谐拉康

来自Wikipedia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谐拉康
藏文转写
藏文 ཞྭའི་ལྟ་ཁང་
威利转写 zhyu'i lha khang
国际音标
基本信息
位置  中国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墨竹工卡县
宗教 藏传佛教
教派 格鲁派
国家 中国
建立者 娘·定埃增

谐拉康,又译“夏拉康”,位于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谐村,是一座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该寺的《谐拉康碑》是著名的吐蕃碑刻,对研究西藏历史及藏文发展史都有极高的价值。[1]

简介[编辑]

谐拉康,又称“伍茹上部谐拉康”,因为其位于拉萨河(几曲)上游。[2]谐拉康位于拉萨市区以东80公里的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谐村,位于拉萨河(几曲)上游的玛热柏曲西岸。此处河谷广阔,是拉萨河(几曲)上游的产粮地。谐拉康因《谐拉康碑》(谐拉康盟文诏敕碑)而知名,古籍记载其文字“字体如狮子扑天和珍珠宝串”。[1]

贤者喜宴》ja卷108页载,毗摩米特罗为了考验娘·定埃增是否具有宗教根器,便将一无顶竹帽置于仓房口上,让娘·定埃增用此帽任取青稞,结果娘·定埃增竟然用这顶破帽子装了满满一大仓房的青稞。后来,用这些青稞作为资金,兴建了该寺,命名为“谐拉康”,意思是“帽儿寺”。[1][2]

据说,娘·定埃增将谐拉康的地址选定于此。传说,建造该寺的娘·定埃增原在附近山洞修行,后来他出外化缘,施主布施其五百匹骡马驮运的东西,问他如何带走,他用神变将这些东西全装进帽子带走了。此后,他利用这批募化所得之物作为资金,兴建了该寺,他的弟子们将其称为“谐拉康”,意为“帽神殿”。[1]

21世纪初,谐拉康的喇嘛次仁边翻书边介绍称,当时“吐蕃赞普笃信佛法,在蕃地建修行院、讲经院和戒律院等数十座。”热巴巾王将御前小议会献给僧人。众译师请求称:“蕃民难以教化,故须依法加以管理保护。出家人是遵照导师佛陀的教导,从事教化事业,故不宜执法,我等不接受议会权。”赞普称:“对不遵循教导的人,我让尚伦们去处置。请你们管理政务吧!”为信奉佛法三宝,热巴巾王将发辫铺开以当作出家人的坐垫,对刚刚出家的僧人也行顶足礼。就连在俗人身上看见一块黄色的补丁,也要行礼。[1]

黎吉生1948年至1949年拍摄的照片中,谐拉康规模非常大,由多栋建筑组成。后殿正中央供奉大日如来,四周是其八大随从佛子。大门内设有两尊忿怒金刚。后殿南侧为大阿阇梨莲花生,左右两侧为大班智达比马拉米札、娘·定埃增、赤松德赞佩若杂纳塑像。后殿北侧有能仁佛讲经说法身像、弥勒佛文殊菩萨等等。[1]

根据传说,龙魔墨竹司坚曾统治这一地区,危害藏区。为此,在龙魔墨竹司坚盘踞的凶湖上,建了一座威猛诛法佛塔以及一座供奉有三尊曜金刚护法天神的神殿,并且在门口树立了两块石碑。一块刻有赤松德赞赤德祖赞三代间娘·定埃增的功绩;另一块则刻有赤德松赞先后给娘·定埃增的两封御札(敕令)。后来,还供奉红响铜能仁佛、娘·定埃增大威德金刚的神像。朗达玛灭佛后,神殿渐趋破败。[1]

贤者喜宴》ja卷137页载,吐蕃赞普赤德松赞虑及过去曾经发生玛尚春巴杰毁灭佛法之事,故特地颁赐盟文,勒石以永存。朗达玛(达磨)继任吐蕃赞普之后,迫害佛教徒,玛·仁钦乔娘·定埃增一起被杀。[2]

《西藏通史—— 松石宝串》描述了朗达玛灭佛的情景:“灭佛开始后,拉萨大昭寺桑耶寺被作为屠宰场,后来又变成了狐穴和狼窝,其他多座庙也被毁。那些灭佛者把凡是看到的佛典有的焚毁,有的扔进湖水中,有些埋在地下。凡是没有逃走的班智达,有的被流放到门域,玛·仁钦乔娘·定埃增等多人被弑杀,多数僧人逃往比较偏僻的地方,没来得及逃走的僧人被迫还俗,不听者杀之,还有一部分僧人作王臣的上马台和狩猎者。”[1]

