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檜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秦檜
秦檜
秦檜夫婦跪像
宰相
國家 宋朝
主君 宋徽宗宋欽宗宋高宗
姓名 秦檜
會之
官職 宰相
位階 正一品
封號 生前封申王,死後被拔除。
族裔 漢族
本貫 江寧
出身地 江寧
出生 1091年1月17日
北宋江寧
逝世 1155年11月18日(65歲)
南宋
諡號 忠獻→繆丑

秦檜(1091年1月17日-1155年11月18日),會之江寧(今江蘇南京)人。宋徽宗政和五年(1115年)進士,補密州教授,曾任太學學正。北宋末年任御史中丞靖康之禍後隨同二帝被擄到金國,宋高宗建炎四年(1130年)回到南宋。此後出任禮部尚書,兩任宰相,獨攬相權十九年,主和派。

他是南北期間的一個重要人物,長期以來一直被主戰派和民間視為漢奸或賣國賊。《宋史》對他這樣評價:「檜兩據相位者,凡十九年,劫制君父,包藏禍心,倡和誤國,忘仇斁倫。一時忠臣良將,誅鋤略盡。」

紹興二十五年(1155年),秦檜病卒,宋高宗詔贈申王,諡號忠獻。其養子秦熺想繼承相位,為宋高宗拒絕。

宋寧宗開禧二年(1206年)四月,秦檜被褫奪王爵,改諡繆丑。

相傳民間為解秦檜之恨,用麵團做成他的形像丟入油鍋裡炸,稱之為「油炸檜」,後來演變成今日的油條

為官簡歷[編輯]

  • 密州教授(宋徽宗時)
  • 太學學正(宋徽宗時)
  • 職方員外郎(靖康元年起)
  • 殿中侍御史,遷左司諫。
  • 御史中丞。(?~靖康元年閏十一月)
  • 金人掠徽欽二帝,秦檜被俘。(靖康元年閏十一月~建炎四年十一月)
  • 禮部尚書(建炎四年十一月~紹興元年)
  • 參知政事,拜右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知樞密院事(紹興元年~紹興二年)
  • 修政局首任提舉官(紹興二年?月~紹興二年八月)
  • 觀文殿學士、提舉江州太平觀
  • 詔落職,牓朝堂,示不復用。
  • 復資政殿學士,仍舊宮祠。
  • 觀文殿學士、知溫州。
  • 紹興六年,改知紹興府。尋除醴泉觀使兼侍讀,充行宮留守;權赴尚書、樞密院參決庶事。帝駐蹕平江,召檜赴行在。檜以醴泉觀兼侍讀赴講筵。
  • 紹興七年,授檜樞密使。
  • 紹興八年,拜右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樞密使。
  • 紹興十年,以明堂恩封檜莘國公。
  • 紹興十一年,拜左僕射、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樞密使,進封慶國公。《徽宗實錄》成,遷少保,加封冀國公。
  • 紹興十二年,太后還慈寧宮,加太師,封魏國公,進封秦、魏兩國公。命子熹以祕書少監領國史,進建炎元年至紹興十二年《日曆》五百九十卷。
  • 紹興十五年,帝幸檜第,檜妻婦子孫皆加恩。
  • 紹興十六年,檜立家廟。
  • 紹興十七年,改封檜益國公。
  • 紹興二十五年,檜病,帝幸檜第問疾,詔加封建康郡王。是夜,檜卒,年六十六。後贈申王,諡忠獻。開禧二年,追奪王爵,改諡繆醜。


生平[編輯]

早年[編輯]

秦檜生於1091年1月17日(元祐五年十二月廿五日)。字會之,江寧人。政和五年(1115)考中進士,補為密州教授。接著考中詞學兼茂科,任太學學正。

三次上書言兵機四事(宋欽宗時)[編輯]

靖康元年(1126年),金兵攻汴京,派使索求三鎮,秦檜上書言兵機四事:

一是说金人贪得无厌,请求只答应割燕山一路;二是说金人狡猾奸诈,不能放松守备;
三是请求召集百官详细讨论,选择恰当的语言写入誓书;四是请求在城外设馆安置金使,不能让他入城和上殿。
没有得到答复。他任命为职方员外郎。

不久,隸屬張邦昌為幹當公事,秦檜說:「此行專為割地,與臣開始的議論相矛盾,不符我的心愿。」

於是,三次上奏辭職,宋欽宗允許。

當時議割太原、中山、河間三鎮給金以求息兵,命秦檜假借禮部侍郎之名同程王禹一起為割地使,奉陪肅王到金營。金兵退,秦檜、程王禹到燕京而返。御史中丞李回、翰林承旨吳千干一起推薦秦檜,他任命為殿中侍御史,升為左司諫。王雲、李若水見金兵二元帥回來後說金兵堅持要宋割地,不然,就進取汴京。十一月,召百官在延和殿商議對策,范宗尹等七十人同意割地給金,秦檜等三十六人不同意。不久,任秦檜為御史中丞。

歷經靖康之禍[編輯]

靖康元年閏十一月,汴京失守,徽、欽二帝被留在金營。

靖康二年(1127年)二月,莫儔、吳千干從金營回來,傳金元帥之命要推立異姓為帝。汴京留守王時雍等召百官軍民共議立張邦昌,眾人大驚失色不敢作答,監察御史馬伸對眾人說:「我們是諫臣,怎能坐視不吐一辭?應當共進議狀,請存趙氏。」

當時秦檜為御史中丞,聽到馬伸的話也以為對,就進狀說:秦檜受國厚恩,十分慚愧無以報答。現在金人擁重兵,占領城池,操生殺大權,一定要立異姓皇帝,秦檜冒死爭辯,不只因忠於主上,是要講明兩國利害。趙氏自祖宗至嗣君,歷一百七十多年。忽因奸臣破壞盟約,與鄰國結怨,謀臣失計,誤主喪師,導致生靈遭難,京都失守,宋欽宗出城,到軍陣前求和。兩元帥既已答應議和,布告中外,況且我方正空竭帑藏,搜集各種珍玩,奉于軍前,割去兩河土地,恭順地做金國的臣子,今你們變更前面的和議,做臣下的怎能怕死不論呢?宋在中原,號令一統,國土萬里,德澤加於百姓,前古未有。雖然興亡之命決定於天,怎可因一城得失決定廢立呢?從前,西漢亡於新室,光武中興;東漢亡於曹氏,劉備稱帝於蜀;唐被朱溫篡奪,李克用還推算世序而繼承它。因為基廣則難傾,根深則難拔。

張邦昌在徽宗時,附會權臣,共同害國像對敵人那樣恨他。社稷傾危,生民塗炭,固然不是一人所致,也是張邦昌所為。天下人正恨之如敵,若給他土地,讓他統治人民,四方豪傑必會一起起事殺他,最終不能做大金的屏障。一定要立張邦昌,京師的百姓可服,天下的百姓則不可服;京師的宗子可滅,天下的宗子不可滅。秦檜不顧斧鉞之誅,講明兩朝利害,希望恢復欽宗的帝位以安天下,不只大宋蒙福,也對大金有萬世之利。金人不久把秦檜弄到軍中。靖康二年三月,金立張邦昌為偽楚皇帝。張邦昌給金人送書請求放回孫傅、張叔夜及秦檜,金不允許。起初,二帝隨金兵北遷,秦檜和孫傅、張叔夜、何..、司馬朴跟從到燕山,又轉移到韓州。

隨金軍伐宋[編輯]

被軟禁的徽宗聽說康王即位,寫信給粘罕,與他約定和議,讓秦檜潤色文辭。秦檜又用重賄巴結粘罕

剛好這個時候,金太宗把秦檜賜給他的弟弟撻懶,秦檜為撻懶所用,撻懶攻打山陽,秦檜隨軍。

逃回宋朝[編輯]

