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富布赖特项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福布莱特计划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富布赖特项目[1][2](英語:Fulbright Program,台译傅爾布萊特計畫[3])是一项由美国政府推动资助的国际教育、文化和研究交流项目,依时任阿肯色州参议员J·威廉·富布赖特的提案于1946年设立。[2]

富布赖特项目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声誉最高的国际交流计划”之一[1],它通过50所负责机构在155个国家和地区运作。截至2016财年,愈38.7万名学生、学者、教育工作者、研究生和专业人士获选参与交流[4],至2019年已诞生60位诺贝尔奖得主、86位普利策奖得主、75位麦克阿瑟奖得主和37名前任或现任政府首脑。[5]

历史[编辑]

富布赖特项目的宗旨是对世界大事多一点了解、多一点理性、多一点同情心,并以此促使各国最终学会和平友好地生活在一起。 — J·威廉·富布赖特,1983[1]

作为剩余资产法案英语Surplus Property Act的修正案,来自阿肯色州的J·威廉·富布赖特参议员提出富布赖特法案(Fulbright Act of 1946),主张将美国政府的海外二战剩余物资就地变卖为当地货币避免加剧美元短缺,并部分用以资助美国与当地的教育交流项目[6]。富布赖特希望通过教育交流增进相互了解、促进世界和平,认为这将成为个人、研究机构和未来领袖之间相互了解的必要手段。

1961年国会通过了富布赖特–海斯法案英语Fulbright–Hays Act of 1961,即“1961年相互教育及文化交流法案”,扩大了富布赖特项目可支配资金的来源范围,将其从二战剩余资产变为美国国会拨款为主,外国政府及教育机构也需分担部分经费。

至2010年,富布赖特项目通过50所双边协作的专门机构和美国使领馆在155个国家和地区运作。

海外[编辑]

1947年11月10日,中华民国外交部长王世杰与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在南京签订“中美教育交换协定”,随后在南京设立“美国在中华民国教育基金”[3],成为第一个签署富布赖特项目协定的国家[6]。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富布赖特项目中止了在中国的项目,直至1979年中美邦交正常化后即告恢复[1]。台湾方面,基金会于1957年11月30日重启富布赖特项目,后于1979年5月更名为學術交流基金會。[3]

香港和澳门地区的富布赖特项目由美國駐港領事館美国国务院正式负责,并由港美中心(Hong Kong–America Center)代表香港教資會研資局英语Research Grants Council和美国领事馆协助运作。[7]

菲律宾则是持续运作富布赖特项目最长的国家,于1948年3月23日成立菲律宾–美国教育基金会(The Philippine–American Educational Foundation)负责富布赖特项目在当地的运作,与同年签署协定的缅甸希腊成为最早参与项目的海外四国。[6]

2020年7月,美國宣佈中止中國和香港的富布賴特交流計劃。[8]

项目[编辑]

富布赖特项目的目的是通过教育、人员交流、知识和技术交换来增进美国与其他国家的交流和相互理解。它为学生、学者及专业人士提供在海外学习交流的资金。项目最初在美洲和欧洲对美国友好的国家进行,现在则面向全球多数国家和地区。

富布赖特项目分为两部分:美国学生项目(美国公民接受资助前往其他国家学习)和外国学生项目(外国公民接受资助前往美国学习)。申请人通常需要为35周岁以下,并且拥有学士或更高学位。

外国学生项目资助的外国公民需要熟练掌握英语,并且具有学习和科研能力。美国将为参与者签发J-1签证,参与者需要在学习结束后回国服务。为了避免造成参与者所在国人才流失,美国在两年内不会给参与者签发移民类签证或H-1L-1英语L-1 visaK-1英语K-1 visa非移民签证。

运作[编辑]

富布赖特项目在美国国务院教育和文化事务局英语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ffairs监督下由50所双边负责机构、美国使领馆及合作组织管理。

