蘭境內上西里西亞的部分地區,包括1938年被波蘭吞併的切申西里西亞的前捷克斯洛伐克部分。由當時已經被納粹黨控制的人民黨選舉產生的但澤自由市參議院投票再次成為德國的一部分,但波蘭人和猶太人被剝奪了投票權,所有非納粹政黨都被取締。

巔峰時期的德國疆土

阿道夫·希特勒的兩項法令(1939年10月8日至12日)將波蘭第二共和國的附屬地區劃分為如下行政單位:

這些領土的面積為94,000平方公里,人口為10,000,000。在整個戰爭期間,被吞併的波蘭領土一直受到德國的殖民統治。由於缺乏來自德國本身的定居者,殖民者主要是從東歐其他地區遷移過來的德國人。然後,德國人被重新安置在波蘭人被驅逐的家園中。

波蘭的其餘領土被蘇聯吞併(參見莫洛托夫-里賓特洛甫條約)或成為德國控制的總政府佔領區。

1941年6月德國對蘇聯發動進攻後,在蘇佔波蘭建立起了比亞韋斯托克專區。該專區包括比亞韋斯托克波德拉謝地區別爾斯克格拉耶沃沃姆扎索科烏卡瓦夫卡維斯克格羅德諾,“隸屬”於東普魯士,但並未併入它。

雅爾塔會議[编辑]

1944年計畫的分割德國方案

1945 年 2 月,戰爭結束前不久,美國、英國和蘇聯在雅爾塔會議上做出了將波蘭邊界西移的最終決定。邊界的確切位置保持開放,西方盟國也普遍接受了奧得河作為波蘭未來西部邊界和人口轉移是防止未來邊界爭端的方式的原則。懸而未決的問題是邊界是否應該沿著東部或盧薩蒂安尼斯河,以及柏林的傳統海港斯德丁是否應該留在德國或被包括在波蘭。

最初,德國將保留斯德丁,而波蘭人將與柯尼斯堡合併東普魯士。然而,最終斯大林決定他希望柯尼斯堡作為蘇聯海軍的全年溫水港,並認為波蘭人應該接收斯德丁。戰時波蘭流亡政府在決定中幾乎沒有發言權。

雅爾塔會議同意在戰後將德國分為四個佔領區,在德國統一之前,柏林也被四方佔領。討論了波蘭的地位,但由於當時波蘭由紅軍控制,這使情況變得複雜。會議同意重組由紅軍建立的波蘭臨時政府,包括波蘭流亡政府的一些政治人物,並將其轉變為民族團結臨時政府,但未實現承諾舉行民主和公平的選舉。這實際上結束了對 1939 年撤離的波蘭流亡政府的國際承認。會議同意波蘭東部邊界將沿寇鬆線延伸,波蘭將在西部從德國獲得大量領土補償,但確切的邊界將在以後確定。將成立一個“肢解德國委員會”來決定德國是否將被劃分為六個國家,如果是,那麼新的德國國家將擁有什麼樣的邊界和相互關係。

為了就德黑蘭和雅爾塔的口頭承諾向西方盟國施壓,蘇聯開始將奧得河-尼斯線以東的地區移交給波蘭控制,儘管這些地區仍是德國蘇維埃佔領區的正式一部分。美國政府強烈抗議波蘭政府在這些地區單方面實施。

波茨坦协定[编辑]

Expulsion of Sudeten Germans following the end of World War II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和之後德意志人的逃離和驅逐
(人口數據估計)
背景
戰時的戰爭和疏散
戰後的逃離和驅逐
後續移民
故土协会
相關事物

二戰後,美國國務院的幾份備忘錄警告不要授予波蘭如此廣闊的土地,擔心在該地區造成新的長期緊張局勢。特別是,國務院承認波蘭對下西里西亞的主張沒有種族或歷史理由。

在斯大林的壓力下,於1945年7月17日至8月2日舉行的波茨坦會議將奧得河-尼斯線以東的所有地區置於國際社會直到1939年仍為德國的一部分,或在二戰期間被德國占領的所有地區,在其他國家的管轄下,等待最後的和平會議[14][15]

盟軍還同意:

十二,德國人口有序轉移。三國政府[蘇聯、美國和英國]在全面考慮了這個問題後,承認將留在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的德裔人口或其部分轉移到德國的行動將進行。他們同意發生的任何轉移都應以有序和人道的方式進行。

