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陳太宗
大越皇帝
在位期間:皇帝:1226年—1258年
上皇:1258年—1277年
前任:李昭皇李朝末代君主)
繼任:陳聖宗
朝代 陳朝
年號 建中(1226年—1232年)
天應政平(1232年—1251年)
元豐(1251年—1258年)
姓名 陳煚、陳日煚
廟號 太宗
諡號 統天御極隆功茂德顯和
佑順神文聖武元孝皇帝
尊號 統天御極隆功厚德顯功
佑順聖文神武孝元皇帝
(1237年起使用);
顯堯聖壽太上皇帝
(任上皇時使用)
其他稱銜 檢校太師、安南國大王(南宋封)
安南國王(封)
別名 陳光昺、陳蒲
出生 1218年
逝世 1277年(58–59歲)
陵墓 昭陵
陳承
黎氏
皇后 昭聖皇后後被廢黜
順天皇后

陳煚越南语Trần Cảnh陳煚,1218年-1277年;另又作陳日煚;對蒙古帝國上表奉貢時名為陳光昺;初諱陳蒲),越南陳朝開國皇帝。陳煚原出生於李朝末年的權貴家庭,從叔陳守度把持國政。陳煚被安排侍奉李昭皇(李朝末代女帝),不久後李昭皇退位,陳煚登基,開創陳朝。陳煚在位33年,其間成功抵禦蒙古帝國入侵;於1258年讓位予兒子陳晃,自稱上皇,仍然影響國政,於1277年去世,享壽60歲,後世稱之為陳太宗越南语Trần Thái Tông陳太宗)。

家世及即位[编辑]

來歷的疑問[编辑]

根據《大越史記全書》記載,陳煚的先世是中國人,下又附註說「或曰桂林人」。[1]

《大越史記全書》並沒有明確記載陳煚的祖籍來自何方。不過在中國的野史中流傳著兩種不同版本:

雖野史不可盡信,但據兩種版本的野史推斷,陳煚祖籍是福建一說更為可信。

先世的崛起[编辑]

據《大越史記全書》記載,陳煚的五世祖陳京移居越南的即墨鄉(今越南南定省美祿縣),世代從事漁業。傳至祖父陳李,已經以「漁業致富,傍人歸之,因有眾,亦起為盜」,在即墨鄉甚有勢力。在李朝治平龍應四至五年(1208年至1209年期間),爆發范猷之亂,當時的李高宗與太子李旵(即日後的李惠宗)一同離出逃。李旵在逃亡途中,迎娶了陳李之女為妃。[4]從此,陳氏便晉身為外戚之家。

陳煚的叔父輩,都身居李朝朝中要職。叔父陳嗣慶(陳李之子),因不滿妹妹被譚太后李惠宗之母)迫害,於李朝建嘉三年(1213年)起兵得勢,獲授任為太尉輔政,加上李惠宗容易發狂,無法處理朝政,大權便旁落在陳嗣慶手上[5];父親陳承,於李朝建嘉十三年(1223年)陳嗣慶死後任輔國太尉[6];從叔陳守度曾任殿前指揮使,負責「知城市內外諸軍事」。[7]憑著這種特殊的背景,陳煚便被安排與李昭皇成親。

早年生活及及入侍李昭皇[编辑]

陳煚出生於李朝建嘉八年(1218年)農曆6月16日,[註 3]陳承的次子,母親黎氏,先諱。據史書所載,陳煚有帝王之相,「隆準龍顏,似漢高祖」。8歲時任李朝的祗應局祗候正,因陳守度的連帶關係,得以入宮侍候李昭皇,被「見而悅之」。[1]於是,陳煚便成為陳氏篡李的重要棋子。

受禪即位[编辑]

陳朝成書的《越史略》所載,李朝之所以禪讓給陳氏,是李昭皇之父、當時身為上皇的李惠宗之意。李惠宗曾說過,自己的女兒李昭皇「以一陰而御羣陽,衆所不與,必致悔亡」,他見「太尉(陳承)仲子某(指陳煚)年雖沖幼,相貌非常,必能濟世安民,欲以為子而主神器,仍以昭王配之」。陳承聽到後,感到猶疑不決,恐怕李惠宗的說話只是一種試探,陳守度卻認為李惠宗「今以無嗣,欲擇賢而付之,此乃上王遠法之真讓,又何疑哉?」於是就讓陳煚接受禪位。[8]

