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歧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逆向歧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逆向歧視英语:reverse discrimination)是一種藉由優惠少數群體,以對抗主流群體固有優勢的差別性待遇措施。群體由種族膚色、宗教性別族群性傾向或其它因素來界定。相較一般的歧視概念(即「弱勢團體」或少數群體的成員因其身份受到不利對待),逆向歧視是指「強勢團體」或多數群體的成員會因其身份失去或減少過去結構性的優勢待遇。這種情況比較可能發生在執行積極平權措施,如美國少數族裔學生的公立大學入學率偏低,大部分公立大學會為「非白人學生」設下保障名額。此類特別保護措施,力度有輕有重,然而,隨著近年少數族裔學生的入學比率大幅上升,這些舉措惹來許多白人不滿,直斥平權政策,使歧視方向逆轉,反令他們受到差別對待,部分成績稍遜的白人學生反因為其種族因素而失去入學的機會。


事例[编辑]

美國[编辑]

逆向歧視一詞已在美國使用了数十年。多數涉及到自民主黨政府在1960年代推動並通過的民權法案平權法案,例如在公共教育及政府職位上,少數民族有一定的配額,而不是完全按照能力錄取,籍此減少歧視及避免少數族群在就業和教育上受到不公平對待。但這造成部分白人及東亞裔感到受歧視,因為他們在很多大學需要取得比少數族裔較高成績才能入讀。

1978年如加州大學對Bakke一案,白人學生Allan Bakke於1973與1974年兩度申請加州大學醫學院被拒,遂而控告該校對少數族群特定配額的政策違反加州憲法,依此政策黑人及少數民族可以比白人較低的分數被取錄。在此案中,審判庭指此一指定數量少數民族配額措施是違反美國憲法,但高等法院1978年最後判決,招生時不應考量種族因素而設數量配額,但種族列為加分標準則不判為違憲[1]。哈佛教授Roland Fryer指出以數量或者目的論來達到對少數族群之保障,兩者其實並無分別[2]。Allen Bakke最後獲得入學許可。

2013年底,一個受歡迎的美國「真人秀」節目男主角Phil Robertson因為在訪問時率直說了一些關於同性戀的個人看法,即被電視公司暫停他的演出,同運組織亦向其贊助商施壓。然而同運組織的攻擊引起公眾反彈,社交網站群組在廿四小時內收到過百萬名網民支持。原本已將相關商品下架的商店,也因顧客投訴而道歉及重新安排售賣。[3]

唐納·川普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期間,以反對政治正確自居,主張在美墨邊境興建圍牆,驅逐大部分來自墨西哥非法移民及打擊伊斯蘭恐怖主義,獲得不少保守派共和黨選民的支持,雖然其競選期間被指有不少種族歧視性別歧視排外的言論,但最終成功當選。其成功當選的因素,被認為是保守派及支持川普的選民對美國民主黨政府多年來的政治正確及反歧視意識形態的高度反彈。此外,也反映社會對逆向歧視的反對。

民主黨自1990年代比爾·克林頓以來開始強調及推行政治正確原別,積極推行反歧視措施,但同時也引來社會的反對。

美國的保守派認為美國過去對非法移民過份保護(不少非法移民現實上享有與公民相同的醫療和教育的權利),非白人的移民搶走他們的工作機會及社會福利,反感於左派放任在西方世界發生頒繫的伊斯蘭恐怖主義,部分激進穆斯林推行伊斯蘭教法,在社會中形成「禁區」(no-go-zone),公立大學的種族平衡政策保障非裔及拉丁裔學生有就學及工作的機會,卻讓許多亞裔學生失去入學機會(亞裔學生普遍成績較優異),許多女性及LGBT也反感於民主黨的政治正確,部分自由派對保守派的仇恨言行、卻放任致穆斯林推行伊斯蘭教法(教法對女性的限制及歧視遠比西方保守派嚴重許多),女性主義者要求同工同酬卻無法也不願意解決男女兩性的工作、經濟及責任差異,女性的社會事業及工作地位已大幅提升,卻使大量過去從事勞動及基層工作的多數中基層男性被迫將薪資甚至工作機會讓給女性(但多數女性在喊女權主義及同工同酬的同時,不願意養家庭主夫、也不願意緩和婚姻斜坡),許多女性主義者以女性身體自主權為由支持墮胎權,卻無視墮胎(或放任墮胎)引致的社會問題,貧窮女性即使有權利選擇墮胎(或有權任意墮胎)也不會提升其社會地位,反而會因為鼓勵性濫交讓兩性無法信任、降低了結婚成家的機率(西方保守派認為傳統家庭對個人的保護作用很強大,而忠誠及守貞是讓人不會對婚姻及異性怯步的有效手段);性侵誣告、戴綠帽、被迫單身、及被欺騙或強迫撫養他人子女,對男性的傷害都很大,不亞於性侵及愛情詐欺對女性的傷害;但多數女性主義者卻否認男性的基本權益、是非常惡劣的逆向歧視。

