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瓦戈医生 (电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瓦戈医生
Doctor Zhivago
220px
基本资料
导演 大卫·利恩
监制 Carlo Ponti
大卫·利恩
编剧 帕斯捷尔纳克(小说)
羅伯特·鮑特(剧本)
原著 齊瓦哥醫生
主演 奥马·沙里夫
茱莉·姬絲蒂
配乐作曲 莫里斯·賈爾
摄影 Freddie Young
Nicolas Roeg
剪辑 Norman Savage
片长 197 分钟
语言 英语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1965年12月22日
发行商 米高梅公司
预算 $1100万美元
票房 $111,721,910

齊瓦哥醫生》(英语Doctor Zhivago)是1965年由大衛·連執導的愛情史詩式電影,改编自俄國作家鮑里斯·巴斯特納克同名小说

情節[编辑]

故事主要圍繞1905年至1921年的動蕩時代發生,由1905年的血腥星期日及第一次俄國革命開始,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俄國革命俄國內戰沙皇尼古拉二世被推翻及蘇聯成立。而敘述往事的情節則發生於1950年代中期至後期,不過電影中並沒有提及明確的日期。

茱莉·姬絲蒂在電影中飾演的Lara Antipova

電影敘述齊瓦哥醫生的同父異母哥哥-Yevgraf Zhivago(亞歷·堅尼斯飾演)尋覓弟弟的情人-Lara Antipova(茱莉·姬絲蒂飾演)及女兒,Yevgraf其後在一項水壩工程項目中找到一位名為Tonya Komarovskya(麗塔·塔欣厄姆飾演)的年輕女子。Yevgraf相信Tonya就是他的姪女,並向Tonya憶述其作為詩人及醫生的父親-齊瓦哥的故事。雖然憶述往事的場面在電影中偶爾出現,但卻與往事中的其他角色沒有太大的迴響。

Yevgraf告訴Tonya有關齊瓦哥醫生的一生。齊瓦哥自小父母相亡(電影的序幕就是齊瓦哥醫生母親的葬禮),只遺下一個巴拉拉卡琴。自此齊瓦哥與舅父-Alexander Gromekos(拉爾夫·理查德森飾演)、舅母-Anna (Siobhán McKenna飾演)及他們的女兒-Tonya(成年後由潔若婷·卓別林飾演)同住。因為Gromekos是一名居住在莫斯科的退休大學教授,所以年輕時的齊瓦哥可以在醫學院中跟隨教授-Boris Kurt(Geoffrey Keen飾演)學習醫術。雖然此時的齊瓦哥已是一位薄有名氣的詩人,但齊瓦哥認為當詩人不足以維生,所以決意成為一位醫生。與此同時,跟Lara同住及當裁縫的母親(艾德里安娜·科里飾演),與有政治背景的律師-Victor Komarovsky(洛·史泰格飾演)有着非比尋常的關係;而Komarovsky亦是齊瓦哥醫生父親生前的朋友及生意上的夥伴。

Lara的朋友-Pasha Antipov(Tom Courtenay飾演),一名理想主義的年輕人。Pasha在一次和平抗議集會中,被一個哥薩克人以軍刀所傷,並在臉頰上留下一道明顯的疤痕。Pasha讓臉上這道疤痕伴隨他一生,一半是因為男子氣概,另一半是因為他低微的社會地位,沒有機會接受治療。就在Pasha受傷的同一個晚上,Komarovsky把Lara帶到一家優雅的餐廳(Lara代替了生病的母親赴會),並誘姦Lara。

Lara對Komarovsky變得無法自拔,直至她母親得知她跟Komarovsky的關係,並試圖以服食自殺。Komarovsky發現Lara自殺的母親後,隨即找來教授Kurt及他的助手-齊瓦哥幫忙。這次亦是Lara跟齊瓦哥的第一次相遇。

