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嘎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贡嘎山
金色贡嘎 - Golden Mountains - 2012.10 - panoramio.jpg
貢嘎山远眺
贡嘎山在四川的位置
贡嘎山
貢嘎山在四川的位置
最高点
海拔7,514米(24,652英尺) 
第41位
地形突起度3,642米(11,949英尺) 
第47位[1]
列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省级行政区最高峰(第3位)
坐标29°35′43″N 101°52′44″E / 29.59521°N 101.87889°E / 29.59521; 101.87889坐标29°35′43″N 101°52′44″E / 29.59521°N 101.87889°E / 29.59521; 101.87889
地理
位置 中国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
山脈大雪山山脈
攀山
首次登頂1932年10月28日
美国西康探险队
泰里斯·穆尔英语Terris Moore 与 理查德·波德塞尔
最簡路線西北山脊
贡嘎山(西坡视角)

贡嘎山藏文མི་ཉག་གངས་དཀར་རི་བོ་,康方言拼音方案:Mi'nyâg Gong'ga Riwo)是位于中国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市泸定县雅安市石棉县之间的一座。一般认为,贡嘎山指的是一个包含了若干座山峰的山块;狭义上则特指其中的最高峰木雅贡嘎山(或直称贡嘎山,英语:Minya Konka,或汉语拼音:Gongga Shan),海拔7,514.96±0.97米。[2]

位置[编辑]

贡嘎山坐落在长江的两条一级支流——雅砻江大渡河之间的大雪山山脉中段,是明显独立于大雪山山脉其他部分的一个山块体。贡嘎山山块在北侧以雅家埂垭口(地质构造上即鲜水河断裂带)为边界与五色海子山块相区隔;西侧以日乌且沟、莫溪沟(旧称布曲谷,Buchü Valley)为边界与玉龙西及九海子山块相区隔;南侧则以田湾河为界与木杠岭山块区隔;东侧以大渡河(旧称铜河)为界,与二郎山(旧称飞越岭)区隔。贡嘎山山块与其他山块界限明确,仅以日乌且垭口(海拔约4900米[3])与外界高点相连。
贡嘎山山块的主峰是木雅贡嘎峰,为横断山脉第一高峰、四川省第一高峰,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范围内除西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山峰之外的最高峰,故而亦被称为“蜀山之王”。此外,贡嘎山也是全球7,000米级山峰中位置最靠东的,在除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以外的山峰中高度排名第三(仅次于兴都库什山蒂里奇米尔峰昆仑山公格尔山)。[4]
在行政区划上,贡嘎山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山峰西麓大部分属州府康定市管辖,东麓大部分属泸定县管辖;南麓小部区域属雅安市石棉县管辖。主峰贡嘎山为康定市与泸定县的界山。贡嘎山附近的居民以藏族汉族彝族为主,山脉东麓原住民及聚落多属汉族,西麓原住民则多属藏族;是故在文化民俗上,贡嘎山亦为汉藏文化区的分界线。

名称及历史[编辑]

藏文字གངས(ga-ng-s)意为“冰川”,དཀར(d-ka-r)意为“白色”;གངས་དཀར(汉语音译:贡嘎)意即白色的雪峰;此为藏语言区对于积雪山峰的常见称谓,如甘孜州稻城县贡嘎岭(或称念青贡嘎日松贡布)。而其前缀མི་ཉག(Mi nya-g)为这座雪山的特称,意指“木雅的雪山”,其中木雅指的是居住在贡嘎山西北部、使用木雅语木雅藏族

清朝中期至末期,中国政府已有对贡嘎山脉的认知;《大清一统志》、乾隆雅州府志》均载打箭炉(康定)以南有“大雪山”[5],即今大雪山山脉一名的来源;另录有“什丹河”(部分文献中亦见“什月河”),所指即今田湾河

大清一统志 · 雅州府图(右半页)

此外,次级地理实体未分。1877年,在奥匈帝国地质学家贝拉·塞切尼资助下,其远东探险队自折多山新都桥方向探险,于营官寨方向见此山,首次在西文文献上记录此山名——Bokunka;其随行地图学家劳策(Lóczy)首次测量贡嘎山(木雅贡嘎峰)海拔高度,测得7600米。[6]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四川省成都市涤雪斋绘制出版《四川省府厅州县图》,上载有此山,记录其名为“木雅噶”,或为汉语文献上对主峰木雅贡嘎的首次记载;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印行《西康越巂厅志》(越巂即今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载什月河“发源锅盖山,西北流,绕木堆、鸡窝、茅坪、草科、大坭口、田湾场”,其中“锅盖山”即应指贡嘎山,而“西北流”则可能指向汉语文献对主峰西坡沟谷及冰川的最早认知和记载。20世纪初,康定新西兰籍传教士叶长青(或称爱德嘉,James Huston Edgar)以西文记录此山名为Bo Gang-ka。1929年,约瑟夫·洛克以藏文及西文记录此山名为Minya Konka(藏学家任乃强于其后汉译过程中译为“明雅贡噶”或“木雅贡噶”)。1930年,广州国立中山大学教授阿诺德·海姆(Arnold Heim)在国民政府资助支持下开展研究,记录此山德文拼写方式为Minya Gongkar,其著作较大促进了中华民国政府官方及世界各国关注者对贡嘎山的认知。1932年,美国籍四名成员组成的“西康探险队(Sikong Expedition)”考证和记录山名的藏语拼写为མེ་ཉག་གངས་དཀར(英文音译:Minyag Gangs d'Kar),并首登此山。[7]1934年,藏学家任乃强搜集西康省地名,于《西康图经·地文篇》中录山名为“木雅贡噶”。

