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奮鬥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我的奮鬥
Erstausgabe von Mein Kampf.jpg
第一版(藏於德國歷史博物館
作者 阿道夫·希特勒
原名 Mein Kampf
出版地 德國
語言 德語
類型 自傳政治理論
出版商 Eher Verlag
出版日期 1925年7月18日
頁數 720

我的奮鬥》(德語:Mein Kampf)是納粹德國元首阿道夫·希特勒於1925年出版的一部自傳,融合了其政治意識形態,在當時的德國引起了巨大反響[1],並成為日後德國納粹黨的思想綱領[2]。這本書有「世界上最危險的書」之稱[3][4]

本書講述了希特勒的生活經歷及其世界觀,最核心的思想為宣揚德國與奧地利合併反猶太主義。在納粹德國戰敗後,此書因宣揚納粹主義思想而在不少國家的出版發行受到法律的約束。作為希特勒生前出版的唯一一本書,《我的奮鬥》在世界範圍內都相當著名,其續篇《希特勒的第二本書》則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出版的。

創作背景[編輯]

希特勒在中學時就接觸到了民族主義思想,浪跡維也納期間又閱讀了大量宣傳種族優越的書籍,他立志要為德國的復興而奮鬥[5]。回到德國之後,他加入了德國工人黨(納粹黨的前身)以期能實現其政治理想,並於1921年出任黨魁。

在1923年11月的啤酒館政變失敗後,希特勒以叛國罪被捕,判處5年有期徒刑,並關進巴伐利亞州萊希河畔蘭茨貝格的一處監獄。

在監獄期間,希特勒用口述的方式完成了全書的上冊,負責記錄的魯道夫·赫斯日後成為了希特勒的副手[6]。1924年12月,根據巴伐利亞邦最高法院的判決,希特勒獲得假釋機會並很快出獄[7]。出獄後希特勒又創作了全書的下冊,並最終於1925年由Eher Verlag出版社出版。由於部分內容為根據希特勒口述整理,經常會出現前後文毫無關聯的情況。

希特勒最初起的書名為《對抗謊言、愚蠢、懦弱的四年半》(德語:Viereinhalb Jahre (des Kampfes) gegen Lüge, Dummheit und Feigheit),但在出版社的建議下改為現名[8]

內容[編輯]

目錄[編輯]

上冊:奮鬥的回顧

  1. 我的家庭
  2. 維也納苦學
  3. 在維也納所得的政見
  4. 慕尼黑
  5. 世界大戰
  6. 戰爭宣傳
  7. 革命
  8. 我政治生活的開始
  9. 德國工人黨
  10. 舊帝國崩潰的徵兆
  11. 民族和種族
  12. 民族社會主義

下冊:民族社會主義運動

  1. 世界觀和政黨
  2. 國家
  3. 公民和國民
  4. 人格和民族國家的觀念
  5. 世界觀和組織
  6. 初期的奮鬥一演說的功效
  7. 共產黨的奮鬥
  8. 強者的獨裁便成為最強者
  9. 衝鋒隊的意義和組織
  10. 虛偽的聯邦主義
  11. 宣傳和組織
  12. 工會問題
  13. 德國在大戰的聯盟政策
  14. 東方政策
  15. 緊急防衛權

主要觀點[編輯]

1939年時的大德意志帝國版圖,已經將奧地利吞併

全書最為核心的思想有兩點:德國奧地利合併,以及反共反猶太主義。在希特勒上台後,均依靠國家力量予以具體實施。

德意志地區最初為眾多小的邦國,之後的神聖羅馬帝國德意志邦聯也非常鬆散。直至1871年,鐵血宰相奧托·馮·俾斯麥帶領普魯士王國統一了德國全境,值得注意的是原為最大邦國之一的奧地利並沒有納入新成立的德意志帝國之中。在此之後,大德意志的思潮一直沒有平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魏瑪共和國(即德國)與奧地利共和國都表示支持德奧統一,由於協約國的阻止而未能完成。希特勒在書中指出,為了實現德國的強大,需要德國奧地利合併,這種思想順應了德國國內的民族統一主義思想。而德奧合併也在希特勒的主導下,於1938年實現。

希特勒以陰謀論的觀點來看待猶太人,他在書中屢屢表現出對於猶太人的厭惡,以及對於高加索人種的讚揚。希特勒希望藉此闡述他的種族主義思想,並壓制馬克思主義社會民主主義在德國的發展。希特勒指出,猶太人其實是為布爾什維克美國資本市場服務,其目的是要侵占德國,最終統治全世界。他還對猶太人有一些其他的批評,比如指責他們傳播性病。希特勒執政期間,有600萬猶太人被屠殺。至於希特勒為什麼仇視猶太人,除了書中所闡述的以外,還有眾說紛紜的觀點。

