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丟·彼拉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Ecce Homo 瞧!這個人!,Antonio Ciseri创作的圣画,描绘的是:本丟·彼拉多把鞭打後的拿撒勒人耶穌指给耶路撒冷的民众看

龐提烏斯·彼拉多拉丁語Pontius Pilatus古希臘語Πόντιος Πιλᾶτος;?-36年),天主教譯为般雀·比拉多,是羅馬帝國猶太行省的第五任總督行政長官英语Prefect;26年-36年在任)。他最出名的事蹟是判处耶稣十字架。由於總督的職責,他是羅馬皇帝在猶太地的最高代表。

关于彼拉多的资料,来自四福音书斐洛約瑟夫斯塔西佗的少许记录。碑文『彼拉多之石』更确定了他曾經擔任猶大總督的職務。根据这些资料,彼拉多可能是平托家族骑士团中的一员,并在公元26年接續了第四任總督瓦伦利亚斯·格拉特斯的治理。他一上任,就冒犯治下百姓的宗教传统,受到了斐洛与約瑟夫斯的斥责。根据弗拉維奧·約瑟夫斯所說,在残酷镇压撒玛利亚暴動之后,他被召回罗马,時間正好在年事已高的羅馬皇帝提庇留死后回去,卡利古拉繼位,即公元37年3月16日。继任總督的是马赛鲁斯。

在所有四卷福音书中,彼拉多回避处死耶稣的责任。在《马太福音》中,彼拉多洗手以示不負处死耶稣的责任,且不情愿地送他上刑架[1]。在《马可福音》中,描述耶稣并未对罗馬帝国策反,彼拉多是不情愿地行刑。在《路加福音》中,不单单是彼拉多否认耶稣对帝国策反,而且猶地亞的王,加利利的分封王希律·安提帕斯,均找不出耶稣有什么不对的地方[2]。在《约翰福音》中,彼拉多说:『我没发现他有什么罪过』,并且向犹太人讯问是否可以把他釋放[3]

学者常常争辩當如何解释關於彼拉多的描述。而在1961年发现的、刻有本丢·彼拉多的彼拉多之石,也為学者们所争议[4][5]

历史中的彼拉多[编辑]

彼拉多之石

对于彼拉多的出生与早年事例,历史所載甚少。

古老传说中,彼拉多的出生地是今日義大利中部的阿布鲁佐地區、當時稱為萨姆尼地区的比森蒂小村庄[6]。有一个罗马小屋被称为是“比森蒂的彼拉多之屋”。有的苏格拉传说則称彼拉多诞生于福廷格尔,佩思郡高地的一个小村里[7]

也有人認為西班牙的塔拉戈纳和德国的福希海姆是彼拉多的出生地,但由于他是罗马公民,所以最可能出生于意大利中部。[8][9][10]

尤西比厄斯根据早期的伪经,表示彼拉多在羅馬暴君卡利古拉统治时期(公元37-41)生活不如意,被流放至高卢,最后在维也纳自杀[11]。10世纪的历史学家耶拉波利斯的阿加皮亚斯在他的《综合历史》中,表示彼拉多在公元37/38年,即卡利古拉统治的第一年自杀[12]

其它的传说,則指出他死在瑞士的彼拉多山。

第一份有关彼拉多的物理证据发掘于1961年,即在猶大省府-凯撒利亚;玛丽蒂娜的罗马剧院里,則发现了一块彼拉多之石的石灰石,作为效忠提庇留的印记[13],石头上刻有[...]ECTVS IUDA[...] (通常被读作praefectus Iudaeae), 即猶大总督。早期猶大省的执政官都是持『羅馬總督』头衔。后来於公元44年起,库斯皮乌·法度斯繼任以後,则改为『检察长』头衔。碑文被安东尼奥弗拉瓦所领导的小组发现,年代记录为公元26-37年。碑文目前被安置於以色列博物馆,副本被存置於凯撒利亚[14]

官衔与职能[编辑]

彼拉多铸造的普鲁特铜币

本丢·彼拉多的官衔,从传统意义上来讲应该是检察长,因为塔西佗曾如此称呼他。然而於1961年,在凯撒利亚·玛丽蒂娜圆形露天剧场遗址上所发现的、被命名為「彼拉多之石」的石灰石碑文——致提庇留·凯撒·奥古斯都——上称呼彼拉多为“犹大利亚总督”。[15]

猶大地的执政官衔在《新约》时期有许多变化。公元6年撒玛利亚、猶大和以东地區第一次被罗马帝国兼并为猶大省(Iudaea)[16] 公元66年,犹太人叛乱时,该地区由骑士团(相对低级的执政官)来统治。他们持有罗马总督的官衔,直至希律·阿格里帕一世受羅馬皇帝克劳狄一世于公元41年封為犹太国王为止。希律·阿格里帕去世的公元44年,以东改由罗马直接統轄,执政官改稱为检察长。“检察长”除了無法直接掌管财政之外,其餘与總督的等级及功能没有区别。相同年代的考古結果以及文献,再者根據凯撒利亚的石碑文,公元6年到41年之間以「總督」來稱呼當地的最高長官是正确的。

