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政治正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政治正确(英語:Political correctness),多指在言辞、行为、政策中避免对社会某些群体造成冒犯的意识[1]。也可以按其字面意义,指符合官方立场、社会主流价值观。[2]

政治正确被認為是对言论自由的限制[3],要求具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公众人物、传播媒体、教育机构在发表言论、传输信息时满足特定条件[4]。政治不正确的言论或行为会被批评、攻击,当事人可能被边缘化,严重的可能失去工作,甚至受到民事或刑事訴訟[5]。而判断“政治正确”的标准,取决于当下、当地的意识形态以及价值观,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不同群体的理解不尽相同,甚至完全相反。[6]

词源[编辑]

“政治正确”是含混而语义多变的词語[1]。根据美国学者的考证,首次出现形容词性的“政治正确”(politically correct),是在1793年切斯霍姆诉乔治亚的司法判决中。但此时“政治正确”并不带有意识形态色彩。20世纪的左翼思潮赋予了“政治正确”意识形态性质的内涵。文化左翼主要以20世纪二三十年代德国“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和文化马克思主义思想为代表。批判理论对西方文化中“基督教、资本主义、权威、家庭、父权制、等级制度、道德、传统、性约束、忠诚、爱国主义、民族主义、遗传、民族中心主义、习俗和保守主义”等元素进行批评。1933年,纳粹势力掌控德国之后,法兰克福学派的部分成员前往美国,广泛传播文化左翼思想,反文化和女权问题成为美国“政治正确”讨论的主要议题。20世纪三四十年代,“政治正确”用法转变为左翼内部对持不同政见者进行嘲讽。[7]

释义[编辑]

避免歧视[编辑]

避免歧视是指,在涉及到特定群体、族裔、宗教与文化、地域或出身时,应避免伤害他们的利益与尊严。在语言方面,设置禁忌词,避免使用歧視語或者差別用語,尽量使用「中立」字眼和委婉用語。这种做法虽然还有争议,但就总体而言,政治正確的用語有助於喚醒公眾的無意識的偏見,使得他們可以有一個更加正式的、無偏見的語言可以稱謂與大眾不同的人群,而避免「傷害」他們。它体现了对弱势群体的保护和过去公共历史与道德观的反思,可以说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体现,是当前大多数国家及主流社会所认同的“政治正确”[8]。「政治正確統計數據」(politically correct statistics)是指經過「政治正確」考量而得出的統計數據,例如警察避免對特定族群進行不符合人口比例的截查,以免得出對特定族群不利或是被認為對特定族群有偏見的統計數據。[9]

批評政治正確的人士認為,政治正确只是在逃避问题,不能真正、有效地解决问题,禁止被指使用具有種族歧視性別歧視的詞語,不仅會打壓言論自由,反而會促進種族歧視和性別歧視的思想。有批评观点指出,某些人政治正確的“基本原則”是“把迫害者和被害者的道德位置顛倒過來”,但其實不然,因為政治正確為求的是減少社會對非主流群體的偏見。[10]当“政治正确”被反对者作为贬义词使用时,会带有讽刺性,近似于假道学、过度敏感、斤斤计较的意味[11],意指对弱势群体的保护之过度与无理,暗示其非“在事实上的正确”。

主流意识[编辑]

“政治正确”概念的另一个内涵可以按其字面上的意義被使用,即“在政治上的正確”,指行动和思想与官方立场、社会主流价值观保持一致[7]。批评者认为,一些人可能是機會主義者,“站在一個特定的政治立場上,擁有道德的光環”,做出一些符合當前政治風氣與生態、政治思想相關言行,“贏得個人的道德優越感”使然[10],称之为社会正义战士[12]

地域[编辑]

美国[编辑]

