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德侯爵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萨德侯爵肖像

唐纳蒂安·阿尔丰斯·弗朗索瓦·德·萨德,薩德侯爵法语Donatien Alphonse François Sade, Marquis de Sade,1740年6月2日-1814年12月2日)是一位法国贵族和一系列色情哲学书籍的作者,他尤其以他所描写的色情幻想和他所导致的社会丑闻而出名,以他姓氏命名的「萨德主义(Sadism)」是性虐待的另一个称呼。

生平[编辑]

萨德出生于一个古老的、败落的法国南部贵族家庭。他的母親是法国王室的波旁王朝的一个远亲,曾經當過孔代親王妃的高级女侍,他本人即出生于孔代亲王在巴黎的宫殿里。在这里他度过了幼年。他的童年部分在巴黎,部分在普罗旺斯度过。

10岁到14岁他在巴黎的路易大帝学校(Collège Louis-le-Grand)上学,此后他进入了一个只有高级贵族才进得去的军官学校。15岁时他成为候补军官。16岁时他参加了七年战争并多次被提升。

为了改进他的经济状况,萨德侯爵于1763年与瑞内·佩拉吉·德·孟特瑞尔(Renée Pélagie de Montreuil)结婚,孟特瑞尔出生于一个不十分高贵,但非常富有的贵族家庭。两人可能有三个孩子。1764年萨德的父亲死后,他继承了他父亲的与瑞士交界的三个行省的荣誉总督的职务。

萨德婚后所获得的财富使得他可以开始他臭名昭著的生活。他的生活远远跳出了当时法国贵族的放荡主义所容许的范围。據聞他多次虐待雛妓和他家里的男女佣人,后来与他的妻子一起虐待家里的佣人。

由于有一个叫罗希·凯勒(Rose Keller)的人控告说萨德鞭打了她,萨德被捕。但萨德向凯勒付了一大笔銀钱后,凯勒撤回了她的控诉。

1769年萨德写了一本去荷兰的游记。

1772年马赛的妓女控告说萨德用裏掺的麻醉药品迷倒她们,强迫她们进行群交肛交。萨德被告,并被缺席判处死刑。萨德逃往意大利。他在那里又写了一本游记(1775年印刷)和一本关于罗马佛罗伦萨那不勒斯的书(1776年印刷)。

萨德在出逃时又拐骗了他的一个做修女妯娌,这样一来他的妻子家里也与他断裂了。他的丈母娘获得了一个国王通缉令(lettre de cachet)。

1777年萨德返回巴黎时因此被捕并被关押,但他被判处的死刑却于1778年被取消了。

1784年萨德越狱未遂后被禁錮巴士底狱,他在这里被关押了五年半。这段时间里是萨德写作上最有成就的时间。他在巴士底狱内可以随便借书、买书和读书。由于他的作品从哲学和习俗上都非常与世俗格格不入,因此他多偷偷地写。为了节约纸张不被别人发现,他写的字非常小。

1789年巴士底狱被攻前数日,萨德向外面示威的人叫:“他们在这裏杀囚犯!”可能他的这些叫喊导致了巴黎公众攻占巴士底狱。巴士底狱本来是一个禁錮貴族的监狱,萨德在里面让外面给他送饭,他的房间里的家具都是他自己布置的。

巴士底狱被攻破后,萨德立刻被转移到一个精神病院,他的妻子借机与他离婚

1790年萨德在法国大革命中被释放。虽然他是贵族出身,但他参加了极端的雅各宾派,宣扬乌托邦社会主义理想,不過,他拒绝交出他的家庭在普罗旺斯的宫殿和家庭财产。1793年他逐渐脱离了当时的政治主流,再次被捕并被判死刑。这次萨德被关了一年多,但1794年7月28日罗伯斯庇尔被推翻后,他逃脱了断头台。三个月后他被释放。此后萨德穷途潦倒,不得不出卖他的家庭所有,作體力勞動,他写的作品卖不出多少钱。

1801年拿破仑上台后,萨德因为写了《于斯丁娜》和《于丽埃特》未经审判被关押。1803年他被称疯狂再次被关入精神病院。在那里人们对他不错。他可以写任何他想写的东西。他在这裏写了他的自传式小说《香阁侯爵》(La Marquise de Gange,1813年印刷)、《萨克森王妃布伦瑞克的阿德莱德》(Adélaïde de Brunswick, princesse de Saxe,1812年印刷)和《巴伐利亚的伊莎贝拉秘史》(Histoire secrète d'Isabelle de Bavière,1813年印刷)。他还组织精神病院里的精神病患者演了好几出戏。