印度[编辑]

印度,自印度獨立以來,奉行世俗主義印度國大黨政府反對並廢除種姓制度,在階級、宗教、性別等因素在不同領域採取保障名額以維護弱勢族群權益,因而被原先的優勢族群(種姓高的民族)視為對他們的逆向歧視,此外國大黨壓抑印度教民族主義(Hindu nationalism),提升少數宗教如錫克教伊斯蘭教的社會地位,以及在印度佔有絕對多數的印度教徒的社會及經濟優勢地位,同樣使大量印度教徒的不滿,而印度人民黨正是印度教民族主義的政黨。

中国大陸[编辑]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主要适用于占中国人口绝对多数的汉族,对其余的少数民族则限制较少[4],违法者会遭到巨额罚金。其子女长大后亦会面临如没有户口,不能上学等诸多问题[5]。这一法规造成了汉族人口出生率的急剧下降,導致漢族生育率始終在1.3以下,也加快了城市人口老龄化的速度。另外高考分數錄取政策偏向少数民族,導致漢族人在高考錄取方面與其他少數民族存在較大不公平[6],等等一系列少数民族优惠政策亦时常受到社会关注。另外,是新疆維漢衝突的其中一個成因[7][8]中国司法系统长期对少数民族罪犯执行兩少一寬的政策,亦为人所诟病,也反而讓少數民族被同族犯罪份子拖累。而部分地方政府(如陕西、甘肃、宁夏等地)过于偏袒少数民族及宗教势力,用行政力量推动宗教发展,甚至協助特定宗教打擊异教徒的行为,也引发一些中国民众的不满。如熱衷于在網上評論時事的西安道士梁兴扬因批判回族军阀馬家軍的主要人物之一马步芳,而被西安警方以“破坏民族团结”为由带走调查[9]。上述逆向歧视行为引发了民众对中国现行民族政策的批评[10]乃至对伊斯兰教的批判,也使得“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民四等汉”这类讽刺性说法广为流传[11]

香港[编辑]

男女合併派位[编辑]

香港,教育方面,其中學學位分配辦法本來是男女分開派位,以遷就男女的發展及學習上存在差異,並確保每間男女校的男女生人數大致均等。後來有家長及婦女組織認為這是性別歧視,政府只好在2002年採用男女合併派位模式。數據顯示,這個安排令較多女生能夠被分派至第一派位組別(成績最佳)的學校,而較多男生則被分派至第三派位組別(成績最差)的學校,第一派位組別(成績最佳)的學校男生相對減少,對男生構成逆向歧視。男女合併派位被認為是構成的對男生的逆向歧視,較多女生被分派至較優秀的學校,而較多男生則被分派至較差劣的學校,因此很多男女校都出現了男女比例失衡現象。這變相是另類的性別歧視,對學習發展普遍較女生緩慢的男生造成不公平,使女生平均來說佔有較多的優勢。[12]

不少意見認為,混合派位對男生不利,第一組別中學收生變得女多男少,第三組別中學的情况則相反,繼而引發骨牌效應,令男生在學業上節節敗退,最終造成今天大學男女生比例失衡問題。女生成功考大學的人數雖然較多,但與此同時亦面對更多同性的競爭對手。從同性競爭角度看,可以說男生到了考大學的階段時似乎反而「佔優」。現今社會普遍為人接受的教育理念是以個人均等原則為基礎,每個人也可以不分男女、種族、宗教、家庭出身等因素通過公平競爭獲得教育擢升。女生在現有機制下具有所謂先天的學業優勢,例如比男生在閱讀及寫作上花更多時間、多主動投入學業活動等,同時也是個人努力與付出,她們因此取得好成績,最合理不過(不少男生也能付出一樣而獲得好成績)。現存有相當多的研究證據已指出,男女先天分別(包括腦部發展)並沒想像中那麼大,學能、社交能力、情緒控制等發展反而受後天及體制性的社會環境因素影響更大,而且男女學能差距在不同地方、文化亦有所不同。要着手處理「男孩危機」,不但需要針對課程發展、學與教策略、評核機制等方面檢討與改善,同時亦需要家庭、學校、社區等全方位配合,從小做起。 [13]