总督检察长的主要權責與军事有關,当然他们在當地為皇帝征税[17]并拥有一些审判权。其他的世俗管理則交付地方政府:地方议会或是民族自治,比如猶大和耶路撒冷,即交由犹太议会以及他们的议长-大祭司。但是,任命大祭司的权柄至公元41年为止,均在罗马的叙利亚使节或是彼拉多时期的猶大总督手中。例如,大祭司该亚法被瓦利亚斯·格拉托斯任命为希律圣殿的大祭司,后被叙利亚使节卢西亚斯·维特留斯(即後來的羅馬皇帝維斯帕先)解职。一般来说,彼拉多驻守在凯撒利亚,但是常在省内巡回,特别是去耶路撒冷,这是他的职务。在逾越节,一个既是犹太国家的也是宗教的节日,作为总督,彼拉多都会负责耶路撒冷的秩序。一般他不会出现在朝圣的人群中,因为以一個受到罗马统治者直接徵稅的省份,犹太人對於總督的存在是很敏感的。

像彼拉多这样的骑士团员可以指挥一小队部队,所以在军事上,他必须听从他的上级-叙利亚使节;后者可以视情况需要,下到巴勒斯坦。作为以东的执政官,彼拉多有一小撮从当地收编的应急部队驻扎在凯撒利亚耶路撒冷,如安东尼亚堡垒,以及任何需要军事控制的地方。他麾下的士兵总数约3000人。[18]

犹太文学中的彼拉多[编辑]

在史学家裴洛记载的文献-《犹大利亚的罗马执政官》中,彼拉多是一个非常剛毅的人,不屈于罗马帝国统治者的指派。然而,裴洛强调说:“他性情急躁,常常不经审理就处死肇事者。”其他的形容,則稱彼拉多唯利是图,有暴力政治倾向,曾经窃取经费和无間斷地处死反抗者。

除了裴洛以外,著名犹太史学家約瑟夫斯对彼拉多的描述是:彼拉多对犹太文化完全不了解,常常以武力用事,不尊重犹太人的传统,几乎造成了犹太人大规模的叛乱。这樣的事例在彼拉多执政期层出不穷。他表示彼拉多的前任尊重犹太人传统,例如:在进入耶路撒冷时,将所有偶像去除,而彼拉多却允许士兵在夜间把提庇留·凯撒的像带入城中。当耶路撒冷居民在次日发现时,他们要求彼拉多把凯撒像移往城外。在故意这样做了5天后,彼拉多最後命令兵丁用武力威胁犹太人,后者宁死不犯摩西律法。再僵持五天之后,彼拉多才移走凯撒塑像[19][20]

彼拉多在日后持續做出了类似的事,例如:在耶路撒冷,他放置了包金盾牌以讨好提庇留。虽然这次盾牌没有什么形象,但是仍然遭到大众反对。犹太人最初向彼拉多抗议,当他拒绝移除后,写信给提庇留。彼拉多称:提庇留“写给彼拉多的信中充满了斥责,以及对前任的不尊重,并要求他立即将盾牌拆卸、送回凯撒利亚首府。”[21]

約瑟夫斯記載了另一件事例。彼拉多把修護圣殿的款项,转用于修建引水渠。当犹太人再次抗议时,彼拉多让士兵藏在犹太人中。在彼拉多的示意下,士兵乱砍了许多犹太人,封了他们的嘴。[22]

他写道:比拉多害怕犹太人向提庇留派出代表抗议包金盾牌,这样“他们要是真的派出代表的话,他们就可以将他作为执政官的行为曝光,如受贿、侮辱、抢夺、荒诞奢华、不经审判行刑,无休止地处死反抗者等。”[23]

約瑟夫斯记录彼拉多作为犹大利亚总督的最后时期。一大群撒玛利亚人被匿名的人说服,去基利心山看摩西所埋的圣物。但在人们必经的泰拉塔纳村庄,彼拉多“埋伏了骑兵和重型武装的步兵。当他们遇到村里来的第一个人,就投石挑衅,导致争斗。许多人被逮捕,下到监狱裏。彼拉多将其中的领袖与具有影响力的人处死。”[24]撒玛利亚人向罗马驻叙利亚使節(执政官)-维特留斯申诉,后者要求彼拉多去罗马向皇帝提庇留解释这起事端。但当彼拉多抵達罗马,提庇留已经去世了。[25]

福音书記載[编辑]