根据《康定县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时地方政府已简称此山为“贡嘎山”。1957年,中华全国总工会登山队攀登木雅贡嘎峰,其时官方已将主峰木雅贡嘎的标准汉语山名确定为“贡嘎山”;此标准名称随后沿用至今。此外在1985年前后,康定县地名标准化工作组曾定西文名为“Gong-ga Ri”,但未给出有力依据,也未产生较大影响。

地貌[编辑]

整个贡嘎山山块包含了若干座拥有永久积的极高山峰及其山体冰川,具体所包含的山峰数量既取决于所采取的山峰识别标准、也取决于约定俗成的因素。一般认为,贡嘎山块中至少有十几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角峰。这些角峰之间以刃脊连接,冰川发育广泛且活跃。1930年,海姆(Arnold Heim)等人对贡嘎山块及其邻近地区的地形与冰川进行了第一次考察和测量,由此首次形成了这一地区比较完整的测绘资料框架。贡嘎山块上较早为人所知的山峰共有13座,自北到南分别是山块北部的小贡嘎峰(旧称:奇布龙吉贡嘎,或石笋山)、嘉子峰(又称:嘉子贡嘎)、日乌且峰(又称:日乌且贡嘎,英文:Mt. Grosvenor,汉译为格洛斯温勒峰或格罗夫纳峰)、勒多漫因峰(旧称:雷多马因梭罗雪山),中部的贡嘎山(又称:木雅贡嘎)、达多漫因峰郎格漫因峰那玛峰(旧称:诺去玛,或诺其玛),东部的爱德嘉峰中山峰(旧称:孙中山峰),南部的年波贡嘎峰(又称:娘波贡嘎)、戴山(旧称:戴季陶山,又称:金银山)、朱山(朱家骅山,其南部山体及卫峰群又称三连峰、神鹰峰)。其中,贡嘎山或木雅贡嘎为山块的主峰,也是整个横断山脉的最高峰;其突起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地形图为准计算为:3,642米,关键坳(key Col)为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八美镇境内的疙瘩梁子垭口(海拔3,914米)。贡嘎山拥有十分突出的高度,与同山块的次高峰中山峰间的高差达到629米(根据中国国家基本地形图高差为670米),而与最近的更高山峰(南迦巴瓦峰)之间的距离也长达660千米,这使得贡嘎山在地形上极为突出醒目,其可见范围在天气晴好时能够达到数百千米,其中包括成都市;在民航飞行航线上观察则可于更远处见到,如西昌青山机场攀枝花保安营机场上空航路。

贡嘎山山块另有一说包含北侧的五色海子山块,二者的边界为自康定县老榆林乡经雅家埂雪门坎垭口(又称雅加埂,Ya-tsia-ken Pass),而后沿雅家埂河(又称磨西河、泸河)至汇入大渡河河口处(即地质构造上的鲜水河断裂带或称康定-磨西活动断裂带)。此界线北侧即为这一相对独立于贡嘎山山块的小山块,它是位于贡嘎山域东北部、与主山域相邻的一片高峰密集区,拥有若干座海拔5500米以上的、永久积雪山峰,其主峰为田海子山(旧称拉莫蛇山,Lamo-she),中国国家基本地形图海拔标高6070米,其关键坳为雪门坎3948米(突起度2122米)。五色海子山块在西、北、东三面则分别被榆林河、康定河、大渡河与外界深度切割。在山脉走向上,五色海子山域受到两条主要断裂的塑造,拥有两条近乎相切的明显山脊线:一条是西侧自北向南、随后拐向南西的“J”形山脊,它串联起了8座山峰;而另一条是东南侧的“C”形山脊,其上的主要山峰即为主峰田海子山。这一山域传统上共可明确识别出9座山峰;其中前述8座山峰呈南北一字排列、于西坡可见;而主峰田海子山独自隐藏于东侧,在西侧不可见,必须在雅家埂垭口或以东的位置才能清晰分辨。

海螺沟冰川,右上最高即为戴山

贡嘎山东麓的沟谷较西麓发育更为完全。其中旅游开发较为完善的是海螺沟燕子沟;但实际上,东麓也有许多其他较大的沟谷:自北向南是,南门关沟、燕子沟、海螺沟、大沟(又名湾东沟)等,其间还夹杂和分支了许多规模较小的沟,如小南门关沟、小沟等。此外,贡嘎山的西南麓还有贡嘎沟巴王沟子干沟喇嘛沟等。而贡嘎山西北麓的沟谷则不发达,即使有也并不深长(由于这一侧处于木雅藏族文化区,故沟谷多称ལུང་པ(l-ung ba),音译即“隆巴”或“龙巴”)。这使得贡嘎山山块的整体结构表现为一条坐落在西侧、向西凸出弧度而往南北延伸的山脉,同时向东伸出若干条支脉。[8]