在美国,“政治正确”与黑人平权运动、女权运动和同性平权运动等社会运动,以及和平主义、环保主义等的议题相结合。黑人平权运动中,“政治正确”将批判性指向种族主义观念,反种族主义成为“政治正确”的内涵之一。“白人权利至上”的观念、对黑人的歧视称呼以及种族隔离的社会政策被视为“政治不正确”。这在事实上构成了“政治正确”的观念、语言和政策三重向度。女权运动中,“政治正确”首先将批判性指向男权主义和父权制社会结构,反对歧视女性。另外,女权主义者也将“政治正确”的用法扩展至所谓的“性别战争”领域,将性别压迫、性别法西斯主义视为“政治不正确”。此后,同性平权议题扩展至性别取向领域,将对同性恋群体的歧视与压迫视为“政治不正确”。在语言方面,政治正确禁止在语言上歧视黑人、女性和同性恋,出现了早期的一批禁忌词,比如黑人(Negro)的词汇成为禁忌,逐渐爲非洲裔美国人(African Americans)所替代。在政策上,在性别、种族等领域通过了一批法律和政策,比如,废除种族隔离、实行“肯定行动”。[7]

美国自由派提出保护弱势群体不受歧视和侵犯。但什么是弱势群体、什么样的言行是歧视和侵犯,并没有统一标准,容易受政治操纵。政治正確的定義,在不同群體中差異很大,如原教旨主義可能認為當今民主政府的政治正確是傾向人本主義無神論(而非中立)的政治正確,同時以捍衛自身的政治不正確為榮。激进女权主义認為自由國家的政治正確不過是沒有那麼父權、那麼厭女的代稱,並以自身的(反溫和派)政治正確信念為榮[13]

目前,弱势群体一般包括同性恋LGBT(包括男同、女同、双性恋和易性者)、少数族裔(以非裔、西裔为主)、非法移民、非基督教的宗教(在特定条件下指伊斯兰教),甚至延伸到动物群体。2012年,紐約市教育部門列出了一份不適宜在小學測驗中出現的字詞清單,包括「生日」,以免引起不慶祝生日的耶和華見證人學生不快,「恐龍」則可能引起支持創造論家庭的學生不快,「有泳池的屋」也不應提及,以免引起家裡沒有泳池的人不快。該清單被批評為政治正確作祟[14]。中国的《人民日报》認為,政治正确在西方國家出現了类似于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上纲上线的思維方式[15]。虽然政治正确有进步意义,但凡事过犹不及[16]

“政治正确”这一语词已在美国自由派和保守派的“文化战争”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被认为是美国保守派用于论争的一种话语策略。很多美国人认为过分的政治正确已经对美国社会造成伤害。唐纳德·川普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對民主党「政治正確」的公開挑戰,認為強調「政治正確」是美國當前最大的問題之一。沈旭暉認為川普之所以在共和黨黨內提名初選領先群雄,「反映美國社會對『政治正確』充滿反彈」,原因包括「政治正確」被認為已演變成「逆向歧視」,威脅言論自由[17]有評論認為不少美國人已對「政治正確」生厭,只是不敢說出來,川普就像是《國王的新衣》中的小男孩,說出眾人不敢說的真相。[18]美國政治學家查爾斯·默里英语Charles Murray (political scientist)認為「政治正確」嚴重敗壞了美國的大學系統,讓美國的大學沒有發揮思想公開交流的應有的功能。他以「未婚母親產下兒童帶來的問題」為例,雖然它是存在於美國的一個嚴重問題,但是如果有人試圖公開談論這個問題,該人會被稱為種族主義者,因為很多這樣的問題出自非洲裔美國家庭。即使現在白人家庭也發生很多這樣的問題,但無論如何,提出這種問題的人還是會被稱為種族主義分子,及被冠上「指責生孩子的單親女性」、「妖魔化單親女性」的罪名。雖然解決問題需要了解問題以及背後的原因,但是人們不能公開談論這些問題的任何內容,或者說,很多人因為害怕受指責而不敢談論。默里批評「政治正確」扼殺了人們對廣泛社會問題的嚴肅思考,時間將會證明藝術與社會科學領域存在的許多「政治正確」意識形態立場其實是十分愚蠢的。[19]

中国大陆[编辑]

在中国大陆,政治正确主要体现在公开言行是否与政治主流思想及“政府”的“路线、方针、政策”保持一致[20]。如违背四项基本原则,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共产党领导,以及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对立的表述都被视为政治不正确[21],程度严重的甚至違法[22][23]。作为延伸,在外国人面前批评中華人民共和國体制和国情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面前表扬美国民主自由的价值观也会被认为是政治不正确[24],主张以美国体制替代中国体制的言行甚至違法[25]。例如,《方方日记》在中國大陸外出版,让许多原本的支持者“粉转黑”[26]