Munkácsy Mihály《彼拉多审基督》, 1881年

根據新約聖經所述,彼拉多是個優柔寡斷的羅馬籍總督,曾多度審問耶穌,原本不認為耶穌犯了什麼罪,卻在仇視耶穌的猶太宗教領袖的壓力下,為免引起暴動,遂決定釋放強盜巴拉巴,反而依照羅馬刑罰判處無罪的耶穌死刑,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隨後以洗手表明自己在耶穌被釘的這件事上是無關涉的。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Tacitus)在其著作(Annales XV 44)論及羅馬皇帝尼祿迫害教會事件中,寫道彼拉多總督使基督受死刑。[26]但根據猶太史學家約瑟夫所著的《猶太古事記/猶太人的古代史》十八卷三十三章,記載寫道“這人就是基督,但羅馬總督在我們的上層人物的慫恿下,判釘他十字架。”此處所說的羅馬總督就是彼拉多。

其他文献記載[编辑]

关于耶稣基督戏剧与影片中常常包括了本丢·彼拉多的角色,因为他是基督最后一天的核心人物之一。编剧者认为有理由将彼拉多置于核心角色的地位,以补充他人生未知的部分,包含:

  • 软弱而苦恼的官僚
  • 铁腕冷酷的执政官
  • 能看出耶稣的经历会改变人类历史的人
  • 后悔处死耶稣的人(根据编剧的内容而或多或少)
  • 深知加利利被告的重要性的审判长
  • 疲倦的执政官(他并不在乎耶稣是誰,只想尽快将案件脱手)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Harris, Stephen L., Understanding the Bible. Palo Alto: Mayfield. 1985.
  2. Harris, Stephen L., Understanding the Bible. Palo Alto: Mayfield. 1985.
  3. "John 18:38-39 ESV – My Kingdom is Not of This World". Bible Gateway. Retrieved 9 June 2012.
  4. Jerry Vardaman, A New Inscription Which Mentions Pilate as 'Prefect' ,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Vol. 81, 1962. pp 70–71.
  5. Craig A. Evans, Jesus and the ossuaries, Volume 44, Baylor University Press, 2003. pp 45–47
  6. Eusebius, Historia Ecclesiae ii: 7
  7. Marcello De Antoniis. "Cenni Storici" (in (Italian)). Bisenti.eu. Retrieved 21 March 2012.
  8. http://news.bbc.co.uk/1/hi/uk/1273594.stm
  9. http://www.bible-history.com/pontius_pilate/pilateHistory.htm
  10. http://www.princeton.edu/religiouslife/chapel/worship/2009-2010-sermons/11222009-true-kingship/
  11. Eusebius, Historia Ecclesiae ii: 7
  12. Agapius, Universal History trans. A. Vasiliev, 1909.http://www.tertullian.org/fathers/agapius_history_02_part2.htm
  13. The word Tiberieum is otherwise unknown: some scholars speculate that it was some kind of structure, perhaps a temple, built to honor the emperor Tiberius.
  14. Inventory number is AE 1963 no. 104
  15. Herry Vardaman, "A New Inscription Which Mentions Pilate as "Prefect,""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81 (1962) 70–71.
  16. H. H. Ben-Sasson, A History of the Jewish Peopl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6, ISBN 0-674-39731-2, page 246: "WhenArchelaus was deposed from the ethnarchy in 6 AD, Judea proper, Samaria and Idumea were converted into a Roman province under the name Iudaea."
  17. Doug Linder. "law.umkc.edu". law.umkc.edu. Retrieved 21 March 2012.
  18. "Administrative and military organization of Roman Palestine". Retrieved 24 December 2008.
  19. Josephus, Jewish War 2.9.2–4
  20. Jewish Encyclopedia article on Pilate, retrieved 5 May 2009
  21. Philo, On The Embassy of Gauis Book XXXVIII 299–305
  22. Josephus, Antiquities of the Jews 18.3.2
  23. Philo, On The Embassy of Gauis Book XXXVIII 299–305
  24. Josephus, Antiquities of the Jews 18.4.1
  25. Josephus, Antiquities of the Jews 18.4.2
  26. 畢爾麥爾(Bihlmeyer)等編著,《古代教會史/Early Church History》,雷立柏(L. Leeb)譯,(北京市:宗教文化出版社,2009),21。

来源[编辑]

第一手來源

The references to Pilate, outside the New Testament:

第二手來源
  • Bond, Helen K., Pontius Pilate in History and Interpretation (1998).
  • Carter, Warren, Pontius Pilate: Portraits of a Roman Governor (2003).
  • Taylor, Joan E. "Pontius Pilate and the Imperial Cult in Roman Judaea," New Testament Studies 52 (2006) 555–582.
  • Wroe, Ann, Pilate: The Biography of an Invented Man (1999).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官衔
前任:
格拉都英语Valerius Gratus
罗马帝国犹太行省总督
26年–36年
繼任:
马尔克路英语Marcellus (prefect of Jud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