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加布里埃爾·鄧南遮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加布里埃爾·鄧南遮
Gabriele D'Annunzio.jpg
出生 (1863-03-12)1863年3月12日
佩斯卡拉
逝世 1938年3月1日(1938-03-01)(74歲)
加爾多內里維耶拉
職業 詩人記者小說家劇作家
體裁 頹廢派

加布里埃爾·鄧南遮 (Gabriele d'Annunzio,原名Gaetano Rapagnetta;1863年3月12日-1938年3月1日),意大利詩人記者小說家戲劇家冒險者。 1889年至1910年期間,在意大利文學界佔有重要地位。他經常被稱為詩人(Il Vate)或 先知(Il Profeta )。 主要作品有《玫瑰三部曲》。

自1914年至1924年期間,鄧南遮在政治中佔有重要地位。鄧南遮常被視作墨索里尼的先驅者,在政治上頗受爭議。其思想和美學影響了意大利法西斯希特拉

文學方面,鄧南遮與頹廢主義運動關聯密切。該運動與法國象徵主義英國唯美主義相互影響。鄧南遮的一些作品承繼了浪漫主義傳統,與自然主義針鋒相對,既感性,又帶神秘感。 鄧南遮無論是在文學方面,或是在政治行動上,都受到尼采的影響。 他和幾名女性的風流韻事,如露易莎‧卡薩提英語Luisa Casati,引起了公眾的注意。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意大利人對鄧南遮的印象,從文學家轉變為民族戰爭英雄。[1] 鄧年遮加入意大利陸軍阿迪蒂突擊隊,參與諸多軍事行動,如Flight over Vienna英語Flight over Vienna[譯名請求]。 以意大利民族主義者之姿,反對巴黎和會。鄧南遮在阜姆建立了短命的意大利克瓦內爾臨時政府英語Italian Regency of Carnaro,並自稱「領袖」。 憲法使「音樂」成為國家的基本原則,並在本質上施行組合主義[2]

早期生活[編輯]


鄧南遮生於阿布魯佐佩斯卡拉。父親是一名富有的地主與鎮長,弗朗西斯科[譯名請求](Francesco Paolo Rapagnetta d'Annunzio,1831-1893);母親是露易莎(Luisa de Benedictis, 1839-1917)。鄧南遮的父親原本以其母的名字Rapagnetta[譯名請求]為姓,但在他13歲的時候,被一個沒有孩子的富有的叔叔安東尼‧鄧南遮(Antonio d'Annunzio)收養,並冠上鄧南遮的姓氏。[3][4] 傳聞鄧南遮最初被命名為里諾蓋塔諾(Gaetano),但因為他有如天使般的外表,便以天使加百列為名,洗禮名為加布里埃爾。不過,這個故事基本上已經被證實為假。[5][6]

1881年,鄧南遮進入了羅馬大學。大學期間,鄧南遮參與各個文學性社團,並為當地報紙撰寫文章和評論。 在大學期間,他開始宣傳尚未收復的意大利

飛越維也納上空[編輯]

鄧南遮在飛越維也納上空中,從飛機下扔下的意大利語宣傳單。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鄧南遮回到意大利,發表公開演說,呼籲意大利加入協約國。 自從1908年與萊特兄弟有過一次飛行,鄧南遮對航空有着興趣。隨着戰爭暴發,鄧南遮自願參軍,以一名戰鬥機飛行員的身分聲名大噪。在一次飛行事故中,鄧南遮失去了一隻眼睛。

鄧南遮(左),與一名同僚

1918年2月,鄧南遮參加了對巴卡爾的轟炸行動,提振因卡波雷托戰役受損的士氣。 1918年8月9日,作為第87戰鬥機中隊指揮官,鄧南遮組織Flight over Vienna英語Flight over Vienna行動,帶領9架飛機往返700英里,在維也納投下宣傳傳單。 [7]

向阜姆進軍[編輯]