在历史议题上,肯定殖民主义[27]日本侵华,为南京大屠杀翻案等言论都被认为政治不正确[28]。作为延伸,不当使用日本军旗[29]、日本軍歌[30]也是政治不正确。

两岸议题上,由于一个中国原则,媒体报道台湾新闻时,会將中華民國國旗馬賽克,将总统、部长称为领导人、负责人,以表示不承认中华民国政府的合法性。[31]

台湾[编辑]

在两岸议题上,主张两岸统一,正面报道中國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被认为政治不正确[32],而去中国化[33],反对“统一”、反对“一国两制”、批評中國大陆及共产党则是政治正确[34]。例如,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期間,香港抗议者发起民间罢工活动,台湾手调饮品品牌“一芳台湾水果茶”表态,支持“一国两制”并谴责香港罢工,遭到台湾网友批評,部分政治人物和名人甚至发起抵制行动[35]。关于解放军攻台议题,一般认为,共軍登陸就投降的說法「政治不正確」[36],官方立场为行政院长苏贞昌主张的绝不投降“给我一支扫帚我都跟他拼”[37]

在1970年代,臺灣留學生刻苦上進、報效祖國的奮鬥精神被認為是政治正確,以此作為題材的電影較易受金馬獎青睞;秦祥林兩度成為金馬影帝都是演出此類電影。[38]

支持同性婚姻以及同志运动,在台湾也渐渐成爲“政治正确”[39]

德国[编辑]

在德国,涉及“政治正确”的议题有难民、犹太人、希特勒[40]第三帝国、移民、新纳粹土耳其人[41][42][43]极右翼会以贬义的口吻使用“政治正确”一词,认为这是“文化马克思主义”的一种表达[44]

2015年跨年夜德國數個城市發生大規模性侵事件後,由於犯案者大多是北非裔和阿富汗穆斯林難民,德國各級政府及媒體為了「支持收容外國難民」的政治正確而隱暪事件,在案情曝光後招致各界強烈批評,有評論認為「德國人為確保『政治正確』付出慘痛代價」,認為「政治正確」是「造成德國今天難民危機的根本原因」,「不惜代價的追求『政治正確』正在給德國、給歐洲製造混亂甚至悲劇」。[45]

2018年1月23日德國愛麗絲沙羅蒙應用科技大學英语Alice Salomon 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s Berlin發表公告表示要抹去校園建築外牆上的詩《林蔭道》(Avenidas),詩歌中「一位走在林蔭道上觀看的男人,愛慕著鮮花與女人」被指帶有性別主義,招到學生會批評,在與校方討論和投票後,決定更改其他詩作。詩歌作者歐依根·宮林格表示這是對藝術與詩歌創作自由的干預。跨部會性質的聯邦文化與媒體專署的聯邦議員古魯特思認爲校方的決議是「可怕的文化野蠻行動」[46],部分媒體也認爲大學是以政治正確之名干預藝術作品[47]

范畴[编辑]

宗教节日[编辑]

在有基督教传统的国家,许多宗教节日被设置为法定的公共节日。在政治正确的舆论氛围下,政府或学校、商场、雇主[48] 甚至文学作品会淡化节日的宗教意味,以免冒犯非基督教徒,尤其是信仰其它宗教的人。如聖誕節被以「節日」[49]、冬節(Winterfest)[50]、冬季節日(Winter Holiday)代替[51]。英國有商場在聖誕節時候禁止基督教組織頌唱聖誕歌,也禁止聖誕老人派送禮物[52]。加拿大有政府部門明令禁止在辦公室掛上聖誕裝飾[53]。有些西方國家用「節日快樂」(Happy Holidays)或「季節祝福」(Season's Greetings)來代替「聖誕快樂」(Merry Christmas)來祝福不信奉基督教或不慶祝西方節日的人。同样具有宗教意义的復活節会被称为春季節日(Spring Holiday)[54]。學校的聖誕節假期、復活節假期被称作學期結束後假期[55]

