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让-贝德尔·博卡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卡萨一世
Bokassa I
Bokassa colored.png
 中非帝国皇帝
统治 1976年12月4日-1979年9月20日
加冕 1977年12月4日(1977-12-04)(56岁)
前任 称总统
继任 戴维·达科(总统)
中非总统兼政府主席
统治 1966年1月1日-1976年12月4日
前任 戴维·达科
继任 称帝
出生 (1921-02-22)1921年2月22日
 法属赤道非洲布班基村
逝世 1996年11月3日(1996-11-03)(75岁)
 中非班基
配偶 Catherine Denguiadé
子嗣 让·塞尔日·博卡萨
让-巴都·卜卡萨
王朝 博卡萨
父亲 Mindogon Mgboundoulou
母亲 Marie Yokowo
宗教信仰 天主教
伊斯兰教

让-巴都·博卡萨(法语:Jean-Bédel BokassaIPA: [ʒɑ̃ bedɛl bɔkasa],又称博卡萨一世萨拉赫丁·阿迈德·博卡萨Salah Eddine Ahmed Bokassa,1921年2月22日-1996年11月3日) ,是中非政治人物,以政变推翻其表弟戴维·达科之政权,成为中非共和国的军事统治者(从1966年1月1日开始执政),后来成为中非帝国的皇帝(在位期间:1976年12月4日─1979年9月20日),后被法国人推翻而退位,于1996年11月3日死于心脏病

早年[编辑]

博卡萨于1921年2月22日出生于中刚果(Moyen-Congo,今刚果共和国,过去法兰西殖民帝国所称的法属赤道非洲的一部分)中的布班基村英语Bobangi,一说Boubangui[1]),这个村落距离后来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基约80公里。他的父亲Mindogon Mgboundoulou是村落的酋长,属于姆巴卡人。这个族群主要位在洛巴耶省布班基村南方的森林中。他的舅舅是民族主义者。1927年博卡萨六岁时,他父亲因为与地方长官争执被法国人逮捕并迅速被审判处决于当地首长官署。[2] 在他死后一个星期,博卡萨的母亲Marie Yokowo满怀悲伤地自杀,留下12个小孩。

从军[编辑]

其中一个孤儿就是博卡萨,“博卡萨”这个名字在姆巴卡族中是指“小森林”的意思。他曾在班基布拉柴维尔天主教教会学校读书,最早是计画担任神职,但是随即在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就去从军。博卡萨加入自由法国的军队,在1940年时曾参加在布拉柴维尔的战役,并因生擒维希军队指挥官霍森将军而立功,在二战结束后以士官长的身分获得由拿破仑设立的法国荣誉军团勋章,他也参与了法越战争,并在其中立功,也顺利从奠边府战役中存活下来,并获得英勇十字勋章

法国总统戴高乐为派遣博卡萨回去组建中非共和国军队,而特地接见了博卡萨。对此博卡萨受宠若惊,称戴高乐为“我的爸爸”。1959年12月,博卡萨以法国政府军事援助团的身份回到中非共和国,于1960年负责创建中非共和国国家军队。1961年,他升为上校。他离开法国陆军而加入中非共和国的军队,他在法军服役期间共获军功章12枚,这些奖章也是他后来时常向访客拿出来展示的纪念品。他是中非共和国总统戴维·达科的表哥,也是前一任中非领导人巴泰勒米·波冈达(在中非共和国独立前夕死于空难)的外甥。1964年,博卡萨被任命为三军参谋长

政变[编辑]

1965年末,达科总统怀疑博卡萨意图叛变,授意宪兵司令伊扎莫于晚宴杀害博卡萨,不料遭博卡萨探听。1966年1月1日,趁著国内经济混乱,博卡萨很快地推翻并逮捕了独裁的达科,并于凌晨3点50分在国家广播电台宣布接管政权,成为共和国的总统与国内唯一合法政党黑非洲社会进化运动的领导人。博卡萨于1966年1月4日废除1959年建立的宪法,解散国会,并开始随意统治英语Rule by decree

1969年4月,一场没有成功的政变使得博卡萨更加努力巩固自己的权势。1972年3月,博卡萨宣布他为终身总统并为黑非洲社会进化运动的终身主席。他在于1974年12月发动的失败政变与一次于1976年2月发生的失败暗杀行动中生存下来。

国际支持度[编辑]

