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進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基進側翼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基進黨
Taiwan Radical Wings
主席 陳奕齊
发言人 顏銘緯
何澄輝
成立 2012年4月27日(啟動)
2015年1月18日(成立政治社團)
前身 基進側翼
总部 台灣高雄市三民區博仁街13號
党报 基進政治報
意识形态 主權自主化、政治民主化、社會自由化
政治立场 臺獨左派
口号 政治民主化
主權自主化
社會自由化
立法院席次
0 / 113
議會席次
0 / 907
官方网站
radicalwings.tw
台灣政治
政党 · 选举

基進黨臺灣政黨之一,原名基進側翼,為臺灣第一個以臺獨左派為明確號召的政黨。2012年成立,2014年中已發展有臺北臺南新竹臺中等地方組織,2015年7月正式申請成為全國性政治團體,2016年5月改為現名。總部位於高雄,現任黨主席為陳奕齊

歷史[编辑]

緣起[编辑]

基進側翼的主張主要孕育於《超克藍綠》共筆部落格的新一專欄,2008年11月9日《吹響激進的號角--成為統治集團眼中的「暴民」吧!!》[1]可視為第一份文獻:「…如今之際,唯有徹底放棄、告別民進黨作為同路人,在台灣政治光譜上往『台灣人民』方向挺進並拉開台灣政治光譜的分佈,撐出一個激進有力的側翼…台灣人民的未來跟前途,才可以獲得確保!!」該文的寫作背景為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時,發生暴警在街頭逞兇粗暴對付抗爭者。到了2010年,同作者的《一個真誠/真正具有「普賴度」(Pride)中間選民的宣言》[2]一文,已可見基進側翼「三大神主牌」,即政治民主化(反殖)、主權自主化(反帝)、社會自由化(反剝削)的提出。基進之意,在於強調立場上的堅定與根本。與取得政權為核心的政黨相較,在政治光譜上,必然是處於非主流的極端位置。

起步與擴散[编辑]

2011年春正式進入政治宣講階段,台灣南社秘書長陳奕齊(新一)陸續受邀於南社、台北Café Philo等介紹其政治主張。2012年4月27日,新一在《南之洛馱思》論壇講演「尋找後2012政治改革的阿基米德點」,正式為基進側翼的獨立組建吹起啟動的號角。

2013年至2014年初,除了在台南社區大學開設「愛上政治」課程擴大基進側翼的骨幹之外,新一也開始進行全台宣講:雲科大台獨聯盟、台南Masa Loft Café、《如何阻撓國民黨繼續執政》座談會等等。其間基進側翼獲得台獨聯盟相當程度肯認,該聯盟為基進側翼在北部第一個合作伙伴。

直至2015年,基進側翼於台北、新竹、台中、雲林、台南等地各設有分部,總部位於高雄,事務所設於高雄市鹽埕區大禮街48號。

太陽花學運[编辑]

基進側翼經常被誤為是2014年太陽花運動所催生的政團,這是因為此社會運動為基進側翼帶來不少曝光機會,該政團參與了台北、台南與高雄三地的群眾組建,新一於立法院外的政治宣講也頗獲佳評;3月30日的330反服貿遊行中,基進側翼與超克藍綠共同印製的文宣《J'accuse...! 我控訴!》遭到現場糾察隊查扣,曾被媒體報導。另外,該政團在此運動之後進行核心成員的調整也受到新聞關注,只不過調整原因已與此運動無關了。

太陽花學運之後[编辑]

2014年6月27日,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至高雄參訪,基進側翼於漢來巨蛋會館外抗議,因警方強勢驅離而造成現場成員受傷。

2014年6月,基進側翼宣布參與年底的市議員選舉。

2014年8月17日,基進側翼舉辦「城市管線行腳—愛我高雄,城市零風險」遊行活動,並向高雄氣爆事故的罹難同胞默哀。

2015年1月18日成立「基進側翼全國聯合事務所」,並宣佈已向內政部申請成立政團[3]

2016討黨產公投連署運動[编辑]

