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清明上河图)
前往: 導覽搜尋
清明上河圖
藝術家 張擇端
年代 1085-1145
類型 全景
大小 24.8 cm × 528.7 cm(9.76 in × 208.15 in)
位置 北京故宮博物院

清明上河圖》的原畫長528公分,高24.8公分,最早的版本爲北宋畫家張擇端所作,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清明上河圖》描繪[1]北宋京城汴梁(今河南省開封市)及汴河兩岸的繁華和熱鬧的景象和優美的自然風光。作品以長卷形式,採用散點透視構圖法,將繁雜的景物納入統一而富於變化的畫卷中,畫中主要分開兩部份,一部份是農村,另一部是市集。畫中有814人,牲畜60多匹,隻28艘,房屋樓宇30多棟,車20輛,8頂,樹木170多棵,往來衣著不同,神情各異,栩栩如生,其間還穿插各種活動,注重情節,構圖疏密有致,富有節奏感和韻律的變化,筆墨章法都很巧妙,頗見功底。這幅畫作對於各種形態的幾乎正確描繪性使其負有盛名。《清明上河圖》是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被譽爲「中華第一神品」。

原作[編輯]

《清明上河圖》的作者是宋徽宗朝任朝翰林畫院畫史張擇端,也有一說作者不止張擇端一人,董其昌《容臺集》說:「乃南宋人追憶故京之盛,而寓清明繁盛之景,傳世者不一,以張擇端所作為佳。」「紹興初,故老閒坐,必談京師風物,聽之感慨有流涕者,故其時西北耆舊,談宣政故事者,為人所重。」甚至有人提出觀點說是南宋人懷念昔日強盛時期而作。宋徽宗酷愛此畫,用「瘦金體」在圖上題寫「清明上河圖」五字。

《清明上河圖》歷十年畫成,最早由北宋宮廷收藏,靖康之禍後流入民間。1186 年,金朝張著、張公藥、酈權、王磵、張世積等人先後得此畫,識畫睹畫思故國,分別題跋於圖後。後歷經輾轉,為南宋賈似道所得。元朝時期再度進宮,被收入秘府。爲官匠裝池者以贗本偷換出宮。售予某貴官,中途又爲保管人偷售給杭州陳彥廉。至正年間又被調包,流落民間。

明朝初期,由大理寺朱文徽大學士徐溥收藏。1451 年,李東陽在圖後兩次題寫長跋,詳記畫面內容和在明代中朝流傳始末;弘治以後,固歸華蓋殿大學土徐溥所有。徐溥臨終前贈予李東陽嘉靖三年(1524年)圖歸兵部尚書陸完陸完死後,其夫人將《清明上河圖》縫入枕中,後被娘家外甥王某曾臨摩此畫[2]。陸完之子將《清明上河圖》賣至崑山顧鼎臣家。後來落到宰相嚴嵩嚴世蕃父子手上,明人田藝蘅留青日札》載嚴嵩為得《清明上河圖》,以1,200百金從蘇州陸氏處購得,「饞得其贗本,卒破數十家」[3]嚴嵩倒臺,圖被沒收,第三次納入宮廷。經明代皇室收藏,後來太監馮保偷出,在畫上加了題,之後真本又不知去向。

清朝時由陸費墀保存,在上面矜印題跋。後由湖廣總督畢沅收藏,畢沅死後,《清明上河圖》第四次進宮,深藏紫禁城迎春閣內。嘉慶帝命人將其收錄於《石渠寶笈·三編》一書之中。此後,《清明上河圖》一直在清宮珍藏。雖經曆1860年英法聯軍入侵和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北京二難,但均未受損。

1924年曾被溥儀和兩幅仿作一起帶至東北,但溥儀也不知何者為真品。1932年,溥儀在日本人扶植下,建立僞滿洲國,於是這幅名畫又被帶到長春,存在僞皇宮東院圖書樓中。1945年被收入東北博物館(今遼寧省博物館)當成贗品處理,直至1950年冬天才由楊仁愷等人從庫房的贗品堆裡鑑定出真跡,後藏於北京故宮文化大革命中,李作鵬曾利用權勢將《清明上河圖》強行從北京故宮博物院「借」出,據爲己有。林彪倒台後,《清明上河圖》才又重見天日,如今依然珍藏在北京故宮博物院。[4]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原本全圖

仿本[編輯]

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以清明時節作為引子,展開對汴京的精描細繪,是寫實風俗畫的傑作,受到歷代畫家的喜愛因而有許多仿本出現。其中「明四家」之一仇英仿作的《清明上河圖》最有影響,蘇州一帶仿間大都以「仇本」為底本。明朝後期,大量蘇州仿製的《清明上河圖》散落民間,後來紛紛進入清內府,一時間魚龍莫辯。清宮不得不組織畫工,另起爐灶,又畫了一張《清明上河圖》,今人稱為清院本。此本最為富麗,幅度也較「仇本」及「張本」長。