澳大利亞,有部分基督教右派人士批評「政治正確」在實行時出現雙重標準,限制基督徒表達意見的言論自由,使基督徒成為政治正確雙重標準下的受害者。[56]

宗教禁忌[编辑]

英國出版商要求作者避免在作品中提及豬肉或與豬肉有關的東西(例如香腸),以免冒犯猶太人穆斯林,不過有猶太人團體表示雖然猶太教禁止吃豬肉,但沒有禁止提及豬或豬肉,身為穆斯林的英國國會議員哈里德·馬哈穆德(Khalid Mahmood)也認為在文學作品中禁止豬肉相關內容的做法是荒謬。[57][58]另有意見認為出版社對豬肉的避忌是出於懼怕激進穆斯林而實行自我審查,譬如印度教徒視為神聖,不吃牛肉,出版社在印度的子公司卻沒有要求作者避免提及牛肉以免冒犯印度教徒。[59]

英國教育被指受政治正確影響,[60]有學生因為在上宗教課時候拒絕進行伊斯蘭教形式的禱告而遭受校方懲處;[61]也有許多學校為了避免冒犯穆斯林和猶太教徒學生而不向非穆斯林和非猶太教徒學生提供有豬肉的午餐[60][62]

族裔文化[编辑]

美國人在1960年代開始使用「African American」(非裔美國人)來代替以前的「Black People」(黑人)一詞,甚至是更早之前的「Negro”或“Nigger」(黑鬼)稱謂。但是這種稱謂取決於不同的時間、地點和人群,例如「Black People」這個詞算是中性,勉強通用,但今日美國白人或非裔都較少使用,改稱「African American」。而「Negro/Nigger」則被認為具種族主義意味,是惡劣的種族歧視。但是在非裔美國人之間,可能會使用此两稱謂來表示親暱,不過,如果這個稱謂被其他族群使用(尤其白人),則會被認為是嚴重的種族歧視。此外,使用「African American」也有本末倒置之嫌,因為佔社會多數的白人不會被稱呼為「歐裔美國人」。其他含有存在歧视意味的称呼还有:部分白种人被称为“Crackers”(直译“饼干”,意译“白鬼”);东南亚尼格利陀人被称为矮黑人美洲原住民被称为红番;原住民被称为土著等。

使用中國新年(英語:Chinese New Year)可能会冒犯韓裔,可称農曆新年(英語:Lunar New Year[63]、亞裔農曆新年(英語:Asian Lunar New Year[64][65]

2009年,每日電訊報報道,英國一名6歲女童因為在學校內稱一名11歲黑人女生的臉像巧克力而被舉報,被投訴者的家長被告知該「種族主義事件」已被記錄在案。被投訴者的父親批評,校方對一名孩子的童言童語反應過度,「政治正確」已步向瘋狂。校方則表示事件未被記錄於電腦資料庫內。[66]

2015年11月,法國巴黎發生連環恐怖襲擊後,一些右派人士认为西方国家多年来奉行的多元文化价值观和政治正確纵容了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泛滥。[67]2016年7月,法國尼斯發生恐怖襲擊後,波蘭內政部長布拉查克認為事件是歐盟多年來推行多元文化主義政策和政治正確造成的後果,他表示「這種做法應該就此結束」。[68]

生理因素[编辑]

对于高龄人群,避免使用带有歧视意味的“老头”,改称“老人”,进一步的替代词还有長者、銀髮族、樂齡人士、先进、高龄人士、耆英等[69]。对于患有疾病或身体缺陷的人群,例如避免使用瞎子,改成盲人,进一步称“視障人士”等。这类可能会冒犯他人的词语还有很多,如弱智啞巴聾子疯子殘廢癡呆等等,不一一列举。

性别因素[编辑]

英語使用者可以在頭銜使用「Mx.」取代「Mr.」或「Mrs.」以避免冒犯不認同自身生理性別的人士[70]。主席是女性時,使用chairman被認為是「政治不正確」,改用chairwoman又被批評特別強調了女性性別,改用中性的chairperson可避免爭議,或簡單用chair一詞稱呼主席[18]。现时不少職業的稱呼也改用中性用語,以避免歧視女性跨性別人士。例如,警察用中性的Police officer代替显化性别的Policemen/Policewomen,消防員也用中性的Firefighter,代替Firemen/Firewomen。词语“拉丁裔人士”可使用中性的「latinx」取代有性別指定意味的「latino」和「latina」[71]

