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MIM-104爱国者导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愛國者飛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MIM-104爱国者导弹
Patriot PAC-2 Launcher with HEMTT Display at CKS Memorial Hall Square 20140607a.jpg
中华民国空军爱国者导弹发射系统及HEMTT拖车
類型 中远程防空导弹
原產國 美国
服役記錄
服役期間 1984-至今
用户 使用国
生產歷史
研發者 雷神休斯RCA
研發日期 1967
生產商 雷神

洛克希德·马丁(PAC-3)

生產日期 1980-至今
製造數量 生产超过10000枚导弹

MIM-104爱国者导弹英语:MIM-104 Patriot)是美國雷神公司製造的中程地對空飛彈系統。它取代MIM-14奈基-大力神MIM-23鹰式导弹,成為美軍中高空防空武器。爱国者导弹系統在波斯灣戰爭中成功拦截了伊拉克军队发射的飞毛腿导弹,这是历史上首次在实战中成功拦截弹道导弹,这使其声名大噪,成為此次战争中美军的代表性武器之一。之后经多次升级,爱国者导弹成为美国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中负责末端中低层反导的重要组成部分。

研发与演进[编辑]

20世纪60年代,美国陆军考虑要发展新一代的防空武器,以取代MIM-14奈基-大力神与MIM-23鹰式导弹。该新武器系统被命名为FABMDS(Field Army 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 System,野战陆军弹道导弹防御系统),1963年这个项目改名为AADS-70(ARMY Air Defense System 1970s,陆军防空系统-1970),1965年8月,陆军导弹司令部最终确定该武器系统是一种机能拦截高性能飞机、又能拦截近程弹道导弹的地对空导弹系统,定名为SAM-D(Surface-to-Air Missile-Development,地对空导弹-发展型)。1967年5月,雷声公司被选为主承包商;1969年11月,SAM-D进行了第一次发射测试;1973年,工程发展阶段开始,一年后,在1974年1月项目需求发生了重大变化,SAM-D被要求采用指令+TVM(Track-Via-Missile,[a])制导模式。因为项目要求的变更,研发进度被拖延并导致了经费削减。直到1975年TVM经过验证测试后,项目才在1976年1月进入了全尺寸发展阶段,并在当年5月被正式命名为爱国者,测试导弹获得三军统一命名编号XMIM-104A。1977年开始进行在电子干扰环境下发射多枚导弹拦截不同目标的试验;1980年10月,MIM-104A导弹获得了第一份生产合同;1982年,第一套爱国者导弹系统样机交付部队;1984年,达到了初始作战能力(IOC)。[1]

MIM-104 愛國者导弹
PATRIOT Advanced Capability-2 (PAC-2) -03.jpg
愛國者2型試射
PAC-3 Erint Missile.jpg
爱国者3型试射
概觀
類型 地對空飛彈
服役 1984
設計生產 雷神公司(PAC-2)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PAC-3)
單位造價 2-3百万美元(PAC-3)[2]
技術數據
長度 5.31米
直徑 41公分(PAC-2)
25.5公分(PAC-3)
翼展 84公分(PAC-2)
51公分(PAC-3)
負載重量 91公斤(PAC-2)
73公斤(PAC-3)
整體總重 914公斤(PAC-2)
320公斤(PAC-3)
發動機 Thiokol TX-486-1 固體火箭引擎(PAC-2)
最大速度 5馬赫
制导方式 指令+TVM(PAC-2)
慣性導引+主動雷達導引(PAC-3)
彈頭 高爆破片彈頭(PAC-2)
碰撞擊殺(PAC-3)
引信 近距離引爆(PAC-2)
KKV(PAC-3)
發射平台 車輛

MIM-104A[编辑]

MIM-104A是爱国者导弹刚服役时的基础型号,只能拦截飞机而并不具备设计中的反导功能。

MIM-104B(PAC-1)[编辑]

1985年3月开始进行的爱国者先进能力升级(Patriot Advanced Capability,PAC),该计划分多阶段,第一阶段是为了使爱国者导弹具有反战术弹道导弹的能力进行的地面设备软件升级。升级后加高了雷达的搜索扇面(从25°增加到89°)。1986年9月在美国白沙导弹试验场,升级后的爱国者PAC-1在26000英尺高度成功拦截了一枚速度2马赫的长矛导弹,拦截弹的战斗部爆炸破坏了长矛导弹的控制面,使其坠毁在距目标2千米的地面。

