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静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谢静宜(1935年12月)女,河南商丘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人物,曾任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共中央委员、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共青团北京市委书记、中共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文化大革命中一度和迟群等人控制清华大学北京大学这两所学校。1976年被撤销党内外职务。[1][2]

生平[编辑]

机要工作[编辑]

谢静宜生于1935年12月。1952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3年初春,从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春七九三部队(军委机要学校,今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毕业以后,同年进入中共中央办公厅机要局工作,开始了从1953年至1976年的机要工作生涯。195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经担任党支部组织委员、青年委员兼团支部书记、团总支书记。[2]

1958年,进入中共中央办公厅机要学校进修。1959年担任了毛泽东的机要员。[2]

掌握两校[编辑]

1968年因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造反派武斗失控,毛泽东决定派遣北京工人组成的“首都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组成的“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开入两校。迟群和谢静宜一起进入校园。

1968年后,谢静宜担任中共北京大学党委常委,中共清华大学党委常委、副书记,清华大学革命委员会副主任。[2]

原中共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惠宪钧评价她说:“谢静宜没有什么能力,她也没什么特殊经历,就是中央机要局的一个给主席送信的机要员……有主席,她行,没有主席,她什么都不是,她懂什么呢,你让她出点子?出不了。你给她点子,她半天还不理解呢。迟群就聪明。反正她没有。”[1]

政治红人[编辑]

1970年,谢静宜出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1973年,出任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共青团北京市委书记,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同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中央委员。她是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2]

1971年8月时,毛泽东已对林彪极不信任。1971年8月,谢静宜的丈夫苏延勋正在中共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党委办公室工作,得知林立果有可能叛变的消息后,通过谢静宜将消息传给了毛泽东。同年9月,九一三事件发生,林彪一派被彻底清除,谢静宜为毛泽东立了功。[3]1973年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谢静宜当选中央委员。同年,还兼任中共北京市委书记。[4]

吴德口述《十年风雨纪事》中提到了谢静宜到中共北京市委任职的经过:“在这里就有必要谈一下谢静宜的情况。大概在1973年时,谢静宜调到市委任书记处书记,她是中办机要局的人,与毛主席很熟。谢静宜调来前,是周总理与我谈的话,周总理说,就派谢静宜任市委书记处书记,可以经过她向毛主席反映一些情况,传达毛主席的指示。” [4]

1973年,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该组使用过许多笔名,其中“梁效”一名为主要笔名,后来也成为该组的代称)成立。谢静宜、迟群并未在该组任职,但是毛泽东通过谢静宜、迟群掌握这一写作班子。毛泽东直接向谢静宜下达批示及要求,再由谢静宜、迟群向“梁效”口头传达。1974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发出了该组整理的《林彪与孔孟之道》,由此开始了批林批孔运动。1998年1月8日,谢静宜回忆说:“1975年5月,我就‘梁效’今后的任务请示毛主席,主席说:一、继续写文章;二、选一些好文章给政治局和我看;三、找人做点古诗词注释;四、江青如果找你们选文章和做注释,可以帮忙。如果江青要以自己的名义写信,送材料,你们就不要替她做了。毛主席说最后一句话时还拍着我的肩膀。江青在一次会上把‘梁效’称作她的班子。我当时反驳说,这个班子是毛主席提议建立的,是按毛主席的指示工作的。江青听后马上改口说,‘那就更好了。’”[5]

1975年1月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她当选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同年11月20日,江青给毛泽东写信,要求让谢静宜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迟群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部长,乔冠华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毛远新、迟群、谢静宜、金祖敏列席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作为接班人培养。毛泽东未采纳上述任职建议,但从此谢静宜实际上参加了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工作,虽不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却可出席政治局会议。[4]

汪文风在《从“童怀周”到审江青》一书中称:“《林彪与孔孟之道》第二批材料,就是她秉承江青的旨意炮制出来的。在1975年的‘一·二四’、‘一·二五’万人大会上,江青纵容她出来当打手,在台上发言,对周恩来同志搞突然龚击,明目张胆地整周总理。她还率领一批‘打手’,冲进中央政治局会场,公然指着鼻子诋毁邓小平同志出来后的‘抓整顿、批派性’,是所谓搞‘右倾翻案风’。”[4]

撤销职务[编辑]

1976年10月6日怀仁堂事变粉碎“四人帮”时,她和迟群也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被捕,被撤销党内外职务。此后被长期隔离审查。1983年审判“四人帮”的党羽时,官方为迟群指定的辩护律师表示:“我认为谢静宜在迟群的整个犯罪活动中起了重要作用……某些重要犯罪意图,“四人帮”都是通过谢静宜转达给迟群的。如‘三·二六’围攻诬陷邓小平,就是江青通过谢静宜向迟群传达的,去河南马振扶公社中学,也是江青通过谢静宜向迟群布置的。”但是,审判的结果是,迟群“以参加反革命集团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诬告陷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后来迟群出狱后不久便因癌症而病逝),谢静宜则“因坦白认罪较好,被免予起诉。”[4]后来,谢静宜成为退休干部。[2]

著作[编辑]

  • 《在毛主席身边》
  • 《毛主席给予我们的教育、理解和关怀》(载 杨复沛、吴一虹主编:《从延安到中南海———中共中央部分机要人员的回忆》,北京:北京出版社,1994年)
  • 《跟随毛主席在外地视察》(载 杨复沛、吴一虹主编:《从延安到中南海———中共中央部分机要人员的回忆》,北京:北京出版社,1994年)
  • 《在外地视察的毛主席》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