大越史記全書》則記載,李朝天彰有道二年(1225年)農曆10月,陳守度得悉陳煚得到李昭皇寵愛後,便決定發動政變,「率家屬親戚入禁中,守度閉城門及諸宮門,令人守之,百官進朝,不得入」,然後遍告群臣「陛下(李昭皇)己有尚矣」,亦即是控制李朝宮廷,然後讓昭皇退位。最後,昭皇下詔,說自己是女主,無法把政務處理好,「今朕反獨算,惟得陳煚,文質彬彬,誠賢人君子之體,威儀抑抑,有聖神文武之資」,並於農曆12月11日[9](西曆1226年1月10日),[註 4] 禪位給年方8歲的陳煚。陳煚登基後,拜陳守度為「國尚父」,掌理國政,而父親陳承則「權攝國政為上皇」。[10]

在位期間的施政[编辑]

年幼繼位的陳煚,在其整個在位時期中,朝政大權一直受父親陳承(死於1234年)及從叔陳守度(死於1264年)所影響。特別是陳守度,據《大越史記全書》所說,「太宗之得天下者,皆其(陳守度)謀力也。故為國倚重,權移人主。」[11]至於陳朝在陳煚當皇帝期間的施政則如下。

帳籍制度[编辑]

陳煚在位時,延續了李朝帳籍制度。方法是,國內村莊,有多少文官、武官、書吏、軍士、男丁、年老傷殘及流落移居者,當地的官員都要記入帳籍。按照帳籍紀錄,人民當中有官爵的,子孫可承蔭任官;富有而無官爵的,世代服兵役[12]

稅收[编辑]

  • 丁稅:陳朝政府按男丁所擁有的田畝數理徵稅,例如擁有田1、2畝,每年繳納丁稅錢1貫;擁有3、4畝,繳納2貫;擁有5畝以上繳納3貫;無田地的,丁稅全免。[12]
  • 土地稅:陳朝又規定須繳交土地稅,方法是每私有田一畝,田主便要繳納粟100升。在公田方面,則分為「國庫田」及「拓刀田」,按照田地好壞,分成上中下三等,徵收不同數額的穀物。另外,民間的池塘、鹽田亦各有徵稅規定。[13]
  • 其他稅項:陳朝還有其他稅項,如檳榔稅、安息香稅,以及魚、蝦、蔬、果,均各有稅項。[14]

防洪工程[编辑]

越南西北部地區多山,而紅河三角洲一帶則地平而多河流,每逢雨季,易形成山洪暴發天應政平十七年(1248年),在丐江(江河)兩岸修築堤壩,稱之為「鼎耳堤」,又設置河堤正副使2人負責管理。若堤壩修建到民田上,則由政府按田價償給田主。[14]

教育制度[编辑]

法律[编辑]

陳朝天應政平十三年(1244年),曾制定刑律,大致上是很重的,如犯偷竊的罪犯,會被斷手、砍足,或者被象踏[15]

官制[编辑]

兵制[编辑]

陳煚在位期間,國內大量壯丁被編入伍當兵,貴族親王也有募集軍隊之權。[16]

就任上皇[编辑]

陳煚於元豐八年(1258年)農曆2月24日[註 5],遜位於皇太子陳晃(即陳聖宗),退居北宮,被尊為「顯堯聖壽太上皇帝」,與兒子陳聖宗一起共理國政。

此一舉動,在日後的陳朝歷代君主均有倣效。近代越南史家陳仲金作出簡述,認為陳煚的用意在於「以便教導他(陳晃)治理國家的各種方法,並防備兄弟們日後的爭執[17]」。越南封建時代史家吳士連對這項影響陳朝政局的習慣,則有以下一段論述:

夏禹傳子之後,父崩子繼,兄歿弟承,永為常法。陳氏家法,乃異於是,子既長,即使承正位,而父退居聖慈官,以上皇稱,同聽政,其實但傳大器,以定後事,備倉卒爾,事皆取決於上皇,嗣主無異於皇太子也。[18]


對外關係[编辑]

陳煚在位的時期裡,大越國的周邊形勢,是蒙古帝國崛起,漸次蠶食中國大理南宋等國,甚至攻打大越。而南方鄰國占城,則是大越國入侵的對像。

南宋稱臣[编辑]

陳煚對於南宋,是奉行友好入貢的態度。早在南宋紹定(1228年-1233年初年,陳朝遣使入貢,宋理宗冊封陳煚為「安南國王,加特進檢校太尉、兼御史大夫、上柱國,賜效忠順化保節守義懷德歸仁慕治奉公正恭履信功臣,靜海軍節度觀察處置等使」,食邑一萬一千戶,實封四千二百戶。元豐八年(南宋寶祐六年,1258年),陳煚「上世襲表」,向宋廷傳達讓位給兒子陳晃的意向,而宋廷則向方表示「情狀叵測,申飭邊備」,要求加強國防,以免蒙古進犯。陳聖宗紹隆四年(南宋景定二年,1261年),陳朝遣使入貢,獲宋廷「下詔獎諭,遣使賜金並法錦。」次年(1262年)南宋下詔,授陳煚為「檢校太師、安南國大王,加食邑」,並對陳晃進行冊封。其後,在紹隆十二年及十五年(南宋咸淳五年及八年,1269年及1272年),宋廷又對陳煚、陳晃父子「加食邑」及贈送禮物。[19][20]總括而言,中國南宋與越南陳朝的關係,是處於和洽友好的「朝貢關係」。

占城[编辑]

占城人在李朝衰落時期,便經常有船隻搶掠大越國沿海居民。陳煚登基後,便「懷之以德,遣使往諭」,向占城政府展示出友好姿態,而占城卻「雖常入貢,而復乞故地,且有窺覦之意」,意圖收復前代被越人攻取的領土,以及有凱覦之心。陳煚對此甚為不滿,便於元豐二年(1252年)春正月親征占城。到農曆12月,俘獲占城王的妻子及臣民而返。[21]

抗擊蒙古帝國[编辑]

元豐三年(1253年),蒙古帝國消滅大理國,而蒙古朝廷卻無意撤軍,反而「留兀良合台攻諸夷之未附者」[22] 。元豐七年農曆12月12日[註 6],兀良合台率兵侵入大越,陳煚雖然親自迎擊,「自將督戰,前冒矢石」,但最後仍是不敵,退守天幕江(在今越南興安省),國都昇龍失陷。在這危急關頭,陳煚乘船向太尉陳日晈商討對策,陳日晈卻態度沮喪,在船邊用手指點水,然後在船舷寫「入」二字,表示不如投靠宋人。陳煚再問太師陳守度,陳守度的答案則是「臣首未至地,陛下無煩他慮」,表示仍願意抵抗,使陳煚重拾戰意。農曆12月24日,[註 7]陳煚及太子陳晃乘坐樓船,在東步頭擊敗蒙古軍隊。蒙古軍撤退時,又遭到居民襲擊,最終撤出大越[23]

陳煚雖然成功擊退蒙古軍隊,但自知是「小國」,唯有「誠心事上」,看「大國何以待之」[24][註 8],便改名光昺,遣使上表納貢。其後,蒙古帝國亦向陳氏朝廷冊封為安南國王,並定下「安南三歲一貢,回賜禮物」的外交規例。[19]

去世[编辑]

陳太宗陵(在今太平省)。

陳聖宗寶符五年(1277年)農曆4月1日(朔)[註 9],陳煚「崩於萬壽宮」,享壽60。農曆10月4日[註 10],葬於昭陵,廟號太宗,謚號為統天御極隆功茂德顯和佑順神文聖武元孝皇帝[1][25]

家庭[编辑]

李昭皇的處置[编辑]

