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孟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陆军一级上将
彭孟缉
Peng Mengji (cropped).jpg
性别
出生(1908-09-12)1908年9月12日
 大清湖北省武昌府
逝世1997年12月19日(1997岁-12-19)(89岁)
 中华民国台北市
国籍 中华民国
政党中国国民党 中国国民党
奖项青天白日勋章
(1965年7月授勋)

彭孟缉(1908年9月12日-1997年12月19日),字明熙湖北武昌人,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黄埔军校第5期炮兵科毕业,复兴社初创时筹备委员之一,属军统系,曾任台湾高雄要塞司令、台湾防卫司令、台湾警备司令、台湾保安司令、陆军总司令参谋总长、驻泰国大使、驻日本大使、总统府战略顾问。在二二八事件中造成大量高雄民众伤亡,因而被称高雄屠夫[1]

早年经历[编辑]

彭孟缉生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八月十七日,肄业于湖北汉阳文德书院、广州中山大学黄埔军校第五期炮兵科毕业后,参与蒋中正领导的国民革命军东征北伐;后奉派赴日本野战炮兵学校进修,返国后任陆军炮兵学校主任教官。

中年经历[编辑]

抗战期间[编辑]

中国抗日战争期间,曾参加淞沪战役长沙会战,而升任陆军总司令部中将炮兵指挥官。

来到台湾[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接管台湾,日治时期结束。1946年,彭孟缉来台担任高雄要塞中将司令[2][3]二二八事件发生后,由于彭孟缉奉命平乱,深受最高当局赏识,先升任台湾全省警备总司令,之后出任台湾省保安副司令、台北卫戍司令、参谋总长等要职。[4]

1949年,四六事件爆发,陈诚决定展开镇压、下令当时担任警备副总司令的彭孟缉缉拿“主谋份子”。12月16日,任命彭孟缉、李友邦杨肇嘉李翼中游弥坚朱文伯刘兼善杜聪明陈启清李连春华清吉林日高陈尚文陈天顺陈清汾颜钦贤邹清之为台湾省政府委员;任命彭孟缉兼副司令[5]

中华民国政府于1949年迁往台湾后,革命实践研究院军官训练团于1950年成立,彭孟缉任主任,此后并成立高级班及石牌班等训练机构。1952年,彭孟缉担任阳明山革命实践研究院主任。

参谋总长[编辑]

1954年,擢升为副参谋总长。8月,参谋总长桂永清病故,蒋中正以副参谋总长彭孟缉接代理参谋总长[6]:78

1957年,彭孟缉调任陆军总司令并兼台湾防卫总司令。1959年晋升陆军一级上将,再任参谋总长。1963年5月,蒋中正明令发表参谋总长彭孟缉连任一次[6]:104。1965年6月,蒋明令以彭孟缉为总统府参军长[6]:110

晚年经历[编辑]

驻泰、驻日大使[编辑]

1967年,彭孟缉先后出任中华民国驻泰国日本大使,驻日期间与日本断交。

总统府战略顾问[编辑]

1972年,彭孟缉担任战略顾问,退休后住于台北。1997年逝世。

二二八事件[编辑]

二二八事件事件发生期间,彭孟缉担任高雄要塞司令。当时的国民政府监察院报告表示,3月3日台北动乱蔓延及高雄,暴徒百余人驾卡车3辆开始在市区骚动,晚8时于北野、盐埕集合3、4千人围攻警察局,掠劫及殴辱外省人[7]。据彭孟缉的说法,全市7、8百外省籍公务员逃入高雄要塞避难。逃避不及者被集中禁闭于高雄中学。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长官陈仪在3月4日指派彭孟缉担任“台湾南部防卫司令”,指挥所有南部军事单位,包含驻在凤山的21师一个独立团的输送营及第3营[8]