建炎四年十月甲辰日,秦檜和妻子王氏及僕從一家,從軍中取道漣水軍水砦經海上返回行在臨安。

秦檜回來後,自稱是殺了監視自己的金人,搶了小船才逃回的。宋朝朝中多不信之;再者從燕到楚相距二千八百里,跨河越海,怎能沒有查問的,又怎能殺看守而逃?就算跟從撻懶,金人放回他,定會以他的妻為人質,他怎能與王氏同回?只有宰相范宗尹、同知樞密院李回與秦檜友好,盡釋群疑,竭力保薦他的忠心。

建炎四年十月丙午日,秦檜朝見高宗。秦檜入對的前一天,皇帝命他先與宰執相見。秦檜首倡「如欲天下無事,南自南,北自北」,第一次上奏,就是他草擬的與撻懶求和書。皇帝說:「秦檜的忠心質樸超過別人,朕得到他高興得夜不成寐;既聽到二帝和母后的消息,又得到一個人才。」范宗尹想把他安排為經筵官,皇帝說:「先選一尚書職讓他當。」所以有任禮部尚書之命。

建炎四年十月丁未日,正式被任命為禮部尚書,賞賜給銀帛。跟從他的王安道馮由義、水砦的丁..及參議官都改為京官,船工孫靖也補官為承信郎

力主議和[編輯]

一開始,朝廷雖多次派使臣,與金也只是且守且和,而專與金人解仇議和,實從秦檜開始。因秦檜在金廷首倡和議,故撻懶藉由一次南征的機會放他回到南宋。

紹興元年(1131年)二月,他升為參知政事。七月,[范宗尹建議討論崇寧、大觀以來濫賞之事,秦檜極力贊成,見皇帝堅決反對,秦檜反而以此為由排擠他,范宗尹遂罷相。范宗尹被罷後,相位久虛。秦檜揚言說:「我有二策,可聳動天下。」有人問他為何不說,秦檜說:「現在沒有宰相,不能執行啊。」

紹興元年(1131年)八月,被任命為右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知樞密院事。

紹興元年(1131年)九月,呂頤浩再任宰相,秦檜和他共同秉政,秦檜謀奪呂頤浩權,讓他的黨羽造謠說:「周宣王修內政、攘外敵,故能中興,今二相應分管內政外政。」呂頤浩就在鎮江建都督府。皇帝說:「呂頤浩專管軍事,秦檜專管政務,像文種、范蠡那樣分職也可以。」

紹興二年(1132年),秦檜奏請設修政局,自為提舉,參知政事翟汝文與他同領。不久,秦檜彈劾翟汝文擅自處理堂吏,翟汝文請求離職;諫官方孟卿一再議論這件事,翟汝文竟被罷官。監察御史劉一止,是秦檜的黨羽,他說:「宣王修內政,是修其所謂外攘之政。現在簿書獄訴、官吏差除、土木營繕都不是急務。」屯田郎曾統也對秦檜說:「宰相無事不管,何必又設置修政局?」秦檜都不聽。不久,有議論廢罷修政局動搖秦檜的,劉一止及檢討官林待聘都上疏說不能廢。紹興二年(1132年)七月,劉一止被免去監察御史,任起居郎,因他說的話自相矛盾,有見識的人譏笑他。

暫時罷官[編輯]

呂頤浩自江上還朝,謀劃趕走秦檜,有人讓他引用朱勝非為助。詔命朱勝非為同都督。給事中胡安國上書說朱勝非不可用,朱勝非就任醴泉觀使兼侍讀。胡安國請求離職,秦檜三次上章挽留他,沒有答覆。呂頤浩又以黃龜年為殿中侍御史,劉蓒為右司諫,是為了趕走秦檜。於是江躋、吳表臣、程王禹、張燾、胡世將、劉一止、林待聘、樓火召都被免職去管理宮觀,台省一空,這些人都與秦檜同黨。秦檜開始想排擠呂頤浩,於是召用一時名賢如胡安國、張燾、程王禹等布列清要。呂頤浩問席益去掉秦檜的辦法,席益說:「把他們看作朋黨。現在黨魁胡安國是關鍵,應先除掉他。」因為胡安國曾問游酢誰是人才,游酢答以秦檜,並把他比荀文若。故胡安國極力說秦檜比張浚等人賢能,秦檜也極力推薦胡安國。此時,胡安國等離職,秦檜不久也罷相。秦檜再任宰相害國時,胡安國已死。黃龜年最初彈劾秦檜專主和議,破壞恢復,結黨專權,陰險奸詐,不會長久,以至把秦檜比作王莽、董卓。八月,罷秦檜相位,任為觀文殿學士,提舉江州太平觀。[1]

東山再起[編輯]

前一天,皇帝召直學士院綦宗山禮入宮奏對,給他看秦檜所陳二策,想把河北人還金國,中原人還劉豫。皇帝說:「秦檜說『南人歸南,北人歸北』。朕是北人,將歸哪兒?秦檜又說『為相數月,可聳動天下』至今也沒看到。」綦宗山禮就把皇帝的意思寫入訓辭,布告中外,人們才知秦檜的姦邪。黃龜年等不停地議論秦檜,下詔罷秦檜相位,在朝堂公布,表示不再任用他。紹興三年(1133),韓肖胄等出使金朝回來,金使李永壽、王翊同來,要求歸還所有金朝俘虜,與秦檜先前言論吻合。有見識的人更知道秦檜與金人共謀,國家的恥辱沒結束。 紹興五年(1135),金主死後,撻懶主政,終成和議。二月,秦檜復官為資政殿學士,仍為提舉江州太平觀。六月,拜為觀文殿學士、知溫州。紹興六年七月,改知紹興府。不久,任命為醴泉觀使兼侍讀,充任行宮留守;孟庾同留守,並暫去尚書省、樞密院參決庶事。當時皇帝下詔將要巡視,秦檜請求扈從,不許。皇帝駐蹕平江,召秦檜赴行在,是張浚推薦的。十二月,秦檜以醴泉觀兼侍讀赴講筵。紹興七年正月,何蘚出使金國返回,得到了徽宗及寧德後死訊。皇帝痛哭,把死訊公布於眾,當天命令秦檜為樞密使,恩寵和宰執一樣。四月,命令王倫出使金國迎奉梓宮。 九月,張浚請求離職,皇帝問「:誰可代替卿?」張浚不回答。皇帝問「:秦檜怎麼樣?」張浚說:「與他共事,才知他的昏暗。」皇帝說「:那就用趙鼎。」趙鼎因而恢復相位。台諫官相繼上章議論張浚,張浚被安置到嶺表。趙鼎約同僚一起說情,他和張守當面上奏,說了很多,秦檜卻一言不發。於是張浚被貶到永州。原先,張浚和趙鼎相處很好,張浚先被重用之後力薦趙鼎。他們曾一起談論人才,張浚十分推崇秦檜,趙鼎說:「此人得志,我們就將手足無措啦!」張浚不以為然,故而推薦秦檜,他們共事後方知他的昏暗,不再推薦他。秦檜因此不滿張浚,反過來對趙鼎說:「皇帝想召用你,但張浚卻從中作梗。」他是想激怒趙鼎,讓趙鼎排擠張浚。秦檜在樞密府中只聽命於趙鼎,趙鼎一向討厭秦檜,由此反而對他深信不疑最終被他所害。趙鼎和張浚以後在閩相遇,談及這些,才知道都是被秦檜出賣的。 十一月,奉使朱弁用書信報告說粘罕已死,皇帝說:「金人暴虐,不亡還等待何時?」秦檜說:「陛下只要積德,定有中興時候。」皇帝說:「這固然有時候,但也應有所作為,然後才能得志。」

再次拜相[編輯]

