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制平定西藏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006年的御制平定西藏碑碑亭
1938年的御制平定西藏碑碑亭

御制平定西藏碑,位于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布达拉宫方城南门外西侧,为纪念清军平定准噶尔之乱控制西藏而立。汉语“西藏”一词便由该碑开始正式使用。

简介[编辑]

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清军先后两次进入西藏,平定准噶尔之乱。为纪念此胜利,康熙六十年(1721年),康熙帝亲撰碑文,用满文汉文蒙古文藏文四体文字镌刻,记述了清朝派兵平定入侵西藏的蒙古准噶尔部的功德。[1]

清朝雍正二年(1724年),内阁学士鄂贲等人刻立于布达拉宫门前。乾隆年间,增建琉璃瓦歇山顶碑亭。该碑与御制十全记碑东西相对。1965年,将该碑及碑亭与御制十全记碑及碑亭一同迁入龙王潭公园,1990年两碑及碑亭又迁回布达拉宫方城南门外。[1][2]

1938年的布达拉宫方城南门外,可见西侧(图中左侧)的御制平定西藏碑,东侧(图中右侧)的御制十全记碑,以及御制十全记碑南侧的恩兰·达札路恭纪功碑

御制平定西藏碑保存完好。该碑的形制与内地的清朝御制碑完全相同。此碑为螭首方额,其中宽1.13米,碑额高1米,厚0.42米。碑额正面右侧篆书阴刻“敕建”二字,正面左侧刻有4列藏文;碑额背面右侧刻有一竖行蒙古文,背面左侧刻有竖行满文。碑身正面右侧刻有小楷汉字15竖行,正面左侧刻有印刷体藏文46列;背面右侧刻有蒙古文15竖行,背面左侧刻有满文15竖行。碑身宽1.05米,高1.84米,厚0.35米。碑身正面与背面的上、下、左、右均刻有宽0.16米的云带纹边框。碑座为叠涩方座,分成上、中、下三阶。上阶宽1.23米,高0.45米,厚0.54米,正面、背面分别刻有海水太阳云纹;中阶宽1.44米,高0.25米,长1.47米;下阶露出地面的部分宽2米,高0.2米,长2米。该碑石总高3.74米,下有龟趺座,并建有碑亭加以保护。[1]

康熙帝御书《御制平定西藏碑》后,汉语“西藏”这一名称正式出现,取代了中国以来的“吐蕃”,的“朵甘”、“乌思藏”、“阿里三廓”(元为“纳里速古鲁孙”)等名称。[3]

1996年,御制平定西藏碑被列为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1]

《康熙朝实录·卷之二百九十四》载,康熙六十年九月:

蒙古王、贝勒、贝子、公、台吉、及吐伯特酋长等奏、西藏平定、请于招地建立丰碑、以纪盛烈、昭垂万世。上允所请。御制碑文曰:

昔者太宗文皇帝之崇德七年、班禅额尔德尼達赖喇嘛顾实汗、谓东土有圣人出、特遣使自人迹不至之区、经讎敌之国、阅数年、始达盛京、至今八十载、同行善事、俱为施主、颇极安宁。后達赖喇嘛之殁、第巴隐匿不奏者、十有六年。任意妄行、拉藏灭之、复兴其法因而允从拉藏、青海群众公同之请。中间策妄阿喇布坦、妄生事端、动准噶尔之众、肆行奸诈、灭坏達赖喇嘛、并废第五辈達赖之塔、辱蔑班禅、毁坏寺庙、杀戮喇嘛、名为兴法而实灭之且欲窃据土伯特国。朕以其所为非法、爰命皇子为大将军、又遣朕子孙等、调发满洲蒙古绿旗兵、各数万、历烟瘴之地、士马安然而至。贼众三次、乘夜盗营、我兵奋力击杀、贼皆丧胆远遁。一矢不发、平定西藏、振兴法教、赐今胡必尔汗册印、封为第六辈達赖喇嘛、安置禅榻、抚绥土伯特僧俗人众、各复生业。于是文武臣工、咸谓王师西讨、历瘴疠险远之区、曾未半载、辄建殊勋、实从古所未有。而诸蒙古部落、及土伯特酋长、亦合词奏曰皇帝勇略神武、超越往代、天兵所临、邪魔扫荡、复兴蒙古向所尊奉法教坎麻藏卫等部人众、咸得拔离汤火、乐土安居。如此盛德大业、非臣下颂扬所能宣罄。请赐御制碑文、镌勒招地、以垂永久。朕何功焉、而群众勤请不已。爰纪斯文、立石西藏。俾中外知達赖喇嘛等三朝恭顺之诚、诸部落累世崇奉法教之意。朕之此举所以除逆抚顺、绥众兴教云尔。

布达拉宫方城大门。门外西侧(图中左侧)为御制平定西藏碑,东侧(图中右侧)为御制十全记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御制平定西藏碑,西藏在线,于2013-08-16查阅
  2. ^ 拉萨名胜古迹,西藏政府门户网站,2006-11-08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3-04.
  3. ^ 徐学林,中国历代行政区划,安徽教育出版社,199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