對於文化,希特勒在書中宣稱雅利安人種是文化創造者,日本人是文化傳達者(Kulturträger),猶太人則是文化破壞者;但卻認為日本文化只是虛有其表,文化基礎不過是雅利安人種創造出來的東西,身為強國的日本其地位也屬於雅利安人種。如果歐美衰亡,日本也將跟著衰退。

此外,書中也以不少篇幅描述了他的個人經歷,以及納粹黨的一些早期歷史。

發行情況[編輯]

希特勒時期的德國[編輯]

《我的奮鬥》上冊於1925年7月出版,下冊於1926年12月出版,最初每冊各印刷了1,000冊[9];這種分開發行的版本直到1930年才消失。此書的出版獲得了納粹黨的大量資助。自1928年後,出現了所謂的「大眾版」,將上下冊合併在一起,以12×18.9厘米的版式出版,與當時常見的《聖經》大小相同。自1930年起,「大眾版」每冊售價下調到8帝國馬克[10]。在1933年,盲文版出版。到1933年1月為止,「大眾版」已經發行了近30萬冊。

1933年1月,希特勒出任德國總理,此書的發行量立即劇增。光是1933年3月至當年年底,就發行了超過150萬冊。1936年起,政府開始向每對新婚夫婦贈送《我的奮鬥》,而不是原先的《聖經》。除了向黨員分發以外,此書還成為每個「愛國家庭」的必備讀物,甚至作為學校教材。為了不對利潤豐厚的書籍發行產生影響,此書被命令禁止作為二手書出售。僅根據1943年的一張賬單就顯示向希特勒支付了550萬帝國馬克的酬勞。然而買書的國民大部份沒有全部讀完,也有為了表達對希特勒的忠誠、或確保在納粹黨內地位、或避免被蓋世太保追究而購書者。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發行量已達1,000萬冊[11]

希特勒時期在其他國家[編輯]

1934年出版的《我的奮鬥》法語版本,未經官方授權。授權版本直至1939年才出現。

此書在當時許多國家都有出版,有法語英語西班牙語及很多其他語種的譯本,對世界都有不小的影響[12]

Edgar Dugdale翻譯的英文刪減版,在1933時在英國售出了18,125冊;到了1938年,此版本已經印至22版,當年銷量53,738冊。在德國官方發布翻譯版之前,在一些國家已經出現了各自翻譯的版本,一些語言最早出版時間如下:丹麥語(1934年)、瑞典語(1934年)、葡萄牙語(1934年)、保加利亞語(1934年)、西班牙語(1935年)、匈牙利語(1935年)、阿拉伯語(1936年)、捷克語(1936年)、法語(1934年)、挪威語(1941年)、芬蘭語(1941年)、泰米爾語(1944年)[13]

此書中文版最早出現在1936年,由國立編譯館翻譯出版(商務印書館印刷),比英文刪減版刪去了更多內容。

日語版最早在內外社發行於1932年(坂井隆治譯);因原文書中出現被認為針對日本文化輕視的觀點和其他侮蔑的內容,遭到當時《讀賣新聞記者鈴木東民日語鈴木東民文學批評勝本清一郎日語勝本清一郎的告發。日本海軍井上成美學過德語,看了原文的《我的奮鬥》,得知譯本省略掉的貶低日本的內容,認為納粹心眼太小,故此與米內光政山本五十六一同反對三國同盟條約。戰前及戰後繼續出版的日語版本都刪除了爭議相關的內容。

二戰後[編輯]

在1948年,德國巴伐利亞州政府宣布沒收希特勒的一切財產,包括《我的奮鬥》一書的版權。根據德國法律,版權在作者死亡後70年才會解禁,因此德國政府2015年前未經許可的出版行為均為非法;不過由於有美國出版商早在1930年代就購得了此書的美國版權,其在美國的發行一直是合法的[11]

儘管德國官方的嚴格控制,但是平均每隔六周,德國官方就會收到舉報說在世界上某個地方又出現了新版的《我的奮鬥》銷售[11]。事實上,這本書在許多國家都有出版:比如在土耳其,2004年就有15家出版社幾乎同時出版了此書,2005年1月至3月的總銷量估計超過10萬本[14]。《我的奮鬥》也是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中的暢銷書。[15]