第一次戰爭加強了鄧南遮的極端民族主義領土收復主義的想法。鄧南遮展開廣泛的行動,希望意大利是以一流歐洲強權之姿,與戰時盟友一同作戰。 1919年9月12日,因不滿巴黎和會上移交人口大多為意大利人的阜姆的要求,鄧南遮率領2000名意大利民族主義者佔領城市,迫使美英法的佔領部隊撤出。[8] 鄧南遮等人試圖讓意大利吞併阜姆,但遭到意大利政府拒絕。意大利政府封鎖阜姆,要求投降。

鄧南遮隨後宣佈在阜姆成立獨立國家「意大利克瓦內爾臨時政府英語Italian Regency of Carnaro」( Italian Regency of Carnaro);《克瓦內爾憲章》影響了後來意大利的法西斯體系,包含鄧南遮自稱「領袖」(Duce)。一部份的意大利皇家海軍加入了鄧南遮。[9] 鄧南遮嘗試為其他被壓迫的民族,如鄧南遮在1920年試圖武裝的愛爾蘭人,提供國聯之外的另一種選擇;並尋求與巴爾幹地區的各種分離主義團體結盟,特別是在巴爾幹的意大利分離主義份子,但是沒有取得多大成功。[10][11] 直到1920年12月,在意大利海軍的轟炸下,無視拉巴洛條約而向意大利宣戰的鄧南遮,最終投降。

1919年9月,阜姆居民歡迎鄧南遮與他的夥伴
1919年,阜姆。中間拄著拐杖的是鄧南遮,身邊的士兵不少來自意大利皇家陸軍的阿迪蒂突擊隊。 向右面對鄧南遮的是阿迪蒂突擊隊博洛尼亞旅指揮官Arturo Avolio中尉。

晚年[編輯]

在向阜姆進軍之後,鄧南遮隱居加爾達湖,在寫作中渡過晚年。 雖然鄧南遮對墨索里尼有很大的影響,但他從未直接捲入意大利法西斯的政治活動。1922,向羅馬進軍之前,鄧南遮因不明原因從窗邊跌落,受傷但未死。

1924年,鄧南遮受國王伊曼紐三世授予貴族頭銜(Principe di Montenevoso[譯名請求])。 1938年,因中風去世。 墨索里尼國葬鄧南遮,葬於義大利勝利莊園

政治地位[編輯]

鄧南遮通常被認為是意大利法西斯主義的先驅者。在阜姆的時候,鄧南遮與工團主義者Alceste De Ambris[譯名請求]共同起草《克瓦內爾憲章》。 Alceste提供了法律和政治框架,鄧南遮則增添了一些文學修飾。Alceste De Ambris是一群意大利海員的領袖,叛變後,率艦投靠鄧南遮。憲法建立了一個組合主義的國家。九個團體代表代表不同的經濟部門(工人、雇傭主、專業人員等),第十個(鄧南遮的發名)則代表「優秀」的人類(英雄、詩人、先知、超人)。憲章還宣佈,音樂是國家的基本原則。

墨索里尼從鄧南遮身上模仿和學習了獨裁者的文化。鄧南遮就像是意大利法西斯主義的施洗約翰一般,意大利法西斯所使用的儀式與符號幾乎就在鄧南遮向阜姆進軍期間發明出來,[12][13] 包括陽台樣式、羅馬式敬禮、模仿《伊里亞德阿基里斯的哭喊聲、與群眾間充滿戲劇性和修辭的對話、宗教符號的政治運用。[12] 此外,還包括在阜姆的政府體制:組合主義國家的經濟模式、戲劇把戲、情緒化的民族主義儀式;還有黑杉軍,即阿迪蒂突擊隊,擁有紀律、野獸般的反應和對異己的強大武裝鎮壓能力。[14] 蓖麻油,是一種瀉藥。據說,鄧南遮甚至開創了強灌大量蓖麻油的酷刑,用以羞辱、殘廢或殺死反對者。而墨索里尼的黑衫軍承繼了這個手法。[15][16][17]