MIM-104C(PAC-2)[编辑]

爱国者系统的第二阶段的改进代号为PAC-2。PAC-2进一步优化了地面雷达算法,并且第一次对拦截弹进行了升级。对导弹引信和战斗部的改进可以将来袭的敌方导弹摧毁而不只是将其打击偏离弹道。新的战斗部每个预制破片的重量从2克增至45克,破片的速度也稍快些,大大增强了对付密结构的战术弹道导弹战斗部的摧毁效力。M818E2双模脉冲多卜勒引信替换了原来的XM818引信。该引信有双锥波束:窄锥波束探测距离更大,用于对付导弹目标;较宽的锥型波束则用于对付飞机。作战时通过雷达至导弹的上行数据链传递目标是导弹还是飞机以及接近速度和横向速度的信息,使引信的性能最佳化。1987年11月PAC-2测试成功,并于1990年交付陆军。PAC-2被投入海湾战争战场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3]

MIM-104D/E/F(GEM)[编辑]

制导增强型导弹(guidance enhanced missiles,GEM)于1996年开始装备,编号为MIM-104D(ATM1)。主要改进内容包括4点:改进导弹的动力装置、引信和C波段前置接收机,从而提高了导弹的射程、射高和制导精度,使其能够拦截射程达600公里的战术弹道导弹。GEM进一步升级为ATM1T(GEM-T)与ATM1C(GEM-C)。ATM1T称为GEM+(MIM-104E),加装了一个Ka波段毫米波主动雷达导引头,使引导头成为采用半主动C波段雷达导引头与主动导引头相结合的双模导引头,并于2002年11月列装。ATM1C(MIM-104F)为针对低空低RCS目标如巡航导弹的升级型号。

PAC-3[编辑]

PAC-3的发展有三个独立阶段,其中前两个阶段主要对雷达、通信系统进行改进,而第三阶段使用了来自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全新设计的拦截弹,一般所称的爱国者3型导弹PAC-3都是特指此新型导弹。

第一阶段改进计划即PAC-3(1)包括:使用了GEM拦截弹;改进火控计算机,使其数据处理速度和存取数据的容量分别达到原来的4倍和8倍;增加可擦写磁盘系统和数据记录仪,使作战单位能够借助光盘及内装的数据记录器采集作战过程中的所有数据;改进地面雷达处理器,使其具备在杂波中分辨巡航导弹的能力。为了配合硬件改进,还采用新型的控制软件,解决了PAC-1/2系统作战软件对战术弹道导弹目标飞行轨迹推算能力不足、难以进行交战控制管理的问题。

第二阶段PAC-3(2)是PAC-3(3)形成战斗力前的过渡型号,主要包括对爱国者导弹营系统和导弹连系统两方面的改进。 在营级系统方面的改进是对爱国者导弹营的通信能力增强改进计划,主要是与Link-16联合战术信息分发系统(JTIDS)联网,使爱国者具备与TMD信息互通和共享的能力,可从其它雷达系统中将目标的数据提供给爱国者火力单元。 在导弹连系统方面的改进包括:使用了GEM+拦截弹;升级了AN/MPQ-53雷达达的计算机系统和显示控制系统,采用运算速度更快的芯片和存储器并改进了雷达波束控制算法,以减小雷达副瓣,提高对抗反辐射导弹的能力。

爱国者3型採用直接动能碰撞(KKV)战斗部
1

第三阶段PAC-3(3)系统采用了体积更小,具有主动雷达制导引导头和直接动能碰撞(KKV)战斗部的新型专用弹道导弹拦截弹ATM2,也可同时之前系统的拦截弹兼容。由于新型拦截弹的直径比旧型的导弹缩小了0.155米, 一辆发射运输车得以携带16枚爱国者三型导弹(四具发射器当中,每个发射器配备四枚导弹)。相比之下,旧型导弹只有四枚(每车四个发射器,每个发射器一枚导弹)。地面系统也进行了全面强化,雷达升级为AN/MPQ-65。2003年,仅有的50枚左右仍处于测试阶段的PAC-3被投入伊拉克自由行動,并在两次实战拦截中都成功摧毁了目标。