自1932年贡嘎山被首次登顶以来,贡嘎山山块中有更多的雪山被识别出来。日本山岳会的中村保(Tamotsu Nakamura)自二十世纪末起逐渐记录过一些新山峰,如中部的多戈隆巴峰与北部的鹊巴峰;而随着中国科学院两次系统科学考察和海螺沟景区的建立,又划分出了山块南部如金银山龙山三连峰这样的山峰。二十世纪末以来的登山者也主动创造过一些山峰名称。但需要注意的是,不同的山峰识别方案之间并不完全互补与整合,其间存在不少重叠和矛盾。

生态环境[编辑]

贡嘎山地区是现代冰川较完整的地区。区内有大型的冰川五条(海螺沟冰川、燕子沟冰川、磨子沟冰川、贡巴冰川、巴王沟冰川),其中的海螺沟冰川最低处海拔仅2,850米,其冰瀑布高1,080米,宽1,100米,为中国已发现的最大冰瀑布。

从贡嘎山南坡大渡河河谷至主峰顶水平距离29公里,而相对高差6,400米[9],因而造就了生物、气候分布的多样性和垂直变化,形成了带谱完整,层次鲜明,世界罕有的生态景观。

以贡嘎山为中心的贡嘎山风景名胜区是目前中国面积最大、环境容量最大的风景区,景区总面积10,000余平方公里,包括海螺沟燕子沟木格措塔公草原伍须海等景区。

探险考察活动[编辑]

贡嘎山主要探险考察活动(截至2022年8月)
国家 考察者/队伍名称 路线 目的 成就
1877  英国 吉尔(William Gill) 打箭炉(康定)-折多山 旅行 侦察
1879  匈牙利 塞切尼(Count Bela-Szechenyi)等[6] 打箭炉(康定)-折多山 探险 侦察、测高
1890  英国 普拉特(Antwerp Edgar Pratt) 磨西面(磨西)-五色海子山 植物学考察 侦察
1911  英国 贝利(Frederick Marshman Bailey) 打箭炉(康定)-玉龙工(老榆林) 动植物学考察 侦察
1921  英国 佩雷拉(George Pereira) 打箭炉(康定)-折多山 旅行 侦察
1928  美國 威廉·凯利-罗斯福亚洲探险队(William Kelly-Roosevelt Asian Expedition) 动物考察 测高
1929  美國 洛克(Joseph Francis Charles Rock)[10] 丽江-子梅-打箭炉(康定) 植物考察 测高
1930  中華民國

 瑞士

国立中山大学川边调查团[11] 环贡嘎山 地貌考察 测高、攀登
1932  美國 西康探险队(Sikong Expedition)[12] 打箭炉(康定)-子梅 地貌考察 测高、攀登
1937  中華民國 庄学本、鲁色尔与郭喇嘛 打箭炉(康定)-子梅 摄影与民俗考察 拍摄
1957  中国 中华全国总工会登山队[13] 贡嘎沟 气象与冰川考察 攀登、拍摄
1982  中国 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9] 环贡嘎山 冰川、生态与地貌综合考察 测高、拍摄

攀登历史[编辑]

贡嘎山(主峰)攀登记录(截至2022年8月)
国籍 队伍名称 攀登者(登顶者以粗体表示,登顶后遇难者以粗体及下划线表示) 路线 到达高点 登顶人数 事故 遇难
1930  中華民國

 瑞士

国立中山大学川边调查团[11] Eduard Imhof、Arnold Heim、李承三、徐瑞麟、李贻才、古力齐、古振今、魏大鸣、P. Nabholz 西坡 5200m
1932  美國