1814年萨德侯爵逝于精神病院内,享年74岁。

文学创作[编辑]

1769年萨德开始写作,他一开始的业余创作都是些游记。入狱后他开始加强他的写作。1782年他写了《一个牧师和一个临死的人的对话》(Dialogue entre un prêtre et un moribond 1782)。在这篇作品中,那个临死的自由主义者能够说服牧师虔诚的生活是无意义的。

他的未完成的小说《索多瑪一百二十天或放纵学校》是1904年才被发现的,直到1909年才发表。这篇小说是他在狱内写的,其中他描写了一百二十天暴乱的性生活,其中包括各种对被绑架的或被奴役的男女青年的性及殘虐行为。1975年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将其情节转到意大利法西斯统治时期后翻拍成电影《索多瑪一百二十天》。1997年的一个万维网游戏也使用了这部书中的情节。

1791年萨德发表了《喻美德的不幸》,这是他同年发表的《瑞斯丁娜》的一个早期的版本。在这本书里他描写了虽然所有不幸依然相信美德的瑞斯丁娜的生活。1796年他又补充了《于丽埃特》,于丽埃特是瑞斯丁娜的妹妹,是一个妓女和罪犯,她生活放荡不羁却很幸福。1797年两本书被重新加工后匿名发表。这个新版本共10卷,4000页,里面有上百铜板雕刻的插图,其名字是《新的瑞斯丁娜和于丽埃特的故事》。

大革命期间的作品有《阿丽娜和瓦尔古》(Aline et Valcour,1795年,其中他描写了一个乌托邦的国家)、《闺房哲学》(La Philosophie dans le boudoir,1795年,其中包括政治讽刺品“法国人,假如你们想成为共和党人的话就再加一把力吧”)、《爱之罪》(Les crimes de l'amour,1800年)和一系列话剧。在疯人院里他写了自传小说《香阁侯爵》、《萨克森公主阿德莱德·德·布伦瑞克》和《法国王后巴伐利亚的伊莎贝拉秘史》。

萨德最有名的作品是《闺房哲学》。在这本书里,他描写了一个下午和此后的晚上,一个贵族年轻淑女的性生活和哲学的启蒙。其教师是一个女贵族,两个男贵族和一个粗壮的农民。在必需的恢复休息的时间里,这四个主角探讨哲学问题。其中尤其同性恋的、唯乐主义的、无神论的道尔曼色成为“不道德的教师”和萨德的替身。道尔曼色的哲学主题主要来自霍尔巴赫的强人论。萨德将这个理论,理解为社会和精神的优秀者——即高等贵族——不顾一切地追求快乐的权利。

萨德作品中的色情部分写得非常细腻,非常有幻想力,但许多性行为也很难想象可以做得到。萨德尤其喜欢描写与暴力和疼痛相连的行为,即“萨德主义”的内涵。

萨德的哲学立场是无神论的、唯物主义的和道德相对论的。他坚信不论多么不道德的行为在世界上肯定有什么地方会被自然容忍或甚至被赞成。

可以想象的是萨德的文章始终受到检察和封禁的威胁。比如1963年德国将他的《闺房哲学》列入“威胁青少年的作品”中(但后来又取消了)。

对今天的影响[编辑]

到19世纪中为止人们避免提起萨德。波德莱尔是第一个重新发现他的人,同时性学家开始使用他的书作为学术先锋先驱研究的内容。他的书被重新发表。20世纪里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尤其吉龙·阿波里奈尔,非常多地引用他的文章。

马克斯·霍克海默西奥多·阿多诺在他们的著作中也尖刻地对待了萨德的作品和哲学思想。波伏娃和其他存在主义作家则从存在主义和从历史观点上来看待萨德的极端自由主义哲学。

由於他的作品中有大量性虐待情節,被認為是變態文學的創始者;後與同以形同被虐心理著稱的奧國作家馬索赫(Masoch)齊名,薩德主義(Sadism)與馬索赫主義(Masochism)合稱為「SM」,即是現今「性虐待」的代名詞。

作品[编辑]

Weblinks[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