ATM2[编辑]

三型的彈頭

PAC-3拦截弹源自星球大战计划的ERINT(Extended Range Interceptor,增程拦截器)项目,ERINT于1992年6月进行首次飞行试验,于1994年被选为PAC-3系统的拦截弹,于1995-1997年内进行了多次靶场测试与拦截试验。PAC-3由一级固体助推火箭、制导设备、雷达引导头、姿态控制与机动控制系统和杀伤增强器等组成。全弹长4.635米,弹体直径为0.255米,起飞重量304千克,助推火箭关机后的重量为140千克。弹头与助推火箭在飞行中不分离,始终保持一个整体。其作战距离30千米,作战高度15千米,最大飞行速度5马赫。[4]

为了增大拦截目标的有效直径,以便靠动能摧毁目标,PAC—3拦截弹上有一个名为“杀伤增强器”的装置。该装置放在助推火箭与制导设备段之间,长127毫米,重11.1千克。杀伤增强器上有24个214克重的破片,分两圈分布在弹体周围,形成以弹体为中心的两个破片圆环。当杀伤增强器内的主装药爆炸时,这些破片以低径向速度向外投放出去,等于增大了拦截弹的有效直径,从而使目标或被整个拦截弹击中,或被破片击中。

PAC-3 MSE[编辑]

PAAC-4[编辑]

爱国者经济可承受先进能力 (Patriot Advanced Affordable Capability-4,PAAC-4),计划地面系统继续沿用爱国者3系统雷达、发射车和管理控制站;导弹则采用以色列大卫投石索项目中的两级多模制导致昏者拦截弹(Stunner)取代单级雷达制导的爱国者3拦截弹。致昏者拦截弹由助推器和杀伤弹头组成,装备雷达和光电复合导引头,通过三脉冲发动机控制转向,拦截高度40km,最高拦截速度6马赫,具备全天候拦截作战能力。计划中基于“致晕者”导弹的PAAC-4拦截系统单位成本仅为原爱国者3导弹(200万美元)的20%。[5][6]

系统组成[编辑]

爱国者导弹的基础编制为导弹连,又称火力单元。下辖一个连部班;一个火控排,操作一台雷达;一个发射排,共8个发射班组操作8部发射器;一个维修排,负责对系统及车辆进行检测和简单性维护。

雷达[编辑]

AN/MPQ-53雷达是单脉冲体制多功能相控阵雷达。雷达的主要组成部分包括:相控阵天线、发射机、接收机、信号处理器、敌我识别器等。其中相控阵天线由8个天线组成:1个用于目标搜索、跟踪和拦截弹跟踪、制导功能的主阵(5161个辐射阵元)直径2.44米;5个用于电子对抗功能的副瓣对消天线子阵(每个子阵51个阵元);1个用于TVM功能的子阵(253个阵元)直径0.5334米;1个用于敌我识别功能的天线子阵(20个阵元)工作在L波段。AN/MPQ-53雷达可同时监视100个左右目标并引导8枚导弹攻击3~5个目标。该雷达可以独立完成之前的防空系统需求几部雷达才能完成的对目标搜索、识别、跟踪、拦截全过程相应工作。PAC-3第三阶段升级中相控阵雷达使用双行波管代替了原先的单行波管和正交场放大器,升级后的雷达被重新命名为AN/MPQ-65。AN/MPQ-65的平均功率较旧雷达增大了一倍,配合雷达的软件升级使系统可以从诱饵或碎片中区分小型目标,并具有了一定的反隐形目标能力。[7]

AN/MSQ-104交战与火力控制站[编辑]

作战控制站是爱国者火力单元作战时唯一需要有人操作的设备(由一名指挥官和两名操作手操作),由武器控制计算机(WCC)、人机接口以及各种数据和通信终端组成。其自身的通信天线置于M927,作战时可升至20米。作战控制中心通过两组程序控制武器系统的全部作战过程:第一组程序使系统进入准备状态,第二组程序控制整个交战过程。

发射装置[编辑]