其後Pasha投身俄國革命黨,並告訴Komarovsky希望迎娶Lara。Komarovsky勸阻Lara及把她強姦,更指她的熱情舉動証明她是一個自甘墮落的女人。Lara為了報仇,帶同手槍跟蹤Komarovsky到一個聖誕派對(齊瓦哥與Tonya在此宣佈訂婚),在派對中Lara射傷了Komarovsky的手臂。Kamarovsky堅持不作追究並叫人把Lara帶走。最後Lara在Pasha的陪同下離開;Pasha其實早已跟隨Lara進入派對,並因而得知Lara的放浪與不貞。

劇情轉到1914年8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戰,Yevgraf因希望停止戰爭並把努力都放到革命上而從軍;齊瓦哥(此時已與Tonya結婚)及教授Kurt成為軍隊的醫護人員;Pasha則投身志願軍,並成為了軍隊中的英雄人物。當第二次俄國革命爆發,Lara為了到前線尋找Pasha而成為護士,但傳聞Pasha已經戰死沙場。隨後俄軍出現大規模的逃亡。

在Lara與一群逃兵逃亡期間,遇上了正趕赴前線的補給部隊及齊瓦哥。補給部隊叛變並殺死了軍官而成為逃兵,齊瓦哥邀請Lara幫忙照顧傷者。二人在鄉村建立了一家臨時醫院直至戰爭結束,二人亦在這時分開。

齊瓦哥回到莫斯科,才知道舅母Anna已經逝世,而舅父Gromeko的住所被革命政府分配給二、三十個不相干的人。不過齊瓦哥亦終於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兒子-Sasha,並在當地的醫院繼續以前的工作。某一個晚上,因為家中的糧食及燃料短缺,齊瓦哥打算偷一些木籬笆回家生火取暖,就在此時被Yevgraf發現並與他一起回到家中。Yevgraf告訴齊瓦哥,齊瓦哥寫的詩被政府判定為敵對的意識形態,除了齊瓦哥本人,齊瓦哥的家人亦有可能因而受到牽連。所以Yevgraf安排齊瓦哥一家乘火車前往烏拉山脈的"Varykino",到Gromeko的祖家暫避。

齊瓦哥與妻子Tonya、兒子Sasha及舅父Gromeko登上一列守衛森嚴的運牛火車;火車上還有包括無政府主義知識份子-Kostoyed Amoursky(克勞斯·金斯基飾演)在內,被政府徵召的一群工人,以及以及一大隊士兵。火車經過一條曾被紅軍砲轟,名為"Mink"的村莊,而紅軍的指揮官-Strelnikov竟是傳聞已經戰死的Pasha。火車在村莊停下,齊瓦哥便下車四處徘徊及走到Strelnikov的火車附近,因被懷疑是刺客而被拘捕。事後齊瓦哥被帶到Strelnikov面前,二人對話後,齊瓦哥想起曾在自己宣佈訂婚的聖誕派對中見過Strelnikov。Strelnikov告訴齊瓦哥,Lara在一個被白軍佔領,名為"Yuriatin"的市鎮生活。最後Strelnikova派人把齊瓦哥送回火車上,而之前與齊瓦哥同樣被拘捕的人,大部份經過Strelnikov審問後被當場射殺。

齊瓦哥一家抵達"Varykino"後,發現Gromeko祖家的大屋已被政府充公並貼上封條。恐防被定為反革命份子而被處死,齊瓦哥一家不敢進入大屋,只在一間細小的木屋中居住。齊瓦哥一家生活到翌年的春天,齊瓦哥前往"Yuriatin"尋找Lara,而Lara亦在當地的圖書館工作。二人相遇後重新了解對方,並發生了性關係。齊瓦哥對妻子Tonya感到十分內疚,直至Tonya懷孕,齊瓦哥再次前往"Yuriatin"及與Lara一刀兩斷。在返回"Varykino"途中,齊瓦哥被遊擊隊俘虜,並被編排到Liberius(Gerard Tichy飾演)的部隊工作。