因为中非的许多重要矿产资源(包括钻石),一些国家像是法国瑞士美国都支持博卡萨并且与他交易。1975年,法国总统瓦勒里·季斯卡·德斯坦宣称自己是博卡萨的“朋友与家人”。那段时间法国以财政与军事后盾支持它的前中非殖民地区政权。为了回报,博卡萨时常带德斯坦在非洲旅行打猎,并且提供法国相当重要的,使法国在冷战期间的核能发电核武计划能够顺利进行。

与法国“友好及兄弟似的”关系(根据博卡萨自己的说法)于1977年12月4日博卡萨一世皇帝加冕典礼时达到鼎峰。法国国防部部长派军队保护这个典礼安全的进行,他也租了17架飞机给中非帝国政府,甚至指派法国海军人员去帮管弦乐团的忙[3]

1979年10月10日,鸭鸣报,这份以讽刺闻名的报纸报导,博卡萨总统曾在1973年送给当时身为法国财政部部长的瓦勒里·季斯卡·德斯坦两颗钻石,这报导后来引发了一个巨大的政治丑闻,称作钻石事件英语Diamonds Affair。将钻石当礼物赠送的习惯对博卡萨总统熟识的人来说算是正常,曾收到这样礼物的名人还包括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

当法国情报单位普通情报局英语Direction centrale des renseignements généraux发现博卡萨想要与格达费变成伙伴之后,法国与中非的关系产生激烈的转变。1979年12月初,法国经济及社会委员会英语French 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决定停止所有对于博卡萨的支持。

利比亚会晤格达费之后,博卡萨决定皈依伊斯兰教,并且于1976年10月18日将他的名字改成“萨拉赫丁·阿迈德·博卡萨”。一般都认定这是他打算确保利比亚能持续提供财政支援的算计手法。当格达费没有承诺任何赞助时,博卡萨放弃了他新的宗教信仰。这也与他要在班基天主教大教堂加冕成皇帝的计画不一致。

总统任内[编辑]

博卡萨夺权后实行独裁统治,内外政策变化莫测,政府不断改组(1年6次),总统权力日益扩大。博卡萨政治态度亲法反共,因此上台后于1966年1月6日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断交,改于1968年5月6日与中华民国建交[4](后于1976年8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非共和国签署联合公报。同年11月博卡萨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了访问,还登上了万里长城)。

中非皇帝[编辑]

1976年9月,博卡萨解散中非政府,并且以中非革命者委员会(Conseil de la Révolution Centrafricaine)取代。1976年12月4日,在黑非洲社会进化运动的会议上,博卡萨废除共和制而改为君主制,称为中非帝国。他拟定了帝国的宪法,改信天主教,并且于1977年12月4日加冕成“最高权威的帝王博卡萨一世”(Sa Majesté Impériale Bokassa Ier)。博卡萨一世的完整职衔为“中非人民希望所继,国家政党黑非洲社会进化运动的领袖,中非帝国的皇帝”(Empereur de Centrafrique par la volonté du peuple Centrafricain, uni au sein du parti politique national, le MESAN)。他铺张的加冕典礼与他的政权都深深的被拿破仑一世所影响,后者曾在1804年担任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第一执政时将共和改为法兰西第一帝国

加冕典礼[编辑]

1977年10月,他亲赴巴黎,在专门为各国达官显贵服务的高级服装、首饰店订做了有关器物。为制作皇冠权杖戒指,一共动用了13000颗钻石,总重达2000克拉。在动用的偌大数量的天然钻石中有3颗非同一般:最大的一颗重138.32克拉,第二颗重63.18克拉,第三颗重20克拉。为雕琢那块最大的钻石,著名钻石琢匠德里安一共耗费了315个小时。原石劈开后,最大的一块被琢磨成一枚重80克拉128个琢面的饰钻,被镶嵌在博卡萨皇冠上鹰饰的下面。

加冕礼在1977年12月4日举行。这一天,各种相关活动均是按照拿破仑的加冕模式进行的。仪仗队由军乐队为先导,由100名骑良种乍得马和100名骑法国诺曼第马的士兵组成的帝国卫队紧随其后。接著,由200辆BMW高级摩托车组成的员警车队,为载著皇帝和皇后卡特琳(Catherine Denguiadé)的御辇开道。殿后的长枪骑兵走过之后,是皇亲国戚、各国来宾,200辆标致奔驰牌大功率高级小轿车,载著这些贵人,衔头接尾从围观的市民面前开过。