因為用溫斯頓丘吉爾的話來說

就我們所見,驅逐是最令人滿意和最持久的方法。不會有人口混雜造成無窮無盡的麻煩。這將是一次大掃除。

這些領土地位的問題在於,《波茨坦協定》不是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條約,而是蘇聯、美國和英國(法國、德國或波蘭均未加入)之間的備忘錄。它規範了德國東部邊界的問題,該邊界被確認為沿奧得河-尼斯線,但備忘錄的最後一條表示,有關德國的最終決定以及德國東部邊界的詳細對齊將受制於單獨的和平條約;三個盟國簽署國承諾尊重波茨坦備忘錄的條款。因此,只要這些同盟國繼續致力於波茨坦協議,如果沒有德國就奧得河-尼斯線邊界達成一致,就不可能有和平條約,也不會有德國統一。這場辯論影響了冷戰時期的政治和外交,並在導致1990年德國統一的談判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驅逐德國人[编辑]

位于奥得河-尼斯河线以东,尚未逃离(1944年冬-1945年)的大部分德语人口均被苏联红军无条件驱逐,不管他们是已经在此居住了几个世纪,还是在二战中的新進移民。同时,数以百万计的波兰人也被从并入苏联的波兰前东部领土填充这一区域。战后初期,德国资料通常引用的撤退和驱逐的德国人数据为1,600万。

再波蘭化和兹戈热莱茨条约[编辑]

德國領土損失,1919-1945年

波蘭民族主義者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提出的要求(儘管更為有限),波蘭對德國土地的廣泛領土收益受到了皮亞斯特在中世紀皮亞斯特波蘭境內建立種族同質國家的願景的啟發。 1945-46 年間,下西里西亞和更遠波美拉尼亞等完全講德語的地區遭受了全部土著居民的驅逐。儘管邊界仍不確定,但波蘭化進程迅速進行。

新的波蘭地名不是接管德國地名,而是由法令確定,恢復為斯拉夫名稱或為講德語的地方發明一個新名稱。為了在民眾的意識中確立皮亞斯特的願景,並讓他們相信吞併前德國領土的歷史正義,“收復領土”覆蓋著與皮亞斯特王朝有關的名稱網絡,即使建築物本身與皮亞斯特統治者沒有任何關係。

波蘭共產黨人動員起來進行清洗和文化適應,以使他們的新家園去德國化。德語單詞已從建築物中刪除,甚至從藝術品、餐具和墓地中刪除。 與此同時,就三個不同的問題舉行了公然欺詐的公投;第三個是波蘭人民是否贊成新的西部邊界。根據官方結果,儘管波蘭在東部也失去了大量領土,但仍有超過 90% 的人投了贊成票。

該過程於 1950 年由兹戈热莱茨条约最終確定,該條約是在蘇聯壓力下由東德(東德)臨時政府總理奥托·格罗提渥和波蘭總理約瑟夫·西倫凱維茲簽署的。它承認 1945 年《波茨坦協定》規定的奧德-尼斯線為兩國之間的邊界。這些術語指的是從 Świnoujście 以西的波羅的海(但沒有提及什切青)沿奧得河和盧薩蒂亞尼斯河到捷克斯洛伐克邊界的“已定義和現有邊界”

二戰後的西德[编辑]

1951年,西德首都波恩,来自东部的离散者集会,要求恢复德国在二战前的领土

戰後,所謂“德國問題”是戰後德國和歐洲歷史和政治的重要因素。1949 年至 1970 年間,西德政府將這些領土稱為“暫時在波蘭和蘇聯管理下的前德國領土”。該術語用於 1937 年德國邊界內的德國東部領土,並基於波茨坦協議中使用的術語。它僅由德意志聯邦共和國使用;但波蘭和蘇聯政府反對這些領土有朝一日應歸還德國的明顯暗示。波蘭政府更喜歡使用“恢復領土”這個詞,主張一種連續性,因為這些領土的一部分幾個世紀前曾由波蘭人統治。

直到 1973 年,聯邦共和國採取了嚴格的路線,聲稱對整個德國擁有專屬授權。根據霍爾斯坦主義,聯邦共和國與除蘇聯外與東德保持外交關係的國家斷絕外交關係。因此,西德政府和聯邦議院在 1950 年宣布兹戈热莱茨条约“無效”。

在西德的早期歷史中,難民組織是一個重要的政治因素,要求德國永遠不要放棄被認為仍然是德國一部分的土地。然而,與官方說法相反,大部分被驅逐者可能並沒有真正打算返回家園

西德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府倾向于使用“波兰和苏联统治下的前德国领土”。这是波茨坦协定中使用的措辞,但只有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这样使用,而波兰和苏联政府拒绝使用这个说法,因为这暗示这些领土有一天将归还德国。

東方政策[编辑]