紹興八年(1138)三月,任命秦檜為右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樞密使。吏部侍郎晏敦又面帶憂愁地說「:奸人為相了。」五月,金派烏陵思謀等來議和,與王倫同到。烏陵思謀就是宣和(1119~1125)時首先與宋通好海上的人。決定讓吏部侍郎魏石工為館伴,魏石工推辭說:「過去我任御史,曾說和議不對,現在不能專門陪金使議和。」秦檜問魏石工為什麼不主張和議,魏石工詳細講了敵情。秦檜說「:公以智慧料敵,我以真誠待敵。」魏石工說:「只怕敵人不以真誠待相公啊。」秦檜就改命別人為館伴。六月,烏陵思謀等朝見皇帝。皇帝愀然對宰相說「:先帝的梓宮,果真歸還的日子即使等二三年也行。只是太后年事已高,朕早晚思念,想早相見,故此不怕屈己,希望和議速成。」秦檜說「:屈己議和,這是人主之孝;見主卑屈,心懷不平,這是人臣之忠。」皇帝說「:即使這樣,有備無患,就是和議能成,邊備也不能鬆弛。」 十月,宰執朝見皇帝,秦檜獨自留下,說:「臣僚畏首畏尾,多持兩端,不值得和他們決斷大事。若陛下決心講和,請專與臣商議,不要讓群臣干預。」皇帝說「:朕只託付卿一人來辦。」秦檜說「:臣也怕不妥,望陛下再考慮三天,容臣再奏。」過了三天,秦檜又留下奏事,皇帝想議和的決心更堅定,秦檜仍認為不行,說「:臣怕另有不妥,想請陛下再考慮三天,容臣再奏,」皇帝說:「可以。」又過了三天,秦檜又留下奏事如初,知道皇帝議和的決心不可動搖,於是,拿出文字請皇帝決定和議,並不許群臣干預。 趙鼎力請辭職,就讓他以少傅的身份出京為知紹興府。起初,皇帝沒兒子。建炎(1127~1130)末,范宗尹請立嗣子,於是,命宗室趙令曠挑選太祖後代,得到趙伯琮、趙伯玖,讓他們進宮,他們都是太祖七世孫。趙伯琮改名趙瑗,趙伯玖改名趙璩。趙瑗先被立為皇子,封為建國公。皇帝命趙鼎專管這事。趙鼎請建資善堂,趙鼎被罷後,攻擊他的人就以資善堂為藉口。到趙鼎、秦檜再任宰相,皇帝出御札,任趙璩為節度使,封為吳國公。執政在一起商議,樞密副使王庶見這種情況,大呼說:「後封的與先封的地位相同,這不行。」趙鼎因此問秦檜,秦檜不回答。秦檜又問趙鼎,趙鼎說:「自丙辰(1136)罷相,議者專以這件事為藉口,現在應避嫌。」他們約定一起上奏,當面接受御筆,等到皇帝跟前,秦檜一言不發。趙鼎說:「現在建國公位在上,雖未正名,天下人都知道陛下有兒子了。今日禮數不能沒區別。」皇帝就留下御筆等著商議。第二天,秦檜留下奏事。以後幾天,參知政事劉大中奏事。也說到這件事。故而趙鼎和劉大中都被罷。第二年,趙璩終於被任為保大軍節度使,封崇國公。趙鼎因此入宮告辭,勸皇帝說:「臣走後,一定有用孝悌之說脅制陛下的。」出來看見秦檜,對他一揖就走開了,秦檜也對趙鼎不滿。

紹興和議[編輯]

趙鼎罷相後,秦檜獨自掌權,決意議和。朝中賢士,因議論不合,相繼被排擠出去。這時,中書舍人呂本中、禮部侍郎張九成都不附會和議,秦檜借皇帝的名義把他們閒置起來,張九成說:「未有枉己而能正人者。」秦檜對他十分不滿。殿中侍御史張戒上疏請留趙鼎,又陳十三件事論和議不對,與秦檜相牴觸。王庶和秦檜更是不和,從淮西到樞庭,始終說和議不行,七次上疏,並對秦檜說「:你忘記在東都想保存趙氏時,是怎麼被金人抓去的嗎?」當時秦檜靠金人的勢力鞏固自己的地位,特別恨王庶的話,因此把他趕出朝廷。 樞密院編修官胡銓上疏,希望斬秦檜與王倫以謝天下。於是朝中上下議論紛紛。秦檜竟為解脫自己,終把胡銓押送出朝貶到昭州。陳剛中因用書信致賀胡銓,激怒秦檜,被送到吏部處理,差派到贛州做安遠知縣。贛州有十二縣,安遠縣瀕臨嶺南,地惡瘴深,諺語說:「龍南、安遠,一去不轉。」說是必然死在這裡。陳剛中果然死在安遠。不久以胡銓事告誡中外。不久,校書郎許忻、樞密院編修官趙雍同日上疏,仍承繼胡銓的思想,力排和議。趙雍又想正宋金兄弟之名,秦檜也不能加罪。曾開見秦檜,說今日當論存亡,不當論安危。秦檜驚愕,就把他驅逐了。司勛員外郎朱松、館職胡王呈、張擴、凌景夏、常明、范如圭共同上疏說「:金人用一和字在我朝得志十二年,覆我王室,弛我邊備,竭我國力,緩和我不共戴天之仇,使我中國謳吟思漢之赤子絕望,以詔諭江南為名,要求陛下行跪拜之禮。自公卿大夫至六軍百姓,沒有不扼腕憤怒的,怎肯聽任陛下對仇敵稱臣呢?天下將有仗大義,問相公之罪的人。」過幾天,權吏部尚書張燾、吏部侍郎晏敦復、魏石工、戶部侍郎李彌遜、梁汝嘉、給事中樓火召、中書舍人蘇符、工部侍郎蕭振、起居舍人薛徽言同班入奏,極力講屈己之禮不對。新任禮部侍郎尹火享單獨上疏,並致信譴責秦檜,秦檜大怒,因此尹火享堅持不接受新官職。奉禮郎馮時行被召對,說和議不可信,甚至引用漢高祖分羹的故事來加以說明。皇帝說「:朕不忍心聽。」就顰蹙而起,很不高興。秦檜就貶馮時行知萬州,不久也獲罪。中書舍人勾龍如淵對秦檜說:「邪說紛起,為何不擇台官擊破它們。」秦檜就奏請勾龍如淵為御史中丞,勾龍如淵首先彈劾胡銓。 金使張通古、蕭哲以詔諭江南為名,秦檜怕人們把罪責歸咎於己,與蕭哲等商量,改江南為宋,詔諭為國信。京、淮宣撫處置使韓世忠四次上疏力諫,有「金以待劉豫之法待宋」的話,並說在敵人軍事力量強的地方,願率兵抵禦,沒被准奏。蕭哲等已到泗州,要求他們所過州縣用臣禮相迎,到臨安那天,想讓皇帝以客禮相待,韓世忠更加憤怒,又上疏說:「金以詔諭為名,暗中卻隱含要陛下歸順之義,在這主辱臣死之時,臣願效力死戰以決勝敗;若不能克敵,委曲順從也不晚。」也沒準奏。蕭哲等已入境,接伴使范同以臣禮拜問金國皇帝的情況,看見的軍民往往流淚。金使經過平江,守臣向子芁不去拜迎,請求辭職。蕭哲等到淮安,說先歸還河南地,並冊皇帝為帝,其餘事慢慢商議。 秦檜此時想讓皇帝行屈己之禮,皇帝說「:朕承太祖、太宗基業,豈可受金人冊封。」恰好三衙統帥楊沂中、解潛、韓世良相繼見秦檜說:「軍民洶洶,怎麼辦?」他們退下後,又告訴台諫。於是勾龍如淵、李誼多次會面秦檜商議接受國書之事,勾龍如淵說把金的國書先放在宮中,則不行臣禮而定此事。給事中樓火召也舉「天下居喪,三年不言」的事告訴秦檜,於是,決定讓秦檜以宰相的身份接受國書。皇帝也責備王倫,王倫告訴金使,金使也害怕,同意秦檜代受國書。皇帝命秦檜到金使住處與蕭哲等相見並受國書。金使想讓百官都參加受書儀式,秦檜讓省吏身穿朝服為前導,接受國書放入宮中。前一天,詔金使上殿,金答應歸還河南、陝西舊地,還回徽宗靈柩及母兄親族,沒有索要什麼。因參知政事李光素有威望,讓他在和議書上簽字以壓制信。又降御札給三大將領。 紹興九年(1139),金人歸還河南、陝西舊地,任用王倫為簽書樞密院事,充迎奉梓宮、奉還兩宮、交割地界使,藍公佐為副使。判大宗正事趙士..、兵部侍郎張燾朝拜八陵。皇帝對宰執說「:河南剛恢復,當命守臣安撫遺民,勸課農桑,各自因地而食,因人而守,不能調動東南財富,虛內以事外。」皇帝雖聽從秦檜議和,但實際上也懷疑金人有詐,故不曾放鬆邊備。 當時張浚在永州,趕快上奏,極力主張要以石晉、劉豫為戒,又給孫近寫信,認為「在秦稱帝的禍害,發現晚了禍患更大」。徐俯守上饒,連南夫帥廣東,岳飛宣撫淮西,都借賀表進行諷諫。徐俯說:「禍福相倚伏,情況變化多端。」連南夫說「:不守信用也相信,他們說那樣就能那樣?雖然虞舜的十二州,都歸王化;但秦利用商於的六百里土地欺騙了楚國,所以應當考慮被金人欺騙。」岳飛說「:救暫急而解倒懸,議和還可;若為國家長久計,難道也這樣嗎?」其他人如秘書省正字汪應辰、樊光遠、澧州推官韓糹川、臨安府司戶參軍毛叔慶,都說金人居心叵測;迪功郎張行成獻上《詢蕘書》二十篇,大意講自古講和,沒有始終不變的,並提出要對金人有所防備。秦檜把這些人都罷黜,韓糹川被貶到循州。