2015年3月30日,基進側翼和台獨聯盟、黨產歸零聯盟、黃國昌林昶佐(Freddy)共推KMT討黨產公投[4][5]

自從太陽花運動之後,第三勢力咸信「自己國家自己救」,儘管台灣青年公民,深刻地體認到在選舉中把台灣主要的民主障礙—中國國民黨—的政治勢力削弱,對台灣民主進程是相當重要的任務,但只有讓國民黨在地方與中央的公職席次削弱或不過半,遠遠不足以捍衛或促進台灣更健全的民主。

因此,「基進側翼」身為推動台灣政改的第三勢力中的一個政團,在2016此一場攸關台灣未來發展的大選前一年,發動「黨產公投連署運動」的用意,即是認為第三勢力應該為台灣的政治改革,立下制度性的重建基樁的可能,不該只是單單期待民進黨的上台執政。畢竟,民進黨若能在2016年拿回執政權,依舊得面對中國與美國的兩面壓力,以及內部中國國民黨的可能杯葛與阻礙之時,唯有立基於制度性重建的可能,方能擺脫過去阿扁任內的改革步伐受到各方勢力牽扯羈絆,導致各種重大民主轉型過程中的改革減緩或停擺。

而「黨產公投」此一2016年的第三張選票,其實正是為2016的新局作出制度性的因應。設若,2016黨產公投成案,此乃歷史上公投最可能過關的一次;若公投過關,則中國國民黨勢必得解散且不得重組,此時,台灣民主新局將據此展開。為了避免黨國勢力復辟,基進側翼同時主張曾為國民黨的退黨黨員和現任黨員,公投若通過,即便國民黨裂解或重生,那些皆永久不得參與任何選舉,即便部分成員已經退黨或已經認同進步理念(例如:楊實秋等人)。同時,黨政商利益夾纏、政策「尋租」(rent-seeking)所造就的貪腐、買票慣習與文化等等,將因為黨產公投的過關,一一進入清理狀態,讓台灣民主制度得以重構,並帶出向大眾透明化(transparency)、社會徵信問責(accountability)、回應公民需求(responsiveness)的新民主制度。此乃台灣二次民主化工程的再啟動。此外,部分成員主張,希望能以相同方式,要求新黨、親民黨、中華統一促進會等偏向於統一,或從國民黨分出政黨消失在臺灣政局,因為對部分成員而言,這些都是國民黨的延伸,不解散則餘孽依舊存在。

基於此,「基進側翼」即將在全台組建「爭取公民的第三張選票—黨產公投宣講團」,開拔至社區、公園、街頭,直接向公民訴求第三張選票的重要性。同時,基進側翼的宣講團,也將替各路支持利用黨產公投啟動台灣二次民主化的第三勢力的候選人進行助講,利用黨產公投議題的助講,串連起全台第三勢力的合作契機。[6]

與台聯合作[编辑]

基進側翼台灣團結聯盟2016年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舉中共同推出不分區立委人選。基進側翼政團主席陳奕齊被列入台聯不分區第一名,替台聯注入年輕活水,力抗來勢洶洶的第三勢力。[7]

與綠黨和社民黨合作組成「社會福利國家連線」聯合競選[编辑]

2018年6月18日,宣布2018年6月19日「社會福利國家連線」聯合競選記者會,因應2018年直轄市縣市議員地方選舉,社會民主黨綠黨、基進黨一起合作[8]

理念[编辑]

政治民主化[编辑]

台灣/中華民國還不是正常的民主國家,為何?因為正常的民主國家,不只是能選舉就好,還需要國民具備成熟的民主精神,並落實在其他制度上。以戰後德國為例,為反省威瑪共和導致納粹合法崛起的慘劇,新的聯邦憲法設置一道防衛機制:禁止法西斯政黨參政,甚至連主張法西斯都屬於犯罪行為。中國國民黨,就是台灣的法西斯政黨。威權時期的種種不義,都仍體現在今日的生活裡。洪仲丘案即為明證,因為國軍體系的腐敗,是國民黨體制的最高展現。因此我們主張,國民黨即便道歉、裂解、清算而重生,亦永久不得參與所有的政治選舉。否則台灣將只是從過去的威權時期,進化到學理上的「競爭威權」時期,也就是表面可以選舉,但國民黨永遠佔據最大贏面。[9]

