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渣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威廉·渣甸
William Jardine in Study.jpg
威廉·渣甸醫生
出生 1784年
Flag of Scotland.svg英國蘇格蘭鄧弗里斯郡
逝世 1843年
 英格兰
职业 醫生、
商人、
英國國會議員

威廉·渣甸,又译“查顿”(Dr. William Jardine,1784年-1843年),苏格兰人,早年曾是一名在中国从事鸦片贸易的船上的外科医生,后来创办了怡和洋行,成为一名强大的商人,并在推动鸦片战争中起关键作用。

早年[编辑]

1784年,威廉·渣甸出生在苏格兰邓弗里斯郡的一个农庄。1800年,他只有16岁,获得资格进入爱丁堡大学医学院,学习解剖学、临床和产科学课程。当他还在校时,尽管他的兄弟提供学费,但还不确定渣甸是否能成为实习外科医生,得到住宅、食物和进医院实习的推荐。1802年3月2日,他18岁,毕业于爱丁堡医学院,并得到爱丁堡皇家外科学院文凭,决定加入英国东印度公司。3月15日,威廉·渣甸在满足了录取条件后, 获得了2个月的预付工资,成为一名在东印度公司的商船"布伦瑞克号"上进行海上服务的外科医生。为东印度公司服务有一个好处,就是允许每个雇员利用货舱夹带自己的2箱或大约一百英镑货物。渣甸以异常的机敏,甚至聪明的谎言,参与这项生意,获取分配给那些对此不感兴趣的乘客的货舱空间。

渣甸的第一次海上亚洲之旅相当平凡,但他在第一次航海时遇到了2个在他后来经商时扮演重要角色的人。第一位是医生同行,托马斯·威丁,护航船格莱顿号的外科医生。第二位是刚刚在1801年初抵达广州的26岁的查尔斯·马格尼亚克。

1817年,渣甸离开东印度公司,先是成为孟买几间小商行的代理商和小股东,最后在1823年在广州加入了在中国开业的最古老的英国私人公司——马格尼亚克商行(Charles Magniac Co.)。渣甸在孟买的代理商之一是詹姆斯·杰吉伯伊勋爵,后来成为他毕生的好友,两人曾在布伦瑞克号上,一同被一艘法国船劫持。杰吉伯伊是维多利亚女王所封的第一位帕西人从男爵,在未来的年代里变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富有。

在1823年,渣甸有一个极其重要的机遇:查尔斯·马格尼亚克在巴黎去世,丹尼尔·马格尼亚克继承了公司,但由于同他的中国情妇结婚,又被迫从公司辞职,将公司交给兄弟霍灵沃斯·马格尼亚克。霍灵沃斯邀请渣甸进公司担任经营合伙人,自己只作一个不问业务的合伙人。霍灵沃斯这样写到渣甸:

“你会发现渣甸是一个最尽责、最可敬、最仁慈的人,极其慷慨,是商场上一位卓越的商人,他在鸦片贸易和大部分出口商品方面的知识经验非常有价值。他需要得到认识和恰当的赏识。”

怡和洋行[编辑]

1820年5月,渣甸遇到了詹姆斯·马地臣,一位苏格兰从男爵的儿子,这个人的名字将和渣甸放在一起,组成东方最强大、最富有、最有影响的公司。1820年代中叶,渣甸邀请马地臣,组建一个从事中国贸易的企业。马地臣因为未能将一封重要信件地送给一位船长,刚刚被叔父安排送回英国,但他拒绝离开亚洲,加入了黎萨利公司。合伙人黎萨利去世以后,没有继承人,在公司的股份全归马地臣。这给了两人商业合作一个理想的机会。马地臣被证实是渣甸完美的合伙人。詹姆斯·马地臣和他的侄子亚历山大·马地臣,在1827年加入马格尼亚克公司。渣甸和马地臣优点互补,配合默契。渣甸是公司出色的计划者,强硬的谈判高手和战略家,马地臣是听话的职员,掌管公司的文件和财务账本。马地臣熟悉大部分公司的商业运作。两人形成鲜明对照,渣甸瘦高而马地臣矮胖;马地臣有优越的家庭教养,而渣甸来自于卑下得多的背景;渣甸强硬、严肃,而马地臣坦率、活泼;渣甸以工作狂著称,完全是商业头脑,而马地臣爱好艺术、非常有口才。理查德·休说:“两人对于个人和财务方面都谨慎”。两人都非常尊重印度和中国南部的当地社会,默默地帮助许多陷入经济困难的人。尽管他们的慈善绝不过分,但大家公认确实出于诚心。渣甸强硬的外表和公正的语言掩盖了他富于同情心的本性。两人都不断寄钱给在苏格兰不那么幸运的家人,也提携他们在公司内工作的侄子们。