 中華民國

Sikong Expedition[12] Richard Burdsall, Arthur B. Emmons 3rd., Terris Moore, Jack Theodore Young 西北脊 登顶 2 冻伤
1957  中国 中华全国总工会登山队[13] 史占春师秀刘连满刘大义彭仲穆国德存 西北脊 登顶 6 雪崩及滑坠 4[14]
1980  美國 Mountain Travel Rick Ridgeway, Yvon Chouinard, Harry Frishman, Kim Schmitz, Jack Turner 西北脊 5700m 雪崩 1
1980  美國 American Alpine Club Andrew C. Harvard, Lance Owens, Henry Barber, Gary Bocarde, Louis Reichardt, Jed Williamson 西南脊 6400m
1981  日本 北海道山岳联盟登山队 川越昭夫、金子春雄、中道孝則、奈良憲司、渡辺鉄男、沼崎勝洋、梅沢俊、浅利欣吉、森美枝子、神原正紀、中嶋正博、藤原裕二、浦光夫、佐々木茂、小田島、小野寺忠一、島田昌明、森永浩、仙北屋正明、小川進、高場健司、木村孝、工藤典美、阿部幹雄、小川直人 东北脊 7450m 滑坠 8
1981  瑞士 Akademische Alpen-Club Zürich Roman Boutellier, J. Hochstrasser, G. Dürrenberger, G. Furger, F. Häflinger, R. Spoerry, G. Styger, F. Müller, G. Benisowitsch, M. Hurst 改攀中山峰 (中山峰)[15][16]
1982  日本 市川山岳会登山队 斉藤英明、武田良雄、松田宏也、菅原信、鈴木茂、広井順子、栗原和恵 东北脊 6800m 雪崩及高山病 1/2[17]
1982  瑞士 Schweizer Alpen Club Erwin Herren, Ruedi Alder, Guido Bumann, Claus Coester, Andreas Eschmann, Georges Herren, Thomas Hess, Kurt Weibel 东坡转西北脊 登顶 3 滑坠 1
1982  美國 Dana Coffield, Douglas A. Kelley 西北脊 登顶 2
1982  加拿大 Roger Griffiths 西北脊 5500m 雪崩
1984  德國 Gerhard Schmatz, Heinz Zembsch, Hans Engl 西北脊 登顶 3
1990  日本 北海道山岳联盟登山队 川越昭夫、山本健司、松田幸一、富山昇 西北脊 6540m
1991  日本 日本喜马拉雅协会登山队 山森欣一、松舘正義、伊藤清春、森谷雅春、松田靖彦、中川裕、居川康祐、河内正樹、林雅樹、千葉真嗣、高見清十、川上豪 东北脊 6400m
1994  日本 日本喜马拉雅协会登山队 山森欣一、渡辺斉、福沢卓也、高田幸子、渡辺靖之、鈴木洋介、工藤潤二 东北脊 6050m 雪崩 4
1997  日本 札幌山岳会登山队 芳賀正志、佐々木孝雄、川越昭夫、横山英雄長原孝友、吉田理恵子、萩原豊 东坡转西北脊 登顶 2
1998  韩国 木浦大学山岳会登山队 金载明吴从洛尹重铉、林灿秀 东北脊 登顶 3 雪崩及滑坠 1
2001  德國 Claudia Baumler, Hartmut Bielefeldt, Steffen, Heiko, Jens, Dirk 西北脊 6400m
2002  法國

 挪威

Groupe Militaire de Haute Montagne Antoine de Choudens, Thomas Faucheur, Philippe Renard, Laurent Miston, Laurent Carrier, François Savary, Grégory Muffat-Joly, Emmanuel Pellissier, Jérôme Blaise 西北脊 登顶 1 高山病
2016  捷克 Minya Konka 1.0 Pavel Kořínek, Leoš Husták
2016  中国 自由之巅攀登队 李宗利、迪力夏提、童海军[18] 东北脊 6700m[19]
2017  捷克 Minya Konka 2.0 Pavel Kořínek, Leoš Husták 西北脊 登顶 1
2017  中国 岩羊探险 罗日格西、彭初、斯达尔甲、斯东巴 西北脊 6394m
2018  中国 自由之巅攀登队 李宗利童海军[20][21] 东北脊 登顶 2
2018  英国 British Minya Konka Expedition 2018 Nick Bullock, Paul Ramsden 南壁 5800m 流雪
2019  中国 黑吉辽登山队 王学峰、张宝龙、逯海川 西北脊 5600m 滑坠
总计 10 25 20/1

山峰列表[编辑]

贡嘎山域山峰列表(攀登数据截至2022年8月)
编号 中文名称 西文名称 高度[2] 未登峰 登顶次数 登顶人数 首登 山峰照片/备注
I 贡嘎山

木雅贡嘎

木雅贡噶

大雪山

Minya Konka

Gongga Shan

Mt. Gongga

Mt. Konka

Mt. Koonka

Bo Kunka

Gongga Ri

7,514.96m

7,556m

7,590m

10 25 1932年10月28日

 美國

主峰(西坡视角)
I.1 骆驼背 the Hump 6,390m

6,390m

- - 1932

 美國

骆驼背峰是主峰西北山脊上的小突起,攀登主峰的传统路线从此卫峰顶经过
I.2 6418峰 Pk. 6418

Peak 111[12]

6,309.0m

6,418m

存疑 1980

 美國[存疑]

主峰西南山脊上的小突起
6418峰西脊
I.3 龙山 Long Shan 6,688m

6,684m

龙山(6684m)西壁
I.4 6672峰 Pk. 6672 6,672m 主峰与龙山之间的小突起,南侧与龙山相邻
II 中山峰

孙中山峰

Mt. Sun Yat-sen

Mt. Zhong Shan

Zhongshan Feng

6,885m

6,886m

2 5 1981年6月4日

 瑞士

孙中山峰(或中山峰)东壁
II.1 贡子峰[22]

中山南卫峰

Pk. 6652

Sun Yat-sen Süd

6,735m

6,652m

1 2 1981

 瑞士

主峰与中山峰之间,磨子沟冰川尽头西北侧
III 爱德嘉峰 Mt. Edgar

E-Konka

6,618m 5 11 2001

 韩国

IV 嘉子峰

嘉子贡嘎

Djaze Konka

Djazi Feng

Riuchi Konka(误)

Ru-dshe Konka(误)

Rutshe Konka(误)

6,540m 3 7 1982年11月17日

 美國

嘉子峰西壁
V 戴山

金银山

戴季陶山

太山(误)

Mt. Tai [Chi-tao]