基督教右派的「逆向歧視」說[编辑]

香港自1990年代討論應否訂立性傾向歧視條例,平機會已委託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中心進行立法研究。 [14]


香港於1990年代就反歧視立法,現有種族歧視條例,性別歧視條例,家庭崗位歧視條例去保障不同性別和種族的權利,確保他們不會受到歧視。

現時香港的歧視條例並無包含不同性取向的人士,部分團體支持性傾向歧視立法,認為為可以保障他們在教育和工作方面不會受到歧視和不公平對待,不少保守的宗教團體一直強烈反對立法,認為這會造成「逆向歧視」。

定義[编辑]

反對一方提出「逆向歧視」作為反對的理據之一。他們認為,假若訂立性傾向歧視條例,一些不認同同性戀者(或稱為性小眾)的人反而會受到歧視。這個意思下的「逆向歧視」,有別於由積極平權措施引致的逆向歧視,而是取其字面意義:「在過往社會,主流文化排斥同性戀,誠然有不少同性戀者因著其性傾向被歧視,那時爭取同性戀權益的人士也是一種挑戰主流文化的異見分子。現在時移勢易,在某些『先進』的社會裡(或某社會的某些圈子裡),主流文化不單不排斥同性戀,甚至開始認為不贊同同性戀的人都是充滿偏見和歧視的恐同症患者。在這種環境中,情況顛倒過來,有不少市民只是因為不贊同同性戀就被歧視,例如要面對不合理的差別對待、非理性的攻擊甚或法律的威嚇,這稱為『逆向歧視』,而那些敢於挑戰主流擁同文化的人士,可稱為『同性戀異見分子』。」[15]

例子[编辑]

反對方列舉了一些在訂立了性傾向歧視法的西方地區對不認同同性戀人士做成逆向歧視的例子。指出他們只是因為表達不認同同性戀的意見或行為,便受到法律制裁、輿論攻擊、欺凌,甚至撤職。這些被歧視的異見人士並沒有惡意侮辱或攻擊同性戀者,卻因為性傾向歧視法直接或間接受到不同程度的制裁。據此,反對方指出,性傾向歧視法會影響同性戀異見人士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教育自由、宗教及良心自由,並要求支持方在條例明顯會影響其他群組自由的情況下,提出充足的立法理據。[16]反對方提出了不同的逆向歧視案例,

Jonathan & Elaine Huguenin[编辑]

2006年9月,美國新墨西哥州一名女同性戀者Willock發電郵向由一對基督徒夫婦Jonathan & Elaine Huguenin所開設的攝影公司查詢,打算請他們拍攝同性戀委身儀式的照片,但由於信仰的關係,Elaine電郵回覆「我們拍攝傳統婚禮」,禮貌地婉拒了她的要求。之後,Willock的女同性戀伴侶Pascottini以普通顧客的身份再電郵給Elaine的公司,查詢拍攝婚禮的詳情,沒有再提及同性戀委身儀式。Elaine回答了她的查詢,並說願意為她的婚禮拍攝。據此,Willock及Pascottini便於同年12月向新墨西哥州人權委員會申訴,聲稱該基督徒夫婦因她們的性取向而歧視她們。最後,委員會於2008年9月裁定基督徒夫婦違反新墨西哥州的反歧視法,須要向該對女同性戀伴侶賠償接近七千美元的訴訟費。Elaine一直上訴到州最高法院,直至2013年8月仍判敗訴。[17]反對方認為攝影師Elaine並沒有惡意歧視同性戀者,她表示樂意為同性戀者拍照,但因不認同同性婚姻,故婉拒拍攝。而且,該對女同性伴侶很快已找到第二間攝影公司為她們服務,並沒有受到甚麼實質傷害。因此,反對方指出根據自由主義的傷害原則(harm principle),既然拒絕為她們攝影並不會對她們做成直接傷害,Elaine不應被法律限制她行使良心自由拒絕為同性伴侶拍攝婚照。現任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周一嶽醫生回應查詢時,不承認Elaine的案例是「逆向歧視」,他指出這些「個案中聲稱受『逆向歧視』的人士,是先對他人作出歧視行為,其後才被他人投訴。」[18]

支持[编辑]