鄧南遮擁護意大利向外擴張的外交政策,甚至歡迎意大利對埃塞俄比亞的侵略

與墨索里尼的競爭關係[編輯]

儘管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義深受《克瓦內爾憲章》的影響,但鄧南遮及Alceste De Ambris都不想積極參與意大利法西斯運動。兩人都拒絕了法西斯主義者參加1921年5月15日選舉的徵招。 在向羅馬進軍之前,Alceste De Ambris甚至批評法西斯運動。

1922年8月13日,鄧南遮因從窗戶跌落而嚴重受傷;與弗朗西斯科 及墨索里尼共同舉行的「全國和解會議」的計劃遭到取消。 這一事件從未得到解釋,而一些歷史學家認為這是一起謀殺鄧南遮的計劃。 儘管鄧南遮在這次事件後退出了公眾目光,但墨索里尼仍然定期向鄧南遮發放慰問金,作為不再重新參與政治舞台的賄賂。 當一位密友問及此事時,據稱墨索里尼說:「當你有一顆蛀牙時,你有兩種可能性:要麼拔掉牙齒,要麼塞滿金子。對付鄧南遮,我選擇了後者。」[18]

不過,直到1938年去世之前,鄧南遮仍一直試圖干預政治。 他在1933年寫信給墨索里尼,試圖說服他不要參與軸心國希特拉的協議。 1934年,在希特拉和墨索里尼會面後,鄧南遮試圖破壞兩者之間的關係,甚至寫了一本關於希特拉的諷刺小冊子。

文學地位[編輯]

鄧南遮正在讀書 (Mario Nunes Vais 攝)

在生涯高峰,鄧南遮的作品以原創性、力量與頹廢聞名。雖然作品享譽盛名,並影響許多的意大利作家,但鄧南遮世紀末風格的作品卻鮮為人知。而鄧南遮的文學名聲也擺脫不掉法西斯的陰影。1898年,《時代雜誌》批評鄧南遮的小說《入侵者》(L'innocente )「邪惡」、「徹頭徹尾的自私和腐敗」。[19] 1901年,鄧南遮的悲劇《黎米尼的富蘭采絲卡英語Francesca da Rimini》(Francesca da Rimini ) 則因道德理由未通過審查。[20]

作品[編輯]

1915年,鄧南遮在第里雅斯特上空投擲的宣傳單

小說[編輯]

  • Il Piacere [1](1889)
  • Giovanni Episcopo (1891)
  • L'innocente (1892)
  • Il trionfo della morte (1894)
  • Le vergini delle rocce (1895)
  • Il fuoco (T1900)
  • Forse che sì forse che no (1910)

悲劇[編輯]

  • La città morta (The Dead City: a Tragedy, 1899)
  • La Gioconda (Gioconda, 1899)
  • Francesca da Rimini (1902) [2]
  • L'Etiopia in fiamme (1904)
  • La figlia di Jorio (1904)
  • La fiaccola sotto il moggio (1905)
  • La nave (1908).
  • Fedra (1909)

短篇故事集[編輯]

  • La Riscossa (1918)[21]
  • Terra vergine (1882)
  • Le novel Le della Pescara (1884-1886)

詩集[編輯]

  • Primo vere (1879)
  • Canto novo (1882)
  • Poema paradisiaco (1893)
  • The five books of Laudi del cielo, del mare, della terra e degli eroi (1903–1912)
    • Maia (Canto Amebeo della Guerra)
    • Elettra
    • Alcyone
    • Merope
    • Asterope (La Canzone del Quarnaro)
  • Ode alla nazione serba (1914)

自傳性作品[編輯]

  • La Leda senza cigno
  • Notturno
  • Le faville del maglio
  • Le cento e cento e cento e cento pagine del Libro Segreto di Gabriele D'Annunzio tentato di morire o Libro Segreto (as Angelo Cocles)