Jinyin Shan

6,410m 多次(已开发商业登山)[23][24] 多人 1981年5月20日

 瑞士

戴山(或金银山)东壁
VI 日乌且峰 Riuchi Konka

Ru-dshe Konka

Rutshe Konka

Mt. Grosvenor

Mt. Riwuqie

6,376m 6 13 2003年11月4日

 英国

日乌且峰西壁及中央雪槽
VII 朱山

三连山

三连峰

Mt. Chu [Chia-hua]

Mt. Sanlian

Sanlian N

6,483m

6,468m

三连南峰至龙山间若干突起合称,拥有南北二峰(VII、VII.3),其中北峰最高,为主峰
VII.1 三连南峰 Sanlian-South

Sanlian-Southeast

6,250m 1 3 2015

 波蘭

三连峰东壁
VII.2 三连中央峰 Sanlian-Central 6,335m

6,350m

VII.3 三连北峰 Sanlian-North 6,361m

6,368m

VII.4 6460峰 Pk. 6460 6,466m

6,460m

1 2 2014

 英国

 巴西

朱山与龙山之间,朱山西侧卫峰
VIII 达多曼因峰 Daddomain 6,380m 2 5 2004年10月29日

 新西蘭

VIII.1 多戈隆巴峰 Dogonomba

Peak 46[12]

5,960m 2 3 2008

 美國

达多曼因与勒多曼因之间,与勒多曼因相邻
VIII.2 色曲隆巴峰 Sequinomba

Peak 53[12]

5,962m 达多曼因峰与勒多曼因峰之间,与达多曼因峰相邻
IX 郎格曼因峰 Longemain 6,289.7m

6,294m

2 5 2004年10月20日

 新西蘭

X 娘波贡嘎峰

年波贡嘎峰

Nyambo-Konka 6,098m

6,114m

2 5 2015年10月28日

 韩国

X.1 6124峰 Pk.6124 6,132m

6,124m

1 3 2015

 英国

 美國

 巴西

贡嘎山西南侧的6124米峰
XI 勒多曼因峰 Reddomain 6,112m 多次(已开发商业登山) 多人 1999年10月5日

 日本

勒多曼因峰北壁及西脊
XII 小贡嘎

奇布龙贡嘎

奇布龙吉贡嘎

荣誉贡嘎

石笋山

Chiburongi Konka

Little Konka

C-Konka

5,928m 7 24 1981年4月16日

 英国

小贡嘎峰西南壁
XIII 那玛峰

洛奇玛峰

诺去玛峰

Nöchma (德语)

Peak Nochma

5,575.2m

5,588m

多次(已开发商业登山) 多人 1982年10月8日

 美國

XIII.1 贡巴峰 Gompa

Gomba

5,604.4m

5,614m

3 6 1982

 美國

事故[编辑]

贡嘎山域是高水平现代登山活动集中的地区。自1932年登山运动首次进入贡嘎山域以来,时有与登山或徒步活动相关的事故发生。

1932年,首次攀登贡嘎山主峰的西康探险队中,攀登者埃蒙斯因冻伤而截肢,是贡嘎山域首个因登山活动而发生的事故。

1957年,第二次攀登贡嘎山主峰的中华全国总工会登山队中,气象学者丁行友因雪崩罹难;第二次登顶后下撤过程中,师秀、国德存、彭仲穆滑坠遇难。

1979年底开始,中华人民共和国向全球攀登者开放贡嘎山域的登山注册;随后数支日本队在主峰东北山脊多次发生滑坠事故,12名日本登山者先后死亡。其中松田宏也侥幸逃生,被当地彝族采药人发现得救,成为著名的救援案例。

1980年10月13日,美国Mountain Travel队在向主峰西北山脊攀登时遭遇雪崩,Jonathan Wright坠落时颈部受伤,不久死亡。

1982年5月25日,德国登山队中的Andreas Eschmann在主峰西北山脊下撤途中踩塌雪檐,向北壁侧滑坠遇难。

1998年11月14日,韩国全南联盟登山队的吴从洛在登顶后的下撤过程中向北壁侧滑坠遇难。

2009年5月20日,美国组合Jonny Copp、Micah Dash和Wade Johnson三人在攀登爱德嘉峰时,在C1营地附近遭遇从山顶附近开始坠落的雪崩,被掩埋而遇难。是为著名的爱德嘉峰山难。

2018年,中国攀登者刘兴在攀登北部的日乌且峰过程中,在登顶下撤时不幸遇难。

2020年10月5日,一支中国攀登队伍在攀登北部的勒多曼因峰后下撤时,队长刘军因体力不支,滑坠遇难。

2021年10月6日左右,戴山的子干沟一侧线路上有一中国籍男性登山者因体力不支等原因,在发生滑坠后失去生命体征。


除登山活动外,因环贡嘎穿越是中国境内著名的徒步路线,故与徒步活动相关的事故亦时常发生。环贡嘎徒步路线的起止点一般为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市的老榆林村和四川省雅安市石棉县的草科藏族乡;线路总长度在90公里左右,一般情况下完成需要4天左右的时间。环贡嘎徒步路线较为明确、各路段并不十分危险,但前期路段海拔提升较快,因此造成伤亡的事故原因集中于高山病。徒步者常因独自行动、因肺水肿或脑水肿导致昏迷或身体失能,无法被及时发现而在睡眠过程中死亡。此类事故多发生在日乌且垭口附近的营地,如上日乌且营地,且几乎在每年的徒步季节都有发生。典型案例如:

2018年1月,有廣州籍驢友試圖徒步穿越貢嘎山時因高原反應引起肺水腫而在帳篷中去世[25]


除上述户外活动外,贡嘎山自然保护区亦是优美自然风光集中的地区之一。在吸引不少游客前来观光的同时,也偶有观光游览相关的事故发生。需要注意的是,此类事件大多与不具备相关知识技能的游客离开安全区域有关,已开发地区的安全系数实际很高;故此类事件实际具有一定的偶然性

2019年8月2日,一湖北籍男童在海螺沟景区四号营地游览时失踪。救援人员至今未能寻获其下落。[26]

2021年5月22日,广东籍游客惠某在田海子山附近独自游览和进行风光摄影时,不幸遭遇雪崩罹难。

参见[编辑]

海螺沟冰川

参考文献[编辑]

  1. ^ 地形突起度
  2. ^ 2.0 2.1 贡嘎山主峰海拔高程以1982-1983年测制《贡嘎山冰川图》时地面和航空摄影联合测得的高程值为准,即7514.96±0.97米。这次高程测量结果是目前精度最高的,高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测绘局于1967年调绘、1971年出版的1:100000中国国家基本比例尺地形图上所标示的7556米(误差大于8米)。页面上其他海拔高度数据的来源和标示方式:①1:100000中国国家基本地形图,1971年(加粗);②中国科学院兰州冰川冻土研究所:《贡嘎山冰川图》,北京:科学出版社,1985年(下划线)。
  3. ^ 中国国家基本地形图. 1971. 
  4. ^ 中国国家基本地形图. 1972.  注:在以中国国家基本地形图为准的高程数据中,贡嘎山略高于公格尔九别峰,故仍应认定为排名第三
  5. ^ 《大清一统志》卷三百六. [2020-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5). 
  6. ^ 6.0 6.1 Béla Széchenyi, Die wissenschaltlichen ergebnisse der reise des grafen Béla Széchenyi in Ostasien 1877-1880, Wien, 1893, p. 88
  7. ^ Burdsall, Men Against the Clouds –the Conquest of Minya Konka, prologue, p. xv.
  8. ^ Radium. 为贡嘎正名. 户外探险Outdoor. 2020.04, (219): 31.  |pages=|page=只需其一 (帮助);
  9. ^ 9.0 9.1 中国科学院成都地理研究所:《贡嘎山地理考察》前言,重庆: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重庆分社,1983年
  10. ^ Joseph F. Rock. the Glories of Minya Konka. 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 1930, (1930.10). 
  11. ^ 11.0 11.1 Heim, Arnold. Minya Gongkar. Berlin: Hans Huber Verlag. 1933.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L. Burdsall, Richard. Men Against the Clouds –the Conquest of Minya Konka. 1935. 
  13. ^ 13.0 13.1 Shih Chan-chun, The Second Ascent of Minya Konka, Alpine Journal, vol.63, 1958, pp.194-202
  14. ^ 分别为:国德存、彭仲穆、师秀(下撤途中滑坠遇难),丁行友(攀登途中遭遇雪崩遇难)。[Shih Chan-chun,The Second Ascent of Minya Konka,Alpine Journal, vol.63,1958,pp.194-202 1957年攀登报告]
  15. ^ R. Boutellier, Gregor Benisowitsch, Franz Häfliger, Minya Konka Expedition 1981, Akademischer Alpen-Club Zürich Jahresbericht, 1981
  16. ^ 因山况不佳,瑞士队在主峰东坳附近改登中山峰(6886米)。见 American Alpine Club, Asia, China, Peaks East of Gongga Shan (Minya Konka)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7. ^ 崇幄. 日韩贡嘎东北山脊路线历时18年的7次冲击 (第一部分). 2018-11-26 [2019-1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3) (中文). 
  18. ^ 李宗利 迪力夏提 童海军逐梦贡嘎 | 2016年贡嘎主峰攀登报告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9. ^ 逐梦贡嘎 | 2016年贡嘎主峰攀登报告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李宗利 迪力夏提 童海军. 2016年12月1日
  20. ^ 时隔61年,国人再次登顶贡嘎!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018年10月18号下午4点45分
  21. ^ 我和小海在贡嘎6800的石头上坐了一晚——2018年再次挑战贡嘎主峰报告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自由之巅团队李宗利、童海军于2018年10月18号下午4点45分成功登顶贡嘎[2019-02-21]
  22. ^ 川藏登山队. 极星-川藏登山队大雪山脉贡子峰考察攀登报告. 2011-01-04 [2019-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07). 
  23. ^ Akademischer Alpen-Club Zürich. Jahresbericht / Akademischer Alpen-Club Zürich. 1981-10-28.  已忽略未知参数|https://www.e-periodica.ch/digbib/view?pid= (帮助);
  24. ^ 逍遥客户外探险. 贡嘎之南,一座被遗忘的卫峰,6410米金银山首登游记攻略. 2018-08-27.  已忽略文本“http://bbs.8264.com/thread-5503730-1-1.html” (帮助);
  25. ^ 广州籍驴友徒步穿越贡嘎失联 被搜救队发现时已遇难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封面新聞.[2018-01-09].
  26. ^ 不放弃!去年湖北男孩在四川海螺沟失联,母亲今日上山寻找仍未果. 红星新闻. 2020-06-09 [2022-05-03]. 