中文环境中,如称變性人跨性別人士;在法律允許同性婚姻的地區,将夫妻改为已婚伴侶,父母改称“雙親”。为避免歧视女性,将“夜間婦女候車區”改称“夜間安心候車區”[72]

護士在日文裡原稱看護婦(女)或看護士(男),後統一稱呼為看護師。

职业因素[编辑]

避免使用歧视性的职业名称,如娼妓(妓女、「雞」)、男妓(「鴨」)等,代替以中性的性工作者(sex worker)[73]。此外,称僕人、傭人为家務助理(香港)、家政服務員(中國大陸)、家事勞動者(台灣)。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佟德志; 樊浩. 美国“政治正确”的语义流变及其三重向度 (PDF). 探索与争鸣. 2020, (3): 116、123 [2020-11-3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2-01). 
  2. ^ 周德宇. 美媒骂政府骂总统,但不等于骂体制和道路. 观察者. 2020-06-06 [2020-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3. ^ 黃維德. 真正的多元是毫不妥協地保護不當言論. 天下杂志. 2015-02-12 [2020-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4. ^ 许纪霖; 刘擎. 西方“政治正确”的反思.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8-5. ISBN 9787214219169. 
  5. ^ 諾獎得主辱黑人遭停職. 蘋果日報 (香港). 2007-10-22 [2015-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6). 
  6. ^ 许凯. “政治正确”错了吗(美国乱弹). 国际金融报. 2016-08-15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7. ^ 7.0 7.1 7.2 佟德志; 樊浩. 什么是美国的”政治正确”?. 探索与争鸣. 2020, (3)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8. ^ 纪赟. 日本历史观缺乏政治正确性. 联合早报. 2012-08-27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5). 
  9. ^ This week's General Committee debates. www.parliament.uk. 2015-02-04 [2015-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07). 
  10. ^ 10.0 10.1 龍應台,銀色仙人掌,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頁203-204(註:所引用者爲其小說中人物的觀點)
  11. ^ 少司命. 中国是世界上政治最不正确的国家吗?东西方“政治正确”的比较. 樱落花影科技. 2020-07-18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5). 
  12. ^ Ringo, Allegra, Meet the Female Gamer Mascot Born of Anti-Feminist Internet Drama, Vice, 2014-08-28 [March 22,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14) (英语), In other words, SJWs don't hold strong principles, but they pretend to. The problem is, that's not a real category of people. It's simply a way to dismiss anyone who brings up social justice—and often those people are feminists. It's awfully convenient to have a term at the ready to dismiss women who bring up sexism, as in, 'You don't really care. As an SJW, you're just taking up this cause to make yourself look good!' 
  13. ^ 顧燕翎 等著. 《女性主義理論與流派》. 台北: 女書文化. 1996. ISBN 9789578233171. 
  14. ^ Don't mention dinosaurs: New York raises the bar for politically-correct exams. The Independent. 2012-03-29 [2015-1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12). 
  15. ^ 德国式的“上纲上线”. 人民網. 2000-12-22 [2015-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6. ^ 一娴. 你不知道的美国那些事儿. 清華大學出版社. 2018. ISBN 9787302467670. 
  17. ^ 沈旭暉. 政治正確之死. 信報網站. 2016-03-14 [2016-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9). 
  18. ^ 18.0 18.1 吴军讲美国大选(十)美国政客的“政治正确”已趋于僵化. 澎湃新闻. 2016-03-15 [2016-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6). 
  19. ^ 政治学家莫瑞谈美国(6):政治正确与学术自由. 美國之音. 2017-03-07 [2017-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7). 
  20. ^ 袁莉. 中国的政治正确:一个国家,没有异议.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9-10-12. 
  21. ^ 朱继东. 决不允许党性和人民性“被对立”. 内蒙古日报. 2018-02-21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22. ^ 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判囚11年. BBC新聞. 2009-12-25 [2020-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8) (中文(中国大陆)‎). 
  23. ^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9)一中刑初字第3901号刑事判决书. 維基文庫. [2020-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1) (中文). 
  24. ^ 加藤嘉一. 爱国还是卖国:我的课堂是否被政治正确绑架.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7-7-12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0). 
  25. ^ 天网创办人黄琦被判监禁. BBC新聞. 2003-05-19 [2020-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16) (中文(中国大陆)‎). 