《清明上河圖》是一幅舉世聞名的現實主義風俗畫卷。千餘年來,此畫聲名顯赫,廣受青睞,仿摹者眾多。各地公私藏家手中還有許多摹本和僞造本。資料載,僅清代皇宮所藏的摹本就有12幅。有人統計,現存《清明上河圖》有30多本,其中中國大陸藏10餘幅,台灣藏9幅,美國藏5幅,法國藏4幅,英國和日本各藏一幅,光是台北故宮博物院就藏有7本。至於流傳到社會上還有多少幅,沒有人能弄清楚。

仇本[編輯]

又稱「明本」、「仇英本」,是「吳門四家」之一,明代著名畫家仇英,根據「清明上河」這一題材,參照「張本」的構圖結構,以明代蘇州城爲背景,採用青綠重設色方式,重新創作了一幅全新畫卷,風格與宋本迥異。「仇本」也是後世衆仿作鼻祖,明人筆記載,當時各種以此爲藍本的仿作層出不窮,一時間成爲達官豪門相互饋贈的高檔禮物。被稱爲仇英仿本。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

清院本[編輯]

院本《清明上河圖》,由清宮畫院的五位畫家——陳枚孫祜金昆戴洪程志道乾隆元年(公元1736年)協作畫成,是參照各朝的仿本,集各家所長之作品。再加上明清時代的特殊風俗,如踏青、表演等等娛樂活動,因此增加了許多豐富的情節,如戲劇、猴戲、特技、擂臺等等,因而畫中人物增加到超過4,000人,尺寸更大幅擴大到長1152.8公分及寬35.6公分。同時,由於受到西洋畫風的影響,街道房舍均以透視原理作畫,並有西式建築行置其中。此卷用色鮮麗明亮,用筆達圓熟細致,所畫之橋梁、屋宇、人物皆細膩嚴謹,是院畫中的精品之作。現藏於臺北外雙溪國立故宮博物院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清院本《清明上河圖》

畫面特寫[編輯]

清明上河圖的畫軸大致分成左、右兩部份,右邊主要描述鄉間的從容步調,主要是一些農人牧羊者養豬的人等;從一條鄉間小徑逐漸拓寬、並連接到市鎮中的馬路。畫面左端則是描繪城市生活,出現有許多的經濟活動,比如人們正在將貨物上載到船上、商家、及稅捐辦公室等,都可以在畫軸左端瞧見。各式各樣行業的人都有,包含販夫走卒賣弄戲法的、演員乞丐、化緣的僧侶、算命仙、醫生客棧老闆、老師、磨坊主人、鐵工、木匠、石匠、讀書人等都有。畫中流貫汴京的汴河是當時南北交通樞紐,對北宋京城十分重要,因為城中的民生所需、奇珍百物,都全靠汴河供應。畫中隨處可見穿梭的船舶,搬運貨物的苦力,顯示汴河交通很繁忙。

在畫面左端進入城門後,各式各樣的商業活動包含賣的、穀物市場、二手商品店廚具店、店、燈籠店、樂器行、金飾行、布莊、畫廊、藥店、餐廳等應有盡有。在虹橋上,小販更是琳瑯滿目。

畫面中的虹橋,是整幅畫軸的焦點。畫家在橋面上描繪出非常熱鬧的人群。一艘用有點怪的角度要從橋下穿越,由於桅杆不夠低,有點威脅到橋身的安全。橋上的人和河邊的人正在賣力地朝向船上的人呼喊、並以手勢表達。


繁忙的河道,造就汴河兩岸蓬勃的工商百業。汴京城的街道商店林立,有邸店(旅館)、醫藥舖、各式攤販等。宋代的人喜愛飲酒,因此汴京城內酒肆林立,資本雄厚的大酒商開設的酒店,稱為「正店」,中、小型的酒店,則稱為「腳店」,還有一些賣下價酒的「小店」,酒業可算是汴京的一大行業。由於酒客很多,因此亦吸引了許多小販在店前擺賣。除了商店和小吃店以外,畫面中還包含許多寺廟私人住宅官邸,各種階級和型態的房舍都有,有些還有前院和後院。畫面中的人們用各種不同型式的交通工具,有馬車、驢子拉車、轎子等。河川中央滿是漁船、和載人的遊艇,河邊則有一些苦力工人在拉著大船使其靠岸固定。還有小學童翹課在屋外尿尿景象。當中婦女形象不多,大戶人家的婦女上街都得坐,坐在轎中半遮面、窺看這個城市的熱鬧景,還有婢女侍側,主要都是出外購物的女人。酒樓、茶肆更不是婦女人家流連之地,由此可見宋代社會對婦女「拋頭露面」的限制。新娘嫁娶內容平易近人,反應當時生活樣態。