相关资料[编辑]

一、早期探险史(1949年前)

1.早期资料(1928年前)

  • Pratt, A. E., To the Snows of Tibet, London: Longmans, Green and Co., 1892
  • Béla Széchenyi, Die wissenschaltlichen ergebnisse der reise des grafen Béla Széchenyi in Ostasien 1877-1880, Wien, 1893
  • Wilson, Ernest Henry, A Naturalist in Western China, New York: Doubleday, Page & Co., 1914
  • [英]E. H. 威尔逊:《中国:园林之母》,胡启明译,广东科技出版社,2015年
  • [英]孔贝:《藏人言藏:孔贝康藏闻见录》,邓小咏译,成都、北京:四川民族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

2.1928年-1929年

(1)洛克(Joseph Francis Charles Rock)

  • [美]斯蒂芬妮·萨顿:《苦行孤旅:约瑟夫·洛克传》,李若虹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年
  • 约瑟佛·诺克:《雄伟壮丽之明雅贡噶山(自美国国民地学杂志撮译)》,李伯谐译、任筱庄校,《边政》,1931年,第159-183页
  • 约瑟夫·洛克部分书信、笔记、手稿,哈佛大学阿诺德植物园、美国史密森尼学会藏。网址:https://sova.si.edu/以及https://www.arboretum.harvard.edu/
  • Rock, Joseph F., the Glories of Minya Konka, 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 1930.10
  • Joseph F. Rock, Seeking the Mountains of Mystery, 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 1930.2
  • Joseph F. C. Rock, The Ancient Na-Khi Kingdom of Southwest China, Harvard-Yenching Institute Monograph Series Volume VIII,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47

(2)斯蒂文斯(Herbert Stevens)

  • [英]赫伯特·斯蒂文斯:《经深峡幽谷走进康藏》,王启龙译,北京:四川民族出版社,2002年
  • Stevens, Herbert, Sketches of the Tatsienlu Peaks, The Geographical Journal, Vol. 75, No. 4 (Apr., 1930), pp. 353-356

(3)罗斯福亚洲探险(Roosevelts)

  • Theodore Roosevelt, Trailing the Giant Pandas, 1929

3.中山大学川边调查团(1930年-1931年)

(1)海姆(Arnold Heim)

  • Arnold Heim, Minya Gongkar, Berlin: Hans Huber Verlag, 1933
  • Arnold Heim, The Batholiths of Minya Gongkar and Lamoshe Chinese Tibet, Zurich: Eclogae Geologicae Helveticae, 27(1934)
  • Arnold Heim, The Glaciation and Solifluction of Minya Gongkar, The Geographical Journal, Vol.87, No.5 (May 1936), pp. 444-450

(2)英霍夫(Eduard Imhof)

  • Imhof, Eduard, Die Großen Kalten Berge von Szechuan, Zürich: Orell Füssli Verlag, 1974
  • Eduard Imhof, Der Minya Konka eine geographische Skizze, Geographica Helvetica, 1947(2)

(3)李承三

  • 哈姆著,李承三译:“国立中山大学川边调查团 民国十九年至二十年旅行记略”,收入吴承学主:《中山大学与现代中国学术》[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4年,页138-145
  • 李承三:“西康地质调查旅行记略(一至十四)”[J],《新民族》,1939年,第3卷,第11期
  • 李承三,郭令智:“康定道孚之冰川地形”[J],《地质论评》,1939(01):1-8
  • 李承三讲,张兆勋等记:“考察西康之经过”,《边疆问题》,第二期,页2-4

4.西康探险队(1932年)

  • Burdsall, Richard L., Men Against the Clouds –the Conquest of Minya Konka, 1935
  • Richard L. Burdsall, The Altitude and Location of Minya Konka, Geographical Review, 1934.1
  • Richard L. Burdsall, Climbing Mighty Minya Konka, 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 1943.5

5.华西边疆研究学会(WCBRS,1922年-1949年)

  • 四川大学博物馆编:《华西边疆研究学会杂志 整理影印全本》,霍巍整理,北京:中华书局,2014年

(1)叶长青(James Huston Edgar)

  • Edgar, J. H., Notes onthe Mountains about Tatsienlu, The Geographical Journal, Vol.82, No.3 (Sep., 1933) pp.264-267
  • J. H. Edgar, Bo Gang Kar or Minya Konka, the Geographical Journal, 1934.10, p.368

6.西康省川边建设运动(1939年-1949年)

(1)刘文辉所办杂志

  • 姚乐野编:《<康藏前锋><康藏研究月刊><康导月刊>校勘影印全本》,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11年

(2)任乃强(任筱庄)

  • 任乃强:《关于木雅贡噶》,收入《康导月刊》,第7-8期,1945年6月
  • 任乃强:《任乃强藏学文集》(上、中、下册),北京:中国藏学出版社,2009年

(3)庄学本

  • 庄学本:《西康木雅贡噶雪山游记》,《康导月刊》第二卷,第十、十一期,1944年
  • 庄学本:《庄学本全集》,李媚、王璜生、庄文骏编,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