金國背盟[編輯]

七月,兀朮殺金領三省事宗磐及左副元帥撻懶,在中山府拘留了王倫。兀朮因歸還宋地是他二人的主意,兀朮將另有打算。王倫曾把此事密奏於朝,秦檜不做防備,只催王倫去金國。當時韓世忠請求乘敵不備,攻擊敵人,秦檜以《春秋》不伐喪為藉口,和皇帝意見相合,此事也就作罷。 紹興十年(1140),金人果真背盟,分四路入侵。兀朮攻占東京,葛王趙..取南京,李成取西京,撒離喝奔永興軍。河南各郡相繼陷沒。皇帝大驚,下詔列舉兀朮罪狀。御史中丞王次翁上奏說「:以前的國事,開始無人主議;現在事態稍有變化,就換宰相,後來者未必賢能,卻排黜異黨,亂紛紛地幾個月也不能安定,希望陛下以此為戒。」皇帝深信這話。秦檜力排眾議,始終以講和為己任,而王次翁所說的無主議者,是專門替秦檜說話的。因此,秦檜相位得到鞏固,據相位達十八年,公議不能搖撼。 六月,秦檜上奏說:「德無常師,主善為師。臣原來看撻懶有割地講和之議,故而贊成陛下取河南故疆。今兀朮殺他叔撻懶,藍公佐歸來,和議已變,故而贊成陛下確定討伐之計。望詔諭江上諸帥同力招討。」終沒實行。閏六月,趙鼎被貶到興化軍,因王次翁受秦檜指使,說趙鼎企圖謀劃得到任用。上言者紛紛指責王次翁,不久,趙鼎被流放到潮州。 這時,張俊攻克亳州,王勝攻克海州,岳飛攻克郾城,差點兒活捉兀朮。張浚在長安取勝,韓世忠在氵加口鎮取勝,諸將所到之處都取勝,而秦檜卻力主撤兵。九月,詔岳飛回行在,楊沂中回鎮江,劉光世回池州,劉釒奇回太平州。岳飛軍聽到詔書,士氣低落。岳飛十分驚愕。宋撤軍後,淮寧、蔡、鄭又被金兵占領。在明堂舉行儀式,封秦檜為莘國公。紹興十一年,兀朮再次南下,攻占壽春、廬州,宋將邵隆、王德、關師古等連戰皆捷。楊沂中在拓皋又取勝。秦檜忽然令楊沂中和張俊立即撤兵。韓世忠聽說,駐軍濠州不前進;劉釒奇聽說,放棄壽春而回。從此不再出兵。

害死岳飛[編輯]

四月,秦檜想盡收諸將兵權,給侍中范同獻計,秦檜採納。秦檜密奏讓皇帝召三大將論功行賞,韓世忠、張俊同為樞密使,岳飛為副使,令宣撫司軍隸屬樞密院。六月,拜秦檜為左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樞密使,進封慶國公。《徽宗實錄》修成,又被升為少保,加封冀國公。先前,莫將、韓恕出使金,被拘於涿州。此時,兀朮有意求和,把他們放回。秦檜又上奏派劉光遠、曹勛使金,又以魏良臣為通問使。不久,魏良臣同金使蕭毅等來,商議雙方以淮水為界,讓宋割唐、鄧二州。不久,又派何鑄報聘,答應金的條件。 十月,興岳飛冤獄。秦檜讓諫官万俟..彈劾岳飛,張俊又誣告岳飛部將張憲謀反,於是岳飛及兒子岳雲都被送到大理寺,命御史中丞何鑄、大理卿周三畏審問他們。十一月,李光被貶到藤州,范同罷去參知政事。范同雖附會和議,因他獨自奏事,遭秦檜忌恨。十二月,殺岳飛。秦檜因岳飛多次說和議失計,並曾奏請立太子,這都和秦檜相悖,故秦檜定要殺他。何鑄、周三畏開始審問時,岳飛久不伏罪;万俟..參加審問後,才定案。誣稱岳飛曾自言「己與太祖皆三十歲任節度使」這樣的話,是謾侮皇帝,又有受詔不救淮西之罪,被賜死獄中。他兒子岳雲及張憲被殺於都市。天下認為他們冤枉,聽到的人都流淚。岳飛之死,張俊也參與其中,這些話在《岳飛傳》中。

大權獨攬[編輯]

紹興十二年(1142),胡銓又被貶到新州。八月,徽宗及顯肅、懿節二靈柩至行在。太后還慈寧宮。九月,加秦檜為太師,進封魏國公。十月,進封秦、魏兩國公。秦檜因封兩國公與蔡京、童貫相同,請求改封他母親為秦、魏國夫人。他兒子秦火喜考中進士,館客何溥赴尚書省,他們都考試第一。秦火喜本是王日奐的庶子,秦檜妻是王日奐妹,無子,王日奐之妻顯貴而妒忌,秦檜在金國時,以熺秦檜後代。秦檜回來,他家帶火喜來見,秦檜很高興。秦檜慶幸和議又成,更恨先前的異己分子。先是,貶趙鼎於潮州,王庶於道州,胡銓於新州。此時,他們遇赦也永不再用。曾開、李彌遜都被罷。張俊本助和議,但他居位一年多也無離開之意,秦檜就指使江邈彈劾他,罷他官。 紹興十三年,慶賀瑞雪,賀雪從秦檜開始。慶賀沒出現日食,此後多寫不見日食。彗星常出現,選人康倬上書說彗星出現不值得害怕,秦檜大喜,特改他為京官。楚州奏鹽城縣海水清澈,秦檜請求慶賀,皇帝不許。知虔州薛弼說木頭內有文字曰「天下太平年」,下詔交付史館。於是開始粉飾太平,如各地推舉賢能、天下百官躬耕之禮等又不斷隆重舉行,為苟安餘杭之計,從此不再巡視江上,而祥瑞的奏報每天都有。 洪皓從金回國,頗有名節,因他傳達金帥室睰的話,直翰苑不到一個月就被逐去。室睰,是粘罕的心腹。最初,粘罕軍至淮上,秦檜曾替他草擬檄文,被室睰看見,故趁洪皓歸來給他捎信。秦檜以為士大夫沒有知道他的所作所為的,聽到洪皓的話,深為不滿,於是令李文會論奏他。胡舜陟以取笑朝政罪下獄死,張九成以鼓動浮言罪被貶,並牽連僧宗杲,被編配到邊遠地區,都是因言語冒犯秦檜所致。張邵也因與秦檜說金人有歸欽宗及諸王后妃之意而獲罪,被責為宮祠官。紹興十四年(1144),貶黃龜年,因他從前議論過秦檜。閩、浙發生大水災,右武大夫白鍔因說「燮理乖謬」的話,被刺配到萬安軍。太學生張伯麟曾題壁說:「夫差,你忘了越王殺你的父親嗎?」被杖脊刺配到吉陽軍。宿將解潛罷官閒居,辛永宗被調到外郡,都因不附會和議而致,解潛被流放到南安死去,辛永宗被安置在肇慶死去。趙鼎、李光都被再次流放到海島。對洪皓之罪,白鍔加以傳播,李光在藤州加以附和並有諷刺秦檜的地方,被守臣告發。 原先,議定建國公出..之事,吏部尚書吳表臣、禮部尚書蘇符等七人論禮與秦檜不合,於是吳表臣等因討論不詳、懷奸附合趙鼎都被罷官。開始,秦檜對皇帝說:趙鼎想立皇太子,是認為陛下始終無子,應該等自己有子後再立太子。就慫恿御史中丞詹大方彈劾趙鼎邪謀密計,深不可測,與范沖等都懷異心,以邀功求福。范沖曾任資善祀翊善,因此詹大方誣告他。後來,監察御史王..說皇帝沒有子嗣,應祭祀媒神以求子,於是下詔在圓丘東築壇,都是秦檜的主意。