1970 年代,西德在對外關係中採用東方政治,通過承認當時歐洲秩序的現實,並放棄霍爾斯坦主義的元素,努力實現與鄰國的關係正常化。西德也暫時放棄了關於德國統一的主張,承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的存在;作為這種新方法的一部分,西德與蘇聯(莫斯科條約,1970年)、波蘭(華沙條約,1970年)締結了友好條約 、東德 (基本條約,1972年) 和捷克斯洛伐克 (布拉格條約,1973年);並參加了赫爾辛基最終法案(1975年)的制定。《茲戈澤萊茨條約》的有效性在聯邦憲法的判決中得到明確確認1973 年關於東德和西德基本條約的法院。然而,西德繼續其實現東德、西德和柏林統一的長期目標;並堅持其正式承認戰後德國的邊界需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最終解決的背景下得到統一的德國的確認。一些西德評論員繼續堅持認為,茲戈澤萊茨條約和華沙條約都不應被視為具有約束力。一個未來統一的德國;儘管這些保留是為了國內政治消費,而支持它們的論點在國際法中沒有實質內容。

兩德統一後[编辑]

被驱逐的德国人对故土的纪念碑,从左到右依次为东普鲁士、但泽、西普鲁士、波美拉尼亚、东勃兰登堡、西里西亚、上西里西亚、苏台德(波森没有被包括在内)

1990 年,德國在《關於德國的最終解決條約》中重新統一時正式承認其目前的東部邊界,結束了德國對奧得河-尼斯線以東任何領土可能擁有的任何剩餘主權要求。隨著時間的推移,“德國問題”被一些相關現象所掩蓋:

  • 隨著時間的流逝,在德國管轄下的這些地區擁有第一手生活經驗的人越來越少。
  • 在關於德國的最終解決條約中,德國放棄了對奧得河-尼斯線以東領土的所有主張。德國在 1990 年 11 月 14 日的《德波邊界條約》中重申了德國對邊界的承認。這些條約中的第一個條約由兩個德國國家簽訂,並於 1991 年由統一的德國批准。第二個已經由統一的德國簽署。
  • 2004 年歐盟向東的擴張使任何希望在波蘭(即奧得河-尼斯線以東)生活和工作的德國人無需獲得許可即可這樣做。德國被驅逐者和難民可以自由地訪問他們的故居和定居,儘管在購買土地和建築物方面仍然存在一些限制。

波蘭於 2007 年 12 月 21 日加入申根區,取消了與德國接壤的所有邊境管制。

根據《最終解決條約》第 1 條,新統一的德國政府承諾放棄在東德、西德和柏林邊界之外的任何進一步的領土主張:

統一的德國對其他國家沒有任何領土要求,將來也不會主張任何領土。

此外,德國還要求修改《聯邦共和國基本法》,明確規定現在已經實現了德國的全面統一,新的德意志國家包括整個德國,並且應該取消任何領土的所有憲法機制。在這些邊界之外,隨後可能會被接納;這些新的憲法條款受條約約束,不得撤銷。 《基本法》第 23 條被廢除,禁止任何其他州申請加入聯邦共和國;而第146條被修改為明確規定新統一的共和國的領土包括整個德意志人民; “本基本法自德國實現統一和自由以來適用於全體德國人民,自德國人民自由通過的憲法生效之日起停止適用”。這在 1990 年序言的改寫中得到了證實; “德國人……在自由自決中實現了德國的統一和自由。因此,這項基本法適用於整個德國人民。”

在德國統一過程中,德國總理赫爾穆特·科爾最初在他的 10 點意見中沒有提及接受邊界是確定性的,但後來又不情願地重申了接受二戰後進行的領土變更,從而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強烈抗議。被驅逐者聯合會激怒,而一些波蘭人擔心他們 1939 年的創傷可能會因“第二次德國入侵”而復活,這一次是德國人買回他們當時便宜的土地。[需要引證]這發生的規模比許多波蘭人預期的要小,波蘭的波羅的海沿岸已成為一個受歡迎的德國旅遊目的地。所謂的“鄉愁旅遊”在 1990 年代通常被認為是相當激進的現在往往被視為一次善意的懷舊之旅,而不是表達憤怒和渴望歸還失地的願望。

德國的一些組織繼續要求德國領土或德國公民的財產。可能只有不到 100 名成員的普魯士信託基金(Preussische Treuhand,或普魯士索賠協會)在 2006 年 12 月向歐洲人權法院提交了針對波蘭政府的 23 項個人索賠要求時,重新開啟了舊糾紛。賠償或歸還二戰結束時從其成員那裡挪用的財產。由德國和波蘭政府聯合委託國際法專家撰寫的一份專家報告證實,普魯士信託基金提出的申訴幾乎沒有成功的希望。但德國政府無法阻止此類請求的提出,波蘭政府認為這些意見值得波蘭外交部長 Anna Fotyga 發表評論,以“在收到有關針對波蘭的索賠的信息後表達 [她] 最深切的關注由普魯士信託基金提交給歐洲人權法院”。2008 年 10 月 9 日,歐洲人權法院宣布普魯士信託基金訴波蘭案不可受理。