他们以诚实经商、创新的管理,和严格的财务政策建立了声誉,在一个经营环境极其不稳定的时期取得了商业运作的成功,那时成功与破产之间的界限极其稀薄。

渣甸以其专横高傲而知名。他被当地人冠以“铁头老鼠”的绰号,渣甸在广州俱乐部被围观者用石头击中头部后,面不改色,只是以顽强的苏格兰人的达观耸肩蔑视伤口。在他广州十三行的"义和行"(Creek Hong)的办公室只有一张椅子,只有他自己能坐,客人永远只能站着,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渣甸是一个很忙的人。渣甸还是著名的危机经理。1822年,他视察广州分行时,发现分行出现人事危机,雇员和管理层势不两立,业务陷入瘫痪。渣甸只用了几天功夫就将各方面摆平,使分行恢复运营。渣甸的性格非常精明,在沿海鸦片走私期间,甚至能够说服普鲁士传教士郭实立牧师同意,在这些走私行动期间牧师得到更多的皈依者。马地臣声称拥有亚洲唯一的钢琴,并且还是一名熟练的演奏者。马地臣还负责强迫开除一位拒绝在安息日装卸鸦片箱的船长,他说,"我们每个人都遵守严格的宗教原则,但我们担心太正直的人不适合毒品贸易。"

1832年7月1日,怡和洋行(Jardine, Matheson and Company, Ltd.),一个普通合股公司,在中国广州成立,渣甸、马地臣是主要合伙人,次要合伙人有霍灵沃斯·马格尼亚克、亚历山大·马地臣、托马斯·比尔(时钟和自动机器发明者)等人,中文名称'怡和',意为'快乐融洽',买卖鸦片茶叶和其他货物。1833年,国会结束了英国东印度公司对中英贸易的专营权。怡和洋行抓住了机会,填补东印度公司留下的真空。公司的第一次航海,是渣甸的快速帆船“莎拉号” 运送茶叶到英格兰。渣甸从东印度公司的主要代理商变成了亚洲最大的英国洋行。这时渣甸被其他商人称为“大班”,一个中国俗语,意思是'总经理'。

渣甸回国和关系破裂[编辑]

1841年,渣甸有19艘洲际快速帆船,其竞争对手宝顺洋行则有13艘。渣甸还拥有数百艘小船、帆船和走私小艇,从事沿海和上游走私。渣甸的贸易范围包括从印度走私鸦片到中国,从菲律宾进口香料,从中国进口茶叶和丝绸到英国,处理货物包装和货物保险,出租船坞和仓库,贸易金融和其他众多商业贸易航线。1830年代中叶,对华贸易变得困难起来,因为清朝政府对麻醉品贸易的限制越来越多,以控制白银的恶性外流。这时已经形成了贸易不平衡的局面,西方商人输入中国的鸦片,多于他们输出的茶叶和丝绸。

不过,渣甸医生希望在中国扩展鸦片贸易,安排马地臣回到英国去说服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行动,促使其进一步开放贸易。马地臣在英国的行动不够成功,当时的英国外相,"铁公爵"威灵顿公爵(阿瑟·韦尔斯利)相当蔑视他,他向渣甸悲痛地报告,他被一个傲慢愚蠢的人所侮辱。1838年,渣甸安排马地臣回到亚洲,自己回到英国,继续完成马地臣的使命。其他外国鸦片商人在他出发前表达了敬意。下面是威廉·亨特书中的一段。

“渣甸从广州出发前几天,整个外侨社团在东印度公司的餐厅里招待他。来自所有国家的大约80个人出席,包括印度,直到下半夜才分散。该事件后来经常被外侨们提起,但这一天只有很少人能够说出。”

清朝政府乐于听到渣甸的出发,开始制止鸦片贸易。负责查禁广州的毒品贸易的钦差大臣林则徐说,“铁头老鼠,狡猾的鸦片走私头目,畏惧天朝的愤怒,已经回到烟雾之地。”他命令交出所有鸦片,在广州销毁了超过20,000箱鸦片。他甚至命令被捕的宝顺洋行经理兰士禄·颠地,写信给维多利亚女王,责问她为何容忍毒品走私到中国。

战争与中国的屈服[编辑]

在伦敦,渣甸的首要任务是会见外相亨利·约翰·坦普尔 (帕尔姆斯顿子爵)。他带着义律写给帕尔姆斯顿的引荐信,

“这位绅士已经有几年时间是我们的商业社团的领袖,由于长期以来的慈善行为和公众精神,光荣地赢得整个外国社团的尊敬。”