明光社列舉了一些在訂立了性傾向歧視法的西方國家對不認同同性戀人士做成逆向歧視的例子。指出他們只是因為表達不認同同性戀的意見或行為,便受到法律制裁、輿論攻擊、欺凌,甚至撤職。這些被歧視的異見人士並沒有惡意侮辱或攻擊同性戀者,卻因為性傾向歧視法直接或間接受到不同程度的制裁。據此,指出性傾向歧視法會影響同性戀異見人士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教育自由、宗教及良心自由,並要求支持方在條例明顯會影響其他群組自由的情況下,提出充足的立法理據。[19]

反對[编辑]

黃國棟批評明光社對「逆向歧視」的概念張冠李戴,他主張社群中立的「反歧視法」本身不會帶來「逆向歧視」,積極平權措施才有可能帶來「逆向歧視」[20]

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周一嶽醫生回應「聲受『逆向歧視』人士,是先對他人作出歧視行為,其後被他人投訴。 那些個案反而顯示了在某些情況下,以『道德』及『良心』作為理由的歧視行為,不容於社會。」[21]周一嶽表示:「性傾向歧視條例是用作保障任何性傾向的所有人,並非偏袒任何一方,故不會出現逆向歧視」[22]

反對方則駁斥周一嶽的講法。他們指出,問題的關鍵並非在於同性戀異見人士有否觸犯性傾向歧視條例,而是該條法例會否過分規管異見人士的思想及言論自由。假若這是一條公義而恰當的法律,則違例觸犯的人當受到應得的制裁;反之,若這條法例根本沒有足夠的法理基礎,那麼即使有人觸犯了,也不能武斷地指稱他只是「因歧視而受懲罰」,似乎應要深入了解條例是否過分規管異見人士的自由。反對方進一步指出當周主席高調支持性傾向歧視法時,從來沒有交代訂立條例的法理基礎,並批評他在沒有交代立法的理據下,漠視異見人士的憂慮[來源請求]

支持方反駁反對方的講法,同志平權,沒有歧視反平權者,因為作為異性戀者,他們與同性戀者在性傾向上完全平等,他們的就業、教育、租住、會籍,以及貨品、設施和服務提供等權利並不比同性戀者少。至於他們由於違反性傾向歧視立法而受到攻擊或被法律制裁,這好比現在的白人因歧視黑人而受到攻擊或被法律制裁。因此,因歧視同性戀權利者而被攻擊,甚至受法律制裁,並非我們一般所說的歧視。正如今天若有人散播歧視黑人的言論而受攻擊或法律制裁,並非歧視一樣[23]

張達明主張,政府應讓市民大眾對「反歧視法」的性質及目的有充分認識,對制訂反歧視法的法理基礎進行探討及論述,才能達到恰當的諮詢和立法討論[24]

參考[编辑]
論戰1[编辑]
論戰2[编辑]
支持[编辑]
反對[编辑]
中立[编辑]

南非[编辑]

1994年曼德拉領導下成立新南非,黑人開始上台執政,有評論認為黑人上台後,白人受到黑人的逆向歧視,2009年10月,南非政府兩大安全部門公布了調整人員結構的目標,南非警察服務署計劃把黑人僱員比例由70.7%提高到79%,白人僱員比例由15.6%縮減到9.6%,減低白人在政府的重要程度。在東開普敦省,一名白人醫生曾以「種族歧視」名義狀告醫院,稱醫院只為黑人醫生提供工作,令他失去工作和經濟來源,最後法院判決該醫生勝訴,是近年南非首宗白人打贏種族歧視官司的案例。一名住在納米比亞的白人女教師稱,過往南非的醫學大學只讓極優秀的黑人學生上醫科大學,但現時,黑人學生只需拿到B、C甚至D的成績,也有可能入讀,相反白人則必須拿到A[25]

爭議[编辑]

支持有逆向歧視存在者,通常認為是社會的保守派人士及主流社會既得利益者,特別是主要針對政府對「弱勢族群」的積極平權措施提出批評[26],但也有很多學者其實是基於「公平」的考慮支持這個論述,例如Per Sundman在他1996的Human Rights, Justification, & Christian Ethics (Stockholm: Uppsala)裡反對逆向歧視的存在(參pp. 156-8),他的理據卻是人權還有Thomas Sowell, 在1999年The Quest for Cosmic Justice. New York : The Free Press.也有類似看法。最常提出的質疑論點為這些所謂的平權措施造成不公平對待,這些措施的立法並無道德或法律上的支持,為何這些措施總是嘉惠小數族群?更重要的,該論述支持者認為,積極平權措施或相關政策違反憲法的平等原則而造成另一種歧視的產生,也就是所謂的逆向歧視[27]