领土[编辑]

波美拉尼亚[编辑]

波美拉尼亞省

遠波美拉尼亞包括普魯士波美拉尼亞省的東部。它大致從西部的奧得河延伸到東部的波梅雷利亞。它大致對應於今天的波蘭西波美拉尼亞省。 1945 年,與更遠的波美拉尼亞一起,包括斯德丁(今什切青)和斯维讷明德(今斯維諾烏伊希切)在內的西波美拉尼亞一小塊地區被轉移到波蘭。

從 10 世紀後期開始,德國前東部領土的波美拉尼亞地區曾多次處於波蘭的統治之下,當時梅什科一世至少獲得了其中的重要部分。 1000-1005-07 年,梅什科的兒子博萊斯瓦夫一世在科沃布熱格地區建立了一個主教區,之後該地區再次被波蘭異教斯拉夫部落佔領。

波美拉尼亞公國於 1121 年建立為波蘭的附庸國,直到 1138 年波蘭統治者波列斯瓦夫三世去世後波蘭分裂。此後波美拉尼亞公爵獨立,後來成為公國的附庸國薩克森從 1164 年到 1181 年,神聖羅馬帝國從 1181 年到 1185 年,丹麥從 1185 年到 1227 年,最後,從 1227 年起,留在神聖羅馬帝國(包括附屬於勃蘭登堡侯爵的時期)。到中世紀末期,由於日耳曼定居者的湧入、斯拉夫人口的同化、德國城鎮法的引入、日耳曼風俗的影響和漢斯人的貿易,該地區已在很大程度上日耳曼化。

1648 年威斯特伐利亞和約之後,遠波美拉尼亞成為勃蘭登堡-普魯士的一部分。 1771年,勞恩堡和比托地區被普魯士國王吞併,併入普魯士王國的波美拉尼亞省。拿破崙戰爭後,瑞典波美拉尼亞於 1815 年併入普魯士省,現在兩者都構成波美拉尼亞省。 1938年,解散的格倫茨馬克波森-西普魯士北部成為該省的一部分。

在 20 世紀之交,該省總人口近 170 萬,其中講波蘭語的少數民族不到 1%。

东勃兰登堡[编辑]

勃蘭登堡省東部

中世紀的莱布斯兰,位於奧得河兩岸直到西部的施普雷河,包括莱布斯(Lebus)本身,也構成了梅什科王國的一部分。 1249 年,當西里西亞公爵博萊斯瓦夫二世羅加特卡將盧布斯賣給勃蘭登堡的阿斯卡尼亞侯爵時,波蘭失去了盧布斯。勃蘭登堡還從大波蘭公爵普熱梅斯一世手中收購了桑托克城堡,並將其作為诺伊馬克(“新边疆区”)地區的核心 . 直到 1424 年,萊布斯主教區仍然是格涅茲諾總教區的副主教,當時它在馬格德堡總主教區的管轄下通過。 從 1373 年到 1415 年,盧布斯土地是波西米亞(捷克)王室土地的一部分。

西里西亚和东劳西茨[编辑]

上下西里西亞

日耳曼部落在遷移時期離開該地區後,萊基特部落開始在西里西亞定居,而盧薩蒂亞則由米爾切尼和波拉比安斯拉夫人定居,而克沃茲科土地則由波希米亞人定居。 10 世紀,波蘭的梅什科一世將西里西亞納入其領土。從 10 世紀到 12 世紀,西里西亞、盧薩蒂亞以及克沃茲科地區在波希米亞和波蘭之間展開了爭奪。形成了幾個獨立的公國,最終一些公國隸屬於神聖羅馬帝國的選侯國波希米亞王國,而克沃茲科土地成為王國本身的組成部分。在 14 世紀,納米斯沃條約讓卡西米爾三世國王放棄了波蘭對西里西亞的所有主張,並將西里西亞公國割讓給波希米亞王冠土地。然而,在教會方面,覆蓋西里西亞的弗羅茨瓦夫教區仍然是波蘭格涅茲諾總教區的副主教,直到 1821 年被豁免。