  26. ^ 杨升. 方方和她的粉丝们要学会适应“报复性舆论”. 观察者. 2020-04-11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27. ^ 余杰. 重溫劉曉波殖民300年之說. 蘋果日報. 2018-07-13 [2020-12-02]. 
  28. ^ 谢茂松. 要持续反复地深入批判历史虚无主义. 人民论坛. 2020-01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5). 
  29. ^ 军旗装为军妓制度张目? 网友不接受赵薇道歉. 中新网. 2001-12-11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30. ^ 上海幼儿园毕业典礼播日本军歌被批'垃圾学校'. 环球网. 2014-09-12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31. ^ 王霜舟. 中国媒体播蔡英文新闻,台湾旗帜被“打码”.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6-5-30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26). 
  32. ^ 看到新北圖書館講述大陸抗疫的童書,“台獨”議員崩潰了. 香港新闻网. 觀察者網. 2020-11-25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5). 
  33. ^ 鄭春鴻. 鄭春鴻觀點:政治正確,一把割傷歷史的鐮刀. 風傳媒. 2019-11-09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7) (中文(台灣)‎). 
  34. ^ 黄荣亮. 民进党当局的“政治正确”:制造谣言几近“反智”. 台海网. 华广网. 2020-05-07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6). 
  35. ^ 李宗宪. 台湾水果茶陷两岸三地的“政治正确性”尴尬. BBC. 2019-8-6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6). 
  36. ^ 郭怜妤. 提「共軍登陸就投降」遭綠營罵翻 沈富雄嗆:要叫我台奸?請便!. 风传媒. 2020-10-29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31). 
  37. ^ 苏贞昌扬言拿扫帚都要跟大陆拼 遭台退将怒怼. 凤凰网. 海外网. 2019-02-23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6). 
  38. ^ 粟子. 留學生的悲歡離合...〈長情萬縷〉. 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 2007-12-10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8-20). 
  39. ^ 林小山. 台同婚推手被指“都投国民党” 走火入魔的“政治正确”. 多维新闻. 2020-06-29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40. ^ ALISON SMALE. 拍照行纳粹礼,中国游客在德国被捕.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7-8-7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7). 
  41. ^ 何清涟:德国的戏剧:默克尔王座下的民意基础. 美國之音. 2016-09-25 [2016-09-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26). 
  42. ^ Rainer Wimmer: „Political Correctness“: ein Fall für die Sprachkritik. In: Andreas Disselnkötter, Siegfried Jäger u. a. (Hrsg.): Evidenzen im Fluss: Demokratieverluste in Deutschland. ISBN 3-927388-60-2, S. ??.
  43. ^ Clemens Knobloch: Moralisierung und Sachzwang: Politische Kommunikation in der Massendemokratie. Doktorarbeit, Duisburg 1998, S. ??.
  44. ^ Thomas Assheuer, Evelyn Finger, Özlem Topcu: Bomben für das Abendland: Eine Analyse von Anders Breiviks terroristischen Programm. In: Die Zeit. Nr. 31, 2011, S. 3–4.
  45. ^ 科隆性侵案:追求“政治正确”使德国政府陷入困局. 国际在线. 2016-01-13 [2016-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08). 
  46. ^ Wenn Kunst ideologisiert wird. Startseite. 2018-1-25 [202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0) (德语). 
  47. ^ 蔡慶樺. 德國大學塗掉那首詩 政治正確還是文化野蠻?. 2018-2-7 [202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0). 
  48. ^ No decorations, please, it might cause offence. The Telegraph. 2006-12-06 [2015-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22). 
  49. ^ 星期天休息:要普天同慶的聖誕,不要「政治正確」的「耶誕」. 蘋果日報. 香港. 2006-12-24 [2015-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6). 
  50. ^ Rebranding Christmas: More public bodies are refusing to give festival its name for fear of causing offence. The Independent. 2014-12-19 [2015-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6). 
  51. ^ Christmas removed from Thomas the Tank Engine to be politically correct. The Telegraph. 2011-10-11 [2015-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5). 
  52. ^ 圣诞老人也要“下岗”?. BBC中文網. 2005-11-23 [2015-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7). 
  53. ^ 加拿大人不敢庆祝圣诞节. 新浪財經. 2013-12-27 [2015-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6). 
  54. ^ Don't call them Easter eggs, volunteer told, call them 'spring spheres'. Toronto Star. 2011-04-14 [2015-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4). 
