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启蒙运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蘇格蘭歷史 Flag of Scotland

本條目是系列中的文章

年代
史前蘇格蘭
中世紀早期蘇格蘭
中世紀盛期蘇格蘭
蘇格蘭獨立戰爭
中世紀末期蘇格蘭
蘇格蘭改革
近代蘇格蘭
蘇格蘭啟蒙運動
現代蘇格蘭
王朝和政權
亞爾賓王朝(843-878)以及(889-1040)
馬里王朝(1040-1058)
鄧凱爾德王朝(1058-1286)
巴里奧王朝(1292-1296)
布魯斯王朝(1306-1371)
斯圖亞特王朝(1306-1707)
聯合法案(1707)
主題
藝術史
殖民史
文化
經濟史
編史
文學史
軍事史
政治
蘇格蘭歷史時間軸

苏格兰启蒙运动一般是指从1740年至1800年期间在苏格兰所发生的人类文明的巨大进步,分享了歐洲啟蒙運動的人文與理性主義。

歷史背景[编辑]

從社会历史背景上來看,苏格兰启蒙运动不同于法、德等欧陆启蒙运动最为显著而独特的方面,那应该就是苏格兰启蒙运动是一场政治转型和宗教改革已然完成的「後革命啓蒙」[1] 。《1707年联合法案》通过以后,苏格兰在世界上的地位彻底改变了。随着宗教改革的完成,许多苏格兰学者开始在欧洲大陆的大城市授课,但随着大英帝国的诞生和快速扩张,在苏格兰本土进行了哲学思想上的反思,诞生了数量众多的思想家。这使得苏格兰这个西欧最为贫穷、偏远的国家引起了世界的注意,迅速成为欧洲文明的一股强大势力。

到1750年時,蘇格蘭人是當時歐洲最有教養的市民,識字率高達75%[2]。閱讀是當時主流的文化風氣[3],而蘇格蘭的啓蒙知識份子,在以阿盖尔公爵為首的地主商人之統治階層的穩定與持續的資助下[4], 生活在一个紧密的社会与学术圈子里,组织了许多社团学会俱乐部,諸如愛丁堡擇優學會(The Select Society)、拔火棍俱樂部(The Poker Club)、文學會(Literary Society)、政治经济俱乐部(the Political Economy Club)、哲学学会(Philosophy Society)等[5] ,形成了异常活跃的进行思想传播与论辩的“公共领域”,斯莫特(Smout)幽默地称其为“交流的头脑”(cross-fertilisation of minds)[6]

苏格兰通过和在大英帝国内的自由贸易获得了经济上的优势,又通过自古典时期就建立起来的第一个欧洲公共教育系统获得了教育上的优势。各方面的复苏使得苏格兰思想家开始怀疑那些约定俗成的假设,在启蒙运动中开辟了自己的人文主义实践道路。伏尔泰这么评价说:我们通过苏格兰看到了所有那追求文明的信念。

代表人物[编辑]

哈奇森[编辑]

哈奇森是苏格兰启蒙运动中第一个主要思想家,他在1729年到1746年间任格拉斯哥大学哲学教授,对后来的苏格兰大思想家们起到了重大影响。他作为一个道德哲学家持有和霍布斯不同的意见,反对霍布斯的信徒休谟,为苏格兰思想找到了一条新的道路。哈奇森对世界作出的主要贡献在于他的功利主义思想,他的结果主义准则是将最高的快乐带给最多的人。

休谟[编辑]

休谟本人被认为是苏格兰启蒙运动乃至整个西方哲学史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他的道德哲学胜过了哈奇森,他对政治经济的研究鼓舞了他的好友亚当·斯密做了更为细致的工作。休谟对苏格兰启蒙运动的实践性质有着很大的影响,他关心知识的本质,发展了关于实证、经验和因果律的观点,其中大多都带有科学方法的要素。现代很多关于科学和宗教之间的观点也是由他发展起来的。

斯密[编辑]

如果休谟主要关注哲学较少研究经济的话,他的观点仍然引发了后来经济领域中的重要著作。跟随休谟对自由贸易极富热情的辩护,斯密发展了这一观点,并于1776年发表了被认为是现代经济学的首部作品《国富论》。这部著作首次提出政治经济的研究,并创造了沿用到马克思时代的社会学,发表后瞬间影响了英国的经济政策,并在21世纪中对全球化关税问题的探讨仍然发挥作用。

人类科学[编辑]

苏格兰启蒙运动的思想家发展了一种建立在休谟关于道德哲学和人类本性的作品之上的“人类科学”(science of man)。这种风格表现于詹姆斯·伯尼特(James Burnett,Lord Monboddo)、亚当·福格森Adam·Ferguson)、约翰·米勒John Millar)和威廉·罗伯逊(William Robertson)的作品中,他们都带着一种现代性的眼光重组了对远古文化中人类行为的科学研究。记录了许多苏格兰启蒙运动中的观点的组织是爱丁堡的扑克俱乐部(The Poker Club)。

其他影响[编辑]

苏格兰启蒙运动之后从哲学和经济的研究转向了个别的科学领域。转向的先驱是詹姆斯·安德森(James Anderson),对农学有着兴趣的医生。建筑师亚当兄弟,完成了欧洲最完善的都市计划:爱丁堡的新城区。他们发明了日后对全欧洲影响巨大的严格、纯粹的新古典主义。苏格兰人不仅将新古典主义普及化,来自苏格兰的作家司各特爵士让哥德式的中世纪在浪漫人士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般认为苏格兰启蒙运动结束于这种转向(18世纪末),但苏格兰对英国科学文化之后50年的的巨大影响仍然是值得注意的,这些著名的人物有:近代地质学之父詹姆斯·哈顿James Hutton)、发明了蒸气机的瓦特、工程师威廉·默多克William Murdoch)、物理学家麦克斯韦等等。这对一个人口不多的小国来说的确不简单,司各特爵士曾这么评论道:身为苏格兰人,我必须靠着双手打天下。十八、十九世纪的苏格兰历史,是辛苦得来的胜利和令人心酸的悲剧,成就伴随着抛头颅、洒热血。

參考資料[编辑]

  1. ^ [1]项松林,《生活史视野下的苏格兰启蒙运动》,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第16卷第4期,2010 年 8 月
  2. ^ Herman, Arthur (2003). The Scottish Enlightenment: The Scots' Invention of the Modern World. 4th Estate, Limited. ISBN 1841152765.
  3. ^ Mark R. M. Towsey, Reading the Scottish Enlightenment: Books and Their Readers in Provincial Scotland, 1750-1820 (2010)
  4. ^ Jane Rendall. The Origins of the Scottish Enlightenment [M].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1978.
  5. ^ [2]项松林,《生活史视野下的苏格兰启蒙运动》,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第16卷第4期,2010 年 8 月
  6. ^ T.C.Smount.A history of the Scottish People(1560-1830) [M]. London: Fontana, 1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