第一批德國殖民者於 12 世紀末抵達,大規模的德國定居始於 13 世紀初亨利一世統治時期。 德國定居者帶來的新形式的農業、技術和法律在該地區紮根,也造福於斯拉夫人口。到 14 世紀後期,已有 130 個城鎮和 1300 個村莊採用了德國法律。Jelenia Góra (Hirschberg)、Lwówek Śląski (Löwenberg)、Złotoryja (Goldberg) 等典型的西里西亞城市引入了新的法律來吸引德國定居者,具有以中央廣場為中心的典型建築,環形廣場在波蘭廣為人知作為雷尼克。德國工匠和礦工也開始在山區定居。

雅蓋隆家族與匈牙利王國的個人聯合統治下,直到莫哈奇戰役,波希米亞土地隨後由哈布斯堡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與匈牙利王國和奧地利大公國聯合統治,最後在白山戰役中鎮壓波西米亞起義之後,事實上(但不是法律上)不再作為一個單獨的王國存在並成為哈布斯堡王朝的一部分。又過了一個世紀,當哈布斯堡王朝在西里西亞戰爭中敗給腓特烈大帝統治下的普魯士王國時,該地區的大部分地區與波西米亞王室的其他地區被切斷,因此被迫割讓大部分地區(不包括奧地利西里西亞)在布雷斯勞柏林條約中。割讓的土地還包括奧帕瓦河以北的特罗保公国和克爾諾夫公國(有時被認為是摩拉維亞)領土,以及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克沃茲科土地,它是波希米亞王國核心領土的一部分。然而,直到 1972 年,前一個地區繼續成為奧洛穆茨總教區的一部分,而後一個地區繼續成為赫拉德茨·克拉洛維教區的一部分。

由於講德語的人和平湧入,西里西亞的大部分地區在西里西亞皮亞斯特的各個分支連續滅絕後變成講德語的,就像在西里西亞戰爭之後盧薩蒂亞和後來的大部分克沃茲科地區一樣,但捷克繼續在奧地利西里西亞的部分地區、上西里西亞的赫盧欽地區和克沃茲科地區的西部(捷克角)、索布語在盧薩蒂亞的部分地區使用,而波蘭語則在奧得河以北的中西里西亞、部分地區流行奧地利西里西亞和上西里西亞。在後一種情況下,在中世紀抵達的德國人大多被波蘭化,特別是隨著工業革命的到來,它創造了就業和商業機會,吸引了眾多波蘭人來到該地區。下西里西亞和中西里西亞的講波蘭語的地區,直到 19 世紀後期通常被描述為波蘭一側,在 18 世紀和19 世紀大部分都被德國化了,除了沿東北邊境的少數塊和更大的區域。

东普鲁士[编辑]

東普魯士省

最初主要由異教徒的古普魯士人居住,這些地區在 13 和 14 世紀被征服並併入條頓騎士團的國家。在條頓騎士團的統治下,該地區的城鎮建立起來,林地被清除,沼澤地被殖民者定居,這些殖民者主要來自說德語的地區,但也來自鄰近的波蘭和立陶宛土地。在東西德隆期間,該地區主要是德國人(桑比亞、納坦吉亞和巴蒂亞共同構成該地區的中部),混合了德裔-立陶宛人(東北部稱為小立陶宛,包括蘇多維亞、納德羅維亞和斯卡洛維亞),或混合的德國-波蘭人(Masurians,Warmiacy),包括該地區的南部(Sasna 和 Galindia,一起形成 Masuria)和西部(Warmia,Pomesania 和 Pogesania,後兩者一起形成 Powiśle)邊緣。到第二次荊棘和約(1466 年)時,瓦爾米亞和馬爾堡地區(包括波美薩尼亞和波格薩尼亞北部)作為皇家普魯士的一部分成為波蘭王室的一部分,該地區最初擁有相當大的自治權並繼續使用德語作為官方的,但最終在盧布林聯盟結束後與波蘭王室完全融合。馬祖里亞以及波美薩尼亞和波格薩尼亞的南部保留了條頓國家(此後稱為修道院普魯士或條頓普魯士)的一部分,該國家成為波蘭立陶宛聯邦的德國封地,最終於 1525 年世俗化為公爵普魯士。後者後來解放了,利用了俄羅斯-瑞典大洪水,並與勃蘭登堡選帝侯合併形成了勃蘭登堡-普魯士,此後不久成為一個王國。隨後,它與奧地利和俄羅斯結盟,在第一次瓜分波蘭(1772 年)中入侵了皇家普魯士的波蘭領土,瓦爾米亞於 1773 年成為新成立的東普魯士省的一部分。作為條約的結果凡爾賽,索爾道周圍的一小部分被轉移到波蘭,克萊佩達地區形成了一個由國際聯盟監督的自由城市,在克萊佩達起義後被立陶宛吞併,但在1938年被德國收回,而大部分(包括整個瓦爾米亞馬蘇里亞 ) 在東普魯士公民投票之後仍然是德國的一部分,並通過增加以前的西普魯士馬爾堡土地而擴大。