氣焰熏天[編輯]

台州曾..獻詩給秦檜,稱他為「聖相」,凡投詩獻文的人都認為皋、夔、稷、契都不如秦檜,必稱「元聖」。秦檜請求禁止野史。又任命秦火喜以秘書少監的身份負責修國史,進獻建炎元年(1127)至紹興十二年(1142)《日曆》五百九十卷。秦熺趁太后從金返回之機,親自歌頌秦檜的功德達二千多字,讓著作郎王揚英、周執羔獻上,他們二人也因此升官。從秦檜再任宰相後,凡過去罷相以來的詔書章疏稍有涉及秦檜的,基本都更改焚毀,日曆、時政丟失很多,此後記錄都出自秦熺,不再有是非公論了。冬十月,右正言何若指責程頤、張載遺書是專講邪說,力加禁絕,人們不敢說不是。 紹興十五年(1145),拜秦熺為翰林學士兼侍讀。四月,賜秦檜宅第,命用教坊樂為前導,使他遷入新居,賜緡錢金帛不等。六月,皇帝到秦檜家,對秦檜的妻子、兒媳、子孫都加恩。秦檜先禁私史,七月,又對皇帝說私史害正道。此時司馬亻及就說《涑水記聞》不是他曾祖司馬光所著,之後,李光家亦把李光所藏的書燒了一萬卷。十月,皇帝親自寫「一德格天」的匾額賜給秦檜。紹興十六年(1146)正月,秦檜建家廟。三月,皇帝賜給他祭器,賜將相祭器從秦檜開始。 先前,皇帝因彗星出現詔求直言。張浚上疏,說當今事勢就像在頭目心腹之中養大疽,不除掉就不能停止作惡,希望國家要謀求防禦。不然,他時賣國者,反而把罪過歸於正確的言論。秦檜長久以來都不滿張浚,此時大怒,馬上削去張浚兵權,貶到連州,不久移到永州。 紹興十七年,改封秦檜為益國公。五月,移貶洪皓於英州。八月,趙鼎死於吉陽軍。這年夏,先有趙鼎遇赦永不再用的詔旨,又令月月匯報他的存亡,趙鼎知道後,絕食而死。自趙鼎被貶,門人故吏皆被牽連,即使是聽說他死了而嘆息的人也被加罪。又把呂頤浩的兒子呂摭流放到藤州。十二月,進士施鍔上《中興頌》、《行都賦》及《紹興雅》十篇,歌頌時政,故給他永免文解的優待。從此頌詠獻媚的人更多。皇帝在秦檜家裡賜百官喜雪御筵。 紹興十八年(1148),拜秦熺為知樞密院事,秦檜問胡寧:「外面有何議論?」胡寧答「:認為公相一定不承襲蔡京的做法。」五月,李顯忠上奏恢復之計,被削去軍職,給以宮祠之職。六月迪功郎王廷王圭被編管辰州,因他寫詩送胡銓。閏八月,福州說百姓采竹子的果實萬斛、以此度饑荒。十一月,胡銓從新州移貶到吉陽軍,是因他做詩誹謗當朝。 紹興十九年,皇帝命繪秦檜像,並親自做贊。這年,湖、廣、江西、建康府都說降了甘露,各郡都上奏說監獄已空。皇帝曾對秦檜說「:從今以後有上奏說監獄是空的,應令監司驗實。若是欺妄之言,就治罪,命御史台負責監督。若不懲戒,則奏甘露瑞芝之類,虛妄文飾之言,無所不至。」皇帝雖寵秦檜,但也不完全受他的欺蔽。十二月,禁止做野史,許人告發。 紹興二十年(1150)正月,秦檜上朝,殿司小校施全刺秦檜不中,被斬殺於市。從此,秦檜每次出門,都有五十名士兵執長木棍侍衛。這月,曹泳告李光的兒子李孟堅檢查記錄李光所做私史,案成,李光被貶謫已很久,詔永不再用,李孟堅被編置到峽州;朝官連坐的八人,都被罷職貶秩,胡寅被流放到新州。曹泳因此被立即起用。五月,秘書少監湯思退奏請把秦檜忠於趙氏的本末交付史館。六月,秦火喜加官為少保。鄭煒告發他的同鄉福建安撫司機宜吳元美作《夏二子傳》,指的是蚊子、蒼蠅;吳家有潛光亭、商隱堂,把亭稱為潛光,是有心黨附李光,把堂名為商隱,是無意於附合秦檜。因此秦檜更恨他。編管右迪功郎安誠、平民汪大圭,斬有恩蔭的惠俊、進義副尉劉紀中,刺配徑山僧清言,都因誹謗秦檜而獲罪。當時秦檜的病更重,上朝時允許他乘轎子,由他的二孫攙扶,並免於拜禮。紹興二十一年(1151),朝散郎王揚英上書推薦秦熺為相,秦檜上奏讓王揚英知泰州。 紹興二十二年,又興王庶二子王之奇、王之荀及葉三省、楊煒、袁敏求四大獄,都是因為誹謗朝政罪。楊煒還有曾去李光、蕭振家談時事之罪。於是李光永不再用,蕭振被貶池州。紹興二十三年,秦檜請求去台州謝亻及家取綦宗山禮所受御筆送還朝廷。秦檜第一次罷相,皇帝有指責秦檜的話,這是想收回御筆滅跡。這年,進士黃友龍以謗訕罪,被處以黥刑,發配到嶺南;內侍裴詠以指斥罪,被編管到瓊州。紹興二十四年(1154)二月,楊炬弟楊煒受牽連死在賓州,楊炬因而被編管邕州。何兌爭辯說是他的老師馬伸首先上書金人請存趙氏的,這就分了秦檜的功,故何兌被編管英州。三月,秦檜的孫子敷文閣待制秦塤考進士,省殿試都第一,秦檜的侄子秦焞、秦焴姻親周夤、沈興傑都成為進士,士論以此不平。考官是魏師遜、湯思退、鄭仲熊、沈虛中、董德元。魏師遜等剛知貢舉,就對人說:「我們可得富貴了。」等到廷試時,秦檜又奏請讓湯思退為編排,魏師遜為詳定。秦塤和第二人曹冠的策文都攻專門之學,張孝祥策文則是主一德元老並涉及保存趙氏事。皇帝讀到秦塤策文,都是秦檜、秦熺的話,於是擢張孝祥為第一,降秦塤為第三。不久,秦塤為實錄院修撰,宰相子孫同領史職,是前所未有的。 六月,因王循友原來知建康時曾對秦檜的族黨治罪,故被安置藤州。八月,王..因替李光求情遷往內地,被編管於辰州。鄭王己、賈子展因聚會時嘲謔講和的話,鄭王己被流放容州,賈子展被流放德慶府。方疇因與胡銓通信,被編置永州。十二月,魏安行、洪興祖因廣泛傳播程王禹的《論語解》,而魏安行被編置欽州,洪興祖被編置昭州。又流放程緯,罪名是慢上無禮。 皇帝曾對秦檜說:「近來輪對者,大多請求避免。百官輪對,正是想聽聽在宮中聽不到的話,可令大家檢舉約束。」秦檜擅政以來,堵塞言路,蔽上耳目,凡一時獻言者,不是歌頌秦檜的功德,就是造謠中傷善良的人。想說的又怕犯忌,畏談國事,只用談論銷金鋪翠,請禁鹿胎冠子類的話題來搪塞。所以皇帝過問這事,也是防秦檜的蒙蔽。 衢州曾有盜起,秦檜派殿前司將官辛立率領一千人去捕盜,沒報告皇帝。晉安郡王進宮說這事,皇帝大驚,問秦檜,秦檜說:「不值得上煩聖慮,故沒敢匯報,平盜後立即奏報。」退下後探問原因,知是晉安郡王說的,就上奏說晉安郡王正居秀王喪不應給俸祿,使郡王每月少拿俸祿二百緡,皇帝拿出內帑給他。 紹興二十五年(1155)二月,因沈長卿過去和李光譏諷和議,又和芮燁共賦《牡丹詩》,有「寧令漢社稷,變作莽乾坤」之句,被鄰人告發,沈長卿被編置化州,芮燁被編置武岡軍。靜江有一驛站叫秦城,知府呂願中率賓客、僚屬共賦《秦城王氣詩》向秦檜獻媚,不賦者只劉芮、李燮、羅博文三人,呂願中因此被召用。又有張扶請秦檜乘金根車,又有請求設置益國府官署和賜給秦檜九錫的,秦檜聽到這些很泰然。十月,再次禁止專門之學,把太廟的靈芝畫成華旗,凡各地所奏的瑞木、嘉禾、瑞瓜、雙蓮都畫出來。