總之,從《清明上河圖》中可以看到以下幾個非常鮮明的特徵:

  • 內容豐富,描繪東西繁多。
  • 結構嚴謹,繁而不亂,長而不冗,段落分明。
  • 在技法上,大手筆與精細的手筆相結合。

後世評價[編輯]

《清明上河圖》不僅僅是一件偉大的現實主義繪畫藝術珍品,同時也爲我們提供了北宋大都市的商業、手工業、民俗、建築、交通工具等詳實形象的第一手資料,具有重要曆史文獻價值。其豐富的思想內涵、獨特的審美視角、現實主義的表現手法,都使其在中國乃至世界繪畫史上被奉爲經典之作。

白壽彜任顧問的《中國通史(彩圖本)》對《清明上河圖》的評價:全卷所繪人物五百餘位,牲畜五十多隻,各種車船二十餘輛艘,房屋眾多,道具無數,場面巨大,段落分明,結構嚴密,有條不紊。技法閑熟,用筆細致,線條遒勁,凝重老練。反映了高度精純的繪畫功力和出色的藝術成就。同時,因爲畫中所繪爲當時社會實錄,爲後世了解研究宋朝城市社會生活提供了重要的曆史資料。

《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在「張擇端」詞條內對《清明上河圖》的評價:是一幅具有重要曆史價值的風俗長卷,畫家成功地描繪出汴京城內及近郊在清明時節社會上各階層的生活景象。主要表現的是勞動者和小市民。對人物、建築物、交通工具、樹木、水流之間的相互關系的處理,非常巧妙,整體感很強,具有極大的考史價值。此後曆代繪制的都市風俗畫,無不受其影響。

畫作之謎[編輯]

歷史上對張擇端創作《清明上河圖》的年代,以及「上河」一詞曾有過一些爭論,對畫中描繪的是清明時節,從金代以來,似無異議。明代的《味水軒日記》中記載,這幅畫不但有宋徽宗的瘦金體題簽、雙龍小印,並且還有宋徽宗的題詩;詩中有「水在上河春」一句。這樣一來,這畫卷描繪的是春天景色就更不用懷疑了,中國近代及當代美術史家鄭振鐸、徐邦達、張安治等均主「春景」之說。但是,也有人對此提出異議。

20世紀80年代中期,鄒身城先生在中國宋史研究會上提出論文《宋代形象史料<清明上河圖>的社會意義》,認爲「清明」既非節令,亦非地名。這裡「清明」一詞,本是畫家張擇端進獻此畫時所作的頌辭。故有人認爲,這裡的「清明」要從廣義上去理解。《後漢書》有例證,是出云:「固幸得生『清明之世』……」從語氣看這個「清明」係指政治開明。畫中題款「清明」語,本是張擇端進獻此畫,請帝王們賞識所作的頌辭。金人在畫面上留下的跋文說:「當日翰林呈畫本,承産風物正堪傳。」點明此畫主題在於表現承平風物。考張擇端行年,他於徽宗朝在翰林書畫院供職,此畫的第一位收藏人便是宋徽宗,證畫家意在稱頌盛世,討最高統治者歡心。知道了這個背景,顯然「清明」一詞不是指節令。

還有人認爲清明之意是指「清明坊」。根據是當時東京城劃分一百三十六坊,外城東郊區共劃分三坊,第一坊就是「清明坊」。

同時長期以來一些專家學者對「上河」二字的含義也有諸多解釋。關於「上河」的含義主要有幾種觀點:有專家學者認爲「上河」是指「河的上遊」;有專家學者認爲「上河」是「逆水行舟」之意;也有專家學者認爲「上河」即「上墳之意」;還有專家學者認爲「上河」即「趕集上街之意」。

大事記[編輯]

2011年臺灣國立故宮博物院公視與歐洲藝術媒體Arte頻道,法國公視聯手製作的紀錄片《話‧畫——清明上河圖》,其拍攝的是故宮典藏的清院本《清明上河圖》真跡;帶領觀眾從新媒體的角度與名人口白,重現當年清明佳節古城熱鬧繁盛的景象。該片於2011年7月7日首播。

參閱[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楊新:〈《清明上河圖》贊〉,載2004年12月20日,故宮博物院網站。
  2. ^ 李日華:《味水軒日記》
  3. ^ 顧公燮《消夏閒記摘抄》載:太倉王忬收藏有《清明上河圖》,嚴世蕃知道後強行索要,王忬便將摹本獻給嚴嵩。裝裱匠湯臣認出畫是假貨,指證說:只看屋角雀是否一腳踏二瓦便可證實。嚴嵩大恨,便尋機將王忬害死。
  4. ^ 流泉.《塵埃歷盡-中國珍貴文物蒙難紀實》:山東畫報出版社,1999年.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