在遊擊隊中以醫護人員的身分工作了差不多兩年,齊瓦哥成功逃脫,但此時他的家人都已經移居法國巴黎。他重返Lara在"Yuriatin"的家,而Lara亦讓他留下。二人重新開始他們的關係,但好景不常,Komarovsky在一個晚上來訪,並說因為Lara是Strelnikov的妻子(Strelnikov此時在政府已經失勢),所以他們正被俄國共產黨監視。雖然Komarovsky提出協助他們逃亡,但是他們斷然拒絕。二人帶同Lara的女兒Katya到"Varykino"居住,齊瓦哥在這裡再次開始寫詩,日後令他成為著名的詩人外,更招來政府的不滿。這時Komarovsky再次出現,說Strelnikov已經在行刑前自殺;由於一直沒有拘捕Lara,只為令Strelnikov跌進陷阱,所以現在Lara有即時的危險。起初齊瓦哥未有理會,只是Komarovsky說出Strelikov在"Varykino"五哩之外的公路上被捕,齊瓦哥才答應讓Lara跟Komarovsky離開。此時Komarovsky已被委任為蒙古的司法部長,但齊瓦哥最後仍留在"Varykino"。

數年之後,病弱的齊瓦哥回到莫斯科,Yevgraf替他找到一份醫院的工作。在齊瓦哥上班的第一天,他坐在電車上看見街上的一名女子就是Lara,他隨即下車並走在Lara後面。齊瓦哥在街上因心臟病發倒下,Lara沒有見到他,也沒有聽到他的叫喚。之後Lara來到齊瓦哥的喪禮,驚訝之餘,更是傷心欲絕。之前Lara在蒙古因革命爆發而與她及齊瓦哥的女兒失散,在Yevgraf的幫助下,仍然是徒勞無功。當Lara見過數百名孤兒後,使決定放棄。與此同時,齊瓦哥的著作因為政黨改變方針而獲准發行,齊瓦哥的葬禮亦引來大批民眾出席。

電影開始,齊瓦哥的母親去世(電影的序幕就是她的葬禮)並遺下了一個巴拉拉卡琴給齊瓦哥。齊瓦哥的養父跟他說:「這是母親給你的禮物。」在電影中經常提到齊瓦哥的藝術天份,而齊瓦哥最後亦成為著名的詩人。在電影的末段,Yevgraf向Tonya Komarovskya說出了齊瓦哥的一生,Tonya否認是Yevgraf的姪女,並與男朋友離開。此時Yevgraf察覺Tonya背上都有一個巴拉拉卡琴(琴收藏在匣子中,無法知道是否齊瓦哥的紅色巴拉拉卡琴),當他得知Tonya雖然從未學習過,但卻擅長彈奏巴拉拉卡琴;Yevgraf說Tonya的天份是一份禮物。他肯定Tonya就是齊瓦哥跟Lara在蒙古失散的女兒,電影亦於這時終結。

主演名單[编辑]

背景[编辑]