M901发射装置,由15kW柴油发动机、发射架电子装置、发射架以及相关机械设备组成,安装在由M983HEMTT牵引车牵引的M860型拖车上[b],一个发射班组包括拖车共需3人操作。发射架装载4个箱式发射装置,发射架水平可转动110°,作战时仰角38°。发射装置通过光纤或无线电通讯与指挥控制站互联,部署时最大距离20千米左右,作战时自动向控制站报告发射架及导弹状态并执行来自控制站的指令。

OE-349天线[编辑]

天线塔由两边对称设置的4个4kW天线构成。作战时天线可升至30.76米,方位可调。无线电电台工作在甚高频,可以和系统内单位、上级单位与相邻火力单元进行通信联络,协调作战。

EPP-III电站[编辑]

电站为雷达系统与作战控制站服务。主体是两台150kW(400Hz)的柴油发动机、两个燃料箱(280升)与配电设施,置于M977牵引车上,油箱加满后可持续供电8小时以上。

战历[编辑]

在1991年波斯灣戰爭中的使用[编辑]

波斯灣戰爭以前,彈道飛彈防禦一直只是一個未經實戰考驗的概念。愛國者飛彈被指派去擊落發射到以色列沙地阿拉伯的伊拉克飛毛腿飛彈。1991年1月18日它第一次成功攔截及摧毀了一枚發射到沙地阿拉伯的飛毛腿飛彈。這是第一次一個空防系統擊落一枚敵方戰區彈道飛彈。

「沙漠風暴」行動時的愛國者導彈。

在宰赫兰失效[编辑]

1991年2月25日,一枚伊拉克飛毛腿飛彈擊中了沙地阿拉伯宰赫兰的一個軍營,殺死了美國陸軍第十四軍需分隊的28名士兵。

政府調查指出該次失敗歸咎於飛彈系統時鐘內的一個軟體錯誤。在此之前,愛國者飛彈連在載赫藍已經連續工作了100小時。每一个小时,系统时钟会有一个毫秒级延迟。导弹系统时钟寄存器设计为24 位,精度也只限于24位的精度。这个精度误差渐渐放大,100小时后,飛彈的時鐘已經偏差了三分之一秒,相等於600米距離誤差。由於這個時間誤差,縱使雷達系統偵察到飛毛腿飛彈並預計了它的彈道,系統卻找不到實際上來襲的飛彈。在這情況下,美軍視起初的目標發現為假警報,偵測到的目標也從系統中刪除。以色列方面發現了這個問題並於1991年2月11日知會了美國陸軍及愛國者計劃辦公室(軟體製造商)。以色列方面建議重新啟動愛國者系統的電腦作為暫時解決方案,可是美國陸軍方面卻不明白每隔多少時間需要重新啟動系統。1991年2月26日,製造商向美國陸軍提供了更新軟件。這個軟件最終在飛毛腿飛彈擊中軍營後一天才運到軍隊。[8][9][10]

成功率與準確度[编辑]

美國陸軍聲稱愛國者系統在沙地阿拉伯和以色列的初始成功率分別為80%和50%。這最終修訂為70%及40%。

1992年4月7日,麻省理工學院的Theodore Postol和特拉維夫大學的Reuven Pedatzur在美國眾議院委員會上作証時表示,根據他們的獨立分析,愛國者系統的成功率低於10%,甚至可能只有0%的成功率。

同一天,哈佛大學 甘迺迪政府學院的Charles A. Zraket,以及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Peter D. Zimmerman為愛國者飛彈系統在以色列及沙地阿拉伯的成功率作證時指出很多在Postol報告中的結果及分析方法有不妥的地方。

  • 成功率 - 飛毛腿飛彈被摧毀或擊中後偏離至無人地區的百分比
  • 準確度 - 命中次數相對於所有已發射的愛國者飛彈數目的百分比

這兩個數字的差異對於分析愛國者系統在戰爭中的表現是尤其重要的。

據Zimmerman的論述,標準接戰準則是以平均四枚愛國者飛彈攔截一枚飛毛腿導彈; 在沙地阿拉伯則平均發射三枚飛彈。如果所有的飛毛腿飛彈都擊落或偏離至無人地區,則成功率為100%,但是準確度只會分別是25%及33%。

這兩個作證同樣把愛國者的問題歸咎於愛國者的原始設計-愛國者原本是作為一套反戰機系統。根據這設計,系統發射接近引信飛彈,飛彈接近目標爆炸,以摧毀或使目標失效。由於飛彈瞄準了目標的質量中心,在對付飛機的時候毫無問題,但在對付高速飛行的飛毛腿飛彈時,愛國者通常只能擊中其尾部,而不是其彈頭。