博卡萨为建立形象,花费巨款兴建博卡萨大道和博卡萨广场,四处竖立他的高大塑像。他又命令工厂把他的头像印在布匹上,做成衣服,免费送给人民穿戴。

中非帝国政府还特意包租了22架外国飞机,从世界各地运来了各种贵重物品,其中包括从法国运来的40000瓶葡萄酒,24000瓶香槟酒及其他名酒150吨;从荷兰澳大利亚纽西兰购买鲜花25000束、玫瑰花瓣200公斤以及大批绿草、松树桩等;从联邦德国日本购买了80辆豪华型的宾士牌和标致牌轿车及摩托车数百辆;从法国诺曼第定购了2000米鲜红色的挂毯,这次耗资巨大的加冕仪式无异于在中非人民的脖子上勒上了另一条枷锁,中非帝国的国库储备只剩下了5万美元。

评价[编辑]

博卡萨努力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宣称创建一个帝国可以帮助中非从非洲最落后的地方“站起来”,并赢得世界的尊敬。加冕典礼总共花费两千万到三千万美元,大概是中非共和国全年预算的三分之一到一半,也是该年法国财政支援金额的全部。然而尽管他广泛的邀请,并没有任何外国领导人出席加冕典礼。许多人认为博卡萨有精神病,将他任性的铺张浪费与另一位非洲知名的怪异独裁者伊迪·阿敏作对比。在后来他受审的时候,一直有未证实的传闻说他偶尔会吃人肉

虽然他宣称新帝国将会是君主立宪制,不过没有任何民主改革被实施,对于反对者的迫害则随处可见。据说刑求的现象相当猖獗,有人指控说博卡萨本人有时候也会参与刑求的体罚。

其他[编辑]

博卡萨残暴不堪,皇宫内有个动物园,饲养了一些猛兽,他在这里用政治犯狮子鳄鱼;贵宾接待室旁有一间血迹斑斑的刑讯室,犯人在此地被上刑拷打致死后就放入后侧的几个2米高的大冰箱冰冻起来,供博卡萨喂兽食用。博卡萨以惨无人道的行为而闻名世界,他在现代社会中还保留著“食人”的习性,被人冠以“食人皇帝”的称号。据悉,博卡萨用人肉作佳肴,烤吃全人,还让犯人与饿狮搏斗,用人肉喂养鳄鱼,丧尽天良。有报导说,这位食人魔最喜欢吃的部位是手臂、腿和头颅。

博卡萨担任了8家中非帝国各类公司企业的董事长。他修建了一座私人城堡,在瑞士法国购置了十几处住宅、别墅和庄园,在巴黎拥有大批私人汽车。他的银行帐户上有十几亿美元的存款。博卡萨结了13次婚,每结婚一次就四处筹款,大肆搜刮民脂民膏。

一场皇帝加冕礼,不仅使国库虚空,还欠了大量外债。加冕仪式后,公共企业的职工几个月领不到工资。随后,大学生的奖学金和助学金也开始停发了。为弥补国库亏空和还债,博卡萨下令,职工工资停发几个月,大学生停发助学金,预征三年税收。此后不久,又宣布帝国百姓不论男女长幼,都是国内唯一政党“黑非洲社会进化运动”的党员。年满18岁者,必须缴纳党费。拒不缴纳者,则必须服劳役1到6个月。短短3个月中,他还下令驱逐了几十名外国记者。出于政治需要,他经常以发生了各种阴谋为借口,关押、逮捕多人。博卡萨一向讳忌人们谈宪法,并且干脆取消了讲授法律的大学政治学系和社会学系。另外,博卡萨凡出行必有一批白人专门当轿夫,替博卡萨全职抬轿。

为了进一步敛财,他鼓励政府官员经商赚钱。他身先士卒,让皇后投资建立了服装店,并规定所有中学生必须身著由皇后服装店生产的制服。这些印有“中非帝国”字样和皇冠图案的制服,每套售价高达5000中非法郎(相当于20美元),如有违抗,开除学籍,家长开除公职[5]。首都班基的学生忍无可忍,冲向大街,游行示威,最后反对购买的学生遭到监禁、毒打和残害,乃至一百多名学童惨遭屠杀的犯罪事实。据调查,在这一事件中,博卡萨还亲手杀害了一些儿童。西方国家停止了一切援助,东欧亚洲国家终止了正在进行中的援建项目。与此同时,一支“博卡萨毙命突击队”正在法国训练。