主權自主化[编辑]

基進側翼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新黨中华民族主义,也反對民進黨將台灣停滯於中華民國現狀的立場(詳見台灣前途決議文)。即同時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帝國主義的作為,也反對依循著中華民國政體所內建的文化觀與歷史觀,而在心態上自居為中國的藩屬派生,而有礙獨立國格的建立。該政團認為,為了抵抗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併吞壓力,必須主動發聲進行國際「承認政治」(recognition politics);同時,也不能將統獨問題視為一個對等的選項而進行公投,因為:不論公投結果如何,中國永遠在那裏,想當中國人的一方均可經個人選擇而實現其中國人的想望,但台灣人作為國籍身份卻有可能被多數暴力所剝奪。[9]

社會自由化[编辑]

社會自由化是跟經濟自由化相對立的概念。兩大黨(即國民黨與民進黨)的經濟自由化、支持全球化、國際化立場,已經明顯造成經濟發展的利益為少數人所獨享,貧富差距逐年擴大,工時高居世界第三名。其他黨(台聯親民黨新黨...)雖然立場沒那麼支持自由化,甚至反對,但也有時候會向自由化妥協。該政團主張,依循著公平正義原則,透過合理地分配台灣的經濟果實,提高社會整合(social inclusion/integration);因為,一個不論貧富出身都有公平發展其才能的社會,才是國家經濟得以永續發展的關鍵所在。該政團也認為,透過這個過程,台灣人民將逐漸從勞動中釋放出來,成為擁有更多時間追逐自己生命夢想的自由人,即經由反抗不平等而達成社會自由化。[9]話雖如此,在2018年初,面對民進黨政府修法放寬增加工時等作為,基進黨眾多幹部仍表態贊成,相對於基進黨宣揚的理念,反而產生矛盾。

區域平衡發展[编辑]

基進黨對於中國國民黨於2008年重新執政後,推翻原有政策,將已南遷之體委會漁業署全部遷回台北市,而其餘原定但尚未執行之中央部會南遷計劃(例如:公廣集團)也全部終止,十分不滿。基進黨批評中國國民黨長期執政時將全台灣的政治、經濟、教育等資源過度集中於北台灣,尤其是台北市,而2008年重新執政後,其核心集中思維又再度恢復。[10]

組織架構[编辑]

  • 基進側翼全國聯合事務所:位於高雄,事務所設於高雄市三民區博仁街13號(捷運後驛站2號出口)。
  • 地方分部:目前於台北、新竹、台中、台南各設有分部,各分部主要以讀書會、公民論壇和台語文教學班進行交流。
  • 基進黨高雄分部:位於高雄,事務所設於高雄市三民區博仁街13號(捷運後驛站2號出口)。
  • 基進黨台北分部/基進側翼台北事務所:位於台北,事務所設於台北市中山區龍江路412巷9號一樓(捷運中山國中站)。
  • 基進黨台南黨部:位於台南,黨部設於台南市南區府緯街88號
  • 基進黨台中分部
  • 基進黨新竹分部

相關人物[编辑]

  • 陳奕齊:基進側翼的創建人與基進側翼政團召集人,筆名新一,他是前台灣南社秘書長、《南之洛馱思》論壇(高雄與台南)組織者,並且經常在小英教育基金會《想想論壇》[11]台灣教授協會《極光希望電子報》[12]與《超克藍綠》[13]發表政論。於2015年6月當選第一屆政團主席。
  • 格瓦推:《超克藍綠》主要寫手,跟新一同為超克藍綠寫手。基進側翼關於解殖理念,大多由格瓦推提供。
  • 顏銘緯:基進側翼聯合競選總部的辦公室主任,也是時任全台灣最年輕的競選辦公室主任,第一位丟《被出賣的台灣》書給馬英九