西普魯士[编辑]

西普魯士

西普魯士位於東普魯士和德國本土之間,1772年大部分的王室普魯士地區在第一次瓜分波蘭之中合併到普魯士之內,次年成為了普魯士的西普魯士省,例外的是併入東普魯士省威米亞地區。1793年第二次瓜分波蘭之中,但澤這個漢薩城市已經不能靠本身的財富而存活,所以但澤與另一個漢薩城市托倫一同加入普魯士的西普魯士。大波蘭的一些地區1772年合併到普魯士,力斯地區1793年亦合併到西普魯士。

1806年拿破崙戰爭時期,西普魯士的南部地區被劃分到華沙公國之內。1824年至1878年間西普魯士和東普魯士合併到普魯士省,之後重新分開。西普魯士1871年成為德意志帝國的一部分。在此期間,但澤歸屬西普魯士管轄。

1919年凡爾賽條約簽訂後,大部分的西普魯士地區被割讓予波蘭第二共和國,該省西部和東部小量地區仍屬威瑪共和國。剩餘的西部地區1922年組成了波森-西普魯士省,東部地區則成為東普魯士西普魯士地區

1945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波茨坦會議中,決定將所有前西普魯士的領土都劃分波蘭管治。這些地區的德國人口都被驅逐到東德,然後讓波蘭人遷入。1949年,這些難民建立了非牟利的西普魯士故土協會

波森[编辑]

波森

波森是一个德国人占少数的地区,在瓜分波兰后,普鲁士王国得到了这一地区。由于1807年的提尔西特条约,普鲁士在东部的领地被尽数剥离,并入了华沙大公国。1815年后,波森重新划归普鲁士王国。波森省存在于在1846年至1918年,首府是波茲南(德語:Posen),位于今波蘭中部。居民包括波蘭人德國人、一些猶太人與其他少數民族。波蘭裔居民大多是公教基督徒天主教徒),而九成的日耳曼族德意志裔居民信奉基督新教。猶太居民主要集中在規模較大的社區,並多數作手工藝、本地或地區貿易等事業。比較細的社區較有機會是屬于波蘭人或德國人社區。一般來說,德裔社區集中在西北部,波裔社區則在東南部。經過長期的德國化政策,大多數人口都變為德裔。直到19世紀末,這情況開始逆轉,很多德國人自東而來。雖然德國政府設立了定居政策 (Preußische Ansiedlungskommission),企圖買下波蘭人的土地以轉讓給德國人,但未能成功,反而鼓勵波蘭人守護產業,阻止進一步的德國化政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德语人口占38.5%,波兰语人口占61.5%。

1918年,德國一戰戰敗,新政府被迫接受凡爾賽條約,割讓波森省予重獲獨立後的波蘭,成为了波茲南省。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波森被德国吞并,建立为瓦爾特蘭帝國大區

但泽[编辑]

但泽

但澤位於維斯瓦河的入海口。維斯瓦河流域面積194,424平方公里,占波蘭國土面積的三分之二。糧食從波蘭和烏克蘭通過內河航運抵達但澤市,再轉為海運送往荷蘭等地。貿易造成了但澤的繁榮,16-17世紀,但澤成為波羅的海最富裕的港口城市,被稱作「東歐的阿姆斯特丹」。因為財富與地理位置重要,許多歐洲國家,包括普魯士、波蘭、法國等都曾經控制但澤。以德國和波蘭的爭奪最為激烈。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巴黎和會上,按照「住民自決原則」成立波蘭,但澤市當時曾為波蘭領土,但經普德百多年統治,當時的人口已變成以德國人佔多數,故有認為應該繼續由德國統治。但法國、美國、波蘭強烈反對但澤併入德國,而德國和英國反對但澤併入波蘭。各方為但澤的歸屬爭執不下,最終各方妥協,成立但澤自由市。

根據1919年《凡爾賽條約》第100條(第三部第十一節)條款,但泽自由市建立,接受国际联盟托管。在1938年大战前,但泽自由市居民中98%为德裔,1%为波兰裔,1%为其他种族。二战中并入但澤-西普魯士帝國大區。二战后,但泽划归波兰管辖,德裔居民被驱逐。移民后代成立有但泽自由市流亡政府,治所在柏林。

苏台德蘭[编辑]