这一年正好是国际儿童年。5月中旬,国际特赦组织(大赦国际)公布了博卡萨屠杀儿童的报告,引起国际舆论界的震惊。斥责、抗议之声如浪涛一般袭来。国内不少政界人士纷纷成立新组织,开展反帝制的活动。从1966年到1977年,博卡萨改组政府20多次,撤换总理4人、外长8人,失踪、绑架、被“莫须有”的罪名逮捕监禁者不计其数。他下令处决的部长级以上官员就有3人。

推翻[编辑]

镇压[编辑]

在1979年1月之前,法国依然全力支持博卡萨,可是却在接下来在班基的一场由暴动转变成大屠杀的事件而停止[6]。在4月17日至4月19日之间,成群的学生孩童在抗议要穿政府规定而且非常昂贵的校服之后,纷纷被逮捕。大约有一百名学生因此被杀害。

前总统大卫·达科得到法国的支持,并且在博卡萨于1979年9月20日前往利比亚而不在国内的时候,利用法国军队完成一场成功的政变。

梭鱼行动[编辑]

法国政府主导的推翻博卡萨的行动被称为“法国最后的殖民地考察”(la dernière expédition coloniale française),这是由法国退伍军人外交官贾克·佛卡尔英语Jacques Foccart所说的。梭鱼行动法语Opération Barracuda在9月20日的晚上展开,并且在隔天早晨结束。属于法国情报单位法国外国情报与反谍报署,SDECE,现在的法国对外安全总局,DGSE)的一支秘密突击队与特殊部队中由Brancion-Rouge上校带领的第一海军空降团英语1st Marine Infantry Parachute Regiment协同C-160运输机英语Transall C-160降落,并且设法确保班吉国际机场的安全。在超过两架运输机到达之后,Degenne上校接到一个讯息,叫他和他的“梭鱼们”(指八架SA330美洲豹直升机协同C-160运输机的代号)从靠近乍得恩贾梅纳军事机场起飞一起进入中非[7]

帝国的终结[编辑]

在9月21日下午12:30,法国支持的戴维·达科宣布中非帝国终结。大卫·达科一直担任总统直到1981年9月20日被安德烈·科林巴推翻。

博卡萨飞到象牙海岸,之后住在阿比让四年。他之后搬去法国,并且获准在巴黎西郊奥德里库尔(Haudricourt)自宅中居住。法国因为法国外籍兵团的义务而给他政治庇护。

晚年与审判[编辑]

政变隔天上午,博卡萨随即派人向利比亚上校卡扎菲请求政治庇护。遭到拒绝后,他只能乘坐飞机来到法国,开始了长达7年的流亡生活。所幸象牙海岸总统博瓦尼答应政治庇护博卡萨,不过条件是博卡萨不得参与任何与政治有关事宜。

1980年12月19日,中非法院经过5天的缺席审判后,判处博卡萨死刑。他的那些靠巧取豪夺得来的大量加冕饰物亦被没收,收归国有。法庭发出一项逮捕博卡萨的国际通缉令,并下令没收他的全部财产。

由于博卡萨致函法国新总统密特朗,请求密特朗帮助他返回中非。象牙海岸总统博瓦尼认定博卡萨未履行协定,因此下令立刻驱逐博卡萨出境。博卡萨于1982年重回法国,定居在巴黎以西约40公里处的一座别墅。由于中非总统达科下台,安德烈·科林巴将军当上了新总统,因此博卡萨认为时机已到,开始考虑叛变之事。

博卡萨22日傍晚携同妻子和五个子女从法国驾车越境到达布鲁塞尔。午夜,搭乘一架航班飞机罗马。在1986年10月23日搭机潜返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基,博卡萨所持护照以及妻子护照上填的皆为化名,随即被保安人员发现并将博卡萨逮捕入狱。据了解,博卡萨原计划于中非10月24日国庆前夕潜回班基,网罗党羽并复辟帝制。

  • 1987年6月6日被押回国内的博卡萨在班基法庭受审,被判处死刑。共有同谋杀人和侵吞国家财产等罪行,依法判处死刑,罚款600万非洲法郎,没收他总值达31.43亿非洲法郎的私人财产,并终身剥夺公民权。
  • 1988年2月29日科林巴总统发布特赦令为他减刑,将死刑改为服终身苦役
  • 1993年,博卡萨获释,在1996年11月3日因心脏病死于法国,享寿75岁。他过世时唯一的收入是由位于班基的法国驻中非大使馆每三个月发放的法军上校退休金。