當陳煚即皇帝位時,原先的李昭皇(李佛金)被冊封為皇后,改稱「昭聖」。[1]天應政平六年(1237年),改以妻姊順天公主(李佛金之姊)為皇后,李佛金則被降格為「昭聖公主」。[26]元豐八年正月,陳煚又把李佛金嫁給大臣黎輔陳[18]

被迫迎娶嫂子,引致動亂[编辑]

在陳煚登位之初,雖然有李佛金為其皇后,但由於未能誕下子嗣,便在陳守度的安排下,天應政平六年(1237年),改以陳煚兄長陳柳的妻子李氏(李佛金之姊順天公主)為皇后,是為順天皇后(當時已懷有陳國康)。陳柳對此深表不滿,便起兵作亂。陳煚對於形勢發展至這一地步,「內不自安」,於是離開京城昇龍,到安子山浮雲國師(陳煚友人)處居住。陳守度率領群臣找陳煚回京,陳煚郤說:「朕以幼沖,未堪重寄,父皇(陳承)遽爾違背(當時已去世),早喪所怙,不敢宅帝位,以辱社稷」,認為自己無德無能居於帝位。陳守度見不得已,便向群臣說:「凡乘輿所在,即是朝廷」,把整個朝廷及官僚架構搬到陳煚住處,陳煚唯有回京。不久,陳柳自知勢孤力弱,便假扮漁夫,乘獨木舟找陳煚,表示願意投降,陳煚即「與之對泣」。這時,被陳守度發現,拔劍要殺陳柳,陳煚「以身當之」,事情於是和解。事後,陳煚對陳柳增加封地,封為「安生王」,以作安撫。[26]

親屬[编辑]

越南陳朝世系圖表

著作[编辑]

據《欽定越史通鑑綱目》,陳煚有如下幾部作品:

  • 《國朝通禮》十卷;
  • 《刑律》一卷;
  • 《建中常禮》十卷(※范宏科指出,《建中常禮》實際應為一卷。[37]);
  • 《課虛集》一卷;
  • 《御詩》一卷

※以上各項,參見《欽定越史通鑑綱目》正編卷之十三。[38]

後世評價[编辑]

  • 越南陳朝裕宗皇帝曾寫了一首詩,來讚美太宗陳煚:「開基兩太宗,彼稱貞觀元豐建成誅死安生在,廟號雖同德不同。」表示陳煚雖曾與兄弟陳柳有過節,但陳柳郤能保著性命及身份,這代表陳太宗的道德高於唐太宗[25]
  • 越南封建時代史家,對陳煚基本上是抱正面評價。《大越史記全書》的編撰者認為他「寬仁大度,有帝王之量,所以能創業垂統,立紀張綱。」但同時亦認為從叔陳守度居功不少,「陳家之制度偉矣,然規畫國事,皆陳守度所為」。[1]不過,陳守度安排陳煚迎娶嫂子的做法,郤遭後黎朝初年史家潘孚先猛烈抨擊,說:「(陳煚)乃聽守度之邪謀,奪兄妻以為后,母乃斁彝倫,以啟淫亂之端乎!自是生嫌隙,敢於作亂,太宗養成其惡也。或謂太宗不殺兄仁矣。愚謂奪兄妻,其惡已彰,不殺兄,天理未滅耳,烏得謂之仁哉! 」[39]

注釋[编辑]