1911年奧匈帝國族群分布:粉紅色代表德語族群,藍色代表捷克語族群

苏台德并不属于1871年建立的德意志帝国的范围,但是当地居住有大量德意志人。在13世紀左右,日耳曼人遷居於此。在奧匈帝國時期,由於哈布斯堡王朝的政策,德意志裔人數量迅速增長。19世紀末民族主义潮流兴起,當地的德意志人與捷克人不断產生衝突。1918年一戰結束後,奧匈帝國分裂,奥地利的德意志人和苏台德德意志人企图建立一个统一的奥地利-德意志共和国并根据民族自决主义并入德国本土,但是该想法被协约国否定。随后蘇台德地區成為新建立的捷克斯洛伐克的一部分。此時此地已居住着300餘萬德意志人,為當地主體民族,占本国的23%。如果捷克和斯洛伐克没有合并,则能占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的半数之多。1938年慕尼黑會議後,在兩國同意下,捷克斯洛伐克被迫割讓蘇台德地區給納粹德國,后者以此建立了蘇台德蘭帝國大區。最後德國在1939年將捷克剩餘部分置於其控制的傀儡政權波希米亞和摩拉維亞保護國之下,同年入侵波蘭,引起第二次世界大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德國投降,该地區重歸捷克斯洛伐克,依据《貝奈斯法令》大多數德意志人被没收财产、强制驅逐出境,之后捷克境内只剩下約24萬德裔人口。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Demshuk, Andrew. The Lost German East: Forced Migration and the Politics of Memory, 1945-1970. page 5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Weinfeld, Ignacy. Tablice statystyczne Polski: wydanie za rok 1924 [Poland's statistical tables: edition for year 1924]. Warsaw: Instytut Wydawniczy "Bibljoteka Polska". 1925: 2 [2022-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5). 
  3. ^ 3.0 3.1 3.2 3.3 Nadobnik, Marcin. Obszar i ludność b. dzielnicy pruskiej [Area and population of former Prussian district] (PDF). Ruch Prawniczy, Ekonomiczny i Socjologiczny (Poznań). 1921, 1 (3) [2022-04-1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8-12-24) –通过AMUR - Adam Mickiewicz University Repository. 
  4. ^ 4.0 4.1 Die Grenzmark Posen-Westpreußen Übersichtskarte. Gonschior.de. [2022-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31). 
  5. ^ 5.0 5.1 Gemeindeverzeichnis Deutschland. [2022-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13). 
  6. ^ 6.0 6.1 6.2 6.3 Rocznik statystyki Rzeczypospolitej Polskiej 1920/21. Rocznik Statystyki Rzeczypospolitej Polskiej (Warsaw: Główny Urząd Statystyczny). 1921, I: 56–62 [2022-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0) (波兰语及法语). 
  7. ^ Jehke, Rolf. Rbz. Allenstein: 10.1.1920 Abtretung des Kreises Neidenburg (teilweise) an Polen; 15.8.1920 Abtretung der Landgemeinden Groschken, Groß Lehwalde (teilweise), Klein Lobenstein (teilweise), Gut Nappern und der Gutsbezirke Groß Grieben (teilweise) und Klein Nappern (teilweise) an Polen.. territorial.de. [2022-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4). 
  8. ^ Działdowo, Soldauer Gebiet, Soldauer Ländchen. GOV The Historic Gazetteer. [2022-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5). 
  9. ^ Khan, Daniel-Erasmus. Die deutschen Staatsgrenzen. Tübingen: Mohr Siebeck. 2004: 78. ISBN 3-16-148403- 7. 
  10. ^ 10.0 10.1 Gemeindeverzeichnis Deutschland: Schlesien. [2022-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0). 
  11. ^ Schlesien: Geschichte im 20. Jahrhundert. OME-Lexikon - Universität Oldenburg. [2022-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8). 
  12. ^ Sperling, Gotthard Hermann. Aus Niederschlesiens Ostmark (PDF). Opolska Biblioteka Cyfrowa. 1932 [25 December 201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5 December 2018). 
  13. ^ Mały Rocznik Statystyczny [Little Statistical Yearbook] 1939 (PDF). Warsaw: GUS. 1939: 14 [25 December 201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7 November 2018). 
  14. ^ Krickus, Richard J. The Kaliningrad Question illustrated. Rowman & Littlefield. 202: 34–35. ISBN 9780742517059. 
  15. ^ Piotrowicz, Ryszard W.; Blay, Sam; Schuster, Gunnar; Zimmermann, Andreas. The Unification of Germany in International and Domestic Law. German Monitor (Rodopi). 1997, (39): 48–49. ISBN 9789051837551. ISSN 0927-1910. 