1840年,带着有数百名在亚洲和英国的英国商人签名的请愿书,渣甸成功地说服国会对中国发动战争,制定详细的战争计划、战略地图、战争策略、保障和政治需要,甚至军队和军舰的补给。这个计划称为渣甸计划(Jardine Paper)。在渣甸计划中,渣甸对帕尔姆斯顿强调了几点:完全补偿林则徐没收的20,000箱鸦片,通商条约要组织进一步的敌意,并开放更多的港口贸易,诸如福州宁波上海。渣甸还建议有必要占领广州附近的一个岛屿或港口,香港由于拥有安全广阔的港口,最为理想。渣甸清楚表明他所认为完成以上目标需要的足够的海军和陆军数量。他还提供了该地区的地图和海图。渣甸在一封精心计算的给国会的建议书中,开创了今天声名狼藉的'炮舰外交'的先例,渣甸说: “不要正式的购买, -- 不要单调乏味的谈判,...发布强制命令给梅特兰爵士,批准他占领并继续占有所有这些地方是必要的,骑兵中队在他的命令下完全胜任,...直到从祖国派出足够的海军和军事力量。到所有这些实现时, -- 不是到那时为止,才可能着手谈判下面的条款 - 你拿走了我的鸦片 - 我拿走你的岛屿作为报复 - 因此我们是对等的,从那时如果你让我们友好共处。你不能保护你的海岸线抵抗海盗。我能 - 所以让我们互相理解,并学习促进我们相互的利益。”

这封信本身反映了渣甸作为商人的本性,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个人会成为华南沿海最强大的商人。

接替惠灵顿担任外交大臣的亨利·约翰·坦普尔 (帕尔姆斯顿子爵),决定接受渣甸的"建议",对中国作战。1840年中,一支庞大的舰队出现在中国海岸,英国开始了鸦片战争。英国军舰摧毁许多海滨炮台,用密集的炮火轰击一个又一个城市,甚至向北直接威胁北京紫禁城。清政府被迫屈服,接受英国的要求。理查德·休在香港:借来的地方,借来的时间中说, "渣甸已经表明他作为一个士兵和他作为一个大班一样棒。"

1842年,中英双方代表签订了南京条约。条约允许开放5个重要的中国港口,给予在华外侨治外法权,赔偿损失的鸦片,并正式割让已于1841年1月26日被英国占领的贸易和军事基地香港岛。由于经营对华贸易,特别是仍然违法的鸦片,怡和洋行,又称为太子行,成为在东亚最大的英国贸易公司。1841年,渣甸众望所归,当选为英国国会议员。1843年初,威廉·渣甸,刚过完他的59岁生日三天,这位英国最富有、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国会议员在英格兰去世。亨利·约翰·坦普尔 (帕尔姆斯顿子爵)写道:

“渣甸先生在中国提供给我们在海军、军事和外交事务方面,详细的指导、协助和信息,带给我们满意的结果。”

身后遗产[编辑]

渣甸去世时仍是单身,但他的侄子大卫和安德鲁继续帮助马地臣经营怡和洋行。马地臣在1843年退休,将经理职位交给渣甸的另一个侄子大卫·渣甸,然后是罗伯特·渣甸, 家族中布产南-渣甸支脉的祖先。渣甸的另一个侄孙从1874年到1886年担任经理,威廉 凯撒克 (1834-1912),家族中凯撒克支派的祖先。马地臣回到英国,填补国会席位中渣甸留下的空缺,充当国会议员长达19年。并领导伦敦的马地臣公司,前马格尼亚克·渣甸公司,渣甸在英国的代理商。1912年,怡和洋行和凯撒克家族最终买下了马地臣家族的公司股份,但公司名称未变。公司由威廉·渣甸的几个侄子和侄女及其后裔管理数十年,著名的常务董事包括罗伯特·渣甸威廉·凯撒克詹姆士·约翰斯通·凯撒克本·贝斯大卫·兰代尔约翰·布产南-渣甸爵士、威廉·约翰斯通·"托尼" 凯撒克休·巴顿爵士、迈克尔·哈里斯爵士、约翰·奇普思·凯撒克爵士、亨利·凯撒克西门·凯撒克阿拉斯戴尔·莫里森

今天,怡和洋行在香港仍然相当活跃,仍是香港仅次于政府的最大雇主。今日香港的一些地标仍以怡和洋行及其创办人命名:如渣甸山怡和街渣甸街渣甸坊勿地臣街怡和大厦怡和午炮。怡和还活跃在中国北美洲欧洲澳洲中东和部分非洲。经过19世纪和20世纪,怡和洋行经历了一些重要的内部变化,甚至在1984年,洋行註冊地迁往百慕大,威廉·渣甸医生的家族成员仍控制着董事会。一些家族成员担任 怡和洋行现任主席亨利·凯撒克从1970年(31岁)到1975年担任公司经理,是公司经理中的第6个凯撒克。他的兄弟西门从1983年到1988年担任公司经理,是公司经理中的第7个凯撒克。兄弟二人是公司中的第四代凯撒克。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与参考[编辑]

  • 渣甸和马地臣肖像,作者是住在澳门的著名英国画家乔治·秦耐理(1774-1852), 约1832 [1]
  • 官方网站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