轶闻[编辑]

1970年,博卡萨曾应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之邀于10月8日访台[8],由外交部礼宾司典礼科科长刘瑛与礼宾司交际科科长宓维炘负责安排行程,博卡萨分别在台北圆山饭店总统套房及高雄澄清湖圆山饭店下榻,刘瑛与交际科余岳宗分别负责两地行程。10月10日当天,博卡萨随同蒋中正夫妇参加了中华民国建国五十九年国庆典礼。

明报》引述TVBS对曾担任中华民国外交部长蒋孝严的报导[9] 表示,博卡萨于高雄酒店中结识一位籍贯山东的林小姐,返国后透过中华民国驻中非大使要求外交部帮忙将林小姐送给他当作妻子[10]

1976年,博卡萨另结新欢,林小姐则以皮肤病为由返回台湾,博卡萨至机场送行。1979年后,博卡萨流亡他乡,多次试图与林小姐重逢,但仍无缘重见。林小姐在台留下两女,据说一为黑人,另一个则是黄种人,但林小姐及其家属隐姓埋名,至今仍未有消息[11]

家庭[编辑]

  • 父亲:Mindogon Mgboundoulou
  • 母亲:Marie Yokowo
  • 配偶[12]
    • Annette Van Helst
    • Marguerite Green Boyanga(1959年12月4日逝世)
    • Martine Nguyen Thi Hue
    • Jacqueline Nguyen Thin Than(1957年结婚,1961年离婚)
    • Astrid Elisabeth Van Erpe(1945年2月28日出生,1962年3月3日结婚,1967年离婚)
    • Catherine Denguiadé(中非帝国皇后,1949年8月7日出生,1964年1月20日结婚)
    • Christine Tongui
    • Marie-Joëlle Aziza-Eboulia(1955年出生,1970年2月18日结婚,2001年8月逝世)
    • Marie-Jeanne Nouganga
    • Éliane Mayanga(1971年结婚)
    • Alda Adriano Geday(1954年8月8日出生,1974年5月4日结婚)
    • Gabriella Drimbo(1975年4月结婚)
    • Chantal Belleka
    • Marie-Charlotte Mathey
    • Uta(1959年出生,1977年结婚)
    • Rita Carlos Pimenta
    • Brigitte Eyenga
    • Augustine Assemat
    • Zara Victorine
  • 子女:

参考文献[编辑]

  1. ^ HOWARD W. FRENCH. Jean-Bedel Bokassa, Self-Crowned Emperor Of the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Dies at 75. 纽约时报. 1996年11月5日 [2007-12-07] (英语). 
  2. ^ Cartes Sur Table: Sa majesté impériale Bokassa 1er, empereur de Centrafrique, November 23rd 1977, Antenne 2
  3. ^ Bokassa's video interview with Lionel Chomarat & Jean-Claude Chuzeville.
  4. ^ http://www7.www.gov.tw/EBOOKS/TWANNUAL/show_book.php?path=9_002_149[永久失效链接]
  5. ^ 20世纪的食人暴君:中非皇帝博卡萨,凤凰网,2009年12月24日
  6. ^ Martin Meredith, The Fate of Africa, p. 230
  7. ^ Les diamants de la trahison, Jean-Barthélémy Bokassa, Pharos/Laffont, 2006
  8. ^ 对中非共和国总统卜卡萨访华致欢迎词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3-10-27.
  9. ^ 维持邦谊友邦元首趁机“干洗” 闷!. TVBS. 2007年8月25日 [2007-08-27]. [永久失效链接]
  10. ^ 友邦元首强索吧女 台外交部助“和番”. 明报. 2007年8月27日 [2007-12-07]. 
  11. ^ 饱经沧桑 中非残暴好色皇帝博卡萨的台湾爱妃. [2007-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8-19). 
  12. ^ 博卡萨名人资料库(NNDB)

外部链接[编辑]

官衔
前任:
大卫·达科
中非共和国总统
1966年1月1日─1976年12月4日
继任:

(改为中非帝国
统治者头衔
前任:
帝国创建
中非帝国皇帝
1976年12月4日─1979年9月20日
继任:
帝国消灭
改为中非共和国
总统大卫·达科
前任:
帝国创建
中非帝国皇帝称号
1976年12月4日─1996年11月3日
继任:
博卡萨二世英语Jean-Bédel Bokassa 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