  55. ^ 圣诞节成“政治正确”牺牲品?. BBC中文. 2008-09-19 [2015-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20). 
  56. ^ 澳大利亞「仇恨言論法」 限制基督徒傳講福音真理. 國度復興報(香港版)網站. 2005-05-13 [2015-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57.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bans sausages and pigs from children's books to avoid offending Jews and Muslims. Daily Mail Online. 2015-01-13 [2015-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02). 
  58. ^ 避踩宗教禁忌 牛津出版「豬」事皆禁.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5-01-15 [2015-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14). 
  59. ^ Pork Chops and PC. The Patriot Post. 2015-01-19 [2015-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28). 
  60. ^ 60.0 60.1 How Political Correctness Is Transforming British Education. www.gatestoneinstitute.org. 2012-07-16 [2015-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09). 
  61. ^ Schoolboys punished with detention for refusing to kneel down and pray to Allah. Daily Mail Online. 2008-07-04 [2015-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09). 
  62. ^ Bangers ban in hundreds of schools. The Telegraph. 2012-06-17 [2015-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06). 
  63. ^ 劉雯新年祝詞說了啥,引起中國網民不滿. BBC中文. 2018-2-20 [2019-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7). 
  64. ^ 韓裔反彈 中國年正名亞裔曆農新年. 佳音英語南屯分校 (中國時報). [2019-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7). 
  65. ^ 春节文化不该受制于政治正确. 侨报网. [2019-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7). 
  66. ^ Girl, 6, 'labelled racist' for 'chocolate on your face' comment. The Telegraph. 2009-11-06 [2015-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1). 
  67. ^ 焦点对话:巴黎血腥恐袭,西方开放理念被挑战?. 美國之音. 2015-11-20 [2015-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21). 
  68. ^ 尼斯恐攻 波蘭內長:多元文化主義的後果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Rti 中央廣播電臺,2016-07-15
  69. ^ 樂齡. 國家圖書館知識服務网.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8). 
  70. ^ This is what Mx. means. Times. 2015-11-10 [2019-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1). 
  71. ^ The Argument against the Use of the Term Latinx. The Phoenix. 2015-11-19 [2019-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30). 
  72. ^ 北捷夜間婦女候車區 改安心候車區. 人間福報. 2016-05-26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73. ^ 為何妓女稱為「雞」?為何召妓被稱為「叫雞」. 青鳥.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7). 

延伸阅读[编辑]

赞同意见[编辑]

  • Aufderheide, Patricia. (ed.). 1992. Beyond P.C.: Toward a Politics of Understanding. Saint Paul, Minnesota: Graywolf Press.
  • Berman, Paul. (ed.). 1992. Debating P.C.: The Controversy Over Political Correctness on College Campuses. New York, New York: Dell Publishing.
  • Gottfried, Paul E., After Liberalism: Mass Democracy in the Managerial State, 1999. ISBN 978-0-691-05983-9
  • Jay, Martin., The Dialectical Imagination: A History of the Frankfurt School and the Institute of Social Research, 1923-1950,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New Ed edition (March 5, 1996). ISBN 978-0-520-20423-2
  • Switzer, Jacqueline Vaughn. Disabled Rights: American Disability Policy and the Fight for Equality. Washington DC: Georgetown University Press, 2003.

反对意见[编辑]

中立观点[编辑]

  • Debra L. Schultz. 1993. To Reclaim a Legacy of Diversity: Analyzing the "Political Correctness" Debates in Higher Education. New York: National Council for Research on Women.
  • Wilson, John. 1995. The Myth of Political Correctness: The Conservative Attack on High Education. Durham, North Carolina: Duke University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