此外,伊拉克對飛毛腿飛彈的重新設計也影響了愛國者的準確度。伊拉克把蘇聯設計的飛毛腿飛彈重新設計使之飛得更快,結果這些改動弱化飛彈彈體,令飛彈更有可能在重返大氣層時碎裂。這令愛國者面對大量新增目標,卻無法知道碎片和彈頭是哪一個。

根據Zimmerman的分析,要實際計算「擊殺率」變得很困難。一次成功擊殺是等於命中彈頭還是命中飛彈? 如果彈頭被愛國者擊中而跌落到沙漠中,這算不算一次成功? 但如果彈頭墜落在人煙較少的郊區,又或者四枚愛國者全部失準而飛毛腿飛彈解體以至彈頭墜落,這些情況下又怎樣計算成功率?

Zraket的作証指出愛國者系統缺乏高解析度的攝影裝置以記錄攔截目標的過程。因此,愛國者的操作人員以錄影帶記錄每次飛彈發射,而傷害評估組則記錄散落地面的飛毛腿飛彈碎片的位置。彈坑分析被用於判斷彈頭在碎片著地前是否已被摧毀。除此之外,相較起在以色列的情況,愛國者在沙地阿拉伯的有30%的成功率,部分原因因愛國者導彈只需把來襲飛彈推離軍事目標,使其墜落沙漠之中避免死傷。相比之下,射向以色列的飛彈都直接瞄準城市和平民。沙地阿拉伯政府也大量刪除當地媒體任何有關飛毛腿彈導致損傷的報導,而以色列政府沒有實施此類審查。此外,愛國者在以色列的成功率是由以色列軍方檢驗的。他們沒有任何政治原因去高估愛國者導彈的成功率,反而有原因去低估其成功率。以色列軍隊把任何在地面爆炸的飛毛腿飛彈都算作愛國者導彈失敗。與此同時,美國陸軍本身有很多原因去支持一個高成功率的愛國者飛彈系統,他們也直接負責檢驗該系統在沙地阿拉伯的表現。

一輯加拿大廣播公司紀錄片描述前以色列國防部長透露,指以色列政府曾經對愛國者系統反飛彈的表現感到十分不滿,甚至曾準備無視美方反對,自行對伊拉克採取軍事報復。該項反應只是因後來雙方停火而取消。[11]

該系統的心理影響[编辑]

薩達姆·海珊曾誓言以飛彈襲擊以色列,迫使他對伊拉克攻擊,以至令其它阿拉伯國家站在伊拉克一方。以色列曾擔心飛毛腿飛彈上會使用化學或生物武器。愛國者導彈在戰爭早期讓以色列政府安撫其國民。

在戰爭期間,以色列有兩人死亡及七百多人受傷。

2003年伊拉克戰爭中的戰果[编辑]

愛國者3型可裝填16枚導彈於同一發射架

在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中,愛國者飛彈部隊成功地擊落數枚伊拉克發射的彈道飛彈,但是也把一架回航的皇家空軍龍捲風GR4型戰機誤認為伊拉克飛彈而擊落,兩名機員遭害殉職。緊接在該事件後,美國軍方聲稱事發時該架皇家空軍的戰機沒有把敵我識別系統打開。但是一名隨同愛國者飛彈連採訪的美國隨軍記者表示:「陸軍的愛國者飛彈把盟軍戰機誤認作敵軍戰術彈道飛彈」。

美軍第43防空炮兵團2營E連第一次成功在戰區以PAC-3戰鬥。除了攔截飛毛腿飛彈外,愛國者導彈也攔截了數枚瞄準沙地阿拉伯及科威特的其它類型飛彈,包括海鷹反艦飛彈。相較於會進入平流層的飛毛腿飛彈,這些飛彈在低高度50尺飛行,令防空系統只有很少的時間去瞄準和攔截。一些飛彈成功穿過了防空網,不過達到的殺傷效果很有限。

日本[编辑]