這齣由大衛·連執導的著名電影得以面世,是基於多個原因。鮑里斯·巴斯特納克的原著小說舉世知名,電影監製卡洛龐蒂(Carlo Ponti)更是希望她的妻子蘇菲亞·羅蘭,可以藉演出此電影展示她的才華。導演大衛·連在執導《沙漠梟雄》(1962年)一片後並獲得空前成功,卻因《沙》片以動作及冒險為主,所以決意拍攝一齣浪漫愛情電影。曾在《沙》片中飾演托馬斯·愛德華·勞倫斯的左右手-謝里夫·阿里一角的演員奧瑪·雪瑞夫,在得知大衛·連決定開拍《齊》片後, 因為喜歡原著小說而自薦飾演劇中Pasha Antipov一角(最後該角色由湯姆·卡特尼飾演)。而因在《沙》片中飾演托馬斯·愛德華·勞倫斯的演員彼得·奧圖拒演齊瓦哥一角,大衛·連建議由奧瑪·雪瑞夫飾演齊瓦哥,奧瑪·雪瑞夫本人亦因此感到訝異(麥斯·馮·西度保羅·紐曼亦曾在大衛·連的考慮之列)。亦因馬龍·白蘭度詹姆士·梅遜先後拒演Viktor Komarovsky一角,最後由洛·史泰格飾演。柯德莉·夏萍曾被考慮飾演Tonya Gromeko,電影編劇羅伯特·鮑特同時遊說亞伯特·芬尼飾演Pasha一角。不過,大衛·連卻以索非婭·羅蘭「太高」並適合飾演Lara Antipova,成功說服Carlo Ponti(並且透露羅伯特·鮑特無法接受索非婭·羅蘭在早段電影中飾演一名未婚女子);除此之外,Yvette Mimieux莎拉·米爾斯珍·芳達也曾被考慮。基於茱莉·姬絲蒂在電影《說謊者比利》(1963年)中的表現及約翰·福特(茱莉·姬絲蒂參演電影《鵑血忠魂(Young Cassidy)》的導演)的推薦下,Lara一角最終落入茱莉·姬絲蒂手中。

當時原著小說在蘇聯被禁,所以電影大部時間在西班牙拍攝,並長達十個月。整個莫斯科的佈景在馬德里外搭建;而齊瓦哥跟Lara Antipova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建立的臨時醫院,以及Alexander Gromeko的祖家-"Varykino",則在索里亞拍攝。由於在西班牙無法拍攝漫天風雪的情景,電影中部份冬季的情節(主要是外景),以及齊瓦哥從遊擊隊中逃脫一幕,都是在芬蘭拍攝。至於齊瓦哥一家乘坐火車到烏拉山脈的情節,則是在加拿大拍攝。

在"Varykino"的「冰宮」同樣在索里亞拍攝,只是把冰凍的蜂蠟填滿屋內。遊擊隊衝鋒橫渡結冰的湖面的一幕,是把鐵板放在乾涸的河床上,再加上大理石的粉末作為假雪。電影中大部份冬季的景像都是在溫暖的氣候中拍攝,部份時間溫度更是高達攝氏三十二度。

電影與原著小說不同之處[编辑]

這齣電影一般來說可算是忠於原著,主要情節未有刪改,而故事亦只從小說中作出少量的修改。但是雖然有些細節-尤其是小說中的歷史及政治方面,都經過掩飾或修改。小說中差不多一半的角色未有在電影中出現,部份角色的出場機會亦明顯被刪減(尤以Anna Gromeko, Pasha Antipov及遊擊隊指揮官Liberius為甚)。其他只在電影中出現的角色(革命黨的Kuril、遊擊隊的逃兵、Commissar Razin及"Varykino"的土地管理員Petya)均是合併小說中的角色而來的原創人物。甚多影評家指電影中對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描述,被刪減至只有五分鐘的片段;以及齊瓦哥在遊擊隊中擔當醫護人員的情節,雖然在小說中有差不多七十頁的描寫,但在電影中並未有花太多的時間敘述。

這些情節上的刪減應該是導演大衛·連的主張,在編劇羅伯特·鮑特的劇本中即使以簡略的方式處理歷史及政治背景,卻有更深入的描述。齊瓦哥身處遊擊隊的情節中,小說中曾提及Liberius殺害瀕死的遊擊隊隊員。齊瓦哥在逃脫後,他的馬匹被一群無家可歸的小孩殺死作為食物。當齊瓦哥經過一群小孩之中,小說亦曾暗示這群小孩吃掉他們父母的屍體。