歷屆選舉情況[编辑]

投入2014年九合一選舉[编辑]

2014年中華民國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基進側翼推舉5人分別參選高雄市議員新竹市議員,但因基進側翼並非政黨,此5人仍是以無黨籍參選,5人分別是高雄市議員選舉第4選區(左營區楠梓區)黃若桓、第6選區(旗津區鼓山區鹽埕區)劉哲宇、第9選區(鳳山區)楊承翰、第10選區(前鎮區小港區陳信諭新竹市第5選區(香山區)黃彥儒[14][15]。結果雖皆未當選,但在得票數及得票率上均偏高;其中黃彥儒原本更是最低票當選者,只是遭婦女保障名額排擠而落選。[16]

2014年中華民國地方公職人員選舉[编辑]

公布日期 參選選區 參選地區 號次 候選人 口號 職業 得票數 得票率 結果
2014年8月26日[17]
高雄市第十選舉區
高雄市 前鎮區小港區
8
陳信諭
石化未來
醫師
10178票
5.59%
未當選
2014年8月26日
高雄市第六選舉區
旗津區鼓山區鹽埕區
4
劉哲宇
鹽埕新觀光,鼓山好生活
牙技師
3241票
3.40%
未當選
2014年8月26日
高雄市第九選舉區
鳳山區
1
楊承翰
守護鳳山,關懷基層
律師
8690票
4.92%
未當選
2014年8月26日
高雄市第四選舉區
左營區楠梓區
12
黃若桓
楠梓沒五輕,左營興文化
日文教師
5168票
2.94%
未當選
2014年8月26日
新竹市第五選區
新竹市 香山區
2
黃彥儒
進步香山,人文新竹
企管
3945票
10.60%
未當選

2018年中華民國地方公職人員選舉[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Shinichi,《吹響激進的號角--成為統治集團眼中的「暴民」吧!!》,超克藍綠部落格
  2. ^ Shinichi,《一個真誠/真正具有「普賴度」(Pride)中間選民的宣言》,超克藍綠部落格
  3. ^ 涂建豐. 第三勢力成型 基進側翼全國聯合事務所成立. 蘋果日報. 2015-01-18 [2015-01-19]. 
  4. ^ 林朝億. 基進側翼推黨產公投 要大選投第3張票. 新頭殼. 2015-03-31 [2015-03-31]. 
  5. ^ 羅沛德. 民團促黨產公投 國民黨:尊重. 自由時報. 2015-03-30 [2015-03-30]. 
  6. ^ 基進側翼臉書專頁. 「啟動民主進階版,公民作伙討黨產:爭取公民的第三張選票」基進全台助講團起跑新聞稿. 
  7. ^ 自由時報. 台聯不分區 太陽花青年擬列首位. 
  8. ^ 攝影:陳明仁 文字:焦家卉. 不讓時力獨大!社民黨、綠黨、基進黨將結盟組「社會福利國家連線」. 《風傳媒》. 2018-06-18 [2018-06-19]. 
  9. ^ 9.0 9.1 9.2 基进党. 基進宗旨. 
  10. ^ 20171008基進黨聲明稿【基進黨支持首都南遷和減壓】. 基進黨(基進側翼). 2017-10-08 [2018-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7) (中文). 
  11. ^ 《打狗吹水 新一》,想想論壇
  12. ^ 新一分類文章,極光希望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10-15.
  13. ^ 超克藍綠
  14. ^ 林彥呈. 台灣置身絕境 基進側翼青年「凶日」參選. 風傳媒. 2014-09-04 [2014-10-28]. 
  15. ^ 周思宇. 傳承台獨意志 基進側翼五師展現參選決心. 自由時報即時新聞. 2014-09-12 [2014-10-28]. 
  16. ^ 103年縣市議員選舉(區域) 候選人得票數
  17. ^ 周昭平. 太陽花世代律師醫師 籌20萬參選市議員. 蘋果日報. 2014-09-04 (中文(台灣)‎).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