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巴利伯爵夫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杜巴利伯爵夫人,由杜巴利知己的女友勒布伦(Élisabeth-Louise Vigée Le Brun)的一张画像。

让娜·贝库,杜巴利伯爵夫人Jeanne Bécu, Comtesse du Barry[1] [2]玛丽-让娜,杜巴利伯爵夫人Marie-Jeanne, Comtesse du Barry,1743年8月19日-1793年12月8日)法国情妇,她是法王路易十五的情妇,也是恐怖統治時其中最知名的受害者之一。

早期的生活[编辑]

玛丽-让娜杜巴利伯爵夫人生于洛林伏古勒尔,是裁缝師(或厨師)Anne Bécu的私生女。她的父亲可能是修道士让·巴蒂斯特·戈芒(Jean Baptiste Gormand of Vaubernier)。在她的童年期间,她母亲的婚外情恋人中的一個资助了她在女修道院的教育經費。

玛丽-让娜15岁时搬到巴黎,在那里她用让娜·兰孔(Jeanne Rancon)的名字,她在一个商店里做女帽贩卖助理(在與她有短暫關係的戀人的店裡)。她的外貌符合當時的審美觀,是個受人矚目、擁有吸引力的金髮女子。在1763年她的姣好外型吸引了让·杜巴利(Jean du Barry,是高級妓院賭場的老闆)。他让她做了自己的情妇,也帮助她在巴黎高級社交圈建立关系,使她認識了許多有錢人成為她的資助者。

情妇的生活[编辑]

Madame du Barry,画于德鲁埃(Francois Hubert Drouais)

她一開始是以Mademoiselle Lange的名號成為了高級交際花,黎塞留公爵是她當時的恩客。然而在1768年,让·杜巴利发现她路易十五開始注意到她,而杜巴利似乎也對國王有著不小的影響力。但此時她還不夠格成為國王正式的情妇,因為她缺少了一个头衔;這個問題透過了1769年她与杜巴利的兄弟Comte Guillaume du BarryGuillaume伯爵的婚姻而解决了。1769年4月2日她被引見給皇室以及法院成員。自此之後,她就開始帶著印度籍隨從Zamor、穿上奢華的晚裝、在脖子與耳垂[戴上了精緻華麗的珠寶,因為現在她已經正式成為了路易十五公開的情婦。

當她開始進行派系之爭時,與外務大臣舒瓦瑟尔公爵成為了死對頭。她和前輩龐巴度夫人不同,杜巴利對於國王沒有政治上的影響力,她只對華服與珠寶有興趣。

让-米歇尔·莫鲁年轻的,Fête donnée à Louveciennes le 2 septembre 1771.巴黎卢浮宫博物馆

當國王知道了她在藝術上的天份和不遺餘力的支持之後,就資助了大筆款項給她。但這也成為她逐漸引起他人不滿的原因。她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关系也引起争论。安托瓦内特因為是與奥地利結盟的擁護者而支持了舒瓦瑟尔,並且因與杜巴利的對話違抗法院的命令(也是後續事件發生的主要背景)。

玛丽·安托瓦内特在一個舞會上被迫對她說:“在凡爾賽宮裡有好多人喔。”這對對話打破皇室禮節的規範,因為杜巴利並不被允許和玛丽·安托瓦内特交談。

在国王的要求之下,在1774年5月死亡之前,杜巴利被法院放逐到Pont-au-Dames修道院,此舉是因為她无道德的表現会妨碍国王接受赦免。二年后她搬到她聞名的(Château de Louveciennes),在此地她繼續著情婦的生涯,當時與她有關係的情人是亨利·塞莫尔布立萨公爵

监禁、審判和處決[编辑]

1792年她數度前往倫敦的藉口是要找回失竊的珠寶,不過被懷疑是去提供法國大革命流亡者的財務資助。接下來的一年,她因支持革命的叛亂罪遭到逮捕。當她在監獄的期間,和她同房的牢友是交際花Grace Elliott。在經過一次審訊之後,她在1793年的12月8日,於協和廣場被處以斷頭臺的死刑。她曾為了試圖拯救自己,而說出珠寶在自己住所的藏匿地點。

在去到斷頭臺的路上,她不斷地在死囚車裡崩潰大叫著:“你將要傷害我!為什麼?”當死刑執行時她變的非常歇斯底里,不斷嘶吼著,哀求站在斷頭臺周圍的群眾能給他仁慈的寬恕。她對群眾的召喚讓斷頭臺劊子手更渴望且加速要完成自己的任務。她對劊子手最後說的話是:“Encore un moment, monsieur le bourreau, un petit moment.”(等一下,劊子手,只要一下子就好。)這也是她最為人熟知的遺言。[3]

其他記事[编辑]

外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