  1. ^ 此版本的說法來源於南宋周密所著的《齊東野語》,見該書卷十八。[2]
  2. ^ 此說法見於清朝年間的手抄本書籍《西山雜誌》。[3]
  3. ^ 越南李朝建嘉八年即中國南宋寧宗嘉定十一年,當年的農曆6月16日為西曆7月10日(本條目裡的中西曆轉換,參考台灣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4. ^ 越南李朝天彰有道二年即中國南宋理宗寶慶元年,當年的農曆12月12日為西曆1226年1月11日。
  5. ^ 越南陳朝元豐八年即中國南宋理宗寶祐六年,當年的農曆2月24日為西曆3月30日。
  6. ^ 越南陳朝元豐七年即中國南宋理宗寶祐五年,當年的農曆12月12日為西曆1258年1月17日。
  7. ^ 越南陳朝元豐七年即中國南宋理宗寶祐五年,當年的農曆12月24日為西曆1258年1月29日。
  8. ^ 《元史》正文裡,誤以為「日煚傳國于長子光昺」。
  9. ^ 越南陳朝寶符五年即中國南宋端宗景炎二年,當年的農曆4月1日為西曆5月5日。
  10. ^ 越南陳朝寶符五年即中國南宋端宗景炎二年,當年的農曆10月4日為西曆10月31日。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太宗紀》,321頁。
  2. ^ 试探越南陈朝开国皇帝陈日煚身世之谜
  3. ^ (简体中文)两位福建晋江市安海镇人曾是安南皇帝
  4.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李紀·李高宗紀》,309-310頁。
  5.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李紀·李高宗紀》,312-313頁。
  6.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李紀·李高宗紀》,314頁。
  7.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李紀·李高宗紀》,315頁。
  8. ^ 《越史略·卷下·惠宗》(收錄於《欽定四庫全書·史部》第466冊),619頁。
  9. ^ 大越史記全書:本月二十一日(戊寅),群臣進朝拜賀。..十二月十一日戊寅(丁酉?),昭皇設大會于天安殿御寳床,百官朝服,進朝拜于庭下。昭皇乃降服,勸進陳煚即皇帝位。改元建中元年
    越史略:乙酉建嘉十五年..十二月初一日受禪,即位於天安殿,尊順貞皇后為太后,降昭王為昭聖王后,改元建中。
  10.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李紀·李昭皇紀》,316頁。
  11.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聖宗紀》,343頁。
  12. ^ 12.0 12.1 陳仲金《越南史略》中譯本,第85頁。
  13. ^ 陳仲金《越南史略》中譯本,第85-86頁。
  14. ^ 14.0 14.1 14.2 14.3 陳仲金《越南史略》中譯本,第86頁。
  15. ^ 15.0 15.1 15.2 陳仲金《越南史略》中譯本,第87頁。
  16. ^ 陳仲金《越南史略》中譯本,第88頁。
  17. ^ 陳仲金《越南史略》中譯本,第89-90頁。
  18. ^ 18.0 18.1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太宗紀》,340頁。
  19. ^ 19.0 19.1 黎崱《安南志略‧卷13‧陳氏世家》,310頁。
  20. ^ 脫脫等《宋史·外國列傳·交阯列傳》,14072頁。
  21.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太宗紀》,336頁。
  22. ^ 宋濂等《元史·外夷列傳·安南列傳》,4633頁。
  23.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太宗紀》,339頁。
  24. ^ 宋濂等《元史·外夷列傳·安南列傳》,4634頁。
  25. ^ 25.0 25.1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聖宗紀》,350頁。
  26. ^ 26.0 26.1 26.2 26.3 26.4 26.5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太宗紀》,328頁。
  27. ^ 27.0 27.1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太宗紀》,322頁。
  28. ^ 28.0 28.1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李紀·李高宗紀》,312頁。
  29. ^ 29.0 29.1 29.2 29.3 29.4 陳仲金《越南史略》,中譯本,143頁。
  30.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太宗紀》,335頁。
  31.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太宗紀》,326頁。
  32.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聖宗紀》,341頁。
  33.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仁宗紀》,369頁。
  34.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聖宗紀》,346頁。
  35. ^ 35.0 35.1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太宗紀》,330頁。
  36.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太宗紀》,337頁。子:
  37. ^ 明峥《越南通史》,范宏科译 三联书店 1958年
  38. ^ Hội Bảo tồn Di sản chữ Nôm─潘清簡等《欽定越史通鑑綱目》正編卷之十三,己亥平定王二年條注,image 4
  39.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太宗紀》,328-329頁。
書籍
網頁

參見[编辑]

陳太宗

原因:陳朝建立
越南陳朝君主
1226年-1258年
繼任:
陳聖宗
前任:
李昭皇
李朝末代女皇
大越帝國皇帝
1226年-1258年
繼任:
陳聖宗
前任:
陳太祖
越南太上皇
1258年-1277年
繼任:
陳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