根据彭孟缉的说法,3月5日群众开始攻击要塞司令部,并包围105后方医院,要求夺取枪械、物资,并未得逞。后因传闻有民众要放火烧山,准备用浇上汽油的稻草绳子烧山,要塞司令部遂派兵封锁山下町一带(现今的鼓山路)。高雄市市长黄仲图、高雄市参议会议长彭清靠、苓雅区长林界及高雄中学自卫队代表凃光明、范沧榕、曾丰明求见彭孟缉被拒。3月6日黄市长再度请求见面之后,上午9时彭孟缉在会客室接见与谈代表(林界未参加与谈,台电高雄办事处主任李佛续为抢修中断电路一起上山),会中涂光明提出9项“和平条款”,市长黄仲图所提的要求彭约束其巡逻队禁止继续射杀高雄市民遭到拒绝。谈判破裂后,彭孟缉要求官兵对代表一一搜身,并逮捕范沧榕、曾丰明与凃光明三人,其余人士则于监视下待于原处,于下午2时下令陈国儒带领1大队300余人下山进攻以市参议员为主的“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所在的高雄市政府,同时命令21师第3营进攻高雄火车站及高雄中学。此军队一到达就开始扫射及丢掷手榴弹攻击,当场有五、六十名在市府的民众丧命。当天晚上及隔天早上,士兵再攻击躲在爱河及地下室的民众,让待在市府的民众死伤惨重。大队于下午4时返回高雄要塞,留下第3营看守高雄市政府、高雄火车站及高雄中学。扣留人员凃光明、范沧榕、曾丰明经3月7日判决死刑,于3月9日在高雄要塞内枪决。3月12日21师抵达高雄,彭孟缉将绥靖工作移交给21师。[8]

彭孟缉自己撰写的二二八事变回忆,自承在大屠杀前两天就做好了出兵部署,“坚定非用武力不足平定叛乱的信念”、第一天代表“离去以后,更加连夜细心策划行动计划”但是,同样在回忆中又说是市长黄仲图要他出兵的,连1993年接受学者赖泽涵、许雪姬访谈时(刊于《高雄是二二八相关人物访问记录》),都矢口否认是他主动出兵,而把责任全推给黄仲图.然根据1947年3月5日彭孟缉发给台湾省警备总部的电文“高雄警戒部署完毕后,据高雄市长及市参议会称高雄市区安静,军队不必过问,并谓警备总部参谋长曾广播军队一律移回营房等语”[9]明确指出,黄仲图并没有要他出兵,反而是请军队不必过问.

官民评价[编辑]

1946年至1947年担任高雄要塞司令部司令,在二二八事件以及之后的“澎湖七一三事件”、“师大四六事件”、“清乡”中,强力进行镇压,造成成千上万民众的伤亡,因而得到高雄屠夫的称号[1][10]

国民党内,曾任台湾省政府主席、同为蒋中正手下要员的,前中华民国陆军总司令孙立人夫人表示蒋中正甫来台时惊魂未定,居停孙公馆期间,彭孟缉每天早上提着一锅人参土鸡的补品呈献给蒋先生享用。在蒋中正失去中国大陆江山、最落难之时,彭孟缉以高雄要塞少将司令之姿呈鸡献媚,因此人云彭孟缉乘鸡飞上天。[11]

作家江南的《蒋经国传》曾载吴国桢视彭孟缉“獐头鼠目”,[12]然而因为彭孟缉有蒋经国做后盾,又有陈诚做靠山,因此彭反而爬得越快。1974年江南访问吴国桢时,吴国祯仍重复十年前告诉江南的话“这个人獐头鼠目,我一再告诉蒋先生,不可重用”。[13]孙立人事件后,彭孟缉上升至二级上将,以黄埔六期的小弟身份继桂永清任参谋总长,江南认为此代表蒋经国势力的上升,所以出现情报人员掌握军事。[14]

著名作家李敖亦曾批评彭孟缉“因为来台湾最早、主持情报机关最久,所以一手造出的冤案、假案、错案最多”。[15]李敖指称彭在任驻泰大使时,就曾指派特务制造冤案,绑票华侨舒家栋来台,导致舒家栋家破人亡、岳父母双双上吊自杀。[16]