(4)其他游记

  • 李旭旦:《西康贡噶山考察记》,《地理学报》第二卷第一期,1935年
  • 王小亭:《王小亭中国游记(第四段):贡噶雪山:贡噶山游记》,《大众画报》,1934年,第4期,第19-20页

二、中期探险史(1950年至2002年)

1.中华全国总工会登山队(1957年)

  • 史占春:《我们征服了世界闻名的高峰》,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1958年
  • Shih Chan-chun, The Second Ascent of Minya Konka – Dedicated to the Four Mountaineers Who Lost Their Lives in This Tussle with Nature, Alpine Journal, 63(1958), pp.194-202

2.开放攀登初期(1980年-1990年)

(1)政府及海螺沟景区资料

  • 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地名领导小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地名录》,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地名领导小组编,1986年
  • 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地名领导小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地名录》,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地名领导小组编,1986年
  • 国家测绘局地名研究所编:《中国地名录——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集地名索引》,北京:中国地图出版社,1995年
  • 陈富斌等:“泸定县海螺沟旅游资源考察评价报告”,收入陈富斌、郭生淮:《贡嘎山高山生态环境研究》,成都:成都科技大学出版社,1993年,第140-168页

(2)中国科学院第一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

  • 蒲健辰编:《中国冰川目录》,兰州:甘肃文化出版社,1994年
  • 李吉均、苏珍等: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横断山冰川》,北京:科学出版社,1996年
  • 陈建明:《贡嘎山冰川图测绘》,收入钟祥浩编:《青藏高原东缘环境与生态》,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02年,第239-246页
  • 陈建明、杨长泰,《地面和航空摄影联合测绘贡嘎山冰川图的尝试》,《冰川冻土》,1987年3月
  • 苏珍、[苏联]A.B.奥尔洛夫:《中苏联合贡嘎山冰川1990年考察简况》,《冰川冻土》,1991年6月
  • 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中国地貌文献目录(1855-1958年)》(内部资料),北京:科学出版社,1960年
  • 王一婷:《中国地质大学青藏高原登山科考简史》[D],北京:中国地质大学(北京),2011年

(3)登山报告

  • R. Boutellier, Gregor Benisowitsch, Franz Häfliger, Minya Konka Expedition 1981, Akademischer Alpen-Club Zürich Jahresbericht, Vol.85-86, 1980-1981, pp.6-28
  • Alpine Journal, 1982, pp. 117-120

3.开放攀登中期(1991年-2002年)

(1)日韩与东北山脊

三、现代探险史(2003年至今)

1.概况

  • 小毛驴0024:《伟大的贡噶》,《山野·中国户外》,2004年5月。电子版见“Rockbeer岩与酒”。
  • 马德民:《贡嘎秘境》,《山野中国户外》,2004年5月
  • 崇幄:《日韩贡嘎东北山脊路线的6次冲击 (第一部分)》,https://www.8264.com/wenzhang/5517385.htm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崇幄:《日韩贡嘎东北山脊路线历时18年的7次冲击 (第二部分)》,https://www.8264.com/wenzhang/5517695.htm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朱镭博:《它是世界最高峰吗?贡嘎山早期探险考察史》,《户外探险Outdoor》,2018年4月刊,第93-99页
  • Radium:《为贡嘎正名》,《户外探险Outdoor》,2020年4月刊,第28-43页
  • Radium:《关于五色海子山系》,《户外探险Outdoor》

2.探险考察报告

(1)中村保(Tamotsu Nakamura)

  • Tom Nakamura, Minya Konka Massif (including Lamoshe, Lotus Flower Mtns), Asian Alpine E-News, No.10, 2017.8
  • Tamotsu Nakamura(Tom Nakamura), East of the Himalaya: Alps of the Tibet & Beyond Mountain Peak Maps, ナカニシヤ出版, 2015

(2)中国科学院资料及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

  • Wanqin GUO, Shiyin Liu, Xiaojun Yao, Junli Xu, Donghui SHANGGUAN, Lizong Wu, Jingdong ZHAO, Qiao LIU, Zongli JIANG, Junfeng WEI, Weijia BAO, Pengchun YU, Liangfu DING, Gang LI, Ping LI, Chunmei GE, Yuan WANG. The Second Glacier Inventory Dataset of China (Version 1.0). Cold and Arid Regions Science Data Center at Lanzhou, 2014

3.登山报告

  • [1]. Sean Waters, New Zealand Unclimbed China Expedition 2004, Japanese Alpine News, vol.6, 2005
  • [2]. Tamotsu Nakamura, Daddomain 6,380m-New Route on East Face, Sichuan, Japanese Alpine News, 2011
  • [3]. Lindsay Griffin, China, Alpine Style, Climb Magazine, 2011.5
  • [4]. Jeff Kyong-McClain, Missionary archaeology on Republican China’s southwestern frontier, The Newsletter, No.65 p.4
  • [5]. Isserman, Maurice-Continental, A History of American Mountaineering, W. W. Norton & Company, 2016

四、地图测绘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基本地形图(1:25000及1:10000),1966年航空摄影,1972年绘制
  • 陈建明等:《贡嘎山冰川图》,科学出版社,1985年
  • 苏联军用地形图,见loadmap网站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