善終離世[編輯]

趙令衿看秦檜的《家廟記》,順口說出「君子之澤,五世而斬」,被汪召錫告發。御史徐喜又論奏趙鼎之子趙汾為趙令衿送行並贈以禮物,一定有奸謀,詔送大理寺,把趙令衿關押在南外宗正司。秦檜在一德格天閣寫著趙鼎、李光、胡銓的姓名,就想殺了他們。趙鼎已死,秦檜感到遺憾,於是就想殺趙汾。秦檜特恨張浚,因此趙令衿一案,張宗元被罷,都波及到張浚。張浚在永州,秦檜又派他的死黨張炳知潭州,同郡丞汪召錫一起監視他。這時,又讓趙汾自誣與張浚、胡寅謀劃叛亂,當時受牽連的賢士有五十三人。案成後,秦檜病重不能寫字。 這月二十一日,皇帝去秦檜家看望他的病,秦檜無一語,只流涕而已。秦火喜問誰可代任宰相,皇帝說:「這事你不該參與。」皇帝命權直學士院沈虛中草擬秦檜父子的退休制書。秦火喜還派他的兒子秦塤同林一飛、鄭木冉晚上去見台諫官徐喜、張扶策劃奏請自己為相。二十二日,加封秦檜為建康郡王,秦火喜進為少師,皆退休,秦塤、秦堪並為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宮。當晚,秦檜去世,終年六十六歲。死後贈為申王,諡號「忠獻」。 雖然秦檜死,秦熹廢,但他的餘黨仍繼承他的主張,力主和議,以此竊據相位者還有數人,至孝宗時才蕩滌無餘。開禧二年(1206)四月,追奪秦檜王爵,改諡號為「謬丑」。嘉定元年(1208),史彌遠奏請恢復王爵,贈給諡號。[2]

爭議[編輯]

構陷岳飛[編輯]

《帝國政界往事》提出觀點,認為下令殺岳飛的其實是高宗趙構。岳飛統帥全國3/5的兵力後,莽撞要求皇帝早日解決皇位繼承人問題,高宗當時不悅:「握重兵於外,此事非卿所當預也」。岳飛觸犯了皇家最大的忌諱:手握重兵的武將對皇位繼承感興趣,令皇帝相信他野心太大,遂起殺心[參 1][參 2]此外,《中國人的歷史誤讀》認為岳飛主張「迎請二帝還朝」,威脅到趙構的地位,才是他被殺的原因。[參 3]古人亦有懷疑是高宗下令,如《宋史紀事本末》說:「高宗忍自棄其中原,故忍殺飛。」

但著名宋史學家鄧廣銘王曾瑜等曾對此提出反駁[參 4],認為當時金人慾扶植欽宗之子趙諶為傀儡皇帝,岳飛請高宗於此時立宗室子伯琮為儲,正是挫敗金人陰謀的一步好棋[3];而紹興七年(1137)年宋徽宗死後,金人亦多次揚言要扶植欽宗回朝即位,岳飛因此改變了其「奉迎二聖」的主張,代之以迎還徽宗夫婦靈柩和韋太后等皇室親族,此舉亦獲得高宗的讚賞和全力配合[4]。以上事實足以說明岳飛頗諳政治,而秦檜作為金人在北宋的重要代理人一手炮製了岳飛父子與張憲等被害的冤案,達到其以金國勢力作後盾,竊取宋朝權柄的野心[5]

秦檜是否金國奸細[編輯]

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能證明秦檜一定是奸細,但有證據證明秦家和金國的關係不同於一般宋人和金國的關係。

  • 關於秦檜的南歸,他自己說是「殺監己者奔舟而歸」。但紹興初年做過宰相的朱勝非在《秀水閒居錄》中說:「秦檜隨敵北去,為大帥達賚(又名達懶、達蘭,即秦檜在金國為奴時的主子、最早提出「南人歸南,北人歸北」的完顏昌)任用,至是與其家得歸。檜,王氏婿也。王仲山有別業在濟南,金為取千緡其行,然全家來歸,婢僕亦無損,人知其非逃歸也。」
  • 秦檜在宋欽宗時任御史中丞等官,曾反對割地而主戰,反對金人立張邦昌為帝,故被金軍強令北上。在其它宋朝北上官員流放到廣寧府(即遼之顯州,治廣寧,今遼寧北鎮市)時,惟獨秦檜由金太宗賜給完顏昌而留在燕山府[6]
  • 秦檜在完顏昌屬下充當「任用」,後升為「參謀軍事」。完顏昌1130年攻打楚州時,秦檜為完顏昌寫過勸降書。趙立的楚州之戰,和王稟太原之戰李彥仙的陝州之戰並稱,是靖康建炎宋軍守城三大戰之一,金兵都攻了數月到兩年才攻克。十月,完顏昌攻破楚州後不久,秦檜即被放歸南宋[7]

秦檜在主和派裡的地位[編輯]

宋高宗趙構語錄[編輯]

宋高宗趙構本人在秦檜的生前和死後,多次把對金議和的首功歸於秦檜,據《建炎以來系年要錄》記載:

  • 卷一五八,紹興十八年八月癸丑日(1148年9月12日),趙構和秦檜的談話:『朕記卿初自虜歸,嘗對朕言:「如欲天下無事,須是南自南,北自北。」遂首建講和之議,朕心固已判然。而梗於眾論,久而方決。今南北罷兵六年矣,天下無事,果如卿言。』
  • 卷一六九,紹興二十五年十月丁酉(1155年11月19日),即秦檜死後次日:『執政奏事,上曰:「秦檜力贊和議,天下安寧。自中興以來,百度廢而復備,皆其輔相之力,誠有功於國。」』
  • 卷一七〇,紹興二十五年十二月乙未(1156年1月16日):『上謂魏良臣、沈該、湯思退曰:「兩國和議,秦檜中間主之甚堅,卿等皆預有力。今日尤宜協心一意,休兵息民。」』