大多數的人權學者則反對逆向歧視論述,認為逆向歧視的論述多建立於道德層面上,而非普世人權精神[27]

反對有逆向歧視存在者對於逆向歧視是否真為一種歧視也提除質疑。不論從個人、制度化或結構性歧視來看,歧視牽涉弱勢族群與主流團體間的權力之不平等,因而導致歧視之產生,而逆向歧視則否[26]。逆向歧視使用歧視一詞則是誤解與誤用歧視的概念[27]:12。對於積極平權措施違反平等原則觀點,反對者認為平等應該是絕對平等與相對平等的統一,是抽象平等與其體平等的統一,也是實質平等與形式平等的統一,更是機會平等與結果平等的統一,駁斥支持逆向歧視違反平等權的觀點[28]。反對逆向歧視論述者更認為,提倡逆向歧視將造成對弱勢族群不公平、不公正的對待,擴大社會歧視的產生[29][30]

此外,一些反對人士也認為逆向歧視是社會及經濟結構不平等所組成。

參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Reg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v. Bakke, 438 U.S. 265 (1978)
  2. ^ Harvard Econ Department - Contact Info for Roland Fryer
  3. ^ 閉上你的鴨嘴!逆向歧視又一真實個案 2014年1月20日 關啟文
  4.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
  5. ^ 胡平作品選编
  6. ^ 雪地鴻爪:漢族最受歧視
  7. ^ 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新疆問題,從語言文化上的不平等談起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5-12.
  8. ^ 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新疆維漢衝突的禍根何在?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5-12.
  9. ^ 中国观察:马步芳评议继续发酵涉及宗教敏感,BBC
  10. ^ 观察:宁夏用阿拉伯文引伊斯兰主义争论. 2016-05-05 [2017-08-06]. 
  11. ^ 洋人来了
  12. ^ 香港升中派位的另類性別歧視 2008-12-29
  13. ^ 周日話題:大學男女失衡 非升中派位之禍 2016-07-10 明報
  14. ^ 平機會委託中大 性傾向歧視立法研究明日開始. [2018-05-05]. 
  15. ^ 逆向歧視的存在千真萬確──概論梁偉怡的十大錯謬∕疑點 (二之一). kwankaiman.blogspot.hk. [2018-05-05]. 
  16. ^ 逆向歧視──與劉桂標博士商榷 {{|}} 遠山 {{|}} 香港獨立媒體網. 香港獨立媒體網. [2018-05-05]. 
  17. ^ NM Supreme Court: Christian photographers must shoot gay ‘commitment ceremony’. LifeSiteNews. [2018-05-05] (美国英语). 
  18. ^ 周一嶽. (2013, October 3). "平機會回覆明光社"
  19. ^ 逆向歧視──與劉桂標博士商榷 {{|}} 遠山 {{|}} 香港獨立媒體網. 香港獨立媒體網. [2018-05-05]. 
  20. ^ 黃國棟. 甚麼是/不是「逆向歧視」. 時代講場. 
  21. ^ 周一嶽. (2013, October 3). 平機會回覆明光社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2-19.
  22. ^ 周一嶽. 性傾向歧視立法對家庭價值、言論自由與逆向歧視的影響. 
  23. ^ 劉桂標. 謊言再說千百次還是謊言──再論明光社逆向歧視說及回應遠山. 
  24. ^ 探討性傾向歧視法例的法理基礎. iquest.hk. [2018-05-05] (中文(中国大陆)‎).  已忽略文本“ iQuest 格思 ” (帮助)
  25. ^ 知識增益:逆向歧視(reverse discrimination)明報(2014-10-16)
  26. ^ 26.0 26.1 Pincus, Fred L.. 2003. Reverse Discrimination: Dismantling the Myth. Lynne Rienner Publishers. p. ix.
  27. ^ 27.0 27.1 27.2 Fullinwider, Robert K.. 1980. The reverse discrimination controversy : a moral and legal analysis. Totowa, N.J. : Rowman and Littlefield.
  28. ^ 蔣先福,彭中禮,王亮。2006。“肯定性行動計劃”的法理學思考——以平等理論為視角。《時代法學》2006年第4卷第3期 pp. 10。
  29. ^ Newton, Lisa H.. 1973. Reverse Discrimination as Unjustified in Ethics, Vol. 83, No. 4 (Jul., 1973), pp. 308-312.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30. ^ Sher, George. 1979. Reverse Discrimination, the Future, and the Past in Ethics, Vol. 90, No. 1 (Oct., 1979), pp. 81-87.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