注释[编辑]

  1. ^ 波蘭接收了位於維斯瓦河以東的西普魯士的幾個市縣:勒包(Löbau)、施特拉斯堡(Strasburg)、布里森(Briesen)、托恩(Thorn)、库尔姆(Culm)、格劳登茨(Graudenz);以及位於其西部的西普魯士的大部分城市和縣:希維切縣(Świecie)、圖霍拉(Tuchola)、格但斯克舊城(Starogard Gdański)、馬林韋德(Kwidzyn),僅維斯瓦河以西的一部分),迪尔绍縣(Tczew)大部、茲沃圖夫縣(Złotów)東部、奇武胡夫縣(Człuchów)的一部分,以及霍伊尼采(Chojnice)、科希切日納(Kościerzyna)、卡爾圖濟(Kartuzy)、 韋伊海羅沃(Wejherowo)和格丁尼亞;以及但泽高地县(Kreis Danziger Höhe)的小西部和維斯瓦河以東亞諾沃(Janowo)的周邊地區。
  2. ^ 諾加特河維斯瓦河以東的西普魯士部分地區,1918年後仍留在德國,包括埃尔宾(Elbląg)、馬爾堡諾加特河以東的部分地區)、什圖姆(Sztum)、馬林韋爾德(Kwidzyn,僅維斯瓦河以東的一部分)和西普魯士的羅森貝格(Susz),併入東普魯士作為西普魯士地區。 歷史上的波美尼亞地區有一個顯著的波蘭少數民族
  3. ^ 西普魯士西部的瓦烏奇縣(Wałcz)和茲沃圖夫縣(Złotów)和奇武胡夫縣(Człuchów)的部分(後兩者在波蘭和德國之間分裂)。 該地區包括12個城鎮:奇武胡夫(Człuchów)、代布日諾(Debrzno)、比亞維布爾(Biały Bór)、恰爾內(Czarne)、伦迪切克(Lędyczek)、茲沃圖夫(Złotów)、克拉延卡(Krajenka)、瓦烏奇(Wałcz)、米羅斯瓦維茨(Mirosławiec)、奇沃帕(Człopa)、圖奇諾(Tuczno)和亞斯特羅維(Jastrowie)。波蘭少數族裔
  4. ^ 1918 年以前的尼濟察縣(Nidzica)的一部分,有賈烏多沃(Działdowo)和大約27,000名居民;[6] 以及達布朗諾(Dąbrówno)附近的奧斯特魯達縣(Ostróda)的部分地區、哥羅沃斯基(Groszki)、盧布斯廷(Lubstynek)、內波羅梅克(Napromek)、切爾林(Czerlin)、勒瓦德維爾基(Lewałd Wielki)、戈茲比內(Grzybiny)和大約4786名居民。[9] 提供給自己的省太小,這塊領土被合併入了波美拉尼亞省
  5. ^ 普魯屬大波蘭的西部邊緣在1918年後仍留在德國。該地區包括整個斯克維日納(Skwierzyna)以及弗斯霍瓦(Wschowa)、巴比莫斯特(Babimost)、緬濟熱奇(Międzyrzecz)、霍傑日(Chodzież)、維倫(Wieleń)和恰恩庫夫(Czarnków)。 它包含12個城鎮和城市:施耐德穆尔(Piła)、瓦澤河畔什未林(Skwierzyna)、Bledzew弗斯霍瓦(Wschowa)、什利赫滕戈瓦(Szlichtyngowa)、巴比莫斯特(Babimost)、卡爾戈瓦(Kargowa)、緬濟熱奇(Międzyrzecz)、茲邦申(Zbąszyń)、布魯斯(Brójce)、奇切爾(Trzciel)和紹恩蘭克(Trzcianka)。 該地區是重要的波蘭少數民族的所在地。
  6. ^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波蘭獲得了歷史上下西里西亞的一小部分,截至1918年,大多數人口為 波蘭人。該地區包括瑟楚夫(Syców)的部分地區(德語:Polnisch Wartenberg)、納梅斯武夫(Namysłów)、古拉(Góra) 和米利奇(Milicz)。 總面積約526平方公里,約3萬[2][6] 居民,包括里希塔爾(Rychtal)。太小形成自己的省,該地區被併入給予波茲南省(原前波森省
  7. ^ 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的西里西亞省由普魯士東上西里西亞(面積3,225平方公里2)和奧地利的波蘭部分即切申西里西亚(1,010平方公里2)組成 ,總共4,235平方千米2。1938年德國兼併捷克斯洛伐克的扎奧爾傑(Zaolzie後,增加了55122平方千米2.[13]西里西亞省的省會是卡托維茨
  8. ^ 總而言之,普魯士屬波蘭一戰結束時大約有400萬居民,其中約200萬來自波森省,約100萬來自西普魯士和100萬來自上西里西亞,6萬來自下西里西亞和東普魯士

延伸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