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巴枯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米哈伊尔·巴枯宁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巴枯宁
Михаил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Бакунин

米·亚·巴枯宁
出生 1814年05月30日(1814-05-30)
俄羅斯Pryamukhino (近托爾若克)
逝世 1876年07月01日 (62歲)
瑞士伯恩
運動 無政府主義
組織 和平自由联盟, 第一国际
受影響 黑格尔普魯東赫尔岑Ogarev马克思恰达耶夫阿克萨科夫
影響於 别林斯基, Nechayev, 克鲁泡特金, 戈尔德曼马克诺, Most, Malatesta, 乔姆斯基

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巴枯宁俄语Михаил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Бакунин,1814年5月30日-1876年7月13日),俄国革命家,著名无政府主义者。巴枯宁出生于一个俄国贵族家庭。[1]

生平[编辑]

印有巴枯宁的无政府主义宣传画

早年[编辑]

1814年春,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巴枯宁出生于莫斯科西北部一个家境一般的贵族家庭[2]。其父是职业外交官,派驻佛罗伦萨那不勒斯多年。回到俄国后,安顿在自家庄园,四十岁时迎娶了名门望族之女。他接受了自由主义思想,并一度成为十二月党俱乐部成员。沙皇尼古拉一世即位后,老巴枯宁放弃了政治活动,全心专注于打理自家庄园和关注孩子的教育,他育有五儿五女,米哈伊尔是最小的孩子。

14岁时米哈伊尔离家前往圣彼得堡,在炮兵大学接受军事训练。[2] 1834年,因成绩不佳被学校开除,派往波兰边境哨所。[2]后来,成为俄罗斯皇家卫队低级军官,派往明斯克。虽然其父希望他呆在军队或政府系统,1835年巴库宁放弃了这两种前途,而前往莫斯科学习哲学。

哲学兴趣[编辑]

在莫斯科,巴枯宁很快结交了一帮大学生友人,并系统地学习了理想主义哲学。最初,康德的哲学是其学习中心,后逐渐转移到谢林费希特黑格尔。1835年秋,巴枯宁在家乡组织了一个哲学小圈子,吸引了热诚的青年参与。1836年,他返回莫斯科,翻译了费希特的几本著作。

他受到黑格尔的影响逐渐增大,从而开始翻译黑格尔的著作。在这段时期,他开始发展自己的泛斯拉夫主义观点。与父亲长期争执后,巴枯宁于1840年去了柏林。此时,他的人生规划仍是成为大学教授(他和朋友称之为“真理的祭司”),不过,他很快加入了所谓左派黑格尔主义者的学生团体,参加了柏林的社会主义运动。

在柏林学习了三个学期后,巴枯宁前往德累斯顿,在那里他开始醉心于社会主义。他对学术生涯失去了兴趣,花费越来越多的时间提倡革命。俄国政府对他的极端倾向有所察觉,命令他归国。由于他拒绝服从,其财产被没收。于是他转道去了瑞士苏黎世

西欧生活[编辑]

入狱及流放生涯[编辑]

重返欧洲[编辑]

移居意大利[编辑]

第一国际和国际无政府主义运动的兴起[编辑]

政治主张[编辑]

自由[编辑]

集体主义的无政府主义[编辑]

联邦主义[编辑]

唯物主义[编辑]

社会进化[编辑]

马克思主义批判[编辑]

巴枯宁說:“(马克思主义者)声称只有独裁—当然是他们的独裁—能产生人民的意志,而我们的回答是:没有任何独裁能有除自我永存外的任何目标,它也只能产生人民不得不忍受的奴役,自由只有从自由中产生,那就是以人类名义的普适的反抗和劳苦大众的自下而上的自由组织。” 1844年他写道:“在我看来,马克思过去是,现在仍是比我先进的。我过去从不知道政治经济学,我还没有根除掉形而上学的观察……他说我是个感情用事的理想家,他说对了,我说他是个空虚的人,背信弃义而又狡猾,我也说对了。”[3]

马克思主义和无政府主义这两种对立的革命理论之间的分歧在于:关于第一国际应当如何进行组织的对立观点,马克思主张运动的集中制,巴枯宁则主张一种以自治支部为基础的联邦制结构。 他预言,“任何无产阶级专政都会变成对无产阶级的专政并导致一种新的、更为强大和有害的阶级统治制度。”[4]

参考文献[编辑]

  1. ^ Masters, Anthony, Bakunin, the Father of Anarchism, Saturday Review Press. 1974, ISBN 0-8415-0295-1 
  2. ^ 2.0 2.1 2.2 Sale, Kirkpatrick (2006-11-06) An Enemy of the State, 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
  3. ^ Quoted in Brian Morris, Bakunin: The Philosophy of Freedom, 1993, p14
  4. ^ 阿瑟·莱宁:《米哈伊尔·巴枯宁文选》,1973年英文版, P2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