書信體作品《Solus ad solam》在死後出版。

另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D'Annunzio and "Carnaro" irredentism. [2018-12-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4-22). 
  2. ^ Parlato, Giuseppe. La sinistra fascista. Bologna: Il Mulino. 2000: 88 (意大利語). 
  3. ^ Joseph Guerin Fucilla, Joseph Médard Carrière D'Annunzio abroad: a bibliographical essay Volume 2, page 29 1935 "(Translation of the birth certificate of d'Annunzio's father, Francesco Paolo Rapagnetta, of the legal act recognizing the latter's adoption by his uncle Antonio d'Annunzio, and the birth certificate of Gabriele d'Annunzio)."
  4. ^ André Geiger Gabriele d'Annunzio, 1918, page 142: "Après la légitimation, et conformément à la loi, il perdit ce nom de Rapagnetta pour prendre le seul nom du père qui l'avait légitimé. Il est probable que le Camillo Rapagnetta, qui figure dans- l'acte de naissance du poète, était un parent, ..."
  5. ^ Adrian Room, Dictionary of Pseudonyms: 13,000 Assumed Names and Their Origins (2010), p. 132
  6. ^ For the urban legend: Cfr. A. Rapagnetta, La vera origine familiare e il vero cognome del poeta abruzzese Gabriele D'Annunzio, Carabba, Lanciano, 1938; online sources on the real birthname of "Gabriele D'Annunzio": [1] and [2]
  7. ^ Chisholm, Hugh, ed. (1922). "D'Annunzio, Gabriele".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12th ed.). London & New York.
  8. ^ H.R. Kedward, Fascism in Western Europe 1900–45, p 40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1
  9. ^ D'ANNUNZIO PAYS DESERTING SAILORS; Hands Out 10,000 Francs to Crew of Destroyer—Its Officer Bound to Gun.WRANGEL TROOPS NEAR BYMany in Rome Look Hopefully to Giolitti to Find a Way Outof Flume Crisis. The New York Times. 1920-12-11 [2010-05-03]. 
  10. ^ Mark Phelan, 'Prophet of the Oppressed Nations: Gabriele D'Annunzio and the Irish Republic, 1919–1921, History Irelandvol. 21, no, 5(Sept/Oct 2013, pp. 44–50.
  11. ^ Ekrem Vlora. Lebenserinnerungen: 1912 bis 1925 [Memoirs: 1912–1925]. Walter de Gruyter. 1973: 154. ISBN 9783486475715 (德語). 
  12. ^ 12.0 12.1 Ledeen, Michael Arthur. Preface 2, illustrated. Transaction Publishers. 2001. ISBN 9780765807427. 
  13. ^ Paxton, Robert O. Taking Root. Vintage Series reprint. Random House, Inc. 2005: 59–60. ISBN 9781400040940. 
  14. ^ The United States and Italy, H. Stuart Hughe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MA, 1953, pp. 76 and 81–82.
  15. ^ Cecil Adams, Did Mussolini use castor oil as an instrument of torture?, The Straight Dope, 22 April 1994. Accessed 6 November 2006.
  16. ^ Richard Doody, Stati Libero di Fiume – Free State of Fiume. [2002-08-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3-08). , The World at War.
  17. ^ Cali Ruchala, "Superman, Supermidget": the Life of Gabriele D'Annunzio, Chapter Seven: The Opera. [2006-11-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5-02-10). , Degenerate magazine, Diacritica (2002).
  18. ^ he Vittoriale degli Italiani, Fred Licht, The 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chitectural Historians, Vol. 41, No. 4 (Dec. 1982), pp. 318–324
  19. ^ "D'Annunzio.; Books That Prove Him to Be Entirely Selfish and Corrupt", New York Times, 5 March 1898. p. RBA145.
  20. ^ "D'Annunzio's Tragedy Prohibited by Censor.; Further Performances of Francesca da Rimini at Rome Forbidden on Moral Grounds", New York Times, 31 December 1901. p. 5.
  21. ^ First edition of warlike prayers held on the Italian front from November 1917 to May 1918, in 16 °, pp. 171 broch. orig. xilografata, frontispiece and trim always engraved on wood by Sartor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