争议事件[编辑]

彭孟缉之子彭荫刚中国航运董事长,前香港特首董建华妹夫)委用学者中研院研究员朱浤源黄彰健等人为彭孟缉翻案。但在原文目的写道“消除对外省人的误会,为中国统一促进”以及“彭孟缉处理高雄事件未犯错”为结论,至今仍受到争议。另彭荫刚在媒体刊登广告,歌颂其父一生,更于文章中指称当年二二八事件受难者为“暴徒”,该则广告引发受难者凃光明家属的强烈不满,控告彭荫刚诽谤。

二二八事件受难者以及民间团体长期传言,彭孟缉死后入祀于忠烈祠是对他们的伤痛,因此应该将彭氏移出忠烈祠。但中华民国国防部出面厘清,国防部发言人虞思祖少将表示,彭孟缉的家属至今都没有向国防部申请入祀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台北、台中、高雄等地的忠烈祠,也没有彭孟缉入祀的纪录。[17]

家庭[编辑]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高雄市做为东亚人权轴心城市之探讨,第69页,陈清泉,城市学学刊 第2卷第1期,2011-03
  2. ^ 台湾省二二八事件回忆录 彭孟缉
  3. ^ 二二八事件资料选辑 一 柯远芬报告
  4. ^ 百年追求:卷一 自治的梦想,第1卷,第262页,陈翠莲,卫城出版,2013-10-08
  5. ^ 总统府第五局 (编). 《總統府公報》第貳肆伍號. 1949-12-31. 
  6. ^ 6.0 6.1 6.2 陈布雷等编著. 《蔣介石先生年表》. 台北: 传记文学出版社. 1978-06-01. 
  7. ^ 监察院阑台监察使署杨亮功、何汉文调查报告 七、高雄市 1947.04.16
  8. ^ 8.0 8.1 高雄市二二八相关人物访问纪录 上 彭孟缉先生访问纪录 1992.4.8 pp 99-131
  9. ^ 档案管理局档号:A305550000C=0036=9999=4=1=022=0001
  10. ^ 解读二二八(节录本),李筱峰,台湾大地文教基金会,2009-02-28
  11. ^ 《碧海钩沉回忆思录:孙立人将军功业与冤案真相纪实》,页313,郑锦玉,水牛图书出版事业有限公司,2005-07-15
  12. ^ 《蒋经国传》 第17章 吴国桢事件 这位吴眼中“獐头鼠目”的彭副司令,因功而上将衔副参谋总长代参谋总长。 p271
  13. ^ 〈吴国祯八十亿往〉,《江南文选》,郑南榕发行。台北:自由时代出版。页134。
  14. ^ 江南,《蒋经国传》,页251。
  15. ^ 李敖,《白色恐怖述奇》,台北:李敖出版社。2002年初版。页183
  16. ^ 李敖,〈彭孟缉与舒家栋案〉、〈华侨掀出彭孟缉绑票旧案〉,收於氏著《白色恐怖述奇》,台北:李敖出版社。2002年初版。页183-211
  17. ^ 中華民國國防部針對「彭孟緝上將應移出忠烈祠」新聞稿. [2010-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14). 
军职
中华民国国防部
前任:
黄杰
ROC Commanding General of Army Flag.svg陆军总司令
第十任

1957年7月 - 1959年6月
继任:
罗列
前任:
桂永清
ROC General Chief of Staff of the Ministry of National Defense Flag (1950).svg中华民国参谋总长
第五任

1954年8月18日-1957年6月30日
继任:
王叔铭
前任:
王叔铭
ROC General Chief of Staff of the Ministry of National Defense Flag.svg中华民国参谋总长
第七任

1959年7月1日-1965年6月30日
继任:
黎玉玺
政党职务
中国国民党
新头衔 革命实践研究院军官训练团主任
第一任

1950年 - 1952年
继任:
??
新头衔 阳明山革命实践研究院主任
第一任

1952年-1954年
继任:
楚嵩秋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