日本方面從美國引進了愛國者飛彈,主要針對來自中國與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所發射的彈道飛彈、巡弋飛彈的威脅。其中中國二砲部隊東三省部署的東風-21中程彈道飛彈、江西與山東部署的長劍-10陸射巡弋飛彈,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使用的轟-6掛載的長劍-10空射型,對日本陸上自衛隊海上自衛隊美國第七艦隊的威脅極大,如橫須賀海軍基地佐世保海軍基地橫田空軍基地三澤空軍基地普天間海軍陸戰隊航空基地嘉手納空軍基地勢必會成為解放軍的首要攻擊目標,故在這些地方常態性地部署愛國者飛彈。北韓方面曾在2012年兩次試射火箭,但日本方面擔心火箭殘骸會墜入琉球周圍海域及附屬島嶼,故自衛隊在琉球部署了愛國者三型飛彈陣地。

韓國[编辑]

朝鮮人民軍所擁有的中短程彈道飛彈,大多針對韓國部署,尤其是在朝鮮東北部舞水端里試射成功的大浦洞-1飛彈大浦洞-2飛彈,韓國方面憂心朝鮮人民軍的飛彈有可能會配備核生化彈頭,故在首爾仁川釜山大邱等大城市附近部署了愛國者飛彈系統。

希臘[编辑]

雅典奧運期間,為了奧運會場的維安,希臘軍方部署了愛國者飛彈,防範來自空中的恐怖攻擊。

波蘭[编辑]

普京就任俄羅斯總統後,展開了針對歐盟的擴軍計畫,並增加了戰略轟炸機與彈道飛彈的部署;而波蘭與俄羅斯的關係時好時壞,普京的擴軍計畫有可能會對波蘭造成威脅,故波蘭曾打算加入美國主導的國家飛彈防禦系統戰區飛彈防禦系統作為對俄國擴軍的回應,同時波蘭從美國購入了愛國者飛彈系統。

德國[编辑]

由於西德位於美蘇冷戰的最前線,為了防範東德前蘇聯的導彈攻勢,西德當局引進了愛國者飛彈;後來德國跟波蘭一樣,為了防範俄羅斯的導彈攻勢而特別注重愛國者飛彈的重要性。

土耳其[编辑]

從2011年開始爆發的敘利亞內戰期間,敘利亞政府均曾與土耳其在雙方邊界上發生過小型駁火,又由於土耳其為北約組織會員國的關係,土耳其方面在北約授權下於敘土邊界部署愛國者飛彈,防範敘利亞戰機可能的入侵。

使用國[编辑]

 巴林
 埃及
 德國
 希臘
 约旦
 以色列
 日本
 科威特
 荷蘭
 卡塔尔
 沙烏地阿拉伯
 韩国
 西班牙
  • 西班牙军队:来自德国的3套二手PAC-2+,共18辆发射车[18]
    • Regimiento de Artillería Antiaérea n.º 74
 中華民國
 阿联酋
 美國
  • 美国陆军[20][21]
    • 第11防空炮兵旅
      • 第43防空炮兵团第1营
      • 第43防空炮兵团第2营
      • 第43防空炮兵团第3营
      • 第52防空炮兵团第5营
    • 第31防空炮兵旅
      • 第2防空炮兵团第3营
      • 第3防空炮兵团第4营
    • 第69防空炮兵旅
      • 第5防空炮兵团第4营
      • 第44防空炮兵团第1营
      • 第62防空炮兵团第1营
    • 第108防空炮兵旅
      • 第7防空炮兵团第1营
      • 第4防空炮兵团第3营
    • 驻韩美军第35防空炮兵旅
      • 第1防空炮兵团第1营
      • 第1防空炮兵团第2营
      • 第52防空炮兵团第6营
    • 驻欧美军第10陆军防空反导司令部
      • 第7防空炮兵团第5营
    • 陆军防空炮兵学校
      • 第6防空炮兵团第3营

性能[编辑]