秦檜和趙構之間的關係[編輯]

秦檜和趙構之間的關係一直有爭議。一方面,1140年後,和金國有關的大部分政事,趙構均對秦檜言聽計從。殺岳飛一事,《宋史》據查蘥所言,認為是金國主帥完顏宗弼擔心黃河以北一旦遭到十萬岳家軍進攻而不保,為秦檜所堅持的《紹興和議》定下的談判前提:「汝朝夕以和請,而岳飛方為河北圖,必殺飛,始可和。」《紹興和議》後,金人要求「不許以無罪去首相(秦檜)」[8],宋高宗被金人剝奪了罷免秦檜之權,如果和議不廢,秦檜就成了終身宰相。紹興和議最後於1161年被金海陵王完顏亮撕毀時,秦檜已於1155年死亡,終身宰相成為既成事實。秦檜為相期間,權力很大,據《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一七〇,紹興二十五年十二月甲申(1156年1月5日)載:「詔:命官犯罪,勘鞫已經成,具案奏裁。比年以來,多是大臣便作「已奉特旨」,一面施行。自今後,三省將上取旨。」1155年前,能夠「已奉特旨」不從宋高宗趙構那裡取旨的大臣,指秦檜而言。《宋史·刑法志》中也指出秦檜有「詔獄」等特權,和宋高宗趙構的關係不似一般君臣的關係:「詔獄本以糾大奸慝,故其事不常見。……(紹興)十一年,樞密使張俊使人誣張憲,謂收岳飛文字,謀為變。秦檜欲乘此誅飛,命万俟卨鍛鍊成之。飛賜死,誅其子云及憲於市。……廣西帥胡舜陟與轉運使呂源有隙,源奏舜陟髒污僭擬,又以書抵檜,言舜陟訕笑朝政。檜素惡舜陟,遣大理官往治之。十三年六月,舜陟不服,死於獄。飛與舜陟死,檜權愈熾,屢興大獄以中異己者。名曰詔獄,實非詔旨也。其後所謂詔獄,紛紛類此,故不備錄雲。」朱熹《戊午讜議序》評論說:「秦檜之罪所以上通於天,萬死而不足以贖買,正以其始則唱邪謀以誤國,中則挾虜勢以要君,……而末流之弊,遺君後親,至於如此之極也。」此外朱熹更指出紹興和議後高宗對秦檜尤為忌憚,甚至每次朝見都貼身暗藏匕首,以備不測[9]

另一方面,在處理和金國關係不很明顯的南宋內部事務中,趙構仍然制約秦檜。據《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一二四記載,主戰派胡銓反對《紹興和議》,上了一道有名的乞斬秦檜之頭的奏章,立即受到秦檜反擊,被貶為「昭州編管」。胡銓因「妾孕臨月」要求稍遲數日起程,結果被秦檜派臨安府「遣人械送貶所」。趙構下詔說胡銓的上疏是「肆為凶悖」,「導倡凌犯之風」,不許其他人效法。但秦檜在自己的一德格天閣中寫上趙鼎李光胡銓胡寅等五十三人的姓名,「必欲殺之而後已」[10],卻始終不能如願。紹興二十五年(1155年)十月秦檜死,十一月趙構便去郊外祭天,發布大赦,赦免和秦檜對立的人,其後肅清秦檜餘黨,也算一種政治平衡。

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是趙構的生母韋氏,是在南宋朝廷以犧牲岳飛為代價簽訂《紹興和議》、岳飛被殺後三個月即被放回的。按照當時信息的傳遞方式,岳飛於紹興十一年除夕夜(1142年1月27日)被殺,南宋使節於紹興十二年(1142年)正月帶著正式照函從岳飛被殺的臨安(今杭州)去金國囚禁宋欽宗和韋氏的五國城(今黑龍江哈爾濱市依蘭縣依蘭鎮五國城村)接人,光單向行程就要數月。韋氏四月丁卯即啟程回宋[11],八月到達宋都臨安。從正月到八月,除了用時在行程腳力上,金國非常配合趙構和秦檜,沒有拖延。而1161年《紹興和議》被金海陵王完顏亮撕毀後,趙構也於第二年退位為太上皇,宋孝宗上台後馬上為岳飛平反,趙構卻沒發表任何意見,既不支持,也不阻撓。岳飛的命運,可以說是因為趙構和秦檜一心要達成的《紹興和議》的產生而毀滅,又因為《紹興和議》的毀滅而昭雪。

秦檜之《遺表》[編輯]

徐夢莘《三朝北盟會編》卷二二〇:

秦檜《遺表》曰:『死生夜旦之常,難逃大數命義。臣子之戒,敢竭愚衷。屬餘息之將辭。戀清時而何及?伏念臣早緣末學,奮自書生。當見危致命之秋,守策名委質之分。畫疆之遣,元樞飛掩。報之符存趙之陳,具寮奉懲斷之指。倉皇皇奔走從君,衣冠不變於中華,覲會自依於常度。雖歷九死其未悔,猶冀一言而可興。草徽廟之二策,身居營窟,心在周行。洎浮海以言旋,舉同朝而趣異。下石而擠者紛至,奉身而退者累年。荷上聖之深知,排群疑而復用。延登右揆,峻陟維垣。專秉任於鈞衡,奉疇咨於帷幄。入而告後,玉音常許。其無心出則稱君,輿論共推於得體。上遵成算,復建中興,惟聰明睿智之絕倫,因古昔帝王之未有。挺身死難,救民於仗節之初;修睦休兵;尋盟於奏峨眉山之後。是謂樂天,以保天下繼代,以率功名居然。甯親以甯神,盈城而盈野。德之厚也,臣何力焉?臣感陛下推心委用之誠,進期畢命;睹陛下求治焦勞之切,退欲忘身。但知方疾以盡公,不敢辭難而避事。仰勤宸注,親屈帝尊訓詞矜惻於孱軀,天步邁臨於寢室。戴恩慈之俯逮,徒感咽以何言。顧愚臣知遇之若斯,雖舉族捐糜而曷報。而臣上負乾坤之造,莫知藥石之功,病在膏盲,命垂晷刻。闕廷注想,難瞻穆穆之光;黽鼎妥安,尚抱拳拳之恨。念籲天而靡逮,忍將死以猶言。文雖不倫,義或有取。伏望皇帝陛下,惟新盛德,謹保清躬,萬壽無疆。行奉東朝之養五兵,不試永居北極之尊。益堅鄰國之歡盟,深思社稷之大計,謹國是之搖動,杜邪黨之窺覦。以治亂為著黽,以賢才為羽翼,事有未形而宜戒,言或逆耳而可從,緩刑乃得眾之方,訓本乃富民之術。雖淵衷之素定,在愚慮之實深。凡此數端,願留聖念臣形留神往,淚盡辭窮。憂國有心,敢忘城噸之策;報君無路,尚懷結草之忠。』

秦檜在臨死之際所擔心的是,在他死後,趙構可能又聽信「邪黨」的話,動搖了「鄰國之歡盟」,不肯堅守其為丞相期間所定之「國是」。

秦檜對岳飛異乎尋常的憎惡[編輯]

宋史》載,秦檜因為憎惡岳州(今湖南岳陽市)和岳飛的姓相同,紹興二十五年(1155年)改為純州,直到元末寫《宋史》時仍然叫純州。

書法成就[編輯]

秦檜雖被大多數人認為是佞臣,卻詩文天下,頗擅筆翰。[來源請求]陶宗儀《書史會要》云:「檜能篆,嘗見金陵文廟中欄上刻其所書『玉兔泉』三字,亦頗有可觀。」有書輯入《風墅帖》。

評價[編輯]

《宋史》評價[編輯]