在電影跟小說中變化最大的角式,相信是Pasha一角。在小說中,Pasha是一名對革命一知半解及厭惡政治的軍事領袖,他最終失勢亦因為他不是真正的革命黨員。不過在電影開始時,羅伯特·鮑特把他描寫成一個革命黨的中堅份子,儘管隨故事發展,他變得比以前無情。小說中失勢後回到"Varykino"的Pasha,與齊瓦哥見面後自殺身亡。羅伯特·鮑特本想把這段情節搬到電影,大衛·連卻刪減了這一幕,改為由Komarovsky道出Strelnikov的結局。

而故事發生數十年後,Yevgraf與Tonya會面的情節,亦是在電影中加插,用以帶出對往事的敘述。奧瑪·雪瑞夫事後亦笑言加插這段情節,是為了安慰觀眾齊瓦哥與Lara最終成為一對,即使觀眾要在電影開始後兩小時才得知這結果。

外界反應[编辑]

儘管電影在票房上取得驕人成績,被提名奧斯卡金像獎並獲得多個獎項;但亦有大量影評人抨擊電影過於冗長,以及電影中對齊瓦哥與Lara Antipova之間的浪漫戀情。在試映會後,電影被批評冗長及步伐緩慢;導演大衛·連在正式公映前從原長超過220分鐘的影片中,剪掉十七分鐘的片段,而被剪掉的片段最終不知所蹤。大衛·連認為這些批評都是針對性,並表示餘生不會執導其他電影。幸而,數名評論家-包括Richard SchickelAnna Lee為電影平反,而票房的成績亦令對大衛·連的批評不擊自破。大衛·連其後於1970年執導電影《雷恩的女兒》,餘下只有1984年他最後的電影-《印度之旅》。

大衛·連執導的電影《齊瓦哥醫生》經歷時間的考驗,電影對流行文化及時裝留下持久的標記,時至今日仍是一齣著名電影。電影中莫里斯·賈爾讓人縈繞於心頭的配樂-特別是"Lara's Theme",成為電影史上最著名的配樂之一。事隔多年,電影已經獲得高度殊榮,在今時今日與大衛·連執導的電影《沙漠梟雄》、《相見恨晚》及《桂河大橋》被受讚揚,更被譽為大衛·連的最高傑作之一。

電影與小說在蘇聯同樣被禁,直至1994年才在俄羅斯上映。

美國電影學會百年系列[编辑]

獎項[编辑]

奧斯卡金像獎[编辑]

金球獎[编辑]

康城電影節[编辑]

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编辑]

  • 最佳電影(提名)

格林美獎[编辑]

  • 最佳影視原創專輯(Album of Best Original Score Written for a Motion Picture or a Television Special)(羅伯特·鮑特,獲獎)

軼事[编辑]

  • 洛·史泰格用了十二個月參與電影《齊瓦哥醫生》中的演出。
  • 《齊》片的收益,高於由大衛·連執導的其他電影的總和。
  • 亞歷·堅尼斯與大衛·連在拍攝《齊》片期間經常發生爭執。根據亞歷·堅尼斯的說法,大衛·連擺出一副「巨星級導演」的姿態,並屢次針對亞歷·堅尼斯的個人及演技。這導致二人決裂,直至差不多二十年之後,二人才在《印度之旅》一片中再度合作。
  • 《齊》片中的大部份「室外場景」都是在「室內」搭建。
  • 麗塔·塔欣厄姆只花了兩個星期完成她的戲份。
  • 《齊》片末段中齊瓦哥在街上見到的女子,到底是真是Lara Antipova,抑或是人有相似,引起了愛好者之間爭論。若然該女子並非Lara,將會是更大的悲劇與嘲弄。事實上,在這幕中飾演該女子的確是茱莉·姬絲蒂本人。Lara隨後亦有在喪禮中出現。
  • 大衛·連以《齊》片中齊瓦哥與Lara在逃兵之中相遇一幕,向他其中一齣喜歡的電影-由金·維多執導的《大閱兵》致意。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