在一些國家,此書的出版受到控制:比如在捷克,有出版商因出版此書而被判有期徒刑3年[16]。2005年起,在波蘭出版此書也屬於非法行為[17]。《我的奮鬥》在葡萄牙、瑞典、挪威、拉脫維亞、瑞士、匈牙利等國也被禁止出版。而在中國大陸,此書目前僅供研究相關學術問題的研究者查閱,普通民眾無法購買、也無法借閱。香港則並沒有禁止本書出版。不過現在,由於互聯網的盛行,此書得以方便地傳播。

2013年4月,德國社民黨發出提案;德國聯邦議院在11日發表官方回應稱,正在研究2015年以後是否禁止出版此書。[18]根據德方安全部門的統計,境內已經有約2.5萬名右翼極端分子在活動,如果他們被允許出版了自己的版本的《我的奮鬥》,對德國社會造成的後果將十分嚴重。 [19]

2016年1月8日,由於版權過期(在希特勒逝世70年後),《我的奮鬥》在德國重新出版、上市銷售;為了不煽動民眾,該版本增加了3,500多條批判性的注釋,也刪去名字Adolf(書名為Hitler, Mein Kampf - eine kritische Edition),總頁數達2,000多頁,幾乎是原版的兩倍厚度[20]

部分中譯本發行資料[編輯]

以下版本譯自於美國英文節選本:

  • 《我的奮鬥》郭清晨 編,香港:現代出版公司,1969年
  • 《我的奮鬥》西藏文藝出版社,1994年8月,ISBN 978-7-5361-0289-7
  • 《我的奮鬥》方白 譯,台北:大明王氏出版公司,1972年
  • 《我的奮鬥》陳式 譯,台南:文國書局,1988年,1995年4月、1999年再版,ISBN 978-957-600-676-0

以下版本是從德文原版翻譯的完整版本:

參考資料[編輯]

  1. ^ Cornelia Rabitz. 《我的奮鬥》能否出版?德國爭議再起. 德國之聲. 2012-01-24 [2012-04-17]. 
  2. ^ 1925年12月8日 希特勒的《我的奮鬥》第一卷出版. 人民網. [2012-04-17]. 
  3. ^ 馮玉婧. 被禁70年 德國再版希特勒自傳《我的奮鬥》. 界面新聞. 2016-01-09 [2016-01-11] (中文(中國大陸)‎). 
  4. ^ 德國出版注釋版《我的奮鬥》 希特勒自傳曾被禁70年如今依法解禁售價59歐元. 京華時報. 2016-01-10 [2016-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11) (中文(中國大陸)‎). 
  5. ^ 根據《我的奮鬥》中的敘述
  6. ^ Joachim Fest,Hitler - Eine Biographie「, S. 306, 10. Auflage. 2008, mit Bezug auf Werner Maser und Hans Frank
  7. ^ Ian Kershaw: Hitler. 1889–1936, Stuttgart 1998
  8. ^ Richard Cohen."Guess Who's on the Backlist". The New York Times. June 28, 1998. Retrieved on April 24, 2008.
  9. ^ Dietrich Müller: Buchbesprechung im politischen Kontext des Nationalsozialismus. Entwicklungslinien im Rezensionswesen in Deutschland vor und nach 1933. Dissertation, Universität Mainz 2008 , PDF, 4,3 MB), S. 35f.
  10. ^ Othmar Plöckinger: Geschichte eines Buches: Adolf Hitlers „Mein Kampf「 1922–1945. Oldenbourg, München 2006, ISBN 978-3-486-57956-7, S. 181–183.
  11. ^ 11.0 11.1 11.2 長篇報導:希特勒的遺產. 德國之聲. [2012-04-17]. 
  12. ^ 改變世界的16本書:希特勒《我的奮鬥》在列. 新華網. 2011-07-20 [2012-04-17]. 
  13. ^ Politische Gretchenfrage; Wie Frankreich mit "Mein Kampf" umgeht. 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 2011-07-20 [2012-04-17] (德語). 
  14. ^ Mein Kampf sales soar in Turkey. The Guardian. 2005-03-29. 
  15. ^ Eugene Narrett. Gathered Against Jerusalem: Essays on a False Peace. iUniverse. 2000: 5. ISBN 0595167527. 
  16. ^ Märkische Allgemeine Zeitung, 29. Januar 2004
  17. ^ Märkische Allgemeine Zeitung,20.07.2005
  18. ^ 著作権切れ後も発禁検討「わが闘爭」めぐり獨政府. MSN産経ニュース. 2013-04-11 [2013-04-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4-11). 
  19. ^ 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2_02/20/12631971_0.shtml?_from_ralated
  20. ^ 德國出版希特勒《我的奮鬥》注釋版. 羊城晚報. 2016-01-10 [2016-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10). 

(簡體版本被有心人士惡意修改,使電子檔完全失去其價值,故予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