拦截弹 MIM-104A MIM-104B
(PAC-1)
MIM-104C
(PAC-2)
PAC-3
最大作战距离/千米 80~100 70~100 20[c]
最小作战距离/千米 3
最大作战高度/千米 24 25 15
最小作战高度/米 300
系统展开时间/分钟 30~50
反应时间/秒 12~15
导弹长度/米 5.31 5.18 5.2
最大弹径/毫米 410 255
导弹翼展/毫米 840 510
起飞质量/千克 900 914 320
战斗部质量/千克 91 73
机动能力/g 25~30 20~25
战斗部种类 破片 KKV
AN/MPQ-53雷达性能参数
参数 具体指标
天线主阵 天线尺寸 圆形,直径2.44米
示例 5161个(每个直径约39毫米)
阵面倾角 22.5°
波束扫描角 ±60°
天线方向图 32种
转换时间 100毫秒
天线最大扫描角 62.54°
中心频率 5521MHz
中心波长 5.433厘米
半功率点波束宽度 1.8°×1.8°
主阵增益 39db
发射机 峰值功率 600千瓦
平均功率 10千瓦
占空比 1.7%
工作带宽 5.259GHz~5.736GHz,500MHz
工作频点 频带内间隔3MHz的160个固定频点
损耗 2.7db
接收机 噪声系数 7db
接收机带宽 6MHz
双波程损耗 3.2db
最大作用探测距离 170千米(RCS=1m²)
覆盖范围 仰角 22.5°~85°
方位 120°(±60°)
脉冲宽度 8μm,20μm,60μm,100μm
同时监视目标数 90~125个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释和参考资料[编辑]

注释
  1. ^ 这种制导方式下拦截弹接近目标时把它获得的目标信息传送到地面控制车,在地面形成精确的制导指令后再传回导弹进行指导,而不是直接使用地面雷达获得的目标信息来计算制导指令。由于相比地面雷达,导弹总是更接近目标,所以这种模式较指令制导可以显著增加准确度,并提升了分辨来袭目标和诱饵的能力
  2. ^ 部分出口国家也会使用本国军队装备的其他军车牵引
  3. ^ 弹道导弹目标
引用
  1. ^ Raytheon MIM-104 Patriot. designation-systems.net. 
  2. ^ Brain, Marshall. How Patriot Missiles Work. howstuffworks.com. [September 27, 2014]. 
  3. ^ 装有新型引信和战斗部的爱国者导弹. 飞航导弹. 1988, 5. 
  4. ^ ERINT Extended Ranger Interceptor. GlobalSecurity.org. 
  5. ^ Raytheon-Rafael Pitch 4th-Gen Patriot System. Defensenews.com. 2013-08-31. 
  6. ^ 美国雷声公司和以色列拉发尔公司联合推出第四代“爱国者”防空系统. 国防科技信息网. 2013-09-02. 
  7. ^ 吕久明; 贾锐明; 刘孝刚. AN/MPQ-53相控阵雷达性能分析. 2009年全国天线年会论文集. 2009-10-13. 
  8. ^ 电脑缺陷害死28名美军. 空军世界. 2015-12-07. 
  9. ^ Patriot missile defense, Software problem led to system failure at Dharhan, Saudi Arabia; GAO report IMTEC 92-26. 美国政府问责署. 1992-02-27. 
  10. ^ Robert Skeel. Roundoff Error and the Patriot Missile. SIAM News, volume 25, nr 4. (原始内容存档于July 2, 2010). 
  11. ^ (5 February 2003). The Fifth Estate: The Best Defence [Television program]. Toronto, Ontario: CBC.
  12. ^ Jordan To Receive 3 US Patriot Anti-missile Batteries On Feb 6 - Diplomats. 
  13. ^ 日本成功部署24套爱国者防空导弹发射系统. 国防科技信息网. 2015-11-10. 
  14. ^ Gulf States Requesting ABM-Capable Systems. [August 17, 2010]. 
  15. ^ Kuwait buys PAC-3. Strategypage.com. August 6, 2012 [September 27, 2014]. 
  16. ^ Federal Register - 36(b)(1) Arms Sales Notification. federalregister.gov. 
  17. ^ 卡塔尔同美国达成巨额军品交易,首次购买“爱国者”导弹. 国防科技信息网. 2014-07-15. 
  18. ^ 西班牙再次从德国采购“爱国者”导弹系统. 国防科技信息网. 2014-12-30. 
  19. ^ UAE seals deal for Patriot missiles. The National (United Arab Emirates). December 25, 2008 [September 27, 2014]. 
  20. ^ Air Defense Artillery Unit Locations (PDF). airdefenseartillery.com. 201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September 17, 2010). 
  21. ^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 IISS. iiss.org.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