国际教育协会下属的国际学者交流协会英语Council for International Exchange of Scholars协助遴选美国学生和学者参与交换项目,同时也负责安排外国学生和学者到美国大学学习交流。美国教育部负责博士教育及博士后研究资助和海外讲座及小组项目。

富布赖特项目资金主要来自美国国会拨款,项目也从合作国政府、研究机构、基金会和其他来源获得现金资助或非现金形式的支持。2009财年,国会为项目投入拨款为2.349亿美元。2008财年,外国政府通过双边机构或基金会直接资助约6千万美元。

学友[编辑]

每年共约7千5百人获选参与富布赖特项目[4][9]。截至2016财年,已有约38.7万人获选参与项目,包括140,844名美国公民和246,709名外国公民[4]。参与者们在政府、科学、艺术、商业、慈善、教育和运动领域成就瞩目,截至2019年10月已有:[5]

协会[编辑]

全球170个国家和地区均有富布赖特学友组织或协会[10],其中独立于项目和国务院的美国富布赖特协会英语Fulbright Association有近万名会员,2013年吸收合并的富布赖特学会英语Fulbright Academy则关注愈十万名科学技术及相关领域学友的专业发展与合作。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Kuczynski, R. F. 富布赖特项目. 美国驻华大使馆和领事馆. 2019年8月16日 [2016年10月31日] [2019年10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2019年7月27日(中文(中国大陆)‎). 
  2. ^ 2.0 2.1 晓路. “富布赖特项目”与“中美富布赖特项目”. ShareAmerica英语ShareAmerica.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2013年5月15日 [2019年10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2019年10月15日(中文(简体)‎). “富布赖特项目”设立于二战刚结束的1946年,由来自阿肯色州的国会参议员J·威廉·富布赖特(J. William Fulbright)提出,称为“富布赖特法案”(Fulbright Act of 1946)。 
  3. ^ 3.0 3.1 3.2 台灣傅爾布萊特計畫簡介. 學術交流基金會 Foundation for Scholarly Exchange (Fulbright Taiwan). 2009年11月12日 [2019年10月15日] (中文(台灣)‎). 
  4. ^ 4.0 4.1 4.2 J. William Fulbright Foreign Scholarship Board. 2017 Annual Report (PDF). 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ffairs英语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ffairs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42–43. [2019年10月15日] (美国英语). 
  5. ^ 5.0 5.1 Notable Fulbrighters: A Tradition of Excellence. 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ffairs.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2019年10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0) (美国英语). 
  6. ^ 6.0 6.1 6.2 The Early Years: An Informal History of the Fulbright Program. 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ffairs.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2019年10月15日] (美国英语). There was the necessity of divesting ourselves by the sale abroad of surplus war properties for nonconvertible currencies rather than scarce dollars. The idealism involved using a portion of the proceeds to enable Americans to learn and understand more about other countries, and the citizens of those countries to learn and understand more about us." "It was more than a year before the first agreement, with China, was concluded, and after two years only four (with Burma, the Philippines, and Greece added) had been negotiated. 
  7. ^ Fulbright HK Programs. Hong Kong-America Center. [2019年10月15日] (英语). Fulbright exchanges between the US and HK and Macau are formally administered by the US Consulate in HK and by the State Department in Washington DC. The HKAC administers aspects of the Fulbright program in HK and Macau on behalf of the RGC and the US Consulate. 
  8. ^ 港區國安法:美國制裁香港 中大2項科學研究及交流將被叫停. 東方日報. 2020年7月15日 (中文(香港)‎). 
  9. ^ J. William Fulbright Foreign Scholarship Board. 2016 Annual Report (PDF). 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ffairs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36. [2019年10月15日] (美国英语). 
  10. ^ Global Alumni Network. Fulbright Association英语Fulbright Association. 2019年9月12日 [2017年12月19日] [2019年10月15日] (美国英语). 

外部链接[编辑]

富布赖特项目正式页面:美国学生外国学生学者美国教师专业人士以及富布赖特–海斯项目(英文)