檜兩據相位者,凡十九年,劫制君父,包藏禍心,倡和誤國,忘仇斁倫。一時忠臣良將,誅鋤略盡。其頑鈍無恥者,率為檜用,爭以誣陷善類為功。其矯誣也,無罪可狀,不過曰謗訕,曰指斥,曰怨望,曰立黨沽名,甚則曰有無君心。凡論人章疏,皆檜自操以授言者,識之者曰:「此老秦筆也。」察事之卒,布滿京城,小涉譏議,即捕治,中以深文。又陰結內侍及醫師王繼先,伺上動靜。郡國事惟申省,無一至上前者。檜死,帝方與人言之。

檜立久任之說,士淹滯失職,有十年不解者。附己者立與擢用。自其獨相,至死之日,易執政二十八人,皆世無一譽。柔佞易制者,如孫近、韓肖胄、樓炤王次翁、范同、万俟禼、程克俊、李文會、楊願、李若谷、何若、段拂、汪勃詹大方、餘堯弼、巫伋、章夏、宋朴、史才、魏師遜、施鉅、鄭仲熊之徒,率拔之冗散,遽躋政地。既共政,則拱默而已。又多自言官聽檜彈擊,輒以政府報之,由中丞、諫議而升者凡十有二人,然甫入即出,或一閱月,或半年即罷去。惟王次翁閱四年,以金人敗盟之初持不易相之論,檜德之深也。開門受賂,富敵於國,外國珍寶,死猶及門。人謂熺自檜秉政無日不鍛酒具,治書畫,特其細爾。

檜陰險如崖阱,深阻竟叵測。同列論事上前,未嘗力辨,但以一二語傾擠之。李光嘗與檜爭論,言頗侵檜,檜不答。及光言畢,檜徐曰:「李光無人臣禮。」帝始怒之。凡陷忠良,率用此術。晚年殘忍尤甚,數興大獄,而又喜諛佞,不避形跡。

後世評價[編輯]

清聖祖康熙帝宋高宗和秦檜「偏安社稷」的政策給予了肯定,而否認了「良將」岳飛韓世忠吳玠等抗金名將的做法。[12]他的《御製文集》第三集卷十九有《宋高宗父母之仇終身不雪論》中說[12]

兵破之後,兵已滿萬,人強將猛,非之所敵,明矣。備責不能臥薪嘗膽,以雪父兄母后之仇,則高宗何辭?若論李綱之忠言不聽,岳飛之丹誠不用,設使諫行言聽,則必勝金兵於朱仙,生還二帝於汴京,朕實不信也。何也? 根本已久不固,人心已久不一,上無慣戰之良將,下無用命之士卒,天下雖有勤王之名,真偽莫測,虛實難分。高宗久在金營,孰強孰弱,自有切見,若使復仇雪恥,再整江山,實不能也,勢使之也。孟子曰:「寡眾弱強不敵也。」


若論講和之非,我太祖高皇帝因祖之仇,戊午起兵,戰必勝,克必取,所向無敵,有往必成。神威聖武,深仁厚澤,猶念中國塗炭,數次議和。明朝引南宋講和之非,始終不悟,歸罪兵部尚書陳新甲為秦檜,棄市示眾。發天下兵迎戰,如袁崇煥毛文龍洪承疇祖大壽唐通吳三桂,前後千餘員,凡出關者,非死即降,靡有孑遺。財賦因之已竭,人心隨而思亂。百萬雄兵,盡沒東海,億兆窮民,罹於邊戍。元氣盡傷於關東闖賊蜂起於隴西。賊至京師,文武逃散,無一死於難者,豈非當日不主議和者乎?

偏安社稷,猶存一線之脈絡,若為雪恥復仇,同死於國難者,尤不知於明末同乎?異乎?文天祥云:「社稷為重,君為輕,立君以存社稷,存一日則盡臣子一日之責。」實千載忠君之語,君與社稷並而為一也。使高宗匹夫之勇,死而無悔,不顧社稷,以死雪仇,又不知當時議論如何耶?

著名武俠小說家梁羽生在《筆花六照》中指出,「秦檜的『南人歸南,北人歸北』是『兩個中國』論調的祖宗」。[13]

家庭[編輯]

秦檜家族按「木、火、土、金、水」五行排行。

  • 兄長:秦梓,子秦焞、秦焴
  • 弟弟:秦棣
  • 配偶:王氏,宋神宗時宰相王珪四子王仲岏之女。也是童貫的乾女兒。歷封魏國夫人、韓國夫人
  • 養子:秦熺,字伯陽,本姓王,為秦檜妻兄喚之子,過繼給秦檜。官至少師致仕、觀文殿大學士、福國公。
  • 兒媳:鄭氏,秦熺夫人,太宰鄭居中之子鄭修年之女。
  • 兒媳:曹氏,秦熺夫人,濟陽武惠王曹彬六世孫,封和義郡夫人,紹興十七年封和國夫人,死後被追封為燕國太夫人。2006年墓葬在南京江寧清修村出土。
  • 孫:秦堪秦塤(妻高百之之女)、秦卓(秦坦
  • 曾孫:秦鉅,秦塤之子,嘉定十四年(1221年)在蘄州抗金戰死,封義烈侯,立褒忠廟祭祀,淳祐十二年,特封義烈顯節侯。其次子秦浚、秦瀈俱從父死。
  • 玄孫:秦光

軼聞[編輯]

  • 刺客事件:紹興二十年,檜趨朝,殿司小校施全刺檜不中,磔於市。時檜疾愈,朝參許肩輿,二孫扶掖,仍免拜。

影視形象[編輯]

注釋[編輯]

  1. ^ 脫脫:《宋史》,中華書局,ISBN :978-7-101-00323-9
  2. ^ 脫脫:《宋史》,中華書局,ISBN :978-7-101-00323-9
  3. ^ (南宋)張戒《默記》載:「鵬云:『近諜報虜酋以丙午元子入京闕。為朝廷計,莫若正資宗之名,則虜謀沮矣。』」
  4. ^ 岳飛《乞出師札子》:「異時迎還太上皇帝、寧德皇后梓宮,奉邀天眷歸國,使宗廟再安,萬姓同歡,陛下高枕無北顧憂,臣之志願畢矣。」
  5. ^ 朱熹《戊午讜議序》:「秦檜之罪所以上通於天,萬死而不足以贖買,正以其始則唱邪謀以誤國,中則挾虜勢以要君,……而末流之弊,遺君後親,至於如此之極也。」
  6. ^ 靖康稗史箋證·呻吟語》。
  7. ^ 《會編》卷142,卷220,卷222,洪皓行狀,《要錄》卷38建炎四年十月辛未,《宋史》卷473《秦檜傳》,《盤洲文集》卷74《先君述》。
  8. ^ 《朱文公文集》卷95張浚行狀,《四朝聞見錄》乙集《吳雲壑》,《鶴林玉露》甲編卷5《格天閣》。
  9. ^ 《朱子語類》卷一百三十一:「秦太師死,高宗告楊郡王云:『朕今日始免得這膝褲中帶匕首!』乃知高宗平日常防秦之為逆。」
  10. ^ 《宋史》卷473《秦檜傳》。
  11. ^ 《宋史·高宗本紀》記,紹興十二年(1142年)夏四月丁卯(5月1日),「皇太后偕梓宮(徽宗靈柩) 發五國城,金遣完顏宗賢護送梓宮,高居安護送皇太后」。韋氏回到臨安已經是八月。
  12. ^ 12.0 12.1 康熙皇帝:史上地位最高的為秦檜翻案者. 鳳凰網. [2008年] (中文(中國大陸)‎). 
  13. ^ 梁羽生:秦檜是「兩個中國論」的祖宗. 搜狐網. [2008-03-03] (中文(中國大陸)‎). 
  1. ^ 《帝國政界往事》李亞平著/北京出版社/2004年10月出版
  2. ^ 端木賜香《你所不知道的岳飛》
  3. ^ 綦彥臣 《中國人的歷史誤讀》 中國社會出版社
  4. ^ 《岳飛傳》鄧廣銘著/1946年第一次出版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