西藏佛教后弘期时,谐拉康的长者当玛伦杰将秘密藏在地下的佛像取出,隆钦祖师修缮了该神殿,将石碑重新树立,并设置管理神殿的僧人。殿堂内供奉有新塑的隆钦祖师的本尊 ——宝帐怙主神像以及欲界神女像,还陈放着斧钺刀矛、箭杖等等兵器。后来,又在僧众集会厅塑宗喀巴阿底峡仲·杰瓦究乃十六罗汉像。该寺改奉格鲁派后,还供奉许多轨范师塑像,其中有曾任甘丹赤巴者。寺庙的管理一度由色拉寺切扎仓负责。文化大革命期间,该寺曾遭一次毁坏。[1]

谐拉康是西藏早期寺庙之一,佛殿内的殊胜佛像以及刻有赤德松赞允诺的誓言石碑,都是非常宝贵的文物。谐村对面的山上还有一与《谐拉康碑》几乎同时期的刻石。[1]

21世纪初,谐拉康有4名僧人。[1]2011年,西藏自治区文化厅、拉萨市文物局的文物专家以及工作人员来到墨竹工卡县,对10座大型寺庙的现存藏文古籍(主要是经文)进行普查登记,经过鉴定,直贡梯寺德仲寺艾玛日寺芒日岗寺羊日岗寺谐拉康帮萨寺仁青林寺松玛拉康赤康拉康现存藏经中,57余函藏经有古籍保护价值,另外40余函藏经由于损坏严重,无法鉴别。此外,这些文物专家还鉴定了墨竹工卡县甲玛乡松玛拉康最近出土的文物,确定此次出土的经文的历史均有500至600年。[3]

谐拉康碑[编辑]

《谐拉康碑》(又称《谐拉康盟书刻石》)是吐蕃赞普赤德松赞(热巴巾)为表彰娘·定埃增而颁诏刻立的记功碑。藏文佛教史书记载,碑上刻有赤德松赞娘·定埃增的盟文。该碑有两块,分别称《谐拉康碑甲》、《谐拉康碑乙》。原碑立于今墨竹工卡县的止贡宗萨区的谐拉康大门口东西两侧,西侧碑高3.65米,称为《谐拉康碑甲》,碑文62行,东侧碑高约2.9米,称《谐拉康碑乙》,碑文约49行。后来,两座碑受到损毁而断裂,碑文模糊。《谐拉康碑》是已知唯一的吐蕃历史上吐蕃赞普专门为高僧立的碑。[4]

朱塞佩·图奇黎吉生王尧李方桂恰白·次旦平措等藏学家都曾经研究谐拉康碑文。李方桂认为,西面碑文是800年至810年间造,东面碑文是812年造。李方桂、柯蔚南《古代西藏碑文研究》载,“西边石碑的碑文61行是赤德松赞的一道敕令,大概是在他统治初期颁赐的。它是一道赐予娘·定埃增部族地位、官衔、特权和免税权的敕令。”[1]

谐拉康碑甲[编辑]

《谐拉康碑甲》刻有藏文正书,共有六十二列,其中吐蕃时期的藏文特点明显。1979年王尧访问谐拉康时,见谐拉康已毁,此碑尚存,但碑顶已经落下。1952年,黎吉生(Hugh Edward Richardson)在JRAS上发表了对该碑的解读。[2]

藏学家王尧所作的《谐拉康碑甲》汉文译文如下(括号内为王尧添加):[2]

谐拉康碑乙[编辑]

《谐拉康碑乙》刻有藏文正书,四十九列,文字与《谐拉康碑甲》风格相同。该碑是吐蕃赞普赤德松赞颁赐娘·定埃增的盟书誓文的刻石,也立在谐拉康院内。1979年,王尧到谐拉康访问时,见此碑已断为三段,存放在仓库北墙下。[2]

碑文中提到的立于赤德松赞继位的后一个龙年,应当是812年(壬辰)。[2]

藏学家王尧所作的《谐拉康碑乙》汉文译文如下(括号内为王尧添加):[2]

谐拉康刻石[编辑]

《谐拉康刻石》位于谐拉康右侧山后,无题款,为就原地岩石打磨平整之后镌刻。《谐拉康刻石》为藏文正书,十二列,字迹与上述两碑相同,具有吐蕃时期的特点。根据其内容,似乎是刻于谐拉康建寺以前。此类摩崖刻石,吐蕃时期较常见,用以纪功述德。[2]

学者王尧的译文如下:[2]

参考文献[编辑]

  1.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索穷,形影不离的村落与庙宇——拉萨周边山寺走笔,中国西藏(中文版)2010年04期
  2.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王尧,吐蕃金石录,文物出版社,1982年,第105-134页
  3. 墨竹工卡县古籍普查工作全面展开,中国拉萨,2011年10月22日[失效連結]
  4. 索南才让,从谐拉康碑文看钵阐布娘定埃增桑波的地位,西藏研究2009年05期

延伸阅读[编辑]

  • Hugh Edward Richardson, Tibetan inscriptions at Zva-hi Lha Khang, London: 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1952): 133-54 (1953): 1-12.
  • 浅论噶琼与谐拉康立碑之历史背景,西藏大学学报:藏文版2010年 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